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惊喜:天价娇妻 莫忻然 陆少琛

忙里偷闲小说坊 2018-10-13 21:29:45


《一夜惊喜:天价娇妻》

作者:月下销魂  主角:莫忻然 陆少琛  章节:76章

【文案】

“脱!”清淡的一个字没有任何情绪。

莫忻然瞪大眼睛:“你说什么?”

“我从不做善事,只做交易!”陆少琛轻弹烟灰,目光深邃“我总是要检查检查我的货物是不是干净的……”

她是暗街被唾弃的下等人;他是暗夜的撒旦,冰冷无情,霸道狂妄,却将她视为猎物。只要他想要的,无论如何都要得到!

一夜之间,她被迫成为他的女人……

当过尽千帆后,我们才知道,最初的相遇原来夹杂着那么多的利益,这也让我们的爱情不再纯洁干净。可是,如果你问我再回到当初会作何选择,我依然会告诉你:爱你,是我这辈子最想做的事情。

=====================



  第01章:暗街的渣

  夜晚的霓虹在毛毛细雨下划出了一道道的绚丽,五光十色的光彩映照出夜晚的迷离……

  莫忻然手里紧紧的抓着什么东西拼命的跑着,夜晚独有的美丽在她因为奔跑而颠簸的视线里变的晃眼。

  “他妈的,臭娘们挺能跑……”身后噙着爆粗的话沉戾的传来。

  莫忻然回头看了眼,布满污渍的脸被雨水打的狼狈不堪。她拼命的跑着……渐渐的,体力不足的她不停的呼着大气。她一天都没有吃饭喝水了,此刻因为疲惫也已经进气儿少,出气儿多,鼻息“呼哧呼哧”的。

  路上的人看着两个大汉追着莫忻然,却都没有人管,一个个淡漠的仿佛看着一出现实剧。甚至,有人好奇的勾着脖子探望着,眼睛里有着莫忻然被抓后会是个什么下场的淫秽光芒。

  莫忻然紧紧的攥着手里的东西,仿佛,那个东西能给她无限的力量一样,只有这样紧紧的攥着,她才能在这样的情况下坚持下去……

  身后的叫嚣谩骂声不停的传来,莫忻然没命的跑着,可是,最后却看着前面的墙停下了脚步……因为饥饿加上过度紧张疲惫,她慌不择路,竟然跑进了一个死胡同里!

  “跑啊,你继续跑啊……妈的,让老子追了几条街!”大汉唾了口,喘着粗气儿看着莫忻然,“虎爷看上了你是你的福气……跑?找死!”

  莫忻然喘息着,她看着大汉的后面,知道自己一点儿希望都没有了……在海滨市,像她这样的人根本就是个渣,没有人会来帮她的。

  莫忻然艰难的吞咽了下,嘴里已经干涸的没有了一点儿湿润气儿,这一下的吞咽,不但没有润到喉咙,反而喉咙像火灼了一样。

  看着缓慢的不停逼近的大汉,就像是猫看着无处可逃的老鼠一样,眼睛里全然是戏谑。莫忻然往后退,直到背抵在了潮湿的墙上无路可退,她咕噜了下眼睛看着一脸淫笑的大汉,本能的大喊:“救命——”

  “救命?”大汉好像听到什么笑话一样的看着莫忻然,“欸?你不知道在海滨喊救命……听到的人反而会跑的远远的吗?”

  莫忻然当然知道,可是,那刻她就那样本能的喊了,然后他妈的心里就后悔了。

  “别反抗了……省的我哥俩费力气。”大汉好像还没有喘过气,说话有些不顺畅,“你今天是跑不掉的。”

  “跟你们走……”莫忻然咬牙,嗤笑的翻了下眼睛,“做梦!”

  “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大汉又唾了口,然后和一旁的另一人示意了下,二人就扑向了莫忻然。

  “啊——”莫忻然嘶声竭力的大叫着,用最后的一点儿奢望企图想要引起一点点路人的好心。

  大汉压住了莫忻然,他们有恃无恐的根本对她的尖叫无所谓,拉着她就往巷子外走去……

  “放开我,放开我……放开我!”莫忻然努力的挣扎着,可是,一个已经筋疲力尽又一天滴水未进的她哪里能挣脱掉两个男人的钳制?

  大汉一面骂着,一面轻松的就将莫忻然拖到了巷子外……

  适时,陆少琛手指间夹着烟踏着不疾不徐透着冷漠的步子走着,季风跟在后面给他打着伞,仿佛,他在沉思着什么。

  莫忻然看到陆少琛,就算在不太明亮的情况下,她看的并不是很真切,却她还是看到一丝希望。出自本能,她不管任何的就朝着陆少琛大叫了起来,“救命,救命……救命!”

