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房约到小姨子怎么办?

巫妖哥 2018-11-25 09:28:06

  女友沈依依是我高中三年的同桌,她长得非常漂亮,总爱穿着露背装,勾勒出背部的完美曲线,下身一条迷你短裤,露出雪白修长的大腿。

  很多人都说我有沈依依这种既美丽又性感的女朋友是我的福气,和她在一起,面对旁人羡慕嫉妒恨的眼神,我的内心便会得到巨大的满足感。

  我很爱沈依依,她也很爱我。

  六月高考过后,沈依依在暑假期间去了市医院勤工俭学。而我,则回了外省的老家探亲。

  这一去就是一个多月,七月底探亲完毕回市里的那天,想着给沈依依一个久别重逢后的惊喜,我便没有打电话通知她。

  回到本市立即返回了我和她租住的屋子,我捧着买给沈依依的玫瑰花,用钥匙打开了她的寝室房门。

  我和沈依依租住在一起,但我们俩并没有居住在一个卧室里,用沈依依的话来说,我们都才刚满十八岁还很年轻,睡在一起做那事有点为时尚早。

  为了尊重沈依依,我硬是压抑住各种冲动没有和她发生那种关系,而沈依依为了安抚我,便把她房间的钥匙交给了我。

  走进沈依依的寝室,我把玫瑰花放在了她的床头柜前,脚下不小心踢到了纸篓子,我低头往纸篓子里一看,眉头骤然一紧。

  纸篓里,丢弃着一条黑色袜裤,不少用过的纸巾覆盖在袜裤上面。

  我把袜裤捡起来细看了一下,只见最隐秘的地方撕裂了一个洞口,还有污渍一般的垢污残存在裤衩上,一股子独特的味道弥散在空气中。

  我立即瞟向了沈依依凌乱不堪的床上,枕头扔在了床中央,褶皱的床单和卷在一起没有折叠的被褥,结合着我手中味道很足的袜裤,种种迹象仿似在无声的控诉着某个不堪的画面。

  我的牙齿咬紧,心中异常刺痛,一种背叛的绝望和愤怒袭上心头。

  我深爱着沈依依,她不要我太早碰她,我一直都忍着没有对她做过任何猥琐的事情,我以为沈依依很自爱,可如今她趁我不在家的时候,居然和某个男人做了那种事,她以前给我说过的情话和忠贞不渝都是屁话!

  心痛得滴血,一股子难以压抑的怒火油然而生,我把手中的袜裤狠狠地甩进了纸篓里,将买给沈依依的玫瑰花丢在了地板上,我狠狠的踩踏着玫瑰花,口中声嘶力竭的骂着贱人。

  我在沈依依的寝室里发泄了一番,直到把她的寝室弄得一塌糊涂,扫视了一眼墙壁上我和沈依依脸贴着脸的亲密合影照,回忆起三年间我们俩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我又冷静了一些,有了自我安慰的想法。

  或许是我想多了,沈依依很爱我,她说过这辈子身子只会给我一个人,她又怎么可能会和别的男人做出那种事?我还会想,沈依依的袜裤被撕裂,即使她真的和他人做出了那种事,会不会也是被强迫的?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是沈依依打来的,我颤抖着手按下了接听键。

  电话接通,传来了沈依依疲倦的声音:“老公,我没有记错的话,你说这几天就会回家,什么时候回来啊?你知道吗?我好想你!”

  早前听到她想我这句话,我会觉得好幸福,可今天我却心中升腾出一股子厌恶感,听到沈依依那疲倦的语调,我心中就在想肯定是她昨晚上和那个野男人太疯狂了,所以才导致了这么疲倦。

  回了句我已经回来了在家里,而且我的语气异常的不好,我就想让沈依依知道我没有知会她一声就回到了家里,让她在没有思想准备的情况下想起自己做过的贱事,然后便暴露出做贼心虚的真相。

  果不其然,当听到我已经回到家里的时候,沈依依明显一惊,忙不迭的给我说她马上请假回家里来,还叮嘱我在客厅等着她回来。

  我心中哀痛的冷哼了一声,正如我猜测的一样,沈依依做了亏心事,她叫我在客厅等着,是深怕我闯入了她的寝室发现了她的丑事!

