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主任给考了0分的孩子他爹发了条信息!(有孩子的都好好看看)

好妈妈如何养成 2018-02-12 19:29:22

小编说  

一位特级教师总结的教育之31条

花约三分钟时间,愿每个父母认真阅读,仔细品味,一定会受益匪浅


原创 |    九爷大喝一声:“有意见?”这声音活脱脱的吓了我们四个一个寒战,四人连同小乞丐一同齐刷刷的摆了摆头,九爷进到殡仪馆办公室里找到那家属的信息表递给我道:“滚滚滚,赶紧滚。”    被九爷这么一骂,我们几个一点脾气都没有,赶紧灰溜溜的走出殡仪馆。    我拿着那个表,看了一下,上面的地址是锦江家园13单元404,签字处龙飞凤舞的写着李浩,这下没错了,李浩半夜逃跑,这女尸失踪肯定会跟他有关系,这女尸反正不能自己走了吧,想到这里,我确是突然想到那红衣女鬼,还真的有可能这女尸自己走了。    我打了一个寒战,感觉自己被卷进了一个灵异的鬼故事中来,偏偏我还无法摆脱。    往前走了几步,小乞丐突然站住了脚步,我们三个扭过头来,看着她,我道:“怎么了?”小乞丐有些不好意思的道:“能不能请我吃顿饭?”    刘涛这时候道:“还吃饭,都什么时候了,找不到那女尸,我们都要蹲监狱。”我一听这话,皱了皱眉头,道:“走,去吃饭,还有,女尸只是我们三人的事,不关程姑娘的事。”    我讨厌刘涛,没爱心,自大,还喜欢拍马屁。    刘涛一听这话,啪的一下抢过我手中的单子,道:“吃吃吃,你们去吃,我自己去找!”说着她就往前走去,我大喊一声:“站住!”刘涛扭过头来,道:“怎么了,不去吃了?”我从身上摸出二百块钱,递给刘涛道:“这是你的酬劳,你想自己去,那就去,我不管你,不过,小心鬼!”    说道鬼的时候,我猛地提高了声音,把刘涛吓了一跳,她气呼呼的夺过钱啪啪的走了,楚恒看看我,又看看离开的刘涛,在犹豫着。    我白了他一眼道:“追吧,咱们兵分两路!”楚恒嘿嘿一笑道:“好!”然后追了上去。    其实从九爷的态度不难推断出这个小乞丐肯定有来历,说不定我这次能度过这个劫数就在小乞丐身上,所以我才强忍着赶紧到李浩家的冲动来陪小乞丐吃东西。    我们两个来到路边的小摊上,小乞丐要了三碗凉皮一碗米粉,吃的是一个狼吞虎咽,我的心却是一阵阵的滴血,十二块钱啊,十二个大肉包子,我的亲娘哎……    我没有心情吃饭,就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小乞丐聊着,我道:“程姑娘啊,你叫什么?”小乞丐似乎对我请她吃饭很感激,就含糊的道:“程一一。”我哦了一下,程一一把碗放下,道:“你哦什么,事程以一,不是程一一,以是以为的以。”    有笑点,但是我强忍住,我道:“你要是有个妹妹什么的,是不是叫程叠一?”程以一抹了抹嘴,表情严肃的道:“我有妹妹,不过不叫程叠一。”我含着笑看着她,她道:“我娘的智慧岂能是你们这些凡人能揣摩的,我妹妹叫程以二!”    我去,我再也忍不住了,扑哧一下笑出声来,这两个孩子肯定不是亲娘生的!    程以一吃完之后,心满意足的摸摸嘴,道:“走吧,本姑娘带着你去抓鬼!”    我和程以一往公交站牌走去,锦江嘉园离着不远,坐车半个小时就能到了,站牌在马路对面,要穿过马路,我来回张望了一下,并没有发现有车,正准备走的时候,突然身边的程以一一下子拉住我,我不明所以,但还是停住了脚步。    就在这时候,一辆汽车从拐角处冲了过来,呼啸着从我身子前面窜了过去,要是我继续走的话,那车肯定会撞上我,我惊得一身冷汗,抬起头刚想谢谢程以一,却看到马路对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着不飘着一个一袭红衣,劈头散发的女鬼,见到我抬头望过去,女鬼毫无血色的脸上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    她这是想整死我,她就是想整死我!程以一这时候在我身边严肃的对我说:“我觉得不对劲,好像有鬼!”还他娘的用你说啊,我哆哆嗦嗦的抬起手,朝着马路对面指过去,我现在嘴巴已经瓢了,根本说不出话来。    程以一见到我抬起的手,道:“我知道,我看见了。”我心里那个着急啊,你看见了怎么还说可能有鬼啊,那个红衣女鬼还在那冲我笑呢!程以一继续道:“我看见那个车过去了……”    神啊,这个程以一是不是个骗子?一个大活鬼都看不见,还带着我去抓鬼?    我终于能说出话来了,我喊道:“对面就有女鬼啊!你看不见吗?”听见我说女鬼,程以一立马尖叫道:“在哪,在哪?”我而恶狠狠的朝着那女鬼指去,但是发现原来那个地方的女鬼,早已消失不见。    这女鬼事件,导致我对程以一的信心急剧下降,我现在开始后悔在她身上投入的那十二块钱了,要是最后真的发现她骗我,我发誓,一定要让她给我抢十二个肉包子再走!    程以一还在继续观望着,但女鬼早已消失不见,我这次确定了马路上没车之后,飞速的走到了马路对面,程以一似乎知道我不相信她了,就嘟着小嘴一直不说话。    公交车来了,投币,上车,我看了程以一一眼,转身又投币。    公交车上我忍不住的问道程以一:“你到底会不会抓鬼?”程以一道:“理论上是会的,因为我们家族就是干这个的!”我听出她话中猫腻,“那实际上呢?”程以一叹了口气道:“我命格太硬,注定一辈子见不到鬼。”    看着程以一有些悲伤的面孔,我心里在无限的咆哮着:“你不能见鬼悲伤你妹啊,老子巴不得见不到那个红彤彤的女鬼呢!”    一路相顾无言,两人心中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    车一会就到了锦江家园,下车,我严肃的对程以一道:“你究竟会不会抓鬼?”程以一犹豫了一会,但是最后还点了点头,算了,死马当成活马医。    进了锦江家园,找到十三单元,这里的楼都是高层,所以在最底下有高层,我比较懒,对程以一道:“坐电梯上去。”说着我就按了往上的电梯,这时候程以一表情有些古怪的道:“你确定要坐电梯上去?”    电梯一直是闲置状态,所以说话的当口,电梯已经叮的一声开了,我抬脚迈进电梯,看见程以一有些迟疑的样子,我一把将她拉了进来,程以一叹了口气,眼睛盯着电梯门口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按了4,电梯门口慢慢的合拢,就在电梯口合拢的前一刻,那缝隙之中突然出现了一张雪白的脸,在这脸上一个充血的红眼珠子正在一眨不眨的盯着我,还不等我叫出声,这电梯门啪的一下合拢,电梯也在缓缓的往上走去。    是那个女鬼,她又跟来了,这可怎么办,要是我那时候看过蓝可儿的视频,打死我也不会坐电梯,电梯这东西很是灵异,一个人的时候千万不要随便乱坐。    