  陆少琛停住了脚步,暗夜下,如豹子一般冷厉的眼睛轻轻落在前方……

  大汉们看着陆少琛,接触到了他的目光后,不由得向后微微退了半步,暗暗吞咽了下,“虎爷的事情,我劝你最好别管。”

  “救命……求求你救救我!”莫忻然大力挣扎着,一双眼睛透着乞求的看向陆少琛,此刻对于她来说,任何一个人,都比让她落入虎爷的手的好,“只要你救我,我可以报答你的。”

  “哦?”陆少琛仿佛很有兴趣的问道,“怎么报答?”

  第02章:我不缺女人

  陆少琛没有理会两个人,只是饶有兴趣的看着莫忻然,极为优雅平淡的等待着她的答案。

  “我,我可以给你我的身体……”莫忻然咬牙说。

  “我不缺女人。”陆少琛冷冷的声音平静溢出。

  “我……”莫忻然此刻只想着脱离虎口,她暗暗咬牙,“我还是个处女!”

  陆少琛浅笑了下,那样的笑冷漠的停留在嘴角,“我身边也不缺乏是处女的女人,比你漂亮、身材好的更是大有人在!”

  言下之意,他完全没有兴趣。

  陆少琛再没有看莫忻然,他抬步继续往前走……他的举动,让一直存观望态度的大汉顿时松了口气。

  季风轻倪了眼绝望的莫忻然,依旧恭敬的跟在陆少琛的身后。

  莫忻然咬着牙,她看着即将要滑过自己的陆少琛,“只要你救我……你希望我怎么报答你都可以!”

  陆少琛对她说的完全没有兴趣,可就在越过莫忻然身边的时候,他不经意的倪了她一眼,而就是这一眼,彻底了改变了莫忻然的命运!

  莫忻然在不停的挣扎中,手中紧握的东西在灯光的折射下发出一抹淡淡的光芒。

  陆少琛猛然停住……一双阴戾的眼睛透着绝杀的阴狠落在了莫忻然的身上,“你和顾家三少什么关系?”

  莫忻然不明白陆少琛的意思,心里百转千回只是在瞬间,她目光在危机中一直看着陆少琛。从方才他对她有兴趣的问了句,到大汉说到虎爷的时候他又面不改色,她就已经明白,这个人绝非简单,只要他愿意救她,那么……她就能脱离虎爷的控制。

  “你认为是什么关系呢?”莫忻然一脸傲娇的反问,聪明的她明白,此刻多说多错,既然他突然这样问她,必然是他发现什么她不明白的事情。

  陆少琛眸光轻抬,一抹冷寒直直的射向了莫忻然,那样子,仿佛要将她吞噬一般。

  “喂,”大汉看陆少琛仿佛对莫忻然有了兴趣,心里凝了神,“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他倪了眼因为和陆少琛对峙而忘记挣扎的莫忻然,又看向陆少琛浑身散发出来的气势,知道对方绝非善茬,暗暗吞咽了下,“她不过就是个生活在最底层的人,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和顾家三少有关系?”

  海滨市的人,你可以不认识政府官员或者明星,却没有人会不认识顾家。

  顾家在海滨市有着神抵一般的地位,他是海滨市金钱最直接的诠释,没有人可以超越他的地位。在这里……顾家就好比美国的罗斯切尔德家族,虽然没有控制货币的权利,却控制了整个海滨市的经济命脉。

  顾家在海滨市有着根深蒂固的地位,到了这一代,顾家三个小辈各个都是风云的人物,而最为海滨市的人津津乐道的当属顾家三少,这个传说中的人物……顾家如今许多的举措都出自这位三公子之手。可是,他却从来没有曝光过,除了顾家的人,没有人知道谁是顾家三公子,哪怕,他就站在你的身边!

  想到这里,大汉突然一愣,心里暗暗思忖:不会这个妞儿真的和三少有什么关系吧?

  可是,转念又想了,如果三少真的和她有关系,刚刚为什么不抬出来?在海滨,道上混的人就算和顾家的交集不多,可谁敢不给顾家几分面子?!

  想到这里,大汉便心安了……

  陆少琛根本不管大汉的话,一双埋在暗夜细雨下的眸子冷漠的就仿佛地狱里的幽灵一样,没有丝毫的温度。

  他淡淡的看着莫忻然,虽然莫忻然表现的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可是,他知道……她不知道顾三少。

  大汉和一旁的人对视了一下,大汉说:“朋友,虎爷的事儿你最好也别参与,今儿个这事儿我们弟兄就当没有发生过……”顿了下,“朋友让个道儿,我们还要回去复命。”

  海滨市是个黑道猖獗,各个行业都有着极大发展的地方。但是,一直以来,这里都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大家都恪守着,没有过大的激烈,都不会逾越。虎爷是道上有名的黑手,卖军火起家的,算得上黑道上前五数的上的人物。

