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错了车,只是一段路;爱错了人,却是一生苦

黑哥书城 2018-10-01 15:03:55

【第001章】 女人是恶魔


盛夏的午后,天空没有一丝云彩,太阳把地面烤得滚烫滚烫。一些似云非云,似雾非雾的灰气低低的浮在空中,使人觉得憋气。

从北京开往南丰市的普快列车就要启动了,车厢内挤满了人,几乎都没有挪动的地方。

李天羽的脸上淌着汗水,也顾不得擦,将车票叼在嘴上,使劲往车内挤。一边挤,一边看着车窗边上的号码。人太多,就是这张硬座票还是好不容易从黄牛党的手中得来的,花了他四百多块钱,虽然说他的口袋中还剩下两百多块钱,但只要是尽快离开北京,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38号、39号、40号……”

好不容易挤到了42号,李天羽发现他的座位上已经坐了人,更加确切地说,那人是个美女。看上去也就是二十来岁的样子,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紧身的牛仔裤,却一点都掩饰不住她那窈窕曼妙的身段,反而更衬出她那副自然流露的干练之美。她的长相极是漂亮,身材娇小,脸蛋红扑扑的,正用手扇着风。

女人!要不是因为女人,李天羽又怎么可能逃离北京!想起邵丹丹的相片就来气,那样的“东施美女”,竟然还是指腹为婚。不跑干什么,难道说娶她放在家里辟邪,还是放在床头避孕?要不是因为这个事情,堂堂的天羽社社长又怎么可能离开北方的生意场。

看见女人就来气,管她是东施,还是西施!再加上天气这么热,又挤了半天,李天羽没好气的道:“我是42号,赶紧给我起来。”

那美女黛眉竖起,瞪着杏眼,大声道:“咋的?你眼睛有毛病啊!我是41号,这个就是我的座位。”

“你的座位?”

李天羽又看了看窗边的号码,靠窗的就是42号,声音比那美女还大了几个分贝,高声道:“你看看,42号是靠窗座,41号靠过道。”

可不是吗?那美女再次看了号码之后,面色微红,但是她有些气不过李天羽的态度,瞪着李天羽,气呼呼道:“我就不换,咋的?你还敢动手呀!”

看着她无赖的样子,李天羽直感到火气上涌,狠狠盯着她的胸脯看了一眼,坐到41号座位上,将嘴唇凑到她的耳边,轻声道:“太平公主,动手我是不敢,但是我敢吃了你!”

太平公主?这句话,顿时刺中了她的痛楚!

她攥着粉拳,挺着胸脯,喊道:“你敢骂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咣当,咣当,”火车竟然在这个时候启动了。受到惯性的作用,她一下子坐到了李天羽的腿上,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耳边就传来了一声惨叫。

“怎……怎么了?”她连忙跳起来,见李天羽佝偻着身子,双手捂着*,再想起刚才那种坚硬的感觉,脸上一阵火烧,就像是熟透了的红樱桃,轻轻一碰就会滴出汁液来。

不会折了吧!李天羽抽搐了一下,呻吟道:“你……你好狠啊!想废了我呀!”

“我……我是故意的,哦,不对,是不是故意的……也不对……”周围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这边,羞赧加紧张,她已经语无伦次了。

真是没办法!李天羽苦笑着摆了摆手,道:“算了,应该不会影响到繁衍下一代。”

那美女点头道:“是,肯定不会影响繁衍……呃……”顿了顿,她吐了吐舌头,连忙岔开话题道:“你坐里面吧!其实,不是我要跟你抢,而是因为我要到终点站――南丰市,那可是近二十个小时的路程。所以就……”

李天羽可没有客气,挪屁股坐到了里面,嘟囔道:“你以为就你到南丰市啊!果真是头发长,见识短。”

“你说谁呢?”

那美女扬了扬粉拳,才想起刚才伤到李天羽的事情,语气也就软化下来,撅着小嘴,嘟囔道:“人家是女孩子嘛,也不懂的怜香惜玉。”

“怜香惜玉?让我对你怜香惜玉?”

李天羽摆摆手,不耐烦的道:“算了,懒得搭理你,昨天一晚上都没有睡觉,都困死了。”

确切说,自从他看到邵丹丹的相片之后,再就没有好好休息过。即使是睡觉,都时常做恶梦。长的难看不是她的错,可是她要嫁给自己,那才是错上加错!