我吞了口吐沫,对着程以一道:“我,我好像是看见那个女鬼了。”程以一表情有些有些诡异,那样子似笑非笑,看的我心里发毛,要是鬼片,接下来的场景就是程以一一下子劈头散发,七窍流血化成那个女鬼的摸样,还阴森森的问我:“是不是这个样子?”我甩了甩头,将心里那乱七八糟的想法抛出脑海,毛毛问道:“你,你看什么呢?”程以一指了指电梯按钮,我顺着程以一的手指看去,发现电梯的按钮从一开始,都一个个的凹了进去,那种感觉就像是有双看不见的手,正在一个一个的按着电梯楼层。    我头皮开始发麻,这肯定不是电梯故障了,这说明什么,说明在这狭小的电梯里,除了我和程以一之外,还有另一个东西!    正在这时候,旁边的程以一嘻嘻笑了一声,随后她踮起脚尖,略微兴奋的对我道:“这电梯里,有鬼。”明知道这个丫头看不鬼,但是听见她说出这么渗人的话,我还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战。    电梯里气氛诡异起来,我紧紧的贴在电梯里面,看着按钮按到16,然后又倒着从16按到1,但是很奇怪的是,这电梯里我看不见那东西,电梯在2楼3楼也没有停,一直到了四楼,电梯门叮的一声开了。    在电梯门开的那一刻,我身子猛地往前扑了过去,但是旁边的程以一却是比我还快,身子一闪,已经到了外面,我身子即将出去电梯当口,突然我感觉自己的脚被绊了一下,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前趴去。    我身子一下子倒在了地上,电梯门这时候开始合,此刻我才意识到,我根本不是被绊住了,而是脚脖子上有什么东西拉住了我!我努力的踢打着右脚,但是根本无济于事,电梯门挤住了我的腿。    一般来说,电梯挤住人之后会自动的打开,但是今天的电梯门挤到我的腿之后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左右传来的阵阵挤压力快要让我发疯了,在这样下去,我的腿会活活的被挤断!    程以一这时候终于回头看见我,尖叫着朝着电梯跑过去,我回头一看,发现她正用力的扒着电梯门,由于用力过大,她脚下一滑,坐在了地上。    说来也怪,程以一坐在地上之后,电梯门哧的一声朝着两边散开,我脚脖上的那股抓力也消失不见,我抽出脚来,回头一看,在那电梯之中,程以一身后,趴着一个浑身红透的女鬼。    这个女鬼样子有些怪异,她并没有完全的贴在电梯底上,在电梯和她的身子之间还有二三十厘米的距离,她的胳膊朝着我伸着,女鬼冲我诡异一笑,然后手脚并用,开始朝我爬来,女鬼的头已经爬出了电梯,但此时的电梯已经完全合上,电梯往上走去,而那女鬼的头,在电梯门上随着电梯慢慢往上移动。    女鬼的舌头比较长,头往上去的时候,舌头随风飘着,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猩红的布条随风飘扬,直到女鬼的头从电梯门上消失不见,她脸上的笑容一直没有褪去,我知道她笑容的意思,她还会回来的……    程以一站起身来,走过来,作势要扶起我,我舔了舔有些干涸的嘴唇,道:“她,她要我的命。”虽然程以一没有看见那个女鬼,但是刚才发生的事情她肯定明白,她叹了一口气道:“要是我妹妹程以二在这就好了。”    程以一接着道:“要是找到那个女尸,这女鬼应该就会放过你的,快,咱们要快!”她一说,我连忙挣扎的站了起来,好在这电梯并没有将我的骨头夹断,只是一些皮肉伤,没有什么大碍。    我们两个往前走的时候,我心有余悸的往电梯旁边一看,却是看到一个绿油油的东西落在电梯门口,我拉住程以一道:“你的柳叶掉了。”程以一摸了摸身上,回头一看,飞快的捡起了柳叶,她想了想,将柳叶递给我,道:“这东西辟邪,你先带着。”    我有些麻木的接过了那柳叶,被程以一拉着往前走去。    李浩住的房子很不吉利,404,不过倒是好找,看见我走在路上魂不守舍的样子,程以一喝道:“只有赶紧找到女尸,然后烧了她,她才不会纠缠你,你要是在这样,迟早会死在她手中!”    被程以一这么一说,我立马感觉到醍醐灌顶,我不能就这样认输,鬼又怎么样,又不是老子害死的你!    我拉着程以一的手,快速的朝着404跑去,时间紧迫,我不能浪费一分钟,算算时间刘涛和楚恒两人应该是到了404吧。    404的门是虚掩着的,我在门口喊了一声:“恒子?”可是里面没人回答,我又喊了一声:“李浩?”可是还没有人回答,看来因该是没有人。    我推门而入,进到404里面,程以一紧跟进来,进到房子里面,我们两个稍微的呆滞了一下,这哪里是房子,这分明是道观和佛寺的集合体,客厅之中,正对着门的地方挂着一个硕大的道字,在道字前面,立着一个宝相庄严的坐莲观音,在前面是一个供桌,供桌之上有一个雕龙画凤的香炉,香炉之中只剩下白乎乎的香灰,没了香火。    虽然我不懂这些佛道文化,但是我也看出这布置不伦不类。    除此之外,客厅里沙发桌椅甚至连电视机上都贴着黄呼呼的纸符,我和程以一对视了一眼,这李浩还有赵莹莹显然是心中有鬼,要不怎么会把自己的家弄成这样,这些装饰看起来颇为陈旧了,所以并不是说是他们女儿出事之后才摆上的。    我在屋子里面转了一圈,没有发现一个人,倒是各种各样的佛像佛咒,其实看到这里,我反而是放心了,我对着程以一道:“程一一,这里佛像和道符都有,那个女鬼应该进不来了吧!”    程以一纠正道:“我叫程以一,另外,谁说的佛像和道符多了就能挡住鬼?你看看这些佛像还有道符都是假冒伪劣的,根本没有开过光,这些东西非但是不能挡鬼,还会招鬼!”    我说:“不是吧……”程以一歪着头正色的道:“不相信啊,待会你就知道了。”    我知道程以一的话很准,生怕呆一会在这房子之中出现什么东西,赶紧在这个房子之中找起线索来,女鬼生前生活在这,说不定会留下日记或者遗书之类的东西,要是找到那个东西,说不定就能找到女鬼自杀的原因,进一步发现这女尸的去向。    我在这房间里开始翻箱倒柜,但是程以一却在我身后不阴不阳的说道:“这个屋子,不干净啊。”    似乎是在响应程以一的话,房间里电视啪的一下自己打开了,我被这声音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往回退去,而程以一却走到了电视旁边,按了按电视的开关,随后她耸了耸肩道:“不是开关的事。”    打开的电视并没有出现节目,是哗哗的出雪花点,这个场景像极了午夜凶铃,我心里很是不舒服,这个女鬼欺人太甚,到了她家,她现在更是变本加厉了。    我没有找到有用的东西,又加上这个女鬼开始作怪,心中自然不高兴,左右看了一眼,在旁边有一个石头菩萨,我拿在手中,掂了掂,作势朝着那电视机砸去。    可是东西还没有出手,就被程以一给拦住了,她道:“砸了你赔得起吗?”她这一句话就说的我没了脾气,这电视机是液晶的,三十几寸,估计现在把我卖了也买不起。

