《鹤舞凌霄:徐勇凌教你学飞行》——我的飞行之路

共享飞机周卫东 2018-09-13 15:15:23

徐勇凌:杭州人,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西北工业大学、中国试飞员学院、俄罗斯格罗莫夫试飞员学院。中国空军功勋试飞员,歼-10飞机首席试飞员,中国航空学会理事,中国军事文化研究会高级顾问。“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获得者,第一届空军“刘亚楼军事学术奖”获得者。创立“军事飞行学”、“战略哲学”两大学科体系。


徐勇凌:飞行时代的中国梦



徐勇凌:我的飞行之路


在鹤舞凌霄节目的第一讲,我想和大家谈谈关于理想,因为对于飞行者而言,如果没有理想是永远不可能成功的,而有了理想却没有追逐理想的勇气,你就不可能面对飞行之路上的无数坎坷。飞行是勇敢者的事业也是智慧者的事业,我想用个人的经历告诉大家一个道理:没有谁能随随便便成功,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

1992年7月,我来到贵阳安顺机场,此次贵阳之旅我将完成试飞人生的一次重要转折——从一名亚音速歼击机飞行员向超音速歼击机飞行员的转变,这是我试飞事业的第一个台阶。

(歼教-7试飞完成后与贵阳试飞大队教官合影)

而恰恰是此次飞行之旅让我与“习酒”结下了不解之缘。飞行成功的庆功宴上,我的试飞教官贵阳试飞大队大队长王光耀老师拿出了他最得意的“习酒”,一杯庆功酒化解了飞行训练中所有的艰,而留下的是浓浓的战友情。

(25年后与飞行教官王光耀大队长重逢)

如果说从贵阳的飞行之旅开始,我的试飞人生真正起步,那么在此之前我追寻飞行之梦的路途却充满艰辛与坎坷。

我出生在军人之家,记得5岁那年,我被妈妈从我外婆的老家衢州杜泽乡下接回杭州的军人大院。

我们兄弟三个虽然出生在军人之家,但各自的爱好却大不相同,大哥聪慧而文静喜欢航空,我好动调皮喜欢的却是绘画。1974年,文革时期停刊的《航空知识》杂志复刊,大哥因为是个航空迷,《航空知识》杂志他每期必买,他阅读完杂志后,我就把杂志上的飞机作为描摹的对象。记得杂志上一架四发螺旋桨客机的图片十分精美,我一遍遍地摹画,机翼透视的效果总是画不好,画出来的机翼拧着劲别提有多别扭了,当我终于画成一张飞机图画,最开心的还是我的母亲。由于对于绘画的痴迷,我很快就成了少年宫的美术尖子,我的绘画还在杭州市少年美术比赛中还获了奖。

(受大哥对航空爱好的影响我也成了一名航空迷)

一天,并不擅长绘画的大哥画了一张飞机设计草图,令我大吃一惊。大哥画的是喷气式的战斗机,但飞机的外形那是我从未见过的,飞机的进气道不是在机头或是机身两侧,而是在机身的腹部。那时,国内还没有关于美国F-16战机的消息,更不要说飞机图片了,大哥在那个时候就能设想出机腹进气的飞机布局,完全是一种灵感。渐渐的,我被大哥的爱好所感染,在绘画之余也偶尔读杂志上的文章。初中那年,《航空知识》杂志上一篇题为《我的第一次跳伞》的文章深深打动了我,文章的作者是一名空军飞行员。他把跳伞地面训练的艰苦枯燥、第一次上天的忐忑心情、跳伞前的恐惧以及从天而降的惊险描写得非常刺激。

(下侧进气的美国F-16战机)

1977年,《航空知识》上的两篇文章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一篇讲的是试飞英雄王冠杨的事迹:他在驾驶歼七飞机试飞时遭遇发动机停车,为了挽救战鹰他毅然决定冒险迫降,在紧急迫降的过程为避开村庄,王冠杨两次拉起飞机改变迫降轨迹,失去了最佳的迫降机会,最终因迫降位置不佳身负重伤。另一篇报道的是美国新型攻击机A-10的一起事故,在巴黎航展上A-10在做低空筋斗时,因高度太低直接撞地。两起事故的起因和结果完全不同,但飞行所具有的那份挑战深深地吸引了我。

一天一架异样的飞机从我的头顶上飞过,那是一架我从没有见过的飞机,它飞的太低,连飞行员头盔上的红五星都清晰可见。后来我才知道那就是一架强-5飞机。这一幕在我幼小的心灵中埋下了一个梦想的种子——长大后我也要当飞行员!

