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无法驾驭,迷情却能撤销

蜜思喵 2018-03-23 12:07:59

点击上方 蜜思喵 

关注一只颜值和情商都随时在线的喵


你来 我花样百出的为你服务
你走 我一定毫不留恋的挥手


图| 来自网络


没有所谓“矢志不渝”

只因找不到更好的

没有所谓“难舍难离”

是外界诱惑不够大

若真大到足够让你离去,统统拨归于“缘尽”

没有所谓的头也不回

不回顾,当然是马上有了填补,无心恋战

万事都在“衡量”二字

——李碧华







半年前那场热气腾腾的饭局上,卢佩玲发现赵志廷和余念芳有苟且。

 

余念芳是赵志廷的老乡,两家相距不过几十米,但她比赵志廷大了整整十岁,早早进城打工,

 

听说,她进工厂装了两年罐头后,就被当时的官二代男朋友搞进了国企,但男方家里坚决不同意婚事,一气之下,她经人撮合,嫁了还是科长的老陈当续弦。

 

没想到,憨态毕露的老陈竟越混越好,刚刚升任卢佩玲和赵志廷的总局二把手,成了两人顶头上司的上司。

 

有余念芳这层关系在,赵志廷这一衣带水的小老乡自然能沾沾光。饭局是余姐特意为他安排的,目的是让老陈加深印象,记得“关照”。

 

赴宴之前的卢佩玲兴致勃勃,觉得这是件千载难逢的好事儿,和老公同在一个单位不温不火的熬了七八年才双双混成副科,她倒真无所谓,赵志廷却一直都盼望着再爬一爬,只可惜过硬的上层资源始终空白。

 

余念芳和老陈的从天而降,简直点亮了希望之光,卢佩玲巴不得这两位贵人能扶持相助,她也沾沾夫贵妻荣的光。

 

余念芳四十出头,贤妻良母的长相,穿一身国Mu最爱的本土设计师品牌套装,气质却有点像乡镇女企业家,站在年届五十的老陈身边,倒也能看出几分残存的姿色。

 

热情的介绍,亲切的握手,好一番貌似熟络的寒暄……铺垫步骤完成之后,众人谦让之下,赵志廷接手了点菜重任。

 

这样的饭局,点菜是一个技术活儿,既不能太隆重,显得死板刻意,不利于拉近距离;也不能太随便,毕竟关系没到位,有失分寸。

 

最出彩的是点中迎合对方口味的菜,让对方不由自主地生起好感,加深印象。

 

赵志廷向来不是擅长这些细活儿的人,卢佩玲不由得暗暗为老公捏了一把汗。

 

但她万万想不到,每个菜端上来,都让老陈展颜开怀,尤其是一盆加了藿香叶的水煮鱼,更是让这位吃遍山珍海味的局座,食指大动。

 

老陈说,霍香叶是他老家那边特有的一种植物,也是家家户户做鱼时必备的佐料,这边人吃不惯,所以饭店里都不用,他已经很久没吃到地道家乡风味的水煮鱼了。

 

赵志廷腼腆地笑着解释,说前两天正好出差去了趟陈局老家,在饭店吃到这个味儿,自己也特别喜欢,就专门带了点藿香叶回来,正赶上今天陈局赏脸,于是一到饭店就特意找了经理,嘱咐厨师一定加上。

 

余念芳在一边接茬:“小赵有心啊,现在像小赵这么细心的年轻人真少有了……”

 

老陈便再次举杯,席间其乐融融,宾主尽欢。

 

卢佩玲脸上笑意盎然,心底雪剑风霜,她知道赵志廷在说谎,前两天根本就没有出差这回事。

 

但这个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勾筹交错间,她看到余念芳和赵志廷飞速交换了一个息息相通的眼神。

 

心一沉,霎时耳鸣目眩,场面上的语笑晏晏像是忽然离自己很远。

 

一切已了然于心。

 

之前,赵志廷对她说得是,上大学后和余念芳联系就很少,若不是小时候的情份打底,人家如今才懒得费这个心。

 

如果真如他所言,和余念芳往来不多,那他怎么可能知道老陈这点特殊的癖好?老陈可从来没有对外透露过,连总局和老陈同桌吃过好几次饭的同事都不清楚。

 

呵呵,女人天生的第六感就是这么讨厌,总在不经意间,就让思维变得高清立体,让真相抽丝剥茧。

那晚之后,卢佩玲隐而不发,丝毫没流露出一丝疑虑,在赵志廷面前对余念芳两口子的评语,尽是好话。

 

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切勿轻举妄动的基本法则她一向都懂。

 

