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这种颜色的女人晚上最开放?

河北印象 2018-08-05 08:59:34

第1章 深夜来客

“小歌,我刚刚在我们酒店,看见慕总跟一个女人进了一间房,模样,挺亲密的……”

刚下飞机,高歌就接到这样一通电话,电话那头的白晓冉说得小心翼翼,有点儿试探的意味。

高歌动作一顿,唇角往下压了压,几秒后轻笑道,“我刚刚还跟他打电话,他说他在开会,你看错了吧。”

“是真的!”

白晓冉有点着急,“我把照片发给你看。”

挂了电话,没几秒白晓冉就微信发过来几张照片,照片像素很清楚,一男一女勾肩搭背,正在往客房里进,高歌只看了一眼,就确定上面的男子就是暮云泽。

她呼吸顿了顿,前一秒,她还在想他会不会喜欢她捎的礼物,下一秒,就被一盆冰水彻底浇醒,多可笑。

手指慢慢攥紧手机,她脸上的神色很淡,完全让人猜不透情绪,直到方糖的声音传来,“走了。”

高歌抬起头,眼前模糊了一阵,才看清楚她的脸。

方糖,她的经纪人也是她的好友,一个年轻干练的女人。

对方说着,撑起伞,扬了扬下巴,“车子到了。”

高歌回过神,将手机往包里一塞,拎起袋子里礼物,走到旁边的垃圾箱前,一股脑丢了进去。

方糖怔了一秒,咬牙骂道,“那东西比你的片酬都高,你特么有病吧!”

高歌啧了一声,“我都病了三年了,今儿让我破破财,说不定改明儿就好了呢。”

方糖狐疑的看了她两眼,说道,“要想病痊愈,就跟暮云泽分了吧。”

高歌笑了笑,没说话。

她入行三年,到如今还徘徊在二三线。

其实,也不是高歌长得不好,资源不好。

相反,她的外形十分出色,演技也可圈可点,问题就出在,她当初跟公司签约的时候,在合约里补了一条,绝不接拍吻戏,裸戏。

一个不接吻戏不接亲热戏,甚至大牌推掉所有应酬的的女演员,在媒体嘴里是清纯玉女,在同行眼里,那就是装,是作,当然也有人说高歌背后有人,不然她不可能一直安然无恙的回避这些,却还能好好地呆在这个圈子。

但是那个所谓的金主,却从来没人见过,谣言就这么扑朔迷离的传着,时间久了,人们就渐渐淡忘了,而高歌本人,也成了这个圈子里“花瓶”的代名词。

高歌对着镜子揭掉面膜,摇头晃脑的想,花瓶有什么不好,长得漂亮,还赏心悦目。

拉开浴室门,刚要出去,房间的灯突然全都灭了。

她吓了一跳,心想该不会是跳闸了吧,这么想着,就黑灯瞎火的摸索着去扳闸刀。

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阴风阵阵,还真有点渗人,高歌缩了缩脖子,一点点挪着步子,去够墙上的保险盒,手指刚碰到边缘,突然一股强劲的力道勾住她的腰,来不惊呼,下一秒,便被人拦腰抱起,天旋地转就被丢在了床上。

接着一个黑影便压了上来,他身上淡淡的薄荷味中夹杂了些女士香水的味道,莫名的令人心烦。

她裹了一件浴巾,轻松就被他除去,随即又压上来,直奔主题。

他的动作粗鲁又急切,咬得她发疼,高歌忍不住薅住他的头发。

只停顿了一秒,接着便是狂风骤雨般到底攻势,高歌意乱情迷间,便被带入了那欢快的漩涡……

云雨停歇,房间里弥漫着淡淡的暧昧因子。

皎洁的月光顺着窗帘的缝隙,悄悄潜入,落下斑驳的光影。

高歌低头看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男人,心头微微一动,低头在他耳边吻了一下。

男人皱了皱眉,不着痕迹的推了推她。

高歌顺从的从他身上滑下来,扯起被角,遮挡住胸前旖旎的春光,一只手撑着脑袋,弯着唇角,看着男人俊美精致的脸颊,眸中情绪流转,风情万千。

男人的五官很深刻,每一样的都精致的恰到好处,稀薄适中的剑眉,像是水墨勾勒出来的一样,高挺的鼻梁,犹如山峦般陡峭,薄唇微抿,唇峰微翘,唇色淡薄而暧昧,那是一双特别适合接吻的唇。

他的头发略长,没有发胶的固定,软趴趴的搭在额前,因为闭着眼睛,看上去比平时多了几分柔和,只有这个时候,她才能毫不掩饰情绪,放肆的注视着他。

时间真快,一转眼,已经三年了,她勾了勾唇角,垂下眼帘,轻轻推了推他。

“时间不早了,你该走了。”

第2章 你吃醋了?

