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15】我把身体给了你,你却嫌它很脏?

流行女人小说 2018-02-12 19:52:57


  霍庭深弯弯嘴角:“她怎么样呢?”

  霍震霆沉默下来,人像一下子老了十岁。

  田月云眼中闪过一抹慌乱,但很快掩饰了过去,她走到霍震霆身边,扶住他的胳膊:“老爷子,庭深怨咱们呢!”

  “庭深,你怎么跟爸讲话呢?”霍皓阎拧着眉头,眼底浮着一层浓浓的戾气,“你别忘了,这些年,是谁供养着你!”

  “是吗?”霍庭深讥讽的勾勾嘴角,淡漠的转身离开。

  这次,他的脚步没有丝毫停留。

  夜色沉沉,黑色的摩托车像一把锋利的匕首,“刺啦”一声划破黑夜,霍庭深紧紧握着把手,不停加速,像是暗夜里孤傲的勇士。

  他的脑中闪过许多画面,错乱交杂,每一帧都搅弄着他的心。

  “吱嘎!”

  他猛然刹车,这才发现已经到了别墅外面,抬头看了一眼二楼的房间,脸上的寒冰像如同遇到暖阳,瞬间融化成淙淙的流水。

  她的侧面映在窗子上,美好安静,让人心中一暖。

  霍庭深心神一定,看着那道影子拨了电话。

  “叮咚叮咚——”

  安笒正翻看白天做好的合同,看到霍庭深来电,接通了电话:“霍总?”

  “我想跟你谈谈合同细节。”

  十分钟后,安笒拎着包跑了出来,微湿的头发带着洗发水的香味儿,夜色变得迷离起来。

  小区对面的马路,霍庭深跨在摩托车上,看的她猛然一愣,胸膛里的心脏“噗通、噗通”直跳,这、这也太帅、太酷了一点。

  “上车!”霍庭深递了头盔给安笒。

  安笒不知道自己怎么接过头盔的,也不知道怎么爬上高大的摩托车上,等她回过神,耳边是呼啸而过的风声,头发张扬成了夜色中的一面旗帜。

  安笒被超负荷的速度吓的尖叫,死死的抱着霍庭深的腰,“霍庭深你疯了啊?我要下来!”

  霍庭深勾着唇角,感受着后背紧紧贴合自己的柔软,恶作剧的拧了油门加速,安笒吓的惊叫一声,再也不浪费力气尖叫,死死的抱着霍庭深,把头埋在他后背。

  恩,偶尔隔着衣服若有若无这种感觉,也很有情调,霍庭深想。

  不知道过了多久,摩托车戛然而止,安笒耳边风停雨止看到不远处,江面上倒映着整个城市的灯火,耳朵已经被头盔挤压的不停耳鸣,下来的时候腿还在发软,索性就靠在摩托车边上一屁股坐了下去,狠狠把头盔丢在地上,“霍庭深你是不是有病?你想死你干嘛拉着我啊!你这是违章驾驶!会出人命……”

  话音未落,就见霍庭深一言不发的走到江边,清冷的背影带着几分落寞,清冷又笔直,看的安笒喉头一哽,生生把剩下的话给吞了下去,暗暗骂自己没脑子。

  小命保住就不错了,哪来的胆子抱怨大老板?

  该死的!

  “霍总,那个……”她爬起来,小心的上前:“那个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说,这样开车很危险,你下次不要这样了……”

  “恩。”霍庭深打断她的话,“我知道了。”说着拍了拍身边的草地,“安静一点,陪我待会。”

  江水静默,他抿着薄薄的嘴唇,保持着一个姿势、许久。

  安笒确实安静的坐着,但也是强忍着抓耳挠腮的冲动,屁股下头像是生了钉子似的,怎么坐都不自在,而且这大晚上的,很冷有没有啊?

  这男人是想干啥呀?来看江水发呆啊?

  “那个……霍总……”安笒往前伸伸头,小声道:“合同上,到底是有什么事啊?”

  霍庭深不动不说话。

  安笒无趣的往后蹭了蹭,就在她以为两人会一直保持这种状态下去的时候,霍庭深忽然道:“后天,召开记者发布会,宣布HC和安氏集团合作,晚上是庆祝酒会。”

  “啊?”安笒愣了一下,“后、后天?”

  这么快?