李天羽再不看那美女一眼,趴在桌子上,开始睡觉。就在迷迷瞪瞪的时候,胳膊被人捅咕了几下,耳边传来了那美女娇滴滴的声音,道:“嗨,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李天羽连头都没有抬,含糊道:“我的名字?无可奉告!”

一阵沉默。

又过了十几分钟,李天羽都快要进入了梦乡,那美女又捅咕了他几下,问道:“你怎么不问问我的名字?咱们能坐到一起,也是缘分啊!”

李天羽呼下直起身子,还没等开口说话,那美女将手递到他面前,笑嘻嘻道:“我叫周雨薇,你好!认识你很高兴。”

“认识你,我是倒了八辈子霉了,你别再打扰我行不?”

“谁打扰你了?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有礼貌?像我这样的一个大美女跟你说话,是你的荣幸。不知道有多少人上杆子跟我说话,我都不愿意搭理他们。再说了,我也没有说别的呀!我这可是友好的问候,就是想问问你的名字,怎么了?难道你的名字很古怪,怕人知道?还是你这个人有问题,杀人犯?*犯?还怕人知道呀!”

周雨薇的话就像是一阵及时雨,劈天盖地的,不给李天羽任何喘息的机会,继续喋喋不休道:“我的名字都告诉你了,作为礼貌,你的名字也应该告诉我吧!现在我问你,你就应该说,我也很想听。要是等会儿我不想听了,你即使是想告诉我,我也不想知道。我不想知道的时候,你就最好不要说,要不然是玷污了我的耳朵,也是侮辱了你的嘴……”

李天羽就感到脑袋嗡嗡的,举起双手做投降状,苦笑道:“我叫李天羽,至今未婚,光棍一根。至于性别,你能不能看出来?要不要我脱下裤子给你检查一下?”

“检查?好哦!快脱下来让我检查检查。脱!脱!”

周雨薇张着大眼睛,兴致勃勃地看着李天羽,一点儿没有害羞的意思,声音反而还大了几个分贝。

两个“脱”字,顿时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力,他们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周雨薇和李天羽的身上。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孩子,竟然公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样的字眼儿,几个年纪大点儿的老人已经暗暗摇头,叹息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世风日下,有伤风化,愈来愈开放了。

这下,反而闹了李天羽一个大红脸,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怎么脱?李天羽瞪着周雨薇,狠狠道:“好,算你狠!”

周雨薇毫不示弱,还拱拱手,笑嘻嘻地道:“承让,承让!”

“承让个屁!”

李天羽伸手在桌子上划了一下,大声道:“你别过界,更不许再打扰我,否则,我就*你!”说着,他还伸手在她的大腿上拍了两下。

周雨薇的脸上还挂着灿烂的笑容,眼神中却也有些紧张,嘟囔着道:“谁稀罕你似的,睡你的吧!”

终于相安无事!

这一觉,李天羽一直睡到了晚上十点多钟,舒服地伸了个懒腰,抬起头,见推着盒饭的餐车刚好过来,就又要了一盒快餐,大口吃了起来。旁边的周雨薇嚼着口香糖,自言自语道:“吃了就睡,睡了就吃,你还真是好福气。”

李天羽也没答她,只是警告道:“别忘记我对你说的话,你要是过界,我就……嘿嘿……除非是你自己想让我对你动手动脚的。”

“你……”

顿了顿,周雨薇又笑起来,撇嘴道:“对!你也别过了过线,要不然,我就阉割了你!咯咯……”

这是什么女人啊!吐出这样的字眼儿,竟然脸不变色,心不跳的。

李天羽盯着周雨薇看了好一阵,忍不住暗暗叹息,终于明白了,女人就是魔鬼,这辈子都要离女人远点儿。虽然说,男人找女人,有些时候也要解决生理上的问题,可是在李天羽看来,即使是忍,或者是靠五根手指来解决,也不要再招惹恶魔。

周雨薇见李天羽一直盯着她目不转睛地看,直感到心里发毛,她不知道李天羽是在想着心事,还以为他是在琢磨怎么收拾自己,连忙道:“李天羽,你是在南丰市上班?”

李天羽在南丰市生活了十二年,之后就跟着父母来到北京,整整十三年没有回去过。在南丰市的房子都卖掉了,亲戚倒是有,可是不能和他们联系,他不想让父母知道他的下落。既然是从家里逃脱出来的,当然要潜伏下去,对,潜伏!

