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家骂我生不了,我扔出一张照片,全家看后全傻了!

宅女看点小说 2018-11-23 17:56:03

点击上方 宅女看点小说加关注,方便下次阅读(图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第1章 目标:扑倒顾天霖

如果要问林若语此时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她一定会回答:

扑倒顾天霖,霸女硬上弓、生米煮成熟饭,让那高冷的像冰块一样的家伙在自己身下浪着求饶……

当然,这事儿也只限于想想,真正实施起来,还是有那么一点难度的。

此时的林若语正徘徊在顾家的大门口,葱白的小手几次想按下门铃,又没有狠下心来。

“哎呀!林若语,你个懦夫,你还想不想睡到顾天霖啦!”林若语被自己的怯意给气坏了,原本粉白的小脸都气的通红了。

“小姐——”就在这时,顾家的大门忽然打开了,顾家的保姆宋姨不免觉得这个小姑娘甚是可爱。宋姨笑眯眯的,喊了一声,仿佛没有听到林若语刚刚的怒喊。

“是这样的,您在顾家门口都站了十几分钟了,外面天气这么热,我们家老爷担心你被晒坏了,所以让我请你进屋喝杯茶。”

“你们怎么知道的?”林若语很惊讶。

宋姨指了指门口的摄像头,再次笑了笑。

“你们……都看见啦?”林若语这才看到门口的摄像头,皱着眉头,心里问道,不会也听到了吧?

宋姨仍然是一脸的微笑,林若语嘴角抽搐,想死的心都有了,不会,顾天霖也听到了吧?林若语苦着一张脸,硬着头皮跟着宋姨走进了屋,走过客厅,宋姨又把林若语领上了楼,进了书房。传说顾家老爷子痴迷古董,果然名不虚传,小小的书房里,除了书,便是满满的古董,顾家的老爷子正在书房里赏着一个青花瓷瓶。

“伯父,你好,我是林若语。”第一句话,自我介绍应该没有问题吧?一想到顾家伯父可能听到自己刚刚说的话,林若语就很无奈。

“哦,卖古董的林家?”顾家老爷顾浩,看着小脸红扑扑的,娇艳欲滴的仿佛一个红苹果的林若语,很开心,要是她能做自己的儿媳,就更好了。

“伯父,你知道林家?”好像伯父没有听到刚刚的她说的那句话耶!林若语顿时开心起来。

“呵呵,大名鼎鼎的林家,怎么会不知道呢?说起来,你跟你妈长得还真像,怎么亲自给我送画过来?听说你那位哥哥可是出了名地护短,舍不得你做半点事情。”

“我就是瞒着他们,出来锻炼锻炼嘛,这家店的店主对我很不错的。”可不能让别人知道那家店是她哥哥开的,要不然林正荣要生气的。

“哦,原来如此。”看到林若语不似最初那么紧张,顾浩忽然扳起了脸,一脸严肃的问道,“听说,你想……睡我儿子?”

原本以为那事已经过去了,哪知道顾家伯父忽然杀个回马枪,惊的林若语的心都快跳了出来。

“那个……伯父,您听错了……”林若语低头狡辩着,心里嘀咕今天出门没有看黄历,这下惨了,顾伯父是绝对听见了!刚刚那么和气,原来在这里等着她呢!

完了,这辈子也睡不到顾天霖了,难过。

不过难过里的万幸,还好顾天霖不在家。

“哦?原来不是啊,那你还是回去吧。”看着急的都快哭出来的林若语,顾浩是越看越喜欢,没办法,眼缘这种事情,难以解释,可能是上天注定这个小姑娘会是自己儿媳。

“喔。”林若语失望的低下头,转身准备回家,小脸上写满了失落。

不对!有戏?

咦?林若语忽然想起什么,再次回身,抬起头,瞬间来了精神,一把抓住顾浩,眼巴巴的看着顾浩,一双大眼睛里满满的全是光华。

“咳咳!”被一个小姑娘这样眼巴巴盯着看,顾浩有些吃不消,连忙咳了几声。

“伯父,这是您在我们店里定的画……”林若语后知后觉,这才发现自己的不是,赶紧把包里的画拿出来,这幅画是昨天顾天霖在她哥的店里买的。也就是昨天见过顾天霖以后,林若语觉得左胸口有点怪,一种被爱神射中了的感觉朝四肢百骸蔓延开去。从那一刻起,睡到顾天霖,就成了林若语的人生目标。

“哦,先放一边吧。”虽然顾浩对画也感兴趣,不过他现在更感兴趣的是这个小姑娘。

“说说你准备怎么睡到我儿子吧?”

