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房间传出一种奇怪的声音,打开门看到嫂子竟然..

美文分享中 2018-10-03 08:23:19



    彭海市,是经济繁荣地国际大都市。


熙熙攘攘地繁华街道,只见一个道士打榜的男子在人群中边走边看,露出一脸诧异之色,眼睛时而放出精光,毕竟这还是小道士第一次出山。


小道士名叫王纯阳,是青城山上清道人的一个小徒弟,那是上清道人十年前在大街上捡到的一名乞讨孤儿。


由于王纯阳并不习惯呆在山上,经常吵着要下山,师父见王纯阳长大了,也留不住他了,只好无奈地批准他下山,让他自寻活路。


王纯阳初次下山,发现外面的世界还真是精彩啊!记得十年前自己在这条街讨饭吃的时候,这街道两旁的楼房还不高,马路也不宽。


现如今,这一座座的高楼大厦高耸入云,公路上车水马龙川流不息,人流量也特别多,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特别是大街上一个个的大胸长腿美女,让王纯阳饱足了眼福,口水流了一地。 毕竟,这种春光王纯阳在山上是从来不曾看到的,因为山上压根就没有女人,就连尼姑都没有一个。


加上王纯阳这个年龄又正处于发育期,看着看着,便觉得自己身体某处开始不安分了起来,脸也不觉得开始有些发烫了。


此时王纯阳又被迎面而来的两位性感美女给吸引到了,直勾勾的眼神一直盯着对方的傲人挺拔的胸器,还有短裙下面那双白皙光滑的修长美腿,直到两位美女走进近后,王纯阳的眼睛还直勾勾地盯着对方那深深地沟壑。


突然,就在那位美女与她闺蜜从王纯阳的身边擦身而过时不禁说了一句:“小道士居然也这么色!”


而另外那位美女却发出咯咯地笑声,突然也不禁回过头来给王纯阳抛了一个媚眼,王纯阳干了干喉咙,直愣愣得看着他们走远……


“滴滴滴……”


身后一阵喇叭声响起,而王纯阳此时还站在马路中央盯着刚才早已消失在人群中的那两位性感美女,对于身后急促的喇嘛声全然不知。


这时,路过的一个中年男子经过王纯阳的身边突然喝道:“小道士你耳聋了吗?没听见后面有车吗?”


王纯阳这才反应了过来,回过头来,已经堵车了,几乎每辆车都在按着喇叭,其实车主们也都在骂娘了,只是王纯阳不能够没有听到而已。


王纯阳见自己左右都有车,情急之下,顿时凌空一跃,这一跃竟然有五六米之高,正好抓紧了路灯杆,只能等车过了后,在下来了。


街上很多人都看到了王纯阳刚才那凌空一跃,大家都发出了阵阵惊叹!


那些开着车的司机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来往地行人都不禁驻足观看了起来,不少人还拿起了手机拍照、录像。


王纯阳见大家都抬头看着自己,还有些得意,居高临下的这种感觉很爽。其实,王纯阳的这身轻功正是在山上跟着师父学的。


毕竟山上没有什么娱乐,除了练功也就只能是练功了,就算再不争气的人,要是在山上练个十年八年都能有几下子,更何况王纯阳对轻功从小就最感兴趣,所以轻功练的特别好,飞檐走壁,日行二三百里,不在话下。


可王纯阳没有想到的是上,公路上的车辆一辆接着一辆,他只感觉到自己的手腕就快没有了力气,本想翻越到路灯杆顶端休息一会的,感觉头有些发晕了,感觉使不出啥力气了。


他知道这时营养不良所造成的,因为在山上很少有肉吃,不是弄不到野味,而是师父经常要求自己要慈悲为怀,不许杀生。


王纯阳正因为坚持着要下山,这也有很大的原因,就因为自己想吃肉,粗茶淡饭地生活已经让王纯阳绝望了,他知道自己很瘦,需要补充营养了。


这时,王纯阳见车稀疏了一些,决定前面几辆车未到的这个空隙跳下去,可谁知道就在脚刚一落地时,一辆大奔疾驰而来,王纯阳被吓了一大跳,及时跳了起来,脚尖踩着车顶犹如蜻蜓点水般落在了地上,动作轻盈,一气呵成在,赢得了围观人们的喝彩。