(一架异样的飞机从我家的院子上空飞过,它就是强-5)

说道强-5还要从上世纪50年代说起。1951年4月份,中国的航空工业正式起步了,但直到1956年我们才有了第一架真正的国产战机——歼-5飞机。1956年7月19日新中国第一架国产歼击机——歼-5飞机有试飞员吴克明驾驶实现首飞。

(1956年7月19日吴克明首飞歼-5飞机)

(聂荣臻元帅亲临歼-5首飞现场)

1958年3月,空军司令员刘亚楼提出研制一种比较先进的强击机,由于保密的原因飞机型号定为雄鹰302。以总设计师陆孝彭为首的团队大胆提出了锥形机头、两侧进气、峰腰机身的独特外形。然而这个充满创意的设计却遭到了非议,说它是“四不像”。1961年7月的北戴河会议上,强-5飞机被“打入冷宫”,研制团队由原来的100多人缩减为13人。然而陆孝彭没有放弃,他带领团队在简陋的车间里敲敲打打,硬是把强-5飞机造出来了。1963年10月24日,空军副司令员曹里怀到南昌飞机厂检查工作,当看到强-5飞机时他被深深地震撼了,他及时向空军和中央首长报告了情况,强-5飞机终于“起死回生”。

(强-5飞机总设计师陆孝澎)

1965年6月4日下午,试飞员拓凤鸣冒雨完成了强-5首飞;1966年2月,强-5飞机在北京南苑机场为叶帅等中央领导做汇报表演。看完表演叶帅激动地说:“这个飞机是我们自己设计的,是好的,你们是成功的。谢谢你们!各军区的同志谢谢你们!” 1972年1月7日,强5甲型机由飞行员杨国祥驾驶,在罗布泊成功进行了核武器投放,强-5飞机成为我国第一架具有战术核打击的战机。

(1972年初,强-5飞机携带氢弹准备试飞)

到目前为止,强5和歼8原型机是仅有的两种我没有飞过的国产战机,然而,作为一名试飞员我对这两款飞机和它们的研制者充满着崇敬之情,因为他们代表了中国航空事业艰难爬升的岁月,也是开启我飞行之梦的关键钥匙。

像飞行员叔叔一样驾驶战鹰翱翔,成了我儿时的一个梦想。如何才能当上飞行员呢,一位飞行员叔叔告诉我:要当试飞员就必须每天跑一万米。听了叔叔的话,第二天我就开始在西子湖畔跑长跑,对于只有8岁的我而言,10000米就是一个天文数字,然而我不服输,每天依然坚持奔跑,13岁那年我终于跑完了人生第一次10000米,我在300米的跑道上跑了整整34圈。初中毕业那年,我迎来了人生的第一次招飞,或许是因为跑步消耗了太多的体力和精力,我比绝大多数同学矮了很多,结果在体检的第一关我就被淘汰了。

(1978年初中毕业那年我的身高只有1米52)

1977年,还有一件事情不能不提,随着文革的结束,国家迎来了改革开放的新时期,高中应届毕业生参加全国统一高考的决定,改变了许多人一生的命运,我也暗暗立下了将来报考北航的志愿。1978年我以全班倒数第7的名次考上了杭州第四中学。留给我的还有两年的时间,为了考上综合全国排名前五的北京航空学院(后来的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我必须加倍努力,但我依然没有忘记我的那个飞行之梦。

(奔跑给了我强健的体魄)

