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公给儿媳洗内衣,丈夫发现后竟然......所有人看完都愤怒了!

穿衣搭配必备 2018-10-24 13:08:22


001逼嫁,一个巴掌拍死


“啪!”

重重地一个巴掌甩过来,林初九发现,自己居然被打的飞了出去……

她这是有多弱?

左脸火辣辣的痛,全身酸痛不堪,眼睛也睁不开,嘴里浓郁得血腥味,让林初九直皱眉……

即使她的职业是外科医生,可她一样很讨厌血腥味,尤其是这血腥还在她嘴里!

“呸”的一声,吐掉口里的血水,林初九努力睁开眼,正想牛气地朝M国情报局的人骂一声,结果一抬头却发现……

穿着古装的一对男女就站在自己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如果不是看到那男人眼里闪着一抹嫌恶之色,她会以为自己去了蜡像馆。

林初九还来不及弄清楚状况,就听到那男人气急败坏的声音:“孽女,圣旨已下,任何人也改变不了。哪怕是死了,你的尸骨也会被抬进王府。这几天你最好老实点听话,不然吃苦的还是你自己。”

什么意思?

圣旨?王府?

林初九彻底懵了。

我不是掩护第九局的同伴离开,以至于身份曝光,被M国情报局抓了吗?怎么变成嫁人了?

眼向下一扫,她看到了自己手,那白皙的近乎病态的白,更让她糊涂。

我不是小麦肤色吗?怎么……

此时说话的男人,久久得不到林初九的回答,气急败坏的追问了一句:“孽女,你听到没有?”

林初九还忙着理思路呢,下意识的“嗯”了一声。

“哼,你最好给我安分一点,别逼为父把你绑起来。”自称林初九父亲的男人,语气总算柔和几许。

此时旁边那个女人,温柔的道:“老爷,你放心,初九是个乖孩子,她不会再闹事了。”

“那最好,但愿她能懂事一点。”男人冷哼一声,语气透着对林初九的不满。

林初九此时脑子迷迷糊糊的。

刚刚那一巴掌打得太重,她不仅脸痛,脑袋瓜还疼,身体又虚弱的紧,林初九只能努力的去集中精神看向说话的这两人……

结果一看清楚这两个人,林初九的脑子,自动闪出一条信息,她才知道这对男女,是她父亲和继母,而她?

东文国左相之女?

呃?这是什么身份?

林初九傻眼了,彻底趴在地上起不来了……

而那对男女,见林初九没有寻死的力气,警告了一句,不顾林初九还趴在地上,直接甩门走人了……

“看好大小姐,大小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唯你们是问。”

林初九听到她父亲的警告声,紧接着又是她继母,温柔的语气:“你们一定要服侍好大小姐,大小姐要什么、缺什么,就去我那取。”

好虚伪的女人。

林初九的脑子已渐渐清明,虽然她依旧趴在地上没办法动,可这并不妨碍她理清自己的现状……

她林初九,名面上是M国知名华籍外科大夫,实际上则是Z国第九局的工作人员,她的工作很简单,不需要去窃取情报什么的,只需要利用身份,掩护Z国在M国活动的特殊人员。

这份工作,林初九一直做得很好,保护了大量Z国情报人员。可是……

002曝光,命运很悲催


上周,她踢到铁板了。

六个Z国情报人员,从M国取得一份,最高机密的医学研究资料,她在掩护对方离开时,被M国中情局发现了,结果……

她的身份曝光了!

这个还不重要,最重要的是……

她当时不知哪个神经抽了,居然舍生取义,牺牲自己,掩护那六个情报人员离开,结果……

她自然是被抓了!

本以为,要面对M国中情局,那群特工的残酷手段,没想到睁眼醒来,她居然成东文国左相之女,还是嫡出的大小姐。

这是不是说明,原来的她殉国了?

呃,没有答案。

但好在,她本就是孤儿,真是死了也不会有家人担心,只可惜她刚还清贷款的小别墅。

至于现在这个身份?