王纯阳还正在得意之中,突然又一辆车急促地驶了过来,王纯阳心中大骇,毕竟车速太快了,眼看着车头就要撞倒自己了,王纯阳跳是来不及了,便用力一个翻身,直接从车头在车顶上滚落到了车尾。


所有人都大惊失色,车主也停下了车,以为自己撞死了人,身后的车辆也全都踩了急刹。

就在大家正在议论这个小道士被车撞死了没有,这时,只见车主打开了车门,一个漂亮的年轻女孩从车上下来,女孩一脸焦急地来到了车后,开始查看王纯阳的伤势。


这个女孩只有二十二岁,名叫林瑶,身材高挑,面容姣好,但此时却已是花容失色。


刚才她正焦急地赶去医院,没想到半路上竟然发发生意外,现在她最担心的就是对方的死活。


就在林瑶弯下腰,内心焦虑而忐忑地想要查看王纯阳伤势地时,迷迷糊糊地王纯阳忽然闻到一股莫名的芳香,鼻子嗅了嗅,突然睁开了双眼。


只见映入眼帘地是一对白嫩诱人的小白兔,即将要呼之欲出,王纯阳目不转睛盯着林瑶胸前的春光,不由地暗道一声:“哇,好大啊!”


林瑶见王纯阳睁开了眼,得知对方没死,这才松了口气,还以为自己撞死人,直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这时,林瑶发现王纯阳的视线竟然盯着自己的衣领,慌忙地用手捂住了胸口,不由地狠狠瞪了王纯阳,这才直起了腰,白皙的脸蛋泛起了一片红晕。


林瑶知道周围许多人围观,所以这才给了王纯阳一个面子,其实心里早就在骂他流氓了,她她知道人毕竟是自己撞的,尽管对方没死,自己也应该要送他去医院检查一下伤势,所以林瑶不禁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王纯阳看着女孩,开始从地上爬了起来,视线忍不住的又在林瑶胸前一扫而过。


“真的没事吗?跟我上车吧,我现在正好去医院,我带你检查一下。”林瑶很有责任心,知道自己撞了人就必须要负责,也暗自庆幸眼前的这个道士打扮的男子命还挺大,不然自己可就麻烦了。


王纯阳见林瑶再次追问,犹豫了一会,心想反正自己现在下山也不知道要去哪里,跟她去一趟医院也好,她既然差点撞了我,请自己吃顿饭应该是应该的吧!


想到这里,王纯阳皱了皱眉头,随后看着林瑶点了点头。


 

第二章    来者不善

围观的人听林瑶对小道士这么说,都对她投来了赞许的目光,要是换成别人或许早就开着车逃之夭夭了。


这时,也有围观的人惊叹王纯阳福大命大,还有的说王纯阳武艺高强,说他连车都撞不死,因为刚才有不少目击者可是亲所见王纯阳被这辆宝马车从车头撞到了车尾。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王纯阳在与宝马车接触的那一瞬间翻了个身,最后从车顶上滚落到了车尾的,但由于车的惯性作用,未能稳住,最后确实是摔在的地上,不过一辆车的高度对王纯阳这种学过功夫的小道士来说根本就不受任何影响。


王纯阳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又拉了拉自己的裤腰带,检查了一下挂在腰间的葫芦并未破损,这才向大家尴尬地笑了笑。


林瑶看着王纯阳说了一句对不起,这才忙打开了副驾驶座车门,示意王纯阳上车,接着她便绕到了前面坐上了驾驶座,随后发动了引擎开始往医院方向而去。


第一次坐这种车,王纯阳还挺兴奋的,突然听到背后一阵咳嗽声,这才发现后座竟然有一位头发发白的老者。


只见老者斜靠在座椅上,眼睛微闭,眉头拧在了一起,面露痛苦之色,不禁好奇的问道:“这位老爷爷生病了吗?”


林瑶一边开着车一边说道:“我爷爷得了阑尾炎,必须马上送医院手术,所以刚才有些着急,不好意思撞到你了。”


王纯阳听林瑶一说也理解了,再说她确实并没有撞到自己,王纯阳看着后座老爷爷一脸痛苦的神色,很想做些什么,但却并帮不上忙,心想,要是师父在就好了,毕竟师父很多病都会治疗。


林瑶很好奇王纯阳怎么会是一身道士地打扮,不禁好奇的问道:“你是一个道士吗?”