高中毕业时,我再次迎来了招飞体检,我已经长高了,我暗自祈祷这次体检我能够成功通过。然而飞行之梦还是第二次与我擦肩而过了,令我淘汰的不是因为身体,我通过了所有严格的体检关口,但由于名额的限制我不得不离开,我只好投入到紧张的高考前准备之中。由于招飞体检需要散瞳,体检后的一个多星期里我成了远视眼,老师课堂的板书在我眼中一片模糊,好在高考前我恢复了视力,而我已经为我的理想做足了功课。高中两年的努力没有白费,我的成绩从倒数第七,变为全班第七名,尽管我的成绩与北大、清华的录取分数还有差距,但比北航的录取及格分刚好高了2分。

(1980年9月在北航航空馆参观飞机)

1983年夏天,我的飞行梦想提前实现了。在青岛郊外的滑翔机学校里,我们这些来自北航的16名同学有幸登上了解放-5型滑翔机,我完成人生的第一次飞行。每天的学习飞行之余,同学们谈论着国内国外的航空消息,聊得最多除了正在立项的歼-10飞机,当时歼-10项目的代号是“新歼”。

当时,我做梦都没有想到空军会到北航来招大学生飞行员,我从应届200名参加体检的同学中脱颖而出,和其他28名大学生学员一起来,穿上军装、坐上军车来到河北涿州的空军第六飞行学院,我终于实现了俄而是的飞行之梦。

想起30年前的航校生活,那时体育器材非常简陋,除了简单的单双杠器材训练外,长距离跑几乎是家常便饭。那时,保定街头清一色光头、短裤的学员长跑队伍几乎成为一景。这样的奔跑场景看起来很给力,但身处其中你才能体会到那份艰苦,对于那些刚刚参军体质稍弱的学员,他们的感受真可以用生不如死来形容。8月的骄阳下每天10公里的长距离公路跑,不是每个小伙都能扛得住的,一个月内仍然不能适应,等待你的就只能是停飞了。我同期的28名学员中就有2人因为长跑不过关,还没摸到飞机就被淘汰了。

“被淘汰”几乎是悬在每个飞行学员头顶的一柄利剑,即使你各方面条件都不错,也不能保证不被淘汰,每个经历严酷考验最终走出飞行学院来到作战部队的飞行员,几乎都经历过快要坚持不住了的体验。

繁重的学习任务、即将面临的体能考核、飞行后难以忍受的想要吐的感觉,就像重重的包袱压在我们年轻的肩头,有时夜晚躺下合眼之前,都会默默地为自己祈祷,不是祈祷命运的眷顾,而是祈祷明天早上身体的元气能够恢复,再一次承担运动场上、座舱里大强度的体能和飞行训练。记得在一次初教六飞行中我实在抑制不住,吐在事先准备好的塑料袋里,拉开飞机的风挡扔到了机舱外,晚饭后尽管身体已经极端的疲劳,但为了锻炼平衡机能,我必须在旋梯上打上100圈,结果把晚饭又吐出来了,第二天早上起来身体已经几近虚脱,但幸运的是我们遇到了连续3天的恶劣天气,我得以恢复过来,否则如果第二天不能参加飞行,科目拉下了补不上,等待我的将只有停飞一条路。

对于初上蓝天的新飞行员,飞行技术上的第一个难关不是适应空中飞行的感觉,而是对飞行程序的默背。一个最简单的起飞着陆程序,空中时间只有5分钟,可是所有动作用语言来背诵,如果不熟练在地面5分钟都背不下来。动作的顺序、操作的要领、注意力分配的要点,还有特殊情况处置的方法,每一个场景所做的工作都头绪繁多,而飞行程序是最忌讳差错的,一个小小的失误都是绝对不能发生的,地面关通不过就没有上天的资格。那些没有通过地面考核的学员只好眼睁睁地看着战友上天飞行,自己只能在家补课。

(严酷的飞行让身边的战友被迫离开,杯酒为他们送行)