所幸证据不久之后就实打实的掌握。

 

那段时间,和余念芳两口子来往密切,饭聚了好几回,有次老陈喝得高兴,赵志廷趁机提出周末去一个依山傍水的农家乐住一晚,吃吃野味,老陈欣然应允。

 

结果,老陈临时去开一个重要会议,变成了余念芳独自赴约。

 

农家乐风景很好,游人不少,三人结识了一帮自驾游车友,凑在一起玩了整天,晚餐时吆喝着让老板烤了只全羊,围着篝火边唱边跳,疯了一样。

 

那帮车友喝起酒来真是不要命,卢佩玲应付几轮后有点头晕,打了声招呼便先回房休息,躺了一小时左右,感觉稍微清醒,一个激灵坐起来,披上外套又出了门。

 

篝火还在燃烧,车友们已坐下来开始划拳,人群中,赵志廷和余念芳已不见踪影。

 

她藏在十米开外一堆茂盛的草丛后,没人注意到她再次出现,或许也没人注意到她的老公何时与另一个女人一起消失。

 

她叹了口气,悄悄地转身,开始四处寻觅。

 

住宿区内找了一圈无果后,她走到大门外,门口有一条幽幽的河流,停车场建在河滩上,黑鸦鸦的停满了车,停车场正对着一座石桥,石桥连接着外面的世界。

 

月光如水,月影映入水面,交织着大门里透射出来的路灯灯光,两个紧贴在一起的身体轮廓被勾勒出来——赵志廷和余念芳,正在石桥的桥洞下面上演激情戏码。

 

他们都站着,女人软软地仰靠在桥墩上,男人一手箍着她的腰,贪婪地啃噬着她的嘴唇和脖颈,一手探进她的上衣里肆意游走……

 

四周寂静无声,女人陶醉的呻吟和男人粗重的喘息此起彼伏,伴随着吮吸时口水融合的滋滋声……

 

卢佩玲强忍住恶心,躲在一辆越野车后面,拉近手机镜头,调亮画面色调,火速拍了几张余念芳T恤被推到胸罩上部,赵志廷正埋首在她乳房上的大尺度照片,又录下了整整两分钟的视频……

 

接下来的野合戏码实在不忍心看,她默默返回房间。

 

她不明白,赵志廷对着那样一具松弛的肉体,那两只下垂的乳房和颈纹明显的脖子,怎会表现得如一头扑食饿狼?

 

也许,余念芳贪恋的就是这种久违的,男人对她身体的强劲和急切吧。

 

欲哭,却无泪,将照片和视频锁进新下载的私密储藏app里,然后站到窗边,打开窗户,让带着草木清香味的山风涌进来,山风吹散了她的迷惘,她几乎在五分钟内就计划好了接下来的每一步。

 

不会质问,不会离婚,不会撕破脸,她才不要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她要全身而退,长乐未央。

 

赵志廷回来时,假装醉得一塌糊涂,摇晃着步伐,故意走得东倒西歪,把桌椅磕碰得砰砰响,一头栽倒在床上,紧接着夸张的鼾声震天。

 

她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看着旁边这个真心爱过的男人,忽然觉得海誓山盟,无非过眼云烟,翻天覆地只在寥寥间。



三天后,卢佩玲直接把余念芳约出来,甩出照片和视频。

 

余念芳也算见过世面,并未大惊失色地打破茶室静谧,啜饮一口滇红之后,淡淡问她想要什么。

 

“没什么,单位提正科只有一个名额,我希望那个名额是我。”她亦淡淡答道。

 

“如果我办不到呢?”余念芳反将一军。

 

“那我只能将这些东西送到陈局办公室了。”她保持微笑。

 

“无所谓,我和他,早就互不干涉。”

 

余念芳的不以为意倒是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定了定神,果断迎击:“那有没有想过,把这件事,当作对赵志廷的一个考验呢?”

 

余念芳抬起头来,略带不解的与她对视,她不慌不忙的解释:“赵志廷并不知道我已经发觉了你们的关系,我也不打算让他知道,甚至你们以后怎样我也可以不管,但我不想离婚,爱不爱他不重要了,但面子总得维持,你说是吧?”

