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乖把它吃掉,后果你知道的”

都市爽文 2018-05-16 14:59:01


直到现在,我仍旧很怀念那段惊心动魄的卧底生涯。


怀念那段热血激情的时光,怀念那些为我无悔付出的各色美女们。


她们当中,有美女老板,有警花,富家千金,有公关小妹,还有身怀绝技的女特工。


唉,从哪说起呢?


那就先从任性的富二代美女,张雅冰说起吧。


说实话,想起她,我至今心里不是滋味儿。她曾经对我恨之入骨,但后来,为了我,她竟然……


算了,一言难尽,还是容我慢慢道来吧。


先自报一下姓名,我叫赵云龙,性别,男。


表面上,我是一名保安。


那天天很热,我驾驶着一辆黑色的奥迪A8,行驶在通往郊区的路上。


空调战胜了夏天,冷风嗖嗖地从出风口钻出来,把车内和外面隔成了两个不同的季节。


我的身边,一双涂了淡红趾甲的小脚丫,搭在副驾驶前侧的挡风玻璃处,修长白皙的双腿,仿佛拉长了空间,被调整成对号状的坐椅上,坐着一个年轻的女孩儿,正用手机一惊一乍地玩儿着俄罗斯方块的小游戏。


她是这台奥迪A8真正的主人,名叫张雅冰。她的身份,是华泰保安公司老板的千金。她爸,也就是我的老板。这车,是她爸若干辆座驾中的一辆。


张雅冰很漂亮,漂亮的让天下女人发指。


不过她很任性。


我的余光里,她那修长的双腿轻轻地晃悠着,还有那玲珑的小脚,精致而白皙。


我咽了一口吐沫,心想上帝造人真他妈不公平,怎么就把天底下一切美丽的基因全强加在了这个女孩儿身上?更何况,她还是个家产几千万的富二代!


不过,她的性格,跟她的胸脯一样凶。


更关键的是,张雅冰一直看我不顺眼。若不是她今天心情不好,而且出发太匆忙,她是断然不会让我给她当司机的。


“停车停车!我要去买雪糕!”


张雅冰冒着被晒成非洲难民的危险,去路边商店买了一支看似很高端的雪糕,当她再次钻回车里时,已是香汗淋漓。她将已经融化了的冰水往嘴里倒了倒,那清凉的感觉禁不住让她打了个寒颤。然后她顺势又将两只白皙的脚丫搭在前面。


我望着她舔吃雪糕的样子,那性感的嘴唇,张扬但却妩媚的姿势,让我情不自禁地幻想着自己,变变变,变成那支雪糕……


“看!看!看什么看?再看也没你的份儿!好好开你的车!”张雅冰一脸鄙夷地瞪着我。


我腾出一只手,指了指她的胸。


她惊愕地张大了嘴巴,觉得我是在调戏她,扬着胳膊就想动手。


我赶快说:“水,水,雪糕化了滴那儿了。”


张雅冰耷拉了一下脑袋,‘噢’了一声,狠狠地吮了一口雪糕,然后抬起头怒视着我,警示道:“管好你的眼睛,别乱看!”


我很疑惑,一个本该贤淑优雅的大家闺秀,高端贵族,却有两个称不上高端的爱好,一是爱吃雪糕,二是爱玩儿俄罗斯方块。我怀疑她上辈子是俄罗斯人,那里没有雪糕,没有方块……


我能看出,她的脸上,写满了对我这类小人物的厌烦与不屑。或许,在她看来,我和她的这辆奥迪车一样,只是一个代步的工具。只不过,相比而言,我要廉价的多。


但是她的任性,并没有打消掉我怜香惜玉的情愫。


我忍不住冲她提醒了一句:“你一路上已经吃了六块雪糕了,再吃会拉肚子。”


“用你管用你管用你管!”张雅冰愤愤地瞪着我。


看她的情绪,很想拿袜子塞住我的嘴。


但可惜她今天没穿。


其实张雅冰之所以如此反感我,主要是因为,我得罪过她。


她仗着自己是老板的女儿,经常欺负和整蛊我们。大晚上的,跑到我值班的岗楼里装鬼吓唬人,被我赶了出来。因此她一直怀恨在心。


车子继续前行,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张雅冰要去哪儿,她一个小时前,忙里忙慌地找到我们队长,让他火速派一名司机陪她去办事,于是我就仓促领命了。


结果在张雅冰的指引下,我开到了郊区。


又五分钟后,后视镜里,我突然发现,后面有一辆本田车,有些可疑。


于是我扭头对张雅冰说道:“后面有辆车,好像一直在跟着我们。”


张雅冰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冲我骂道:“大惊小怪!你以为马路是你家的,就兴你一个人走?你是故意找话题跟本姑娘搭讪是吧?告诉你,也不照镜子看看你这样子,土的掉渣,除了那套保安服,你就没有一身利索点儿的衣服?这T恤,五块钱一件买的吧,这裤子,肥的能装头猪进去。哇还是条军裤,你当过兵没有啊,看你这邋遢的样子。哟嗬,这皮鞋擦的倒是挺亮嘛,大夏天的你穿双军用皮鞋,焐臭脚呢,你那脚得多臭……哎呦本姑娘告诉你,要不是副驾驶空间大,我宁可坐后备箱里,也不愿跟你坐成一条直线!今天真是……真是撞邪了,让你给我当司机!算了算了,跟你废口舌,你也配!”


