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十一,拜马云!直击中国网店第一村,"95后"创业大军!

寻找中国创客 2019-01-16 03:45:39

来源:拍者(ID: ipaizhe)

作者:朱骏 


又是一年“双十一”临近,又是一次网络购物的狂欢盛宴将至。自2009年11月11日淘宝商城(天猫)举办促销活动以来,每年的这一天已成为中国电子商务行业的年度盛事。


2017年11月9日,在被誉为“中国网店第一村”的浙江省义乌市江东街道青岩刘村,街头却没有想象中的喧嚣。有店家笑侃,“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11月9日,义乌市江东街道青岩刘村一处居民楼里,网店主王成在忙着接单,墙上贴着马云的照片。


中国网店第一村


2014年11月19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夜访青岩刘,吹响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角,称赞青岩刘村“网店在虚拟空间服务实体经济,开拓巨大的市场空间,你们不愧为‘网店第一村’”。此后,当地将之作为推广宣传的“招牌”,吸引了全国各地的年轻人到此创业。


据青岩刘村党支部书记毛胜平介绍,青岩刘聚集了来自全国各地2.5万多名(平均年龄25岁)从事网络销售及相关产业的工作人员,3200多家注册网店每天向世界各地卖出各类商品,日均出单量达7万单,2016年的全年销售额近50亿元人民币。


走进“隐匿”在街道两边200多栋房子里的一家家小型电商公司,“双十一”的氛围已经初露苗头:贴上马云的照片,拉起加油鼓劲儿的横幅……


(本组图片均于11月9日摄于青岩刘村)


村口人来车往,“中国网店第一村”的宣传牌格外显眼。


街头一处墙上,贴满了仓库招租和招工的广告。随着村子受关注度不断提升,越来越多的人从全国各地慕名来此从事电商创业,村民也靠着出租房屋获得收益。


村广场上,孩子正在家长的陪同下玩蹦床,远处的民房上贴满了各类电商平台的标识。


街头路灯上,展示着“创业精英”的灯箱广告。


一家电商的地下仓库里,已经拉起“双十一”主题的横幅。


一个电商孵化器的摄影台上,摆放着和马云有关的书。


 一处居民楼里,网店主王成在房间墙上贴着马云的照片。


来个特写……


网店主王成在墙上写着“双十一”主题口号。2016年3月,他慕名来到该村,最近靠卖打底裤每个月有一万多元的营业额。


高校里的时代“弄潮儿”


在距离“中国网店第一村”仅仅两公里外的义乌工商职业技术学院,也因电商的兴起成了时代的“弄潮儿”。


依靠义乌庞大的小商品制造业市场,学校于2008年成立创业学院,将有志于加入电商创业队伍的学生集中在一起,开启实战创业的特色教育模式。


以创业业绩为主要考核依据,淘宝上的级别可以代替学分。为鼓励创业,学生可以免修大部分课,课堂教学也是以美工、摄影、营销等实用技能为主。


据该校创业学院分管创业的副院长庞海松介绍,目前全校约有1700名学生参与,约占学生总人数的1/5。大二、大三创业班的大多数学生都能靠此解决学费和生活费。庞海松说,学校作出承诺:“创业班学生毕业时人均月收入超过一万。”


(本组图片于11月7日-9日摄于义乌工商职业技术学院)


创业学院大楼上,挂着“双十一”主题的宣传条幅。


创业学院一处楼道里,散落着被替换下的标识文字。


创业学院16视觉营销班的同学在上早自习,班主任曹前指导学生进行网店样图的后期处理。


创业学院摄影棚里,视觉营销班的大二女生徐冰在帮客户拍摄准备在网店上架的饰品产品。


创业学院摄影棚里,早前商家送来的遮阳帽样品已积起灰尘。


一个校内创业点里,学生们在加紧打包圣诞饰品,抢在当天给顾客发货。


创业学院一个班级里,课桌上摆放着同学们刚使用过的笔记本电脑,黑板上写着“双十一”倒计时时间。


学院食堂的餐桌上贴着某驾校投放的公益广告。这些餐桌的广告经营权被学生承包后,由他们进行自主招商,创业的理念在该校“无处不在”。


学院门口的小贩们,都在摊子上挂着二维码,供来往的学生顾客移动支付。


“95后”电商创业众生相


华容 1999年出生,浙江平湖人,大一学生,淘宝店主,经营女装。


受父母做生意的影响,华容在高二时就与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售卖搞怪生日礼物的网店。今年进入大学后,她果断选择进入创业学院,开了一家女装店。


仅仅两个月,其中一款女装裤子已经有成为爆款的趋势,日销售量200单左右,最近30天的销售额达到了22万元。这个还有几天才年满18周岁的大一女生,已经是每月营业额过十万的电商合伙人。