  沈依依越是这样恬不知耻,我越是心如针扎般的心痛,我想看看沈依依回家后怎么给我忽悠,我要彻底看穿这个和我在一起三年的女人如何的不要脸!

  想到这里,我给沈依依说了句在家等你便挂上了电话,一看她寝室被我折腾得不成样子,我连忙收拾着屋子,把踩碎的玫瑰花用报纸包起来丢进了楼外的垃圾桶,又尽量把房间里的一切恢复成我刚进入的样子。

  我决定了,等到沈依依回家后我确定了她有奸情,我立即和她分手。别的事都好商量,她给我戴绿帽这种事,我决不容忍!

  在客厅里心情复杂的等了一会,沈依依拎着一个购物袋匆匆忙忙的回到了家里。

  今天的沈依依,穿着一条黑色的吊带裙,露出她完美的锁骨和肩胛骨,她弯腰换拖鞋的时候,我都能看到她俯身下去胸口的深深沟堑。

  若是以前,只要一看到她胸口的那抹奇特风景,我就会忍不住胡思乱想。可今日,我看到那沟堑的时候,不知为何心中有了一股子恶心感,我不得不联想到或许就在我回老家的这段时间里,有男人在她那地方做过功!

  一想到这里,我的牙齿咬得很紧,心中的愤慨怎么都压制不住。

  “老公,我好想你啊!”沈依依换好拖鞋直起身,手中拎着购物袋朝我笑眯眯的走过来,踮起脚尖在我脸上轻轻一吻。

  面对她的亲吻,我有些不适应,往后退闪了一步。

  沈依依眨动着明亮的大眼睛,不解的问道:“老公,你这是怎么啦?以往我回家,你总会跑过来抱着我,今天是不是太累啦?”

  有待确定沈依依是不是背叛了我,我挤出一个笑容,坐在了沙发上说我是乘长途车回来的时候太累了。

  沈依依柔柔一笑说句难怪,虽然笑得依旧那么娇媚可人,但我还是从她倦乏的眼神中看懂了她真的很疲倦。

  昨夜折腾太厉害,不疲倦才怪!

  我心中难受得厉害,看着沈依依拎着购物袋走进了厨房,她探头出来给我笑着说要给我煮一顿好吃的晚餐,说我离开家这么久,一定很怀念家里饭菜的味道。

  我冷笑不语,都说女人背叛自己的男人之后会特别殷勤,看来是真有其事!以前沈依依和我在一起,她从不下厨,每一次都是叫我做饭给她吃,说我做的饭菜特别有味道。我很爱沈依依,觉得为心爱的女人下厨是一种幸福,可这一次我回来之后,仿似一切都变了。

  沈依依破天荒的为我做饭,她是心中有愧于我才这样的吧!

  心中很苦很不是滋味,沈依依在厨房里忙碌,还时不时的出来客厅抱我一下,给我说老公好想你啊。面对沈依依的极度热情和温柔,我好几次都忍不住想要原谅她了。

  不就是背着我做了坏事吗,只要沈依依她心里还爱着我也犯不着和她分手吧。可我只要一看到她撅起屁股洗菜,我脑子里情不自禁的会联想到她撅起屁股被别的男人拱的画面。那一刻,我坐在沙发上拳头捏得很紧很紧,男人不能被绿的尊严在提醒着我决不能心软。

  就在我思绪不宁的时候,厨房里的沈依依接到了一个电话,随即她便偷偷的朝沙发上的我瞟了一眼。

  我赶紧装作在看电视一般的不去看沈依依,心想肯定是那个野男人打来的电话,我倒要看看沈依依会怎么做!