“是的。”王纯阳不由地偷瞄了一眼林瑶,发现她是那么的漂亮,很吸引人多看几眼。王纯阳知道自己还没见过几个女人,但见到林瑶的时候他却相信是自己见过最漂亮的女孩。


“刚才真的没有撞到你?”林瑶诧异的问道。她刚才开着车时也看到了知道这个小道士身手还不错,难道连车撞都不怕?


“没有,不过也差那么一点点了呢!”王纯阳虽然十年没有下山了,但他毕竟也还是知道车是很容易撞死人的,这回算自己命大了。


其实,林瑶对王纯阳的印象并不好,连姓名都难得问他,因为她刚才见王纯阳眼睛色眯眯地盯着自己就知道他也不是什么好鸟。


林瑶知道男人都好色,只是没有想到连一个小道士居然也好色,不禁有些感慨,连道门弟子竟然都已经六根不净了,谈何修道啊!


林瑶一边开着车一边安慰着自己的爷爷,几分钟后,便到达了彭海市人民医院。


林瑶下来了车后,立即打开了车门开始准备搀扶着爷爷去医院,而此时,老爷爷肚子痛地都已经直不起腰了,更说走路了,林瑶毕竟是女孩子,而此时医院门口也没有看到工作人员。


王纯阳见状立即走了过去,把老爷爷直接就被抱在了背上,林瑶也不由一愣,她原本以为王纯阳肯定也伤了点,见他还抱着自己的爷爷,看来是真的没有一点受伤啊!


很快医生及接待了老爷子,把她立即转送到了手术室,女孩知道阑尾炎这种病情,及时治疗了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爷爷被送了医院后,她也就放心了下来了。


接着林瑶这才对王纯阳说道:“你要不要也去检查一下?”


王纯阳晃了晃脑袋,一脸轻松地说道:“我又没受伤,还检查什么啊!”


林瑶秀眉皱了皱,不解地问道:“你既然没受伤,我叫你来医院你还真跟着我来?”


王纯阳不好意思绕了绕头,说道:“我还没吃饭呢!”


“你没吃饭就去吃啊,反正你现在也没事了。”

“没钱呢!”王纯阳垂着头尴尬地说道。


林瑶瞪大眼睛,愕然地看着王纯阳问道:“你的意思是想让我请你吃饭?刚才你是不是故意碰瓷的?”


王纯阳不由一愣,不解的问道:“什么是碰瓷啊?“


林瑶见王纯阳的表情好像不像是装的,看来的确只是一个意外,毕竟有谁会冒着那么大的风险碰瓷啊,再说,要真是碰瓷,他就不只是想让自己请他吃顿饭那么简单了。


这才对王纯阳说道:“我爷爷还在手术,我要在这里陪着他,要不你一个人去吃吧!”


说着,林瑶从自己随身携带的包包里掏出了五百块钱,接着递给了王纯阳说道:“就算我请你吃一个星期的饭吧!”


毕竟林瑶对王纯阳还是有一丝愧疚的,再说刚才他还背着爷爷进了医院,也算是他应得的吧!


王纯阳见女孩给这么多钱给自己,都不好意思收下,不过想到自己身无分文,这五百块钱这十天半月估计是不愁吃喝了。


就在王纯阳刚准备要走,突然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冲医院门口走了进来,看着王纯阳轻蔑的嘲笑的道:“一个小臭道士也值五百块钱?”


这个男子留着寸头,全身到脚一身名牌,一看就是有钱人,不过来到了在医院里面还戴着墨镜明显是在装逼,但在他的身边却跟着两个穿黑色背心的男子,孔武有力,肌肉很发达,看样子是这个男子的保镖。


王纯阳并没有被他的气势所吓着,不满的看着对方问道“你骂谁是臭道士?”


“就骂你,你能怎么着?”男子说着这才摘下了自己的墨镜,一双眼睛很是犀利,并且还冒着寒光,他身边那两个保镖也投来轻蔑的目光。


王纯阳见他们当着美女的面当众戏谑自己,自己不好好教训他们,也显得自己太懦弱了,还怎么在美女面前抬得起头来!


刚准备回骂时,突然身后的女孩突然叫道:“陈大伟,你来这里干嘛?”