噗——林若语刚喝下的一口宋姨端上来的茶,就差点喷出来,试问天下间,有哪个老爸这么心心念的想让别人睡自己的儿子,而且还和那个人讨论策略的?

冷静下来后的林若语总觉得有诈,事出异常必有妖。

“那个……我有事,先走了……”这个顾家不能再待下去了,太恐怖了,太丢人了!

其实林若语这点倒是误会顾浩了,他是真的希望有个姑娘能把自己的万年单身狗儿子给收走。

说着林若语就往楼下跑去,好巧不巧的,楼下刚好有人在上来,林若语没有刹住脚,整个人都扑到了那人的怀里,对方也没有想到楼上会忽然出现一个风风火火的家伙,按照惯性,两个人搂到一起向后倒去,滚到了地上。

妈蛋,狗血,太狗血了,林若语在心里暗暗骂道。不过,等她看到她撞的这个人的脸时,她又不由心花怒放,晚上回去一定要给各方神灵磕个头,感谢他们让自己和爱豆有了这么亲近的机会。

林若语忍不住将咸猪手悄悄摸了几下对方的胸肌。

啧啧,真结实。

只见,被林若语压的这个人,好看的突破天际,剑眉星目,五官立体,唇有点薄,是传说中“适合接吻的唇”,一身休闲服饰看起来很干净清爽,连手指都让人十分满意,最关键的是,他的声音简直苏到爆!

“这位女士,你能从我身上滚下去么?”顾天霖一脸的黑线,这样狗血又无脑的情节,竟然给自己碰上了,还有,这个女人怎么还动手动脚的?

林若语痴痴的看着顾天霖,哪里还听得到对方说的是什么,只觉得他性感的嘴唇随意一张一合,便能发出苏到她内心的声音。

天呐!林若语脑子一热,“吧唧”一下,就亲了上去!

天啊!这唇,真软,真舒适,林若语也没有想到,吻到顾天霖是这么容易的一件事情。

“不要让我再说第三遍,你——立刻马上从我身上滚下去!”一巴掌推开林若语的小脸,顾天霖很生气,刚刚这个女人,竟然如此轻易的就夺走了他的初吻!

不过更让人生气的是,自己居然有些回味刚刚的感觉,女孩的唇软软的,凉凉的,亲上的时候,又有些火热。

“你觉得我怎么样?你会和我在一起么?我们能结婚么?”林若语脑子里都是刚刚的那一吻,完全听不到对方在说什么,再说反正已经很不要脸了,干脆更猛烈些吧!

小小柔软的身体压在他的身上,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嗅着女孩身上淡淡的体香,听着女孩银铃般的声音,顾天霖差点沦陷……这些,从未有过的感觉,让顾天霖不免有些恼火,也顾不上什么怜香惜玉了,猛地一推,就把身上的女人掀开!

“抱歉,我想我大概不喜欢太生猛的女人。”

“啊!”林若语没有想到对方已经恼羞成怒,刚刚还傻乎乎的犯花痴,这一会整个人被掀在冷冰冰的地上,有些疼。

“你,你懂不懂怜香惜玉?”林若语委屈的说着。

“对不起,我想怜香惜玉这四个字,你配不上。”

顾天霖的脸上冻了一层寒霜,而当他抬头看到自家老爸正拿着手机对着他们俩拍照的时候,顾天霖周遭的空气更加的冷了。

林若语感觉到这骤降的温度,揉了揉摔疼的地方,哆嗦了一下子,心想:“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反正该吃的豆腐,我都吃到了。”

林若语心里是这样想着的,嘴巴里也就不由自己的说了出来,意识到自己说漏嘴,林若语不禁捂着嘴巴,眨着水汪汪的眼睛,巴巴的看着大冰块顾天霖。

顾天霖眉头紧促,忽然发现自己对这个女孩有些没辙,这让他很是郁闷,再看着女孩可怜兮兮的揉着后背,有那么一瞬间,他有些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太用力了。

既然对于这个林若语,他没辙,顾天霖就不由将怒气转移到另外一位看好戏的人身上,还好宋姨跑得快,现在只剩下顾浩一个,接受着顾天霖的熊熊怒火。

“爸,你——拍、够、了、么?”