被周雨薇这么一问,李天羽才想到眼前即将面临的一个重大问题――生计!口袋里就剩下两百多块钱,他要解决衣、食、住、行等等各方面的问题。出来得太匆忙,他什么都没有带,银行卡不能动,那样就暴露了目标。不过,他也不太担心,毕竟他是堂堂北方生意场上的卦神,有敏锐毒辣、洞察先机的眼光,有雷厉风行的办事效率,至于策划、销售等等方面,对他来说都是小菜一碟。

他的手下就有过这样的团队――天羽社。这倒不是什么黑帮团体,而是一个专门做生意的团体,李天羽就是天羽社的社长。其他还有十一个人,合称十二生肖,其中有伶俐机敏的灵敏儿、铁杆算盘王小算,广告策划的小尤,摆弄电脑、黑客的萧楠,能将死人说活、即使是一根鞋带都能卖出大价钱的李大嘴,还有雷俊风、秦结巴、顾婷婷、方舟等等一大群兄弟姐妹。

可是,他就这么神秘地消失了,没有跟任何人答招呼,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见到他们。

见李天羽没有回答自己的问话,反而还盯着自己看,周雨薇更是紧张,脸上却没有任何变化,笑道:“我家是在哈尔滨,在南丰市读书,刚刚毕业。你也是知道的,从哈尔滨到南丰市,要从北京转车,这次回家是跟家里人打个招呼,准备在南丰市立足了……”

“立足?”

李天羽将目光落到了窗外,喃喃道:“你还有立足之地,我连立足之地都没有了。”

沉闷!两个人都没再开口说话,沉闷得连呼吸都是一种奢望。

周雨薇不知道面前这个长着一张娃娃脸,模样在幼嫩中还带着那么一股子娇憨意味的人,眼神中为什么透着无尽的沧桑,但是她知道,李天羽肯定有着心事,不想吐露给任何人的心事。突然,一个念头在她的脑海中闪过,她又连忙否决了,哼!这个白痴,即使是想将他的心事告诉自己,自己也懒得去听。

渐渐地,困意笼罩上了周雨薇,她打了个哈欠,单手支撑着下颚,开始打瞌睡了。


【第002章】 来而不往非礼也


二百多块钱,能用来做什么?

租房子,最最便宜的也要一百多块。吃饭,抽烟,这都需要钱。更关键的是在这两百块钱用光之前,一定要有赚钱进帐,要不然怎么生活。

干什么来钱最快?

李天羽正在沉思着,就感到肩膀一沉,鼻息中传来一阵淡淡的清香,肩膀上除了软绵绵的感觉,更是多了一份沉甸甸的重量。就是不看他都知道怎么回事,周雨薇竟然搂着他的胳膊,头枕在他的肩膀上睡着了。

艳遇?李天羽可是不相信,他轻轻地转过头,见周围的人都睡着了,周雨薇的秀发有些凌乱,有几缕低垂了下来,脸颊上带着几分疲倦,眼睫毛微微地颤抖着,平稳的呼吸声,证明了她睡得十分的香甜。

对于女人没有什么免疫力的李天羽,要是在平时,他肯定不会动弹,让她静静地享受睡眠。可是想起邵丹丹就来气,女人就是恶魔!李天羽生怕立场不坚定,心中默默数着数字,“三,二,一……”

在“一”字结束之后,他立即扑倒在桌子上。

蓬!周雨薇一头撞在了车壁上。她连忙爬起来,手捂着额头,眯着眼睛,静静坐了几秒钟,才回味过来,怒道:“你干嘛躲开?难道不知道我睡着了吗?”

李天羽耸了耸肩膀,很是无辜的样子,道:“睡觉可以,但你不应该靠在我的身上吧!男女授受不亲,万一我控制不住做出了过格的事情,算谁的?”