  莫忻然的心里就像打鼓一样,被陆少琛看的几乎溃不成军。可是,此刻她明白,只要有一点儿的退缩,她就真的完了……

  “她留下,你们走。”陆少琛淡淡的声音随着毛毛细雨轻轻飘落,轻的仿佛手指在琴弦上轻抚一般。

  莫忻然的心一下子从嗓子眼儿落回了位置,但是,架着她的两个男人可就不轻松了……

  “虎爷的事情你也想管?不自量力……”大汉给一旁的人示意了下,那个人明白的点头,二话不说的就准备大打一场。

  陆少琛根本不为所动,只是眸光饶有兴趣的倪了眼莫忻然紧攥的手。

  第03章:黑暗的主宰

  季风看了眼准备上前要打的男人,就在他欲上前的时候,枪已经直直的对上了他……没有人看清楚他是什么时候拔枪的,不知道是因为焦点是在陆少琛身上,还是因为他真的太快了。

  男人猛然停住,他看着季风手上的枪反射性的去拔别在身后的西瓜刀……可是,当手碰触到刀柄的时候,他整个人停止了一切动作,只是直愣愣看着季风手上的那把枪……枪身上,有着一道闪电的标志,暗夜下,明明看不真切,却透着犹如地狱勾魂使者一般的寒冷。

  男人触碰到刀柄的手开始颤抖,紧接着,全身都在颤抖……最后,腿一软,竟然“噗咚”一声,跪倒在湿漉漉的地上。

  “什么情况?”还架着莫忻然的大汉看着男人,他脸色在昏暗的路灯映照下变的惨白,大汉反射性的看了看正用枪指着男人的季风。可是,由于位置的关系,他并看不真切季风手里那把枪带着的符号。

  看着这一切的发展,莫忻然反而变得平静了,也许,是抱了破罐子破摔的想法,最后反而觉得只要能脱离虎爷,剩下的事情都可以再考虑。

  “滚。”淡淡的一个字就像暗夜里执掌人命运的撒旦,冰冷无情,但声线却仿若天籁般低沉迷人。

  男人如临大赦,微颤颤的站了起来,急忙给大汉边摆手边颤声说:“快走,快走……”

  大汉不明就里,却还是放开了莫忻然去搀扶因为害怕还不太利索的男人。适时,他也看到了季风正欲收回的枪上的闪电图案,和男人一样……他的脸色瞬间惨白。

  海滨市黑白两道有着各掌天下的人,明面没有人不知道顾家。而暗夜里,却没有人不认识这个标识,一个代表着随时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的标识。

  莫忻然看着大汉走了,她顾不上他们为什么突然怕眼前这个男人,只是紧张的情绪一下子松懈了下来……因为饥饿和情绪的松弛,整个人顿时觉得无力,腿脚猛地抽了下筋儿,人就瘫软了下去……

  没有想象中的搀扶,就连一丝同情的表情都没有!

  陆少琛只是淡漠的倪了眼跌坐在湿润的地面的莫忻然,冷声问道:“你手上的东西是从哪里来的?”

  从始至终,好似本能一样,莫忻然攥着东西的手一直没有松过,就算全身已经没有力气。

  

  突然被问及,莫忻然一下子想起来,不顾冰冷的视线打开已经红了的手。掌心里,安静的躺着一块奇特的装饰,好像是玉,却又被水晶包裹着,仿佛是一个印鉴又好似只是一个普通的装饰物……一眼看去,极为平凡。

  莫忻然看着完好无损的东西,抿嘴笑了笑,然后撑着身体站了起来,看着陆少琛说:“这个是我私人物品,我觉得我没有必要和你说明。”顿了下,“谢谢你救了我……”

  “我从来不做亏本的事情。”陆少琛看出莫忻然的小心思,冷笑一声说。

  莫忻然好像很是无所谓的说:“我也没有打算白占你便宜。”

  陆少琛眸光突然一凛,紧接着,掩去了眼里嗜血的杀气后,冷漠的说:“带她回去。”

  季风听了,仿佛并不意外,“是!”这个女人不管和顾家有没有关系,她手里有顾家的玉鉴,光凭这点儿……琛哥就不会放她走。

  莫忻然咬咬牙,心思急转了数下,就在季风欲“请”她的时候,她朝着打着伞的陆少琛说:“我认识三少,你救了我……你可以和他提出要求。”她的心因为说着天大的慌开始狂烈的跳动着,“你可以和他提任何一个要求,他,他一定会答应的。”

  陆少琛听了,面色不改,如雕刻般深邃的脸上没有任何的情绪,只听他淡淡的说:“找他……这是自然的。”说完,他嘴角微微勾了抹若有似无的笑意,这样的笑就停留在嘴角,透着渗人的寒意。

  “琛哥……”

  “我先走。”陆少琛打断了季风的话,然后倪了眼莫忻然后,举着那把黑色的大伞,继续漫步在细雨的夜晚。

  留下的……只有扔在地上,被落地的雨水慢慢浇熄的烟蒂。

  莫忻然的脸色变得扭曲,她看着被伞遮去了头部的背影,嘴渐渐张开,仿佛能塞下一颗鹌鹑蛋。直到此刻……她方才明白,为什么刚刚那两个虎爷的手下会吓成那样!