看着自家儿子怒气满满的目光,顾浩很不好意思地,把手中的手机给放下。

咳咳!自己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顾浩默默给自己顺了顺气。幸好他反应及时,反正该拍的,不该拍的,他都拍了下来。等到以后,他就可以给自己的宝贝孙子看,看他妈妈是怎么调戏他老爸的。这事,光是想想就觉得很满足。

看着林若语可爱的模样,顾浩不禁又点点头——小姑娘勇气可嘉。

自家儿子是那孤冷高傲的悬崖之花,没有炙热的火绕在周围,根本打动不了自己的儿子。

现在,有这么个小姑娘追自己的儿子,倒也热闹。忽然有点期待,想看到他们俩以后相处的场景。问:天下哪儿有以看自己亲生儿子热闹为乐的父亲?

答曰:顾浩是也。

第2章 小姑子的加入

一阵手机声响,打断了顾浩的思路。

看着上面不断闪动的“大魔王”三个字,林若语不得不收起刚才“逼良为娼不成,便扮楚楚可怜”的气场,撇撇嘴,抱着手机,让自己稍微平静点,才接通电话。

就在这个间隙,顾天霖冷着一张帅脸,干脆而利落地走上楼,头都不带回一个。

“在哪?”光是听到哥哥林正荣的声音,林若语就知道对方很生气,快气炸的那种。

看样子,他好像知道自己不在店里?唉,这下麻烦了。

“我,我这不是出来散散步嘛,拜托我也是有自己朋友圈的好不好。”先撒个娇,试试。

“回来再说,让你面壁思过,结果你给我到处跑,是不是觉得你哥我,特别的好说话?”

这语调,不太对啊?

林若语想起,今天林正荣回了一趟本家,肯定又被二老给刺激到了,所以拿她开涮。气头上的林正荣就是大魔王,不不不,林正荣在她的人生中从头到尾都是大魔王。

于是林若语点头说话,语气显然有点失落。

这一切都落在顾浩眼中,他笑得一脸慈祥。算起来,他老来得子,之后又经历丧妻之痛,身体已经很苍老了,只不过几年前把公司扔给顾天霖之后,心情好些了,精神也还不错,现在嘛,他的人生乐趣就是:替自己家的两个不让人省心的小东西物色对象。

“怎么,是家里人知道你在外面找工作了?”顾浩知道林若语是林家的宝贝女儿,现在却来送画的,一定会被家里人数落。

“比这个还要严重好多好多。”林若语把手机放进包里,冲老爷子挤出一丝笑容,“伯父我先回去啦。”

“好,刚才天霖的态度你别放在心上,待会儿我和他说说。”

一听这话,林若语立即抬起头来,很认真地看着顾浩问:“伯父我有个问题想问您。”

“问吧。”

“我说出来,您可别再调侃我哈。”林若语酝酿了一会儿,凑到顾浩面前问了句,“您是真的希望我睡到您儿子么?”

……

到现在,林若语还有些走在云端的感觉,总觉得那一吻有些不真实。

不过,看着手机上顾家伯父发来的鼓励短信,林若语还是开开心心回到店里,当然了,刚进门就看到林正荣坐在正堂的木椅子上,神色严肃。

“去哪儿了?”

智斗大魔王,你可以的。林若语在心里给自己加油打气,然后立即扬起灿烂笑容走到林正荣面前:“哥,你别这么严肃嘛,是不是林女士那边,又催你了?”

林家夫妻俩都姓林,所以外界很多人都直接叫他们“林氏夫妇”,与一般的男主外女主内不同,林家是完全相反,而且其产业也是从女方家族一路传承下来的,所幸两个人都是一个姓,家族里面的人也没计较太多。

而林若语很少会叫自家母亲正常的称呼,因为她实在是太强悍,所以习惯性称呼其为“林女士”,久而久之,家里人都习惯了这个称呼,她母亲对此也比较满意。

林正荣当然知道林若语是干什么去了,随便抓一个店员就能问出来,这会儿生气也都是吓唬吓唬她,但被提到家里的事情,他的脸色是真难看起来。

“我们现在讨论的是你,别扯到我身上来。说吧,为什么去顾家?”

完蛋,他全知道了。

林若语搅动手指,试探性地说:“哥,你觉得,我都这把年纪了,是不是挺适合谈谈恋爱?”

“看上顾天霖了?”林正荣真是恨铁不成钢,虽然昨晚在店里是林若语主动勾搭的那个顾天霖的,但是在哥哥的眼里,却是顾天霖那个家伙,胆大包天勾引自家妹子不说,还一副孤傲冷艳让人看着就很不爽的架势,“如果我记得没错,你们昨天才见面。”

反正都是一死,林若语知道哥哥不会把自己怎么样,干脆狠狠心,疯狂点头。

林正荣有些后悔接顾天霖的这单生意。本来大学毕业,林若语一个历史系的不好找工作,去学校当老师觉得太无聊,索性直接出逃,躲到自家哥哥林正容的店面帮忙,也正是林若语“上班”的第一天,就遇到了顾天霖。

过了良久,林正荣才轻声说:“你也长大了,做事要有点分寸,这几天我不在,你自己照顾好自己。至于顾家那边,要是他们让你受半点委屈,就给哥哥打电话知道么?”

