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后诗歌联展梦亦非:时间不过是一次虚构

青春文学月刊 2018-09-04 10:10:10

分享《青春》 传播文化

梦亦非:时间不过是一次虚构


梦亦非:1975年生于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布依族,创办民刊《零点》,“地域写作”发起者与理论建构者;“东山雅集”召集人。出版有诗歌与评论集《苍凉归途》、评论《爱丽丝漫游70后》、诗集《儿女英雄传》,长篇实验小说《碧城书》、《没有人是无辜的》、《他发现自己并不存在》等诗歌、评论、长篇小说、随笔与学术著作近三十部。2012年提出“负小说”观念,并组建实验小说写作团体“负小说”沙龙。“碧城”品牌创建者,目前从事茶业工作。

梦亦非代表作(1首)

苍凉归途(节选)

开阔地,秋天长驱直入

秋天将神灵的犹豫暗示——

魂息痛楚的镞镞铁箭,指向南方

——战争尾音外起伏的马蹄踢踏

神灵在书写的九重苍穹之上

醒来,神把手中闪烁的线条放弃

“这是时间的一次松动,错综复杂

它预示着一个民族的迁徙与归途”

黄昏般自言自语,牙巫的声音运行

在她开辟的天地之间,这最后的轻雷

让秋天尘埃落定,宛若《泐虽》的收笔

而鬼师方把第一枚占卜之蛋割开

“天象奥秘,显现于一枚蛋之内心

宇宙是咒语边沿上蛋壳静静的转动

众神远遁,只见踪迹隐隐约约

多少世纪之后,谁辗转于这一段预言”

那个后来者一直在封底上,翻动成一群神祇

年华东逝,黑夜猛烈地打在他的宿命中

然后他目睹秋水长天裂开黄铜的轨迹

那锈蚀之弓绷紧了他微颤的心弦——

“谁明了神灵的语言,谁便永远地

坠入黑暗的源头,那里西风吹动万物”

又一群雁只射向更南方,如牙巫流转篮子

谶语像篮中的水滴,一路漏光

于粗糙的纸上显露这些文字

“这些反向而行的诗行,在鬼师中流传

叩问两条遗失的通道,一条在高高的秋天之上

一条在渐渐变凉的国度,这历史模糊的手掌”

神呵,你的左手是天空,右手是大地

你用柱子支撑着残缺的星光

猜谜者,他该在哪一行卜辞之中

找到转折:那旋涡淹去的故乡

副歌

哪个来 把天掰开

用铁柱 把天撑住

牙巫来 把天分开

炼铜柱 把天撑住

在北方 牙巫远去

在南方 故乡杳杳

在北方 战车颠覆

在南方  前路遥遥

二 


秋雨从梦亦非的写作中掩过来

却洗不去牧野的血迹,前1027年

一如睢5的孤独。睢把斧子放下

一片土地的背景顿时显得空茫

他在巫女6呓语中,看见牧野之战

结局。孤独使他深深地坐进秋天

像商王朝坐进朝歌,直至成为殷墟

“一场战争不过是某些碎片而已

更多的离别和时代都停在地下

作为臆想。”睢一伸手

便摸到一个民族的开端,冷,坚硬

打了个颤,白发芦荻般垂下来

再次映照这水中的梦境

细节不断变幻的梦境——

一群鱼儿顺流而下,或渡河而去

沿着睢水,以及更沸腾之水

北方如残卷,在水中阴魂不散

“你的出生是一次失误,大更之日

那时陆铎尚未虚构出《泐虽》”