虽说赚钱不少,却很少有时间花钱。华容说她本来是个“吃货”,去年“双十一”曾网购了2000多元的零食,如今除了经营自己的网店,很少网购,有时忙得连点个外卖的时间都没有。


在距离学校三四公里外的一个居民小区,华容租了一间位于三楼的货仓。除了上课时间,她几乎都泡在这里接单和打包。


忙起来的时候,华容根本顾不上自己的形象,偶尔见缝插针地敷个面膜是最大的宽慰了。她说上大学到现在还没买过衣服,穿的都是高中时买的衣服。她哈哈一笑说,邋遢点没关系,有自己的目标很重要。


每天200单是目前华容网店的常态,多的时候有500单,实在忙不过来的时候,她会雇人来做兼职。11月7日傍晚,华容和合伙人以及来兼职的同学一起在仓库里打包当天要发的货物,打包好的货品已经“溢出”了房间。


11月7日,即将去上课的华容赶紧给手机充电,屏幕上不断弹出网店的订单信息和顾客的咨询短信。学校的课业和创业需要的时间连续性带来的冲突有时也会让她困惑。


11月7日,华容和同学们一起走在去课堂的路上,一路上网店的交易和咨询信息不断,她不得不及时处理。


11月7日,华容在一门文化课的课堂上开小差,一边是必修的课程,一边是忙碌的生意,常常让她有分心的烦恼。


11月7日,华容和寝室的同学们玩闹,忙碌的生意让她们很难像普通大学生一样享受正常的大学生活。


赵晨阳 1996年出生,河南焦作人,大三学生,淘宝店主,经营暖手宝和热水袋。


“大学三年从来没在晚上12点前睡过觉,白天接单发货,晚上还要看各种后台数据,不断分析、调整运行方向。”今年上半年,靠着对一部古装影视剧中一把道具扇子的敏锐商机嗅觉,赵晨阳的网店单月就实现了50多万的销售额,成了同学中的“销售明星”。


开了网店后,赵晨阳自己其实不太网购,反而是父亲就此学会了,他的衣物和生活用品都是每个学期开学前父母在老家给他买好带到学校的。


这个21岁的大男孩为人热情,自省和忧患意识也着实强烈。11月9日晚,他在发给拍者君(微信ID:ipaizhe)小伙伴的一则信息中写道:


“其实那天咱俩谈话,我一直想说的一件事情没有说出来。我觉得现在所做的生意根本没什么意思,只不过是一个最低端的事情,因为虽然我是在做生意,在赚钱,但是没什么文化,说出来的话都是白话,没什么内涵,我很想做一些有技术含量的事情。我现在离开淘宝,什么也不会,我想从贩卖商品转变为设计产品,但是根本没有那个能力。”


赵晨阳说,他需要冷静一段时间,去思考自己的未来,给自己一个规划。


11月7日,赵晨阳(右)在创业学院提供的创业楼内经营着自己的网店,墙上贴着各种他喜欢的电影海报。大学三年,赵晨阳没出去玩过、没看过电影、没谈过恋爱,他觉得自己应该先立业,再考虑感情的事。

11月7日,赵晨阳在创业学院的楼道里搬运当天要发货的快件。目前,他们一共三个人合伙开网店,大家分工明确,他负责运营,但有时也要帮着一起发货。


11月7日,赵晨阳在创业学院的楼道里包装当天要发货的快件,手机里还不断有新的订单进来,他得随时处理。


林宏远 1996年出生,浙江台州黄岩人,2017届毕业生,淘宝店主,经营儿童帽。


林宏远至今还非常清晰地记得大一第一个月经营网店的业绩:仅仅是一条9.9元包邮的围巾,那时候没有货,还找了人代发。但之后就越来越好,大一结束时赚了三、四万元的货,大二时营业额达到了十几万元。


大三那年,因为做到了爆款产品,营业额一下就冲到了三百多万元。那个时候,订单火爆到他心里发慌,怕发不出货。就算不停地涨价,订单依然不断,后来只能被迫下架。


随着腰包越来越鼓,林宏远也很快陷入另外一种失落中,“那时候白天赚了钱,晚上就出去玩,整个义乌几乎没有我们没去过的KTV,后来也没攒下什么钱”。


林宏远说,做大生意不是自己的特长,大多数时候是“运气好”。他的梦想是赚到一定的钱,回老家开一家小酒楼,和家人一起过小日子。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和父母分开生活,两个姐姐出嫁,自己应该留在身边照顾他们。