  “可是我们还没签合同?”安笒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脑子里像是有一只蜘蛛,绕来绕去的结上了网,让人乱糟糟的,“对了,我有带合同来。”

  看到安笒从包里掏出来的合同,霍庭深嘴角抽了抽:“你,很敬业。”

  还真是随时随地不忘工作,连陪他心血来潮忧伤一下的时间都没有,但转念又想,那些自己都不远触及的破事,为什么要拿来遮盖她的笑脸?

  思及此,霍庭深郁闷了一晚上的心终于纾解了。

  “这是我们拟定好的合同,霍总看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安笒双手奉上合同,笑容带着些讨好的味道。

  霍庭深看了一眼安笒:“在这里看?”

  黑漆漆的江面,黑沉沉的夜色,晕黄的灯光不足以让人辨别A4纸上的小字。

  “额……”安笒闻言一愣,干笑两声,“好、好像不大合适……”

  她睁大了眼睛,嘴巴微微张着,像是一只受惊的小兔子,呆萌的样子,驱散里了霍庭深心头的乌云。

  “明天吧。”霍庭深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顺滑的手感让他心底某处一软。

  安笒愣愣的反应过来,脸颊倏地烫起来,她尴尬的收起合同,看着安静流淌的江水努力找话题。

  “那个……你饿不饿?”她开口道,话一出口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这么晚了,他肯定走吃过晚饭了。

  未料,霍庭深笑道:“饿。”

  安笒:“……”

  这绝壁是安笒最窘迫的一次,她出门着急,竟然忘记带钱包,翻遍身上所有的口袋,只有一百五十块钱。

  用一百五十块钱请HC总裁吃饭,这、这也太寒酸了一点。

  “吃什么?”霍庭深兴致勃勃的问道,似是没看到安笒窘态。

  不知从什么时候,看到她,烦恼都会少很多。

  “串串香!”安笒心一横咬牙道,心中暗自祈祷霍庭深吃腻了大鱼大肉,会对这路边的风味感兴趣。

  然而……

  好不容易找了一个还在营业的摊位,安笒看着那些穿着背心、踏着拖鞋的人围在一起撸串的人,悄悄瞄了一眼西装革履的霍庭深,眼角抽了抽。

  “那个……不然我回家拿钱?”她已经恨不得将头低到地上,“这儿不大好。”

  霍庭深弯弯嘴角,已经找了干净的桌子,坐下看向安笒:“这里也不错,坐吧。”

  安笒顿时有种她是来蹭饭的错觉,颇有些不服气,把钱往桌子上一拍,豪气道:“我请客啊!随便吃!”

  不过如果她知道,在今天晚上之前,霍庭深从来连看一眼这东西的心思都没,就知道自己是有多大的面子了。

  霍庭深的西装外套搭在一边,他只穿了一件衬衣,适应的很快,学着安笒的样子煮菜、吃菜。

  明明是最接地气的事情,他偏能做的如行云流水一般优雅、美好。

  安笒看的一怔,吃饭的动作不觉慢了下来,心中暗自忖度,她吃饭的时候是不是太彪悍了?

  “怎么不吃了?”霍庭深将煮找的金针菇夹进安笒的碗里,看了看她,戏虐一笑,“金针菇还有一个别名,知道吗?”

  安笒“啊”了一声,老实的摇头:“不知道。”

  她可真是孤陋寡闻。

  霍庭深眉眼里带着戏谑,凑近了安笒……

  “叫明天见。”霍庭深笑道,声音低醇如酒。安笒大半的精力都用来沉醉于霍庭深的声音,听得心不在焉,随口往嘴里塞了口菜,应的有些敷衍,“明天上班,肯定见啊!”

  霍庭深一本正经的纠正她,“我是说,金针菇叫明天见。”

  啊?

  安笒抬头,有些奇怪,“为什么?”

  “自己猜。”

  不知道为什么,安笒总觉得霍庭深的表情有点深意,却怎么想都想不出个结果,暗自决定晚上回去百度一下,免得自己在老板面前显得无知。

  不过在安笒弄清楚这个“明天见”之后,整个人都不淡定了,并且从此再不吃金针菇。

  啊啊啊!这男人怎么可以这样!明明是看着是一本正经的样子!怎么还能把这种猥琐的意思解释的那么文艺!

  当然,这是后话。

  “味道不错。”霍庭深放下竹签,看向安笒,“你之前经常来吗?”