  海滨市黑暗的主宰,如同顾家三少一样神秘的人物——陆少琛!

  第04章:该结束了

  莫忻然看着前面犹如古堡一般的别墅,再看看整个山头,一股凉意顷刻间从脚底慢慢的,慢慢的蔓延……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被沉浸在空气中的血腥气息而凝固住了血液。

  自小是孤儿的她在海滨市就是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别的地方,孤儿至少有最基本的保障,在这里……你永远不要奢求有人会同情心泛滥的给你建造一个避风港。

  因为这样,孤儿就变成了两种。要么死,要么就像小强一样活着……而小强最后的结局又分为两种!

  一种就像她一样拼命的想要逃脱命运,时常游离在危险的边缘,企图上帝哪天睁开眼了就拉她一把。当然了,如果上帝一直闭着眼睛,她就会变成海滨市上比孤儿还要惨的人,被看上的人玩弄一番后沦为泄欲的工具,最后死在垃圾堆里,也就是另一种人的命运,不管男女!

  她今天算是又在鬼门圈溜达了下,虽然从虎爷嘴里掉进了陆少琛的掌心……但是,后果大不了一死,总比沦为亵玩的玩具来的好。

  来之前莫忻然确实是这样想的,可是……现在,她觉得自己的想法是多么天真,多么可笑。

  “除了三楼和四楼你不能去,剩下的房间你可以自己选择!”季风的话没有一丝感情,“等下会有人送衣服过来给你换,在琛哥回来之前,把自己弄干净。”轻倪了眼脸上都是污渍的莫忻然,季风面无表情的离开了,撂下莫忻然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细雨中,透着阴冷气息的院子里。

  莫忻然拿着玉鉴的手紧紧握了下,她紧紧的咬了咬牙后深深吸了口气,然后就朝着别墅走去……

  推开门,“咣”的一声响动过后,漆黑的屋子瞬间变得灯火通明。

  莫忻然眨巴了下眼睛,适应了光线后方才微微仰头……从楼顶垂下的水晶琉璃灯散发着让人迷离的灯光,就仿佛能照亮整个黑夜一样。

  莫忻然恨海滨市,她如果有一点儿办法都想离开这个鬼地方,这个贫富的差距就像天堂和地狱一样的地方。可惜,在这里,你想要离开,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攥着玉鉴的手越来越紧,直到边角刺痛了手心,莫忻然方才猛然回神。她摊开手掌看着手里的玉鉴,因为这个……她一直在坚持,一直在等他,等着他能够带着自己脱离这样的命运。

  眼睛渐渐眯缝了起来,莫忻然咬了唇……五年了,他没有出现。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明明知道结束了,她到底在等什么?到底为了那一句狗屁的话,这么一个狗屁的信物在等什么?

  细雨的夜在昏黄的灯光下被映照的雾蒙蒙的一片,路上的行人并没有因为这样的雨而遗忘了夜生活。

  陆少琛打着伞行走在海滨市的街道上,没有人会留意他,就像他也不会去理会别人一样……最终,他的脚步站在了一座海滨市最具特色,贯穿南北城区的桥上遥望着东方的位置。那边……是海滨市开发的新型区,如今已经初落规模。

  那里有世界排名前三的绯夜赌城,有龙鳞集团投资的世界最大型的游乐场,这两个的落成,将会给海滨市带来一个飞跃的变化,到时候……

  陆少琛的眸光微微眯缝了下,眼睛里似有说不出的情感在溢出,那是一种卑微而又悲伤的痛楚,仿佛是被人遗忘了许久一般的孤独。

  “琛哥!”季风上前接过陆少琛手中的伞继续给他撑着。他也看了眼东方的位置,心里微微一叹后说,“琛哥打算将她一直留在宅子里吗?”

  陆少琛收回眸光倪了眼季风后,继续往前走,“一直找不到贺玲的突破口,想不到……这是个契机。”他嘴角勾了抹淡淡的笑,“她一定想不到顾迟手里的玉鉴已经不在了。”

  “顾家的玉鉴怎么可能流落在一个低下的人手里?”季风疑惑。方才在巷口,他也有看了眼那女人手里的玉鉴,光从外表看,应该不是假的。

  陆少琛看着前方,微微勾了唇角露出透着危险的诡笑,“顾老爷子马上就要八十大寿了……”

  “是!”季风微微蹙眉,却还是恭敬的回答,“就在三天后……”

  ·

  第05章:沉痛的记忆

  陆少琛停住了脚步,然后缓缓的将脸侧移,冷厉阴寒的眸光犀利的看着前方一栋摩天大楼……他缓缓抬头,最后目光透着嘲讽的落在偌大的LOGO上,那个整个海滨市,甚至在世界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的顾氏集团的标徽。