见林瑶叫出对方的名字,王纯阳不禁一愣,他们竟然认识?这时,只听见陈大伟说道:“得知老爷子生病了,我特意赶过来探望,也顺便过来看看你。”


“那多谢你的好意了,我爷爷没事了,你可以走了。”林瑶看着陈大伟冷漠的说道。


 

第三章    挑衅富少

王纯阳见他们认识,所以也就放心了,毕竟下山后还没有吃过东西,肚子早已经饿了。


王纯阳准备现在去吃点好吃的,刚准备要走,这时却听到那个叫王大伟的男子对林瑶说道:“林瑶,我一听说你带着爷爷来了医院,我就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你现在竟然要我走?”


“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林瑶的语气略显不悦,看得出来她对陈大伟很是反感。


王纯阳本来准备出去找地方吃饭的,见这个叫陈大伟的男子好像并不像是什么好人,见美女都已经不欢迎他了,竟然还死皮赖脸地不走。


王纯阳也没有立即离开,他担心林瑶会受到什么委屈,决定观察一下。


陈大伟见不少人都看了过来,觉得自己被林瑶在医院大厅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给自己面子,顿时就发火了,指着林瑶说道:“你以为你很了不起是吗?老子来看你是给你面子你不要给脸不要脸!”


“我才懒的搭理你!”林瑶说完便转过身,开始准备去爷爷做手术的病房门口守着,虽说爷爷得得是阑尾炎,但林瑶还是很担心爷爷,毕竟他已经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了。


“林瑶,你给我把话说清楚!”说着陈大伟开始走近了林瑶。这时,陈大伟随身的两个保镖也跟了过去。


陈大伟的这两个保镖都是武警退伍军人,跟着陈大伟二年了,陈大伟称他们为龙虎双雄,所以帮他们改名一个叫阿龙,一个叫阿虎,国字脸个稍矮一点的叫阿龙,个稍高的那个叫阿虎。


王纯阳见陈大伟如此大声呵斥林瑶,心里很是愤慨,觉得这个陈大伟也太没有君子风度,太不懂的怜香惜玉了,竟然对一个如此漂亮的女孩还这么大声呵斥,不禁冲他叫道:“你们这是干什么,还有没有君子风度了?”


听见小道士的声音,大家都不由一愣,林瑶也很诧异,这个小道士怎么还没有去吃饭呢?


这时,陈大伟皱着眉头,双目圆睁,狠狠地看着王纯阳说道:“臭道士你他妈的算哪根葱啊!这轮得着你说话吗?还不给老子滚!”


王纯阳还是第一被人这么骂,心里很是气愤!之前上再山上师父都不曾这么骂过自己,刚下山居然被他骂,顿时,王纯阳也是气不打一出,回骂道:“要滚的应该是你们吧!”


“臭道士敢跟我们陈少这么说话,我看你是活腻了!”说着,其中那名国字脸个稍矮的保镖顿朝着王纯阳快速地走了过去。


王纯阳知道对方是陈大伟的保镖,肯定是有几下子,也不敢轻敌,阿龙见王纯阳竟然没有要跑的意思,决定熬好教训他一番,突然握紧拳头迅速地朝着王纯阳的身上砸去。


王纯阳不躲不避,就在保镖的拳头刚要打中他脑袋的那一瞬间,王纯阳迅速出击,拖住了对方的拳头,接着用了朝着他的胸口踹去,保镖自己被王纯阳踹倒了在地上。


陈大伟很是震惊,没看出来在小道士进还学过功夫,狠狠地瞪着王纯阳说道:“你他妈的竟然敢还手,给我上!”


就在这时阿龙刚准备对冲上去教训王纯阳时,突然,医院内部的几名保安也赶了过来了,为首的一个保安对他们大声喝道:“你们想干嘛,要打架给我出去打去!”


说完,一脸惊愕的打量着王纯阳,走上来说道:“你一个小道士怎么也跑医院来了啊?”


“医院又没有规定个小道士生病不进医院!”小道士不满得说道,心想,明明他们想动手的,干嘛却先教训我来呢!


“你打人这么厉害,像生病的样子吗?没病就跟我山上去,没事别往医院跑!”


王纯阳都不知道给说什么好了,点了的点头说道:“好的,我出去行了吧!”