  安笒边擦嘴边笑:“读大学的时候,经常和白婕、小渔来吃。”

  提及苏美薇,她眼神黯淡下来。

  当初,她们三人小组感情最好,恨不得每时每刻的黏在一起,没想到现在她和小渔竟会变成现在这样……

  “霍总,其实小渔很好的。”安笒纠结了一会儿开口道,压下心底怪异的不舒坦,她眼睛闪啊闪啊,像是天上的星星,“虽然她看着有点拜金,但人特别好。”

  当初她知道前男友家里发生变故,还特意寄了自己所有的钱过去。

  霍庭深眯了眯眼睛:“你在推销她?”

  “不、不是推销!”安笒心中吐槽,这人说话要不要这么刻薄,“是为你们的幸福着想。”

  如果他们两人幸福的在一起,她也可以熄了不安分的小火苗,大家各自得到幸福,挺好。

  “不喜欢。”霍庭深直接道,挑眉扫了一眼安笒,轻飘飘道,“我们合作内容不包括这一条。”

  说完,他拿起西装搭在胳膊上,风度翩翩的离开,潇洒的样子撩了撸串人的眼睛。

  安笒见状,赶紧的付钱追了出去。

  路灯下,他和她的影子叠在一起。

  “你真的不考虑的一下?”安笒不放弃的追问,“肤白貌美大长腿哦!”

  她说话的时候歪着脑袋,眼睛明亮,长长的睫毛像是羽扇,轻轻煽动人心扉。

  霍庭深心中一动,低头在她唇上飞快吻了一下又离开,看着傻眼的女人,戏虐的弯弯嘴角:“这是惩罚。”

  “你……我……”安笒张张嘴,纠结的咬咬唇瓣,半晌才说出完整的话,“你不能这样对我!”

  霍庭深挑挑眉:“看你表现。”

  安笒郁闷的别过头,心中将霍庭深暴揍一顿,但也认清,小渔和霍庭深的事情,当真不是她能插手的。

  “明天,我会过去签合同。”安笒收敛了心情,将谈话重点转移到了工作上,“后天晚会的酒会如何筹办?”

  霍庭深长腿一抬,跨在摩托上:“等通知。”

  安笒“哦”了一声,扶着摩托车爬了上去,接了头盔带上,好脾气的商量道:“能不能慢一点?”

  她不想抱着他的腰……太亲昵了。

  霍庭深一言不发的发动,双手握住车把加速,哈雷摩托像是离弦的箭蹿了出去,安笒惊呼一声,双手紧紧抱住了男人精壮的腰肢,侧脸贴在他的后背上。

  感觉到腰腹的小手,他满意的弯弯嘴角。

  霍庭深将安笒送到别墅,看着她进了家门,才绕到别墅另一边入口,余弦已经等在了书房。

  “田月云没有动作。”他恭敬道,“今天晚上一直呆在老宅,也没有打过电话。”

  霍庭深眯了眯眼睛,身上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今天晚上在老宅,他故意提及妈妈,为的就是给他们形成一种紧迫感,让他们忙中出错,暴露出更多关于妈妈的信息。

  只是,田月云比他想象的更能忍。

  “派人继续盯。”霍庭深打开桌上的电脑视频,看到小妻子已经躺在了床上,唇瓣浮上笑意,缓声道,“准备后天酒会,给他们送请柬。”

  余弦眼神闪了闪,恭敬道:“是。”

  酒会定在HC旗下的酒店,晚上七点,酒店门前已经豪车云集。

  对于HC舍弃一众大公司选择了安氏集团,让众人十分疑惑,因此这些人纷纷过来捧场,有探听消息的,也有想趁机和安氏套关系,进而攀上霍庭深的。

  一辆车缓缓开过来,下了一行人四个人,正是安振和焦红艳母女。

  看到奢华的酒店和云集的豪车,母女两人眼底一阵阵的发狠。

  “妈,你看!”安媛扶着焦红艳的胳膊,暗暗咬牙,凭什么安笒能成为众人艳羡的对象,而她偏偏只能跟着李胜过苦日子?

  焦红艳何尝不恼恨,不过她只是拍了拍安媛的手低声道:“她得意不久!”

  “妈,你……”安媛眼睛一亮正要开口,被焦红艳眼神警告之后,赶紧的闭上了嘴巴,心情愉快的挺了挺傲人的上围。

  “爸爸!”安笒越过焦红艳扶住安振,露出小女儿的一面,“我扶着您。”

  虽然已经出院,不过医生的意思最好静养,他想过来亲眼看一看。

  “辛苦你了。”安振感慨道,没想到小女儿竟然能将公司发展的这样好。

  安笒弯弯嘴角,正要抬脚,听到身后“刺啦”一声,鱼尾礼服下摆裂开,另一端被安媛踩在了脚底。

  “小笒,对不起!对不起!”安媛是演戏的高手,收敛了眼底的得意,立刻做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我不是故意的!”