咦,大魔王转性了?记得当年她单单是对一个学长表达了崇拜之情,这家伙差点直接杀到学校把人揍一顿,现在是怎样?就在林若语收到个意料之外的反应之后,她呆愣愣地目送自家哥哥离开。

林正荣一方面忙于应对家中二老的施压,一方面也在心中暗暗想着应对顾天霖的对策,不由变得忙碌起来,常常一出门就是好久也不回来。

冰箱里面放满了便当盒,每一个上面都有相应的便利贴,提醒着她每一顿该吃哪些才能维持营养均衡。站在小厨房里,林若语忽然觉得有点不习惯,楼下的店面也没开,员工没来,显得很冷清。

不得不说,除了偶尔保护欲和占有欲过度之外,林正荣真的是个不折不扣的好哥哥,她关上冰箱,没什么食欲,反正都是一个人吃,没劲。

“怎么就没一件事情是顺着我的意愿发展的啊?”踩着凉拖回到自己房间,林若语心里充满了怨念,一个人在家待着跟坐牢有什么区别,没人吵嘴,也没有顾天霖可以调戏,好无聊。

最惨的是,她好不容易从顾伯父那里要到了顾天霖妹妹顾静怡的电话号码,准备对顾天霖迂回进攻,结果人家妹妹根本就不接电话。

别问为什么不直接要顾天霖的电话号码,因为她知道,顾天霖一定不会接她电话的。

然后林若语又锲而不舍地给顾静怡发了短信过去,表示自己的身份,仍旧石沉大海,没半点回复。就在林若语倒在床上欲哭无泪的时候,枕头旁边的手机忽然响了一声——有短信来了!

迅速翻身拿起手机,看到上面“亲亲妹妹”的备注之后,顿时笑开,顾静怡不但回复了短信,还说解释了自己昨天忘记带手机出门,就没看到电话和短信,问她是不是有事儿。

这可把林若语给乐坏了,心想自己这个备注还真没取错,虽然顾静怡是要比她大那么两岁,“妹妹”这个称呼现在看起来有点怪,不过想着自己以后反正都会成为对方的大嫂,她还是坚持用这个。

给顾静怡打了个电话,问她下午有没有空,一起喝个下午茶什么的,对方也很爽快地答应了。

“YES!成败在此一举了,林若语你可以的,抓住他家人的心,才能靠近他!”欢呼庆祝之后,林若语默默把自己收藏多年的《追爱笔记》一书给翻了出来,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研究上面的招数,看看有没有什么技巧能够帮助自己拉拢顾静怡。

事实证明,她就是想多了,顾静怡比她想象中好相处,见面之后,林若语才忽然意识到,并不是每个家庭都有一个像林正荣那样几近“变态”的哥哥,也不是身在一个家庭,性格和习惯就会一定一样。

比如,顾静怡和顾天霖两兄妹就是这样。

“哈哈哈,我哥那张死人脸居然都能有人对他一见钟情?笑死我了,小语,你可真有勇气,我看到我爸拍的视频了!”顾静怡很没形象地大笑起来,知道林若语的目的之后,立即表现出自己的立场。

姑娘,这么黑你亲哥真的好么?

还有,顾家伯父是不是太八卦了,竟然拍视频给别人看?

看到顾静怡笑得花枝乱颤,林若语也无奈了,这跟她意想中的完全不同,本来以为自己要和小姑子斗智斗勇,然后被欺负一番终于能够走到心上人身边。可是顾静怡显然一副要把人双手奉上的架势。

“不过我说真的啊,我哥这都二十六了,还一次恋爱都没谈过,你说他这个老男人是不是很好笑,我感觉他是打算这辈子把工作娶回家。你是没瞧见,这两年老爷子为了他的婚姻大事多着急,但凡有点风吹草动就私底下去找那些个绯闻女友,各种鼓励对方转正。”

从顾静怡嘴里听到这些事情,林若语忽然觉得这家人似乎都还挺可爱的,听得津津有味,手里冰茶都被她掌心的温度给焐热了。

简单来说,顾静怡表示对她还算满意,只不过她过段时间要办画展,这会儿正为灵感惆怅着呢,可能没那么多心思来撮合他们了。言语之间,净是遗憾。

“还不是我爸,非要我靠自己的力量挣到一亿才准许我搬出去一个人住,他还是这不过是人生的一个小目标,很好达成的,说什么‘先定个小目标,比如先赚他一个亿’你说一个亿是小目标么?我感觉这辈子就是把我的手给画断了,都不一定能凑齐这么多钱。”

第3章 来人,赶女人

顾静怡喝了一口茶,忍不住抱怨,“要不然我才不会答应这次的古风画展呢。”

顾静怡心里想,我一个现代人,心思又浮躁,哪儿能参悟古人的境界啊?