哎,林初九很无奈,因为她能得到的信息很有限,只能从原主的记忆中,得知原主和她同名,是东文左相之女。

其实原主的娘出身很好,是镇国公府的嫡长女。

可惜早死了,且死的时候原主才三岁不到,对亲娘几乎没有印象。

之后,他爹娶了她娘的亲妹妹,也就是镇国公府的嫡次女为继室。

堂堂镇国公府的嫡次女,甘为继室嫁给姐夫,自然是因为真爱。不过,还有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那就是为了照顾,亲姐留下来的女儿,也就是原主。

于是有这么一个姨妈照顾,在别人看来这是原主的福气,可问题是……

这继母照顾原主,把原主照顾成一个什么都不懂的骄纵大小姐不说,还顺便再把原主的亲事给照顾没了。

原本原主的娘,可是给原主定了一门好亲事。

有多好?未来的太子妃哦,只等原主及笄就可以成亲,可现在……

这门亲事已经是她异母妹妹的了,因为所有人都认为,粗鄙、任性骄纵的原主,不适合当太子妃。

“没娘的孩子真可怜,被人捧杀都不知道,还真以为这继母是个好的?”消化这些记忆后,林初九忍不住摇头叹息……

不得不说,她姨妈真心是个人物,把原主纵得不生天高地厚,不管原主闯了什么祸,她都给原主收拾、擦屁股,最后更让原主认为,这天下就这个姨妈对她最好。

“真是傻姑娘,连这么简单的捧杀都不知道。既然我代替你活下来了,那么……那些人欠你的,我都会替你讨回来,你就安息的离去吧,我会代替你好好地活着。”

林初九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擦掉嘴角的血,将嘴里的血水吐掉,摇摇晃晃地朝桌子边走去……

此刻,她的记忆不是一般的混乱,杂乱无章,断断续续的,好多事情都没有想起来,偏又零零碎碎的有些往外涌。

不过这个不重要,当务之急是先倒点水,给她清一清口里的血水,还有敷一下脸,免得这脸明天肿得像猪头,那就不好了。

“嘶……”林初九碰了碰肿起来的左脸,那叫一个郁闷呀!

渣爹下手可真狠,这是恨不得打死她吗?这是亲闺女的节奏吗?

林初九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将茶壶重重放下,以发泄自己的不满……

任谁一醒来,被人打了一巴掌,都不会高兴,更不用提……

对了?

她刚刚好像有记得,她那个渣爹说“嫁”的事?

太子不是和她妹妹成对了吗?那她要嫁谁?

她好像没有听清楚,原主记忆里似乎也没有这一茬……

003真爱,白莲花妹妹


嫁人,对林初九来说,绝对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林初九上辈子活到二十六,别说结婚嫁人了,就是恋爱也没有谈过……

别误会,林初九并不是单身主义者,条件更不差,她之所以悲剧的脸初恋都没,那是因为她太忙了。

就算她智商高,学习能力强,可要在短短五年间,在M国拿到医师执照,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她上辈子所有的时间,都用在学习和工作上,哪里没有时间谈恋爱……

当然,依她的身份,她也是不可能恋爱的,虽然她不缺追求者,但M国的人她信不住,第九局也不会允许。

好吧……

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渣爹口中的嫁,是嫁给谁?

林初九扶着桌子坐了下来,无意识的一转头就看到地上有一条白绫,还有一个被踢倒的绣墩。

“这是什么节奏?”林初九一脸茫然,试着从原主记忆里寻找原因,可就在此时,门外响起一阵脚步声,很快门开了……

一对男女!

确切的说,应该是一对黄灿灿的男女,踩着阳光优雅地走了进来,随着他们的进来,屋内一片金光闪闪……

这光真不是一般的刺眼!

林初九伸手在眼前挡了一下,直到门关了,林初九才能正常视物。

好家伙!这是把金子全挂身上了吗?

土豪金早过时了好不好!

林初九撇了一下嘴。

杏黄?鹅黄?

这对男女是有多爱这个颜色呀!

等等……不对,这是古代。

能穿杏黄的男子,就只有东文国的太子殿下,萧天瑞了。

猜到对方的身份,林初九仔细打量了对方一眼……

气宇轩昂,身形挺拔,五观俊美,皮肤白皙,深身都散着高贵的气质,处处都透着高人一等的优越……

至于太子殿下身边那个,皮肤白皙,娇俏动人的姑娘,林初九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她异母妹妹林婉婷了。

看两人的名字就知道,渣爹对她有多轻视,说不定她渣爹早就和她姨妈勾搭上了,只等她娘一死就把人娶回来,不然怎么解释,她那位小姨妈到十八岁,还不嫁人的事?

