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工厂一枝花,人送外号“公交车”

内涵段子 2018-07-21 08:35:08


QQ附近的人这个功能也许很多人都不了解,在微信、陌陌这些社交软件泛滥成灾的年代,它约炮成功的概率往往是更高的。

 

  我自从买了新的手机之后就不断地对身边的厂妹打招呼,眼看着很多的人都从这上面尝到了甜头我就更加着急了。

 

  我特别了解那些厂妹们都是什么货色,一个个的都巴不得和帅哥出去开房呢。

 

  直到有一天,我加到了一个美女,那个美女就是我们组里面出了名的‘公交车’,平时她在厂子里面骚的不行。

 

  我叫叶佳明,从小家穷人丑,寄人篱下,好不容易在大城市里面找到了这个待遇还算是不错的工厂。

 

  以前我在网上经常看到别人说,在工厂里面打工容易找到对象,而且混得不错的话还能同时交往好几个女朋友。

 

  但是,当我真正来到工厂里面打工之后我才发现一切都和我想象得差的太多。

 

  厂妹们的确都非常开放,而且那方面的需求也比一般的女孩子大,但是她们只愿意选择长得帅的和打架猛的。

 

  我只能是看着发育良好的厂妹们望洋兴叹。

 

  可是我不甘心这样,于是想了一些对策,比如花了两百块钱把QQ上面的各种钻都开通了,接着又在网上找到了一些帅哥的生活照放在了相册里面。

 

  我耐心地等待着有哪个厂妹会上钩。

 

  晚上下班之后我回到宿舍里面躺在床上不停地添加着附近的人,我睡在上铺,其他四个人都是睡下铺的,这几个人平时喜欢欺负我,尤其是他们喝了点酒之后就更不是东西了,对着我冷嘲热讽说这道那的,我记得有好几次差点把我从床上拽到了地上。

 

  我当然考虑过换个宿舍住,但是不幸的是工厂里面的宿舍现在都满员了,我申请了好几次换宿舍都没有成功。

 

  每当他们四个喝酒了我就把被子蒙在脑袋上面装睡,他们见我睡着了也就不来找我的麻烦了。

 

  晚上八点多钟的时候他们四个又围坐在床边喝酒,我提心吊胆的,害怕他们又会欺负我,所以只好捂着被子装睡。我躺在被窝里面喘不过来气,忽然,QQ附近的人里面有一个叫做月月的厂妹同意了我的好友申请。

 

  月月发过来一条消息:帅哥,我看你不像是在工厂里面打工的人啊,在哪里高就呢?文字后面还跟着一个色色的表情。

 

  我点进月月的空间相册一看,我惊得差点叫出来,我拼命地平复着自己的心跳,这个月月就是我们组里面出了名的‘公交车’‘万人骑’赵冬月啊!

 

  不仅如此,赵冬月还是住在我下铺的李国强的女朋友呢。

 

  一想到李国强那副让我厌恶的嘴脸,我咬牙切齿地给赵冬月发了一条消息过去:我是一家服装店的老板,刚才路过这里,看看有没有能让我怦然心动的美女。

 

  不出一分钟,赵冬月回复我:像你这么帅又年轻有为的男人会缺少美女的陪伴吗?

 

  我立刻打了一行字发过去:当然不会缺少了,但是工厂里面的厂妹会带给我刻骨铭心的纯纯的爱恋,比如你。

 

  不出所料,赵冬月发过来一个害羞的表情:那我如果跟你出去了你会怎么爱我啊?

 

  赵冬月长得是特别漂亮的,皮肤非常白嫩,平时不穿厂服的时候她应该喜欢穿一件白色的衬衣,白色衬衣总是将她的胸口挺得高高的。

 

  下面穿一条黑色高腰包臀裙,露出两条裹着肉色丝袜的特别修长的美腿,看起来非常诱惑。

 

  在车间里面的时候,我经常幻想看过的国产自拍视频,非常好奇视频当中的女人如果换做成是赵冬月会是什么样子。

 

  往常赵冬月连看我一眼的兴趣都没有,现在我可不得好好的和她聊聊吗?

 

  我发过去一条消息:总之不会让你失望就对了,我家里的床又大又舒服。

 

  赵冬月回复过来一个抱抱的表情:有多大多舒服啊?够咱们两个人折腾的吗?