“等等,古风?”林若语眼前一亮,感觉是个不错的机会。要说起古风,整个桐城,谁还能比得过林家?

说起林家,林家祖上本来是倒卖古物的,后来做着做着就弄出了不小的规模,经过几代人的捣鼓,林家就成了桐城古物行业的“垄断产业”。而林若语的哥哥林正荣,从高中开始就通过自己的人脉收集到一些古董,瞒着父母开了家小店,大大小小,每天生意不断。至于林若语自己,自小就跟着师傅陈昊学了不少仿古画的技巧。算起来,他们一家都是古风里走出来的人物。

所以,林若语很不客气地自卖自夸了一段,然后自告奋勇:“要是你不介意,我倒是可以教你,我家最不缺的就是这种类型的玩意儿,带你找灵感去。”

两个人一拍即合,一路商量下来就跑偏了,林若语顺势提出自己到府上亲自教学的想法。

“我是无所谓啦,但是我哥那边……他要是生起气来很恐怖的。”嗯,毕竟那个是自己的亲哥,需要一点小小犹豫。

“听说隔壁上新了一款水果冰激凌,味道特别好,要不咱们过去边吃边商量?”林若语决定“贿赂贿赂”她。

“嗯嗯嗯,好的!”和冰淇淋比起来,哥哥也不是那么重要了吧?

这几年新晋的著名年轻女画家顾静怡,有个独特的癖好,名叫“没有冰激凌不能活症”。

当然,要问顾静怡这么快就胳膊肘往外拐,有没有对顾天霖心生愧疚,那她的回答是肯定的——如果一秒钟的愧疚也算是的话。就在那一刹那,顾静怡有比较过这两者之间的利害关系,不过还是冰激凌比较重要,轻松制胜。

“那就不说废话了,咱们赶紧过去看看。”顾静怡笑得很开心,像个十多岁的小姑娘一样,一点也看不出来二十多岁成,熟,女人的感觉。

此时此刻,林若语无比感谢林女士把自家哥哥给召唤回去了,要不然她也没机会跟顾静怡谋划搬到顾家去住,毕竟如果林正荣在的话,他是绝对不会允许她外宿的。哈哈,哥哥大魔王不在的日子真好!

决定好搬到顾家去,林若语当晚就回去收拾好行李,给林正荣随意发条短信敷衍了事之后,一路上哼着小曲,开着自家QQ车奔向别墅区。

她没什么好带的,反正最主要的是人,人能住过去了,其他的都可以慢慢来。

一个特别小的行李箱装下了林若语的所有行李,看着窗外的风景,林若语开心的心上都开出了花,有个名人说得对:想要追到一个男人,最好的办法是住到他家里去。是啊!住进他家,日久生情……

顾天霖,上次让你逃脱,这次你就乖乖成为本小姐的囊中之物吧!

林若语越想越开心,现在没有什么比睡到顾天霖更重要的事情了。

……

与此同时,也在开着车的某人,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坐在副座的助理彦华表示很担心:

“总裁,要不然,还是我来开车?”

“不用。”

“哦……”

彦华总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果然,当顾天霖带着彦华回到别墅,看到正在客厅里和老爷子玩得开心的林若语之后,脸瞬间就黑的能滴出墨来。

虽然小助理彦华觉得沙发上那位小姐看起来挺可爱的,还有旁边那粉红色的行李箱也是萌萌哒,但他还是得按照顾天霖的吩咐凑过去:“林小姐是吧,您能在这里,我表示很惊讶,总裁让我告诉你,现在已经很晚了,您是不是该回家了?”