卷册上的鬼魂等待在每一个故乡

每一个南方。南方属火

太阳金色的火焰四季不灭

绿色骚乱,睢从一片水域中走出

是情歌中射日的美少年

“梦里的方向一直向南呵,就算我错误

就算梦也是编年史。”睢的领悟

让秋雨暂时停歇。归途,即在词语中

苍天之下随手画出的一条黑线

这才是朝向生命内部的道路

恍惚地,睢从数千年后的记载中

读到闪烁其词。于梦亦非的构思里

他设定一条断续的归路,没有结局

副歌

  东方兮  不可以往

  西方兮  不可以居

  北方兮  不可以求

  南方兮  在彼之夷

  天命兮  去彼睢地

  睢地兮  远彼睢流

  睢流兮  遵彼南方

  南方兮  吾寐悠悠

“一个历史叙事……也是象征

符号的错综。”10梦亦非忧郁地

自楼梯上旋转而下,进入生活

越过都柳江,早晨,江水一望无尽

像一截漫长得让博物馆绝望的经历

但你不清楚它内心的细流——

正是这些不经意的决定,改变了流向

那条西来的迁徙路线也一样

散漫到都柳江与龙江之间

却在论文中扑朔迷离,一如仲秋

反而热烈起来的生活,毫不顾忌

他的窘迫。“而语言皆在复述,多向

不定性,我复述着岁月。”他点燃一支烟

加快脚步,让一阵落叶影响了他

在博物馆门前迟疑了片刻,回过身来

已是黄昏,呼机欢快地响了三声

流程波动了两回,与昨日一模一样

这个业余的水学研究者招手打车

比如一颗卵石,记住三次潮汛

又忘记了一次,他的路线自西往南

他必须找到归途,在生活的路口

辨别出支流,水势的大小

以及被误用的引文。与巫女的约会

在“一间”酒吧的醉意中迷失

“于是叙事的语流穿过一座公路桥

拐向左,”夜色小跑着跟了过去

他狡黠地苦笑,“便于了解历史

叙事的一面。”11跟她在一座坏了的IC卡

电话旁告别。怀乡症像江面一样虚空

脚下的楼梯又增加了一级

但书房中仍保持着上午,一天即是一次考据

“历史叙事也是形而上学的陈述”12

副歌13

  姑娘啊  你哪里来

  近村的  还是远寨

  初见面  未暂相识

  请允许  问你由来

  你像是  一匹彩缎

  金闪闪  令人喜爱

  锦缎贵  比不上你

  见情妹  心喜开怀

大地江水般晃荡,恍若坟茔

昏黄的月亮下,巫女梦见坟茔消涨

西南而来,越来越高,直到

将月亮点着一炷香火,插在面前

鬼魂纷纷从迷雾中复活,游移缥缈

阴暗地,梦亦非听着,明灭的香火

将夜晚更深地醺度,一碗白米14

也陷得更深,是祖先经过的村庄

……打着哈欠,巫女在头帕后面

颤抖的双腿涉入幽冥——

她蓦然溺入故土,她唱

“阴间的路多么恍惚,陌生的祖先

你们在哪一条龙脉中延续。向南呵

一路向南,星月落下,落下

三洞,水婆15的祖先,你们送我上路

我的咒语中怕梅16指着海的方向”

大地是岁月的牙咬住自己的尾巴

倾斜地,花开花谢,“……到九阡

瓮沽下与瓮沽裸17争战的米酒之乡

祭祀你们月光般沁凉的糯米酒

保佑我一路向南,葬于路旁的祖先

归途让灵魂多么的疲倦,陷落

……十里长坡……巴容18,”暗香散去

巫女的声音在水中浸过,若隐若现地

日子树林般疯长,淹没了昼夜

换一次香火,梦亦非的头发又白了一层

巫女终于来到丹州19,“四野昏昏,连鬼魂都

流离一尽,丹州不可问,歧路重重

重重歧路第四十九条被截断,红水河

渡河的中间公20呵,我感觉不到你的影子

洪水滔天……”巫女喟然醒回来,白发及地

米碗中,长路已坍缩为灰烬,随风而散

副歌

  招魂兮 招我祖魂

  远乡兮 山重水叠

  日月兮 阴阳永隔

  招魂兮 问我祖魂

  歧路兮 误我幽期

  长夜兮 碧落黄泉

  两处兮 茫茫不见

  归途兮 日月迷离

沿着睢水南行了许多遍秋天以后

越加默然的睢,像一柄生锈的刀

回头指了指身后的部落,这让陆铎不安

听到陶器破裂声一路不绝

事实上,整个缓慢的部落进入了空白的循环

睢水在睢的马嘶声里打个唿哨

暗地绕回半途,时间陷进了沼泽地带

“当你觉察到焦虑的存在,”梦亦非写道

“你会被生活的阴险所篡改。”由此,依稀地

陆铎看到秋天的边缘,被幻象流沙般击溃

他停顿下来,天空霎时黑成巨大的兽皮

“日子,你停一停,”须毛似的文字像风中枯枝

“用尽你或你们的智慧、敬畏,写就《泐虽》

让它指示方向、时辰,起程与栖泊

渔猎……避免披着邪恶追赶的亡灵”

