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当地人讲自己的故事 我们做了一个关于鬼魂的桌游

土逗公社 2018-10-05 16:36:09

【摘要】社子上河图是一个不断扩张的实验性叙事,我们先由个别的岛上经验和参与式观察,配合非正式访谈内容与搜集到的文献,开始拼贴初版的卷轴,再与社子岛居民分享,聆听他们的回馈。我们建议最后将地景叙事发展成一套桌游,让玩家在游戏的过程认识社子或重新看见自己的家园。



— G R O U N D B R E A K I N G — 

Once you’re a parent, you’re the ghost of your children’s future.


-Interstellar, Christopher Nolan, 2014


叙事开展

当我们开始构思社子岛的地景叙事,学生率先想到的是岛上大庙坤天亭福成圆醮的放水灯仪式。其中一晚是从岛头公园放流的莲花灯,最末一晚则因潮水走势而移驾到关渡口施放的水灯排。“水路悠悠迎义魂,灯光熠熠接阴客”,竖灯篙放水灯,乃为邀请陆上及水上魂灵到阳间接受普渡。圆醮之夜,坤天亭广场早排满供品普请好兄弟,中坛元帅圣驾前,道士行传统“禁坛结界”仪典,破秽消灾,防制邪崇。庙旁的大姐阿姨们则不断烹煮料理,随时提供香客伙食。在神、鬼、人之间,水灯从人世陆地流入荡荡河水,再由水体上的漂浮微光引领回返魂魄,穿越真实道路与叙事路径的边界,串起岛的独特身世。

当所有关心社子岛的焦点都集中在iVoting选项与结果、46年禁限建下的开发延宕、区段征收的抵价与容积分配等都市计划议题,除了绕岛一圈的脚踏车骑士,很少人真正进入社子岛,认识这处台北化外的真实居民与生活。市府的在地沟通,为的都是未来开发重新分配的利益问题,问卷调查大多是冰冷的问答。技术官僚的操作,只关乎刮去重写的都市计划图上空间配置的合理性与可行性,所有的基础资料,从历史到人口、从生态到交通,都为服务计划内容的正当性。过去数十年一谈再谈的规划愿景,对多数社子岛人已趋无感,无论运河或曼哈顿社子,都不如河岸船屋或庙口树下一壶浓茶实在。但很少看见规划者真心想坐下来,和居民一起吹河风配口茶或故事。依循规划流程进行了基地分析,最后却可能失去田野。

初访社子岛,经常惊于高密度的大小庙宇,其中不乏祭祀无主之魂的阴庙或同祭神鬼的庙寺。位处台北盆地主要河川汇流之感潮与洪泛敏感地带,顺河泊岸的外来“角色”与拓垦深耕的聚落宗族,本就存在着可意识却不时变动的边界(border),不仅是空间的领域区隔,也是时间甚或阴阳的分际。作为城市边界的社子,实则为一具特定疆域的边境(borderland),内含丰富而歧异的栖地/聚落及微观的社会关系。从更远的视角审视已成半岛但又被城市防洪墙排除在外的社子,既是某种水陆之间的生态交错群落,也是城与乡、传统与现代之间的文化交错群落(cultural ecotone)。交错群落伴随的边缘效应(edge effect)是由紧临但相异生态群落交叠碰撞于边缘地带所产生的环境效应,通常外显出更密集的生态多样性,看似缺乏人为控制秩序的交错群落,反倒是多元且具有强适应力的物种所集体形塑的地景形式(Odum 1997)。

在社子交错群落内,聚落生活的民俗本源紧扣着地方传说、神话、仪式祭典、和水岸农渔活动建构的空间布局,不仅强化某种可感知的感觉结构,也延展出社子岛地景叙事的特殊情节。以坤天亭主祭的中坛元帅三太子李哪咤为例,哪咤之于社子,好比屈原之于河对岸的洲美,将治水神话的传奇根植于地方的深层潜意识,隐喻河岸聚落居民对临水的恐惧与渴望。传说中的哪咤,既是能生波抑浪、击溃龙王太子的天纵“儿童神”,也是最终剜肉还父、刮骨还母,乃至魂魄脱躯飘荡的天遣之子。太乙真人虽施予莲花化身,重塑肉身,但亦如叶俊谷(2005)所述,其“肉身成圣的过程伴随着不断的死亡,生与死的辩证,阴与阳的转化”。他与生具来的“乾坤”圈、“混天”绫,也暗示了神人“阴阳相生相克”的“道体”;哪咤,是混沌(chaos)或太极的化身,也是穿梭于阴阳边界的阈限(liminality)象征。

