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有没打过胎,看这一处就知道!

企鹅书社 2018-01-11 19:54:27


  今天是罗森和妻子的结婚一周年纪念日,妻子林舒音是一名教师,因为美貌大方,被誉为四中教师之花。


  罗森对妻子宠爱有加,尽管今天白天奔波忙碌了一天,下班后他不顾辛苦,系上围裙下厨做了几个拿手菜,然后准备好香槟,打算和妻子共度一个温馨而又浪漫的夜晚。


  看看时间,妻子应该马上就能到家,可是手机突然响起来,竟然是妻子微信留言:老公,今天晚上给学生补课,晚回去一会儿。


  看完微信,罗森心里很不痛快,妻子这段时间确实挺忙,经常去学生家里一对一给学生补课,报酬很不错,每天能挣两百来块钱,一个月下来,灰色收入比基本工资还要多。可今天是我们的结婚周年纪念日啊,挣钱固然重要,但夫妻感情更重要啊。


  中午,都跟妻子说好了,妻子也答应今天不去补课了,放学就回家陪老公,可她还是失言了,罗森正在懊恼,突然,好友刘传明打电话来,“罗森,刚才我在白马影楼看到你老婆了。”


  罗森一怔,问:“不会吧,我妻子说她在学生家给学生补课呢,你怎么能看到她?”


  刘传明叹了口气说:“你要不信就算了。”


  刘传明打算挂电话,罗森赶紧说:“你看到我老婆在影楼?她在哪里干什么?”


  罗森吞吞吐吐说:“罗森,白马影楼的贵宾室,专门为思想前卫的年轻夫妇拍摄那种裸体婚纱,我……我本来不想跟你说这事,可是我发现你老婆陪着一个陌生男子拍这东西,咱们俩……关系不错,我不想你被蒙在鼓里。”


  罗森一听就气蹦了,“刘传明,你没有看错人吧?你要是污蔑我老婆,我饶不了你。”


  刘传明说:“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要是不信我也没办法,你自己调查一下吧。”刘传明说完挂了电话。


  罗森拿着手机兀自发愣,心里暗想:“以我和刘传明的关系,他不会骗我,更不会跟我开这种玩笑,难道我老婆真的背着我,跟别的男人乱搞了?”


  想了良久,罗森拨通妻子的手机,妻子接了电话,“老公,不是跟你说了吗,我给学生补课呢,等会儿就回去。”


  罗森质问:“你真的在学生家?可是,刚才有人说,在别的地方看到你。”


  妻子怔了一下,委屈地说:“什么意思?那人这不无中生有吗,你要是不相信,我让我的学生证明一下。陆军,你接电话。”


  电话那边,换了一个男子声音,“你好,我是林老师的学生,我叫陆军,老师正在给我补课呢。”


  罗森一下子没词了,他妻子拿过手机,说:“老公,我知道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请你在耐心等我一会儿吧,我补完课就回去。”


  罗森问:“要不要我去接你?”


  妻子说:“不用,我坐出租车就行了。”


  挂了电话,罗森心里还在揣摩这件事,“究竟刘传明和妻子,谁在说谎?妻子明明跟她的学生在一起,怎么会出现在影楼,还跟别人拍裸体婚纱?”


  “妈的,一定是刘传明看错人了。我妻子温柔贤淑,怎么可能干那种事?”罗森安慰着自己,既然妻子说等会儿就回来,我就在等一会儿呗,大不了等妻子回来,再把饭菜热一下。


  突然,一个念头袭上心头,罗森被这个念头吓了一跳,“我真笨啊。如果刚才那个自称是妻子学生的男人,不是她的学生,而是她的情人,那么,他们一起编造的谎言,很轻易的就把自己蒙蔽了。”


  有了这个念头后,罗森开始坐立不安,他有心再打电话核实一下,但是,似乎又起不了什么作用。妻子如果真的出轨,她一定有了思想准备,绝不会再漏出破绽。


  一个小时后,妻子回来了,敲开门后,她一进门就扑进罗森的怀中,一记香吻过后,妻子娇声说:“老公,对不起哦,今天回来晚了。”


  罗森脸色阴沉,仔细看看怀里的妻子,妻子身高一米六八,穿着高跟鞋的她个头跟自己差不多高,还是那身剪裁得体的蓝色职业套裙,套裙到膝盖上部十五公分左右,裙下是雪白而修长的玉腿,傲然的高度和顺滑的曲线让人心动,小蛮腰下那柔圆挺翘的臀部在套裙的包裹下有一股说不出的性感妖娆。


  她的身材是那样的完美,裙子里的胴体那样的诱人,妻子怎么可能会去陪别人拍那种婚纱?罗森越来越不相信刘传明的话。他的目光在妻子身上徘徊,流连忘返,舍不得离开。


  突然,妻子宝石蓝职业裙的下摆,一道白色的痕迹引起罗森的注意,他的脸色一沉,“这是什么东西?”