“小语这段时间就在咱们家住下。”接话的人是顾浩,他抬起头来,“正好你回来了,亲自带小语上楼吧,我让人把你隔壁的空房间收拾出来给小语住了。”

“啧啧啧,没想到您竟然能成为第二个出现在这个地方的陌生人。”听到老爷子的话,彦华跑到林若语身边,和她说起了悄悄话。

“所以,第一个是谁?”林若语警惕的问道。

“喏——”彦华拍拍自己的胸脯,用鼻音回答。

看到彦华这么狗腿的跑到林若语那边,顾天霖没说什么,只是径直朝楼上而去。彦华其实还想和林若语说些什么,但碍于顶头上司的面子,也只能跟着走了。

……

夜晚,顾天霖一脸冷漠的听着隔壁闹腾的动静,看来家里的装修需要换一换了。

“哈哈哈,林若语,加油!唔——”林若语捂着脸,开心极了!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一想到隔着这面墙躺着的就是顾天霖,

“冷静!冷静!”林若语想起刚刚顾静怡对自己说的话,再次捂着小脸一脸痴笑。

“哎呦!太不好意思啦!”她兴奋的小脚不停捶着床,整个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滚着。

顾天霖满脸的黑线,那个女人,是患了甲亢么?

隔壁那个闹腾的女人,一直过了好久,才逐渐安静下来。

……

昨晚彦华就觉得,顾家既然住进一个小姑娘,那么事情就不会平静地进行下去。果然,彦华的预感在第二天得到了充分的验证。

第二天,顾家公司。

“林小姐?”

谁能告诉他,现在的这个,是个什么状况?

林若语为什么会出现在公司?

被人认出来,林若语也不慌张,冲彦华高高兴兴打了招呼,然后往顾天霖的办公室走去,当然了总裁的办公室不是谁都可以进去的,但若是在经过顾董事长的允许之后呢,一切都会变得顺利起来。

“进来。”听到敲门声,顾天霖也没有想太多,以为是彦华过来送文件,连头都没有抬一下,直到余光看到了属于女人风色裙摆。

林若语把手机摆到他的办公桌上,压低了声音:“你不是说自己没有女朋友吗,那么她是谁?为什么媒体都要说你们很般配?”

俨然一副吃醋吃到不行的样子,就等着顾天霖给满意的回答。

随意看了一眼上面的内容,顾天霖选择了沉默——他没有向任何人解释的必要,尤其是对林若语。

八卦媒体所报道的,是关于顾天霖和一名名模的“恋情”,顾天霖看了一会儿,这个女人还挺眼熟的,好像是他们公司新签约的形象代言人,叫什么名字来着?反正也不是很重要,顾天霖不再纠结于那个名模的名字。

虽然顾天霖只是轻轻一瞥,但是那一秒的迷茫想不出名字的神情,在林若语看来就是含情脉脉、一眼万年,坏了!难道,真的有一腿?

林若语表示受到了深深的伤害,拉着一张椅子过来坐在顾天霖的对面,中间就只隔着一张办公桌,无比认真地说:“顾天霖,我不是跟你开玩笑的,你看这位妹子笑得这么假,脸上都是玻尿酸,肯定也不是什么善茬,我以前好像在哪儿看过她的黑料来着,记不清了,所以,你们是不合适的,你知道么?你再看看,你确定不考虑考虑我么?”

作为总裁,每天的工作是很繁忙的,顾天霖没空理会林若语,当然也不会回答她。

直接拿起了内线电话:“来两个人,把我办公室里的这个女人赶出去。”

“喂!”林若语一把抢过电话,“你们不用来了,我和你们顾总小两口闹矛盾呢,要是不想被董事长开除,就别上来。”

在林若语凭借顾浩的吩咐顺利进入公司高层办公室之后,关于她身份的讨论,一个上午的时间就在公司里传遍了,大家都暗自郁闷,原来顾天霖是这种口味呀。

“有没有人说过你很烦?”

顾天霖也不再跟她多说,低头认真审阅文件,他正打算开启一个新项目,进军影视行业,现在正是紧张筹备的时期。

“当然没有。”

第4章 霸女硬上弓

“你可是我第一个主动接触的人,别人想要这个待遇我还不想给呢。”林若语把电话放回去,双手撑在办公桌上,痴痴的看着顾天霖。

这么自恋?

顾天霖当做没听见,忽然发现自己无论给她说什么都没用,索性直接把人当空气。

于是这一天,在顾氏集团里出现了神奇的一幕,他们高冷的顾总大人,身边多了个很活泼的小跟班。他不忙的时候,她唠唠叨叨能说上几个小时不带停的,而他忙碌的时候,她又安安静静地,捧着一张小脸痴痴的看着他,偶尔看到他的一根头发掉下来了,还会伸手将其取下。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身边的小跟班终于不见了,顾天霖不由舒了一口气。只不过,他显然是小瞧了林若语的功力。

晚上忙碌完了之后,顾天霖回到家里,发现家里很安静,这有些奇怪。再上楼,刚打开卧室的门,就看到床上躺着个女人,还是露着锁骨,裹着浴巾的那种。

这个时候,要是有人问起,看到这么一副香艳图,有什么感觉?