自1970年被“士林、北投主要计划”和“台北地区防洪计划”指定为“限制发展区”而禁限建的社子岛,既是在“悬置”(suspension)及“间界”(in-betweenness)之中自寻生活维续机制的“空间囹泊”(spatial limbo, Kang 2010) 状态,亦是阈限者(liminal personae, Turner 1969)旧有身分认同溶解、却依旧等待始终未临之果陀的暧昧阶段。空间向度的边境或时间维度的阈限,往往相互指涉,勾勒出社子岛悬而未决的法外与过渡处境,甚至如哪咤表征的“阴阳和合”秩序。在都市速度与开发的夹缝中,社子岛与都市计划的理性秩序脱钩,但持续的每日生活弥补被都市历史叙事排除的语境,竟又自成道体。地方人之气味生猛直接,不世故矫饰,对待外人如社之子民。而快速道路外的台北城如何能理解这天生桀骜、却良善天真的儿童神之域?遑论驯服?

借由坤天亭圆醮的莲花水灯作为魂魄回返的容器,社子岛地景叙事出现了一个尚未跨过忘川、随水灯召唤重返社子的“义魂”。作为一组外来的地景诠释者角色,我们刻意朝向多元诠释地方既有的文史素材、复数表意叙事者缺席的文本。每个封闭结局的叙事体 - 无论大历史或微叙事,势必涉及被忽略或排除的主体,尤其为深化内部认同而建构的垄断性历史,经常在不均等的社会关系中成为稳定权力结构或治理的工具。我们乃尝试以开放叙事的文本,建构此“义魂”的角色,并征得当事人R同意,凸显他在社子岛的真实处境。R的母亲原是社子人,外嫁后不久成为单亲,便带着孩子回返社子。R从小在社子长大、生活、就学、并成家立业,但一家人始终是无地无殻、向亲戚租赁屋壳居住的在地居民。他的三个小孩也都和他一样在岛上富安国小福安国中就学,完全认同自己的社子人角色,但在未来“生态社子岛”的规划,他们一家的居民身分将被地产开发商的地主股份取代。在市府以区段征收为手段的明日社子岛愿景,他们数十年来的居住事实不被认可,可能沦为无租购屋能力可返回岛上的漂流者。如无主之魂。

鬼魂(ghost)在社子岛的民俗并非全然的禁忌。学生提到一部乍似十万八千里远的科幻电影星际效应(Interstellar),影片中的小女孩在房间中发现许多异象,以为鬼魂显影,末了才理解是她参与外太空计划的父亲从遥不可知的未来穿越可折叠的虫洞时空(Einstein Rosen Bridge),回到地球为她提供拯救人类的线索。这部企图以物理的多维时空体系整合重力与量子物理的奇幻电影,扎根于亲密的父女关系,最终具现了片中父亲对女儿所言的一句话:“一旦你为人父母,你终将成为儿女未来的鬼魂”。父女历经不同物理时空经验后,以各自进展的岁数重新会面。我们借用星际效应的鬼魂想像,以岛上真实人物为关照及观看地景视角,依此开展一非线性且交织不同叙事向度(包含历史、记忆、神话、事件、影像、戏剧等)、空间场景、与地方政治的地景叙事体(landscape narrative)。

地景叙事体

地景叙事体可以是为地景叙述的一个故事,或是具有叙事涵构的地景。但除了故事(story)内容外,叙事体本身隐含了说故事(telling)的方法、故事的结构、故事呈现的形式、说故事的人、被叙述的主体、和他们之间的关系。地景叙事体含括空间、时间、及地景情节(plot)等轴线,并透过一种可辨识的叙述架构与形式展现。但地景不只是故事的背景,它本身就是不断变动、充满事件、衍生故事的过程(Potteiger & Puriton 1998),也是抽身观看地方的反身性距离。地景与叙事间的交互作用,让地景叙事体成为兼具空间维度及叙事性脉络的载体。

