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意外,让他找到了最漂亮的老婆

微趣生活 2018-02-20 07:45:57


“今明两天江城将出现持续高温,最高温度将达到41摄氏度,市气象局发布橙色预警,请外出的市民做好防暑准备,尽量不要去往人群拥挤的地方。”的士车上的收音机一位美女播音员操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解说,清甜的声音给这个夏天添加了几分湿润。

“司机,麻烦快一点。”这已经是第三次催促了。这人名叫刘小毛,一米七八的身高,留着一头长发,高耸的鼻梁,刀削般的脸庞。只是那张脸上多了几分不羁和浪荡,嘴角一直挂着一丝似有又无的笑容,有点像某港台明星冠希。

今年中医药大学毕业,说是大学毕业,其实也就是一个噱头,在市人民中医院上班,今天是入职的第三天,自然是不能跟前两天一样迟到。

风风火火的赶到医院,抬起头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挂钟,“还好,才迟到半个小时,比前两天进进步不少。”刘小毛喃喃道。

“刘小毛呀刘小毛,你这个新兵蛋子胆子真是不小啊,刚上班三天,就一天不落的迟到,你还上班干嘛呢,这么大的胆子怎么不回家生孩子啊?”娇俏的声音响起,刘小毛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谁,怎么又遇上这姑奶奶了。

这个女的叫裴斐,也是跟自己一样,刚上班不久,不过因为长得漂亮,在医院里自然吃香,而且也听说跟院长有关系,所以在这医院也是横着走的主。

刘小毛在这医院谁都不怕,就怕这女的一张嘴。

刘小毛顺势看了过去,今天的裴斐看上去格外的不一样,高挑的身材外面穿着一件护士装,利落的齐肩短发将精致到找不出一丝瑕疵的瓷娃娃脸衬托的更加知性,胸前的火爆足以将宽松的护士装撑起,领口的扣子似乎都有点吃力。

放眼整个医院能够有这等规模的,屈指可数。

下面起膝盖处是一条黑色透视丝袜,将小腿紧绷,纤细光滑的腿让人不由得咽下几口口水,脚上一双银白色的高跟鞋更是给身材添加了几分高挑,视觉身高在一米七三左右。

这女的怎么看都是祸国殃民的货色,比电影里面扮演制服诱惑的纯情小医生不知道漂亮多少。

“嘻嘻,我这不是来了吗?再说在家生孩子不是还得要一个女人?”刘小毛的眼睛一直都瞄在裴斐胸前的火爆地方。

本来一直被刘小毛这么盯着都不好意思,现在还说这么文艺露骨的话,裴斐的俏脸一红,嗔道,“少跟我嘴贫,你这个月的工资扣掉百分之三十了。”裴斐跟这小子根本理不清,要不是长的还挺不错的,才懒得理呢。

“我靠。”刘小毛惊讶的叫出声来,“妈蛋,自己一个月的工资还不够自己的开销,这么一扣除还有个毛啊。”

“你不就是小毛嘛?”裴斐得意的说道。

“刘小毛,你这个不务正业的混混,当初我就说不能让你这种没有半点行医经验的人来我们医院,不知道王老头发什么疯还给你办了一个行医资格证?”一直在暗处的朱吉八不乐意了,自己可是副主任,竟然让这新兵蛋子无视了。

打情骂俏也有个度啊,再说裴斐的美丽谁不知道,让你一个半路出家的野小子给灌汤似的,朱吉八心里肯定不好受啊。

“朱主任。”裴斐谦恭的打了一个招呼。

朱吉八脸上的神色多少好看一些了,还是这小姑娘会来事啊,人长的漂亮,又会说。

“哼,还主任,明明是副的,我看是猪还差不多?”刘小毛不屑的说道,自己刚来这医院上班三天,这老小子没少找自己麻烦。

不就是比你年轻一点,帅一点,高一点吗?

