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眼之念,一念执着

基本尚 2018-02-12 21:20:27

图片来源:Sage Sohier


上面这张照片的两个男主人公,右边名叫Chris,是23岁的大学毕业生,左边是Cris,28岁的自由摄影师。当时他们确定恋爱关系已有六个月。


“在之前的恋爱中我都扮演‘妻子’的角色,”Cris在这张照片的配文中解释道,“但其实我并不想这样攻受分明。我一直想要一种平等的两人关系……如今我(和Chris)的这段恋情显然有所不同,总的来讲我们的关系是基于两人平等之上的,平时处理各种事务没有什么差别。”


摄影师 Sage Sohier 在1986年为这对爱侣拍下了这张照片,作为她记录同性伴侣生活的长期项目的一部分。20世纪80年代,艾滋病危机刚出现之时,Sohier就致力于传播同性情侣的美好照片,以对抗当时媒体宣传的同性滥交的糟糕形象。她开始为各年龄阶层、有着不同背景、气质各异的男同和女同情侣们拍照,记录下那些不为人知的同性恋爱,展现出它们的多样性与强大的力量。


这项浩大的工程被命名为“独自在家”(At Home with Themselves)。


Stephanie & Monica, 波士顿, 1987
“我想知道人们为何还不习惯看到两个男人之间的碰触,”Sohier在解释这项项目时表示,“同性恋爱关系呈现出来又是如此新颖而习以为常,这让我受到了很大触动。同性关系中的视觉模糊性同样也让我兴趣盎然:他们究竟是兄弟姐妹,还是朋友,还是情侣,还是母女?”

Sohier的朋友,以及朋友的朋友们,都参与了这个项目。随后,她开始在同性报刊上刊登广告,以及在gay吧与同性恋游行中接触同性情侣。她称将这个活动放到公众视线下来进行是项目的一个转折点,因为有越来越多的同性情侣愿意加入这项“曝光”,让自己的恋爱关系得到社会关注与承认。


“我拍摄的所有照片都是在双方合作下进行的,无一例外,”她告诉《赫芬顿邮报》,“我必须先征求他们的同意才能进行,所以没有照片是在完全自然的情况下拍摄的。因为拍的时候我还在场,所以他们都有些矜持。”


“但当我跟他们聊了三四个小时之后,他们会在此过程中逐渐放松下来,这时候要捕捉到轻松自然的神情和瞬间就容易得多了。如果我手一慢,错过了那些有爱的小互动,我会告诉他们‘能再来一遍刚刚那个动作吗?’虽然这个方法不一定奏效,但他们一般都会配合,有时候甚至还能拍到一些更有趣的瞬间。”


SAGE SOHIER

除了拍照之外,Sohier还会对受邀情侣们进行海阔天空的访谈。情侣们对照片所传达情感表现出来的态度不一,而这些表现了上世纪80年代同性恋的眼泪、恐惧与误解的评论与照片,都一起被收入了《独自在家》这本书。


Sohier的这项工程受到了同为同性恋的父亲的支持,而她的父亲出于世俗环境的压力并未公开出柜,因此Sohier的这本书同样也献给父亲与他的丈夫Lee。


30年过去了,世界上对待同性恋的价值观已发生了很大改变。Sohier对此感触良多:“这本书目前已有了别有意蕴的历史意味,它展示了美国男同与女同社群发生了怎样深刻的变化。这些照片近日在缅甸摄影节,以及波兰的克拉科夫展出,而这些地方公开的同性恋关系都还属于比较新颖的概念,在这些地方展出照片的效果就跟80年代在美国的效果差不多。”


以下是Sohier拍摄的部分照片,以及每张照片之后的小故事。


Bill和Ric, 以及Ric的女儿Kate, 旧金山, 1987年2月

Kate只有七八岁的时候,她所能接触到的事都只跟我们这对“父母”有关,然而随着年岁增长,她开始意识到同性恋与那些“不太自然”的地方。这些事情最开始也许确实会对她造成一些困扰,让她接触那些从小不熟悉的环境也是个挑战。但我认为我们俩开放与不隐瞒的态度会让她过得更轻松一些。——Ric