牙花散?抑或牙巫的启示从天而降

让陆铎宽阔而深邃,荒野一样老去

接纳天地诸魔,九百九十九位神魔

“整个部落汲出精血与敬畏之后,被黑暗涂抹

天地之间只有一个创造者。”梦亦非猜测

——在历史停滞的地方,虚构便开始了

文字也是祭祀的虚拟,它却是现实的

陆铎终于沉入半个时光的旋涡之下

摸到大地的暗流,寻找笔画的出口

……天崩地裂!天地散开漆黑

神惊呼四退,黑色之雨战栗而下

融尽荒凉……反书21在一堆白骨上

血色的笔画刀口般闪现,在阳光下

“文字造就了一个民族,让它繁殖于其中”

睢引领他的部落如拔节的芦苇

新鲜,嘹亮,把河流之结解开

露出少年的陆铎:这冥想的写作者

副歌22

  初造人 先造陆铎

  陆铎公 住燕子洞

  造陆铎 也造陆甲

  陆甲公 住蝙蝠洞

他两个 水族远祖

给水家 创造水书

古水书 共有六箱

水书中 有吉有凶

叙述创造反书的过程中,梦亦非

从用剩的精血中干涸下来——

他意外地窥到了写作的秘密

云带来无穷秋意,把他晾在椅背上

“历史也是一件旧衣裳,谁的生活穿上它

随即与死亡贴身相处。”这是梦亦非的苦笑

像办公室中摇晃的一页电话号码簿

晒着夕阳,但无法被睡眠合上

直到巫女下班,路过他的研究

在农贸市场中,贸然地念起咒语

使一条鲤鱼停止弹跳:他终于到达

巫女的气息中沉入日子的水底

——他目睹睢,目睹陆铎今天的面目

多么像……数千年的时光突然就省略了

谁捕猎了这庞大的猎物?考据的秋风

沾雨拖过,把一切幻象打扫得干干净净

而南方依然在泛黄的线装书中

在人类遗址中。“无法穿过那条红水河

到达岜虽山23。”鬼师仿佛在梦亦非的梦中

与前生相遇……尚未辨识就消逝了

这个博物馆馆长疑惑地停下书写

江水一样地瘦下去。都柳江畔的县城

褪去许多炎热和许多炎症:少妇的背心

巫女的超短裙。梦亦非成为一个名字

“但字迹永不能融化,”24比如一只长腿小虫

被扔出窗外,又爬到稿子上

他懂得诗人的那句话:虚幻感终有一天

变得充实、宁静。”25写作者储蓄了时间

于是他从夜里浮出来,研究接通了骆越人26

那么长的生命,“所谓历史感就是写作

让时光断流。”朝南的早晨中

他在用过的复印纸后背,写下这首诗

副歌27

  掐椒叶 给星搭桥

  棕叶桥 造给北斗

  将椒叶 搭桥给月

  月光明 高在云巅

  星闪烁 星在遥远

  星和月 洒下银光

  让人们 时常思恋

  摸三次 抓不着星

梦亦非近作(1首)

儿女英雄传(第1章)

00回.引子

爱仅仅做为符号之关联

Odysseus与Trinity相爱

这取决于三月兔的说法

它说“要有时间”,光阴从

玻璃中剥落,时代变幻

浮现它的脸:雪花闪烁

不消失也不能确定

那时它是空白,EXE文档

Ulysses与Theseus

尚未起程历险,它是作者

是Minotaurus的等待

是没有主体与对象的抒情

这强制的开始即是结局

数字中的创世

“羽扇豆长在言辞的缝隙间”

声音之前,它隐入了后来的迷宫

第一章 创世纪

01回.不过

带着不可剥离的毒性,时间

一团2D脏雪越滚越大

在语言之光中自我压垮

散作日子:都是O与1

变换组合并散发倦意

——幻觉在持续

迷宫修建之前,特洛伊沦陷之后

它虚构这雪球,从木马滚落

它是藏身其中的睡鼠

“羽扇豆长在言辞的缝隙间”

所以,时间不过是一次虚构

它因无聊而摆弄的修辞

但人们称之为创造,人类

后来被它假设出来的字节

做为雪在光中融化,做为

比喻中的睡鼠,所梦见的水滴

02回.也是

“在那里时间分区为四个季节盘

天的A面漂白,B面刷黑

我用它们来存储与反射光”