地方历史书写的叙事以史实为名,但多少因意识型态或主导权的操控,选择性删除了部分纪实材料而掺杂了剪接的痕迹,形成一被捏造过(forged)的叙事文本。但与地景认同息息相关的神话与传说却经常借由虚构叙事的力量,凝聚成某种集体的地方意识。当地景意义最终因此被生产了,虚构与真理之间的界线益显模糊。而与地景情感最直接而密切相关的个人与集体记忆,亦正处于虚构与真理的暧昧交会处。但当多数叙事体以封闭性结构成就一作品,地景叙事体却倾向以开放结局的多向文本开展。即令单一地景叙事的诠释与建构可能被时间与空间的边界框限为封闭的叙事结构,但地景本身的叙事性是开放且随时间逐步成形的。每一次地景的诠释与建构,也仅是地景多向文本中一则被说出的故事。

社子上河图与夜弄土地公桌游

我们运用叙事“情节”的部署,拟仿清明上河图的横向卷轴开展方式,集体制作一份社子上河图。以散点透视构图的清明上河图其实是一个被时间凝结的画面,如同摄影快门按下捕捉到的奇异时刻,所有可能的故事必须由画框外的想像填补。我们企图让主角R随水灯上岸,以向玉帝借来的三天三夜人世时间,重新走过他所熟悉的社子岛之日常,因此社子上河图是一人物随卷轴开展而移动的动态时间进程,如不少岛民还颇有印象、可自行在长纸卷编剧绘图的童年游戏(图一)。“上河”自古有许多不同解释的意义,其中之一为逆河而上,在社子的区位脉络,逆反的视角也呈现了岛与城市的关系。但相较于北宋京城汴梁的繁荣富裕,社子的处境几乎成了原图的反讽对照。我们决定采用某种魔幻写实的叙事方式,透过R的记忆与阈限情境,叠交不同视角组构的流动场景,以文字搭配画面,由R的第一人称主观叙事再现岛的章节。


图一:社子上河图卷轴部分截图

社子上河图是一个不断扩张的实验性叙事,我们先由个别的岛上经验和参与式观察,配合非正式访谈内容与搜集到的文献,开始拼贴初版的卷轴,再与社子岛居民分享,聆听他们的回馈。当所有外来专业者和市府驻地代表都只与他们讨论区段征收的安置和分配时,这些叙事的情节反而让社区有感。我们建议最后将地景叙事发展成一套桌游,让玩家在游戏的过程认识社子或重新看见自己的家园。特别关心社子少年环境教育的家长和里长想大力促成,提供了更多叙事线索。虽然我们期待社子地景叙事的开放结局可无限期繁衍,却必须完成一阶段性版本以供参与者长出更多微叙事的枝节。不久后当我们听到R的故事,又在2016年元宵亲炙夜弄土地公的烛火与鞭炮洗礼,社子上河图卷轴加夜弄土地公桌游的想法便渐次发酵。

R因为自己是相对弱势的社子岛居民,每每有与自家权益相关的公听会场合便刻意缺席。他们并非唯一面对迫迁的家户,据地方议员助理估算,依照市政府认定违建的标准,日后恐将有1/3户数配不到市府的安置住宅。在未来预计将投资约800亿的生态社子岛都市计划实境游戏,岛上现住的居民大多成为被操弄的棋子,惟有他们积极成为规划设计桌上的玩家,才有机会发展真正属于咱ㄟ社子岛的替选。从岛上最重要的无形文化资产“夜弄土地公”开始,社区居民成为玩家的参与过程,可能潜藏更多改变命运的机会。

只要亲临现场,跟随元宵入夜后溪洲底聚落整晚的夜弄土地公祭仪,从中了解这传统节庆与聚落历史百年来不可分割的关系,感受社区不同年龄层无回报的热烈参与,大概很难不认同它作为台北市最重要的无形文化资产之价值,进而忧心区段征收手段毁灭式的重新分配将造成聚落社会与空间、连同与此聚落紧紧依附的夜弄土地公祭典全面崩解的结果。以前当河运还承载水肥,连结社子与台北的吞吐关系,岛上居民会从保安宫取回大大小小的蜡烛,在元宵当天发送给提着灯笼来家门祝福的老老少少。当蜡烛的需求减低,聚落家户便改送各式各样的礼物给来访的人客,无论是对聚落内的邻居或岛外的陌生人,从基于分享的流水席美食到手持传统关刀灯笼排队等礼物的微笑,邻里间的热络往来和对外来者的好客之道全溢于言表。