  “顾家的时代……该改写了!”陆少琛慢悠悠的说出这句,眼睛里射出寒光的同时,眸光最深处,却是透着挥不去的哀伤。

  季风没有接话,只是抬头也看了眼顾氏集团的LOGO,随即暗暗一叹,知趣儿的静静打着伞没有接话。

  陆少琛也不知道看着这幢摩天大楼多久,久的仿佛时间都静止了……最后,他面色又恢复了冷漠后方才垂头,眸光闪过一抹嗜血稍纵即逝。

  “那个女人是什么人?”陆少琛突然问道。

  “一个孤儿,叫莫忻然。让人去打听了,说是冒犯了虎爷的地盘儿,被虎爷看中,却被她逃了……”季风声音平静。像莫忻然这样的人,在海滨市就如海边的沙子一样,并不稀奇。

  陆少琛锐利的视线落在前方,嘴角勾着淡淡的,邪冷的笑,薄唇轻启,喃了句:“莫忻然……”

  洗干净的莫忻然此刻还不知道她将要卷进一场让她痛的世界里,只是穿着像是变魔术一般出现的丝质睡袍看着眼前的一切……洗澡前房间里是空的,但是,人出来的时候,整个床铺已经焕然一新,衣柜摆满了衣服,各个尺码的竟然都有!

  当然了,这些对于此刻的她来说无心理会,这个世界上,有钱有权的人恐怕想要星星,都会立马有人送一块陨石过来。

  窗外,满院灯光昏暗,处处透着一股让人从脚底凉到心里的气息。

  她看着灯光下细雨绵绵,渐渐的,视线变得模糊,就好像给夜织就了一层寂寞的衣裳……

  “然然,你会等我吗?”长的俊逸的就好像古时候的白面书生一样的阿迟在黑漆漆的夜里拥着她的肩膀坐在草地上,声音犹如小提琴般好听的就好像能把人催眠一样。

  当时她是怎么回答的?

  “你会回来找我吗?”对,她当时没有回答他,只是这样反问着他。

  “会!”阿迟回答的无比坚定,“不管需要多久,早晚有一天,我一定会回来找你!”

  他这样说,她就那样信了……这一等,就是五年多!

  莫忻然倚靠在窗边看着外面迷离的夜,手里依旧攥着那个玉鉴,阿迟离开的时候留给她的东西,也是唯一的东西。她拼命的活着,拼命的在等着他……她就像是个傻子一样的一直在等着,可是,她到底在等着什么?她连他的全名都不知道,除了只是知道他是阿迟,剩下的一无所知!

  闭上酸涩的眼睛,饿了一天的她仿佛饿过油了,一点儿胃口都没有,奇迹般在房间里变出来的美食是她一直奢望的,而真的摆到面前时,她却完全无感。

  “然然,”阿迟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就好像还是那个夜,“这个东西对我很重要……给你,是因为我想要给你一个肯定的期望。它,我一定是会回来拿的。”

  他的话在告诉她,他一定会回来找她,一定会!

  死死的攥了下手,莫忻然紧紧的抿着唇不让自己的情绪泄露,眼泪是弱者的,她不喜欢当弱者,哪怕她真的想要找个肩膀好好的哭一场……

  “阿迟,我等你!”她当时紧紧的握着他给的东西,“我会用我的生命保护它,等你回来拿回它!”

  阿迟轻柔的笑了,那样的笑就像烙印一样刻在了她的心里……就像那刻他的吻深深的烙在了她的记忆里。

  手里的玉鉴越握越紧,莫忻然紧紧的抿着唇,脑子里满满的都是那晚的记忆……深情而炙热的吻就好像要将彼此融化方才甘心。

  火热的碰触,疯狂的吸吮,空旷的地界承载着随时会被人发现的危险所带来的刺激,他们就像疯了一样的想要拥有彼此……

  她说:阿迟,让我给你!

  阿迟问:为什么?

  她说:我想你记住我的味道……那么,你我不见的日子里,你偶尔还能想想我带给你的感觉。

  他沉默着压着她,月光下她的眼睛坚定的没有一丝犹豫。

  她说:让我给你……我想你成为我的第一个男人!

  她那刻疯狂的想要将自己交给那个男人,哪怕明明清楚,她卑微的也许和这个男人不配。可是,当时她想了,就做了!

  自嘲滑过嘴角,莫忻然嗤冷的笑了笑……最终,他都没有要她!只留下了一句“留着你最宝贵的和我留下的东西,再见面……我会一起拿回!”

  “阿迟……我还能等到你吗?”轻轻的话溢出莫忻然的唇,透着期望与失望相交叠复杂情绪,“等你拿回你留在我这里的东西和我最宝贵的?”

  “我认为……”陆少琛清冷的声音就像鬼魅一般突然在屋内响起,“……你是等不到了。”

  第06章:检查干不干净

  莫忻然的心猛地“咯噔”了下,她在睁开眼睛的时候转头看向卧室门口,“你什么时间进来的?”