  “老公,我上个卫生间马上回来!”

  沈依依朝我喊了一声,以为我没有看到她捂住手机藏在身后的样子,贼兮兮的跑进了卫生间。

  我立即轻脚轻手的跟了过去,我躲在卫生间门外,正好听到沈依依在低声打着电话。

  “嘘……小声一点,对,是韩源突然回来了……不多说了,晚一点我找个机会打给你!”

  听到卫生间里面沈依依的电话声,我气得浑身在发抖,一股子难以压制的怒意涌上心头。

  我就知道,沈依依在接那个野男人的电话,我实在是忍不住那种绿得很惨的悲哀和愤怒感,我一扭头,看向了厨房里的菜刀!

  我有了杀人的念头,我想要提着菜刀将背叛我的沈依依一刀劈死!

  这个无法克制的念头一冒出来,我一步转身走进了厨房里,顺手一把将菜刀给抓入了手中……

  菜刀抓在手中,被绿被骗的愤怒情绪填满了我的胸膛,我本性善良,如今却被挚爱的女友给刺激得想要劈杀她!

  抓着菜刀的手有些颤抖,我刚要转身,沈依依回到厨房却突然间扑入了我的怀抱,她左手轻轻揽住我的腰,右手一把将我手中的菜刀抓了过去,朝我温柔的笑道:“老公,你拿着菜刀干嘛,别和我争着做饭,我说了今天你太累,由我来给你下厨!”

  看着沈依依俏脸上的柔美笑容,再看着她抓过去的那把菜刀,听到她暖暖的那番话,我的心就像被春风给侵袭了一般的温热,本来想要劈死她的怒火猛然间就熄灭了下去。

  “老公,我爱你!”沈依依把手中的菜刀往菜板上一放,双手环抱着我,笑着给我说:“去客厅等着吧,一会儿饭菜就做好了!”

  我苦笑,沈依依的那句‘老公我爱你’让我冷静了不少,看她对我的柔情绵绵,难不成真的是我错怪了她么?我开始怀疑自己的猜测和判断,想要杀她的冲动是彻底没有了。

  我很想问问寝室里我看到的那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但话到嘴边我又实在问不出口,张开嘴好半晌,却不知道究竟该说什么。

  “老公,你是不是有话要给我说?”沈依依见我吞吞吐吐的模样,眨巴着大眼睛轻声的问我。

  我支吾了一会,想着她在卫生间里的那个电话,忍不住问道:“依依,开始接谁的电话呢?”

  我就在想,我再给你一个坦白的机会,只要你老老实实地说出来,我那么深爱着你,或许还是会原谅你的!

  可惜的是,沈依依听到我的问话,我明显感觉她挺不自在,她眼骨碌一转,给我说那个电话是她在医院的女同事打来的,也没有聊别的,就随便扯了几句工作上的事情。

  骗子!

  沈依依你这个骗子,事到如今,你依旧在欺骗我!

  我本来熄灭的怒火又冒了出来,刚要揭穿她的谎言,可我转念一想,虽然沈依依背叛了我,她是那么的可恶,但那个和沈依依有奸情的男人更加可恶。我不能就这么直接的揭破沈依依的谎言和奸情,我得找出给我戴绿帽子的男人才行。一旦揪出那个男人,我到时候一定要亲手劈死他和沈依依这对狗男女!

  有了这个想法,我心中痛楚万分的冷笑了一声,随即走出了厨房。

  晚饭还算丰盛,沈依依做出了五菜一汤,都是我平常最喜欢吃的菜品,饭间沈依依想方设法的讨好我,她越是讨好我,越让我心里发堵,觉得她这是背叛之后对我的弥补。

  一顿本该吃得很温馨的晚餐草草结束,沈依依似乎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在收拾碗筷的时候,对我说:“老公,你这次回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觉得你对我冷淡了好多呢?”