  虽然不能取代安笒成为众人焦点,但小小的难为她一把总可以。

  当初,如果不是她一定将她赶出别墅,说不定现在被霍庭深一起的人就是她了!

  “安媛!”安振语气严厉,有些动怒。

  如果不是安媛苦苦哀求,他也不会带她来,没想,到了这里就给小笒惹麻烦。

  “没关系,爸爸。”安笒按住安振的手,不让他动怒。

  可酒会马上开始,她肯定不能穿着一件烂掉的礼服进去……

  “跟我来!”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接着安笒就感觉手腕被抓住,她已经被动的连走了几步。

  霍庭深穿着深灰色的西装,挺拔的背影像巍巍青山,碾压一切不怀好意的揣度。

  安笒跟在他身后,一时忘了言语,一直进了包厢,才仓皇回神:“霍总,这……”

  “难道你想一直穿这件衣服?”霍庭深扫了一眼安笒,眸子紧了紧。

  她了一件米色抹胸鱼尾礼服,胸前是层层叠加的花瓣,勾勒出妖娆的身姿,腰间一条绿色蕾丝腰带,显得纤腰一束,清新的气息迎面扑来。

  这样的安笒,美的诱人,让霍庭深只想私藏,不许任何人窥探。

  因此就算没有安媛,他也不许她穿成这样出席酒会。

  “霍总?”安笒被看脸颊滚烫,心口像是有一直兔子乱撞。

  霍庭深回神,看了一眼时间:“衣服在左边房间,你还有十分钟。”

  安笒“嗯”了一声,推门进去,正要关门,一只手伸过来撑在门板上。

  “霍、霍总?”她紧张的瞪圆了眼睛,像是受惊的兔子。

  霍庭深戏虐的弯弯嘴角:“其实不必这么紧张,你的身材也就……”

  “砰!”

  安笒一把推上门,气的脸色铁青,这人是故意逗她呢?

  霍庭深摸了摸鼻子,摇摇头坐在沙发上。

  几分钟后,门被打开,他循声望去,瞬间愣住,心中生出懊恼,此时,他更不愿意让安笒出现在众人面前了。

  泼墨山水画一样的图案,透着淡淡书卷气,恰到好处的裁剪衬出她淡雅如兰的气质,她静静的站在那里,放佛一朵淡淡的花儿,美而不闹。

  衣服领子是旗袍似的小立领,十分保守的设计,却偏偏让人移不开眼睛。

  “是不是很丑?”安笒不自信道,见霍庭深不说话,她轻声道,“不然我换掉。”

  说着,她转身要回去,被霍庭深扯住胳膊:“很好。”

  这件衣服很美,但是她更美。

  霍庭深打量着安笒的小脸,手指穿过她散落在肩上的头发,拢起随意盘在头顶,两三缕头发垂在耳边,又多添了几分妩媚。

  安笒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些恍惚,这是她吗?

  肤如凝脂,眉如远黛,唇若点绛,纤腰一搂,美的像从画里走出来的人。

  霍庭深站在她身后,挺拔的身姿,俊朗淡漠的五官,身上散发出掌控全局的气息。

  镜子里的两个人并排而站,竟是说不出的般配。

  “走吧。”霍庭深开口道,曲起左臂,“挽着我。”

  安笒瞪圆了眼睛:“我为什么?”

  他们之间的假扮女友的合同已经解除了。

  “女伴。”霍庭深看了一眼她,挑眉,“你自我感觉很好。”

  安笒嘴角抽了抽,挣扎再三,终于将胳膊搭在安笒身上,心脏里犹豫关着一只小鹿,“砰砰”直跳。

  “你很紧张。”霍庭深低笑一声,不给安笒反应的机会,已经带着她进了酒会现场。

  两人一出现,顿时成为全场焦点,男才女貌、金童玉女……似乎所有美好的词语用在两个人身上都不为过分。

  不少生意场上的人精,见此都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难怪选择安氏,原来如此……

  安媛怨毒的看向安笒,恨不得立刻将她挤下去才好,但是想到之前霍庭深的警告,她只能暗暗掐掌心。

  霍庭深和安笒,两人所到之处,必然是焦点,无人可以取代。

  “安总真是养了个好女儿!”讥诮的声音传来。

  安笒松开霍庭深的胳膊,快步到安振身边,扶住他的肩膀,轻声道:“爸,要不要去那边休息?”