顾天霖一定会说:滚!

“你终于回来了。”林若语用温柔的能掐出水来的声音,说着。

原本她还想上前去给顾天霖一个拥抱来着,但想了想,还是按照原计划进行比较妥当,就摆出美人鱼的姿势,顺便给顾天霖抛了一个媚眼。

“在我动手之前,自己出去。”

可以听得出,顾天霖现在很生气,要不是考虑到来者是客,再加上顾静怡和她的“师生”关系,他老早就不客气了。能够这么多次挑战到他忍耐极限的人,还真是不多。

加油,林若语你可以的。

深呼吸一下,又自己给自己加了个油,林若语朝顾天霖伸出一条腿,在暧昧的灯光下,细长白嫩的腿就那么横在半空中,小脚丫子还有些调皮地晃动着。顾静怡说的,是个男人都会拜倒在这招之下的。

这女人是疯了吗?

顾天霖不得不承认,林若语是挺好看的,小巧精致的脸,水灵的大眼睛,身高不算突出,但身材比例刚好。但一切的美好,都不能成为他接受这个无厘头女人的理由,但是——

忽然心生一计,顾天霖反手关上门,快步走到床边,双手一撑,将林若语禁锢在自己胸膛和大床之间,空气里暧昧的气息,很微妙。

被对方这个动作弄得措手不及,林若语微微愣住,瞪大了眼睛,看着这张日思夜想却近在咫尺的脸庞,默默咽了咽口水,然后故作镇定地说:

“你,你干嘛,我还没做好准备呢,你别,别冲动哈。”

“你没做好准备?”

顾天霖腾出一只手来,两个人已经到了零距离的地步,看着林若语脸红到了耳根,他继续靠近她,在她耳边用暧昧的语气说:“我看你准备做得挺充足的嘛,你看这都裹着浴巾迫不及待的躺我床上了。”

一时紧张,林若语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解释了。

现在应该怎么办?该死的顾静怡可没有告诉她到这一地步该怎么办来着。

这么近的距离,林若语觉得自己有点缺氧,这进展好像有点快?

算了,看在对方难得的一次主动,忍忍就过去了。

忽然想通的林若语有种英勇就义的感觉。

看着林若语又害怕又不敢说的小模样,顾天霖在心里冷笑了一会儿,随后用右手抚上她的腰间,故意调笑道:“原来是足够自信才敢来的,啧啧,这腰是挺细的,就是不知道上边儿怎么样了。”

说着,双手不断在她的身后游走,两人的气息纠缠在一起。

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顾天霖心里冷笑道。

其实也不怪顾天霖性子恶劣,要是换做真的来勾引他的那些女人,他老早就关门走了,哪儿还能留下来调戏一把。

怪只怪林若语的经验太少,演技不行,一看就不是个会做出“爬床行为”的女人,偏偏还要在这儿装成熟妩媚。有哪个要勾引男人的,裹着浴巾过来,还在里面穿着打底衣裤的?

就在刚才,林若语伸脚准备诱惑他的时候,暴露了自己。

男人宽厚有力的手掌沿着背脊一路向上,期间还故意揉两下,从来没有被如此对待过,林若语彻底地慌了神,眼看着顾天霖的唇也要落下,她内心挣扎片刻,还是投降了,低声说:“我,我错了还不行吗啊,你别动真格。”

“晚了。”因为距离太近,还能够闻到她身上淡淡的牛奶沐浴露的味道。

林若语往前凑了凑:“那你要娶我吗?”

娶她,开什么玩笑?

伸手把她的下巴给捏住,顾天霖依旧面无表情:“要是每一个偷偷爬上我床的女人,都要娶回来,我可能每年都会犯无数次重婚罪。”

“可是你都没有对她们下手,而是每次把人给撵出去,好几次还因为对方死活赖着不走报警了。”林若语试图跟对方继续谈条件,但显然顾天霖始终没有要答应的意思,她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低微,“这些都是静怡告诉我的。”

“总有几个例外嘛,她又不是随时跟着我,不可能每一次都了解情况。”

他说的好像也有道理,林若语却更想要站稳脚跟,急切的回复:“但…可……不管,顾伯伯说你那方面取向不正常。”

对话速度有点快,林若语说完之后,才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趁对方没反应过来,一把把人推开,向门口跑去,这过程中,外面装样子的浴巾也掉了,露出她一身粉红色的抹胸连体裤。

林若语还是高估了自己的速度,还没到门边呢,就被顾天霖抓住手腕,又是一推,这回背后是墙壁,撞得有点疼,让她眉头无意识地皱起来了,然后就陷入一片阴影之中。

这就是传说中的壁咚?