不是帅一点,是帅很多。刘小毛心里想到。

“你……你目无长辈,我得去找王主任评理。”朱吉八气的七窍生烟,快不得在走廊走去。

“轰。”走廊一声巨响。裴斐看过去的时候朱吉八已经一个王八吃屎的躺在地上了,本来就不矮再加上非凡的体重,着实是声音不小。

“你这个王八蛋,我……”朱吉八艰难的仰起头指着刘小毛怒骂。

“我咋了,我腿长还不能伸出来啊。”刘小毛丝毫不觉得理亏。刚才自己不小心伸一下腿,谁知道就碰上这老头子了。刘小毛是这么觉得的。

“朱主任。”裴斐担心的跑过去准备蹲下身子去扶他。

想吐一口老血的朱吉八心里稍微好受一点了,至少可以近身接触这位美女了。

“裴斐,我来,你扶不动。”一向乐于助人的刘小毛主动蹲了下来。

妈了隔壁,朱吉八要是眼神可以杀死人,刘小毛已经死了九十九次了。

“你们两个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正想着怎么结束闹剧的时候,王老头子出现了。

他是这医院中医针灸科的主任,权力还是不小。

“王主任你可得给我做主啊?”朱吉八两只手捧着下巴一脸悲伤,痛苦,郁郁不得志。

“刘小毛,这事我也帮不了你了,刚给你把行医证办下来你就小毛跋扈到这种地步,我们这座小庙容不下你这尊大佛呐。收拾东西走吧,这两天的工资到时候打到你的工资卡里。”王主任突然没有前两天那么包容刘小毛了,甚至还有点反感。

诉苦的朱吉八一脸懵逼。,不过刘小毛心里自然跟明镜似的,当初答应把自己弄到这种医院上班就是因为想学自己的鬼谷九针,昨晚把最后的一针学去了就过河拆桥了。

这老小子也太绝情了,估计要是古代,自己这个当师傅的就死了。

“活该。”朱吉八补了一刀,还想说点什么被王主任的眼色给打住了。

“蛇鼠一窝。”刘小毛气愤地说道,他知道现在是有苦说不出,一个针灸科的主任,施针几十年的人跟一个毛头小子学针法,说出去也没人信啊。

刘小毛说完甩手就打算出去了,在一旁的朱吉八却不舒服,你那一脚让自己摔得那么惨,我又怎么会让你轻易离开。

“小毛。”朱吉八关切的喊道。

砰!

一声巨响,刘小毛刚转身,一个挂衣架倒了下来,不偏不移,挂衣架上的铁钩正好击中了刘小毛的额头。

之后那铁钩便陷进去固定不动了,挂衣架跟刘小毛加上地面构成了一个等腰三角形。

“医生。”朱吉八看到血流满面的刘小毛也意识到自己玩大了,主动叫了一声医生。

 

2
第二章 伟大的发现

“你终于醒了,都昏过去八个小时了。”刘小毛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晨了,嘴唇发白,头上缠着白色纱布。

看到裴斐一直守在床边,心里特别的温暖,自己跟这个姑娘才认识三天,而且基本上都没有友好的交流过。

“你怎么这么傻呢?行医资格证也有了,做好本职的事情不愁没机会升迁,怎么就要跟主任过不去,这是朱主任给你的慰问金,他说以后有病免费到这里来就诊。”裴斐将一沓红票子递给了刘小毛,有点惋惜的说道。

妈蛋,五千块就把老子打发了。刘小毛看到那沓票子说出来的心酸,“这点钱就给你吧,就算是你陪我这几个小时的工资。”

“谁陪你了?我只是尽一个医生责任,再说谁要你的钱了?”裴斐小脸红扑扑的格外诱人。

刘小毛的嘴唇蠕动了一下,有点疲惫的闭上了眼睛。

“我去给你倒杯水。”裴斐很体贴的说道。刘小毛心里一股暖流。

呼,刘小毛眼前一片黑幕闪过,然后竟然出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裴斐背对着给自己倒水的样子清晰可辨,而且可恨的是竟然不是穿着衣服的样子。

从脖颈到光滑的玉背,丰硕的臀部,右边臀部有一颗芝麻大小的痣都看见了。再到丰腴的大腿,修长的小腿,一览无余,光滑莹润。还随着倒水的动作微微起伏。

“不,肯定是自己营养不良,二十年来守身如玉,饥渴难耐出现幻觉了。”刘小毛睁开了眼睛,眼前旖旎的一幕便轰然消失了。

“喝口水吧。”裴斐将水递了过来。

刘小毛接过水又好奇的闭上了眼睛。

“卧槽。”这次刘小毛惊讶的叫出声来了,杯中的水都洒了出来。

这次不是迷人的后背了,刘小毛感觉自己看到的不是胸,是波澜壮阔,是整个世界,是大海,是天空。是宇宙星辰。

总之就是大!