  “我还好。”安振开口道,抓住安笒的手,示意她安心。

  安笒应了一声,眯了眼睛看向霍皓阎,眸仁一紧,怒气四溢。

  霍皓阎心中一凉,犹如六月天一盆冷水浇下来,他暗攥了一下手指,嘴角依旧噙着讥讽。

  “霍总也有一个好弟弟。”她挺了挺后背,冷声道,“说来,我还是不如霍总幸运。”

  众人皆知,此霍总非彼霍总。

  单薄的女人护在家人之前,宛如一株挺拔的白杨,坚持、不退让。

  这个世界上,安父是她最后的底线,她不许任何人伤害。

  “安氏更合适。”霍庭深上前一步,和安笒并肩而立,表现出绝对的维护,“霍氏集团一直专注于医疗器械,对于房地产,不行吧?”

  轻不可闻的尾音带不屑,淡淡的,但是很多人都听了出来。

  霍皓阎眯了眼神,视线落在霍庭深身上,冷淡道:“父亲让你回家一趟。”

  “我与安氏集团已经签了合同。”他风淡云轻的拒绝。

  此时,聪明的人已经慢慢回过神来,今天的酒会不只是为了庆祝两家公司签约,似乎还有别的意思在里面。

  感觉到各种揣测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她不安的攥了攥手指,但是想到因为和安氏合作,霍庭深才遇到这些麻烦,顿时生出“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豪情。

  她微微上前一步和霍庭深站在一起,很小很小的一步,却准确落进了霍庭深的眼中。

  从小到大,他在霍家一直是一个特别的存在,即使父亲他还算公平,但也从未这样当众维护他,因此安笒的举动,让他心中注入丝丝暖流,融了某处的寒冰。

  “为了一个女人,你便是连家族利益都不顾了。”霍皓阎用只有几个人听到的声音道,他冷冷一笑又拔高了声音,“可惜了父亲这么看重你。”

  霍庭深淡漠一笑:“生意就是生意。”

  当年,父亲因为家族利益牺牲了爱人,让他从小失去母亲。

  时至今日,他怎么肯继续维护那所谓的家族利益?

  “庭深,祝贺你。”季美莘趁机开口道,似想要化解尴尬的气氛,但说出的话却让现场更尴尬,“苏美薇怎么没来?你们不是在交往吗?”

  话音一落,众人看安笒的眼神更加不善,安笒和苏美薇都与霍庭深扯上了关系,而这两人还是朋友,这关系……可真够乱的。

  “大哥大嫂的祝贺我收到了。”霍庭深淡淡道,疏离的态度让人看不出他的心思,“HC和霍氏分属两个集团。”

  此话一出,将H&C和霍氏集团的关系撇的一干二净。

  霍皓阎眸子一冷,身上散发出戾气。

  “大家继续。”霍庭深端起酒杯晃了晃,带着安笒优雅转身,丝毫不理会身后要杀人的眼神。

  看着两人无比般配的离开,季美莘眼中流出嫉恨。

  “你特想扑过去吧?”霍皓阎靠近她的耳朵,语气陡然一冷,“你最好给我安分一点!”

  季美莘打了个冷战,低垂了眸子:“我没有。”

  她掐进了掌心,暗暗发誓,总有一天,她会成为站在庭深身边的那个人!

  霍庭深端着酒杯到了天台,露天的泳池倒映着路灯,十分漂亮。

  “你还好吧?”安笒轻声道。

  她感觉的出,霍庭深的情绪很反常,和平日里不大一样。

  在她的认知里,眼前的男人一直掌控全局,但今天,他失控了。

  “很好。”他抿了一口杯子里的红酒,眸子沉了沉,抬头看向安笒,“你在关心我?”

  他特意给霍皓阎发了邀请函,为的就是让他知道,今后,霍氏集团休想再借到H&C的东风。

  随着调查的深入,他对霍氏集团生出越来越多的憎恨。

  “你不高兴。”安笒坐在泳池边,伸手扯了扯霍庭深的西装下摆,“我不高兴的时候就会看星星。”

  面对浩瀚苍穹,一颗星子如此微不足道,但这么许多微不足道的星星凑在一起,就成了灿烂的风景。

  霍庭深顺势坐下,侧脸看到安笒白皙的就几乎透明的皮肤,心中像是有一只温柔小手在轻轻撩拨。

  “你经常不高兴?”霍庭深问道,沙哑的嗓音在暗夜里,宛如大提琴,每一下,都在撩拨她的心。

  安笒单手拖着下巴,看着浩瀚的星星,轻叹一口气:“你知道,我在安家的身份很尴尬。”