  林舒音顺着罗森手指的地方,往下看了一眼,当她看到那道浅白色的痕迹时,脸上的神色也变得紧张起来,罗森继续追问:“这是被谁弄的?”


  妻子的表情,慢慢平静下来,她镇定地说:“老公,你误会了。我刚才在学生陆军家给他补课。我不是没吃晚饭吗,出于礼貌。陆军给我拿了一瓶营养快线,我喝了两口,可能是不小心滴落在裙子上了。”


  罗森紧盯着妻子的眼睛,他注意到妻子刚才的神色变化,所以他猜测,妻子很有可能说谎了,妻子说是营养快线,可罗森怎么看这道浅白色痕迹都像男性体液。尤其,在不久前,妻子刚发生过一次这样的类似事件。那一次她坐公交车,被一个猥亵男喷在了套裙的后面,喷在后面,没有注意有情可原。这一次出现在前面,你难道眼瞎看不见?任由那种变态胡作非为?


  罗森一阵气愤,他又想起,妻子明明说过,今天坐出租车回来,没有挤公交车,更不应该碰到色魔,难道是她的情夫?开车送她回来的时候,两人在车上有过一次激情,被对方不小心喷在了裙子上?


  这时候,妻子宛然一笑,说:“老公,不要瞎想了,我先去洗个澡,然后陪你哦。”说完,她直接去了卫生间。


  很快,林舒音洗完澡从卫生间出来,她换了一件浅色睡衣,裙子外面露出的肌肤象牙肌肤般白润柔嫩,玲珑剔透的身材无限美好,胸前领口露出深深的乳沟和白润的乳峰,令人心动旌摇,尤其她身上那芬芳馥郁的熟女体香传过来,罗森心都醉了,下身胀得硬硬的,几乎快把裤子顶破了。


  “老公,我陪你喝酒。”妻子把红酒倒上,杯子端过来,一双美丽大眼睛满是深情地看着罗森。


  一杯红酒下肚,罗森情不自禁地把她紧紧地搂在了怀里,右手抚摸着她浑圆丰润的臀部,胸膛也紧贴住妻子尖挺而有弹性的圣女峰上,感觉柔软而弹性十足,罗森心神俱醉,双手趁势钻入睡衣,里面没有戴胸罩,罗森大手握住,轻轻揉摸起来。


  “老公,我爱你……”妻子低声呢喃道。


  听着妻子的柔情蜜语,先前的不愉快一扫而光,罗森用力将妻子搂抱在怀里,让她坐到自己的大腿上,一只手抚摸着她裸露出来的光滑的后背,以及绵软蛮腰,然后慢慢向下揉捏着妻子丰腴滚圆的翘臀,虽然隔着薄薄的裙子,可以清晰感受到久违的妻子的玉臀肉感弹力十足。


  妻子娇笑着,用那弹力十足的翘臀故意摩擦着罗森最坚硬的部位,这种姿势太撩人,相信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忍受,罗森喘着粗气把妻子的睡裙掀起来,里面竟然是真空,奶油般白皙滑腻的腹肌让人百看不腻,私处乌黑柔亮,微微上卷,增添几分柔媚。


  妻子很配合,把身子轻轻往上一移,就全部套进去,那久违的感觉实在醉人,罗森激动地把整个脸埋入胸前的深沟,贪婪地吸舔。令人窒息的丰润加上高贵娇妻的体香,驱使罗森不顾一切地噬咬着那丰软的嫩肉,同时开始用力上顶。


  妻子也呼吸紧促,双臂紧紧搂着罗森肩膀,一双美眸半闭着,檀口中不断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激情持续了十几分钟,察觉罗森就要发射了,妻子突然睁开眼,提醒说:“老公,体外吧。”


