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汉语短诗精选 泉诗刊月刊 2016-12

新艺术杂志 2018-05-15 16:56:05






【本期主编摆丢语】承蒙铁心错托,选201612月的泉刊,面一下宽起来——年度的、月度的、各链接、投几首的……。征得同意,本年度最后一期的刊出数量比往期稍多。我主要以12月为主(12月,一度十面霾伏,雾霾诗选了几首),兼顾年度诗选,目力尽可能远,考虑到质量,还控制好数量,也想增加些此前没入过泉刊的诗人;考虑到读者的阅读体验,以短诗为主,尽可能在不占篇幅情况下多诗人呈现。如此,就会忍痛割爱,一减再减。此次没有出现的诗人,就期待下次吧。另,写才是主要的,写出自己。祝大家新年愉快,佳作频出!







霾时代

 

伊沙

 

从此以后

毎个早晨

当城市的轮廓

在晨曦中

一点点

被勾勒出来

将会引来

一片欢呼

来自口头

来自心底

来自早起上班的

幸存者



 

 

祈祷

 

马非

 

暮霭沉沉时分

在栖霞古寺后面

看过在文革中

被毁坏的石窟

我开始在心里

向佛祖跪下了

并默默祷告:

“让坏人下地狱吧

一个都不放过”

尽管我知道

他们全都好好的

正在或者已经成为

这个国家的栋梁

 



 

云泥之别

 

沈浩波

 

某作家在微博上说

作为诗人的沈浩波

和作为商人的沈浩波

大为不同

他欣赏作为诗人的沈浩波

不喜欢作为商人的沈浩波

我觉得他说了一句正确的废话

诗人和商人能是一种东西吗?

他们本来就有云泥之别

我把心灵中所有的高贵

都献给了作为云的那个诗人

其他的当然就是大地上的一抔泥

请不必关心一抔泥的香臭

那漫天的云彩

每天都从这抔泥里升起




 

 

隐喻一种

 

朱剑

 

多么振奋人心的消息

太监们热烈响应皇帝号召

纷纷表示努力多生孩子

 

多么让人痛心的结果

他们生下的儿子

还是没有鸡鸡




 

 

审美创造人本身

 

西毒何殇

 

二十万年前

一批自拍神器从天而降

从那时起

人类就开始直立行走

基于发掘证据

考古学家合理推测

可能是因为

拍照提高了审美

人猿发现

站着拍的照片

比跪着拍的

好看太多

于是它们自愿承担

腰椎间盘突出

静脉曲张

胃下垂

痔疮

和被动物界

集体攻击的风险

站了起来


 

 



美国大选日看三个老陕挖坑

 

王有尾

 

“选来选去真没意思。”

“三个四。”

“赶快出你的牌。

一天操的心还不少。”

“要不起。”

“听说还是个盖楼的。”

“三个二。”

“那也比个娘们强。”

“要我选,哼哼!”

“八九十。要不要?”

“我投就投毛主席。”

“好好挖你的坑。”

“要不起,你赢了!”


 

 



黎明

 

艾蒿

 

掌上的河流

一条通向大海

一条在路上干涸

还有一条朝下

指着我手腕上

突起的血管




 

 

 

不愿醒来  不愿从梦中醒来

 

潘洗尘   

 

现在   

我最不愿做的事   

就是醒来   

尤其是从梦中醒来   

——哪怕是噩梦    

即便是在噩梦里   

我也是健康的

 

 

 



邻居反目

 

百定安

 

邻居反目。七年多

老死不相往来。王焕前家

伸过墙头的半树大枣

都瘪在枝头

 

可两家的狗不知道这些。

两家的狗挨过多少次打

腿断了,还一块儿好。

 

125号,有人说他家的狗

怀孕了

 

几次磨刀,他都嚷着要杀掉

这只不争气的狗东西

但没下手

 

他说,每次这样

狗就流泪

他跟着流

 

 



 

假设文革时就有雾霾

 

轩辕轼轲

 

那会大大降低

文革的危害

没有人能看清大字报

红卫兵就不知道

该抓什么人

即使知道抓什么人

也不一定找到他的家

到处乌蒙磅礴

没有人敢走泥丸一样的

到处串联

广场上成千上万的人

一边挥舞左手

一边也会咳着嗽

用右手摘下袖标

当口罩

戴着口罩喊出的口号

完全成了呼麦

谁也听不清

嚷嚷个啥

 




 

老雕塑家

 

铁心

 

他一生中的代表作

是伫立在

本城某大学校门口

正对着的

那座伟人雕像

许多人与它合影留念

却从来不知道

雕像作者的名字

只有他的女儿

逢人便讲

有人疑问

在其它城市

其它大学里

看到过同样的雕像

难道

也是他的作品?

