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悍妇--到嘉善刀尖上的舞蹈36

杨媛莉 2018-05-24 11:11:31

杜央有了一个假期,不过只有三天,于是她带着方立和梅子灵去游乐园玩了,因为这个地方不仅方立喜欢,梅子灵也很喜欢,每次她和方立都如一对难姐难妹一般哭诉多么想念在游乐场里玩耍的时光,杜央被这两人搞的很头疼,所以假期又带她们来了。

 

这次出行,照样有大队的保镖跟着,梅子灵和方立要去玩的每一个小区域,她们两人进去之前都要被清场。此时她就坐在游乐场的椅子上,在大太阳下,戴着墨镜,皱眉看着在旁边坐小火车的梅子灵和方立,小火车是类似于过山车那种的,但是难度比过山车差远了,道路比较长,不过只有几个不高的起伏而已,但是她们娘两非常兴奋。

 

方立在车上举着手大喊:“妈妈,我们飞起来了。”

 

孩子脸上脸上带着兴奋的表情,满口白牙都在外面了,梅子灵坐在她身边,也附和着她:“飞起来了,最好再飞高一点。”

 

杜央看着她们两个脸上同时扬起的笑容,她皱着的眉头松开了,脸上露出不自禁的笑容,眼前的一切都很美好,身边嘈杂的声音让杜央感觉自己回归了人群,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她也不过是其中普通的一员,看着家人孩子嬉耍的欢愉和幸福感包围了她,刚出门时的紧张和不耐感都抛到脑后了,现在她心里只有属于家的温柔。

 

小火车停了,梅子灵和方立走了下来,两个人都被太阳晒的一头汗,杜央看着方立一头的汗水,伸手取了餐巾纸,给她擦去脑门上的汗水,顺手在她脸上捏了一把,说:“看你热的,渴不渴?”

 

“渴……

 

杜央招招手,身边的保镖递过来水壶,杜央接过递给了方立,方立再接过去,仰头咕咚咕咚一气喝下去半水壶,喝的太快,以至于嘴角流下许多水来。杜央给她擦着嘴角的水,梅子灵却已经在不远处招手叫了:“小立,来这边,我们一起坐飞椅。”

 

方立扔下水壶跑走了,杜央笑望着她们两人的身影坐上了飞椅,游乐场的工作人员过来检查安全带,检查过后,机器动了起来。方立非常开心,因为有安全带,所以她双手放开椅子两边的缆绳,又在哪里兴奋的大呼小叫起来。

 

杜央看着,有些紧张起来,因为椅子飞的很高,她担心方立小小的身体从安全带里滑出来,不过这个担心是多余的,因为安全带可以随便调整,现在调整的位置正好扣紧方立的身体。

 

只是这不能保证缆绳也没问题,就在飞椅渐飞渐高的时候,椅子一边的固定缆绳的螺丝掉了,椅子一斜,方立小小的身体就像一边倾倒了,方立吓了一跳,急忙抓住了另一边还好着的缆绳,吓得大哭起来,游乐场的人很快发现了,马上就把机器停了,但是这庞大的机器不是说停就能停的,从高处降到地面上也需要几十秒,等机器停了,方立早已经掉下去了。

 

方飞飞看到,已经急了,她伸手就要解开自己身上的安全带,想去救方立,但是她自己还身在空中,又怎么救?

 

杜央也在这时发现了情况,她吃了一惊,顾不上多想,马上飞奔了过去,看梅子灵解开了安全带,她急忙喊:“你坐好,我去救她!”