他不敢看的太久,担心自己身体扛不住。

“刘小毛,你咋了,怎么还流鼻血了?”裴斐惊讶的叫出声,“我去给你叫医生。”

从来没看到过人流鼻血可以一股一股的像自来水喷出的裴斐吓得不轻。

刘小毛此时心里得意的就像睡了世界上最美丽的女神一般,趁着裴斐跑出去,还抽空闭上眼睛欣赏了一下光洁的玉背。

没错,这不是幻觉,不是自己饥渴难耐出现后遗症了,这鼻血流的真特么值。

这是高尚的鼻血,是为人民服务的鼻血。

这鼻血证实了一点,自己看到的是真的。

随后刘小毛伸出双手,闭上眼睛,对比了一下两只手。

里面的血管交叉,血流缓慢都可以清晰看到,而且因为自己常年单身的原因,右手明显肌腱比较发达。

“这简直是二十一世纪最伟大的发现了。”刘小毛对着自己的双手说道。

谁也没想到一个挂衣架生锈的铁钩砸进脑门竟然获得如此逆天的东西,以前看过不少小说,认为那些关于透视的都是一些找不到女朋友的三俗作者写的无聊事,现在看来还是自己年少无知啊。

在他的心中立马涌现出了好多种这异能的使用方法了。脸上的鼻血还没干,却笑了起来,就让他英俊的面容显得狰狞异常,让跑进来的裴斐和一个中年医生吓了一大跳。

“没事。”医生检查了一下后对刘小毛道,“连脑震荡也没有,你流鼻血是火气太大。你现在可以离开这诊疗室了。”这个中年医生也知道这个小子被中医部给辞退,没有必要客气了,留在这里又不能多收钱。

裴斐掏出了湿纸巾给刘小毛脸上血迹擦干净了,“嗯,我们这就走,刘小毛你还回中医部不?你好像还有东西丢在那里。”

“我有一套针丢在抽屉里当然要拿走了。”刘小毛站起来摇摇头,他从镜子里看到自己的脑袋被包的像阿三一样。

两人并肩出了急诊室,往中医部去了。

“你有了行医证,回去也能自己开一依个小诊所了,怎么也比上班强啊。”裴斐在安慰一声不吭跟在她后面的刘小毛。她那里知道刘小毛正在谋划发财大计呢。

“啊,对哦,说不定我把诊所做大了,还能请你去做老板娘。”刘小毛脸上泛起的笑容很邪魅,让回过头来的看他的裴斐小心肝扑通扑通的急忙回过头去。

这家伙的笑容太有吸引力了,虽然现在包的像个阿三很滑稽。

“你就没一句正经的。”裴斐红着小脸道,“不过你要是真的能把诊所开的红火,需要人帮忙的话,我也是可以考虑过去的。”

“我们就这样说定了啊。”刘小毛有点小兴奋的道:“我回去就办诊所开业的事情,不过不能等红火啊,一开业就需要人的。”

刘小毛知道裴斐家庭情况的,虽然不富裕,但也没有等着裴斐这两个工资钱。“放心,我挣的钱都交给老板娘!”