因为王纯阳心想,我反正就要出去吃饭了的。


保安点了点头,这才朝着陈大伟走了过去,说道:“这里是医院,是你们随意打架的地方吗?”


“不是,下次不敢了,刚才只是一个误会。”陈大伟也知道事情闹大了对自己影响不好,所以只能笑着跟保安认错,接着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包中华,很快把整包都递了过去,保安接过了烟后,语气和蔼了一点说道:“一会可别在闹了啊!”

“知道了,你放心吧!”陈大伟微笑着说道。


那几个保安这时走了后,刚才被王纯阳一脚踹翻的阿龙捂着肚子,露出一副痛苦神色,对陈大伟说道:“陈少,我今天必须要好好教训那个小子!”


“你都已经不不是人家的对手了,还教训什么!”陈大伟失望道。


国字脸保镖这才解释道:“刚才我是没有防备,没想到一个小道士竟然还学过武功。”


这时,另外一个保镖阿虎也跟着说道:“陈少,咱们可不能让一个小道士给欺负了啊,这口气实在咽不下去!”


陈大伟微微地点了点头,幽怨地眼神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林瑶,深深地叹了口气。国字脸保镖这才接着说道:“陈少,林瑶迟早都会成为你的女人,你就放心吧!”


陈大伟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我迟早会得到她,相信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


说着,三人这才开始走出了医院,想跟上王纯阳让后好好的将他教训一顿!


此时,王纯阳走出医院后,便四处找吃的,要知道现在已经是下午两点多来了,附近倒是看了不少家快餐店和餐馆,这时王纯阳还正在纠结到底要吃些什么。


可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喊道:“臭道士,有本事别跑!”


王纯阳回过头,见他们三人跟了出来,像是要找自己麻烦似的,王纯阳笑着道:“来啊,有本事来追我啊!”


王纯阳主要是考虑到大街上人太多了,不想与他们动手,再说自己擅长的就是轻功,量他们也追不上自己。


说着,王纯阳便朝着他们勾了勾手指头,他们见小道士这么嚣张,更加愤怒了,边追边喊道:“给我站住!”


王纯阳边走边回头冲他们做了个鬼脸,笑着道:“傻子才站住呢,快来追我啊!”


王纯阳故意不跑太快,就是想让他们想追又追不上自己,然后把他们累惨。


 

第四章    遭对方追击

陈大伟见一个小道士竟然敢如此挑衅自己,决定一定要追到小道士然后好好地收拾一顿。

陈大伟跑了几步后便停了下来,气愤地冲王纯阳喊道:“有本事你等着,老车不信开车还追不到你!”

王纯阳还真的停了下来,看着他们笑着道:“来啊,那我等着!”

想到刚才这个陈大伟竟然对林瑶那么不尊敬,决定为她打抱不平!反正闲着也无聊,今天就好好陪他们玩玩。在山上闷久了,也应该好好放松放松。

王纯阳原本是打算去吃饭,但现在突然来了兴致,所以,把吃饭的事都给忘了。

陈大伟骂骂咧咧地上了车会后,便立即发动了引擎,两个保镖这时也跟着相继上了车。很快,便朝着王纯阳那边行驶了过去。

王纯阳虽然十年没下过山了,但是对车的性能还是比较了解的,知道车这速度一般人类肯定是追不上的,但自己还可以躲啊!

所以见他们追来后,王纯阳并不心慌,倒是王纯阳的淡定把陈大伟他们给吓着了。

被王纯阳教训过的那个国字脸保镖愤愤地说道:“陈少,他不走就撞死他!”

“你来撞啊!撞死人你还负责吗?”陈大伟刚才被林瑶当着那么都的面赶走,心里本来就很是不爽,现在还听到他说这么没脑子的话,语气也就更重了。

所以他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另一个保镖也没敢多言。

陈大伟加快了车速不打算撞死王纯阳也想好好吓他一下,王纯阳见陈大伟开着他那辆奔驰离开自己快不到十米的时候,突然一个纵跃便跳开了,气得陈大伟狠狠地骂了一句:“靠!”

两个保镖知道这个小道士很灵活,想要抓他也并不容易,这时只见小道士蹦蹦跳跳几下就窜到了前面去了。

陈大伟惊讶的说道:“妈的,这小道士是会跑酷还会轻功啊!”