一直不怎么搭理我的张雅冰,此时此刻,终于火山爆发了。


我被她贬的痛并快乐着。


这种女人,骂人也骂的性感,胸部一起一伏的。


我厚着脸皮笑了笑,还故意把左脚往后缩了缩,说道:“你知道我皮鞋为什么这么亮吗,告诉你一个诀窍!用……用丝袜擦,擦的又快又亮。一般人我不告诉他!”


张雅冰瞪大了眼睛:“你个变态狂!你……怎么这么无耻!”她回头看了看后排座,像是在寻找什么。


我知道,她是在找凶器,教训我。


我趁机瞄了一眼她胸前的起伏,多么希望,她用她自带的‘凶器’教训我……


但车上并没有第二件凶器,她扭过身来,由于动作幅度大速度快,致使搭在前面的左脚丫,晃动之下,挑衅般地亮到了我的面前。


我有些惊恐,目测她的脚趾头距离我的面部,仅有不足3.8公分。更诡异的是,上面竟然还飘溢着一种淡淡的清香。


我故意歪了歪身子,躲避了一下,并拿手在鼻子上煽了煽风。


谁料这个动作却激怒了张雅冰。


她火冒三丈,气势汹汹地骂道:“臭吗臭吗臭吗?煽煽煽,煽你个大头鬼呀!”


整个一复读机!


这也难怪,她只有用这种复读的方式,来强调对我的不满与厌恶。


我还想再耍个贫嘴,却发现前面正是红灯。


我猛踩油门,车子像箭一样驶了出去。


张雅冰被晃了一下,认为我这是在故意报复她,气的咬牙切齿,像盯着杀父仇人一样盯着我,骂道:“你疯了,红灯你也闯!开的不是你的车罚的不是你家款!学过交规没有?”她义愤填膺地抨击着我的罪状,声情并茂地将一种比国仇家恨还要深刻百倍的愤恨,写满了整张脸。


我指了指车内的后视镜,淡淡地提醒了一句:“你看后面。”


张雅冰果真凑到镜子前看了一眼,她飘着香味的发丝,撩拨着我的脖颈,甚至有一根调皮地钻进了我的鼻孔中,让我差点儿打了个喷嚏。


但她马上意识到了什么,直接扭回头去,朝后面看了看。


“咦,这本田车怎么看着……看着有点儿面熟。”张雅冰近乎是自言自语。


黄星强调道:“本田车多了去了,关键是……它也跟着我们闯了红灯。”


张雅冰反驳:“怎么,就兴你闯?别人……”


说着说着,她的面色一下子僵硬了下来。


我不失时机地提醒道:“你难道没发现,这辆车像是在跟踪你。”


张雅冰将身体转了过来,振振有词地说道:“凭什么说是跟踪我?为什么不是跟踪你?你看你,长成这样,多少人想杀了你,为民除害!”


话虽这样蛮横,我已经在她的眼神当中,感觉到了她的不安。


我甩着手指头对她说:“我没钱没房没女朋友,除了一副皮囊什么都没有。可你呢,你长这么漂亮,家里又这么有钱,你老爸又得罪过这么多仇家……你觉得,他们会是在跟踪谁?”


这一番推理,让张雅冰有些惊惶失措。


据我所知,在此之前,她曾经有过被人跟踪的经历。


对于一个富家千金来说,绑架,劫财,劫色,报复……都充满着无限的可能性。


但张雅冰还是挺了挺胸脯,强装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说道:“跟就跟呗,我不怕!反正我不……不怕!你……你怕不怕?”


她支吾的样子和拘谨的姿势,出卖了她并不高明的谎言。


我笑着摇了摇头,强调道:“那我更不怕了!车不是我的,人不是我的,而且我一穷二白,大不了弃车走人呗。”


“你……”张雅冰气的脸色发青:“我就知道,你靠不住!在以前你肯定……肯定是汉奸,卖主求荣的东西!你……”她苍白无力地瞪着我,似乎很想在她被人绑架之前,先杀了我,为民除害。


其实,我也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我怎么舍得,这么漂亮的女孩儿,被人……


画面太残忍,不敢想象。


说话间我们已经驶出了小镇,前面是一片绿油油的庄稼田野。


张雅冰琢磨着要不要给父亲打个电话,告诉他自己被跟踪了,但却突然惊奇地发现,那辆本田车已经没有了踪影。


虚惊一场?!


兴许那本田车是看前车闯了红灯,也就借着惯性跟着闯了过来……?


张雅冰又将双脚搭在前面,性感地斜躺在座椅上,嘴里还轻轻地哼唱了起来。


心真大!


庄稼地的正前方,其实还是庄稼。


一望无垠的田野风光,生机盎然的乡村情调,显然与张雅冰这个出身名门的千金大姐,有些极不匹配。顺眼望去,那几百亩的西瓜园里,没章法地支着一些稻草人,穿着旧衣服戴着草帽,像是这一片田园的守护者,默默地坚守着岗位。


张雅冰禁不住呢喃了起来:“这种西瓜的人智商可真是有问题呀,用稻草人吓唬偷瓜贼?亏他想的出来!”


