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曲的罪犯,一个接一个的凶杀案令人瞠目结舌

想你的夜and第七章 2018-05-12 17:11:42



:打晕带走

夏日的黄昏,一轮殷红的夕阳挂在天空,被炙烤过的大地终于能迎来一阵阵徐徐微风,难得的清凉。

刚下公车的一位绿衣少女却像是这炎炎夏日里一股清泉,素面朝天,干净清爽,近乎透明的肌肤格外纷嫩,扎着马尾,浅绿色体桖配上白色休闲裤,白色凉鞋,简单自然的搭配让她浑身散发着令人心旷神怡的气息。她小巧可爱的鼻尖隐隐浸透着几颗细汗,她也只是随手一抹……年轻就是好,皮肤紧致细腻,即使不化妆也能散发出青春的美。

少女步行了几分钟走进一栋老旧的楼房里。她有些日子没来看小姨了,今天是周末,她可以在小姨这里玩两天再回学校。

她有小姨家的钥匙,开门进去却不见有人在,打个电话给小姨……不在服务区。她想啊,兴许是小姨在忙着呢,她先洗个澡再说。

就在她进去浴室之后不到十分钟,大门开了,进来的是两个流里流气的男人,都是大约三十来岁,嘴里叼着烟,赤着上身,只穿一条短裤,脚登一双人字拖,身上有刺青。一个背上纹一只老虎,另一个整条胳膊纹一条龙直到脖子根儿。一个额头有刀疤,另一个右脸还淤青。这两人的形象,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

刀疤男一屁股坐下来,脏兮兮的脚放在桌子上,嘴里骂着:“妈的,这年头,有钱人怎么越来越难伺候,每次找上咱哥几个都是同样的要求,哪那么多清纯少女啊!我看,下次干脆找个模样好看的女人去医院补个膜,凑合凑合。”

“你想找假货冒充?那些人有钱有势,万一发现我们交出去的人不是处.女,今后我们还怎么在道上混?再说了,那是以后考虑的事儿,这次彭娟已经替我们找好了人,谈好了价钱,我们只管晚上交差就行!”脸上有淤青的男人明显脑子比较清醒。

“彭娟说她什么时候回来?”

“估计快了吧。”

“。。。。。。”

两个男人在那骂骂咧咧发着牢骚,越说越起劲,眉飞色舞唾沫横飞,蓦地,其中一个男人忽然没了声音,再一看,他整个人都僵住了,视线停留在某个位置不动,脸上露出惊诧的神色随即目光变得格外猥琐。

刀疤男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看到浴室门口站着一个清纯得冒泡儿的少女,披着湿漉漉的头发,身上还穿着卡通睡衣。这么水灵的小妞,男人见了哪能不流口水。

“你们……你们……是谁?这里是我小姨的家,你们怎么进来的?”少女水润的大眼睛里露出惊恐,同时移动着脚步往小姨的房间挪。

两个男人迅速交换了个眼神,立刻冲过去一前一后拦住了她,笑得那叫一个灿烂。

“小妹妹,你别怕,我们是彭娟的朋友,我叫林烨,他叫李彪。”男人这样笑起来显得脸上的淤青越发可怕,两只眼睛冒绿光,活像是要将人透视一样。

少女疑惑地问:“你们认识我小姨?是她给你们钥匙进来的?”

“什么?小姨?哈哈……”刀疤男李彪像是听到了笑话,不屑地说:“叫什么小姨啊,那群娘们儿都叫彭娟妈妈桑!”

“她是我小姨,才不是什么妈妈桑……”少女气得涨红了脸。她虽然涉世未深,可至少也不是什么都不懂。

“啧啧……瞧这小样儿,还会生气呢!林烨,我看这小妞还行,彭娟给我们找来的人里,就数这个最土最纯,就是胸部看起来小了点,不过嘛,那些大老板不就爱这调调儿吗,玩够了胸大的,说不定还想换换口味,哈哈哈!”李彪现在的表情极度恶心,像只饿狼随时会猎食。

他们的话激起了少女的反感,她也讨厌被人用这种具侵略性的目光打量,更不喜欢听他们说些听不懂的恶心的话。眉头一皱:“你们让开,我要给我小姨打电话!”

她想进屋去,可两个牛高马大的男人拦着她,她感到不对劲,仓惶后退,却只听到他们笑得猖狂……

“小妹妹,彭娟已经跟我说好了,让我们带你去享福呢!”林烨冲着刀疤李彪投去一个心领神会的目光,两人长期干些昧良心的勾当,自然有默契。

“你们……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小姨没有跟我说起过你们……”少女在不住后退,他们在步步紧逼。她虽然搞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但她至少知道危险。情急之下,她猛地转身跑向大门!