“姐姐……”在林初九想这两人身份时,林婉婷怯怯的上前,在林初九面前轻唤一声,见林初九看向她,一脸关心的道:“姐姐,你的脸还好吗?疼不疼?要不要我给你吹吹,娘说吹吹就不疼了。”

看看,这是多好的妹妹,前提是如果她没有抢原主的未婚夫。

“姐姐,你怎么不理我?”林婉婷小姑娘,看自家傻姐姐没有理她,眼眶立刻就红了,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不等林初九开口,就自动认起罪来:“姐姐,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呜呜呜……对不起,姐姐,对不起,可是,可是我真得不是故意的,我,我……”

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眼泪珠子一颗一颗的掉下来,那小模样要说有多可怜,就有多可怜,真正是梨花带雨,让人心疼。

林初九正欣赏这份好颜艺呢,身后气宇轩昂,尊贵不凡的太子殿下就上前,一把将林婉婷抱在怀里:“婉婷别哭,你没有错,你不需要向这个恶毒的女人道歉。”

“殿下……”林婉婷这一声叫得婉转缠绵,林初九差点没有吐出来了,但是……

太子似乎很吃这一套,心疼的安慰道:“婉婷,你别哭,你哭得本宫心都要碎。婉婷,你就是太善良了,我们是真心相爱,你才没有对不起这个女人,你要记住就连母后也同意了我们的婚事。”

“殿下你真好。”林婉婷终于止住了泪……

这两人有没有搞错呀?

明明是她被抢了婚姻,怎么还骂她恶毒,能不能再无耻一点?

004挑衅,后悔活在这世上


林初九本就被打得脑子疼,看到这对男女,在她面前旁若无人的秀恩爱,差点就吐了,本以为这对男女秀完就要走,结果林婉婷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

林婉婷在太子怀里哭了半天,才“惊觉”他们的举动于礼不合,啊的一声,连忙推开太子,然后……

像是犯了错的小学生,拘谨地站在林初九面前,怯怯的解释道:“姐姐,你,你千万别生气,我和太子是发乎情、止乎礼,不是你想的那样。”

林初九默默望天:她想什么了?她就想这秀恩爱的两人,赶紧滚蛋,别烦她,她脑子正乱着……

“婉婷,你不必和她解释,我们是情到深处,身不由己,情不自禁……”太子很大男人,一把将林婉婷拉到身后,生怕她委屈的柔声言语。

但继而他又阴沉着一张脸,对林初九道:“林初九,你给本宫听着,看在婉婷的面子上,本宫不计较你的失礼。婉婷即将是本宫的太子妃,你要再敢欺负婉婷,本宫就让你后悔活这世上。”

太子气度不凡,由皇家熏陶出来的威严之气更是骇人,要不是林初九见多识广,还真会被吓到了……

林初九低头,掩去眼中的冷意,轻轻地应了一声:“嗯。”

她现在身子弱,还搞不清楚状况,不适合和这对男女硬碰硬。当务之急,是把人打发走……

这么听话?

太子诧异地看了林初九,他极少见林初九这么安静,林婉婷也是一脸震惊,不过她掩饰的很好,只是水汪汪的大眼,闪着迷惑与不安……

林初九看到太子为她出头,不应该扑上来又打又骂的吗?

今天怎么听话了?这样……太子殿下还怎么看,恶毒姐姐欺负她的戏码?

不过,在看到林初九脸上的伤后,林婉婷明白了,林初九肯定是打怕了,也知道爹根本不会帮她。

想到这里,林婉婷一脸得意,当然她不会傻得,在太子面前表现出来。

林婉婷垂眸,站在太子身后,依旧一副委屈的样子……

太子看不到她的异常,盯着林初九看了半晌,确定林初九是真听话后,太子也松了口气,语气缓和几分:“林初九,你肯听话最好,圣旨已下,你的婚事不可改变,你就是再不愿意,也必须嫁给本宫的四叔,以后……你就是本宫的四皇婶,莫再缠着本宫,叫四叔难堪。”

太子一副教训的语气,可不掩得意之色……

林初九则是直接傻眼了?

什么?原来她要嫁的是太子的四王叔!

林初九瞥了一眼地上的白绫……

搞什么啊?原主寻死觅活的不肯嫁的人,竟是太子的四王叔,难道这个这个四王叔……

等等!既然她要嫁给太子的四叔,那就是太子的未来长辈啊,太子居然还敢教训她?