看着他色眯眯的样子,周雨薇忿忿道:“少跟我来这套!臭流氓,我看你就是想让我出糗。”

李天羽苦笑道:“无缘无故的,我让你出糗干嘛?其实,我是想上厕所,你这么挡着我,我怎么出去?当然要想办法站起身子,出来了……”

微侧身子,周雨薇冷哼一声,道:“滚去吧!我怎么这么倒霉,出门就要到你这么一个丧门星。”

李天羽笑了笑,再没有说什么,起身往两节车厢中间走。抽出一根烟叼在嘴上,透过玻璃门窥视着周雨薇。这个小丫头,火气这么冲,反正自己都睡了四、五个小时,暂时没有睡意,看怎么折磨她!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瞌睡再次席卷周雨薇,她哪里还顾得上生气,趴在桌子上渐渐睡去。朦胧中,胳膊被人敲击了一下,“让开,我回来了!”

“这个臭流氓!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是在自己睡着的时候回来,分明是跟自己过不去!”

周雨薇嘀咕着,但还是侧开了身子。

李天羽打了个哈欠,自言自语道:“人太多了,本来我是想早点儿回来的,可硬是挤了半天,真是不好意思喽。”

“你去死!”周雨薇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再次趴在桌子上。

转眼间,又是一个多小时过去。

李天羽见周雨薇睡得正香,站起身子,道:“快点起来,我要出去抽根烟!”

连续说了两声,周雨薇才爬起来,睁着惺忪的睡眼,气愤道:“臭流氓,你是不是特意跟我过不去?男子汉大丈夫,还跟我这么一个女生计较,你算是什么本事?我承认刚才我是气你了,可你要是这么一直抓着不放,我向你道歉!”

“你说什么呢?我可没有生气,只是想抽根烟……”

“哼!怎么回事,自己心里明白!”

周雨薇口中说着,但还是侧开了身子。看着李天羽挤出人群,她的大眼睛闪过几丝狡黠,让开42号靠窗的座位,同时对着旁边一个站着的老人道:“老人家,你快坐在我这里吧!我男朋友一时半会儿不会回来,即使是回来了,咱也不给他让座,谁让他气我了。”

坐火车没有座位,一般年轻人都受不了,更何况是老人了。那老人正是腿脚酸软,困意笼罩的时候,哪里还会客气,一个劲儿的谢谢,还是坐在了42号座位上。不过三分钟,老人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而且呼噜声震天响。

这样的声音还怎么睡觉?周雨薇心中暗笑,歪身靠在椅背上,用外套蒙住身子,闭目假寐。除非是那个李天羽是真的缺德带冒烟了,要不然他好意思叫老人起来?咯咯……她越想越是兴奋,如果不是怕被李天羽看到,她真的会笑出声来。

被李天羽连续地折腾了几趟,她也没有睡意了。静静等待着,等待着李天羽回来。可是,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过去,都差不多又一个小时,哪里还有李天羽的影子。这个家伙,又搞什么猫腻?周雨薇也没有心思去想那么多,直感到小腹有些憋胀,这才想起来,从上车到现在一直都在和李天羽斗口,都忘记上厕所了,趁着他还没有回来,赶紧去趟厕所。

她的动作还挺快,很快就挤到了两节车厢的中间,可惜的是厕所门口已经有五、六个人排队,有几个男人聚在一起,蹲着抽烟,时不时地闲聊几句,看到周雨薇这样的美女,他们双眼放光,都来了精神。

在灯光的照耀下,丰腴的翘臀被牛仔裤裹得紧紧地,从身后看,透过白色的衬衫,更是看到她里面穿着的红色胸罩系带。脚上的高跟鞋,衬托着她的亭亭玉立。这样的美女,对于这些出来打工、久久没有碰到过女人的男人们来说,有着绝对的吸引力。再说了,男人都是下半身考虑的动物,他们互相使了个眼色,全都站起了身子。

女人的直觉从事敏感的,周雨薇马上就察觉到了,可是身边都是人,她根本就没有地方躲闪。

“小薇,你怎么才过来?”

不知道在哪里,李天羽从人群中挤过来,一把抓住了周雨薇的手,急道:“说好不是我来给你排队的吗?快点去吧!”