她再快也快不过两个存心歹毒的男人,就在她刚跑出两步,林烨一个箭步冲上去将她拦腰抱起!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少女吓得魂飞魄散,奋力挣扎嘶喊。

“救命啊——救命——!放开我——救命——救——”最后这个字还没喊出来就卡在了喉咙。她被人打晕了,两眼一黑,失去了知觉。

“哈哈哈!走,交差去!”李彪得意忘形地大笑,眉心的刀疤格外狰狞。

少女被背着下楼去了,在她被丢上车那一霎,远处走来的女人瞥见了这一幕,急匆匆追上去,可那辆车已经开走……

这女人就是彭娟,是少女的小姨。她连忙跑回家去,一看屋子里不对劲,怎么会有水菡的包包,鞋子?可就是不见人!

彭娟吓坏了,即刻拨通了林烨的电话,焦急地询问:“你们刚才把谁带上车了?”

“什么谁谁谁,不就是你给我们找来晚上交差的女人吗?真是废话!”男人的语气十分不耐烦。

彭娟惊悚,看来水菡真的被林烨他们误抓。

“不是的,林烨,你们带走那个是我的侄女,我给你们找来交差的人不是她!我找的那个人还没到呢,路上堵车……”

“什么?真是你侄女?”电话那头的男人有点纠结,随即又问:“你又没兄弟姐妹,这侄女是没血缘关系的吧?你只需要告诉我,她是不是处?”

“她……她是……可林烨,你不能动她……她是我好朋友的女儿……”

“别TM废话!谁让你办事不利,要你找个处,到现在都不见人影儿,老子还以为你家那个就是你找来的人!管不了那么多了,大哥在催我,只要你侄女是处,咱们就能交差!对方来头大,你侄女有这个福气去陪那种人睡一晚,算她上辈子走运!你别给我啰嗦,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回头我给你两万块钱不就得了么!”男人说完就挂了电话,丝毫没影响心情。

彭娟立刻又拨过去,但对方不接电话了。

彭娟面如死灰地跌坐在沙发上,痛苦地捂着脸……天啊,她最好的姐妹将女儿托付给她,而她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纯净的小天使坠入地狱……水菡,水菡,她才十八岁啊!

:床上的女人

五星级酒店大楼雄伟奢华,内部环境高雅舒适,如果再订上一个能观海景的房间,那就更加完美了。

总统套房外。

电梯里走出来两个年轻男人,其中一个面带微笑,正低声对另外一个人说着什么,神情略显暧昧。

“哥,你累了一天,也该好好休息休息,我安排了人在你的房间。那我就……不进去了,哥,晚安。”说话的人挥挥手,走进了电梯。

“你费心了,晚安。”男人淡淡地口吻,听不出情绪的波动。

看着电梯门合上,男人的眼神越发涔冷,在他眼里,刚才的人从来就不是他的“弟弟”,而他也知道,在对方眼中,也不是真心将他当哥哥。同父异母的兄弟间,总是有太多的间隙,何况是生在豪门大户?

男人转身走进那间房,果然就看到宽大的床上躺着一个女人,盖着被子,只露出一头长发,看不清楚脸。他只是瞄一眼就移开视线,冷峻的眼神里没有丝毫情.欲,反而是有一丝厌恶和不屑。

这是他弟弟安排来伺候他的女人。看似是对他这个哥哥挺好的,但只有他自己才明白,这种“好”实则是居心叵测。不过,男人的生理需要还是得解决的。反正也就是奉了某人的指示前来献身的女人,只是一件商品,仅此而已。

男人并不急着要做,径直进了浴室。

刚才在酒席上喝得不少,他虽然没有醉倒,但也有些头晕了。

莲蓬头下,水流哗哗地从男人的头顶往下流淌,这简直就是一幅令人喷血的画面。

高大健硕的身体有着健康的肤色,在灯光下散发着迷人的光晕。每一块肌肉都是那么恰到好处,彰显出力与美的线条。水滴滑过他的颈脖,诱人的胸肌,精壮的腰身,还有微翘窄臀……

他的身体像古希腊的雕塑一般性感,五官更是上帝精心雕琢的杰作。棱角分明,深邃而立体,透着丝丝冷魅。眉毛浓黑有型,狭长的凤眼低垂着,挺直的鼻翼下,两片粉色的薄唇如初开的樱花,泛着you惑的色泽。他的下巴格外好看,让人不禁想要上前去含住那精巧的轮廓吻干水珠……他的五官无论是分开看还是组合在一起看都是极富观赏性的,拥着一张颠倒众生的俊颜,但却有双涔冷淡漠的眼。

这样的男人,尊贵孤傲,有种绝世独立的清冷。这样的男人也是最具有吸引人的魅力同时也最难以被掌控。

洗完澡,手拿着浴巾就出来了,连围在腰上都省了。

大手一掀薄被,躺在那女人身边,他现在才看到,原来她竟穿着卡通睡衣?