4

5

富裕是另一种更高级的教育资源,西方人的经验是:“培育一个贵族需要三代人的努力。”“阶层是会遗传的。”但是,更高级的教育资源需要有更高级的教育技艺,如果没有更高级的教育技艺,富裕的家庭反而会给孩子的成长带来灾难。

6

7

父母可以把孩子作为世界的中心,但是不要忘了父母也要过独立的生活。如果父母完全围绕孩子转而没有了自己的生活主题,这样的父母常常会以爱的名义干扰孩子的成长。有时侯,并不是孩子离不开父母,而是父母离不开孩子。

8

父母需要承担教育孩子的责任,不过,也不要因为教育孩子而完全取消了自己的休闲生活。“没有责任感伤害别人,太有责任感伤害自己。

9

10

夫妻关系影响孩子的性格。一个男人如果不尊重他的妻子,那么,他的儿子就学会了在学校不尊重他的女同学。一个女人如果不尊重她的丈夫,那么,她的女儿就学会了在学校瞧不起她的男同学。

11

教育就是培育人的精神长相。家长和教师的使命就是让孩子逐步对自己的精神长相负责任,去掉可能沾染的各种污秽,培育人身上的精神“种子”,让人可以呼吸高山空气,让人可以扬眉吐气。

12

有修养的父母是“伏尔泰主义者”,“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他们从孩子出生的那天就开始跟孩子讲道理,耐心的征求孩子的意见。不要指望打骂孩子就能让孩子学会服从。杀鸡给猴看的结果是:猴子也学会了杀鸡。

