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老雄心在——陈少云断三根肋骨仍跪着排戏:为戏而生

京剧艺术 2018-05-11 09:23:33

上观新闻:京剧名家陈少云穿上了“防弹背心”

前两日,澎湃新闻关于“京剧表演艺术家陈少云受伤多日断了三根肋骨,仍然坚持跪着排戏”的报道引发了广泛的关注。连日来,一直“隐瞒伤情”的陈少云接到了来自全国络绎不绝的电话慰问和探访。5月12日,澎湃新闻记者来到陈少云老师家中探望,并听他和夫人杨小安详细讲述了受伤的始末。  


因为第5-7三根肋骨骨折, 年近70岁的陈少云身上绑着敷药的“五花大绑”,但他仍笑着起身迎客,谈笑间还自嘲说: “你们看我像是受伤了吗? ”但被追问起这几天病情如何,陈少云也直言:“还是疼,感觉似乎还比前几天严重了。”  


一旁的陈少云夫人、同是京剧演员的杨小安性子爽朗,忍不住心疼地说: “手臂不太能动,衣服也不容易穿上。晚上躺下去也很困难,要我帮忙。但他这人就这样,谁都不肯说,一开始连我都不知道他这么严重。”  


跪着排戏的陈少云 (后立者:魏海敏)


自从4月30日受伤至今,十几天内,陈少云始终承受着骨折的剧烈伤痛,但让人诧异的是,他不仅在骨折当天坚持演完了下半场一个多小时的戏,还向所有身边人隐瞒了伤情。在确诊骨折后,他依然参加了一个讲座,第二天还在《奇双会》一剧的排练现场,坚持跪着排戏,完成了所有动作。 


没有一个人看出来,这位老艺术家已经受伤多日,并且严重到因疼痛无法躺下入睡。  


直到上海京剧院院长单跃进得知其真实伤情,并坚持反对他继续参与任何演出,陈少云才终于答应取消包括《奇双会》和参加中国京剧节在内的一系列演出。  


“他这一辈子就这样子。不停地受伤,每次都自己扛。这一次也是不肯让我告诉任何人。他说,咱能自己解决克服,就把演出演完再说。别给大家添麻烦。”尽管连日担惊受怕,但杨小安最初还是帮陈少云瞒住了伤情。及至最后被大家“责怪”瞒报,杨小安倒是有些高兴和庆幸: “幸亏被大家知道没演出,不然上了台,老头子不知道又要怎么拼命了。”


“连我都没看出来,他那时候已经摔伤了”


陈少云是当今京剧界的麒派掌门人,也是公认最能体现京剧大师周信芳表演特色和演剧精神的当代名家。虽然已经囊获了几乎艺术家所有的荣誉,但今年69岁的他依然活跃在舞台,为后辈提携演出,几乎是有求必应。


 年近70岁的陈少云在此次表演中“抢背”受伤坚持完成演出

京剧《黑旋风李逵》,安平饰演李逵,陈少云饰演王林,熊明霞饰演满堂娇,高枫饰演坏和尚,2017.04.30.逸夫舞台,摄影卢雯


4月30日,陈少云助阵花脸名家安平的《黑旋风李逵》时,有一个“抢背”(戏曲表演里一种有较高难度的跌扑动作)。本来,演员可以用更轻松简单的动作完成剧中情绪,但向来不偷工减料的陈少云不仅完成了“抢背”,而且当天还翻得特别高,但因为配合不慎,倒地时整个身体压到了肋骨。


“我当时眼前就黑了。”陈少云回忆说,“心想,坏了! 但我没想到会是骨折,就觉得可能是摔岔气了。”


尽管剧痛立刻袭来,但陈少云还是完成了接下来一个多小时情绪极其激烈的戏份。和他配合的“李逵”安平当时并不知情,还十分“铆劲”地和陈少云各种拉扯动作,演完了全剧。


那一天,包括单跃进在内的上海京剧院很多领导都坐在台下,纷纷看出了些不对,心中十分紧张,演出结束后立刻上台询问情况。但陈少云对着剧院一众领导表示,自己毫无问题,你们尽可以放心。