 

“至于你,对他一定是有感情的,当然你也不会离婚,但你肯定希望他和你在一起,不止是利用那么简单吧。”

 

“那就试一试吧,看看他没有通过你的关系达到目的时,还会不会对你一如既往。都是女人,我们应该会互相理解的,我也不想把事情闹到陈局那里,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

 

她一口气说完后,直视余念芳讶异的目光,过了好半响,余念芳拎包起身,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只对她下了句简短的评语:“你真的很聪明。”

 

走到包间门口,又像想起什么似的,转头轻轻说道:“赵志廷肯定跟你聊过他大学时的初恋和在你之前的两段感情,但他一定不会告诉你,他大学前两年的生活费,是我供的……他大二时,我们就上床了……后来我被一个公子哥看上,就断了……其实我很清楚,他对我只有感激,我也只能靠嫁人改变命运,这也是大多数女人的宿命吧……”

 

卢佩玲万万没想到,背后还有这样的隐情,一时百感交集,竟生出一些唇亡齿寒的伤感;对这个占有她老公的女人,恨意锐减,同情顿生,也不知道是在同情她,还是怜惜自己。

 

对面余温残留的茶杯依然散发着袅袅热气,她就这样呆呆地望着,坐了很久很久……

卢佩玲被提为正科级的公示贴出来那天,单位里人人都对着赵志廷道喜:“哟,你老婆厉害啊,不声不响就超过我们了,你们两口子苟富贵勿相忘啊!”

 

他无比淡定,脸上一团云淡风轻的微笑:“瞧你们说的,她纯属运气好,赶上啦!最近上面不是放过风声,干部队伍里男女比例要协调嘛……”

 

众人连连称是,眼神里却尽是意味深长的揶揄,他百爪挠心,又不能发作,戏还得演足全套,当即便走到无人处打电话订了一束最贵的香水百合,让花店以最快的速度送到单位来。

 

他拿着这束高贵雅致的鲜花走到三楼卢佩玲办公室门前,门是开着的,他依然故作绅士的敲了三声,并学着电视剧的潇洒小生们一样斜倚在门上。

 

里面几人一起回过头来,见他这副造型,统一发出捧场的欢呼:“哇噻,卢主任,你快看,你成偶像剧女主角啦!”

 

卢佩玲款款走过来,从他手里接过鲜花,娇羞地嗔怪了一句:“你干嘛呀,今天吃错药了啊,在单位搞这些多不好!”

 

他正色道:“老婆,我衷心祝贺你!”

 

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老婆粉拳轻锤老公的胸,甜甜蜜蜜的撒娇;老公饱含骄傲而欣赏的眼神凝视着老婆,说不尽的含情脉脉。

 

好一出琴瑟和谐的恩爱秀,引得旁观者啧啧称赞,十人九慕。

 

可晚上一进家门,赵志廷的脸就秒速垮下来,他将外套一脱,狠狠摔在沙发上,人也重重地坐下来,看着不紧不慢往洗手间走去的妻子,瓮声瓮气地开口了:“说说吧,这到底怎么回事?你瞒得够好哇,连我都蒙在鼓里!”

 

娇滴滴的声音伴着马桶水流声同时响起:“老公,我发誓,我现在也懵着呢!你看啊,谁都以为你这回升上去,铁板钉钉的事儿!可你也知道,上面的意思一天一变,谁能吃得透呀?”

 

“你……真的没有背着我去活动活动?”赵志廷狐疑的目光转移到妻子曲线十足的身体上,来回逡巡。

 

“哎呀,你胡思乱想啥呢,我就是有这个心思也没这个条件呀,白天被你盯着,晚上被你压着的……”卢佩玲半撒娇半开玩笑的否认着,挽过他的胳膊,顺势贴了过去,饱满的胸部有意无意地贴着他裸露在外的一截臂膀磨蹭。

 

那句“被你压着”瞬间点燃了欲火,他翻身一扑,掀起卢佩玲的裙子,将她三下五除二的剥光放倒在沙发上,便开始肆意冲撞,对妻子所有的不忿和狐疑都在攀上顶峰时烟消云散……

 

平静之后的贤者时间里,他去阳台吹风,点燃一支烟,望着霓虹闪烁的夜景,咂磨着今后的努力方向。

 

他觉得,妻子的提升应该是上层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结果,纯属捡了个漏,她一向是个没什么上进心的小女人,不爱交际,心思也不够活络。

 

而自己这边,余念芳是派不上用场了,得切割干净,以免夜长梦多;老陈这条线已经搭上了,只要他不垮台,自己就必须站稳脚跟,狭路相逢勇者胜嘛,押宝得押到底,不能退缩……

 

侧躺在床上装睡的卢佩玲知道丈夫此刻思虑的心事已经与自己无关,放松下来,舒服地翻了个身,微若蚊嘤地“哼”了一声。

 

这个叹词饱含着复杂的意味——有不屑的鄙视,有顺利过关的得意,更多的,应该是交织了些许同情的幸灾乐祸,还有一丝丝的空虚和失落。

 

