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伯托-康塔多:他的荣耀、争议、进攻和不屈

天津骑行联盟 2018-09-13 14:46:19

 

康塔多的客厅里只挂着一副照片,这是在2012环西班牙自行车赛第17赛段终点的照片,这是康塔多的最爱,同时也完美契合了康塔多的职业生涯。


2012年之前,康塔多是自行车坛最好的多日赛车手,没有之一,任何在他计划内的比赛他基本都能拿下,24岁赢得环法,25岁赢得环意-环西,27岁的时候三夺环法总冠军,在最重要的比赛中几乎所向披靡。然后在2010年环法,他被查出瘦肉精呈阳性,2012年初被禁赛,并剥夺了2010环法和2011环意总冠军,一年多的时间里所有比赛成绩作废。随后在2012年八月,他回归赛场,参加当年的环西。那是华金-罗德里格斯职业生涯的巅峰之年,他在环意遗憾收获总成绩第二,在环西他连战连捷,康塔多几乎没有招架之力。但是康塔多没有放弃,第二周连续三个高山赛段,康塔多尝试了各种方式,各种进攻,就算是以前的弱项计时赛也没有输多少时间。

在第17赛段之前,就还有两个山地赛段,而这个第17赛段终点前的爬坡Fuente De难度不大,几乎又是罗德里格斯的囊中之物,整个环西总冠军距离罗德里格斯只有一步之遥,而康塔多的机会越来越少了。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康塔多在这个赛场策划了一场完美的反击。比赛初期节奏飞快,中期有大批车手突围,康塔多和他的队友控制节奏,然后康塔多居然在终点前50公里就发动了进攻!罗德里格斯16天来第一次没有跟住康塔多,他也不相信康塔多能在一个3级爬坡就走掉。但是康塔多就是这么做了,他突围之后迅速追上前面回来支援的队友,在队友的帮助下又追上了最前面的突围集团。这里他还有两位队友。但是后面,喀秋莎车队也在努力追击。关键的时刻康塔多亲自上阵领骑,而他的前队友蒂拉隆戈也来帮忙——在前一年的环意,康塔多还曾送给蒂拉隆戈人生第一个大环赛单站,这次前队友主动报恩。康塔多就这样将优势保持到最后一个爬坡,然后甩掉所有人,单飞夺冠,在他身后,罗德里格斯苦苦追赶差距却越拉越大,康塔多不仅夺得了单站,还一举逆转了战局,穿上领骑衫,并最终夺得总冠军,在终点之前,他留下来那张照片。冠军、禁赛归来、不断的进攻、绝境逆转,这是这场比赛背后的一系列关键词,这也一同构筑了康塔多职业生涯的不同维度。

Campeón/冠军

很多媒体、记者、车迷都会用一个词来概括康塔多的职业生涯:Campeón/冠军。康塔多职业生涯68胜(不包括被剥夺的一年多比赛中的冠军),2次夺得环法总冠军,两次环意总冠军,三次环西总冠军。15年职业生涯,68胜并不算是特别强悍的数据,但是考虑到他是一个总成绩车手,这依然值得称道。在巅峰的2007-2010年,他每年都有10场左右的胜利。但是,康塔多不是那种数据刷子,他只在乎那些最重要比赛的冠军。在68场胜利中,有22个冠军是总成绩冠军,这一数字超过任何现役车手(目前多日赛总冠军数最高的是巴尔韦德,为19胜,接下来是弗鲁姆的15胜)。除了三大环赛,康塔多还曾两次获得巴黎-尼斯赛总冠军,四次环巴斯克总冠军,和一次双海赛总冠军。可以说康塔多是自米格尔-安杜兰之后西班牙最伟大的车手。

更为令世人惊叹的,是康塔多的冠军之心。现如今很多车手会为第二、第三而战,但是康塔多却从不以此为目标,他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冠军。康塔多7次进入大环赛总成绩前三,而且七次都是总冠军,他从不会采取保守的策略,在他心中只要不是冠军,第二名和最后一名没有区别。

争议

康塔多的职业生涯大致分为两段,界限是2012年的禁赛。在2010年环法休息日的一次检查,康塔多被查出尿液中有瘦肉精。在事后看来,虽然当时康塔多查出的瘦肉精的量很微小,但是更像是为了掩盖其他兴奋剂的行为。这也成为康塔多职业生涯的污点,让他成为一个争议人物,甚至不少人因此并不喜欢康塔多。而在此之前的港口行动,康塔多同样被人指控与兴奋剂有关,但是康塔多一直没有承认,他也一直没有受到处罚。在2012年初体育仲裁法庭宣布康塔多败诉,并开始对其实施禁赛,这也成为康塔多职业生涯的分水岭。