13

14

让你的孩子成为有教养的人,有教养从守时,排队,在公共场合不大声说话,不轻易发怒开始。

原创 | 我恨恨的将那块石头放下,朝着那电视喊道:“闹鬼,你就闹吧!有本事你给我整出个贞子来!”程以一特别真诚的问道我:“贞子是谁,是那个女鬼吗?”    我:“……”    找不到有用的东西,李浩他们也不在这,关键是电视还在自己闹着鬼,我不想呆在这个地方了,我想着给楚恒打个电话,问问他去哪了,可是一模身上,电话根本就没有带,上次在宿舍里,那个女鬼通过电话吓唬我,我就直接点手机关机仍在了宿舍。    我对着研究电视的程以一道:“走了,没有什么好看的,在看那个女鬼又要出来了。”程以一撅着小嘴站了起来,我们两个朝着门口走去。    可就在这时候,原来四敞大开的房门啪的一下自己关了过来,我心里咯噔一跳,完了完了,那个女鬼不想让我们走了,你说李浩这个b穷嗖的,买了这么多佛像,道符居然没有一个管用的,闹鬼都闹到家里来了!    我这次不管弄破了门能不能陪起了,在程以一的尖叫中,我沉下肩膀朝着门撞去,不是新闻上报道说这年头假冒伪劣的东西多么,为什么把我肩膀撞酸了还没有把这门给撞开?    看来只靠我自己不行了,我回头看了一眼程以一,发现她正一脸红晕的盯着电视机,嘴唇不自觉的打着哆嗦,看那样子倒像是了一样,我这个角度看不到电视,但是我知道这丫头肯定不是看到A片这个反应。    我喊道:“程一一,过来撞门,风紧,扯呼!”程以一一听我叫她,稍微清醒了过来,羞红着脸跺了跺脚,冲我兴奋的道:“鬼,鬼!电视里有鬼!”我去你大爷的,有你这样见鬼的么!    看见她这么兴奋,我知道电视肯定不是只有雪花点了,说不定还真的有贞子之类的东西,我撞门撞的更起劲了,但是程以一生平第一次见鬼,居然兴奋的朝着电视中的鬼走了过去,丝毫不顾及我的感受,更别提来撞门了。    这时候,房间里突然传来一阵冰冷的,像是国产手机中的那种电子女音:“赵****,逆听额所。”这声音赫赫的,像是被掐着脖子发出来的,当然除了这个动静,还有一个疯女人的尖声嘶叫:“鬼说话了,鬼说话了!哈哈哈……”    天啊,我这才发现女人要是发起疯来,比女鬼更可怕,谁帮我收了这个疯女人?    那个冰冷的电子声音继续重复道:“赵****,逆听额所。”这个女鬼好像是再叫我?她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程以一尖叫着跑到我身边,硬是将我拉到,不对,是活活的拖到了电视旁边,嘴里继续尖叫道:“这个鬼要找你说话,快,快!”    我被赶鸭子上架,被拉到了电视旁边,果不其然,电视里面那一片片的雪花点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我们上次去给女尸化妆的那个传达室,而那个一袭红衣的女尸正在吊在梁上背对着画面。    我咕噜吞了一口吐沫,再电视上再次看到这相同的情景,比我第一次直接去那里都慎得慌,程以一在一旁兴奋的对我道:“你能看到电视里面那个吊着的女鬼吧,快看,快看,她就要扭过头来了。”    我对于程以一已经无力吐槽了,程以一继续对着电视道:“你找他有什么事?还有,你为什么要害他?我跟你说,他现在是我的人,你要是动他,小心我打的你魂飞魄散!”    女鬼显然并没有把程以一的要挟放在心上,不过就像是程以一说的,电视里面的那背对着我们的女尸真的一点一点的开始朝着我们这面转了过来,我的心跳噗噗的开始飙升,要不是程以一拉的紧,我早就跑了。    那个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继续道:“赵****,帮额。”    这时候,电视里背对着我们的那女尸终于是转了过脸来,看到那女尸脸上由于窒息而出现的红紫肿胀,那两颗像是青蛙眼一般高鼓的眼珠,还有吊在下巴上的半截长舌,程以一爆发了超出人类嗓音的分贝,啊——。    这声音之大让人咂舌,不光是吓了我一跳,连同电视机里面的那个女鬼都情不自禁盯着程以一看了一眼,过了半响,程以一终于是停止了尖叫,她脸上的红晕越发的耀眼起来,她猛的掐了我一下,歇斯底里的喊道:“真够劲!”    我和女鬼同时晕倒,程以一的神经也太粗了吧。    那个冰冷的电子语音继续从电视机里传来:“赵****,帮额。”随着这话,电视机里那女鬼那青蛙眼死死的盯着我,而嘴巴一张一合,显然声音是从她嘴里传来的。    我指了指自己,道:“你让我帮你?”女鬼想点点头,但是她忘了自己是掉在梁上的,这一点头,顿时将脖子里面的绳子给挣断了,整个人,不整个鬼在电视机里华丽丽的掉在了传达室的地面上。    电视里的女鬼从地面上飘起,道:“逆帮额出的绳,只有逆能帮额。”女鬼舌头伸在外面,说起话来有些大舌头。    看见女鬼暂时好像并不想杀我,貌似还有求于我,我心里悬着的大石头就稍微放了下来,不过,面对电视,我和鬼进行跨时空的交流,我心里还是感觉毛毛的,我清了清嗓子道:“那个,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    女鬼听见我说话了,顿时从电视里高兴的朝着我扑了过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高兴了,这个女鬼居然将头从电视里直接伸了出来,这一刻吓的我脸都绿了,但是一旁的程以一却不解道:“哎?这女鬼怎么没头了?”    女鬼将头伸出来之后,张开嘴巴说了几句,但是我听不见,我哆嗦的摇了摇头,那女鬼低头一看,发现自己冲出了电视,忙将头缩了回去,然后那个电子女音继续传来:“帮额,找到杀额的星嗖。”    这时候我顾不得害怕了,下意识了重复了一句:“你是被别人杀死的?”女鬼激动的点了点头,程以一再一旁唯恐天下不乱的道:“帮帮帮,我们帮,你快说怎么帮?”    