“父亲嚷道:Mions,学会控制

或者他叫我Kalypso

不仅仅与速度有关系

你知道我就是父亲,那里也是此时”

“而我沉溺于自由,七月之上滑雪

一眨眼就撞到了春天

我与自己玩耍,阿斯特里昂也一样”

“父亲说:阿斯特里昂,不能外挂

你知道我并没有父亲……”

“我从玻璃中争取时间。因为

我要用它来虚无,你们称之为创世

一种语言的小把戏

羽扇豆长在言辞的缝隙间”

03回.接着

“先有睡鼠洞,后有睡鼠”

它在睡梦中自忖

接着,梦到一些沟通的洞穴

却被Mions当作迷宫

它想,“这其实是张矢量图”

又被Daedalus当成膨胀的宇宙

以安放他的翅膀,和死亡

“梦见空间可能是失误。”它继续睡去

这第二性将异化为物与质

依赖于第一性的:时间

它最后梦见镜子

镜子?“光的漏洞”

趁着漏洞尚未修补

要用它来虚空。睡鼠在睡

羽扇豆长在言辞的缝隙间

但万物在它醒来时,纷涌逃出

04回.作为

它从“痛疼”这个词醒来,长啸

“无人用诡计害我”

空间——它瞎掉的独眼

羽扇豆长在言辞的缝隙间,所以

所有空间都是眼洞的不同镜像

单调而乏味,瞎子的视域

无限宽泛又并非实有

它所照的镜子名字叫水

水性杨花的水,红颜祸水的水

愤怒运行在水面,纷涌逃出

“听我说,Poseidon,这该死的空间

永远不能回到克里特岛的家里”

做为一条从尾巴自我吞噬之蛇

头尾相连的睡鼠洞:世界展开

从水流处分配地址

越来越简化,越来越稀少

05回.将有

万物已在它醒来时,纷涌逃出

牛羊下山喇叭开花哇咔咔

谁家媳妇瞌睡鬼呀上身啦

Lalalalala^*&64jh5@!)%$

咀治思僵较冀舆糸因囝哞

山巅一寺一壶酒

独1揽2梅3花4扫5腊6雪7

混沌里它倚睡鼠,喝下午茶

在银碟中指蘸流水

画下动物、植物、天体与气象

“羽扇豆长在言辞的缝隙间

万物亡灭,何来命理可言”

它又说,“越来越简化

但事物将有定数”

它又画下Internet构图

和世界潦草的命运

06回.之后

下午茶之后,显示第一场雨

它坐在松树下

设计他的模样,用雨水

羽扇豆长在言辞的缝隙间

“人类,在善与恶边沿

抽象成线条”,它反复修改

后来是Daedalus修改迷宫

或者Circe点化陌生人

它画下影子

这盲者眼中的自我

但事物自有定数

影子也有他的未知

不否定,也不肯定

他从草图中转过身来

它已消失,此时

雨声停歇于洋川之滨

07回.再次

Poseidon的公牛从程序中跃出

他从草图上转过身来

设计她的模样

羽扇豆长在言辞的缝隙间

“女人,在善与蛇之间

有厌食症的线条”,他反复修改

Odysseus那样修改航程

或说谎者提起某个废墟

他说出影子

这玻璃与水银之间的毒

但人物自有情节

影子也有她的丰满

不思善,也不思恶

她从草图中转过身来

暴雨将至,此时

舰队停歇于洋川之滨

08回.其实

“我独自赞美,这些人类

他们有比蛇灵巧的手

更有短于蛇足的性命”

“我来给他们吹入,玻璃与水银

之间的毒,吹入一口袋风暴

我是如此热爱他们

热爱不可调和的变量”

“他们会说,我的天父

伟大的造物主,他们会说

羽扇豆长在言辞的缝隙间”

“你知道,我其实是某个程序

删除后隐藏于后台,演恶作剧”

“而他们也只是某些关联,虽然

他们以为自己是实体

但这不妨碍我赞美他们

和赞美牛头怪的祭品”

09回.竟然

“还需要语言,这人类的尘埃

塑成他们并同时堙灭”

它假扮另一个阿斯特里昂

毕恭毕敬对自己说,“现在

我们回到先前的岔口”