男人皱了皱眉,显然对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惊扰美梦,不太愉悦。

他睁开眼睛,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眸映入眼帘,先是闪过一丝茫然后,又恢复清明。

“几点了?”

他一开口,声音就带着点性感的沙哑,十分悦耳。

“凌晨一点。”

“还早。”

他说着,又阖上眸子,动作自然的将她往怀里拉了拉,问道,“这次拍戏在外呆了多久?”

高歌两只眼睛弯成月牙,笑着道,“一个月零七天。”

男人哼笑一声,“你倒是记得清楚。”

“那当然,着急回来见你嘛。”

男人捏着她的下巴,沉声问道,“想我?”

高歌从善如流道,“特别想。”

男人似乎被这句话取悦了,脸上的线条都柔和了很多,他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尖,低声说,“那你还这么着急赶我走?”

“你不怕被记者拍到乱写吗?”

高歌微笑着,眼睛里尽是一片柔情,只是这片柔情,显得有些刻意,而让人觉得空洞,但慕云泽并没有发现。

女人眼里的爱意,跟崇拜,某种程度上说,是衡量男人魅力的一项指标,没人会不喜欢。

“他们不敢,”他捉住她的手,摁在胸口,淡淡道,“陪我再躺会儿。”

高歌乖巧的依偎在他的怀里,听着他沉稳的呼吸声,自己却毫无睡意。

照片的事,她没问,因为她知道在暮云泽这里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那些不是他愿意从她嘴里的听到的。

凌晨三点。

暮云泽掀开被子跳下床。

高歌摁开开关,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看。

暮云泽身材很好,他的肩膀很宽厚,肩胛骨上的肌肉随着他的动作一起一伏,标准的公狗腰身材,弯腰穿衣服的时候,臀部的曲线特别明朗。

高歌记得在哪本书上看过,说这样身材的男人,都比较强。

她仔细的想了想,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果然很强!

“这么看着我,难道刚刚没满足?”

男人暗沉沙哑的嗓音在耳边响起,高歌这才注意到对方不知道何时已经走到了床边。

高歌讪笑了一下,“没有。”

本意是推拒的话,结果到了男人耳中,变成了另一种邀请,他的眼神又暗了几分,压下来,咬住她的唇,开始攻城略地。

高歌趁着喘气的功夫,轻轻推开他,语速飞快道,“你不走了吗?”

男人撩开被子,哑声道,“我可以做完事再走。”

……

等到高歌再次回过神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后,浑身像是从水里捞出来,整个人湿漉漉的,她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

暮云泽只是有些微喘,他小歇了一会儿,坐起身开始穿衣服,高歌披上睡衣,起身帮他系领带,拿包。

暮云泽抬眼,打量着她。

这是一个特别漂亮的女人,皮肤底子好,白嫩细滑,眼睛大而长,眼尾自然上挑,媚眼如丝,顾盼神飞,随便一个动作,都能勾动男人心底最肮脏的欲望,男人眼里,这样的女人就是行走的荷尔蒙。

那时候会什么会选她呢?大约就是因为漂亮,其次就是听话。

一个懂事又漂亮的女人,没有男人能拒绝得了,所以三年了,他也没想过要谁取代她。

他突然想起之前网上流传的照片,突然伸手捏起她的下巴,凝眉问道,“你这次拍的戏里,有一场吻戏,之前怎么没听你说?”

高歌侧眸轻笑,“导演临时加的,借位拍的。”

她说着拉住他的领带,迫使他低下头,踮脚啄吻了一下他的唇,嗓音软软道,“怎么?你吃醋了?”

他从她手里夺回领带,漫不经心的整理了一下,淡淡道,“怎么会,只是不喜欢别人碰我的东西,有点脏。”

高歌舔了一下嘴唇,“你要是怕我被人惦记,不如给我盖个戳?”

“什么戳?”