我瞪了程以一一眼,你吓起什么哄啊,女鬼自己都搞不定的事,我怎么能搞定,但是在女鬼那灼灼的眼神关注下,我终于是昧着良心点了点头。    见到我点头,程以一似乎比女鬼都要兴奋,使劲的拽着我的胳膊晃了起来,眼睛里尽是一些崇拜的小星星,女鬼见到我点头,松了一口气,继续道:“额魂魄被锁,智能跟着逆。”    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感情是我将她从那个上吊的绳索里脱了下来,然后她就只能跟着我了,帮你也可以,不过我得先找到你的尸体再说,我问道:“你的尸体跑哪去了?”    女鬼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不自导。”听了这话,我差点没有暴走,这个鬼怎么这么没心啊,自己的尸体都不好好看着,这下完了,我又不是警察,人还茫茫,去哪里找尸体啊,再说了,过几天尸体肯定就会被烧了,到时候这个女鬼还不天天跟着我啊! 一想到要是日后生活身后都跟着一个吊死的女鬼,我都有上吊的冲动了,我继续问道:“你求我,干嘛还要害我?”我可是清楚的记着在公路上,还有在电梯里,这个女鬼都差点害死我。    女鬼一听这话,立马生气了,不过她这一生气,头一下子变得老大,眼睛几乎从脸上鼓出来,那舌头都伸到了电视外面,她大吼道:“额在救逆,有别的鬼害逆。”我一脸不置信的看着女鬼,又看了看程以一,重复道:“她说她在救我。”    程以一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道:“我确实能感觉到好几个不同的鬼在围着你。”    不是吧,一个女鬼都要把我逼死了,再来几个,那我直接不活了,干脆死了找这些鬼打架去。    正在我天人交战的时候,电视突然迟啦嗤啦的响了起来,原本清晰无比的女鬼景象一下子变成了雪花点,程以一看见女鬼消失不见,立马叫道:“搞什么,人家第一次见到鬼,这就没了?”    我看到女鬼消失,心中窃喜不已,心里想着是不是女鬼的尸体被烧,然后她魂飞魄散了?念头还没有落下,就听见电视机里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其中夹杂着一个有些焦急的的电子女音:“赵****,跑,找你妹!”    我不知道对于一个大舌头的女鬼来说,怎么才能把赵****这三个字吐的字正腔圆,但是对于她嘴巴里吐出的跑这个字我是听的一清二楚,至于找你妹,我直接忽略了,我还找你妹呢!    我拉着旁边还有些难过的程以一直接冲到了门口,这次门倒是能打开了,程以一挣扎的不想走,但是我听见背后传来破空声,下意识的将头低下,再抬头一看,发现是刚才我拿起的那个石头观音,它居然自己飞了过来!    程以一回头往屋子里一看,立马尖叫一声,朝着楼梯跑去,这次程以一终于神经回到正常人的轨道上来了,这丫头跟楚恒一样的德行,遇到事,怎么就喜欢一个人跑!    我嗖嗖的朝着程以一追了过去,两人狼狈的朝着楼梯口跑去,这次我们两个学聪明了,从楼梯里跑了下去,根本没有去坐电梯。    按理说,我们两个是在四楼,我都觉得下楼梯转了八个圈了,应该到了一楼了,我伸着头往下瞧了瞧,发现楼梯下居然还有楼梯,又往下转了两圈,我终于是意识到不对了,我拉住旁边还要继续往前冲的程以一道:“程一一,这楼梯有问题。”    程以一被我拉住之后,身子微颤,我纳闷的看了她一眼,发现她居然眼圈微红,身子不自觉的颤抖着,哎,这货被鬼吓坏了,典型的一个叶公好龙,真的见鬼了,就吓成这样了,哎,不对啊,貌似她见到那个女鬼时候很兴奋啊,难道是精神分裂?    我忍不住问道:“程一一,你到底怎么了?”没想到这一问,倒是让程以一扑到了我身上,她哭着道:“我叫程以一,不是程一一。”我无语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话说小妞发育不错,那两坨高峰顶的我心里痒痒的,所以我也就不嫌她身上脏了。    我道:“好,你叫程以一,那你哭什么啊,是不是被鬼吓坏了?”程以一继续哭道:“谁被鬼吓坏了,刚才我回头看见,看见,呜呜……”我心里一跳,不是鬼,那还能是什么把神经大条的程以一给吓成这样。    我着急道:“到底看见什么了?”程以一呜呜了半天终于说道:“我看见老鼠了呜呜……”我:“……”程以一继续哭道:“那么大的一只老鼠!”我:“……”    过了好一会,程以一终于是在我细心的抚摸安慰之下安定了下来,虽然我不知道她是因为我无私的关爱,还是因为我下体小赵的敬礼,总之,程以一离开了我的身体。    程以一古怪的看着我,我老脸一红,这真的不怪我,谁让你温香软玉的,不过紧接着程以一的脸就变了,她朝着我身后看了一眼道:“咱们还没有下到一层?”她这一说,我才想起自己的处境,立马道:“是啊,我感觉这十层楼也得下去了,难不成我们下到了地下室?不对,谁家的地下室也不能建成一个负六层。”    程以一皱了皱鼻子,然后使劲的吸了吸空气,然后扬起脏兮兮的小脸特认真地对我道:“咱们出不去了。”    我心里有些慌,但是在程以一面前还不想表现出来,便道:“想什么呢,就是这几层楼,咱们怎么会出不去。”说完这话,我拉着程以一便继续往下走,这次我清楚的数着,下了有五层,转了十个弯,可是我伸头往下瞧去,下面黑乎乎的还是楼梯。    现在已经到了晚上,幸亏楼道里有声控的灯,要不然,我和程以一肯定抓瞎了,程以一这次也有些着急,她问我要过来那个柳叶,自己捏住那个柳叶,似乎在做什么打算,说来很怪,程以一将柳叶从我身上要去之后,我没由来的自己打了一个寒颤。    这不是一个好兆头,我对着一旁犹豫着不知道想干什么的程以一道:“走,我们往上爬。”楼梯旁边应该就有走廊的,但是我往上爬了几层之后,发现我们那走廊都不见了,换而言之,我们连个所在的空间

