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限制了你对现实的想象力

小肆说M 2018-09-13 16:11:22


最近热议的话题,排山倒海般,我不想论证真伪,只说说相似经历的故事。


作为卡在80后和90后当坎儿的我们,大部分经历过一个地方 叫托儿所。那时候父母上班,爷爷奶奶 姥姥姥爷也都还在工作。本着对社会的责任心,他们几乎没有过迟到早退,唯独在送我去托儿所的时候,因为据说每次出发,撕心裂肺的哭声是邻居们定时叫早闹钟。


其实我不记得哭这事儿,只是浅浅回忆起不爱去托儿所。那时候的托儿所还是xxx厂的xx托儿所,父母单位的孩子都在这儿寄托。名字记不得了,路也早就拆了。但当时那条路是一个下坡加一个左转弯,停下自行车漆黑的大铁门记忆犹新。


托儿所每天最快乐的时间,是晚上等家长来接,有可口的蜂蜜蛋糕,有自行车前杠上的软垫。


那个时候的我据说挺孤僻的。不爱和小朋友玩。那时候孩子们玩的是,跳绳。两个人轮绳子,几个小朋友在里面喊着“小熊小熊转个圈儿”。


每天中午有一段午休。孩子们都睡了之后,老师也能眯一会儿。每个孩子有一张床。但我总是因为吸收食物太快,没有脑缺氧犯困的过程,兴奋异常。当然,曾被怀疑是某种多动症,不过后来检查了并不是。躺在床上又睡不着的时候会做什么?现在我们的选择很多,看书 听音乐 冥想 又或者 逛淘宝。当对于一个孩子只有一张床和一条被子的时候,她只能辗转反侧。而这翻来覆去的动静,在长期反复的情况下,激怒了老师。她再也忍受不了在即将入睡的时候被翻腾的声音打断。于是,她拿起了一根擀面杖粗的短棍,走了过去。


家长都会教育我们,要听话。听长辈的话,听老师的话。但没有人告诉我们,如果他们是错的,怎么办?


她觉得是自己不对,抱着被子哭也不敢出声。在以后的日子努力的去睡觉,却更加睡不着,换来了越来越频繁地短棍。直到,有一天,吃饭的时候,凳子刮到了短裤。是个夏天,那天晚上主食吃的米饭,还有冬瓜丸子汤。妈妈坐在旁边低头看见了大腿上拇指粗的淤血,一条条交错着,立马边检查边询问原因。得到的回答是“老师打的” “因为中午不睡觉”。


全家都震惊了。爷爷奶奶都是老师,同样职业的他们甚至都无法想象这种事情如何发生。那个年代的关系,都是要先找厂里的负责人的。都是本本分分的员工,哭闹的撕扯他们也做不来。后来是什么样子,孩子并不知道。只是很多年以后,从母亲口中得知,那位女老师是父亲某位同事的亲戚,没有追究,没有赔偿,也不知道 有没有道歉。实话是,那一刻孩子是埋怨父亲的,因为他没有让坏人得到惩罚。


后来,还是继续去,像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是没有人再对我挥舞短棍了。开始和小朋友玩,虽然跳绳还是会害怕,会闭眼,但也会抱着头冲过去。


没有一位亲人告诉我,老师是坏人,没有一位亲人教我,要记恨谁。我很感谢他们。年轻的时候,身体恢复的总是很快。印记很快消失了,除了害怕对面有人挥起手。闭眼,抱头,蜷缩这套一气呵成的条件反射 现在依然在我身上。


后来的后来,我发现父亲是一位宽厚正直的长辈,没有追问过他为什么不报警抓女教师等等。我相信父母都是极爱我的,所以他们做出的决定都会是为了我着想。人真的是很怪,有时候追寻刨根问底想知道真相和结果,有时候却宁愿什么都不问 觉得不必知晓。


幼小的心灵里,恨才是苦海,翻腾巨浪之后,找到一根浮木,你让他怨恨它不是一艘巨轮,不如鼓励他抬起腿找寻岸头。体力有限,精力也有限。眼泪和心碎之后,要思索和作为的,不是沉浸某种悲伤。


回头望一眼,已经很多年的时间,再透过手指看那片天空,也依旧蔚蓝。



--------长大的分割线--------

好了  今天的往事到此为止

发生过后二十多年

却有些瞬间像烙印般印刻下来

抹不掉

只是心境不同了

不在故事里的人

体会到的只是观众的视角

对于当事人  没有感同身受这四个字

因为你没有走过她的路

经历过她的无助


愿世间美好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