她仰头冲他一笑,温声道,“云泽,跟我结婚吧。”

男人动作一顿,看了她几秒,像逗弄小动物一样,揉了揉她的发顶,宠溺道,“傻白甜角色演多了?净说傻话了。”

他的声音很平静,高歌却分明听出了几分冷意。

暮云泽错开她走到玄关,拉开门的时候,扭头说了一句话,“你知道的,我讨厌得寸进尺的女人。”

然后,他就走了。

高歌当然知道暮云泽的雷区在哪儿,不然也不能在他身边呆这么多年,她是个念旧却又害怕一成不变的人,平静的生活太久了,连她都觉得厌倦,更何况是暮云泽呢。

她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转身回了卧室。

第二天早上十点才醒,她坐起身,在床上迷瞪了半天,才披上衣服,顶着乱蓬蓬的脑袋钻进了浴室。

牙没刷完,就听见手机在响,她胡乱擦了一下嘴巴,跑出来接了电/话。

“鸽子,你跟慕云泽怎么回事,你们吵架了?”

方糖劈头盖脸就是一阵质问。

“没啊,”

高歌懒洋洋道,“我只是跟他求了个婚。”

“求婚?”

方糖的声音拔了八个度,“然后呢?”

“你说呢?”她往沙发上一靠,淡淡道,“不意外的话,可能要分手了吧。”虽然昨晚他什么都没说,但是高歌又不是真的傻白甜,不会听不出那句话背后的意思。

方糖怒骂道,“我说这孙子怎么这么大方,找你做森瑞的代言人,原来是分手费!你跟了他三年,就一单广告想把你打发了,三年白睡了!什么玩意儿!”

高歌掏了掏耳朵,眯着眸子道,“也不算白睡,你不是说给了单广告嘛。”

方糖顿了一秒,暴躁道,“你是不是缺心眼儿!这三年你要是肯接那些戏,怎么会混到现在这种地步,傻逼不是?”

“睡都睡了,后悔也没有啊,”高歌倒是一脸轻松,“代言费多少说了没?超过五百万,我给你涨工资!”

方糖……

“我说……你是不是早想跟他分了?”当初爱得要死要活的,现在分手了这么平静?

“我年纪不小了,我要赚钱养老埃”

方糖……

“合约我还没见着,就是柯木青打电话让你亲自去谈,地址一会儿我发你手机上,记得穿低调点儿,别被人拍到,还有谈判的时候,别心软,该宰就宰,睡了三年,要他一千万都是便宜的。”

“好,知道了方总。”

挂了电/话,高歌将手机丢到一边,回了卧室。

再出来的时候,她已经换了一身装扮,烟灰色的风衣,反扣的鸭舌帽,浓妆艳抹大墨镜,完全就像个不良少女,跟她在银幕前端庄优雅的样子,反差极大。

嘴里塞了颗木糖醇,她舀起手机就出了门。

柯木青不愧是慕云泽身边的人,挑的地方高端大气,高歌进来的时候,险些被拦在门外。

“合约呢?”

第3章 我跟他算是结束了?

“合约呢?”

她往对面一坐,摘下墨镜,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柯木青在慕云泽身边多年,对高歌这个人也算得上了解,他打开公务包,将一份文件推到高歌跟前,“您先看一下,有什么要求可以跟我说,慕总的意思,是尽量满足您的所有要求。”

土豪。

可不就是土豪吗,森瑞科技的CEO,海城杰出的青年才俊,同时还是慕首长的嫡孙,实打实的红三代加富二代,有钱有权,还有实力。

谁会想到,她这个二三线开外的小演员,会和这个大人物维持了三年的地下恋情,却把自己混得还不及现在刚出道的小鲜肉,小鲜花,想想,也够窝囊的。

她垂着眸子,嘴角掀起一丝嘲讽,转瞬即逝,拉过文件认真的翻看完之后,目光落在代言费那里。

三千万,比方糖估测的要高得多,这对她这种身份的艺人来说,可算是天价了。

她什么都没说,拿着笔潇洒签上自己的名字,推了过去,“我跟他就算结束了是吧?这算是分手补偿?”

柯木青扶着眼镜,公事公办的笑了笑,“高小姐很聪明,应该知道慕总最不喜欢破坏规矩的人。”

高歌垂下眼眸,问了一个最实际的问题,“钱什么时候打过来?”