  “你想男人的时候。”陆少琛冷冷的看着莫忻然,没有丝毫的感情。如果之前在怀疑她手里的玉鉴,那么……此刻他还有什么好怀疑的?

  阿迟……有着顾家玉鉴的阿迟,在海滨市还有谁?

  莫忻然暗暗咬了咬牙没有说话,只是屏气握着手里的玉鉴,企图让自己冷静以对……这个人是陆少琛,一个杀人不眨眼的人。她不怕死,可是,在没有等到阿迟的时候就死了,她不甘心。

  就在莫忻然心里百转千回的时候,陆少琛突然抬步走向一侧的沙发坐下,拿出烟点燃,随意的交叠着双腿吐出烟雾的同时看向莫忻然,“脱!”

  清淡的一个字没有任何的情绪,仿佛他只是感叹了一下。

  “你说什么?”莫忻然瞪大眼睛。

  “我从不做善事,只做交易!”陆少琛轻弹烟灰,“我总是要检查检查我的货物……”他眸光犀利的看向莫忻然,“是不是如你自己说的,是个处女!”

  莫忻然呆愣的站在原地,看着陆少琛那随意而淡然的弹着烟灰的动作不由得打了个冷战,本能的向后退了半步。

  因为身后就是墙,她那半步退得让自己打了个踉跄,“我不是货物。”莫忻然的话咬牙切齿。

  陆少琛微微勾唇嗤冷一笑,没有感情的视线轻抬,“在我眼里,任何……都只是货物。只是,货物的价值不一样。”

  莫忻然攥了攥手,她咬牙说:“你不是对我的身体没有兴趣吗?”

  陆少琛将烟捻灭在烟灰缸,动作轻柔优雅,可是,却透出嗜血的气息,只听他淡漠的说:“有没有兴趣是一回事,我的货物必须要验又是另外一回事……”说着,他猛然抬眸,眸光犀利的看着故装镇定的莫忻然,“我的耐性是有限的,我不介意派人将你送到虎爷那边。”

  莫忻然牙龈咬的更紧,她恨死了这样的命运,可是,却又逃脱不开。

  需要脱的并不多,睡袍里面除了内衣裤,什么都没有了……

  莫忻然双腿耸拉在床边,人躺在床上,她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天花板,那好看的水晶琉璃灯将整间屋子映照的犹如白昼一般。

  她感觉不到凉意,光着身子躺在柔软的床上可比她穿着单薄的衣服就着纸箱躺在冰冷的地上要舒服许多。

  莫忻然如此自嘲着……当然,如果忽略她此刻正以一个羞耻的姿势将自己暴露在男人的面前,这一切也许还不坏。

  轻动的声音传来,沉稳的脚步踏在地板上的声音有节奏性的一步一步靠近,带着极为强大的压迫力和血腥。

  莫忻然紧紧的咬着唇,手里也紧紧的攥着玉鉴,她就在陆少琛要靠近的时候,猛然闭上了眼睛。

  陆少琛在床边停下,他冷漠的垂眸,看着莫忻然已经无一遮掩物的身体。不似他身边的女人光洁白皙的肌肤,莫忻然的身上到处都是淤青,有些已经颜色淡了,有些还红着,肌肤上更有一些细小的伤疤痕迹。

  眸光就像扫描仪一样从莫忻然的胸一直往下移,最后,落在浓密的三角危险区的黑森林上……灯光下,隐隐若见那因为紧张而有些僵硬着的私密处的肌肤,故装无谓的身体更是泄露了莫忻然此刻内心的想法。

  陆少琛没有丝毫情和欲的视线冷漠的没有一丝波澜,他俯身,就在莫忻然心提到嗓子眼儿的时候,他毫无预兆的探手……

  手指在干涩的甬道里直直刺入……莫忻然瞬间紧咬了下唇,任由着手里的玉鉴的菱角处刺入掌心,屈辱侵占了所有的神经,可是,此刻她却只能一动不动,任由着陆少琛的动作。像她这样的人,想要活着,就只有遗忘什么是尊严……

  陆少琛的手指直到触碰到障碍物后方才停止,他眸光一深,微微抬眸看着将嘴唇已经咬出血的莫忻然,眸子深处透出血气的同时,手指猛然狠狠向前刺入……

  第07章:冷漠的撕裂

  “啊——”撕裂的干涩就好像有人硬生生的将她的身体掰成两半,莫忻然忍不住的本能叫了出声。

  血顺着大腿根滴落在灰白色的被褥上,陆少琛嘴角噙着冷漠的嗤笑,抽出手指,拿出兜巾冷漠的擦掉手指上的血迹,随意的丢掉手帕的同时转身向门外走去,“三天时间,会有专门的人来教你学习宴会礼仪,三天后,陪我一同出席一个宴会!”

  “砰!”