但真正刺激肾上腺素的还是当赤裸上身、头顶斗笠、只着短裤的轿夫,从各庄头扛起土地公神轿,跨过绵延的鞭炮龙接受似无止尽的轰炸,连旁观者的感官经验都被声光推向极致(图二左)。闹元宵夜弄土地公其实不止发生在溪洲底,但仍低调以社区合作的自发能量、透过年度节庆维系对内认同,而非沦为观光化展演的仪式,在台北市已寥寥可数。溪洲底可再次分为戏台口、塭寮、中窟、及港埂仔四个庄头,各自奉祀自己的土地公,而神轿巡行接受鞭炮洗礼的路线,大抵都从土地宫口出发绕境,并在延平北路十字路口产生交集。除了戏台口的土地公。

初识戏台口土地公的人大都非常吃惊,百多年来社区轮当炉主祭祀的神明竟是一尊无法辨识面容神情的抽象木座,如被当代艺术家率性劈开成形的木雕(图二右)。更特别的是,这么多年下来,戏台口庄头仍然维持传统炉主抽签迎回神祗供奉的模式,亦即,戏台口土地公并没有庙,但每年却召唤聚落新生代年轻人参与,制作绕境前导车,拼接超过一公里的鞭炮龙,沿途以血肉身躯上烙印的火光炮痕荣耀神明和庄头本身。从仪式展演到进行过程衔接的环节,都是聚落成员奉献与协调合作的成果。午夜过后,神轿最终回到无庙的戏台口,整个社区在不息的炮火中高高扛起神座,几乎以现场的身体共同筑起一座无可取代的无形之庙,具现了最原真的无形文化资产。鞭炮越旺财就越兴,但有另外更神奇的说法,当土地公身上的鞭炮达最高峰而完满笼罩神明,有缘人可从烟尘中看见他的长相面容。无形貌之土地公与无形之庙,建筑在绵密的邻里网络和社区情感之上。在市府明日社子岛零星获得保存的去脉络历史建筑和宗庙,当然无法容纳溪洲底的土地公们,更何况无形体的庙宇。


图二左:夜弄土地公仪式/图二右:无具象面容身形的戏台口土地公

戏台口的戏台是可容500人座、早已歇业改装为工厂的皇宫戏院,在社子戏院落成前的1960年代曾是社子最具规模的休闲娱乐场所。犹存的戏院立面可想见当年溪洲底的繁荣景象,附近邻居聊起鼎盛时期戏台口广场看戏、小贩林立的闹热场景,口语便昂扬起来。戏院停业后因每年迎神祭祀仍有野台,庄头便共同出钱搭建一座两层楼高的不拆卸台座,底下作为演出后台,平时则是有遮蔽的晒衣和处理菜蔬的空间。引人好奇的是野台正面不朝立面犹存的皇宫戏院或晚近出现于临侧的顺天宫,却面对着广场侧的车棚。仔细观察才发觉其中两根棚架铁柱上贴着对联,一有祭典演出,车棚就弹性转化成临时的神坛。神圣空间竟以隐匿的方式遁形于生活空间的表层,平时看来只是制纸工厂出入及停车广场,其实铭刻着深层的场所意义,在元宵夜才陪同土地公显影,变形为一处神人共筑的神圣殿堂。

在这无土地宫庙的庄头,小广场定义了戏台口夜弄土地公的收尾高潮,而出发的起点则自不远处小巷口的阿叶仔杂货店棚。平日的店棚看来寻常,总是有三两邻居过客坐在几张小桌椅喝饮料吃泡面,与早当了阿嬷却风姿绰约的老板娘闲聊。但在地景叙事操作的参与过程,聚落居民为杂货店写出了更细腻的微叙事情节(图三)。我们认为这些与大叙事抗衡的书写十分难得,三言两语透露了聚落生活的珍贵人情。但在卷轴的文字安排不容易完全嵌入,因此以box的外设框策略伴随主要文本出现。除了杂货店外,许多需要更多历史资讯的场景或由居民自发书写的内容也在叙事轴线外借由box嵌入。建筑师詹益忠特别以风格一致的水彩画,为每张外设框场景素描勾勒,这些画面文字将成为夜弄土地公桌游叙事中改变游戏的翻卡与外卡,如命运机会牌。