“呃……”

周雨薇都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被李天羽推进了厕所,然后咔嚓将门关上,环视周围的几个男人,什么也不说。

原来有护花使者!几个男人知道再没有机会,悻悻地坐到了地上,悄声嘀咕着什么。

李天羽笑道:“出门在外都是朋友,几个老哥抽着。”随手丢出去几根烟,这可是中华烟,让几个男人受宠若惊,看着李天羽的眼神都悄然发生了变化。这个家伙肯定是有背景的人,要不然怎么能抽得起中华烟?看来还是少惹为妙。有了这样的念头,他们再不敢对周雨薇有什么不轨的心思了。

咔哒!门开了。

周雨薇走出来,白了李天羽一眼,小声道:“谢了。”

李天羽耸耸肩膀,辩解道:“我可没有帮助你的意思,只是不想看到那几个臭男人得逞。”

“雪糕喽,小奶油雪糕喽,香肠瓜子烤鱼片喽……茶蛋喽……”

恰在此时,推着小车的列车员走过来,李天羽和周雨薇连忙挪动身体。可是,车上人本来就多,他们的身体顿时紧紧地贴在一起,几乎都能够感到周雨薇的鼻子里面呼吸出来的热气,带出的阵阵幽兰,闻起来简直是泣人心脾。

身体上,更是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从她的胸部传来的两团软绵绵,让李天羽忍不住还故意往上贴了一下,感觉更是灵敏了许多。如果再有一个人经过的话,是不是都会将她的身体给吞进入肚子里面?

不知道是因为天气热的缘故,还是因为他们的身体靠在了一起的缘故,周雨薇的脸上泛起了淡淡的红晕,娇嗔道:“车都过去了,还不让开,想要挤死我呀!”

李天羽尴尬地笑了笑,稍微让了让,道:“漫漫长夜,回去也是干熬。我跟你出个题吧!你猜猜。”

“什么题?”

“很简单!你刚吃饱了酒菜,走在火车的铁轨上,突然肚子痛,想要方便一下,可惜的是你根本就没有带纸巾什么的,你说怎么办?想了想,你都不知道答案。突然之间,一列火车行驶了过来。你听到了火车的声音,顿时明白了,猜下,是怎么解决的?”

“啊?是不是火车过去把我方便的感觉给吓没了?”

“才不是!火车经过的声音是什么?裤擦,裤擦、裤裤擦……就是告诉你用裤子擦。”

周雨薇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听到李天羽说是用裤子擦的时候,笑着扬起了粉拳,锤打了李天羽几下,啐道:“真恶心,你们臭男人果然说不出什么好话。”

李天羽也没有躲,无所谓道:“什么臭男人?这不是在告诉你方法嘛!接下来,你继续往前走……”

“什么?又不是评书,怎么还有下文的呀!”

李天羽不理她,继续道:“这次,你走到了小河边,又想方便了,这个时候,青蛙游了过来,叫了几声,你知道了怎么做了,猜猜?”

周雨薇不假思索道:“那还不简单吗?直接撅着屁股蹲到河边,用河水洗吧!”

“咯咯……”她的话语一出,连她自己都憋不住地笑出了声来,前仰后合,腰肢乱颤。

李天羽故意绷着脸,严肃道:“如果都像你那样,不是把河水給污染了?人家青蛙都告诉你答案了,青蛙叫着棍儿刮、棍儿刮、棍儿刮……”

“不行!棍儿上有刺……”

李天羽和周雨薇笑成了一片,彼此的距离拉近一些。

周雨薇瞥了瞥嘴,嗔道:“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就知道占我们女人的便宜。”她说话的声音很大,惹得周围的人们都将目光集中了过来。

“别一杆子打翻一船人,总该有几个例外吧!”

“例外也不是你!”

周雨薇迅速地回击,耳边却传来了嘻笑声,转头一看,才知道自己说话的声音有些大了。

那几个男人中的一个,边踩灭烟蒂,边对其他人说道:“走吧,别在这儿打扰人家小俩口了。”

在别人的眼中,李天羽和周雨薇已经是一种特殊的关系了。李天羽长得不是很帅,却给人一种舒服的感觉。周雨薇清纯靓丽,身材高挑,两个人外型就很般配,加上嘀嘀咕咕了那么长时间,也怪不得别人误解。

“都是你!”周雨薇咬着嘴唇,嗔怪着,话里却流露出几分羞涩。

李天羽摊开了双手,一脸的无辜,道:“谁让你那么大声!再说了,人家也是好意,你看,现在没有人打扰我们了吧!”

“美得你!”

周雨薇的芳心一阵慌乱,转身往座位上走,等到了近处才发现,她的座位上做了一个老太太,睡得正是香甜。敢坐我的座位!她正要上去将老太太唤醒的时候,李天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轻声道:“你都让那个老爷子坐在了我的座位上,我就让那个老太太坐了你的座位。这可是长途,你总不忍心看着老人家站着吧!”