“你要死啊,再说这样的话我不理你了!”裴斐小脸通红,“等你弄好了打电话给我,看过以后再做决定。”

两人说笑着进了中医部,这个时候王老头已经开始门诊了,刘小毛的办公桌就在王老头的门诊室里。

刘小毛进来后看到王老头正和朱吉八这两个家伙在看一位病人,朱吉八的门诊室在隔壁,王老头属于专家级别的了。门外的大厅还有不少候诊的,裴斐的工作就是在门口外的桌子后安排这些病人。

刘小毛知道这是两人遇到难题了,索性也不管这些,直接来到了办公桌前,找到针盒拿在了手中就准备走人了。

“你们两是怎么回事啊,这正骨的事情不是你们中医最拿手的嘛,你们怎么还不动手啊,疼死我了。”说话的是一个三十多的男子,从身上的装束一看就是成功人士了,大肚子滑油油的,边上还有一个二十刚出头的妖艳女子。

王老头和朱吉八两人尴尬的对视了一眼,“从片子上看,你这已经是脚骨错位了,这可不比大关节什么的好弄,脚上的肌腱筋脉很多,一个弄不好,就会带来很大麻烦的,你还是去西医那里看看他们有什么治疗方法。”王老头有些羞愧的道。

“靠,我不就是踩在一块鹅卵石上了嘛,就要动刀啊,刚才西医那边说是要开刀正骨的,这不是要我命吗?这么大的一个医院,连一个好点的中医大夫都没有啊。”大肚子不满的叫了起来。

刘小毛在边上听的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这两个家伙在自己面前出洋相了,心中的恶气要小一点了。

“你个臭小子在边上笑什么笑啊。”朱吉八本来就一肚子火,见刘小毛在旁边幸灾乐祸,不由恼怒的吼道,“你知道这有多棘手吗,别以为自己会两手针灸就牛逼轰轰了,这玩意可不是针灸能解决的!”

 

3
第三章 打脸

“你瞎嚷嚷什么啊?”刘小毛冷下脸来道:“不要以为你赔了五千块钱就没事了,这是我不跟你计较,我要是报警了怎么也会让孙子你进去坐两天的。”

刘小毛的话让朱吉八一下子就熄火了,他还真怕刘小毛这小子报警,要不然他也不会大出血给刘小毛五千块。

“你小子不是说我治不好的吗?我要是能治好的话,也不要你搞什么别的,以后有我在的地方,你小子都得给我滚得远远的。”刘小毛不依不饶的道。

对待对手就要不留余地,这点他还是知道的。

“就你?”朱吉八不屑的摇摇头,“你要能把他的脚骨给正过来,我就随你心愿,不过要是治不好的话,那五千元你还给我。”

王老头在边上听的是心中一激灵,难道这个小子还会正骨的秘法?

他那时对自己说,可只会鬼谷九针的啊!

要是这小子会正骨的话,那说什么也得想个法子留下这小子,找机会把他的这一手秘技给挖出来。

刘小毛现在不知道一瞬间王老头就转了这样多的念头,他对大肚子男开口说道,“先站起来,把伤脚放在凳子上我看看。”

大肚子是一脸狐疑的看着刘小毛,就这样一个二十二三岁,头包的和粽子一样的小子,能把自己给治好?

不过反正现在那两个家伙也没辙,再这样下去保不济得痛死,于是便按刘小毛的吩咐照办。

“哼,小爷现在可是有透视的异能了,解决这样的事情还不是小菜一碟啊。”刘小毛心中很是得意,这王老头不是把自己给赶走嘛。

正好借着这个机会狠狠的抽他的脸,要让他成为医院的笑柄。

王老头现在也是想到了,要是这个小子真能治好了病人的话,自己就要闹一个大笑话了。

他有些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怎么不去阻拦,现在再去却已经是迟了,毕竟刚才他只顾着考虑刘小毛有没有正骨的绝技了。

要说绝技,刘小毛还真的没有,只不过在一本书上自学了几手正骨的普通手法。但是现在他有透视异能了,那些普通的手法就能发挥出十倍的作用。

“靠,这不闭上眼睛还不行。”刘小毛在看着大肚子脚面高高的隆起,低下头闭上了眼睛凝神细看。

趁此时机,他还特意的用手在眼边遮挡了起来,在透视之下,那些让王老头不敢动手弄不清楚现在状况的筋脉,在刘小毛的脑海中是清清楚楚。

“你怎么样啊?行不行啊?”朱吉八急切的问道,他想收回那五千块钱。

“我行不行等你找到漂亮女友的时候,让她来问我。”刘小毛不屑的道。

其实他的心中已经有了方案了,这个胖子脚背上的两根脚骨错开翘起来了,那里肌腱血管神经很多,不是王老头只能从片子上看到骨头的情况,就能有办法解决的。

可是现在自己怎么头有些晕啊,自己不是没有碰出脑震荡的嘛。

刘小毛拍了拍脑袋,他决定发散胖子的注意力,在狠狠的一脚就能解决问题了。

“真没素质!”朱吉八被他气的刀条脸通红,“你要是能治好的话,还不动手!”