  平静的没有丝毫感情的声音落下的同时,门被关上……莫忻然缓缓睁开眼睛,适时……泪顺着嘴角慢慢滑落,将被褥染湿了一块儿。

  突然,她觉得自己给自己找的理由一切都已经没有了意义,到头来,只有一个理由是适合她的,那就是……她,只爱自己!

  被遗忘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泪在这一刻就像脆弱的堤坝挡不住疯狂而来的激流不停的溢出,莫忻然蜷缩了身体,整个人就像是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般,对这样的世界充满了茫然……

  【关于顾家老爷子的八十大寿将要公开性的举办,这一消息,让海滨市,甚至全世界一些知名人士都极为关注,各界更是以得到顾家派出的邀请函而自豪……】

  电视里,是主持人干净利落的声音。顾家家宴从未公开,这次老爷子要公开举办八十岁的寿宴,顿时让整个海滨市的人关注,人们纷纷臆测着顾家人的想法,而最多的想法则是……顾家老爷子恐怕是要将小孙子,也就是传闻中的顾家三少推出舞台了!

  陆少琛看着电视上传回的关于顾氏集团公关部经理的访谈,冷漠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只是,眸底深处,在看到顾氏集团LOGO的时候,噙着几许复杂的忧伤。

  “啪!”陆少琛关了电视起身上楼,刚刚进了卧室,电话就响了,“什么事?”

  “少琛,”电话里,传来轻柔而纯净的声音,“顾老爷子的寿宴你去不去?”

  “去!”陆少琛应声的同时进了屋。

  电话里传来一声轻笑,“我陪你!”声音噙着几分期待的兴奋。

  陆少琛关了房门,径自往浴室走去,“不了,我会带一个人过去……”电话里传来一阵沉默,他眸光微挑,“筠乔,你现在不适合和我一起出现在公众的场合里。”言语里,有着几分宠溺的低沉。

  “我明白……”周筠乔有些泄气,“少琛,什么时候我……我才能和你一起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

  陆少琛推开浴室的门,浅笑,“不会太远了……”

  周筠乔听了,显然开心了几分,刚刚想要说什么,就听陆少琛说:“我冲个澡,等下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很晚了……早点儿睡觉,嗯?”

  “嗯。”周筠乔把想要说的话吞咽了进去,道了声“晚安”后挂断了电话。

  不一会儿,浴室里传来花洒的声音,磨砂玻璃门倒影出一个身材颀长而健硕的身影……

  洗完澡后,陆少琛只是围了一条浴巾走出了浴室,头发湿漉漉的还挂着水珠子,整个人看上去透着几分狂野,可是,就算如此,依旧给人冷漠。

  拿起电话,快速的拨出一组号码,等了许久,电话那端方才接起,“我需要买一个消息。”陆少琛淡漠的说。

  “你知道XK的规矩。”对方的声音平静的没有任何语调。

  “明白,”陆少琛眸光微凛,“等下我会发任务过去,我希望能尽快得到答复。”

  “可以。”应声完,对方就挂断了电话。

  陆少琛打开电脑,快速的将所需任务的情况传输了过去,然后便打开了低音炮,放着欧美古典乐,躺在床上等候着对方的回信。

  参加宴会,给老头子惊喜的时候,看来……他要顺便附赠三少一份礼物了,真不知道……顾家要怎么感谢他!

  第二天,阳光穿过玻璃窗洒进,温暖的光线落在床上裹着被子沉睡的莫忻然身上……

  “咚咚!”

  敲门声传来,长期生活在紧绷情绪下的莫忻然猛然惊醒,先是放空状态的看看四周,渐渐的,思绪方才回归。

  “咚咚咚!”

  敲门声再一次传来,透着不满的情绪。

  莫忻然急忙起身,一把捞过一旁的睡袍穿上就光着脚去开了门……

  门口,站着一个不到三十岁,穿着白色蕾丝领口,黑色窄身小套装的女人。那女人看着莫忻然,微微扬着下巴眸光微垂,睥睨傲然的看着她,口气不冷不热的说:“琛哥给莫小姐准备了礼仪课程,请莫小姐十分钟后到楼下参加训练……”她看着莫忻然微微皱眉的样子,语气渐渐噙了不屑,“请不要迟到,琛哥最不喜欢的就是不守时的人!”