副院长张帆是唱武生的,特别了解这些跌扑动作背后门道。“当时看‘抢背’就觉得不妙,但后来下半场戏,看陈少云老师的表演并没有异常,许多动作还特别到位,觉得可能只是摔到了。我还特地和杨老师说,一定要带陈老师去医院看看。第二天醒来肯定会疼。”但让张帆没想到的是,那天,陈少云竟然已经摔成了骨折。


“他这人真是太能扛。那天看演出,我都没发现他摔坏了。”杨小安说。


散了戏,陈少云就叮嘱夫人不要把自己摔到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当天晚上,学生们还约了他一起吃饭。为了不让大家觉得异常,陈少云还忍痛去了饭局。


当晚,在夫人的各种催逼下,陈少云当晚还是去医院看了急诊。可惜遇到的急诊医生并无经验,拍了一张片子觉得没有异常,于是开了两只扶他林便回家了。


“我们以为是肌肉筋骨摔伤,所以每天帮他用药各种揉擦,没想到越揉越痛。就这样过了四五天,我觉得问题越来越严重了。这才拉着他又去了趟医院。”杨小安说,直到那天做了CT,才发现原来断了三根肋骨。“我当时吓得腿都软了”。



确诊肋骨骨折,依然要跪着排戏


确诊后的第二天,原本有一场有关《奇双会》的讲座活动。陈少云对杨小安说,“我还是去吧,很早定好的事情,不要麻烦人家变更”。


在去讲座路上,他和比他年长7岁的蔡正仁含蓄地表示,“我最近摔着了一下,演出时候你们尽量不要拍打我”。直到第二天,蔡正仁才知道陈少云骨折的情况。蔡正仁一时语塞,在排练厅对着陈少云说不出话来,只能连连反复:“你老兄……你老兄……”



也就在讲座结束当晚,想到几天后参加中国京剧节的《对角》演出里有一场唱做并重的《坐楼杀惜》,陈少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可能很难完成。他婉转托人询问此剧制作人吕俊,能否换学生演出此折。吕俊因此去询问杨小安老师具体情况,这才得知了陈少云骨折的消息。


惊愕之下,吕俊立刻给上海京剧院院长单跃进打了电话。而听闻这一消息,更加惊愕的单跃进挂了电话就打给杨小安,希望老人家能够立刻中止近期的所有演出,积极治疗养伤,“身体是第一位的! 


由于《奇双会》的演出在即,这台戏是陈少云、蔡正仁、魏海敏三位京昆大家联袂主演,备受观众期待。陈少云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去参加第二天的排练。“人家组织这台演出不容易。我去试试走个全场,看看能不能坚持演完。”


因为《奇双会》并非京剧院的演出。陈少云甚至没有告诉院长单跃进这场演出的存在。“告诉院长他肯定拦着不让我去。”重新说起此事,陈少云和杨小安都露出调皮相: “我们这就是想着能蒙混过关就混过去,演完了再先斩后奏。”


排练场上,陈少云坚持要按照演出的情况,跪着排完自己的部分。最后是蔡正仁搬了一把椅子站到他身边,“威逼”他才最终坐下排练。


左起:魏海敏、陈少云、蔡正仁


此时,心急异常的单跃进也在和吕俊沟通务必取消《奇双会》。直到看到所有人都异常坚决,陈少云才最终放弃坚持,答应让学生郭毅代替自己参加《奇双会》的演出。


直到此时,他才对大家坦白了自己的病情: “这几天真的难受,连喝水吃面都觉得疼。”


临回家时,陈少云和夫人仍然万分愧疚,几度回过头来致歉说: “给大家添麻烦了,对不起剧组其他同事。”


陈少云的儿子、学生都诧异万分地赶来问候,杨小安遭遇了各种瞒报的“责怪”。院长单跃进尤其生气,“一直和您说陈老师的情况要第一时间告诉我,怎么都骨折确诊了也不说。”杨小安坦言自己最“怕”院长知道,但更担心周末给别人添负担。“每个人周末都有自己的事,陈少云就怕让别人知道了担心。”


但她却因此放下了十来天的担心: “不是我胆子大不重视,实在是我劝不住啊。我们又都是做这一行的。票子都卖出去了。必须要对得起观众啊。”和陈少云相濡以沫一辈子,杨小安说起这些忍不住红了眼眶,眼泪不停打转: “最后的决定,还是得由他”。