又是这个家伙搞鬼!刚刚升起的一丝好感顿时跑到了爪哇国,周雨薇猛地一脚跺在了李天羽的脚面上,狠狠道:“臭流氓,别让我再看到你,要不然没有你的好果子吃!”


【第003章】 急找房


什么叫做王八看绿豆,大眼瞪小眼?后半夜的李天羽和周雨薇就是这样。

他们都没有了座位,互相赌气,睁着大眼睛瞪着对方,甚至连眼珠子都不转一下。就这么一动不动,一直过了七、八个小时,从黑夜到黎明,从黎明到天亮……

两个人的眼睛都有些肿胀,但还都不示弱,非要战胜对方不可。

“旅客同志们注意了,旅客同志们注意了,感谢您乘坐本次列车。再有五分钟,本车就要到达终点站――南丰站了。请旅客同志们检查好自己的行李、物品……”

李天羽揉揉太阳xue,缓缓道:“就快要到站了,你赶紧认输吧!”

“我认输?做梦去吧!”

周雨薇双眼通红,精神无比的疲惫,冷笑道:“如果你认输了,我允许你去收拾东西。”

“我什么东西都没有,不用收拾,我看你倒是应该赶紧收拾。”

“哼!本大小姐跟你对上了,我宁可不收拾,也不能认输!”

“好啊!随便你。”

不收拾东西,没人管。可是,他们站在过道上,阻挡了别人,顿时惹来了众人的议论,看来不闪开是不行了。周雨薇用眼角的余光扫视一下,见行李架上就剩下了她的皮箱,不由得狠狠地瞪了李天羽一眼,怒道:“臭流氓,我记住你了,别让我再看到你。”

李天羽耸了耸肩膀,笑道:“记住我可以,但是千万不要爱上我。”

“呕……”

周雨薇弯腰做呕吐状,转身去够行李架上的皮箱。拽了两下都没有拽动,皮箱太重了。看着李天羽幸灾乐祸的样子,她没好气的道:“还不帮我将皮箱拿下来。”

李天羽抱着膀子,笑道:“我干嘛要帮你?你又不是我的什么人。”

“你……”周雨薇瞪着杏眼,大声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李天羽龌龊地望着她,微笑道:“叫我一声老公,我帮你将皮箱台下车。”

这个臭流氓,竟然敢占我的便宜!看着他得意的样子,周雨薇恨不得一脚踹在他的脸上。可是此时,火车已经停止,人群蜂拥一样涌向门口。再等下去,不知道要什么时候,她深呼吸了几口气,尽量让内心的愤怒平息下来,就当作是叫小狗了吧!她的心中安慰着自己,嘴上甜甜地笑道:“好老公,快点帮我将皮箱拿下来吧!”

“好嘞!”李天羽高声答应着,踩在座位上,双手拽了两下皮箱,嘀咕道:“你这皮箱里面装的是什么呀!怎么这么重?你在那边也接一下。”

这毕竟是在帮自己,周雨薇也就没有说什么,双手去托皮箱。可就在这时候,李天羽突然大叫一声,双腿跳到了过道上。这下,周雨薇可是惨了,皮箱的重量全都压在了她的胳膊上,她又哪里承受得住?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反应,整个人都被皮箱砸在了座位上。

“啊……”周雨薇发出了一声尖叫,周围的人连忙将皮箱抬下来,周雨薇翻身跳到地上,可哪里还有李天羽的身影。

“这个臭流氓,什么缺德事都做得出来,别让我再遇到你!”周雨薇嘟囔着,拉着皮箱往车下走,直感到屁股疼痛欲裂,都是这个混蛋搞得好事,估计将自己的屁股砸成了四瓣了。

她当然找不到李天羽,因为李天羽根本就没有下车,而是趁乱窜到了车厢的后面,扎入人群中。一直等到人群基本上全都散去,他才双手cha着裤兜,悠哉地走出来。

烈日当头,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走出车站,要是来个西瓜绝对爽个透。他转了一圈,根本就没有找到卖的,真是遗憾,还是赶紧找房子要紧。毕竟在南丰市生活了十几年,他没敢在市中心找,谁让他的口袋中只有两百多块钱。

第一件事,就是将原来的手机卡换掉,花了五十块钱办了一张南丰市本地卡。

随即,他买了两份报纸,一边看报,寻找房源信息,一边坐公交车前往城南市郊。这里属于城市中的农村――星光村。李天羽有几个亲戚就是在这里。虽然说是农村,但是他们的生活都十分富裕,每个人都是一栋甚至几栋房子,一家人住一层,其余闲置的房间全都用来出租。

附近有几所大学,乘坐公交车方便,因此在这里租房子的人很多。租房子的人,一般情况下都是情侣,少数是民工,至于为什么是情侣,不言而喻了!