我咧个去……

太子什么玩意儿?

林初九抬头,狠狠地瞪向太子,嘴巴不好说话,只能用眼神表达:我是你长辈,你有没有礼貌?

可惜,林初九气势够了,但配上半张猪头脸,真得一点效果也没有,太子完全没有明白她的意思。

不仅如此,在看到林初九那张猪头脸后,太子眼中闪过一抹厌恶……

可很快,厌恶又被得意给取代了,太子软言安慰道:“好了,初九……时辰不早了,你好好休息,三天后,就是你和四叔大婚的日子,你乖乖地别再闹事,莫要让四叔不满了。”

那教训的口气,那理所当然的口吻,把林初九气得不行……

太子殿下,你真的是在和你未来四婶说话吗?

要不是一说话,就扯得左脸痛,林初九绝不会只翻白眼。

林初九弄清事情真相后,很果断的起身送客,可是……

005演戏,要嫁的人瘫痪在床


林婉婷根本不甘心就这么离去,她带太子来过来,可不是为了看望林初九的,林初九算什么东西,也值得她亲自来看?

林初九不会真以为,嫁给萧王爷就是飞上枝头了吧?

林初九也不拿镜子照照,就她那副鬼样子,会有人喜欢才有鬼。

林初九起身送客,太子也不愿意对着林初九那张猪头脸,拉着林婉婷就要走,却不想林婉婷松开了太子的手,“咚”一声跪在林初九面前……

“婉婷?”太子吓了一跳,想要把林婉婷扶起来,却被林婉婷拒绝了:“殿下,你别管我,这是我欠姐姐的。”

林婉婷委曲求全的模样,把太子心疼得不行,劝了好半晌也劝不动林婉婷,便恶狠狠的瞪向罪魁祸首林初九,却看到……

林初九不知何时,人退得远远的,双手环抱,倚在梳妆台上看着林婉婷,虽然左脸依旧红肿,只是那神情怎么看,怎么透着戏谑。

林初九不理会太子的打量,双手环抱,居高临下打量林婉婷:就林婉婷这朵伪白莲,还真当她和原主一样二傻,任她耍着玩?

想跪?那就跪个够吧,想要让她再背骂名,那还是洗洗睡吧,也许在梦里有可能。

林婉婷这一跪,根本没有跪在林初九面前,害得太子到嘴的责怪也说不出来,而林婉婷?

她亦是愣了一跳,不过她的反应急快,立刻移了一个位置,虽不是跪在林初九脚下,却也是对着她的方向下跪。

“姐姐,我知道你心里不高兴,我知道你心里怨我,你怪我、打我、骂我都可以,可我真得不能把太子让给你,我和太子殿下是真爱,我不能没有他。”林婉婷说这话时,不忘深情地看太子一眼,把太子看得心都疼:“婉婷……”

“殿下,”林婉婷柔中带强的唤了一句,两人深情凝望炙热的眼神,似要将要融化。

呕……林初九差点就吐了出来,要不是脸疼得厉害,她真想冷笑三声。

真爱你妹呀!

你们母女全是真爱,原主和原主的母亲算什么?

你们真爱你们的,可有没有一点社会公德心?有没有一点责任心?

抢别人丈夫、未婚夫,这叫真爱?

这么污蔑真爱,真爱会哭的!

林初九再次翻白眼,真心要拿扫把赶人,这对男女一直在这里叽叽歪歪个什么劲呀?能不能快点滚蛋?

她真心对这个长得人模狗样,却蠢得无可救药的太子没有好感,她还忙着去了解原主的记忆,弄清她三天后要嫁的是什么人呢,可没有时间看这对男女演戏……

可惜,太子和林婉婷听不到林初九的心声,两人深情凝望半天后,林婉婷再次拒绝了太子扶她起来的好意,继续对林初九道:

“姐姐,我知道,你不愿意嫁给瘫痪在床的萧王,可那是圣上赐婚,圣命不可违了,你不嫁也得嫁。妹妹求求你了……求你别再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爹和娘听到你上吊自杀的消息吓得不行,就怕你有一个好歹,爹打你一巴掌,那也是爱之深责之切。”

“姐姐,我知道你委屈,你难过……”

林婉婷还在那里吧啦吧啦说一大通,可是……

林初九都没有听到,她脑子里就只有一件事:她要嫁的人瘫痪在床?

老天爷,这是玩她吗?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