  我心中愤然的骂了一声贱人,尼玛的终于发现我不对劲了么?但由于心中想着要揪出那个野男人,我强压着火气说了句依依你想多了,主要是回来乘车太累,没有别的。

  沈依依嗯了一声,将我拉到了浴室里,她并没有像往常命令洗浴的口气给我说话,而是柔柔的笑着说:“累了就早点洗个澡回寝室休息,等明天一觉醒来,你就会精神焕发了。”

  说着话,沈依依走到浴缸前帮我放着热水,她弯腰下去伸手试探水温,撅起的美臀看得我一股子邪火猛然间冒了出来。

  我冲了过去,从她身后一把搂住了沈依依的腰肢,像个疯子一般的伸手去摸她,还不忘用身体去磨蹭她的臀部。

  那一刻,我心中愤怒的在嘶吼,凭什么那个野男人就可以上他,为什么我就不能?既然你这个贱人能够和别的男人搞在一起,我韩源也可以!

  我要报复!

  报复的第一个前提,就是在浴室里上了她!

  这种邪恶的想法驱使着我做出了疯狂的举动,我紧紧的抱着沈依依,双手极度不老实的上下游走,惊得沈依依啊的一声叫了出来:“韩源,你发什么神经,放开我,不要这样啊!”

  听到她的惊叫声,我并没有冷静下来,心中就在想你这种啊啊的叫声,肯定早已经跟被的男人叫过了,沈依依你这个表子!

  心里在怒骂,邪念上头之后我完全失去了理智,朝着沈依依大喊了一声劳资今天要上了你!

  我使劲把沈依依往我胸口前一拉一扯,将她正对着我,然后便疯狂般的去撕扯沈依依的衣物。

  “韩源,不要这样!”沈依依吓得花容失色,她伸出双臂试图推开我,还用膝盖来顶我的胸口。

  她越是挣扎着反抗,越是激发着我的疯狂举止,我用力一推,将沈依依给推进了浴缸里。

  哗啦水声响起,温热的水液溅射在我的脸上,伴随着浴缸里沈依依哇的一声哭泣,我整个人一下就像电击一般的呆滞住。

  浴缸里,沈依依全身都被水给浸透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彰显无疑,特别是被我拉扯过后的裙子几乎脱离了她的身体,无尽的春光尽显在我眼前。

  “呜呜……韩源,你疯了,呜呜……你以前从不对我动粗,你……你今天居然对我用强,你……你是个混账王八蛋……”沈依依躺倒在浴缸里,哭得极为伤心欲绝,她以一种憎恶的眼神看着我,那种完全刺痛我心扉的神情让我浑身一颤。

  听到沈依依的哭声,我本来激发的欲望瞬间就消失得一干二净,我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禽兽,怎么能这样对待我极为深爱极为尊重的女人呢?

  我呆在了浴室里,就连伸手把沈依依从浴缸里拉起来都给忘记了。

  沈依依哭骂着,红着眼睛流着泪从浴缸里爬出来,突然朝我怒吼道:“韩源,你不就是想上我吗?来啊,上我啊!”

  紧跟着,沈依依便将身上湿透的裙子一拉,露出了她那完美的身段。

  下意识的,我赶紧回头,三年来对她的爱让我根本不敢去看此刻的沈依依一眼,我心中痛得像要撕裂一般。

  那一刻,听闻到身后沈依依哭笑着对我吼来啊韩源,有种的来上她的话,我负罪般的冲出了浴室,跑回了自己的寝室,狠狠的关闭上房门,可浴室里传来沈依依对我的咆哮和怒骂声,却让我心如刀绞。

  我韩源,从没有想过会像今天这般对待沈依依,也从没有想过沈依依会像现在这样疯狂的反噬着我。

  这一切,都拜那个野男人所赐,我恨他,我恨不得现在就知道他是谁,立马一刀劈死他!

  我的拳头捏得咕咕作响,我的牙齿咬得很紧很紧,对,没错,我要杀的不是沈依依,而是要找出那个勾引沈依依的野男人杀死!