一辈子不停受伤,下回照摔不误


很多人感到不可思议,一个年近古稀的老人,断了三根肋骨,竟然还能跪着唱戏。


但受伤对陈少云而言,却实在是家常便饭。在杨小安眼中,陈少云就是“一辈子不停受伤”。可在张帆这些剧院同事眼中,陈老师几乎从来“不受伤”。“因为他受伤了从来都不说。用我们行话说,就是特别能咬牙。”


陈少云《徐策跑城》


杨小安回忆起20多年前一次参加电视台大奖赛的演出,因为前一场演出小脚趾骨折,陈少云已经疼痛到无法行走。而他要演出的《徐策跑城》恰恰有大量的脚步动作。医生诊断后拒绝了陈少云打封闭的要求。主办方也建议陈少云不用演出,就可以凭借前面的演出获奖。但为了自己剧团的荣誉,陈少云坚持上台。


脚痛得不得已情况下,陈少云用类似裹脚布的弹性绷带,把整个受伤的脚面层层叠叠地缠紧,直到整个脚痛到麻木。最终用这个办法,挺过了《徐策跑城》的二三十分钟。


类似这样“以痛止痛”的办法,陈少云用了二三十年。脚伤严重时,为了缓解疼痛,陈少云每次都要提前去剧场,穿上厚底的戏靴,来回走路,把自己的脚走麻木了,感觉到不那么疼了,才能上台。


有次演《狸猫换太子》受伤,医生诊断后表示,要么静养要么开刀,陈少云回答,一个也办不到。由于当时在全国各地有频繁演出,陈少云咬牙几个月,把所有的演出全部完成后,才去开刀治疗。


还有一年演出《成败萧何》,陈少云有一场戏必须跪下来,因为动作激烈,陈少云的一跪,把自己的前后韧带都撕裂了。很长一段时间,甚至连去洗手间都没有办法正常坐下来。但他后来每次演出,还是都坚持跪着演完这场戏。


三年前上海京剧院带着《金缕曲》去天津参加中国京剧节,新修改的版本里,吴兆骞最后以死收尾,而陈少云选择了戏曲表演中最激烈的“死法”,摔僵尸倒地。对于一个年近70岁的老人而言,要直挺挺地向后倒下并摔在地上,无论如何都是有危险性的。但陈少云还是觉得: 到了这个情绪点,只有这个程式最合适。而当天的演出现场,当陈少云倒地的那一刻,现场爆发了整整2分钟的掌声,差点让同台对戏的关栋天开不了口。


在电视直播里看到了老伴的“摔僵尸”, 杨小安也忍不住一阵心惊: “这老头子又拼了命了。”不过作为从小一起学戏的同学,杨小安也深知自己“劝不住了。”: 他一演戏就是这个样子,下回演出,他肯定还得这么摔。


“去年在石家庄演全本《乌龙院》,有一个‘单腿吊毛’的危险动作,朋友看了心惊肉跳,让我一定转告陈老师以后别再翻了,我心里知道,说了没用,下次还是这样。”说起这些,杨小安有数不清的案例。


陈少云《萧何月下追韩信》


对于一个年近70岁的演员而言,无论是“吊毛”还是“抢背”,都是极具危险的动作。但陈少云每次都照翻不误。去年拍摄京剧电影《萧何月下追韩信》,导演说,老师年纪大了争取一遍通过“吊毛”的身段动作。陈少云当时翻了一个十分漂亮的“吊毛”,导演也很满意。但陈少云自己却说,“保险点,我再翻两个拍着留用”,一下子翻了仨“吊毛”,让所有人惊诧不已。


但陈少云也坦言,这一次, 是他艺术生涯里最严重的一次受伤。他有些嘀咕,将来, 翻“抢背”可能会有些困难了。


杨小安在一旁说: “是啊,虎老雄心在。你老虎是老虎,可你得服老。”


陈少云讪讪地笑着,“可我有时候觉得,我还是五十几岁啊”。


杨小安摇摇头对记者说,“他这个人这辈子就算是交给舞台了。为戏而生。"


京剧电影工程——《萧何月下追韩信》 


澎湃新闻 记者 潘妤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