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将的回忆 : 一个士兵40年前在唐山(2)

唐山消费 2018-09-30 17:12:31

 

马誉炜,1976年3月自河北省景县入伍,同年9月在唐山抗震救灾中入党并荣立三等功。现任北京军区善后工作办公室副政委,少将。中国作家协会、中国书法家协会员。系"长征文艺奖"蝉联四届获奖者。 

第二回 锐旅请缨急奔袭,震中惨景人惊恐
连队集中紧急动员之后,排班接着都开了短会,都是号召坚决完成任务,关键时刻不能掉链子,并进一步明确分工。班务会还未结束,连部通信员传令,让我到连部去,指导员咸隆忠找我有事儿。
打报告敬礼,但见连部气氛陡然紧张,连长侯传义和几位排长看着一张华北地图,像是正在筹划行动路线;指导员咸隆忠正在与连队的老病号、老班长唐玉山谈话,言辞还有点儿激烈。听那意思是唐班长不想在家负责留守兼休养,也想随连队一道去抗震救灾。但指导员就是不同意:“老唐,过去打仗,有打进攻的,也有打助攻的。在家留守也很重要嘛!分工不同嘛!都不想留守,连队那些猪怎么办?毛驴怎么办?临时来队家属谁管?咱们菜地里那些土豆、豆角、黄瓜都不要啦?前边有了情况需要后边处理找谁联系呢?再说,你身体刚恢复,也不宜干那救灾的活……” “指导员,我家就在北戴河牛头崖,也许离震中区很近,社情地形都熟悉,您还是考虑考虑,我是病号,但我更是老兵,是党员,眼下国家有难,我绝不能袖手旁观哪!”
指导员咸隆忠这个时候找我是要我以连队党支部的名义,向团党委写一份决心书,要求一页纸,把我们机枪一连的优良传统和政治优势写出来,决心在抗震救灾中承担最为艰巨的任务。他特别叮嘱我,一定要写上这样几句话:疾风知劲草,烈火识真金。机枪一连的党员干部个个都是英雄好汉,敢于赴汤蹈火,冲锋陷阵。请团党委信任我们,考验我们!请党和人民放心、满意!我按照指导员的意见,很快就起草好了。他又让我工整抄在一张红纸上,就让通信员宋庆迪和我送到团政治处组织股去了。那一晚上,连队各屋的灯都熄得很晚……
第二天一大早,部队就在营区集中,开始了长途摩托化行军。我们团的车队足有几十公里长,从营区倾巢出动,开始行进在通往京广铁路的两排笔直油绿的大杨树中间,煞是壮观!我当时坐在颠簸的汽车里,情绪很激动,有马上投入抗灾抢险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也有当兵后第一次参加大行动、长途跋涉的新鲜感和自豪感。

当新兵时的照片 摄于唐县王京镇
那时候,国家还没有高速公路,国道也不过刚刚错过一台车的油漆路,尽管当时地方车辆并不多,但由于路况不太好,摩托化行军的速度快不起来,顶多也就是六七十迈吧。团部的宣传车一个劲地喊话:“各位司机请注意!各位司机请注意!灾情紧急!灾情紧急!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希望大家适当加快速度!”用了足足大半天,才到了天津北。

老班长唐玉山留给我的一张照片

过了塘沽、汉沽,前边马上就到宁河了。突然传来消息:停止前进!原地待命!前边宁河大桥被地震震垮了,正在组织舟桥部队快速架桥和修复。这时已是傍晚时分,天渐渐地暗了下来。我们根据连队的安排下车来自由活动。临近天黑,连队命令,抓紧时间睡觉,何时出发还不一定,睡足觉有利于何时到达灾区何时投入战斗。好,我立即从车上取下雨衣铺在汽车旁边的路上,想抓紧时间休息会儿。可刚闭上眼睛,就觉得脸上什么东西在挠,用手一拍,嚯,是一个大大的蚊子!多大,长腿大棒,比苍蝇也不小,只是比苍蝇苗条些罢了。这是我从小以来见过最大的蚊子,叮起人的血那叫一个狠。从那以后,我知道,天津以东地区有大蚊子。

说来您可能没想到,整个抗震救灾期间,我(左一)就留下这么一张照片。可能是团部报道员无意中拍摄的。背影穿白背心者为连队报道员吕建华,听说前些年不幸死于车祸。

蚊子咬的睡不着,我们就围在一起听老兵讲故事,天南海北,家长里短,连队的陈谷子烂芝麻,听得津津有味儿。这也是在连队得天独厚的待遇,听老兵侃大山,什么都新鲜,新兵一般不发言,就像刚刚懂事的孩子,可以问这问那,但不可以张牙舞爪,喧宾夺主。更不能出难题把老兵们难住,那要惹出尴尬场面,小心老兵"收拾″你哟!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哨音响了,继续前进。我们从刚架起浮桥的宁河大桥过去,发现架桥的那些舟桥兵都在桥头空地上相互倚着睡着了,他们肯定是累坏了。也不知道是否有大蚊子叮咬他们。
天亮时,我们进入市区,从路标看,写的是唐山,印象中的唐山市是一个重工业城市,有钢铁厂,有开滦矿务局,有机车车辆厂,有大中院校……但眼前这是一片废墟:烟囱倒了!楼塌了!横七竖八地都是砖头和水泥预制板、钢筋。铁路扭曲了!有的铁轨拧成了麻花,有些集装箱都在铁路边上斜躺着。更为惊奇的是,路边的废墟旁到处躺的都是人的尸体,有的盖着一块破布,有的盖着被褥,有的卷着一块席子,两只脚丫子伸在外边,大人小孩、老人妇女都有……此情此景,让我们这些涉世未深的新兵有点毛骨悚然、惊恐万状。

“解放军来啦!”“解放军来啦!”“快救救我们,唐山都平了!我们没法活了呀!”“这里据说还要地震,要变成海了!”“我要喝水,我要吃饭!”……老百姓们见我们的军车开过来,兴奋地喊着,瞪着惊喜惊恐期盼兼有的眼神看着我们。连首长在驾驶楼里喊话:“老乡们!我们来就是救你们的,大家先让一让,让一让,我们还要再往前开、往前开啊!……”
唐山,我们来了!

点击图片可放大查看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如果您觉得这篇文章不错,就请您分享到您的朋友圈!!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