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城大爱:非亲非故,父子接力赡养82岁智障翁30年

齐鲁今日聊城 2018-08-09 17:21:56

受到父亲影响孙义涛对秦普五也很好,图为他在给秦普五倒水。本报记者 邹俊美 摄


父子俩接力赡养非亲非故智障老人

孝养30多年,老人是全村年龄最大的男性

“要不是人家这一家,他早死了。”在阳谷七级镇孙庄村村民说起孙希贤赡养非亲非故智障老人秦普五的事,都竖起大拇指。30多年前,孙希贤家开磨坊,智障的秦普五常去帮忙,孙希贤的磨坊不开了,秦普五却“赖着”不走。好心的孙希贤夫妇把他收留,像对待自己的老人一样赡养,现年82岁的秦普五成为了村里年龄最大的男性。孙希贤夫妻俩年龄大了,儿子孙义涛接过了赡养秦普玉的接力棒。


孙希贤一家人在吃饭。本报记者 邹俊美摄

磨坊里的帮工“赖着”不走

8月4日上午9点多秦普五才起床,穿上孙希贤刚给他洗好的白T恤、牛仔短裤,往地上一站,看上去既精神又时尚,更不像个智障老人。他搬着马扎来到村头树下乘凉,11点多回家,孙希贤的对象已经把饭做好,秦普五坐到饭桌旁,两个馒头一碗汤下肚,还小酢一杯。酒足饭饱之后,他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了午休,下午4点多,太阳不太足了,天凉快了,他又搬走马扎坐到村头乘凉,衣食无忧,“仨饱一个到”,这就是82岁秦普五一天的生活,是多少同龄老人向往的,而令人想不到的是,给他提供这么好晚年生活的,竟是跟自己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人。


“他以前也是苦命人”孙希贤说,秦普五家是孙庄村的单门独户,父亲眼瞎,母亲智障,母亲在他很小时就去世了,他跟父亲和智障哥哥一起生活。在他40岁那年父亲也去世了。“那年挖河发了几个馒头,他哥哥撑死了。”村民孙道忠说,秦普五的父亲去世后,他跟同样智障的哥哥常年吃不饱饭,哥哥在父亲去世没几年就死了。那时孙希贤家开着磨坊,村里磨面都是用磨盘,机器磨面村里人都稀罕,孙希贤家磨坊前常聚着很多好奇的人,秦普五也不例外。“那时候我不在家,磨坊就我对象一个人忙活,看热闹的人都帮着提提粮食,普五也跟着帮忙。”孙希贤说,别人帮忙到中午都回家了,但秦普五到中午也不走。“咱吃饭不能让他看着吧,就拉他一块吃。”后来成了习惯,秦普五到点就去磨坊帮忙,中午在他家吃饭。“他家的房子是秫秸干弄成的老土房,他哥哥去世后,房顶都塌了,露着天。”孙希贤看着他可怜,就让他在磨坊里住。


1993年,因为南水北调,孙庄村整体搬迁。村民都在新地址自己盖起了房子,智障的秦普五没能力盖。“要不是孙家,说不定那时候就没他了。”村民宋立华说,孙希贤没丢弃他,带着他来到新家。“搬了地方我家磨坊不开了,当时也想把他送敬老院,他不愿去,赖着不走。反正就多一口人吃饭,不走就不走吧。”孙希贤说,自己的父母去世早,没享过福。“就当是自己家的老人养吧。”


孙希贤两口跟秦普五在街上乘凉,他们经常被秦普五的举动逗笑。本报记者 邹俊美 摄

成了家里“开心果”但麻烦也不断

让孙希贤没想到的是秦普五是个大“麻烦”,虽是“白住”,但智力低下的他脾气很大,时常让孙希贤老两口哭笑不得。“前几年麦收,我想把麦糠送人,他不同意,撂起了蹶子,离家出走。当时把我们急坏了。全家出去找,在村口河边找到他,怎么劝都不回去,从下午一直哄到凌晨两点,最后连蒙带吓才弄回来。”谈起这段往事,孙希贤无奈地笑道,“当时气得我犯了心脏病,家人赶紧给我送去‘救心丸’,我儿子都气哭了。他智力有问题,总不能不管他吧。” 


  孙希贤说,秦普五制造的小“意外”也不止一次。2013年冬天,在干农活的孙希贤听到邻居喊“你家房子冒烟啦”。他大步跑回家,一看是秦普五住的小屋冒着浓烟,孙希贤喊着冲进房间,把还在床上躺着的秦普五连拉带拽弄了出来,两人刚跑出来,火苗窜出窗户窜上房顶。原来是秦普五在床上躺着抽烟引燃了桌角。


“他看见着火不知道躲,不救他,非得烧死了。”孙希贤说,秦普五爱抽烟,今天烧坏鞋,明天点着被子,都是常有的事。“去年他吸烟把邻居家六棵碗口大的树给烧死了,邻居找家来了。没办法,我把家里种的几棵树赔邻居才了事。”秦普五跟村里孩子打架也被找上过家门。


“你听他自己在屋里敲打桌子玩呢。”孙希贤说,因为智力低下,秦普五有时举动像孩子。这个大“麻烦”也是家里的“开心果”。他经常拿着扇子给狗扇风,在街上乘凉时他会用手敲着凳子发出各种声音,逗得大家哈哈大笑。农忙回家逗逗他寻开心也成了全家人的乐趣。“从他家房后经过经常听到他们哈哈大笑。”一位邻居说。


孙义涛在给秦普五剃头发。本报记者 邹俊美 摄

父子接力,要给老人养老送终

孙希贤这一养就是30年,连秦普五的户口都落到了孙家。“家里的肉都给我吃,还给我买烟买酒。”秦普五说。孙希贤一家好素食,父子俩都不喝酒,但秦普五好吃肉还喜欢吸烟喝酒,孙希贤常买肉给他吃,烟酒没断过。“不过现在不敢让他多喝,午饭和晚饭给他喝二两。”在孙希贤的悉心照顾下,秦普五身体一直很好。听到谁说让他去敬老院,他就耷拉脸。“我才不去哩,在家挺好。”


虽智力低下,但是秦普五也懂得感恩。孙希贤说轮辈分秦普五叫他叔。每年过年,秦普五都起的很早,嘴里还念叨“俺给俺叔跟婶子磕头拜年”。他都80多岁了,我拉着不让磕,他不干,说‘一定得给俺叔磕’。”这让孙希贤老两口心里觉得暖暖的。


孙希贤悉心照顾无血缘关系的智障老人,对儿子孙义涛影响很大,他现在是孙庄村的支部书记,对村民很好,在村里受到大家尊敬。如今,父母年龄大了,孙义涛接过了赡养秦普玉的接力棒。“儿子也不嫌弃他,经常给他剃头发、洗衣服。生病了赶紧把他送医院。”孙希贤说,秦普五冬天经常鼻子耷拉到嘴边,他出去玩村民都嫌弃他,儿子从来没嫌他脏过。村里人看到他都喊他“憨普五”,孙希贤的孙子从来没这样叫过,一直很尊敬他。


“他喊我父亲叔,我喊他哥,早把他当成一家人了。现在我父亲跟他都老了,我尽我全力给他们最好的晚年生活,为他养老送终。”孙义涛说。


“不容易,村里多少自己父母都不养的,像他们这样对一个非亲非故的人这么好,少见。”村民宋立华说,秦普五现在是村上年龄最大的男性了,很多有儿女赡养的老人都没他活的年龄大。”

来源:齐鲁晚报

尊老爱幼,孝顺父母,是中华名族的传统美德,让我们为这对父子点个赞!↓↓↓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