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教礼仪的神圣与尊严不可侵犯(二)

银灯台 2018-10-10 15:24:31

3.我们现实的礼仪生活是怎样的呢?


很不幸,圣部近年来悲叹地说,“世俗思想、自由主义已侵蚀到了教会的心脏。”这心脏不就是是指神职人员、指度奉献生活的人员吗?


其实,早在上世纪90年代,教宗真福若望保禄二世,就在《真理的光辉》通谕中喊出了:“天主教的道理在今日环境中,频临歪曲或否认的危机……。把人的自由,在本质上和其形成要素上,与真理割断关系……。对教会的若干训导,干脆不接受……”(通谕4号)。






什么是世俗思想呢?

世俗思想就是耶稣说的 “是我从世界中拣选了你们”(若15:18) 那句话里的“世界”;也是保禄、雅各伯、伯多禄所痛恨的世俗:“要与基督同死于世俗”(哥2:20)、“与世俗友好,就是与天主为仇”(雅4:4)、“摆脱世俗的污秽以后”(伯后2:20)。


那么什么是自由主义呢?

语言大典对自由主义的解释很符合我们的实际:“脱离常规、脱离传统和教条


换言之,教会的自由主义就是不守规矩,即:

不按教会常规、不按教会传统、不按教会教条行事。

(教条=一般辞书上的解释是:宗教上要求信徒们绝对信守的信条,咱们自己通常称“信德的道理”,神学上称“信理dogma”。哈!脱离信德的道理,其含义是什么?可不畏哉!


现在来看看现实:

穿着拖鞋、背心进堂,大有人在;

圣体台前不打扦,极其普遍;

有人硬要教友站着领圣体,不给跪着领圣体或用口领圣体的人送圣体,并非罕事;

不穿祭披作弥撒者,时有所闻;

弥撒中摇摇晃晃、东张西望者,随时可见;

自己做了弥撒不亲自送圣体,而让平信徒去送圣体;

主日、大节日,教会要求弥撒日课要咏唱,是想想有几位神父能唱弥撒,唱日课?礼仪日历明确规定,大节日不得举行亡者弥撒,有人,照样举行;

不同礼仪日应用不同颜色祭服,有人不管不顾,常年都是一色服。


这还算得上是守教规的天主教吗?




教会训导明文禁止随便改动经圣座批准的礼仪中的法定经文,圣道礼后的法定结语是“以上是天主的圣训”,而现在现实礼仪中,随处可以听到“以上是基督的福音”、“以上是天主的福音”、“以上是耶稣的福音”、“以上是天主的圣言”、“以上是天主的话” ……如此等等, 五花八门,各显其能。


甚至弥撒中插入舞蹈,亦非绝无仅有。这些人还振振有词地说什么,达味圣王迎接约柜时尚载歌载舞;有人把圣体随便端在桌子上,围着桌子分享圣经;有人不穿祭服,只夸领带,要人围着餐桌坐下做弥撒,竟说什么耶稣第一台弥撒也是坐着做的,有何法纪意识。难道昔日女孩十五、六岁结婚是常事,今日也要让十五、六岁女孩结婚吗?什么逻辑?



究其原因,则曰:

人家老外都这样做、这样说。可怜呼!惭愧否?对教会的训导,或是熟视无睹,或是对礼仪的规定要求,一无所知,不是随心所欲,便是盲目模仿他人,随便增、减、改变神圣礼节,甚或有人说,这是为了活跃气氛,礼仪不能呆板,死气沉沉,难道救恩圣事是在搞娱乐活动,是演剧,促热闹?


更有甚者,竟公开不让教友在圣堂通功念经,要念经回家去念,不知这样的圣职人员自己在堂里念经不念经,拜圣体不拜圣体!!


无可奈何的教友,看在眼里,痛在心里,恨在脑里,怨声载道。有教友竟说气愤地说,我看那样的弥撒就不是弥撒,奈何奈何!!




我曾听到一位来自境外的老年修女,望了内地一位神父按照礼规作的大礼弥撒后,激动得感慨地说:


几十年了,今天我才望了一台真正的弥撒。


这句话,反映出了她本人和不知多少人的无奈心情!可不悲夫!还有一位老外说:我今天忘了这台弥撒,好像做了一次避静。这说明什么问题呢?


难怪教会训导当指出了:不安礼规举行圣礼,“是伤害教友的权利”;(见1970年9月5日圣部《关于正确执行礼仪宪章的训令》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