“把话说清楚再走。”身高差在那儿摆着,要跟林若语说话,顾天霖就必须低下头。

“你别这么严肃嘛,怪吓人的。”

其实要是放在平时这么暧昧的姿势,林若语当然再高兴不过,但是顾天霖的脸色很难看,这就让她高兴不起来了。在短暂的沉默之后,不得已,林若语开口解释:“还不是你,每天都跟那个小助理一起,顾伯伯说那是你唯一一个亲自带回家的外人,所以……”

“所以你们就觉得我跟他有事儿?”

“也不单单就只是这个啊。”说着说着,林若语的底气也回来了,抬起头看向顾天霖,“今天我特意到公司来陪你,还带了宋姨做的点心,结果你根本就看都不看我一眼,但是你和彦华说了好多好多的话,而且听说,你还经常送他回家。”

对着这些“证据”,顾天霖是哭笑不得,真想拆开她的小脑袋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构造,还有老爷子,瞎凑什么热闹?

“今晚过来是为了测试我?”

“嗯嗯。”反正都说了,林若语索性毫无保留,“我就是试试而已,要是你真的对女人没意思,我也不能破坏你们的感情嘛,毕竟同性也不容易,我懂的,所以我会尽我最大的可能祝福支持你们的。”

这又是什么逻辑?记得今天上午某人还怒气冲冲跑到办公室来自质问他和一个模特的绯闻来着,现在怎么就变脸成“祝福”了?最关键的是,祝福的对象是他和彦华。

“行了,你回自个儿房间去。”顾天霖把手放下,颇有些烦躁地扯开领带,在公司待了一天,想冲个澡舒缓舒缓脑筋。

但他发现林若语并没有离开,而是呆愣愣地看着自己,于是转过头:“不想走?”

点头如捣蒜,林若语忽然两眼放光——刚才有碰到顾天霖的肌肉啊,身材肯定很不错,有点想看,必须要看。

她的神态悉数落入顾天霖眼中,他故意靠在她耳边,用气音说:“怎么,想继续?”

“可以吗?”有点期待地说。

回应她YY的,是一个轻柔的巴掌,拍在额头上面。

“小姑娘家家的,一天到晚想些不健康的东西,回去睡觉。”说完,顾天霖就往浴室走去。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已经不再是冷漠状态,但林若语感觉到了,所以站在原地傻笑了许久才离开。

刚回到房间想那边等待着的顾静怡汇报了“战果”,林若语忽然惊呼:“不行不行,他还是没正面回答我,到底是不是对女人没兴趣,静怡,你说我要不要单独见见那个小助理呀?”

本来怂恿林若语去隔壁“色诱”自家哥哥,就是为了好玩,作为妹妹,也是很想看到顾天霖生气又无奈表情的,只是没想到吃亏的居然会是林若语。

“反正我是不会帮你去约人的。”顾静怡把手机拿出来,“给你看个东西,这可是我哥以前写的日记,虽然现在已经被他亲手销毁了,但聪明如我,提前留了张照片。”

照片里面是密密麻麻的字,写得很工整,看时间是顾天霖在十年前写的了,用一长篇的文字来表达了自己的爱情观,总结来说就是一生仅此一人。

不亏是我看上的人。抱着手机看了一会儿,林若语笑得格外灿烂,顺带着连对方的性取向问题也直接忽略不计,感慨道:“看不出来,你哥思想还挺纯洁的嘛。”

“那可不,所以我一点都不奇怪他这些年没有女朋友。”顾静怡摇摇头,忽然放低声音,“你都不知道,我哥长这么大,都没看过那啥……”

说起“卖队友”的功力,顾静怡说第二,暂时还没人能够稳居第一,毫不客气地爆料自家亲哥的猛料,殊不知,门口有位观众已经看了她们很久。

见两个人越聊越激动,顾天霖敲了敲房门借以提醒她们,背后讨论别人,至少也该把门给关上不是。原来林若语刚才一激动把项链给掉到他床上了,这会儿他就是过来还的,当然了,林若语也没客气,蹦跶着跑到他面前问起日记的事,让人无奈又不可抗拒。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后续精彩内容请长按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