  我要杀了他!

  发生了我差点强推沈依依的事情,我以为按照她的性格绝对会来找我继续吵闹,可沈依依没有。她在浴室里哭了一会回了寝室,不多一会儿便睡着了。

  我躺倒在床上想了好一阵,不知何时也迷迷糊糊的睡着。

  第二天一觉醒来,沈依依已经去了医院上班,我走进厨房看到了一份早餐,早餐下压着一张她写给我的纸条:“老公,昨晚上的事都过去了,我知道你是情不自禁才那么做的,也是爱我的一种强烈表达。对不起啊老公,那时候我也挺冲动的,还骂了你!早餐是我做的,老公你记得一定要吃,爱你!”

  看到这段如此大度和温馨的留言,我的心一紧,回想起和沈依依相恋的三年甜蜜时光,我们说好的要彼此理解和信任,可我昨天却因为她寝室里的那些东西而变得不可理喻。

  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禽兽,我竟然怀疑深爱着我的女人和别的男人有一腿!

  一种深深的愧疚袭上心头,我怎么就那么不信任沈依依呢,她寝室里那些我看到的东西肯定是有其他原由的,我真的应该开诚布公的问一下她才是,不能活在自我猜疑中不能自拔。

  有了这种心思,吃完早餐,我火急火燎的出了门,直接打车去了沈依依工作的市人民医院。在医院斜对面的花店,我买了12朵用以致歉的黄玫瑰,我得给沈依依亲口说句对不起!

  捧着黄玫瑰急匆匆的往沈依依勤工俭学的妇产科大楼走,我急不可耐的想要见到沈依依,用我最真挚的歉意来感动她。

  沈依依在三楼妇科担任后勤人员,我刚疾步走到二楼转角处,便听到了楼上有脚步声,还有沈依依的声音:“郝主任,工作时间我们去那地方,不太合适吧?”

  “嘿嘿……没事,速度过去!”楼上传来了一个男人坏坏的笑声,这个和沈依依说话的男人,正是沈依依科室的主任,名叫郝一文,是一个三十多岁身材肥胖的家伙。

  我对郝一文有很深的印象,在沈依依刚去医院的第一天,在我陪着沈依依的情况下,郝主任便当着我的面展露出对沈依依的贪慕,他那双色迷迷的眼睛在沈依依的胸口和大腿上扫过来扫过去,看得我直皱眉。

  郝一文是一个色狼上司,这是我给郝一文的判断,如今听到郝一文要带着沈依依去不太合适的‘那地方’,我的心一颤,难不成,今早上班时间郝一文要带我的女朋友去开房么?

  这种心思一旦冒出来,我捧着玫瑰花的手一抖,在他们俩脚步声越来越近的档口,我连忙转身往楼下跑,在妇科大楼的斜对面找了一处人多的地方隐藏起来。

  不多一会儿,沈依依和胖子郝一文出来了,他们俩有说有笑的并肩往医院外走,我连忙偷偷摸摸的跟了上去。

  出了医院,郝一文拦截了一辆出租车,他先给沈依依打开车门,在沈依依上车的那一刻,死胖子的魔爪啪的一下拍在沈依依的臀部上。

  而沈依依,则伸出手打了郝一文手臂,随即钻进了出租车里。

  这形同打情骂俏的一幕,看得我立即火冒三丈,草泥马,要是当时我身上有一把刀的话,我肯定会冲过去砍掉郝一文的咸猪手。

  容不得我多想,沈依依他们俩乘坐的出租车已经启动,朝着市郊方向而去,幸而市医院门口出租车很多,我马上拦截了一辆车子跟了上去。

  我没敢坐在副驾驶位,深怕前面的沈依依回头看到我,我把头藏在后排位置,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前面行驶的出租车。

  出租车司机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他一见我贼兮兮的模样,便给我说:“小兄弟,在跟梢你女人对不对?唉,这世道真是变天了,也不知道现在的女人怎么想的,一会儿亲昵的叫你老公,一会儿又背着你叫别的男人是老公,真尼玛的操蛋!”

