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当文史】张海厚:杏林三代人 风雨一百年

陇南两当政协 2019-01-16 04:50:31

杏林三代人   风雨一百年

张海厚

2012年2月我被评为“甘肃省中医世家第三代”,陇南市共有两家,另一家是康县的侯守谦(甘卫中函126号,2012年3月12文件之附件,《甘肃卫生》2012年第7期)。

我能被评为“中医世家”,源于祖父和父亲。他们两代人对两当县中医界做出了突出贡献,他们对我县的中医后继有人、呕心沥血、历尽千辛、代代相传,到我现在已历时一百三十多年,总算没有失传。

 

第一代:祖父张正德

 

祖父张正德(又写为张政德),字瑞荣(1870——1946),青年时期曾参加科考,后因看透清末吏治腐败、民不聊生,即使走入官场,也将无所作为荒其一生,不如学习李时珍继承家学,造福桑梓。于是跟随曾祖父张玮潜心攻读医学经典,其后又拜县内名医罗琮为师,尽得其传,《两当县志》《两当县组织史》中记载了他的传略。他临症能宗“胆大、心细、行方、智园”古训,如治疗县捕厅李诚楷之妻妊娠伤寒之症,他以大承气汤荡涤里热,服两剂而愈。按常规而论,大承气汤为峻下之剂,妊娠断不能用,而他遵循“有故无损、亦无损”之名言,急下存阴,既清除里热又保住胎儿。从此祖父声名鹊起,但他从不满足又多方拜师,博采各家之长,故而他的诊所“公信和”内患者络绎不绝。

1930年烈性传染病“天花”在两当流行,时任县长王仲揆任命我祖父为两当县牛痘局局长。他临危受命,带领全县医生夜以继日接种牛痘,终于避免了天花在我县大面积流行,为两当人民健康做出了巨大贡献!

1936年9月红六军攻克两当,建立红色政权成立了县农会,祖父被选为县农会教育委员,期间还为红军指战员免费疗伤治病。他高尚的医德,精堪的医术得到了红军指战员的高度赞扬。当时他已66岁了,看到他如此高龄却后继无人接班学医,红军领导语重心长地劝他一定要把医术代代相传下去。离开两当时,还给他送了一件狐皮背心,让他取暖御寒。

红军虽然在两当时间很短,但给祖父的印象却很深,特别是让他带徒一事,他牢牢记在了心间。其实大伯父曾经跟祖父学医,可惜因病早逝。父亲那时在兴化乡担任教师,后来虽然进城任教,但又被国民党县党部调去担任秘书,之后又担任县参议会副参议长。祖父七十岁后,健康状况一日不如一日,父亲便辞退了各种行政职务,继承了祖父的衣钵。

      

第二代:父亲张钵


父亲张钵,字嗣宗(1915.4——1996.4),青年时期虽然在政界供职,但受家庭熏陶,业余时间钻研中医典籍,手不释卷,加之天资聪慧,记忆力强。祖父去世后已能独立诊病,而且小有名气。1946年被《国医砥柱》月刊(国家级刊物——钱今阳、杨医亚等主编)选中,任命为全国中医学会两当分会会长。

在业务技术上,父亲与祖父一脉相承,都是能“抗志以希古人,虚心而师百师”。父亲虽然尽得祖父真传,又延请四川名医张鹤鸣在家悉心讨教其长处,还向我县西医权威齐孔俨(曾留学日本和我家同院居住)学习西医外科、妇科、眼科之诊断与治疗。因此,在解放后医术大进,成为和龙文焕、韩建基、李华峰齐名的县内四大名医。  

1954年6月父亲和杨振玉发起并动员韩建基、李华峰等6家私人诊所成立了两当县第一家联合诊所,此时为我县中医第一次鼎盛时期。1958年徽县、两当、成县三县合并办起了徽成卫校,组织把父亲调到卫校担任中医教师。因父亲到了徽县,另外两个老中医因故也离开了诊所,技术力量的流失使诊所的业务走入低谷。1959年底因诊所合并到两当卫生院,但中医没有技术骨干,又把他调回县上。分县后恢复县医院建制,中西医分为两个门诊部,父亲被任命为中医门诊部主任、院委委员,虽然只有6人但业务很是红火,收入与西医门诊部平分秋色,这时期中医局面又出现了第二次高峰。

随着社教和文革运动的深入,我父亲因政历及出身被下放到西坡卫生院,文革后期他的政历问题定性后,又调到杨店中心卫生院,1981年才回到县医院任中医科主任。他还被选为两当县第八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常委;两当县政协第一届委员、常委,县中医学会理事长,还荣幸地参加了天水地区及全省名老中医座谈会。