 

  我看到这句话之后心里面立刻有一种痒痒的感觉,想着平时她和李国强去宾馆肯定照了不少的诱人的照片,我应该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要几张,以备不时之需。

 

  我怀着激动的心情发了过去:我想看看你平时快活的时候的照片,你空间相册里面的这些都太保守了啊。你如果不愿意发也无所谓,不给我发我也不会怪你。

 

  我的心砰砰地跳着,要知道我做梦都想见识见识赵冬月在床上是个什么样呢!

 

  很快,赵冬月一次性发过来二十几张照片,这些照片的尺度大得离谱,她那美妙的身体简直是完全呈现在我的眼前了。

 

  我正准备好好的欣赏欣赏呢,被子一下子被人掀开了。我飞速将手机塞进被子里面,我回头一看,李国强正恶狠狠地看着我。

 

  他揪着我的衣领大喊:“妈的,我叫你半天你装死呢是不是!”

 

  当时我的脸吓得铁青,我结结巴巴地说:“强,强哥,我,我没听见啊。”

 

  他一巴掌扇在我的脸上,说:“我让你没听见!”

 

  面对着李国强那双像是铁板一样的巴掌我只能是把脸埋进被子里面,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这个宿舍里面没有人看得起我,谁都不会帮助我,如果拼的话,我又肯定拼不过李国强。我大脑一片空白,只盼望着这件事情快点过去。

 

  宿舍长秦胖子阴着脸说了一句:“国强,差不多行了,你真想把工厂里面的领导也给招来啊。”

 

  我这时候才发现他们四个人当中就秦胖子没有喝醉。李国强哈哈大笑,说:“兄弟们,你们看看这个废物,被我揍得躲在被窝里面都不敢出来了。”说完继续喝酒。

 

  秦胖子叼根烟眯着眼睛向我走近,我知道这一次如果没有秦胖子我肯定是在劫难逃了,我递给秦胖子一根烟,轻声说:“秦哥,这一次谢谢你了。”

 

  我原想着秦胖子会接过烟,然后督促我下次注意点别惹李国强发火,谁能想到秦胖子也扇了我一巴掌,说:“你小子胆儿挺大啊,国强叫你半天你就装死是不是?”

 

  他一脸横肉,冷冰冰地看着我。当时我真是想要去买把刀和李国强拼了,但是骨子里面的懦弱还是没有让我真的和他拼。

 

  风平浪静之后,我从被子里面掏出手机。

 

  看到赵冬月发过来的一条消息:帅哥,你怎么不说话了呢?是不是在忙啊?

 

  我捂着火辣辣的脸,我发过去一句:后天我不忙了,你能出来和我好好玩玩儿吗?

 

  我想着如果赵冬月接受了我的邀请我非要把李国强活活逼死,我怀揣着期待的心情等待着她的回复。

 

  赵冬月发来一句:行,我答应你,正好我好一阵子没和你这样的小帅哥快活了,就当泄泄火了。

 

  我听着他们四个人喝得醉醺醺的,聊着天,我总算是狠狠地出了一口恶气。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我都快要睡着了,赵冬月突然出现在我们宿舍的门口,她对李国强说:“国强,你出来一下,我告诉你点儿事儿,你一定要为我做主!”

 

  我脑袋‘嗡’的一声,难道刚才在QQ上面和她聊天的时候她发现是我了?我吓得浑身冷汗直冒,透过被窝的缝隙看着站在宿舍门口的赵冬月。

 

  赵冬月穿了一条超短裤,腿上面还裹着一条黑色的大丝袜,看上去要多迷人就有多迷人。

 

她环顾着宿舍,看到我的时候她的目光停住了,我吓得赶紧把被子紧了紧。

 

  当时我心里面想着如果真的是被赵冬月发现了是我的话,那我肯定是在劫难逃了,宿舍里面的这几个人肯定会把我打进医院里面去。

 

  最最重要的是,我在赵冬月这个大美女面前可就丢尽了脸了。

 

  万幸赵冬月和李国强说的事情跟我没有关系,我躺在床上看到赵冬月坐在床边和李国强他们开怀畅饮。

 

  我看到她的脚上面踏着一双小凉拖,如果她的腿上面没有穿丝袜的话那肯定可以看到又白又嫩的大长腿。

 

  那天晚上赵冬月和李国强他们喝到很晚,没有啤酒了李国强就让我去给他们买,赵冬月看到我这副窝窝囊囊的样子,笑得前仰后合的。

 

  我从李国强的手中接过钱往出走的时候,李国强还猛揣了我一脚,大喊:“废物,快去快回!”