  听到司机的话,我心里苦得不是滋味,本来不再怀疑沈依依的心思立即被司机给再次激发出来,我的拳头不由自主的捏得很紧很紧。

  司机又说话了,他耸耸肩道:“我的前女友就是跟别的男人偷情被我发现了,当时我气得不行,直接拎刀把那对狗男女给砍了,为此还坐了三年牢,如今想想,真不值得那么做。对了兄弟,你得想开一点,别做哥犯过的傻事,为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真的不值得!”

  司机大哥的话,让我心乱如麻,回想起看到郝一文拍沈依依臀部的那一幕,被绿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整个人陷入了无尽的纠结中,并没有给司机大哥说一句话,他见我恨得牙痒痒的模样,无奈的摇头叹息一下,也不再说话。

  十几分钟过后,前面的出租车在郊区的一间商务酒店前停下,一看到沈依依从副驾驶钻出来在环顾四周,那种害怕被人发现的神情看得我心中剧痛无比。

  原来,并不是我多疑,我猜疑的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沈依依真的和郝一文有奸情,他们俩居然这么不要脸的选择上班时间来郊外的商务酒店开房,无耻之极的狗男女!

  我心中的剧痛被怒意取代,刺红着双眼看到郝一文和沈依依一前一后进入了商务酒店,我甩给了司机五十元车费立即钻出了出租车。

  “小兄弟,千万别冲动,记得哥的话,这种女人不值得你杀人啊!”司机大哥把钱从车窗强塞给我,一脸同情的给我说:“男人被绿的确很可悲,但你退一步想想,这或许对你是一件好事!”

  好事?

  草泥马的好事!

  我差点气急败坏的吐出这么一句,劳资都被绿成这样了,还特么的是好事!

  把钱掷还给司机,我将手中的黄玫瑰丢进了商务酒店外的垃圾桶里,随即走进了商务酒店。

  我进入的时候,刚好看到沈依依和郝一文在往楼上走,他们俩并没有发现我的存在,在转过楼角处的时候,我听到了郝一文银荡的声音传来:“依依,嘿嘿……等会儿你一定要施展全力才行啊!”

  沈依依说了声知道,随即咯咯一笑。

  狗男女!

  听到他们俩的对话,我的脑子里浮现出一个画面,那就是等会儿肥胖的郝一文一进入某个房间,便急不可耐的一把将沈依依推倒在床上,然后他那肮脏的大手便去撕扯沈依依的衣裙,而沈依依则欲拒还迎的笑骂着死鬼别急……

  想到这些画面,我的杀心顿起,我无法容忍这种诋毁男人尊严的事情发生,绝对不能容忍!

  我强压着杀意在大堂等了十几秒钟,直到看不到沈依依和郝一文的身影才跟上楼去。

  我隐藏得很好,跟到四楼并没有被他们俩发现,我看到沈依依和郝一文在409号房间停下脚步,胖子没有拿出房卡打开房门,而是在敲着房门。

  不多久,409房门打开,我躲藏的角度看不到开门人,只能听到一个低沉的男声传来:“你们俩终于来了,快快进来!”

  卧槽!

  听到又一个男人的声音,还带着他期待的语气,我气得浑身发抖,想不到沈依依如此作践,居然和两个男人同时做那种事!

  一种前所未有的羞辱感袭上心头,在看到沈依依和郝一文走入房间的那一刻,在身上没刀的情况下,我一把将自己的皮带狠狠的解下来抓在手中!

  我要勒死沈依依!

  我心中怒吼着,朝着409房间奔跑过去,我跑过去的时候,听到了房门砰的一声关闭。

  我的心猛地一沉,我知道,那不堪的三人行画面即将上演……

精彩后续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据说看了结局的人都哭了……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