“半个小时后,会支付一半定金,等广告拍好后,再支付尾款。”

“OK,”高歌站起身,戴上墨镜,临走前扭头道,“帮我转告慕总,后会无期。”

目送高歌离开,柯木青利落的将桌上的文件收了起来,拿起手机汇报情况。

森瑞科技。

“她签了?”

会议室鸦雀无声,一双双眼睛,齐刷刷的看着在会议桌上接电/话的男人,他手指优雅的托着手机,语调暗沉。

整个森瑞,都知道慕总在工作上雷厉风行,公私分明,中途接电/话打断会议进度这种事,他从未做过,今天是第一次,不能不让人意外。

“说什么了吗?”

“高小姐就问代言费什么时候打过去。”

慕云泽脸色蓦地一沉,整个会议室的温度都跟着低了下来,“还有呢?”

“??她让我转告您一句话,后会无期。”

“啪――”

他黑着脸将手机反扣到桌上,整个会议室的人都屏住呼吸,大气不敢出。

良久,他的声音才恢复如初,“继续开会。”

“叮――”

等红灯的时候,手机短信提示了一下,高歌拿过来点开,扫了一眼,手一抖,差点儿将手机丢出去,个十百千??一千五百万!

她揉了把眼睛,刚才低迷的心情,突然畅快起来。

她舀起手机,拨了一个号码,接通后,语气欢快道,“方老板,换衣服,我一会儿去接你,叫上小白,今天咱也去腐败腐败。”

天上人间。

海城最大的销金窟,在这里,人们可以撕下白天虚伪的面具,尽情的释放自己的天性。

高歌穿着一件白色的无袖背心,跟黑色的牛仔短裤,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拿着酒杯,眯着微醺的眸子,看着台上热舞的俊男美女,侧过脸,问酒保。

“帅哥,上面跳舞的,包一夜要多少钱?”

方糖一口酒差点呛死,拉着她咬牙切齿道,“你给我收敛点,我要知道你来这种地方,怎么都不会跟你过来!喝完这杯我们就走!”

高歌扁扁嘴,“问问还不行了。”

“美女。”

酒保将一杯血腥玛丽推到白晓冉面前,指了指不远处一个位置,温声道,“那位先生请你的。”

白晓冉顺着他的指的地方看过去,只见一个身材高瘦,带着眼睛的男人,抿唇一笑,冲她举了举杯子。

白晓冉有点不自在,刚要回绝,高歌接过来,笑着道,“我帮你搞定。”

方糖根本不担心这祸害会被人占便宜,只叮嘱道,“别被人认出来。”

高歌眨了眨眼睛,身姿摇曳的进了舞池,款款朝那个男子走去。

暗处的一双眼睛,深如潭水,一瞬不瞬的看着她,眼底深藏着愠怒。

“先生,”高歌站在男子的桌前,靠坐在上面,微笑道,“我朋友不会喝酒,我代她喝怎么样?”

男子扶了扶眼镜,自上而下的打量着高歌。

比起白晓冉那一身保守的长衣长裤,高歌根本不掩饰自己的好身材,丰・乳翘臀,大长腿,女人能吸引男人的地方,她比任何人都出色,唯一不好的一点,就是她的妆容太过浓艳,几乎让人瞧不清楚她本来的模样。

其实不止高歌,来这里的女人,大多都是这样的浓妆艳抹,像白晓冉那样的才是异类。

尽管看不清楚长相,单凭这无人能比的身材,也足以让人心动。

男人眼中露出兴味,端起杯子跟她碰了一下,“可以。”

高歌勾唇一笑,扬起优美的脖颈,冰凉的液体划过喉间,带起一阵灼热。

她将酒杯倒过来,微笑道,“谢谢你的酒。”

她说完刚要离开,男子突然拉住她的手腕,笑望着她,“只一句谢谢就完事儿了?”

高歌不着痕迹的避开他的手,顺着他的话道,“那你还要怎样?”

“坐下聊会儿天。”

高歌低笑,“先生,你可能不知道,我这个人什么都会,就是不会跟人聊天。”

男子眼神微微一沉,皮笑肉不笑道,“你确定?”

“当……”

一股晕眩袭上头,眼前的景物突然开始模糊不清。

高歌心中警铃大作,却来不及做任何动作。

男人起身搂住她的腰,贴着她的耳朵,带着粘腻如毒蛇毒信一样触感的嗓音,阴沉道,“你以为那杯酒是那么容易代的?”