王老头在一边是想着怎么挽回声誉了,他看刘小毛直起腰后的表情就知道了,这个小子一定是有了把握。

“你把脚放在地上,对,就这样放好了。”刘小毛对大肚子道。

大肚子在那个妖艳女子搀扶下,按照他说的办了,把光脚放在了地板上,他的轮椅还在边上。

“看,那里在放毛片!”刘小毛突然往天花板一指大声道,弄的大肚子扬起了脑袋。

就在这个时候,刘小毛狠狠的一脚就踩在了大肚子的脚背上,踩的他的脚发出了咯吱一声脆响。

“啊!”大肚子疼的大叫了起来,一下子跳起来老高,也不用人扶着了。

跳了两下后,大肚子愤怒的对刘小毛道,“你小子想干什么,玛德疼死我了。”

可不是嘛,这个大肚子的大脑门上都是汗水,这是疼出来的。

“王总你脚好了!”那个艳丽女子有些吃惊的道。

大肚子的脚好了,诊疗室里的人都知道,还有在门口看热闹的候诊的病人也知道了。

大肚子的脚上隆起已经平复了,和正常的一样了。

“咦,你小子还真有两手啊。”大肚子惊讶的来回走了两趟,“嗯,就还有点疼,但是已经能走路了。”

看到这效果,一排吃瓜群众都是露出了惊人的表情,其中朱吉八的表情尤为呆痴。

“好了,接下来就是自我调养了,一点膏药药酒啥的都可以,膏药医院里有,药酒我家里有,不知道王公子要哪样?”抱着水涨船高的心态,刘小毛说话心里也有了底气。

“药酒,药酒,药酒好啊,外用内服都可以。”王小贵几乎是没有丝毫犹豫的回答出了,一旁的王老头老脸青的可以拌黄瓜了。

“好了,这边事情解决了,那就跟我回家吧。”刘小毛也没多看一眼其他人,倒是对着裴斐送了一个飞吻。

看到裴斐害羞的侧过脸,刘小毛得意的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

“裴斐大美女,记得有患者介绍给我哟。”刘小毛笑嘻嘻的看着朱吉八,虽然是对裴斐说的,可是更像是对朱吉八,那猪肝色的脸可见一斑。

钱嘛,谁也不嫌多。

大肚子在妖艳女子的搀扶下便上了一辆宾利车,大肚子递过来一张名片,说道,“小神医,这是我的名片,以后有需要随时找我。”说完,那张似乎永远挂着笑容的脸笑的更加灿烂了。

“麒麟玉石公司总经理,王小贵。”刘小毛知道这家公司,在江城是很出名的,公司出名,老板的名字也响当当的,儿子叫王小贵,老子叫王大富。

刘小毛住在江城城郊,虽然没有市中心繁华,但是也是经济发达的地方。

因为父母在工地上发生意外,分得了一套房子和两个门面,房子加上后花园差不多一百五六十个平方,两个门面现在已经租出去了。

别看这小子平时哭穷,其实靠着收租金过日子也饿不死的。

“这药酒你带回去,每天睡觉前擦一遍,不仅可以治好你的脚伤,还有壮阳的效果。”刘小毛递给一个玻璃瓶子,“王公子,一看就是平时生活规律,身体被掏空了不少啊。”

“嘿嘿。”王小贵憨厚的笑道,心想你就吹吧,要不是实打实的治好了我的脚伤,非得拆穿你不可,外用的药酒还能壮阳?