“等着瞧吧,好戏还没落幕呢!”她在心里轻轻说。

 

一个月后,卢佩玲的公示期结束,紧接着就传来举座皆惊的大新闻——老陈被纪委请去“喝茶”,紧接着被双规。

 

那晚,赵志廷一言不发地抽完了一包烟,卢佩玲端茶倒水,贴心安抚,甚至为了转移他的注意力,换上情趣内衣钻到他怀里。

 

可凭她百般挑逗,揉搓捏摸使出十八般武艺,赵志廷那话儿依然偃旗息鼓。

 

他伏在老婆半裸的身体上,额头贴着她的颈窝,喘着粗气说:“对不起……我……我今天状态不好。”

 

卢佩玲温柔地抚摸着老公的脊背,像抚慰一个弄丢了心爱玩具的孩子:“我懂的,我只想你放松一点,你不会有事的,一切都会过去的……”

 

说这话时,她极力控制着面部表情,担心自己忍不住对这个虚伪的男人笑出声来:“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够不够刺激?呵呵,怂货,这么点事儿就扛不住了,就变阳痿了!活该!”

 

她实在是开心,这种心理上压倒性的快感胜过了生理高潮时那几秒钟的战栗,她一点都不后悔,她已经得到了她想要的。

 

她看到了赵志廷满盘皆输,万念俱灰的下场。

 

往后的漫漫岁月里,她只要保护好他失之交臂的,最在意的东西,就始终压制着他一头,让他的自尊从内到外的软弱萎靡,再难坚挺。

街头巷尾永远不缺新鲜的小道消息,老陈的崛起与陨落几天之后就被遗忘。

 

所以,也不会有人知道,老陈落马之前,余念芳曾见过卢佩玲一面,依然相约在上回的茶室。

 

“赵志廷已经不理我了,现在都是直接越过我去和老陈勾兑,他以为老陈那边还为他埋伏着后招,呵呵,真是天真……不过,你的办法很管用。”余念芳苦笑道。

 

“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各自好好过日子吧。”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原本准备好的冷嘲热讽脱口竟变成和风细雨的劝解。

 

“好日子?这样的日子我早就受够了!我就是个摆设!摆设你知道吗?对外展览的那种摆设!他一年都可以不碰我一次,在外面花样多了,不下三个女人找到我这儿来过,都是我给他擦屁股!男人都特么不是好东西,我现在不想再让他装下去了!”余念芳抬起头来,咬牙切齿。

 

卢佩玲低头喝茶,对余念芳的决定,她并无意见。

 

不管余念芳是出于对赵志廷的怨怼,要彻底了断他后路,还是出于对老陈的报复,要一洗那些不为人知的屈辱,都与她无关了。

 

老陈双规后,余念芳被证实并未牵涉经济罪案,作为实名举报人,也算是将功补过,免于追责。她很快和老陈办理了离婚手续,去省城陪女儿读书,自此逃离了小城的流言喧嚣,消失在无数窥视的目光里。

 

而赵志廷的阳痿在中药西药针灸按摩的轮番调理下,略有起色,卢佩玲却再也不想和他做爱了,总是找各种理由拒绝。

 

他也不强求,转而钻研书法,三句话不离柳体颜体,好像进入了一种清心寡欲的境界。

 

卢佩玲只觉好笑,也不揭穿他做作的欲盖弥彰。

 


两人渐渐地从卿卿我我变成相敬如宾,谁都知道回不去了,但谁也不想费心修补。

 

生活泥沙俱下,每一朵细微的浪花都能激起巨浪,人人都曾被巨浪挟裹,人人都很累。

 

有时候,能照见海里的自己,静默着说不出一句话,以为大海能带走所有哀伤,可哀伤到极致时,才明白,大海并不能解读这种静默。

 

时间也很难将破碎的心捞出深渊,反正没有变得更好,也没有更坏,就这么凑合着过吧,日子总要一天天向前。

 

卢佩玲是越来越理解余念芳了,她想,若有机会遇见个合眼缘的男人,说不定也会不管不顾地去贪得片刻欢愉吧。

 

月光还是当年的月光,可九州一色已不是从前的流霜。

 

不走心,不动情,就不会两败俱伤,她是真的这么想。


往期热文

第三份遗嘱

我拍下了闺蜜老公的偷情视频......

来都来了,搞得不爽就忍忍吧

在少女的双腿间迷失......

第一次给了他,最后却欺骗了他


【约稿.转载.合作请联系:snowwhite328】

你喵等你来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