15

做人要厚道。如果你的孩子比较厚道,请不要嘲笑他的软弱。喜欢占小便宜的人,往往吃大亏,因为他被别人厌恶。愿意吃小亏的人,将来会占大便宜,因为他被人喜欢。

16

身体的活力能够带来精神的活力。身体好的人,性格阳光。身体不好的人,做事犹犹豫豫,躲躲闪闪,说话吞吞吐吐。

17


18

经常和孩子一起做三件事:一是和孩子一起进餐,二是邀请孩子一起修理玩具,家具或衣物,偶尔邀请孩子帮忙解决工作中的困难。三是给孩子讲故事并邀请孩子自己讲故事。

19

如果没有特别困难,父母最好每天赶回家和孩子一起进餐。家庭的共同价值观,就在全家人围着一张桌子吃饭的过程中建立起来。

20

给孩子讲故事并邀请孩子自己讲故事,让孩子从听故事开始建立阅读和写作习惯,让孩子尽早学会独立阅读,尽早养成终身阅读的习惯。“只要还在读书的人,就不会彻底堕落,彻底堕落的人是不读书的。”从来不给孩子讲故事的父母,是不负责任的父母。

21

孩子的成长有三个关键期:第一个在3岁前后,第二个在9岁前后,第三个在13岁前后。如果错过了成长的关键期,后患无穷。

22

不是“三十而立”,而是“三岁而立”。孩子三岁前后,就必须建立自食其力的勇气和习惯。凡是自己能够做的,必须自己做,凡是自己应该做的,当尽力去做。

23

如果你的孩子在13岁的时候喜欢弗罗斯特的诗句:“两条路在树林里分岔,我选择走人少的那一条”,这很正常,不要担心,他以后也许会选择人走的多的那一条。

24

父母给孩子讲道理是必要的,但给13岁前后的孩子讲道理时,要注意自己讲话的姿态,姿态比道理更重要。否则,孩子会厌恶,反抗。孩子会说:你讲的话都是对的,但你讲话的那个样子很令人讨厌。

25

心底秘密是人成长,成熟的标志。如果孩子有心事,他不想告诉你,那么,不要逼迫孩子把他的秘密说出来。

26

在孩子3岁前后,他的身边最好有一个无为的放任型父母。在 孩子9岁前后,他的身边最好有一个积极的权威型父母。在孩子13岁前后,他的身边最好有个消极的民主型父母。有效的教育是先严后松,无效的教育是先松后严。

27

必须留意你的孩子的学习成绩,但也不必太在意他的名次。倒是需要警惕那些学习成绩总是第一名的孩子。有些孩子学习成绩好,性格也好,有些孩子学习成绩很好,但性格却自私,缺乏同情心,没有生活情趣。

28

必须让你的孩子学会与他人交往并愉快的接受小伙伴。“如果父母对自己的邻居不满,对孩子的小伙伴也十分挑剔,或者不让自己的孩子和他们交朋友,让孩子觉得好像自己跟别人很不一样,那么,这些孩子长大以后就很难与任何人自然地相处。

29

孩子的成长需要同伴,让孩子有自己的朋友,但不要有太杂乱的伙伴,在孩子没有形成成熟的理性和判断里之前,警惕孩子沾染同伴的坏习惯。

30

让你的孩子尽早建立健康的审美观。有出息的男性一定会喜欢健康的女性。不要让孩子的审美观陷入低级,病态。不要以为小的,有病的,就是好的。不要以为强大的,就都是坏的。不要以为小麻雀,小绵羊,小狗都是可爱的,也不要以为狮子,老虎,狼都是坏的。不要以为豺狼都是吃人的,豺狼只吃比他弱小的。