“放开……”

她推拒的手根本没有什么力气,男子勾了勾唇角,扶着她,朝外走去。

“慕总,您在看什么?”

第4章 怎么是你?

“慕总,您在看什么?”

跟他喝酒的一个客户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低笑了一声,戏谑道,“吕少的鱼儿又上钩了,可别再玩出命来,不然他老子又要跟他后面擦屁股了。”

暮云泽动作一顿,蹙眉,“什么意思?”

“就刚刚抱着美女离开的那个眼镜男,叫吕峰,他爸是我之前一个合作公司的副总,这小子看着斯斯文文,其实私底下玩得特别疯,男女不忌,了解他的,都是能躲则躲,凑上去的,多半是想攀高枝儿的,半年前,在新都汇玩死的那个,我还记得很清楚,这小子不仅喜欢玩刺激的,还喜欢用药,估计这美女……啧啧啧,也不知道什么下常”

对方话没说完,暮云泽的阴着脸站起身朝外走去。

“方糖,”白晓冉惊恐的拉了拉方糖的胳膊,颤声道,“小歌不见了?”

“什么?”

方糖一愣,扭头已不见高歌的身影,她脸色微微变了变,放下杯子,就朝外走。

白晓冉也慌张的跟上。

从天上人间出来,高歌的神志已经彻底不清醒了,吕峰将她塞进车里,扯了扯领带,嘴角露出一个恶劣的笑,“宝贝儿,不会让你等太久,我要准备点儿东西。”

高歌迷迷糊糊,温顺的像只待宰的羔羊,分分钟激起他体内施虐的变态欲。

吕峰加快了车速。

“你看清楚了,是那辆车吗?”

方糖一边打方向盘,一边问旁边的白晓冉。

“应该是,出来的时候,他们已经上车了,我也不确定。”

“不管了,先追上去看看。”

车子一直到星河酒店才停下,吕峰停好车,直接抱着高歌进了酒店。

因为中间一个红灯耽搁,方糖十分钟后才找到这辆车。

车内空空如也,人已经进了酒店。

她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也不敢贸然行事,一旦处理不好,高歌的星途就全都毁了。

她解下安全带,扭头对白晓冉道,“你在车上等着,我先进去看看。”

方糖进了酒店,直奔服务台,声音温和道,“美女,能帮我查一下车号XXXX客户的住房记录吗?”

前台美眉抱歉道,“对不起,这个属于客人的隐私,我们不方便透漏。”

“是这样的,刚刚抱着女人上楼的男人是我的丈夫,如果你不告诉我,我就报警举报你们酒店窝藏卖yin。”

前台小姐嘴角抽了抽,这是遇见无赖了?

方糖顺利的得到了房间号,上了电梯之后,就拿手机拨了110。

“喂,请问是警察局吗?我想举报星河酒店1204有人卖yin……”

刚进屋,吕峰即将迫不及待的将高歌放在床上,摊开袋子里的各种道具,正思索着要先玩哪个,就听见有人按门铃。

他皱了皱眉,只好先扯被子帮高歌盖上,整理了一下衣服,衣冠楚楚的走过去拉开了门。

“有什么……”

话没说话,迎面就挨了一拳,只听“咔嚓”一声,鼻梁骨好像断了。

吕峰捂着鼻子在地上打滚,鲜血顺着指缝跟开了阀的水龙头一样,哗哗往下淌。

暮云泽阴着脸从他身上跨过去,在卧室发现了睡着的高歌。

他不自觉的松了口气,动作略带粗鲁的将她拉起来,高歌迷迷糊糊睁开眼睛,隐约看清眼前的人,有点迷瞪道,“怎么是你?”

暮云泽的火气又涨了起来,他捏起她的下巴,寒声道,“不是我,你想是谁?”

他说话的热气喷洒在脖子上,高歌被撩得痒痒的,忍不住咯咯地笑。

她按住他的后脑勺,轻轻咬了一下他的唇,弹性十足的触感,让她有点留恋,她抓住他胸前的领带,尾音带着点儿诱惑,暧昧道,“帅哥,陪我一晚上怎么样?”

暮云泽的脸黑了黑,强忍住想抽她一巴掌的冲动,摁着后颈想将她提起来。

高歌却跟八爪鱼一样缠着他,小猫一样在他耳边继续撩拨,“我很好的,你不会吃亏。”

暮云泽额上的青筋突突直跳。

也真不怕说大话闪了舌头,刚跟他那会儿,高歌纯情的就跟个小白花一样,男女之间那点事儿,是他手把手调教出来的,他能不知道她的斤两?