11月8日,林宏远在自己的仓库里。这个位于学校对面居民小区的地下仓库有130平米,一年租金两万元。


11月8日,林宏远在整理货架上的货品。“双十一”临近,他已经囤了不少货。


11月8日,林宏远用手机拍摄准备在网店上架的货品。他说,眼下整个电商市场的标准越来越高,拍图片也要更加讲究了,自己拍可以省一些成本。


11月8日,林宏远来到一个批发商仓库进货。“双十一”临近,这里货源充足。


11月8日,林宏远从批发商处拿完货准备离开。他说,其实大多数的货物他都直接和工厂对接,但为了维系和批发商的关系,有时也会“光顾一下生意”。


朱婉绮 1998年出生,安徽淮南人,模特与表演专业大二学生,平面模特,参与电商产品平面拍摄。


原本报考的是西班牙语专业的朱婉绮,在进校军训时被一位老师发现后邀请其加入模特班,就这样开始了她的模特生涯。直到现在,模特班的同班同学只有三位,专业课得和大三的学长学姐们一起上。


朱婉绮应该不是各方面条件都很好的模特,身高170厘米,体重115斤,已经超过一个职业模特的“容忍范围”,经常被老师批评。她说自己嘴巴闲不住,一得空就想吃东西,最胖的时候137斤,几乎到了被模特班淘汰的边缘。


朱婉绮是个体重变化弹性特别大的人,一天之内可以瘦五斤,也可能会因没控制住饮食而胖五斤。她常常会在本子上记录体重变化,然后又很快撕掉,忘记这些。


朱婉绮最近在考虑通过运动适当控制体重,小学六年级开始就断断续续进行的跆拳道是首选。她说,如果真的要把模特这条路走下去,就要控制好自己的身体,别无他法。


在她的心里,还藏着另外一个梦:做演员,去体验不同的人生。


11月8日,创业学院摄影棚里,朱婉绮在镜头前摆着各种造型来展示一款围巾产品。课余时间,她会接各种商业拍摄,一方面是可以实践专业,另一方面是能为自己赚取一些生活费。


11月8日,朱婉绮在模特训练教室的T台上练习走秀。从平面到礼仪,再到T台走秀,通过自己的努力,她都能接到一些兼职。


11月8日,创业学院教学楼里,朱婉绮扶着墙下楼梯。她说,最近上课的训练强度有点大,双脚酸痛感特别强烈。


11月8日,朱婉绮在创业学院视觉营销工作室里一口气吃了好几包巧克力糖。


殷翃 1996年出生,江西景德镇人,2017届毕业生,某品牌快递片区承包人,负责学校片区的收派件。


刚上大学时,殷翃家里还是低保户,拿过助学金。爷爷和母亲的身体都不太好,因为“没钱”导致的家庭生活和情感创伤让他从小懂得了钱的重要性,也影响着他选择进入创业班的决定。


大一时,殷翃开始微商创业,主攻面膜和肥皂,这俩都是“暴利”产品,他说,当时真的有那种“每天躺着把钱赚了”的感觉。银行卡上最多的时候,有一百五六十万的存款。


但对于当时年仅18周岁的他来说,还没有成熟到合理驾驭急速增长的个人财富。


“一到晚上,学校就待不住了,经常带着同学到处玩。有一次五六个同学一起到杭州玩,一顿饭就吃了一万多……”


“钱很快就没了,到了今年毕业前夕,就剩下五六千存款了……”


说到这一切,殷翃的表情透出一丝遗憾。


然而,他很快就从这种情绪中抽离出来,轻描淡写地苦笑着:“我不是一个愿意活在后悔情绪里的人,这些摔过的跤反而让我成长,让我学会了承担责任,也找到了更适合自己走的道路。”


今年八月,在老师和朋友的帮助下,殷翃加盟了某品牌快递公司,承包了学校片区的业务。260斤的身躯灵活地穿梭在收件和派件的路上。


11月9日,殷翃从学校一个创业点里将刚收的快递件扛出来,旁边的学弟学妹们忙着提前包装“双十一”的货物。


11月9日,殷翃从创业学院大楼里和同伴一起将收来的件搬到车上。眼下的季节人人都穿着长袖厚衣,但他每天忙得一身汗,索性穿上凉快的背心。


11月8日傍晚,殷翃将从学校里收来的快递件运到就近的点部。随着业务量的上升,他购买的小面包车已经无法满足运输需要,最近正在考虑买一辆空间更大的货车。


11月8日傍晚,殷翃在学校就近的点部分拣快递件。260斤的体重让他在力量型工作上显得游刃有余。


11月8日傍晚,尽管已经立冬,刚刚搬完发货件的殷翃仍然热得满脸冒汗。


11月9日,殷翃粗壮的小腿上露出自己姓氏的纹身图案。他说,这是毕业后在一个朋友的店里纹的。


殷翃还喜欢玩越野和改装车,虽然外表显得成熟,但“不羁少年”的特点在他身上也时时显现。


 本文为寻找中国创客原创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