 

  我回过头看到赵冬月搂着李国强的腰,赵冬月轻蔑地看着我。

 

  第二天早晨我睡醒的时候都已经快要八点了,我连脸都没有洗就直接跑去车间。

 

  刚刚进入车间,我看到赵冬月和其他几个漂亮的厂妹正在聊天,由于昨天晚上的事情,我红着一张脸低着头走了过去。

 

  赵冬月叫住我:“喂,叶佳明是吧?”

 

  我说有事儿吗?

 

  她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然后哈哈大笑,说:“原来你就是我男朋友总说起的那个窝囊废呀,哎,以后在车间里面要多帮我干活儿啊,你如果没有讨好我,等你回到宿舍可得吃点儿苦头。”

 

  我简直不敢相信赵冬月会威胁我让我帮她干活儿,如果这不是亲耳所听,我肯定不敢相信这个香喷喷的大美女赵冬月会说出这样没有道德的话来!

 

  其他的几个厂妹讥笑着。

 

  我被这一阵高过一阵的讥笑声搅得脸都红透了,心想看我在微信上面怎么搞你这个烂女人。

 

  我走进卫生间,拿出手机在QQ上面打了一行字给赵冬月发了过去:小宝贝儿,在忙什么呢?

 

  过了一小会儿赵冬月给我回复:人家在车间里面呀,怎么,你不打算来工厂把我接到你家里面去,咱俩好好舒服舒服吗?

 

  这行字的后面还跟着一个色眯眯的表情。看到赵冬月这样下贱的回复我心里面这种愤怒的感觉顿时烟消云散,我轻轻一笑,心旷神怡的。

 

  其实昨天晚上我就想好了,明天车间会放一天假,我要在宾馆里面把事情给办了。

 

  我一想到赵冬月趴在床上撅着大屁股喊着‘快点’‘我要’,我的心里面就痒痒的,感觉还是挺兴奋的,万万没有想到我也能享受享受赵冬月这个香喷喷的大美女。

 

  我回复着:我都说了明天我就不忙了嘛,你就那么急吗?

 

  我看了眼时间,发现快要点名了,于是就急匆匆地走出卫生间。

 

  主管点完名之后所有厂工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面准备开始工作,我所在的这个工厂是电子厂,我们车间生产的最多的就是网银U盘。

 

  所以工作本身来说并不算是很累,可是每天都制作好几百个这样的工作量可就是很累了。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个小姑娘,名字叫做周雨晴,长相和打扮都属于那种清纯可爱的。

 

  她坐在我的旁边都已经快有大半年了,我们两个人很有默契。她小声问我:“这阵子你在宿舍里面怎么样啊?还有人欺负你吗?”

 

  她看到过李国强他们几个欺负我,我脸一红,敷衍道:“没有没有,就是闹着玩儿。”

 

  周雨晴直直地看着我,问我:“真的只是闹着玩儿吗?”我自卑得低下头,轻声说了句:“嗯,就是闹着玩儿。”

 

  在我的印象里面周雨晴就是一个特别单纯的小姑娘,单纯到估计连男人和女人在床上怎么做那种事情都不知道,当然了,这也仅仅只是我的估计。

 

  一整个上午都在忙碌的工作当中过去,很快就来到了中午饭的时间,在去食堂的路上我看到李国强搂着赵冬月那芊芊细腰走着。

 

  周雨晴在我身旁有说有笑的,李国强回头看了我一眼,笑道:“哟,这不是我们宿舍里面的大哥嘛。在车间里面混得挺不错啊,还有个小美女陪着。”

 

  周围人都看着我和李国强,赵冬月一脸疑惑,问李国强:“亲爱的,这个叶佳明怎么会是你们宿舍里面的大哥啊?你不是告诉我……”

 

  李国强说:“我们宿舍里面所有脏活累活都吩咐给叶佳明这个窝囊废干了,这么能干,能不是大哥吗!”

 

  周围所有人都哈哈大笑,赵冬月笑得最欢,笑得胸前那一对硕大的一颤一颤的。

 

  周雨晴看不下去了,说:“李国强,叶佳明是工厂工人,你也是工厂工人,你凭什么这么对待他!”