 

其余几名保镖其实也跟上来了,但是杜央看着半悬在空中的方立,心惊肉跳之余,不等别人做出反应,她已经先爬上了飞椅的高架,顺着机械臂爬过去,在半空中抓住了方立,用力想把她拉上来,但是她们一动,方立的身体彻底从椅子里掉出来了,悬在了空中,方立手上又全是汗水,又热又吓,热汗冷汗让她的小手湿湿的难以握住,杜央刚用力,她的手就滑脱了,小小的身体往下掉去,杜央大吃一惊,没有多想就松开手跳了下去,双手抓住了方立的身体,两个人在空中一起往下落去。

 

只是杜央把方立抱在了怀里,两人摔下去时,方立摔在了杜央的身上,杜央摔在了草地上。

 

机器缓缓降了下来,吓的脸色发白的梅子灵跑了过来,抱起了方立,确认她没事之后,大大松了一口气,抱着方立这才转身去看杜央,杜央的脸色也是白的,坐起身来,咬唇不语,梅子灵问她:“怎么了?受伤了?”

 

杜央一只手臂不能动了,她忍着疼痛,说:“左手好像骨折了,需要去医院。”

 

杜央的左手上臂确诊骨折了,当时是为了保护方立,而用左手臂先触地造成的。方立看着医生给她打石膏,站在旁边一直也没说话,也不去玩,就是站着。杜央叫来跟着梅子灵的女保镖,说:“先带她们去吃饭吧。”

 

梅子灵和方立在数名保镖的陪护下,先去吃饭了,走在路上,方立悄悄对梅子灵说:“妈妈,那个阿姨对我还是很好嘛。”

 

梅子灵说:“你是她女儿,她当然对你好啊。”

 

“我真的是她女儿嘛?我还是不信。”

 

“为什么呀?”

 

“她以前拿着枪想杀你,还是我保护了你呢。”

 

“嗯?”

 

“那时候她看上去好可怕。”

 

“不是,你刚刚在说什么?她要杀我?怎么可能?”

 

“可她的的确确拿枪对着你呢。”

 

林芳菲又站在镜子前换衣服,这次她穿了一件低腰的牛仔裤,背心加白色短袖衬衣,简单大方,她对着镜子理理头发,戴一副墨镜就要出门,镜子里的那个人看上去很精神,林芳菲折好衣领,对自己说一句:“真潇洒。”转身出去了。

 

外面太阳很大,天气挺热的,费密叫住了她,说:“你去做什么?”

 

“继续去跟飞飞偶遇啊。”

 

“你还玩这套?”

 

“放心吧,现在不一样。”

 

梅子灵和方立在餐厅吃饭,身边保镖站成一排,立在两人身后,引的餐厅的人频频向这边看来,梅子灵有些不自在,转头向窗外看去,无意中却在街角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梅子灵仔细看去,那是林芳菲,林芳菲站在餐厅对面的马路转角处,背靠着墙,抱臂站在那里,转头回顾着她。

 

她穿着利落的牛仔裤和衬衣,穿着一双带点跟的皮鞋,人看上去高挑干练,也很精神,黑色的墨镜微微反射的太阳的光芒,方飞飞看不到她的眼神,但是看到她笑着,向自己闲淡的招了招手,方飞飞心里微妙的触动了一下。

 

方立也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然后看到了林芳菲方立脸上一喜就要叫:“林老师。”梅子灵看她看到了林芳菲,急忙摇手示意她别叫,方立撇撇嘴没有叫出声,低着头继续吃饭去了,梅子灵拉开椅子站了起来,她身边的女保镖急忙说:“玛诺娜你要做什么?

 

梅子灵笑说:“我要去洗手间。”

 

她向洗手间走过去女保镖跟着她一起走进了洗手间。

 

梅子灵在厕所的隔间里关上门,马上趴下去看了看女保镖在哪里,看到她就站在自己解手的这个隔间的门口,于是站起来,踩着马桶,轻手轻脚的攀上了隔间的木板顶上,一直挪到了女保镖身后的那个位置,然后轻手轻脚下来,小心翼翼打开那边的门,蹑手蹑脚从女保镖的身后溜走了。

 

女保镖还敬业的站在起先的那间隔间的门口。

 

梅子灵溜出来,一溜烟就跑上了街头,一路跑得气喘吁吁,跑到了林芳菲面前,林芳菲看她跑过来,有些意外,再看她因为跑的太快上气不接下气,急忙给她顺顺气,说:“你怎么跑出来了?”