31

《麦田里的守望者》为世界贡献了一个词语:守望。教育不是管,也不是不管。在管与不管之间,有一个词语叫“守望”。

原创 | 这人穿着工装,四十左右,国脸厚唇,眉毛很粗,眼圈有些发黑,脸上还抹着黑色的油花,不过看到这油花我倒是心里一松,这么真实应该是人,我冲着程以一道:“你小心点,身后还有人呢!”    说完这话,我脸上一笑,对着那个工人道:“大叔,我问一下,你住几楼啊?”一听见我问他话,那个工人立马站住了脚,而楼上的脚步声也停了下来。    工人停下之后看着我,我感到非常的不舒服,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身上有麦芒刺挠一般,恰好这时候程以一回头看了看,疑声道:“什么大叔,你在跟谁说话?”    程以一刚说完这话,站在我面前的那个工人大叔身子一下变矮了,不对,确切的应该是被压缩了,腿和脑袋的大半直接被压到了腹腔胸膛之中,他现在头眼睛往上还能看见,但是其他的,都被压到胸膛里面。    我一下子就被吓傻了,刚才还想着能借着这个人出去呢,感情这货就是害我们出不去的正主?!    程以一看见一瞬间变成木头人的我大吃一惊,然后使劲的抽了抽鼻子,随即她大喊道:“有鬼!”程以一喊了有鬼之后那个被压缩的大叔直接朝着我挪来,不过他现在只剩下常人一半高,腿只剩下了小腿在外面,走起来像是企鹅,一歪一歪的颇为搞笑,但是我他娘的笑不出来!    我现在感觉就像是被鬼上身一般,虽然脑子还能动,但是手脚都不听我的话了,程以一不知道以什么方式知道了有鬼的存在,又看见我的模样知道不是那个女鬼,冲过来直接拉着我就要跑。    她这一动我,我身子终于是恢复了自由,赶紧抓着她的手朝着楼上跑去,而那个被压缩的工人大叔见到我们两个跑了上去,手脚并用的开始在后面爬楼梯。    程以一边跑边问到我:“这是什么鬼?张的什么样?不是那个女鬼吗?”我如竹筒倒豆一般,将那个鬼的摸样给程以一说了一遍,程以一道:“是个会变矮的鬼?”我听出程以一话语里又想着兴奋,生怕她脑子抽了在冲下去找鬼玩,直接补充道:“不过他手里拿着老鼠。”    一听老鼠,程以一脸立即变绿了,嘶吼着:“老鼠什么的最讨厌了!不行,老娘带你出去!”程以一说完这话,我又听见楼梯上面传来脚步声,我催道:“你要是真的带我出去,我还真的喊你娘!”    程以一听见我说话,拿起柳叶,然后又伸出手指放到自己的嘴唇边上,她狠了狠心,作势要咬自己,我回头张望着那个被压缩的大叔有没有跟上来的时候,就感觉自己手被拿起,我回头一看,却是发现自己的手指已经塞到了程以一的嘴里。    尼玛,我大喊道:“干嘛!”心里却想着要含含这小赵!我手指被程以一含住,我是一个老处男,哪里受过这个刺激,她小嘴巴里湿湿的软软的,我的小赵立马就要有反应,指头上却传来一阵刺痛,这刺痛顿时让我狼嚎起来:“你大爷!”    我疼的都要哭出来了,腿上这时候一紧,低头一看,那个被压缩的大叔已经抱住了我的腿肚子!我大喊道:“抱腿,抱腿,抱腿了!”    程以一不管我鬼哭狼嚎,直接拿着我被咬破的手指抹到柳叶上,然后口中念念有词,而这时候我腿上被大力一拉,整个身子直接趴在了地上,慌乱之中我胡乱的一抓,嗤啦一声,伴随着程以一的一声尖叫,貌似有什么东西被我抓烂了。    脚上传来的力道很大,我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后拖去,你们千万别忘了,我站的地方可是楼梯,这个鬼拉着我搓着楼梯,可比你们跪搓衣板来劲多了,我这时候就有一个想法,千万要保住直接的头,一定要保住!    只是极限求生的方法,手脚断了可以接起来,但是脑袋震荡了可就完了,我还没体会够搓楼梯的快感,我就听见程以一再我身后大叫了一声:“赵****,我给你没完!”随后她就越过了我的身子,朝着我的脚脖上摸去。    我完全没有意识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等着程以一从我身上跨过之后,我脚脖上的那股大力直接消失不见,而我的身子在楼梯上滚了几下,终于是停了下来。    身上疼的都要散架了,但我知道现在不是碰瓷讹人的时候,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程以一背对着我,有些愤怒的对我喊道:“臭流氓,赶紧走!”    说完这话程以一拉着我的手往楼底下跑去,这次我伸头往下一看,发现这次能看到地面了,这次能出去了!    可是我们前面跑的飞快,我身后的脚步声也密集响亮起来,我本来不想回头,但是没想到自己的肩膀一沉,似乎是一个东西搭住了,几乎是下意识的,我回头看了一眼,映入眼帘的是半拉脑袋,脑浆子都流到肩膀上的人。    这个人见到我扭头,双手一伸,直接朝我脖子掐过来,可是还不等他掐到我,一个红影出现在这个半拉脑袋的人身后,直接抱住了这个人,是那个女鬼!    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看到女鬼那浮肿青紫的脸还有无风自动的舌头,我突然感觉不到害怕了……    女鬼嘴巴开合,我在回头之前看懂了她的意思:“找你妹!”    一切发生在电光闪石之间,程以一现在已经拉着我冲出了那个楼道,我往回看了看,女鬼还有那个半拉脑袋的鬼都消失不见,一切就像做了一场梦。    出来之后,我念着那个女鬼的救命之恩,回头对着楼道大喊道:“谢谢你,不过,我没有妹,找表妹行吗?”我真不晓得这个女鬼为什么一直对我说找你妹,找你妹,要是现在我还以为她玩游戏玩疯了。    我对着楼道喊了半天,没有听见女鬼的回答,那我就当他是默认了,然后转过头来,揉了揉自己的身体,冲着依旧背对着我的程以一道:“咱是怎么出来的?哎,你干嘛背对着我啊?”    程以一没有回答我,我好奇的凑了上去,想要拍拍她的肩膀,但是被她躲开了,她恶狠狠的冲我喊了句:“臭流氓!”说着她转身过来,猛地扯住我的领口,使劲的往下拽了去,嗤啦一声,我终于知道刚才听到的是什么动静了。    程以一现在是一只手捂着衣服,另一只手硬生生的将我衣服给扯烂了,这个小娘们不但是疯子,还一点亏都不吃!    两人的衣服都撕烂了,根本没法继续下去了,况且现在也天黑了,只能找个地方住下了,宿舍是肯定不能回去了,只能找个宾馆。    话说这是我第一次跟妹子去开房,很紧张,不知道该怎么办,不过一路上程以一都是闷闷不乐的样子,看起来晚上要是发生点什么是根本不可能的,哎,算了吧,还是靠我的右手吧。    由于程以一没有身份证,我们两个在一个小破宾馆里磨了好久才终于以五十块钱成交,不过只有一张身份证,只能开一个房,不过好在是两张床。 