Doris和Debie, 以及Junyette, 洛杉矶, 1987年2月

爱上Doris之前,我先爱上了Junyette。但当我和Doris在一起的时候,整个世界恍如无人,只有我俩。她欣赏我,尊重我的感受,倾听我,拥抱我,让我感觉世间一切都如此美好。几年后,我对这段感情的态度不如从前了,所以与Doris分开了。但她让我们再续前情,这一次我不想再失去她了。——Debie

David和Eric, 波士顿, 1986年10月

发现Eric患有艾滋病时,我真是生无可恋,包括Eric。我恨他患上了这种病,他为什么要这样?我恨我自己是个gay,恨我对他生气。但我能做的只有等待。我感觉自己就像是20世纪三四十年代生活在德国的犹太人,每天都听到有朋友被带走的消息,而你只有干坐着,无助地等待那扇门不要被敲响,希望那一切不要降临到自己头上。我周围的人们都在离去,我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David

Jean和Elaine, 圣塔菲, 新墨西哥州, 1988年6月

我喜欢年龄比自己大的女性。我的第一段恋情发生在27岁的时候,而她比我大了22岁。几年前我又爱上了另一个女子,我们之间相差了42岁。我被冠以“老女人杀手”的称号,这我可得声明一下,这是因为年龄更大的女性身上有我这个年龄段的其他人没有的一些品质。她们的生活更有规划,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这让我有一种超越年龄段的优越感。——Jean

Marty和Rip, 新奥尔良, 1988年4月

我俩总被认为是一对直的夫妻,而这确实也让我感觉更舒服。我14年前就被认为是个正常取向的人了,这对于我来说可意义非凡。我从小到大一直觉得结了婚的夫妻应该在一起,而我俩这般关系在同性恋群体里可不多见。人们一直不理解我俩为何相爱并一起生活。——Rip

Herb和Dana, 昆西, 马萨诸塞州, 1988年3月

我的腿给我俩牵了红线。我当时在沙滩上穿着超短裤,他说他喜欢我的腿。我也不清楚,或许就是因为某种化学反应吧。——Herb

我一直想在恋爱关系中扮演女性角色。——Dana

Linda和Nancy, 基维斯特, 佛罗里达州, 1988年1月

作为警察,我俩需要在局里证明自己的场合太多了。我终于当上了警官,而她在被炒之前也当上了警官。我相信她被炒只是因为她是同性恋。许多男人还干过更糟糕的事情,但他们却没有被炒。——Linda

Brian和Hanns, 基维斯特, 佛罗里达州, 1988年1月

也许我是个很老派的人,Brian或许也是,我们与现在的人都有代沟。人们会说:“把你的爱人带来。”我可不爱这么说,我通常会用“我的朋友Brian”。在正式场合我们会以“伙伴”相称,人们会觉得我们只是朋友。当他们说“你的爱人”的时候我不太能接受。星期天在家的时候我俩不会西装革履,但周中,或是旅行,或是参加餐会和鸡尾酒会时,我们就会那样穿,虽然其他人都不会那样装束。——Hanns

Trip和Alan, 基维斯特, 佛罗里达州, 1988年1月

我们基本上每一天,一天24小时都黏在一起,一起工作一起做事。我们会分享一切,不存在那本书是你的这本书是我的这种事。——Alan

Pinky和Diane, 以及Diane的八个孩子中的两个,肯纳, 路易斯安那州, 1988年4月

让我穿裙子我会觉得自己是个变装皇后。我身上全无女性气质,虽然我生了八个孩子,也是个好妈妈,还很爱我的孩子们,我也不想做他们的父亲。但穿裙子,化妆,我一点兴趣都没有,就算我已经跟老公结婚了。——Diane

Andrew和Patrick, 火岛, 纽约, 1988年7月

是什么让我爱上了Patrick?当他走进酒吧时,我的眼球就被他吸引过去了。你知道,真的就是那种两个陌生人穿过嘈杂的房间向对方走过去的那种经典桥段。一开始情况有点复杂,Patrick起初那阵是拒绝我的,但我觉得他吸引我的一点是……他跟我祖母长得很像,而我非常爱我的祖母!而且我似乎挺喜欢个子比较矮的人。——Andrew

翻译 | 李雨丽(界面)


来源:Huffington Post

作者:Priscilla Frank

原标题:This Photographer Made It Her Mission To Chronicle The Long-Term Love Of Gay Couples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可查看往期精彩推送内容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