男人微微一愣,目光落在她脸上。

好干净的一张脸,犹如被清水洗过一样的清新自然。巴掌大的脸蛋上,黛眉微弯,小巧精致的琼鼻,纷嫩的唇好像是等人采撷的花骨朵儿。晶莹剔透的肌肤嫩得能滴出水来……

美女见过不少,眼前这个不美艳也不性感,只能算清秀,但难得的是她有种清纯的气息,让人忍不住想要去亲近她,占有她,特别是那两片微微嘟起的嫩唇,无声的you惑着这个yi丝不gua的男人。

男人眸光中有一抹诧异,想不到会是这样的女人被送来,但无可否认,她的纯美,勾起了他品尝的欲望。男人蹙起眉头……自己竟然会对一个穿着卡通睡衣的年轻女孩子起了反应?

她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一个出卖身体的女人,他根本不必多虑,顺着自己的心意想做什么就做。

低下头,感受着她轻浅的呼吸,轻轻拂过他的面颊,不由得喉结一阵滚动,下腹升腾起一股熟悉的燥热。他的大手不知何时已将她身上的障碍物褪去。多么水嫩的身子啊,处.子的体香,青春的气息,她看起来似乎很可口,鼓动着他身体里某种荷尔蒙在极速上升,某处已经蓄势待发……

“嗯,有点偏小。”男人一声沙哑的呢喃,大手还在她胸前肆意揉捏。

“唔……”她忽然发出一声闷哼,只因感到有点冷。

她浑身瘫软,吃力地睁着眼皮:“你……你……”

她感觉眼前一切都太模糊了,意识还没有完全清醒,而看在男人眼里,她这娇声软语就是一种邀请。

在她还没反应过来之际,身体已经被异物侵入,他开始享用她了。她的窄小,让他兴奋,在遇到那层薄薄的阻碍时,他只是愣了一秒便粗鲁地冲破。

“啊——!”她全身战栗,撕裂的感觉传来,彻底将她痛醒!

:她很可口

钻心的疼痛让她浑身发冷,可身体的某个地方却被灼烧着,强烈的屈辱感和愤怒涌来,她伸出手捶打着男人的胸膛:“你出去……别碰我……出去啊……”

她用尽力气在嘶喊,但只能发出弱弱的声音。她拼命挣扎,双脚乱蹬只想摆脱他的进攻,却不料这挣扎只会让身上的男人感到几欲疯狂的欢悦,让他认为这是她在配合。

她是第一次,这点,让男人有那么一丝意外和欣喜,但一想到这是弟弟为他准备的女人,他就没打算怜香惜玉,他只知道这具身子青涩稚嫩又可口,她的温暖紧致让勾起了他内心深处的欲望。他要占有,他要吞噬!

“你好紧……”他沙哑的声线情.欲正浓。

“不要……放开我……求你放开我……疼……”她求饶只会被男人认为是刻意,换来他越发地凶猛。

以为她就是自愿出卖的女人,谁会想到她是被打晕了送来的?

他额头上渗着薄汗,见她粉红的小嘴一张一合,低头覆上去,将她细微的声音全都堵在喉咙:“小东西……别闹……”

含糊的低语,一股浓烈的男子气息被灌入她的口腔,掠夺她的呼吸,霸道无情地索取。

“唔……”她被迫承受他狂野粗鲁密密麻麻的吻,仿佛舌根都要断了,仿佛快要窒息。可无论她怎样挣扎,她敌得过这如狼似虎强悍精壮的男人。他一只手就能擒住她两根细细的手腕,健硕的躯体将她压制得死死的。

她的味道太好,出乎意料的甜美,尤其是她身上自然的体香格外干净清新,她柔软的唇,芳香缭绕在他的呼吸之间,使得他更加兽血沸腾。她两只手抓着他的胳膊,指甲深深嵌入他的皮肉,但这点痛对于男人来说根本没有杀伤力,而她却能感到他滚烫的肌肉蓄含着足以将她撕碎的力量!

她娇弱的身子被摇晃、撞击,感觉整个人都好像碎了,裂了……她痛得发抖,冷汗涔涔,连喊都喊不出来……

痛苦、绝望、悲伤、装满了她的身体,在精疲力尽之时,在她近乎昏厥之时,她终于哭出了声,眼泪像断线的珠子滑落腮边。

“呜呜呜……你滚开……呜呜呜……混蛋……呜呜呜……”她像个孩子般无助,在哭泣中犹如残风落叶似的颤抖,战栗……

她的哭声,让男人眉头一皱,停顿了两秒。她未免也装得太像了吧?就算是第一次,那也是事先跟人谈好了价钱的,是她自意来的,现在却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做给谁看呢?居然叫他滚?骂他是混蛋?