  霍庭深没说话,眼睛一直看着安笒,见她轻轻皱了眉,他心脏一缩:“不开心的事情就不要提了。”

  “还好。”安笒弯弯嘴角,似是想起了有趣的事儿,眸子里尽是笑意,“虽然安媛一直欺负我,但爸爸对我很好。”

  从小到大,爸爸是将她放在掌心上疼的。

  “所以刚刚,你表现的很强势?”霍庭深开口道。

  在大厅,安笒对上霍皓阎时候凌冽气势,让他大吃一惊,没想到小妻子竟然有如此霸气的一面。

  安笒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是不是很像泼妇?”

  “很好。”霍庭深道,见安笒眸若星辰,又道,“其实你不必如此。”

  不必让自己随时变成一直刺猬,他在,自然会保护她,也会保护她在乎的家人。

  安笒浅浅一笑,看向浩瀚星空。

  微微的晚风吹过,泳池里起了一层层的涟漪,像是小小的褶皱。

  “谢谢。”霍庭深忽然道。

  小妻子说了这么多自己的事情,为的就是安慰他,这份心意,他领了。

  安笒大方的摆摆手:“不客气,我们现在可是站在同一艘船上。”

  霍庭深嘴角浮上笑意,气氛忽然变得轻松愉快起来。

  “该回去了。”他起身,伸出手要扶安笒,“今天,我们是主角。”

  不得不说,和小妻子一起做主角的感觉很好。

  安笒“嗯”了一声,提着裙摆起身,忽然觉得高跟鞋不稳,整个人竟然直直的摔了出去。

  “噗通!”

  “啊!”安笒惊呼出声,整个人八爪鱼一样挂在霍庭深身上。

  霍庭深被安笒带入水中,短暂的慌张之后,已经恢复了淡定,他弯弯嘴角,把安笒环入怀里,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慰:“别怕。”

  自从上次大海落水,安笒对水有了一种莫名的恐惧,这会儿紧紧的抓住霍庭深,丝毫不敢放松。

  难得被小妻子这么主动地依赖,霍庭深甚至不想上岸了。

  不过感觉到夜风吹到脸上的凉意,他还是带着朝着岸边靠去,几分钟之后,他抱着安笒离开泳池。

  “阿嚏!”安笒忍不住的打了个寒战,下意识的抱紧了胳膊。

  霍庭深皱了眉头,低声嘟囔道:“该死!”

  “对不起。”安笒以为霍庭深在责备自己,赶紧解释道,“我不是故意将人拉进水里的。”

  她当时身体失去平衡,心中一慌,整个人就跌了出去。

  “没关系。”霍庭深道,如果可以,他倒是希望能多被小妻子扑倒几次,

  安笒闷闷的“嗯”了一声,猛然意识到自己还被霍庭深抱在怀里,赶紧的晃着双腿,“放我下来。”

  “别闹。”霍庭深低声道,宠溺的语气像是在哄孩子,低头瞥道安笒不屈的眼神,只得道,“难道你想引起更多人注意?”

  安笒赶紧摇头:“不!”

  如果被其他人看到她和霍庭深的这幅样子,指不定要传出什么难听的话来。

  念及此,安笒乖乖地呆在男人怀里不动。

  霍庭深垂眸看了她一眼,唇角勾起一抹弧度,紧了紧抱着她的手臂。

  霍庭深直接将安笒带回自己的专人休息室,“先去洗澡,衣服马上送来。”

  安笒脸颊滚烫,嗡嗡的“嗯”了一声,“谢谢霍总。”

  花洒喷出温热的水,驱散了身上的寒意,她忍不住轻叹一口气,今日和几个月前,她被叶少唐的女人泼了果汁,何其相似。

  安笒洗的很快,换上酒店的备用睡衣,对着镜子四下检查,确定没有暴露的地方,才打开门出去,“霍总,您可以去洗澡了。”

  如果因为她的缘故,害霍庭深感冒,她可就罪过了。

  可房间里并没有人回应,她走到客厅,疑惑的嘟囔一声:“人去哪儿了?”

  “嗡嗡嗡嗡——”

  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是霍庭深的手机。

  安笒本不想理会,但手机一直孜孜不倦的响,她无奈拿起来去找人,眼角的余光瞥到来电显示,诧异的挑眉:“余弦?”

  少爷那个助理好像也叫余弦,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同一个人呢……

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等你来

扫描二维码跟我走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