飞行的压力有时不仅来自于飞行本身,也来自于同期战友之间的竞争。航校的训练周期紧凑,不会因为一个人进度慢了就停下来等你,一个科目8次带飞,如果同组的放了单飞,而你加2个起落还没有掌握,你只好停飞。尽管在航校期间大多数科目我都是同期第一个放单飞的,但每个科目中我依然体会到巨大的竞争压力。当我为自己起落和特技第一个放单飞而沾沾自喜时,我就在编队飞行中拖了中队的后腿。同组的其他学员8个架次都放了单飞,我飞到第9个起落还是不摸门。副团长只好亲自带飞并发现了我问题的症结,经过他的点拨我终于开窍了,我也终于渡过了飞行技术最大的坎。

1986年毕业时,我成为同期学员中仅存的2名,其他同学都因为各种原因淘汰了。

(1986年7月我以全优的成绩从航校毕业)

这就是我不同寻常的飞行之路,我想热爱飞行的朋友们,你们也一定能和我一样将理想化为动力,勇敢地追逐飞行之梦,我在此也预祝朋友们能通过自己的激情与勇敢,翱翔蓝天,一展风流!


个人简介
















徐勇凌,出生于1962年,空军试飞专家,功勋试飞员,国内仅有的几位国际试飞员之一。为中国空军歼-10等成功装备的研制做出过杰出贡献。荣立数次战功,曾经参加过三代战机导弹靶试,机载雷达测试等工作。

 

所获奖项

1

空军一等功: 1 次

2

空军二等功: 2 次

3

空军三等功: 4 次

4

带领大队获得“英雄试飞员大队”

荣誉称号

5

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 1 次

6

国防工业委员会一等奖: 1 次

7

航空工业集团一等功: 3 次

8

空军功勋试飞员

9

空军试飞专家

10

空军军事理论专家

11

.国际级试飞员

12

空军刘亚楼军事理论奖

13

中国航空学会高级会员

作品

1

试飞员及试飞驾驶技术概论(获空军第一届刘亚楼军事学术奖)

2

超低空飞行的惑与祸(发表《航空知识》首次提出超低空飞行目标跟踪理论)

3

无动力飞行与空滑迫降(发表《航空知识》首次提出弱动力飞行理论)

4

空中加油的软硬之争(发表《世界军事》首次提出层板效应理论)

5

军事飞行学解读(发表《航空知识》首次提出“军事飞行学”学科概念)

 

独特贡献

1

是国内唯一曾跳过两次伞,

依然在飞的飞行员、试飞员。

2

是空军唯一获得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

军队"一等功"及军事学术"刘亚楼奖"的人。

3

是空军唯一被空军授予试飞专家和军事

理论专家及航空学会高级会员的军事专家。

4

是空军从事试飞又回到作战部队从事作战

训练的飞行员。

5

是空军第一代配备航空电子战机歼八C的

首席试飞员。

6

在歼十飞机试飞中独立完成最大M数、静

升限、最大正/负过载(+9~—3g)、超

视距导弹实弹靶试、最重载荷起飞着陆等

重大科研试飞项目。是我国完成歼-10

飞机空中加油的飞行员。

7

研究提出:三代机尾旋、等轨迹爬升技术、

状态控制理论、机动飞行区间变向理论、

无动力飞行理论、层板效应、人机耦合

振荡等飞行理论、目标跟踪飞行理论;

提出“资源战争”、“同盟战争”、

“技术战争”等军事理论新概念;

创立“军事飞行学”学科。

鹤舞凌霄 圆飞行之梦

好消息!

徐勇凌师长计划12月11日至14日,来东莞进行航空梦想和国家功勋级试飞员故事讲座

蜜蜂航空董事长与徐勇凌畅谈飞行梦!


共享飞机合作伙伴密训:2017年12月8日~10日,东莞松山湖。

参训投资:5000元人(经纪人以上免费),包食宿、会议期间交通、飞行体验,AOPO(中国飞行器拥有者与驾驶员协会)会费。经纪人报销往返机票。

联系电话:13395601383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