在那里语言是落雪

是雪落后的睡鼠迷宫

那睡鼠却是假装的动物

所以,语言作为沉默

言说倒影为三角的圆形

它明白,“海洋和庙宇

也有十四个之多……”

救世主乘坐飞船而来

在特洛伊征战,在艾奥利亚作客

最后,它看见青铜剑刃,上面

没有留下一丝语言的血迹

10回.副歌

“时间圆润而新鲜

无中生有的珠露

均衡滚动,显现世界”

“生命清新而摇曳

被时间诞生

沿着时光流向

泡沫起伏的海岸线”

但时间并非对象

它从生命变化里溢出

体验中,世纪连绵

“生命之海,玻璃迷宫

时间这曲径分岔的路线”

——这只是一次隐喻

取决于控制的语言

这只是一次叙述

无中生有,互相关联

梦亦非诗歌评论

最后的鬼师

——关于梦亦非和他的《苍凉归途》

◎育邦

单看梦亦非这个人,也许并不起眼。除了他的少数民族身份(布依族)外,他看起来就是一个庸常的人。然而在看过他的诗之后,你的印象将被彻底打破。你似乎隐约地觉得他的身上携带着远古的气息:远祖先民的汗腥味,神秘巫师的微笑,深山泥土的味道……有时候,他越发像斯芬克斯了,面目全非,一身上下全成为了谜……

要读懂梦亦非的长诗《苍凉归途》,就必须了解存在了数千年的贵州水书(又称“鬼书”或“反书”)的基本常识。这是一次对位写作,该诗从宽泛的领域里与水书构成了对位。作品正是以水书、《泐虽》、牙巫、鬼师、陆铎等为背景材料的,但作为艺术的诗歌——《苍凉归途》却有效地与这些炫目的素材保存距离。他尽情地利用素材,但真正的行文却远离了神话元素,达到了生者世界(现实)和鬼神世界(神话)的平衡。正是这必要的平衡,使作品走在一条既为诗又为歌的“中庸之道”上,这是何其艰难啊!神话一方面是僵死的,它形成了自己的叙事和价值观,另一方面它总是试图复活。水书的神话被梦亦非在二十几个世纪(据最新研究成果表明,水书的产生年代应稍后于《周易》的产生)之后复活了!诺瓦利斯言,每一艺术作品都含有其先验的理想和存在的必然性。作为从小目睹鬼师神秘活动的见证人和水书研究者的梦亦非,必然在某些特定的时刻走入鬼师的通灵境界,在他写作之前获得了先验的感知体验。这是别人无法做到的,艺术事实只一次性地属于某一个人。

水书是水族人的百科全书,包含着他们的天文、地理、宗教、神话、民俗、伦理、哲学和衣食住行,简言之,从形而下到形而上,一应俱全。鬼师就是能够看懂和利用水书的男巫。有一类极其高明的鬼师掌握了神秘的“水书秘笈”,他们有能力“放鬼”和“退鬼”。作为鬼师的梦亦非以巫师作法的手段,穿越了千年的秘密仪式,利用现代语言“放鬼”于作品之内。《苍凉归途》是梦亦非的“放鬼”之作,这里面包含了鬼师梦亦非的精血、灵魂、手指的颤动和诡秘的啸声。作者曾言明:“水族文化,即巫文化,而诗歌亦是一种巫术的遗迹,一种很难再发生效力的巫术记录、语言巫术,但依然保留着巫术的语言外形”。在神秘力量的推动下,文本呈现出狂欢化的倾向。《苍茫归途》的文本写作从溯源的侧面上应证了作为文学理论的狂欢化(俄国人巴赫金归结)来源于神话的事实。而在每一节之后都有一个副歌,这些副歌多来自水族古歌,这些古歌悠远宁静,给高昂的情绪狂欢以镇定,平覆了语言中即将出现的癫狂。这个不经意的平衡带给我们的是美的遐思和念想……

《苍凉归途》是梦亦非的一个梦。这个梦穿越数千年,梦亦非也是这个梦的一部分。梦亦非通过梦的方式在冷冰冰的物质世界里燃起想像的火焰。“鬼师仿佛在梦亦非的梦中,与前生相遇……尚未辨识就消逝了”(见《苍凉归途》),作为伪史作者和水书研究者的梦亦非与历史或现实的鬼师相互存在于对方的梦幻中。