 




 

你的甜蜜

 

春树

 

给你高潮的没有伤害你

他说:我想得很简单

对你好的

和对你不好的

我选择对你好的

你将之称之为温存、友情或者爱

 

另一种做爱

不够娴熟

有点像事故

没有足够的接近

没有足够的亲吻

半夜想起来让你痛哭失声

你早已原谅

你与他也不是同一类人

 




 

母女

 

起子

 

老婆和丈母娘

对坐在餐桌两边

同时从同一个砂锅里

夹出一片娃娃菜

我站在桌旁看她们聊天

心里感慨

世界的奇妙

她们原来只有一个人

后来又多出了一个

这两个人

有时要好得像是一个人

有时候翻脸

像来自不同的世界

这时候

她们又各自夹起了

一片娃娃菜

 

 




雾的厚黑学

 

苏不归

 

即便

戴再厚的口罩

也抵挡不了

 

即便

你黑着脸出门

出门后脸更黑

 

雾已经

毕业为

 

在祖国

人人都埋头奋斗

霾正在攻读

霾后

 

 




臭豆腐

 

赵立宏

 

一部电视剧里

袁世凯说了

一句话

我从未见过

什么人民

只见过一个

又一个的人

反面人物的嘴里

有时候说出的话

还真他妈的是

臭豆腐

 




 

3

 

苇欢

 

2后面

4前面

03

与无限差无限个

《道德经》云

3生万物

3自己

不知道

 

 




耳鸣

 

李勋阳

 

静看一个

书封上的肖像

希特勒

吐了一句

娘希匹

 




 

提前死

 

叶臻

 

我们老家

2014年才开始

殡葬改革

61日零时为界

零时前死

土葬

零时后死

火化

 

有些老人

不想火化

就提前死

有上吊的

有投河的

有喝农药的

只有一人

选择割腕自杀

 

531

湖湾村的李婶和王婶

是一对表姊妹

一个86

一个89

两人同时喝下农药

发现后

又同时送到了

乡卫生院

 

李婶没抢救过来

当日就土葬了

王婶经过抢救

活到了63

拉到县殡仪馆

火化了




 

 

狐狸精没什么

 

刘溪

 

新诗典济南诗会

外地诗人合拍的照片上

一个身穿翻毛坎肩

颇有姿色的狐狸精显现

作为东道主

此事让我很是不安

打电话给趵突泉公园主任

他问发生地点

我说就在李清照纪念馆

他说这没什么

当年郭沫若来此

题写一代词人

这个女的就出现过

不过穿的是

五四时候的裙子




 

 

我从不反对父亲续弦

 

江湖海

 

老父亲

八十岁寿宴上

容光焕发

公鸡般走东串西

宴席散

七十三岁某老太太

偷偷问我

可以嫁给你爸吗

当然可以

只要我爸没说不可以

 

 




在茶古海岸

 

梅花驿

 

在茶古海岸

越南导游小俊

指着波涛汹涌的大海

对大家说:

你们中国人称它为南海

我们越南人称它为东海

不管它叫什么名字

它就是一片海

小俊话落

我大声接了一句:

其实它真正的名字

叫太平洋

大海听了我这番话

似乎平静了一些

 

 




失联的女同学

 

韩敬源

 

高考补习班

有个女同学

在她填写的报考志愿上

填了殡葬专业

在班上引起

兵荒马乱的骚动

十五年过去了

同学群里

无人见过

像消失的一道电波





 

 

苹果树

 

宋雨

 

其实也不是所有的园子

都会栽一棵苹果树

也不是栽了苹果树的园子

就叫苹果园

苹果花在510日这天开放

有时还不到这一天

我就要想一下

苹果树快要开花了

过了这一天

我又要想一下

苹果树已经开过花了

如果苹果花开的这一天

恰好又是一个节日

几个好友就会一起去

园子里拍照

就围着那一棵

开了苹果花的苹果树

 

 




雾霾记

 

东岳

 

雾霾嚣张

如人吃人

 

但嚼骨头

不出声

 




 

转基因食品的危害

 

了乏

 

酒桌上

谈论转基因食品的安全问题

生意做得很大的老严

真诚告诫我们

不要再吃转基因食品

他说尤其对孩子伤害大

他儿子做亲子鉴定

与他基因不匹配

就是因为吃转基因食品太多

把基因改变了

我们问他听谁说的

他骄傲地回答:

我老婆告诉我的

 





 

霾中国

 

刘天雨

 

过去去北京

在几乎人人神侃的

北京的哥面前

我几乎

无话可说

气氛老尴尬了

自从霾起中国

再去北京

只要一提雾霾

每个的哥

都有说不完的话

那感觉就是

和首都人民的距离

一下子拉近了

 

 




 

闫永敏

 

第二次出院那天

母亲的伤口已长好

医生给她拆掉绷带和纱布

她开心地穿上胸罩

在切掉的左乳房那里

塞了一团卫生纸

问我能不能看出来是假的

我认真地看了看

告诉她跟真的一样

 

邻床的中年女病人

看着穿戴整齐的母亲

轻抚着自己空掉的右胸

发愁以后怎么办

她丈夫总是笑眯眯的

出主意说

你可以塞个气球

等回家了我就买气球练习吹

你想要多大的

我就吹多大的

 