“神医,这是我的一点小小心意,还希望收下。”王小贵掏出一块玉石,咋一看这玉石生的倒是乖巧,可是懂行的都知道这玉石主要是藏在里面的东西值钱。

里面玉的种类,成分,大小都是很关键的,现在这块就是毛胚。

“抠门,以后最好别有事求我,不然非得榨干你。”刘小毛不动声色道,这块玉石最多几百上千,跟这公司的身价完全不符合。

“那我们先告辞了。”王小贵也不愿意多待,身边带着一个娇艳的女人,还没找地方发泄呢。

“不远送。”刘小毛还是比较客气的说道。

“亲爱的,刚才你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要送给他我喜欢的那块和田玉呢。”妖艳女子将王小贵的手放在两胸之前,使劲的蹭来蹭去,语气中充满娇柔。

“这点外伤还不至于,再说了这毛头小子也不一定是有真材实料,误打误撞而已,值不得那块玉。”王小贵自然享受着温香暖玉。

“亲爱的,你最好了,我们去买包包。”妖艳女子一只手已经顺着皮带扣钻进了裤子里。

……

送走大肚子之后,刘小毛就迫不及待的准备好好运用一下自己的透视异能,搬来一张躺椅放在门口,准备好好欣赏一下祖国的这些花朵。

“漂亮。”迎面刚好走过来一个穿着性感裙子,前面和后背都露出不少的女子,刘小毛闭上眼睛,精气神全都凝聚在眉心处。

“哎哟,卧槽。”刘小毛心里一阵叫苦,妈蛋,怎么这么头晕,完全没有力气凝神聚气去观察了。

就这般,刘小毛晕乎乎的就躺在椅子上休息了,惹得那个火辣美女不屑的一笑,给你看都没胆子看。

刘小毛醒来的时候再次使用了一下透视功能,发现恢复如初了,过往的行人又可以看个透彻。

“看来这东西还是很消耗能量的,得慎用。”刘小毛收起躺椅,打算去做另一件事情,自己开诊所总得需要一个门面啊,看看能不能跟自己的租客商量一下。

自己的门面离住房大概百米左右,刘小毛裹着纱布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

“毛哥,你来了啊?我还说晚上亲自给你送过去呢,你的头怎么了?”一张乖巧的小嘴说话格外的清脆。

这个女孩叫张歆寒,人出落的是亭亭玉立,头发扎成了一个马尾,上身穿着一件印着卡通图案的白色T恤,搭配一条纯白色的棉布短裤,脚上一双帆布鞋,修长的美腿和腰肢都很好的衬托了出来,上围将T恤撑的饱满,也是身材极佳,如果裴斐是九十分的大美女,张歆寒也丝毫不会少一分。

而且刚从大学毕业,还没在社会中磨练的那股青涩更是让人爱怜。

青春美丽,又充满阳光。更主要的是自力更生,如此出众的长相,恐怕很多人都已经靠脸吃饭了,她却一个人在这里开了一家黄焖鸡。

还没等刘小毛说什么,张歆寒就已经把六千块钱房租放到他手上了,六千块可是连下个月的房租都一起给了。

“歆寒,看来最近生意还不错啊。”本来打算谈谈收回门面的事情,看到她这么热情,心里的想法也被熄灭了。

张歆寒给刘小毛端来一杯苦荞水,将额头前凌乱的几根发丝撩到了耳根,微笑道,“还是要多谢毛哥啊,要不是你允许我一个月交一次房租,学其他房东押一付三,我这门面都开不起来了。”

说实话,张歆寒还是很感谢刘小毛的,甚至多少还有点仰慕。

毕竟刘小毛长的不错,身高也很满意,除了有点不务正业吊儿郎当之外,其他的都很中自己的心。

“没有呢,你这样的大美女谁看到了不会帮你呢。”刘小毛一口气将茶水喝光了,揣着钱便走了。

“毛哥,等下来这里吃午饭吧?”张歆寒急切的问道:“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头怎么了呢?”

“头的事就别问了,等下吃午饭我保管来。”说着,刘小毛已经走出门了,潇洒的背影留给了后面痴痴的女人,张歆寒嘴角一丝甜蜜的笑容,这个男人真好!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