《苍凉归途》是一个游子回归母亲子宫的行为。一个孤寂的漫游者回到了原始民族的内部,回到了千年血脉的纯正基因内,可以想像,这里蕴藏了一个人和他的种族怎样密切的关系。梦亦非作为黔南少数民族的一分子,《苍凉归途》的写作自然给他涂抹上边缘的色彩。而恰恰因为是边缘给他一个走进更为宽广世界的契机,他扣开了那扇只有他能进入的幸福之门,“他意外地窥到了写作的秘密”。而我们曾扣遍所有的门,却徒劳无功。

当人们热衷于制造伪价值时,他们就应该明白这些东西迟早将被废除。当你试图制造一本伪书的时候,你想的是给读者给历史一个巨大的嘲讽。当在一本伪书中建立起一种伪价值时,这就成为了一种艺术事实。无疑,梦亦非完成了这种奇妙的建造,他偷偷祈祷、祭祀,像鬼师一样驱鬼送鬼、禳灾乞福,从而得到语言之神的庇佑,完成了一本包含他宏大艺术理想和人类精神的书。在这本书里,他描写历史和时间的弯曲,赋予羽毛以人类精神的重任,谈到鬼师和文学及世界的关系;这本书包含可怕的历史悖论,观念和价值被颠倒、扭曲;隐藏在该书背后的是各式各样的鬼神,它们呼啸、喧嚣、沉默;它的主题是没有主题……从这个意义上说,梦亦非是个不折不扣的伪书制造者。诗中说,“不知名的伪史作者被生活急剧剥离”,也只有在此时,“被生活急剧剥离”的梦亦非才发现他写作的秘密和作为伪史作者的必然存在。

虽说“子不曰怪力乱神”,但谈论梦亦非和他的《苍凉归途》,有时也可以适当地说一说。这是一次灵魂附体的写作(这是修辞学上的说法,而并不是所谓的“神性写作”),是一次艰苦卓绝的孤独之旅,“我在时间这座迷宫中辗转了一生,但在我的写作中,无数次将它的拆毁”(见《苍凉归途》),从鬼师梦亦非的喉咙里传来了塞壬的歌声和时光的谶语。

如果把《苍凉归途》作为椭圆看,那么它们的焦点之一是作者的神秘主义体验,另一个则是他作为信息时代的个体的生存体验。利用这两个焦点,梦亦非完成了他作为鬼师的神圣行为。事实上,他是作为最后的鬼师来完成这次决绝的歌唱的。而且,我几乎固执地认为这一绝唱必然是一次性的,以后再也不会有了。

《苍凉归途》是巫师梦亦非在现代舞台上最后的舞蹈。甚至只是象征,是仪式产生力量的祭祀行为。这种罕见的仪式以排山倒海的气势给予我们麻木的神经以重击。神秘赋予它无限的想像,形式和内容的更新为作品带来创造性的效果。这是把人类历史上的记忆嬗变而成一种当代歌舞,这梦幻般的穿越给我们这个时代以信心,给我们愿意继续从事写作和阅读的人以鼓舞。

因而,我更加注重这最后的鬼师。

因而,我更加珍视这《苍凉归途》。

2007年9月27日于南京挹江门。


微信抽奖:只要把此微信转发至“朋友圈”,并把姓名、邮编、地址发给《青春》公众号(youthpub),您就有机会获得南京出版社出版的明信片一套或最新一期纸刊《青春》。参与之前请先关注哦。心动不如行动!



《南京旧影》 南京出版社



《南京城墙》 南京出版社



《南京民国建筑》 南京出版社




本栏目特约编辑:白鹤林 责编:育邦





关注《青春》,青春永驻

再小的力量也是一份支持


全国青年文学期刊 推动青年文学创作

时代精神 心灵阅读

多元并蓄 深广远行


青春杂志社

执行总编辑:育邦

责任编辑:王成祥 顾星环

美术编辑:王主

实习编辑:牛亚南

栏目主持人(按栏目顺序):邵风华(新青年写作) 何同彬(青春热评) 韩东(写作者) 朵渔(朵渔视线) 曾蒙(青春艺苑) 梁雪波(青春悦读)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nanjingyouth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nanjingyouth

微信公号:youthpub


本社地址:210016 南京市太平门街53号

邮发代号:28-11

月刊,每册定价:8.00元

亦可直接与本社联系订阅:025-83611931


↑↑↑长按二维码,选择“识别图中二维码”一键关注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