父亲一生在中医临床中特长针灸、妇科、内科,对急诊能审证求因、详辨真假虚实。如1965年1月治疗两当县泰山乡同心村马玉沈患温邪内陷一例,其已二目上视、牙关紧闭、气息微促、不省人事、手足厥逆已过肘膝,舌苔焦黑,腹部坚硬拒按;八天未解大便、汤水不下三天、时有谵语;切脉微弱似无,体温35度,按当时症状实属危险。父亲明辨其为真热假寒,为温病“邪陷心包”“热深厥深”之症,瑾遵温病家传“留得一分津液、保得一分生机”之古训,以养阴救液、透热转气、通窍利便之法,方用增液汤合清营汤使患者转危为安。已故县政府调研员罗华同志当时在泰山乡工作,和我谈及此病例时对父亲非常佩服。父亲经常用三棱针点刺十宣放血治疗儿科急症病。此外,他对肝胆病、脾胃病、妇科病也有丰富的治疗经验,撰写了《论中药刨制与煎服方法》《保产无忧散治疗习惯性流产》《黄疸病》等分别发表于《中华医学进展》《陇南中医药》等杂志,另有手稿《妇科病证治》等留存,《两当县志》《两当史话》记载了他的传略。

 

第三代:张海厚

 

我生于1945年12月,从1963年2月经县行政会议研究批准跟随父亲学医。其后,曾在金洞乡袁家村医疗站担任乡村医生十年,1979年1月到杨店乡卫生院,同年6月又到左家乡卫生院从事中医临床,1983年调入城关卫生院。期间从1983年到1985年曾到天水地区卫校中医理论提高班、甘肃中医学院针灸班进修两次,这样把跟师学到的基础知识又经过十年的临床实践在进修后得到了进一步升华。1993年调到县医院从事中医与针灸临床,2002年底因病退休。

因我从事职业的特殊性,不断有病人找到家中要求诊病,尤其是云屏、西坡、太阳等远道而来的患者,我总不能因病拒绝、把他们推出门外吧!我只有尽最大努力,满足患者的需求。2008年县上办起了老年大学,聘请我讲授《养生保健》课,我感到盛情难却,接受了这个任务,三年后我把讲稿总结成册,为我的《临床与养生》提供了素材。

我在乡村医疗站期间,治疗两例骨髓炎病人其中一例被宣布转院外地的患儿,经用中药治疗痊愈;另一例中西药配合也痊愈了。一例中毒性痢疾患儿住县医院10天,当医院提出转外地时,其家属也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求我治疗,在村支书的鼓励下,经用中医辩治,这例患儿也脱离了危险。1975年天水卷烟厂职工到袁家沟支援夏收,几个工人出现了高热、呕吐、腹泻等中暑症状,我用中药治疗后效果特别显著,他们把我在临床中的典型病例采访后写了篇报导在县广播站做了表扬。2000年一例放射性肠炎患者,当时生命垂危,也是以中药挽救了其生命。经我治疗的肝胆病、脾胃病,各类痹症、面瘫、妇科病等痊愈及好转的病例难以计数……。由此证明了中医中药有强大的生命力,也说明这是祖父、父亲两代人对我熏陶的结果,特别是父亲对我耳提面命、严格要求的结果。1991年被评为“甘肃省卫生系统医德医风先进个人”、2012年被评为甘肃省“中医世家第三代”、2016年被评为甘肃省基层名中医。我还被选为两当县第十一届届人民代表,第四届、五届、六届政协委员,四、五届政协常委。2000年10月被收入全国政协《政协委员风采录》甘肃卷841页。

作为张氏医学第三代传人,总算不辱使命,把祖父、父亲两代人的医疗技术承袭了下来。从1995年至今在《第二届世界传统医学大会优秀论文荟萃》《中国中医药科技》《中国医学研究与临床实践》《中国医学教育与临床》《陇南中医药》等杂志发表了学术论文《针药结合治愈痛风病一例》《养阴救液与益气回阳法在中医急症中的应用》《疫毒痢治验》《清热利湿与培土荣木法治愈病毒性肝炎》《综合疗法治愈肾结石七例》《制约中医临床疗效的原因剖析》等八篇。并且完成了他们没有完成的愿望——在2012年总结了三代人的临床经验和养生体会,出了部《临床与养生》拙作,以上八篇都收进《临床与养生》该书中。另外,父亲的手稿《妇科病证治》约5万字左右有待我今后整理总结。

陇南两当政协

审  核:杨   勇

编  辑:周喜龙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