  ·

  第08章、顾家寿宴

  顾老爷子八十岁大寿在整个海滨市的关注下如期到来……这一天,对于整个海滨市来说,关注度竟是有种超越政要首领的趋势。

  陆少琛站在窗前,垂着的手里拿着一个四方的玻璃酒杯,淡黄色的酒液包裹着球体冰块,在他轻动下,发出“铛铛”的清脆声响。

  身后的电视上传来关于晚上将在顾家别墅举行的寿宴的相关报道,那被渲染出来的喜悦此刻落入陆少琛的耳朵里变的刺耳,这样的欢乐,仿佛在衬托着他不为人知的身份在此刻有多么的孤独。

  缓缓抬手,冰冷的酒液带着辛辣刺激着味蕾。陆少琛嘴角冷嗤一声,眸光轻抬间,嘴角露出一点点笑意,那样的笑,噙着复杂的情绪,透着报复的嗜血。

  “关于莫忻然的资料已经传送给你,”XK对外负责人的声音就好像机械传出一样,“对于你想要知道的那部分,做了详细的调查……莫忻然在五年前曾经和顾迟有很大部分的时间整天在一起,顾迟后来离开,恐怕是和顾家之后发生的事情有关。”

  陆少琛脑子里闪过XK传来的资料,轻微的眯缝了下视线转身,将手里的杯子放到桌子上,然后关掉了电视向更衣室走去……

  打开衣柜,他随手拿出白色衬衣和黑色西装后就开始换衣服,脸上已经恢复了没有任何情绪的冷漠。

  XK的效率是快的,莫忻然十年间的所有查的清清楚楚。就和所有海滨市生活在底层的人一样平白无奇的她,偏偏……在五年前遇到了一个不平凡的人。

  陆少琛嗤冷的勾了下唇角,换好衣服后转身出了卧室……人刚刚下到二楼,就看到了也刚刚走出卧室的莫忻然。

  三天的礼仪学习,加上此刻被打扮的焕然一新的莫忻然就好像换了一个人。不似那天在巷子外看到的满是污渍的下等人,也不是在卧室里等待验身企图遗忘自己想要的尊严的可怜人……此刻的她,高贵、冷艳的就好像女王,等待着巡视天下!

  陆少琛眸光淡淡的落在莫忻然的身上,无可否认,这个女人很漂亮。一件黑色的抹胸贴身礼服将她衬托的优雅高贵,被涂抹了艳红色唇彩的嘴和白皙的肌肤、黑色的礼服形成强烈的对比,但是却不突兀,反而让人觉得没有人比她更加适合这种冷热极端的色彩。

  “三天的成果似乎还不错。”陆少琛的声音没有感情,听不出他是赞赏还是嘲讽。

  莫忻然没有吱声,眸光也淡淡的看着陆少琛……三天的培训,她知道是为了今天晚上的宴会,但是,为什么他要带她去,她倒是很好奇。

  踏着十二公分的细高跟鞋优雅的走向陆少琛,莫忻然平静的说:“想不到琛哥也会夸奖货物。”

  陆少琛唇角微勾,看着傲然的莫忻然缓缓抬起手撩动着她鬓间的头发,低沉的声音缓缓溢出薄唇:“有没有人说过……你冷艳,但却透着炙热的火焰?”看着莫忻然淡漠的脸色渐渐的龟裂,他眸光幽深,“想要真正做到淡然,首先……”他俯身上前,贴着她的脸在她耳边轻轻说,“……要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

    温热的气息铺洒在莫忻然的脖颈间,她紧紧攥了下手包,方才咬牙缓缓说:“琛哥的话,我记下了。”

  “走吧。”陆少琛说完,转身就往楼下走去。

  季风开着车一路往顾家别墅而去,他偷偷的从后视镜看了眼后座,陆少琛手随意的搭在交叠的腿上,偏头看着窗外,莫忻然垂着头,拿着手包的手明显的透着紧张。

  收回眸光,季风视线暗冷,嘴角透出不屑。

  顾家别墅外,此刻聚集了许多媒体,他们就像手抽筋一样疯狂的摁着手里的相机,闪光灯将夜染亮了一道别样的风景线。

  别墅内,觥筹交错,每个到场的人都衣着光鲜的手里噙着酒杯相互交谈着,每个人的嘴角都挂着标准的笑容,视线里却透出不一样的光芒。

  莫忻然圈着陆少琛的手走进别墅,顿时,引起了不少的轰动。

  顾家的地位,今天到场的人有不少黑道上有脸的大哥,政府的人员更是到了不少,自然,认识陆少琛的人也就不少。

  “顾老爷子的面子果然大,”某官员看着陆少琛对着一旁的人说,“竟然陆少琛都来了。”

  “可不是……”那人应声,“能请得动他的人,整个海滨市一个手掌都数的过来。”他一顿,看着陆少琛身边的莫忻然,疑惑的问,“他身边的女人是谁?”

  “不清楚,”官员耸肩,“估计就是个舞伴吧?!陆少琛身边的女人,什么时候出现的是同一个人过?”

  “也对。”那人应声笑了起来。

  这样的议论声在私下渐渐蔓延开来,人们注视陆少琛这边的目光也越来越多,而这一切,陆少琛却完全无视。

  “琛少爷,老爷有请您前去一续。”管家福伯上前恭敬的邀请。

  陆少琛轻倪了他一眼,随后带着莫忻然跟着管家一起,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更多精彩请加微信18715341301  全部章节只需三元哦 (每周五更是有免费小说赠送)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