我直截了当地戳破了她的无知:“这哪是吓唬人的,这是吓唬鸟用的。瓜一熟,鸟就来啄……”


这种无知被人揭穿,就像是被剥了衣服一样,让张雅冰恼羞成怒。


“就你懂就你懂就你懂!”张雅冰嘴上仍旧锋利如刀。


我心想,又复读上了。


难不成,这丫头上辈子是个复读机?


但接下来,张雅冰突然捂了捂小腹处,面色一变。


那性感的双腿也从前面抽了回来,往高跟拖鞋里面踢蹬着。


我看穿了她的窘态,问了句:“吃坏肚子了吧?”


张雅冰面色痛苦地望着我,用命令式的语气说道:“卫生间!快去找卫生间!”六支雪糕下肚的后果,剧烈地折磨着她。“早知道就少吃一块了,少吃两块儿也行啊……哎呦哎呦……”她低声地自言自语。


我顿时有一点不忍。


不过美女拉肚子的表情和状态,倒是别有一番神韵。


我苦笑说:“这里如果能有卫生间,那才叫见了鬼了!这荒郊野外的!”


“那怎么办呀?”张雅冰脸涨的通红。


我放缓了车速,朝周围瞧了瞧,指着前面一个柴草垛,说道:“那后面。”


张雅冰瞪大了眼睛,坚决地摇了摇头。


难以想象,一个经常在装饰如宫殿般的卫生间坐惯了智能马桶的千金大小姐,在这样一种露天的旷野里,解决生理问题,会是怎样一副逆天的场景。


画面太美,不敢想。


“停车!”


在经历了一番炼狱般的思想挣扎之后,张雅冰最终被现实打败。


眼下,对付拉肚子只有两个有效地点:一是裤兜子,二是柴草垛后面。


前者自然不可取,只能勉强地选择后者。


这位风华绝代的千金大小姐,不得不忍辱负重地为自己吃下的六支雪糕买单。


临下车之际,张雅冰不忘警示我:“老实呆在车上!”


话外音是,别偷看。


我扭头说道:“车上多凉快。”


我这话跟她的警示句遥想互映,话外之意是表明自己不会趁机偷看她的屁股蛋子。


但实际上,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思想。我的大脑之中,瞬间勾勒出这位倾国倾城的大千金,在草垛后面出恭的样子。


那会是何等的美轮美奂?


“把空调关了,浪费!”张雅冰慌张地下车时,竟还不忘嘱咐了一句。


我心中一阵苦笑。我知道,她所在乎的,不是那俩油钱。


她是在表达对我的反感。


我打开车窗,趁机叼了支烟,望着她纤美的身体,弓成虾米状,夹着两腿,朝草垛后面走去。


可怜的孩子!


半支烟的工夫,我突然听到草垛后面有声音传了过来。


“保安,保安,保安……快快……在我的包里……拿纸过来!”声音是那么的凄美与幽怨。


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上厕所忘了拿纸。


我很想开个玩笑,告诉她,没带手纸可以用手指,但又担心这丫头会一怒之下拿刀杀了我。毕竟,像我这种卑微的身份,还不具备跟她开这种深层次玩笑的资格。


我翻开她那很精致的小包,果真从里面找到了一包正方形的纸巾。


走到柴草垛面前,张雅冰似乎是听到了我的脚步声,远远地喊道:“站住站住,别过来,就在那儿扔……扔过来……我数一二三……一……二……三……扔!”


她遥控指挥着我,我却苦笑道:“我怕扔不准。”


张雅冰焦急地骂道:“废物废物废物!你不会……不会瞄准了再扔?”


瞄准了再扔?


我继续苦笑:“我又看不见你,怎么瞄准?”


张雅冰意识到了自己的口误,有些支吾地道:“凭直觉!凭感觉!不过你可千万别过来,否则……否则我挖掉你的眼睛!本姑娘说一不二……”


都这个时候了还逞强?


我天生爱开玩笑,此时还是很想跟她说,没手纸可以用手指。


但试量了再三,仍然没敢。


这丫头嚣张霸道,任性的很。我若再招惹她,她没准儿就能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报复行动来,那我可真接不了她几招。


我凭感觉判断着张雅冰的位置,手一松,那包纸巾便飞向空中,划过一道美丽的抛物线。


然后上车凉快去了。


外面真热,这一会儿工夫,出了不少汗。


我将冷风口对准自己的脸部,吹了个痛快。


“啊……”


一阵凄惨的叫声,划破长空。


正是张雅冰的声音。


“怎么了?”我容不得多想,推开车门便冲了出去。


柴草垛后面的张雅冰,有些惊惶失措地把手放在身后,嘴里还骂着什么。


我猛地打了个激灵!


此时此刻,她的短裤,还没来得及提上。


我……看到了不该看到的画面。

受篇幅字数所限

想看完整版猛戳下方“阅读原文”

↓↓↓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