在禁赛之前,康塔多几乎是所向披靡,在2011环法之前,康塔多在所参加的六个大环赛中全部获胜,他就是那个年代最强的GC车手;在禁赛回来之后,康塔多依然夺得了三个大环赛的冠军,却再也没能赢得环法总冠军。2012年的禁赛不仅仅是心理和生理的打击,同时也给天空车队崛起创造了一个很好的条件。在禁赛之前,康塔多的对手从拉斯穆森变成阿姆斯特朗、施莱克兄弟,而在康塔多回归之后则变成了天空车队和弗鲁姆。不过具体到禁赛之后,康塔多还是一度在2014年-2015年中期找回了状态,似乎一度回到巅峰,但是后期随着年岁的增长、伤病增加等原因,康塔多的表现也越来越力不从心,最终选择在2017年环西结束之后退役。

除了禁药丑闻,还有两件事情,让康塔多走向两个车迷群体的对立面。第一件事是2009年环法,阿姆斯特朗宣布复出并加入阿斯塔纳车队,而康塔多作为之前阿斯塔纳的核心,和阿姆斯特朗就谁是车队老大出了争议,当年在阿斯塔纳的丑闻历史中,我曾是这么写到的:

坐拥几大高手的阿斯塔纳,本来想要包揽领奖台前三,但是阿姆斯特朗和康塔多却水火不容。阿姆斯特朗在La Grande-Motte的横风赛段中不顾康塔多掉队,绝尘而去,随后康塔多则在第七赛段安道尔的爬坡赛中发起了反击,甩掉了阿姆斯特朗。被激怒的美国人在推特上批评康塔多:“Amazing talent but still a lot to learn”。

愤怒的西班牙人没有给“七冠王”任何面子,在第15赛段Verbier的爬坡中,他将阿姆斯特朗完全击垮,但是带出的安迪-施莱克则彻底打乱了布吕尼尔的部署,克罗登因为救援阿姆斯特朗,消耗了过多的体力,随后在第17赛段失去了竞争前三的机会。

为了报复康塔多,布吕尼尔和阿姆斯特朗在第18赛段ITT之前,并没有带康塔多上车队大巴(差点就不能完成比赛),幸好在哥哥的帮助下,康塔多按时抵达赛场,并获得赛段冠军,而阿姆斯特朗则最后收获总成绩第三。就这样,阿斯塔纳的内斗贯穿了2009年环法,并最终导致布吕尼尔和阿姆斯特朗、克罗登、Leipheimer等人出走。

在掉链门事件之后,康塔多穿上黄衫


第二件是2010年环法,当时康塔多和施莱克势均力敌,两人在高山赛段难分伯仲。在关键的第15赛段,在Port de Bales,安迪-施莱克突然掉链,康塔多等人趁着施莱克机械故障发起进攻,并最终赢了施莱克39秒,并穿上领骑衫。这次掉链门事件让康塔多处于风口浪尖,是否应该等安迪成为各个媒体人士和车迷讨论的话题,安迪-施莱克则表示康塔多此举不厚道。当然,两年的时间,先后得罪了阿姆斯特朗和安迪-施莱克和他们的车迷,康塔多也因此受到更多争议。

进攻

即便有很多争议,虽然后期成就远不如前期,但是康塔多依然吸引了大批的粉丝,甚至越来越多,这得益于康塔多不断进攻的比赛风格。

我不知道康塔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喜爱进攻的,但是在2002年的Circuito Montañés,一项U23的比赛中,康塔多就曾在距离终点前30多公里的地方进攻,进攻的位置和2012环西第17赛段一样,是在Collado de Hoz这个爬坡。康塔多喜爱进攻,很少采取保守的策略,甚至在领先优势不小的情况下依然选择进攻(比如2011环意)。康塔多进攻的代表作也非常多,远的有在2006环澳赛和路易斯-莱昂-桑切斯一起突围最终夺冠,有在2007年和拉斯穆森疯狂对攻,有在2008年环西L’Angliru一剑封喉,有在2009年Verbier进攻队友阿姆斯特朗,也有在2010年环法进攻掉链子的安迪-施莱克,在2011环意埃特纳火山顶着大逆风进攻,在2012环西Fuente De空中加油,在2013年环法横风进攻天空车队,在2014双海赛远程进攻击溃金塔纳、挂科斯基等人,在2015年环意Mortirolo直接击溃阿鲁,在2016环西Formigal赛段奇袭弗鲁姆,以及过去两年在巴黎-尼斯最后一个赛段远程进攻吓得天空车队一身冷汗。每一年,康塔多都会送上经典的进攻,而且几乎囊括了你能想象的各种攻击方式。

康塔多不仅进攻的方式多,而且总会试图在对手出现懈怠的情况下给对手致命一击。罗德里格斯就永远忘不了Fuente De的进攻,多年之后他依然表示康塔多总是会给对手致命一击,也许每次看到康塔多进攻,他的后背都会有阵阵凉意。弗鲁姆曾经一度将康塔多视为最危险的对手,时刻提防着他的进攻,但是在去年环西的Formigal,弗鲁姆还是在比赛初期就出现了一丝放松,最终被康塔多、金塔纳等人甩掉,痛失最终的总冠军。

现代自行车越来越讲究按照功率来比赛,按照功率来进攻,同时也让更多进攻变得越来越机械化,而康塔多这种不按功率全凭感觉的进攻变得越来越少。在比赛逐渐枯燥的时候,康塔多的进攻就更加独树一帜,在他宣布要退役的那一刻,更让人怀念。