男人幽深的凤眸一暗,狠色立现,将她轻盈的娇躯翻转……他立刻俯了上来,惩罚似的,迫使她不得不以这样羞耻的方式承受着他的又一次掠夺。他向来在解决需要时都是速战速决,但今夜,她的滋味太美妙,竟然让他首次打破了习惯,不顾她初经人事的脆弱,像狂风卷云一般一遍又一遍地吞噬着身下这只鲜嫩的花骨儿……

:霸占一整晚

一轮明镜似的圆月挂在天幕,银色月光洒满海面,粼粼波光盈盈而动,如同有无数只小小的鱼儿在跳跃。静谧的夜晚,享受着凉爽的海风,欣赏着优美而梦幻的海边夜景,浪漫惬意,但在海边酒店,却发生着令人心凉的一幕。

一个只有十八岁,冰清玉洁的女孩子,被人当作是玩物一般送上了他的床。

男人强悍的身体像猛兽,足以将她折腾得再一次晕过去。

此刻的她,紧紧闭着双眼,清秀小巧的脸蛋上,泪痕未干,湿润的睫毛微微颤动着,柔嫩的唇瓣已经发肿,她雪白无暇如凝脂的肌肤上被烙下了属于他的印记。她纤细的身子蜷缩着睡去,这睡姿能透露出她内心的不安和无助。

枕边放着一根细细的项链,上边的吊坠在月色下发出隐隐幽光。这是他从她脖子上取下来的,没细看就扔一边了,因为觉得妨碍他亲吻……

男人的目光落在窗外那一片深沉的大海,修长的手指夹着一支白色香烟,淡淡的烟雾从他嘴里缓缓吐出,氤氲了周围了空气,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有点不真实……他早就从先前的激烈中平静了下来,此刻的他,比海更深,比雾还淡。超乎寻常的冷静淡漠,很难想象他就是刚才那个如狼似虎的男人。

他身体强壮,没穿衣服这么坐着也不会觉得冷,可身边的人就不同了,她原本就单薄,加上又被男人摧残了一番,更是不堪重负。

“嘤咛……”她发出细微的声吟,翻了身,人却还是在昏睡中。

“好暖和……唔唔……好舒服……”她潜意识里在靠近这团热源,伸出手抱着,小脑袋也凑上去。这样她才不会冷了。

她像只温顺可爱的小猫咪在贪婪着主人的温暖,她不会知道自己抱着的男人此刻有多不耐烦。

该死的,把他当什么了?烤炉吗?

男人不悦地皱眉,伸出手去掰她的手臂,企图将这缠在他身上的女人推开。

可她实在抱得很紧,感到热源不稳定,迷糊中,她又再靠近了一点,将脸也贴上来。

“唔……”她纯净的睡颜娇憨可爱,如初生婴儿似的惹人爱怜。男人心底莫名一颤,可她现在的姿势……

“嘶……”男人的喉结一阵滚动,下腹紧绷,刚褪去不久的欲望又被她撩起来了。原来她的脸蛋正睡在他下腹处,难怪她感觉又软和又温暖,可也为她带去了新的危险。

“小妖精……这可是你惹我的!”他低喃一声,再一次覆在这稚嫩的身躯上……

这美妙蚀骨的滋味太令人迷醉了,破天荒的,他竟对一个初次见面并且毫无感情的异性产生了占有欲,产生了贪恋。所以他纵容自己打破习惯,一整晚的时间几乎都在霸占着她的身子。

太阳刚升起不久,海边还有着一丝清凉,碧空如洗,白云悠悠,在这样的美丽的早晨醒来,本该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但是……

水菡是被痛醒的。全身都像被辗轧似的疼痛,尤其是下身某处,火辣辣的撕裂感,灼烧着她的每根神经。头昏脑胀,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俊美如神的脸。这人睡着了。这是个男人!

水菡混沌的意识有些复苏了,惊觉自己的手在被子里似乎握着什么东西……毛茸茸的,热乎乎的。低头一看,她身上和那男人都没是不着寸缕!轰隆隆——水菡脑子里炸开了花,彻底清醒!天啊,她被这个男人强jian了!

“啊——”她的嘶吼声只发出一半就被一只男人的手紧紧捂住。

“唔唔唔……放开我!”这怒吼只能在她喉咙,被人嘟着嘴,她喊不出来。

男人冰冷无情的凤眸睥睨着她:“不要一大早就制造噪音,你收钱做事,应该明白规矩。既然醒了,给你三分钟时间离开我的房间。”

水菡怎么都想不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她气得浑身发抖,强烈的耻辱和悲伤、愤怒,在身体里冲撞,崩裂!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