 

“我……梅子灵却语结,不知道说什么。

 

林芳菲心疼的说:“看你跑成这样,急什么呢?”

 

梅子灵听她温和的语气,疑惑的说:“你难道不怪我嘛?”

 

“怪你什么?”

 

“我骗了你,害得你差点被央杀了。”

 

林芳菲摇摇头,说:“不怪你,我知道那不是你的意思,而你自己根本不可能害我。”

 

梅子灵很意外她被自己骗了以后,还能这样说,所以踌躇了一会后,怯怯的说:“你完全不像央说的那样。”

 

“她把我妖魔化了。”

 

“那什么才是真的?”

 

“我告诉过你了,看你怎么分辨了。”

 

街头此时已经传来杜央的保镖们紧张的呼喊声:“玛诺娜,玛诺娜……

 

梅子灵急忙说:“你快走,我要回去了。”

 

林芳菲点点头转身要走,梅子灵忽然喊住她,说:“你还能来找我么?”

 

林芳菲想了想,取出一支笔,拉过梅子灵的手,飞快的在她手心里写了一个电话号码,说:“想找我可以打电话给我,这个号码,记住就马上擦掉,不要被别人发现。”梅子灵点了点头,林芳菲很快消失了。

 

梅子灵握起了拳头,转身看着找过来的保镖,女保镖紧张的喘吁吁的跑来了,说:“玛诺娜,你怎么跑出来了?”

 

梅子灵握着拳,怯怯的说:“我只是想出来买样东西?”

 

“什么?”

 

“那个……卫生巾……

 

赶来的一群保镖哑然,没有再在大街上追问她这个问题。

 

梅子灵回去就把手洗了,把电话号码记在了脑子里,杜央在医院包扎完,晚上也回来了,她的手臂打了石膏,用医疗束缚带挂着。她回来刚进门,梅子灵已经迎过来了,跑到她身边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说:“为什么不让我在医院陪你?”

 

杜央随口说:“医院人太杂,不太好。”

 

梅子灵拉着她在沙发上坐下,说:“央,你给我讲讲我以前的事好吗?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谁。”杜央对这个问题一直是避而不答的,今天梅子灵又问起来,她随口说:“以前很多事都记不太清楚了,还是早点休息吧。”

 

梅子灵咕嘟着嘴,不快起来,杜央看着眼前这个人,眼前这个张面孔,看她嘟着嘴,嘴唇微微翘着,眼帘垂着,这是让她曾经完全信任过,又将她狠狠抛弃过的人,这是曾经握着枪,在她最脆弱的时候用枪对着她的人,现在她乖巧,怯弱,全身心的依赖着她,没又杜央,她似乎就活不下去,虽然这是杜央想要的效果,但是杜央不愿意见到她不开心,看到她不开心,总会想起她又是怎么杀死她的父母的,然而梅子灵的一些问题总是让她焦躁。

 

因为她无法完美解答哪些问题,谎言总有漏洞,每一个漏洞总需要更多的谎言去弥补,她就陷入了无止尽的谎言中,为了避免这一切,她只能选择堵上梅子灵的嘴巴,用一切方式让她不敢再过问这些,所以看到梅子灵不开心,她也冷了脸。

 

梅子灵看到她冷着脸,确实不再问了,还笑了起来,讨好的拉着她的手在她手背上吻一下,说:“伤痛不痛?”

 

梅子灵现在也很矛盾,她还是满心满意的依赖杜央,可是杜央却很有可能是骗她的,这让她始终难以接受,她以为她爱杜央,杜央是她的生命,没有杜央,就没有她。可是杜央如果真的一直是在骗她的,又该怎么办?

 

她在这重重矛盾中左冲右突,她努力想回忆起以前的一切,但是她回忆不起来,她到底是谁?

 

在这种煎熬的压力下,她拨通了林芳菲的电话,想跟她见面再谈一次。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