不屈

除了康塔多的粉丝,很少人知道康塔多坎坷的成长之路。康塔多家境平平,甚至不能给他买一辆好的自行车。当年他没有骑行服,只有一条肥大的短裤和一件普通的运动衫,为了给他做一条骑行裤,家里人甚至拆了西服的垫肩来做骑行裤的护垫。2004年5月,在环阿斯图里亚斯赛中,康塔多突然摔倒并全身抽搐,在经过检查之后,发现康塔多脑部有海绵状血管瘤。经过漫长的手术和恢复之后,康塔多终于康复,后脑勺留下来一条长长的伤疤。但是康塔多并没有被伤病打倒,他依然努力在实现自己人生的目标:成为一个职业车手,参加环法,夺取环法冠军。

彼时已经成为职业车手的康塔多没有放弃,甚至有着不小的野心。在2006赛季,他曾收到一份新合同,要他去一个车队给另外一个车手做环法比赛时的副将,但是他拒绝了。当时康塔多只参加过一次环法,但是他并觉得自己可以做一个主将甚至赢得下一年的环法,他最终选择了探索频道车队,并最终在2007环法折桂。

康塔多是一个爱冒险的人,这和他喜爱进攻的风格一致,在25岁就夺得环法-环意-环西总冠军之后,他依然不满足,在2010年夺得环法三冠王之后,他选择在2011年去挑战环意-环法连庄。虽然环法失败了(且随后成绩被取消),但是在2014年找回状态之后,他又再次在2015年去尝试环意-环法连庄,虽然他可以选择更加保险的只比环法,或者比环意-环西。

在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里,康塔多都过得并不顺利,2007环法他和Levi Leipheimer争夺主将,2009年环法陷入阿斯塔纳的内乱,2010年面对掉链门的巨大压力,2012年被J-Rod逼入绝境等等。在他解禁复出之后,他一直努力回到巅峰状态,但是伤病和摔车却总是与之相伴(事实上康塔多之前也有摔车,比如2010年环法石头路摔车,2011年环法初期的摔车等),但是康塔多却从未放弃,他一次次从失利中爬起来,再努力去回到巅峰,找回失去的荣耀。这种失去之后努力拼搏比起当年他横扫天下,更加的打动人心。

而且很多时候他的副将阵容并不豪华,他一次次孤身一人对抗强大的对手,虽万千人吾往矣,这让康塔多又增加了一丝英雄气息。

再见枪手

纵然康塔多曾经有这样那样的争议,就算康塔多近几年不再有曾经的荣耀,无论如何,有一样东西是没有人能剥夺的,这就是康塔多的摇车。康塔多摇车的姿势轻盈,频率高,身体协调,摇车时就如同在锁踏上跳舞,极富观赏性。他的摇车也成为他一个招牌,令无数人为之痴迷,很多人尝试去模仿。

康塔多在庆祝胜利时经常会伸出右手做开枪的动作,而他也因此获得El Pistolero/枪手的称号,这标志性的一动作和康塔多的摇车、进攻、胜利一起,成为康塔多的标志,也为康塔多车迷所津津乐道,同时也是他诸多对手的噩梦。当然,在他最满意的作品:Fuente De赛段冠军的庆祝上,他并没有做这个姿势,因为那个赛段太特别了。

但是当2016年,康塔多在高山赛段表现越来越力不从心,我知道康塔多离开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对于一个有野心,也追求的人来说,即便他再这么不屈,再怎么有毅力,再这么和世界对抗,终究也是敌不过衰老。但是康塔多没有放弃,他改姿势,年复一年控制体重,精心备战,然后再次失败,要么突然抛锚,要么功亏一篑。康塔多依然不断地进攻,依然孤身一人向全副武装的天空车队发起冲锋。他和罗奇一个眼神就一起进攻就如同十几年前,这种罗曼蒂克式的进攻如今已经越来越难看到了。但是康塔多依然在Los Muchacos,在Collado de Hoz,在L’Angliru做出各种尝试,最终,他还是成功了,他之前的进攻不少堂吉诃德斗风车,也不是西西福斯的无用功。在队友潘塔诺的帮助下,在曾经的学生(曾效力于康塔多基金会车队的)恩里克-马斯的帮忙下,还有尼巴利“适时的”摔车,让康塔多最终在Angliru之巅夺得人生最后一个单站冠军,做了最后一个开枪庆祝的动作。曾经他和世界为敌,所有人围剿他追逐他,那一刻似乎所有人都在祝福他。康塔多也就此完美退役。

 再见了康塔多!车迷会想念你优雅的爬坡姿势,想念你不屈而又浪漫主义的进攻,想念你不成功就成仁的拼杀,想念你给车迷带来的一场场精彩比赛,想念那最后的枪声。我从未看过哪个车手退役之前会有这么多人高唱:un año más/再战一年,没有看过这么多车迷一路打着谢谢你的标语。谢谢你,阿尔伯托-康塔多,再见!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天津骑盟微社区

↓↓↓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