说完,不禁对他们俩说道:“你们下车去追,看他能跑到哪去,我开车跟过去!”

“好的。”两个保镖相继下了车后,便开始拼命朝着小道士追去。

王纯阳见状,哈哈地大笑了起来,见他们又快要追到自己时,王纯阳再次飞快地跑远了,王纯阳奔跑的速度,另过往的行人都不禁看呆了,一眨眼功夫就已经跑出去了很远。

然而,陈大伟的两个保镖却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了,而且还连王纯阳的影子都没有看了。

这时,陈大伟开着车也跟了过来,下了车对他们俩吼道:“人呢?两个人连一个臭道士都追不到?”

他们俩被陈大伟一顿数落,心里也很是郁闷,心想,你开车都追不上,还好意思说我们?但他们俩却并不敢说出来。

他们俩其实不知道的是王纯阳这时已经跑到了一家餐馆开始大吃了一顿,吃饱喝足后,这才开始再次跑回了医院。

王纯阳觉得现在这里对自己来说已经很陌生了,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想道林瑶这时应该还在医院守护她爷爷,王纯阳心想,自己过去看能不能帮得上啥忙。

所以最后王纯阳还是再次来到了人民医院,由于王纯阳穿着是道士服装,刚进医院大院就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王纯阳自己也意识到了,但他却并不介意别人看自己的眼神。

林瑶的爷爷已经手术完毕了,但医生却说要让病人医院休息几天,虽说阑尾炎的这种小手术虽然很简单,但是林瑶的爷爷毕竟年纪大了,所以需要入院观察几天,为了爷爷能健康出院,林瑶自然是同意了。

看过爷爷后,林瑶便决定先回公司了,因为刚才公司已经打来了电话需要她过去一趟。

此时,林瑶刚从医院大门出来,便和王纯阳打了一个照面,惊愕的问道:“你怎么还在这里,吃过饭了吗?”

王纯阳笑了笑说道:“刚才吃过了呢!”

“那你怎么又来了呢?”林瑶诧异的问道。

“我来看看你爷爷啊,他现在怎么样了呢?”王纯阳关切的语气问道。

其实王纯阳是真的关心,并不是因为舍不得林瑶才故意来找的借口,在山上的时候,师父就经常教育他要慈悲为怀,王纯阳虽然的任性顽皮了一些,担心心性却并不坏。

林瑶点了点头,觉得王纯阳这个小子虽然好色了一点,但还没有陈大伟坏,这时不禁问道:“对了,陈大伟他们没对你怎么样吧?”

“没有呢!就他们还能对我怎样啊!”王纯阳得意的笑着道。

林瑶微微地点了点头道:“看得出来你学过功夫。”因为刚才在医院的时候亲眼看家王纯阳一脚把陈大伟的保镖给踹倒了。

“之前在山上的时候师父教过呢!”王纯阳笑着道。

“对了,我现在要回公司了,你准备去哪?”林瑶说着走到了自己的车前开始准备上车。

王纯阳皱了皱眉头,心想,对啊,我现在该去哪里呢!突然,王纯阳说道:“能带我去你们公司玩玩吗?”

林瑶正赶时间,所以也没有多想,便说道:“那你跟我上车吧!”说着,林瑶坐上了驾驶座接着很快发动了引擎,王纯阳这时坐上了副驾驶座,随后林瑶开着车朝回的方向驶去了。

就在这时,王纯阳对开着车的林瑶说道:“你怎么会认识那个陈大伟的人啊,我觉得他不像是什么好人。”

“我知道他不像是什么好人,所以我才不想理他!”林瑶提起陈大伟的时,满脸的不屑。

王纯阳也看得出来那个陈大伟是喜欢林瑶,否则今天下午也不会前来医院看她爷爷,无非是献殷勤,古话有云: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这时,王纯阳这才提醒林瑶道:“以后她要是敢在欺负你,你就告诉我!”

林瑶不禁一愣,冷笑了一声道:“告诉你?你知道他是谁吗?”

“他是谁啊?”王纯阳也好奇的问道。

“他可是彭海市博世地产集团的少爷,而且暗地里还是一伙强大的黑恶势力,子啊彭海市为所欲为。”

王纯阳并不屑了解陈大伟的身份,只是点了点头,接着问道:“那对了你是干嘛的呢?”


 

关注公众号,看更多精彩内容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