图三:卷轴外设框box (图:詹益忠/文:谢梅华)

全程参与夜弄土地公的仪式,决定了社子桌游的格局与布局。虽然只是众多岛上聚落中的一处,溪洲底的元宵节庆却极具代表性,作为第一个桌游尝试,或可诱生更多周边聚落以其他叙事脉络设计出不同版本的叙事载体,如立体绘本、小志、叙事剧场、甚至APP、密室逃脱等。桌游的基本架构建立在四条夜弄土地公的绕境路线,玩家掷筊决定各代表的庄头,并以争取沿途最多的鞭炮接龙为赢,但全程不断有翻卡与外卡的场景干扰,结局是开放的。游戏本身若只为玩的快感与乐趣,其实类似在社子坊间流行的四色牌。无论是否能有效渗透在地叙事到游戏内容,从玩游戏本身的身体脑力参与和玩家之间的赛局关系,社子岛桌游企图呼应聚落内的非正式社会网络,而非只诉诸一般桌游爱好者。

此桌游的“开始”其实是社子上河图卷轴叙事的开放“结局”。R从鼻头公园上岸后,三夜三天的时间重新巡行了现今岛上正发生的日常,也随着记忆蜿蜒到过往改变社子命运的历史环节,或个人足迹曾经历过的场景。回岛第一夜所见闻的、厂房内的马戏团,与坤天亭的翘尾黑虎将军、中坛元帅“脚踏风火轮,手持火尖枪”的意象、乃至聚落居民豢养的鸵鸟几无违和地融合。乍看魔幻写实但又真实存在的叙事,引领R从另一维度的时空逐步进入他难以割舍的现实。

隔日,从蔓延的铁皮工厂到毗邻工厂区、由台南将军迁徙落脚于社子的城乡移民聚落和分香兴建的北兴宫,再延伸到工厂边更大范围的菜园绿地与水圳系统,沿途R关注社子历来最重要的在地经济命脉,以及依赖一、二级产业维生的两三千名劳工生计,日后将被高科技智慧产业园区取代。

他继续走到淡水河岸灵威公庙附近的船屋,看舢舨上补蟹人丰收的肥蟹,和群树下喝老人茶嗑点心聊天的乡亲;河对岸,夕阳落在观音山棱线,正是他印象中社子最寻常而美好的记忆。

入夜后,他走访聚落内的小店和发财车来岛上设摊的好滋味。没有一家便利商店和传统市场的社子岛,残存着前现代自给自足的生活模式。但R在戏台口想到童年和长辈利用散场前免费进皇宫戏院看电影尾的经验,场外摊贩小吃凑合的小市集仿如坤天亭每周三开放庙口群聚的小夜市。

隔日,R绕着岛的外缘,体会这处傍水而活却又因水而困的岛宿命,水岸潮涨潮落,潮间生机勃勃,“天龙八部”抽水站沿着6米高的防洪堤守护岛内的生计,堤顶的单车道强势隔开了水陆间的联系,却开启了岛缘与都市休闲的新关系。外来者对堤岸外的河景兴趣似乎高过对堤防内聚落生活的好奇,正如都市社群组队参加社子岛前港的端午龙舟竞渡,却很少了解后港聚落间的“扒龙船”始终不是竞赛,而是祭水仪式。R遇见了在湿地户外教学的福安国中师生,渴望再与正就读福安的儿子以某种方式相会。

第三夜正巧逢上市政府举办的iVoting说明会。场内人心惶惶、心浮气躁,多数人不了解也不在乎所谓运河社子岛、生态社子岛、咱ㄟ社子岛三方案差别何在,却被要求在沟通和资讯仍明显不足的状况下投票为自己选择一个未来。这是决定R日后被迫离开家园的关键,但他很少在公开场合为这类无壳无地的社子岛人身分发言。从失去社子家园的未来回返争议的现场,想着自己孩子的将来,不知如何改变历史的途径。

最后一天他缓行细看每一个聚落的容颜,从浮汕、溪沙尾、中洲埔、绕道福州仔、八卦厝一带再绕回溪洲底,穿梭在大小庙宇和不同时期搭建的有机屋楼之间的,是如梦境般回旋的巷弄。R清楚,这并非那一栋历史建筑特别值得保存的问题,而是聚落整体形塑的空间社会无法如土地使用分区理性逻辑。