走进小巷子,走了没多久就看到电线杆上贴着“有房出租”的字样,李天羽拨了该处的电话号码,“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停机!”

换一个拨!“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再换一个拨!“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

再再换了一个拨,终于通了。里面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听起来还蛮动听的。

“你好,请问你们那出租房子吗?我想……”

“你打错了,我们这不租房子!”

靠!不租房子,把信息张贴出来干什么,这不是在浪费老子的电话费吗?如今的李天羽可跟以往不一样,以前是花钱如流水,现在花一分钱都要考虑再考虑。毕竟他的口袋中就剩下一百五十多块钱了。

这样拨打也不是办法,李天羽想了想,还是沿着小巷子往里走吧!每走几步,就会看到在房门口写着的房子出租的信息,一室一厅、两室一厅、三室一厅,这样的房子,他是不敢想的,最便宜的一室一厅也要三百来块钱,这还是说房间里面除了床、桌子之外,什么都没有。

被子呢?洗漱用具呢?这都是必须要买的东西,总不能不刷牙洗脸、盖被子吧!至于锅碗瓢盆之类的,暂时是不用考虑的了。所以,目前李天羽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租住单间。只要是便宜,即使是地下室,他也要住下。

这样走走停停,走过了十几家才发现一家有单间出租,在一楼靠近楼道口的位置。房间的面积非常小,也就是五、六个平米,房间只有一扇小窗户,还是面对着楼梯。只要有人上楼梯,应该能够清楚地看到房间里面的一切。估计上一任租客怕被人偷窥,竟然将这么仅有的一扇小窗户,用纸黏上了。

大白天,必须开灯,要不然在房间里面什么都看不清楚。至于摆设,几乎是没有。一张床几乎占尽了整个空间,人站在地面上,几乎都没有转身的空间。公用的卫生间,推开门臭气熏天,让人作呕。这样的环境,竟然还要一百五十块钱,差点没将李天羽气得吐血。

如果真的租了这间房子,还剩下三十多块钱,怎么维持生计?就是去找工作,也要一个月才能开工资。

“我再看看吧!”李天羽随口说了一句,转身就往出走。

这下,还惹得房东老太太一顿数落,离老远还能够听到她的唠叨声,“什么人啊!不租还来看什么?逗我玩儿啊!”

李天羽简直是哭笑不得,又往前找了几家,依然是没有单间出租。这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多钟了,他整整寻找了五个多小时。皮肤被毒辣的阳光晒得通红,脑袋有些晕胀胀的,肚子更是咕噜咕噜叫个不停。

粗略算一下,上一次的一碗泡面还是早上在火车上吃的。奔走了一小天,早就已经消化殆尽。

从巷子中的巷子走出来,一眼就看到旁边有一家馄饨馆。馄饨三块钱一大碗,还不算贵。店内的人还挺多,只有一个美女坐着的位置对面有空座。李天羽哪里有心情欣赏美女,甚至对她连看都没有看,要了一大碗馄饨,又来了两根油条,几乎是没有任何的停顿,全部消灭掉。

整个过程不足五分钟,直看的老板暗暗咂舌,那个美女更是停止了任何动作,像是在看着怪物一样看着李天羽。

交钱给老板,李天羽问道:“老板,你知不知道哪里有单间出租?”

老板笑道:“我也不知道啊!巷子里面应该有,你去找找。”

李天羽苦笑道:“我都转了小半天了,都没有找到。”顿了顿,叹息道:“唉,看来这次是真的要露宿街头了。”

“你要找单间?”

坐在他对面的美女笑道:“我那里倒是有单间……”

李天羽连忙道:“真的?房租是多少钱一个月?”

“我打算是八十块,可是……”

“八十?别可是了,我给你一百块一个月,我租了。”

李天羽不容那个美女再多说,拉着她就往出走,急道:“快带我去看看。”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