两人衣服都破了,只能再去买,南方九月份还是很热的,短袖就可以,我去了宾馆旁边的地摊上买了一个短袖,然后忍痛给程以一花钱买了一个紫色蕾丝短袖还有一个白色短裤,搞笑么,让本大爷出钱,怎么也得养养大爷大的眼睛吧!    我回去时候程以一正在洗澡,我不是个正人君子,但是围着洗刷间转了好几圈,悲哀的发现,这个破旧的宾馆之中居然就是洗刷间严实,根本没有洞让我偷窥!罢了罢了,红颜枯骨,还是右手最真实。    等着程以一穿着我买的衣服出来的时候,我仅有四个字来形容自己的感觉,简直惊悚!她洗白白了之后,也太漂亮了吧!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洗完澡,程以一全身上下就像是烤瓷娃娃一般,精致的没有一丝的瑕疵,那是一种惊心动魄的白,五官小巧,柳眉红唇,最出彩的是她那双黑的透亮的眼睛,满满当当的都是灵气。    由于穿的是短裤,那白花花的大腿直接晃瞎了我钛合金的狗眼。    老子是丝,当时见到新鲜出炉的程以一我就自卑了,白富美啊,不对,白穷美!    程以一似乎是对我扯烂她衣服念念不忘,白了我一眼之后之后冲到一张床上,背对着我躺下,只留下一道妙曼的曲线空留我遐想。    我只是一个有贼心没贼胆的人,虽然心中无限遐想,但并没有实质性的动作,在加上今天又累又怕,身上骨头又像散架一般,看着看着,我就慢慢的合上了眼睛……    一夜无事,第二天,我和程以一收拾完毕,离开了宾馆,昨天晚上对我来说,这是满怀期待的开始,平淡的经过,操蛋的结局。    我手机不再身上,没办法联系楚恒,其实今天我才后怕起来,昨天我和程以一见到了那些脏东西,楚恒和刘涛他们两个要是遇到了那些东西怎么办?    一想到这,我开始着急,跑到一个公共电话旁边打起楚恒的手机来,一届的大学生手机号都差不多,倒是好记,我拨打过去手机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打了好几次,都是这样,程以一对我道:“可能是楚恒没有睡醒,你回学校去看看吧。”    现在我只能这样安慰自己,带着程以一,我坐车回到学校,程以一一进到我们学校,就不停的皱鼻子,昨天开始我就知道,她虽然看不见脏东西,但是鼻子却能闻到,不过想想我们是殡葬学院,有那一两个脏东西也情由所原。    我自己冲进宿舍,宿舍其他人都在睡觉,但没有楚恒的身影,我摇醒了正在熟睡的老三,问道:“楚恒呢?他没回来吗?”老三睡眼惺忪的道:“哎,****,你们两个不是被抓起来了吗?怎么你跑回来了?”    一听老三的话,我就知道事情坏了,我赶紧拿起自己的手机,开机,拨打刘涛的手机号,依旧是无人接听,这肯定是出事了,一瞬间,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报警?对,报警!    我打110,将发生的事情一一说了一通,当然我没有说404房间有鬼,报了警之后我又给武大郎打了个电话,毕竟他是辅导员,我们进局子他没大事,但是要是有人失踪,他的饭碗可就难保了,这事他肯定上心。    打完电话,武大郎让我去他的办公室,我拿着手机出门的时候,手机滴滴的响了起来,我第一反应就是楚恒,可是拿起手机的时候,手机上并没有显示来电号,我纳闷的按了接听键,将手机贴到耳边。    听筒里传来赫赫的喘气之声,原来是那个女鬼,由于女鬼救了我,我倒是对她不大害怕了,我压低声道:“有事?”女鬼赫赫的电子音传来:“去找你妹。”我心中哀嚎,道:“我没有妹妹,干嘛要找我妹?”    女鬼继续道:“不四找你妹,四找你妹!”我根本不懂她说的是什么,我着急的道:“现在楚恒和刘涛都不见了,我没空去找我妹!”说着我直接挂了电话,事情有轻重缓急,我得先找到楚恒再说。    电话继续响起,只不过这次来的是短信:“去建华高中高三六班找倪梅楚恒被他们抓了。”看到这里,我恍然大悟,原来女鬼一直要我去找倪梅这个人,看到后来这句话,我半喜半忧,原来楚恒真的被抓了,可是这个‘他们’指的是谁?    一边想着,我已经到了楼下,和程以一汇合了。    程以一一听完我说之后,少有郑重的对我道:“必须要帮女鬼完成心愿,要不楚恒他们你就找不到了。”我挑了挑眉毛道:“你是不是觉得帮女鬼办事很兴奋才鼓动我找倪梅这人的吧?”    程以一正色道:“当然不是,这事不光牵扯到一个女鬼了,这女鬼很可能就是被别的鬼害死的,我们必须找到那些害死女鬼的那些鬼,因为就是这些鬼把楚恒他们给抓了起来!”    程以一说完,我立马拉着她的手就往前跑去,她大喊道:“去哪?”我回到:“去找你妹!”    建华高中离着我们的学校挺近,走着过去大约是十分钟的路程,来到校门口,那个胖乎乎的门卫把我和程以一拦住,瞪着眼睛道:“你们两个的学生证呢?”    现在不到八点,正是学生上学的,门卫把我和程以一当成了高中学生,我眉头一皱对着门卫道:“你看我像是学生吗?”门卫倒是看了过来,只不过眼睛尽是朝着程以一白花花的大腿上看去,丝毫不鸟我。    我咳嗽一声,对着门卫道:“你们学校最近是不是消失了一个女生?”门卫一听这话立马脸上变了颜色,这种事情都是学校的丑闻,门卫又是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所以我一提这事,门卫就戒备起来。    我道:“我是警察局灵异事件研究中心的,说了你也不知道,警察局十分重视这件事所以让我过来调查,这是我的证件。”说着我拿出我的学生证朝着门卫晃了一眼,门卫肯定没看清楚证件,但是学生证后面那国徽却是让他眼睛一缩。    话说我们学校学生证上的国徽终于起作用了,趁着门卫还没有反应过来,我赶紧拉着程以一钻进了校园,来到高三六班门口,找了一个妹子去叫出倪梅。    不一会儿,倪梅出来了,是一个眼睛小小的软妹子,我张口就道:“你知道婉婉失踪了吗?”倪梅一听这话,那小的只剩下一条缝的眼睛一下子张大了:“你怎么知道?”    我道:“这些顾不上说了,婉婉让我过来找你,具体没说什么事情。”倪梅不知道女鬼已经死了,听见我这么一说,她歪了歪头道:“找我?找我干嘛啊?”    这女生一看样子就是那种天然呆,我搞不懂为什么还有人把这种性格称为可爱!我耐着性子道:“你和婉婉是不是关系很好,平常你们两个喜欢去哪?还有婉婉之前有没有对你说过什么奇怪的话?”    倪梅歪着脑袋,眯着眼道:“我和婉婉关系可好了,你不知道,我们两个从小玩到大,我们两个是最好的朋友,幼儿园的时候……”我无奈的看了一眼程以一,怎么我遇到的人都是这么极品,一个疯子,一个傻子!

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




今年最热门最实用公众号名单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