  罗森有点不情愿,但是,夫妻二人早有协约,趁着年轻先不要孩子,多打拼几年,攒够房子首付,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的后,再养小孩。现在住这套房子是和妻子的同事合租的。妻子靠家教增加收入本来是一件好事,却因为刘传明那个不知真假的电话,搞得不愉快。


  “老公,人家在危险期内。”妻子娇声埋怨着,主动撤出阵地,罗森有点失望,不过,他妻子接下来的动作,让罗森很感动,她竟然蹲下来,用她那火热性感的双唇紧紧包裹住罗森的坚硬,那温暖的口腔,让罗森很快就喷发了。妻子静静地含着,她还是第一次允许自己在里面喷射。


  完事后,妻子跑去卫生间,罗森心中暗想:“她今天为何这样主动?记得以前,自己再三要求口爆,她都委婉拒绝,推说受不了那种气味,难道,妻子真的做了有愧于我的事,这才主动取悦于我?”罗森的心里不知不觉蒙上了一层阴影。


  第二天早上,妻子发现罗森神色不正常,就说:“老公,你还在胡思乱想吗?”


  罗森嘴唇动了动没有说话,心里虽然有猜忌,但是他也不愿意相信妻子出轨,他希望刘传明看错了人。妻子温婉一笑,说:“老公,这样吧,你跟我一道走,等会儿见了我的学生,你亲口问问他。昨天我是不是在他家给他补课。”


  罗森搞不清妻子的意图,按理说,她真要是出轨了,一定会反对自己调查她,可是她却很坦然的让自己找她的学生调查这件事,难道,妻子真的是被冤枉了?


  东川市第四中学,是一所走读学校,罗森和妻子在7路汽车站,等到了那个叫陆军的男孩,那孩子读高三,他穿着时尚,外形很阳光,看到林舒音就亲热地打招呼,“林老师,早上好。”


  林舒音微笑着说:“陆军,给你介绍一个人,我老公——罗森。”


  陆军礼貌地说:“罗叔叔好。”


  罗森也陪着笑和陆军认识了一下,罗森就发现,陆俊的说话声音,和昨天晚上那个跟自己通电话的男子一模一样,又跟陆军交谈了几句,罗森可以确定,他就是昨天那个跟自己通电话的人。


  果然,陆军又说:“我真的很感谢林老师,我的数学成绩一直很差,这段时间经过林老师的悉心指导,获得了很大的进步呢。林老师,昨天晚上你给我补课那么晚,连晚饭都没有吃就走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样感谢你。”


  林舒音轻轻一笑,说:“陆军,你能把学习赶上去,期末考试不给我们班级拖后腿,那就是对我最好的答谢。”


  听陆军这么一说,罗森开始相信妻子没有欺骗自己,她昨天晚上确实给学生补课了,那么,刘传明的谎言又是为了什么?他为什么要破坏我们夫妻的感情?


  这时候7路公交车来了,车上人满为患,时间不等人,妻子招呼:“车来了,我们赶紧上车。”


  三人一起挤上公交车,罗森的公司和妻子的学校是顺路,妻子的路程更远一些,为了省钱,每天挤公交车,倒也习惯。因为陆军的作证,罗森心里那团阴影,也逐渐消散。十五分钟后,罗森的公司到了,临下车的时候,罗森扭头跟妻子道别,他突然发现,那个叫陆军的学生,他的裤子竟然支起来老大的一个帐篷。


  而且,那个帐篷的前面就是妻子的宝蓝色职业裙,虽然,那个帐篷距离妻子的翘臀还有十来公分,陆军看上去也是拼命向后腾挪着自己的身体,尽量不和老师的身体接触,可是,这个细节又经不起推敲。如果没有长时间的摩擦接触,那个帐篷又是怎样支起来的?


  罗森下车后,心里马上堵起了疙瘩,尽管陆军刚才给妻子做了证明,防止了自己和妻子的感情破裂,可是,罗森依然很气愤,“这个陆军,一定是趁着车上人多,占了妻子的便宜。那个东西长时间顶着妻子浑圆挺翘的玉臀,不硬才怪。”


  突然,罗森又想起不久前,妻子职业裙的后面,被男性体液污染的事件,那件事该不是这个陆军干的吧?



疑点重重,罗森与妻子真的只是师生关系?

说法不一,同事和妻子到底谁在说谎?

点击下面的"阅读原文"链接观看更多章节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