R在戏台口前看到庄头大哥正与年轻人讨论即将到来的元宵鼓仔灯赏游祭,准备在野台上放映去年记录的夜弄土地公影片。黄昏到来,天色渐暗,他在人间的时刻即将结束。R看到自己的孩子跟着许多庄头乡亲出来小广场聚集,看着大银幕上鞭炮声光逐渐增强,戏台口土地公被扩散的烟雾慢慢笼罩。他的儿子聚精会神看着银幕,R立于银幕投影之上,希望当鞭炮炸到最高潮,孩子能从烟雾中的抽象土地公身形看见自己的显影。

社子上河图卷轴开展上述的内容,我们将此地景叙事视为夜炸土地公桌游的前提本事。从这个阅读视角,在游戏过程得到越多鞭炮、连成最长鞭炮龙的赢家,越有机会让土地公显影,或促成让孩子从显影中看见来自未来的父亲“鬼魂”。虽然没有社子上河图的叙事衔接,游戏还是可以照玩,但较局限于溪洲底的空间基盘和玩家间的快感;加入了上河图的脉络,则推衍出与社子岛的记忆、历史、事件、人物、空间、和议题相关的叙事纵深。我们希望若夜弄土地公桌游得以出版,社子上河图的卷轴可被折叠如一经书附件,正面是卷轴画面及故事文字,背面则是由box外设框补充的内容,而这些box的精简版,即成为游戏卡片。

完成第二版的卷轴后,我们将社子上河图大图输出,成为一长达15公尺的大幅卷轴。第一次在社子的展示,配合实习课不同国籍学生的背景,在福安国中安排了跨文化分享,让参与的师生、校长、家长看见社子岛和西班牙、瑞典不同城市村落的空间关系和文化异同,再一起循着挂在风雨操场的社子上河图,听叙事者讲述R的故事。R本人和他的夫人孩子也在现场,如从虚构的故事走入真实世界的角色。中学生们听完后,部分开始写或画出自己对社子岛的微叙事,有些则加入填补卷轴画面预留的空白 - 戏台口前的孩子及父亲“鬼魂”需要其他一起看戏的伙伴,让戏院的场景复活,因此学生们画进了各式的角色,让自己加入故事中。


图四:社子上河图卷轴在福安国中开展

在坤天亭和戏台口又再进行两次分享,每次一开展卷轴,立刻汇聚所有在场目光,居民们指指点点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场景,并开始补充更多的情节。例如画面中没有出现的威灵庙,是座祭祀遇难孩童孤魂的囝仔公庙,也是许多社子人心目中位阶极高的宗庙殿堂。社子最具代表性的两座大庙都与未世故化的孩童有关,准确捕捉到社子岛不驯服于现代城市秩序与规则的地方精神。也有人注意到岛上最重要的消遣-四色牌-未被提及,当时我们还没意识到,在外人不熟知的岛内角落,每日都有些非正式经济活动进行着。另外,还聊到观音山上的另一个阴界社子–祖先安葬的地方。地方认同若忽略了当下生活者与往生者的文化联系,便失去了根的附着,聚落真实的空间范畴也不完整。从生到死,从神到人到鬼,社子岛以最大的包容接受了所有可能,但若非经过这些叙事沟通与延伸,地方知识难以积累。因此在下一版的社子上河图,新添补的叙事情节将继续作为下一轮开放叙事的引子。

叙事终结或开始

社子岛地景叙事体的实验性建构,必定要接受阶段性叙事终结的限制,完成一则可被阅读的文本。当我们印出卷轴,即宣告了一特定叙事体的完成,但此终结正是为了开放给更多说故事的人持续参与。投票率很低的iVoting选出的“生态社子岛”内容,基本上就是一个终结岛的叙事之后再没有任何与原地景衔接的规划设计操作。愿景画面再美好,注定刻画着专业道德瑕疵,它拟开始的新叙事,即使留下几座脉络断裂后的历史建筑,已然消灭了所有聚落文化的实体与网络。新叙事自然会开始下一阶段的演绎,但那个地方的“灵”或“魂”(Genius loci,“地方精神”,拉丁原文即是罗马宗教中地方的守护灵)恐怕再也找不到回来的路径。

本文首发于巷仔口社会学。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责任编辑:黄亚铃   题图来源:James R. Eads

本文为作者赐稿。
如需转载,请标明出处。谢谢!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