他阴沉着脸,伸手捏住她的下巴,高歌的嘴唇受力嘟了起来。

“有多好?”

高歌凑过去在他唇上啄了一口,小手顺着他的衬衣滑落他的皮带上。

“试试就知道咯。”

暮云泽表情有些隐忍,却没有阻止她的动作。

他想看看,这个在他眼里向来温顺的女人,背着他的时候,到底是怎么样的模样。

高歌低着头,研究了一下,摸索着他的皮带,用力往下一扯,直接将他的衣服也一并扯掉了,凉飕飕的空气,还有凉飕飕的某人……

暮云泽……

高歌……

周围变得静谧起来,气氛有一点儿暧昧,也有点儿尴尬,高歌的脸涨得通红,不知道是酒精药性的作用,还是因为害羞。

暮云泽刚刚不爽的心情,顿时舒坦了些,刚要开口,就听见高歌犹犹豫豫的开口。

“内个,”她往他身上指了指,仰头天真的问道,“你会不会因为自己跟别人不一样,就多收我钱?”

暮云泽脸一黑,他决定收回刚刚自己那一瞬间的心软。

他按住她在他身下作乱的小手,直接将她摁倒在床上,两根手指掐住她的下颌,嗓音阴沉道,“你就这么点儿能耐?”

高歌不服气的仰起脖子,“我会的可多了!”

暮云泽倒吸一口冷气,看着她绝强不服输的表情,还有那若有似无的勾引,体内的火气蹭蹭蹭往上涨,怒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全部变成了其他的火气,他现在只想将她压在身下,疼爱她。

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蠢女人!

“你自找的!”

他咬牙低骂了一句,低头急躁的咬上她的唇,刚要扯去她的衣衫,只听“砰”地一声,门从外面被踹开了。

“不许动!警察!”

第5章 警察叔叔,是他强迫我的

“不许动!警察!”

高歌立马举起手,“警察叔叔,是他强迫我的。”

暮云泽……

警察看了一眼暮云泽这副模样,咳了一声,别过眼,“群众举报这里有人嫖娼,衣服穿好,跟我们走一趟。”

高歌眼泪汪汪,“警察叔叔,冤枉。”

警察同志看了一眼高歌的装扮,还没说话,就见暮云泽将外套披在了她肩上。

嗓音凌厉道,“闭嘴!”

高歌缩了缩肩膀,委委屈屈的往边上挪,打算寻求警察叔叔的庇护。

暮云泽一把将她扯回来,“你再动一下,信不信我把你顺窗户丢下去!”

警察同志有些无语,这俩人到底知不知道他们这是在扫黄!居然还有心思打情骂俏!

“同志,请配合我们的工作。”

暮云泽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等我先打个电话。”

旁边一个脾气暴躁的胖警察,推搡了暮云泽一下,粗声粗气道,“你以为让你住宾馆呢?还打个电话?嫖・娼还有理了?给我带走!”

暮云泽的手机被打翻在地,整个人脸色差到了极点,他嗓音冰冷道,“放手!”

胖警察手上的肉跟着颤了颤,差点儿就松了。

“你再吆喝一遍试试?”

暮云泽气度不凡,一看就是非富即贵,这里面到底什么情况谁也不知道,他们只是接到了一通举报电话,万一真的弄错了,就不好办了,旁边通透点的警察,小声打圆场,“算了,廖警官。”

说着弯腰将地上的手机捡起来递给暮云泽,“同志,请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必要的时候我们会联系您的家属。”

暮云泽没再说话,一把将高歌从床上提溜下来,就朝外走。

方糖一直躲在楼梯间等情况,等警察一出来,就瞪圆了眼睛。

卧槽,什么情况,暮云泽怎么会在这儿?

她想冲上前去,又担心自己的举动会让人认出高歌,着急的脑门冒汗。

这时候,手机突然响了,她拿起摁了接听。

“方糖,我刚刚看见好多记者涌进了酒店,小歌会不会有事啊?”白晓冉的声音有点担忧。

“记者?”

