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爿梦 文/杨张

我在苏州 2018-10-10 15:14:46

苏州最接地气的新媒体,呈现最贴近苏州生活的各类新闻信息便民信息八卦消息。


绿皮车。

绿皮车动了。绿皮车停了。

不知所措的胖子、瘦子挤在一起,素不相识的男人女人挨着。

拘谨和羞涩挨着,变态和放荡挨着。

黄豆般大的汗滴弥漫在空气里,你鼻子一不凑巧便能闻到作呕的味道。

去往哪里?广播里的提示音是青岛,12岁的男孩茫然地看着窗外飞奔的树和铁轨。

 


半个小时的路程是煎熬,男孩坐不住了,爬到上铺,双手枕在头下,头顶的风扇,夹杂着锈迹斑斑,“突,突,突……”

男孩往左翻个身,鼻子贴到铁皮。

男孩向右翻身,看到空空的床铺。

男孩瘦弱的身躯,为床铺留出了半个人的位置。他的父母挤在最下铺,背靠背发出鼾声。

男孩捂住口鼻,因为闻到了一阵快面的气味,很呛鼻,像是被烤焦的蚕蛹浇了一碗水。

男孩本能地趴下,赤裸的上身,胸腔骨和肋骨被压得隐隐作痛。他起身,拿起汗衫垫在胸下。


 

不知过了多久。

也许是有月亮的时候,女孩上车了。

一顿收拾。女孩爬上右侧的上铺。

这个女孩大概16岁左右,却穿着汗背心,随意地像在家里,解下辫子,头发散乱地披到肩膀。拿出木梳,梳右半边头发时,看到了男孩。

12岁的男孩醒了,淡淡的清香如同一种莫名的欲望,刺激了所有感官。

男孩俯下身看了一眼父母。

焦灼不安的男孩,下意识扯了一下内裤突起的部位。

女孩刷地一下脸红了,脸朝里背对过道。

男孩出神地望着她起伏的身子,眼睛微微张。男孩故意轻轻底咳了两声,翻了两个身,又扯了一下内裤。男孩捧着手心里的汗水,扔向女孩。

女孩拉了拉被子,没有搭理。

 


12岁没有发育,没有性的意识。

男孩完全出于对美的渴望和对新鲜事物的好奇引起了生理性微勃。

抑或,被尿憋的。

男孩认为是前者。

 

不知过了多久。

也许是有月亮的时候,女孩翻身,对着男孩端详。

男孩睡着了,汗衫掉落在地上,单薄的身子蜷缩着,口角的唾液溢在手臂上。

男孩皮肤白净,从小被惯纵,虽然是农村的孩子,却没有染上一丝乡土气息。

男孩家中的抽屉里,记录了不为人知的秘密,有关于女孩的,也有关于邪恶的。

女孩家中的抽屉里,记录了不为人知的秘密,有关于男孩的,也有关于欣赏的。

 

不知过了多久。

也许是有月亮的时候,女孩下车了。

男孩跳下床铺,跑到两节车厢中间,脸紧紧贴着玻璃窗,望着点点亮光的窗外。

女孩从绿皮车旁边呼啸而过。

绿皮车上,永久地记载了男孩的梦。







我在苏州





苏州最接地气的综合媒体

新闻信息 | 便民信息| 八卦消息
咨询电话:0512-66172590

合作QQ:183775191 

 商务合作:13913588660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