 

  李国强惊讶道:“哟,这小妞挺野啊,还敢在这里管我的事情。”说着他扇了我一个大耳光。

 

  他一脸贱笑,看着周雨晴说道:“小妞,看到没有?这就是我们宿舍的大哥,我扇他一个大耳光他连个屁都不敢放!哈哈。”

 

  周雨晴抬起手指着李国强,说:“草,你给叶佳明赔礼道歉!”

 

  看来周雨晴是气急了,都爆粗口了。

 

  我深切地知道李国强的本事有多大,就是两个我也不够他揍的,我拉着周雨晴说:“不要管我,你快去吃饭吧,下午还有好多活儿要干呢。”

 

  周雨晴冷冷地看了我一眼,大喊:“窝囊废,叶佳明你就是个窝囊废!从今往后我不认识你!”

 

  这次之后,周雨晴在车间里面再也没有对我说过一句话,看到我就像是看到一个垃圾一样,我知道,她看不上我。

 

  原本周雨晴和我的关系那么好,车间里面好多人都认为我们两个是在处对象呢,但是这一次之后我和她再也没有可能了。

 

  你们不知道周雨晴后来是有多嫌弃我。

 

  那天下午我回到车间准备继续干活儿的时候发现周雨晴的座位已经不在我旁边了,问过其他人我才知道,原来周雨晴中午吃完饭就向组长请求了换位置。

 

  这是要有多看不上我就有多看不上我啊,唉。我灰头土脸地在车间里面干了两个小时的活儿,突然感觉肚子很疼,只好请假回宿舍里面吃两片胃药。

 

  我走到我们宿舍门口的时候我突然听到有一男一女粗重的喘息声,不用想,肯定是李国强和赵冬月趁着宿舍里面的人都上班去了在乱搞呢。

 

  宿舍门的锁头坏了,今天早晨才坏的。我轻轻将门推开了一点,我仔细一看,我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床上的男人哪里是李国强啊,分明是车间主管邵丽敏的外甥王志远!

 

  王志远和赵冬月趴在床上一丝不挂的,王志远火急火燎的,搂着赵冬月那白嫩的大长腿,他说:“赵冬月,咱俩快点儿,趁着现在宿舍里面没人。”

 

  赵冬月甜美地笑笑,说:“怎么,你不怕李国强知道这件事儿?”

 

  王志远跪在床边,像是品尝着美味的大蛋糕一样亲着赵冬月的身体,说:“我的小宝贝儿,前两天在李国强宿舍里面吃火锅的时候我就想你了。

 

  赵冬月把自己的双手插进王志远的头发里面,肯定是感觉爽了。

 

  她说:“我成天对着李国强那个老腊肉早就够了,我早就想你这样的小鲜肉了,今天你好好表现表现,我要是满意了以后让你吃个饱

 

  王志远问她:“真的?”赵冬月贪婪地亲着王志远的身体,说:“当然是真的了。”

 

  看到这一幕我一开始比较紧张,怕被别人发现我在偷看,但是转念一想,如果我用手机录下来,录成视频,那不就刚好可以威胁赵冬月做一些事情了吗!

 

  想到这里我开心极了,拿出手机就开始录。这个王志远来到工厂的时间比较短,但是由于是车间主管邵丽敏的侄子,很多人都愿意巴结他,包括宿舍里面的李国强和秦胖子他们。

 

  在工厂里面如果有个那么牛的亲戚,那你就是皇亲国戚!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前天晚上李国强和秦胖子请王志远吃火锅,那天晚上就是王志远和赵冬月第一次相见。

 

  王志远和赵冬月认识还不到三天呢,王志远就能把赵冬月给上了。我心里面不禁感觉一酸,而且又有一种特别嫉妒的感觉。

 

  我趴在门缝看着赵冬月紧皱着眉头,表情迷离,她的身体那叫一个白,老实说在工厂里面打工都可惜了!

 

  赵冬月突然拍了一下王志远,说:“你给我点根烟。”

 

  王志远停了下来,问道:“点根烟?”

 

  赵冬月说:“我喜欢抽着烟享受。”

 

  王志远给她点了根三十块钱一盒的玉溪,她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满足地叹了口气。王志远更起劲儿了,龇牙咧嘴的,满头大汗。

 

  赵冬月说:“哎哟喂,美死我了,可真解乏啊。”

 

正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竟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由于微信篇幅有限,本次仅连载到此处,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全文。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