 




午夜咖啡馆

 

王婷

 

一本书压在我胸口

死去的作者正襟危坐

看着自己

曾经深爱过的女人

被很多男人翻来覆去

 

 




北师大游泳馆的老太太

 

吴雨伦

 

学校游泳馆

由一个脾气暴虐

乖戾的老太太负责

65岁上下

刷卡的时候

我们尽量不看他的脸

但也难免摩擦

 

有时我会怀疑

这个令人发指的老太太

就是杀死老舍的凶手

至少是凶手之一

五十年前

伫立在殴打老舍的队伍中

在太平湖旁

目送老舍坠入湖中

 

如今在游泳池旁

看着我们跳入池中





 

世上最后一个人

 

赵原

 

我边走

边用扫帚

很仔细地

扫掉

自己的脚印

 

 




被我隐去的

 

圆旗

 

我向往一天

我憧憬着

这一天的到来

 

这一天真的来了

带着我需要的成熟

但它来得太直接

没有任何包装

如此廉价

 

好像它能成为

听使唤

随叫随到的一个佣人

 

我错了

时间不会停留

果子不会成熟两次





 

 

老故事

 

海青

 

小媳妇

在熬成婆之前

只能吃

公婆和丈夫

吃剩下的不好的饭

新婚丈夫

在媳妇碗底

埋了一个鸡蛋

她一紧张

吞咽时

被鸡蛋噎死

 

 





每天都有人死去

 

李柳杨

 

每天都有人死去

病死、老死、饿死、气死、冤死

有缘故或者无缘无故都可以死

不必落叶归根或者化作春泥

只要没有摊上事情

人们哭一哭便会把他的东西

从屋子里清理出去

像对待垃圾

                        




 

 

恶心

 

乌城

 

一到学校

就呕吐不止

每次都是

在路上还好好的

一到学校门口

就吐得

腰都直不起来

她父亲带她

走遍各大医院

检查不出

她有什么毛病

心理专家也找了不少

没人能治好她的病

不能上学

她非常高兴

逢人便说

治不好

谁也治不好我的病

教育部长也不行

听这话的人

都说她是装病

他父亲就再次把她送往学校

一到校门口

她又是呕吐不止

怎么看也不像装的

 




 

找东西

 

刘斌

 

深夜

一个喝醉的人

趴在地上

找什么东西

我问他

需要帮忙吗

他说谢谢

帮我找一下东西

我蹲下

陪他找东西

地上空无一物

甚至没有影子

因为我们在一棵树的

影子之下

找了很久之后

我问他

回家吗

他说好

我把他扶起来

问他楼号

一路上

他问了几次我的名字

然后反复向我介绍

他的女儿

 




 

脑子被洗了以后

 

大友

 

就想成为一颗螺丝钉

装在国家机器上

 

 

 



七夕

 

张明宇

 

我给老婆

发了个红包

77

过了一会儿

老婆回了我

一个

0.77

 

 




 

什么是馅饼

 

韩沛杰

 

因为顺路

我被领导委派

送意大利设计师回酒店

行程过半

为了打破僵局

我开起了玩笑

说你们的披萨

其实是跟我们的馅饼学的

于是

一直到酒店

我都在跟他解释

什么是馅饼

 




 

 

丧事

 

岳上风

 

她因生了二个女儿

被前夫所弃

他因前妻生了女儿

弃了前妻

两个人三年前走在一起

 

今年她宫颈癌扩散

前日中午咽了气

留下不到两岁的一个男孩

 

今日出丧

她和前夫的女儿

过来送她

不到两岁的弟弟欢笑着

从爸爸怀里把小手

伸向两个姐姐

两个姐姐扭开身

都把脸

别了过去

 




 

摸喜

 

冈居木

 

在济南趵突泉公园

有一个“激湍”碑

前面是康熙皇帝题的字

后面是乾隆皇帝题的诗

女导游在讲解完石碑故事后

告诉大家“石碑因泉生灵,

摸一摸,喜事多”

顿时游客们蜂拥而上

我也挤过去把手放在石碑上

等把手拿开看见

我摸到的是一个“孕”字

 

 




某将军回忆录

 

卢宗保

 

为了证明

他的节俭

事例一:

如厕时

他只使用

半张纸





 

 

时光之马

 

摆丢

 

四十岁后

我终于看见

那些来自天空的绳子

套在每个人的脖子上

再大小不一

盘卷在地

一圈

一圈的

变小

直到有一天

被拉直

 

 

 

 




                

         当代艺术当代诗歌精品推送交流平台





泉诗刊月刊
当代汉语短诗精选阅读平台
微时代微信选诗

每月一选,每月发布推送


本期执行主编:摆丢

下期执行主编:西毒何殇



新艺术杂志栏目

摄影专刊

泉诗歌月刊

当代艺术人物专刊

邮箱:tiexin108@163.com

本期新艺术杂志之泉诗刊

封面油画:《面具系列之一》曾梵志

总编辑:铁心

2017.1.1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