方糖脸都白了,她着急的压着额角,低声道,“我先挂了,一会儿再说。”

高歌跟暮云泽已经被带着上了电梯,现在追下去也晚了。

方糖拧着眉,沉思了一会儿,打给了柯木青,“你老板嫖娼被抓了,现在在星河酒店,楼下全是记者,你找人拦一拦,不然上报了太难看。”

说完,也不等柯木青回话,就挂了。

一下楼,闪光灯一下子齐开,楼下亮如白昼,暮云泽下意识的闭上眼,等看清眼前的场景之后,整张脸都沉了下来,三十年的人生,他从未这么丢脸过,而罪魁祸首,居然还靠在他怀里打盹。

暮云泽忍着将她丢出去的冲动,将她的脸掰进怀里,阴着脸,大步朝外走。

“慕先生,我们接到消息有人在这里嫖・娼,对此您有什么想说的吗?”

“慕先生,请问您跟您怀里的女士什么关系?方便透露吗?”

“慕先生,您这么袒护这位女士,是因为她是娱乐圈人士吗?”

“慕先生……”

因为有酒店保安的一路拦堵,这帮记者最终也没办法靠近,不过即便这样,今晚的新闻也够爆炸性了,堂堂慕家长子,森瑞的首席执行官,居然在酒店跟人开・房,还以嫖・娼的罪名被警察拘捕,明天妥妥的头条。

警察局。

“啪――”

“我再问一遍,叫什么名字?在哪儿工作?跟你开・房的那个女人,你们什么关系?”

审问了半个小时,愣是没有撬开暮云泽的嘴,大晚上的,警察的脾气也不太好。

杀人贩毒嘴硬情有可原,可一个嫖娼的,嘴硬就让人有点看不过眼儿了。

暮云泽镇定自若的看了一下腕表,漫不经心的态度激怒了警察。

稍微年轻的点警察冲过来提起他的衣领,“我他妈问你话呢,你聋了!”

暮云泽缓缓抬起眼皮,黝黑的双眸紧紧的锁定在面前的警察身上,明明没有多犀利,却让人感觉锋芒在背。

小警察不肯承认自己被一个眼神吓到了,羞恼成怒,正要发威,审讯室的门突然被推开,来的居然是他们新上任的孙局长,孙局长后面跟了一溜儿人,阵仗特别大。

小警察还以为军长今晚突击审查工作,顿时又紧张又兴奋,挺起腰板敬了个礼,“局长好!”

孙局长看都没看他,径直走到暮云泽身前,赔礼道,“慕少,我也是刚得到消息,下面人不懂事,委屈您了。”

说完扭头瞪了一眼审讯员,“愣着做什么,还不放人!”

小警察有点懵,不过动作还算利索,立刻给暮云泽松了手铐。

暮云泽凝眉站起身,活动了一下手腕,淡漠道,“跟我一块儿进来的女人呢?”

孙局长扭头重复道,“跟慕少一块儿进来的女人呢?”

小警察觉得有点丢脸,好歹你也是警察局的头儿,这嘴脸,太他妈势力了!

他绷着脸,粗声粗气道,“外面休息室躺着呢。”

话落,暮云泽已经朝外走去。

孙局长正要跟上去,柯木青拦住他,温和的笑了笑,“孙局长不必相送,当务之急是处理好刚刚有人谎报警的事件,给慕总一个交代。”

“一定,那是一定。”

孙局长鼻尖儿上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三天内,我一定给慕少一个交代。”

“三天?”

柯木青挑了挑眉,声音听不出情绪。

孙局长赶紧改口,“一天一天,明天天黑之前,我就给慕少回复。”

“那就辛苦孙局了。”柯木青勾唇笑了笑,斯文的脸,却给人一种老谋深算的感觉。

“不辛苦不辛苦,应该的。”

送走柯木青之后,孙局长才敢伸手擦了擦脑门上的汗珠,半天才扭头咳了一声,神态威严的吩咐道,“工作去吧,今晚的事,嘴巴都严实点。”

“那小子谁呀,这么嚣张?”

小警察憋了一肚子气,孙局一走,就抱怨起来。

“慕参谋长的长孙,一脉单传,金贵着呢,你小子算幸运了,廖警官现在还在操场上跑圈呢,天不亮不准停。”

刚刚跟着孙局一块进来的值班警察,调侃道,“廖警官今晚估计要把一年的饭给跑吐出来。”

小警察瞪大眼睛,“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他凭啥这么嚣张,廖队又没做错!”

值班警察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叹道,“小张啊,你还是太年轻了。”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