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望沮丧,是最可怖之敌,须终生不许他侵入!

央视新闻 2018-09-19 15:10:53

他是著名思想家梁启超之子;他创办了清华大学建筑系,毕生从事古代建筑研究;他与林徽因的爱与情,被传为佳话。1972年的今日,梁思成逝世。读来自其父的谆谆教诲,一窥建筑大师的成才之路,愿你寻见指路的“明灯”。


《梁启超家书》

与思成书摘录

作者/梁启超


一九二七年二月十六日

你觉得自己天才不能副你的理想,又觉得这几年专做呆板工夫,生怕会变成画匠。你有这种感觉,便是你的学问在这时期内将发生进步的特征,我听见倒喜欢极了。

孟子说:“能与人规矩,不能使人巧。”凡学校所教与所学总不外规矩方面的事,若巧则要离了学校方能发见。规矩不过求巧的一种工具,然而终不能不以此为教、以此为学者,正以能巧之人,习熟规矩后,乃愈益其巧耳(不能巧者,依着规矩可以无大过)。

你的天才到底怎么样,我想你自己现在也未能测定,因为终日在师长指定的范围与条件内用功,还没有自由发挥自己性灵的余地,况且一位大文学家、大美术家之成就,常常还要许多环境与及附带学问的帮助。

中国先辈屡说要“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你两三年来蛰居于一个学校的图案室之小天地中,许多潜伏的机能如何便会发育出来?即如此次你到波士顿一趟,便发生许多刺激,区区波士顿算得什么,比起欧洲来真是“河伯”之与“海若”,若和自然界的崇高伟丽之美相比,那更不及万分之一了……

将来你学成之后,常常找机会转变自己的环境,扩大自己的眼界和胸次,到那时候或者天才会爆发出来。

我生平最服膺曾文正两句话:“莫问收获,但问耕耘。”

将来成就如何,现在想他则甚?着急他则甚?一面不一可骄盈自慢,一面又不可怯懦自馁,尽自己能力做去,做到那里是那里,如此则可以无人而不自得,而于社会亦总有多少贡献。





一九二七年八月二十九日

关于思成学业,我有点意见。思成所学太专门了,我愿意你趁毕业后一两年,分出点光阴多学些常识,尤其是文学或人文科学中之某部门,稍为多用点工夫。

我怕你因所学太专门之故,把生活也弄成近于单调,太单调的生活,容易厌倦,厌倦即为苦恼,乃至堕落之根源。

再者,一个人想要交友取益,或读书取益,也要方面稍多,才有接谈交换,或开卷引进的机会。

我是学问趣味方面极多的人……每历若干时候,趣味转过新方面,便觉得像换个新生命,如朝旭升天,如新荷出水,我自觉这种生活是极可爱的,极有价值的。我虽不愿你们学我那泛滥无归的短处,但最少也想你们参采我那烂漫向荣的长处。

凡做学问总要“猛火熬”和“慢火炖”两种工作循环交互着用去。在慢火炖的时候才能令所熬的起消化作用融洽而实有诸己。

思成,你已经熬过三年了,这一年正该用炖的工夫。不独于你身子有益,即为你的学业计,亦非如此不能得益。



梁启超,中国近代著名思想家、政治家、学者,一生培育五子四女,个个成才,其中梁思成、梁思永、梁思礼为中国科学院院士,“一门三院士”,这在中国家庭中极少见。这自然与梁启超的言传身教息息相关。



纪念梁思成

他的一生,只求耕耘,不问收获。


梁思成,著名建筑教育家、古建筑文物保护与研究和建筑史学家,广东省新会县人。戊戌变法失败梁启超流亡日本时,梁思成于1901年4月20日出生在日本东京,1912年随父返国。1923年毕业于清华学校,1924—1927年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学习研究世界建筑史。1928年留美归国后,创办了东北大学建筑系,同年与著名才女林徽因成婚,育有一女(梁再冰)一子(梁从诫)。


△1906年梁思成(左)与父亲、姐、弟合影于东京。

在抗日战争期间,他完成了中国人的第一部建筑史《中国建筑史》的写作。1946年创办清华大学建筑系,任系主任直到逝世,为中国培养了大批建筑人才。

1950年,梁思成领导清华营建系国徽设计小组完成了新中国国徽设计,于次年领导设计组完成了人民英雄纪念碑方案。

人民英雄纪念碑主面方案图。

1972年1月9日卒于北京,享年71岁。一生历经波折的他,始终记得父亲的忠告:“失望沮丧,是我们生命上最可怖之敌,我们须终生不许他侵入。”

〔拆掉一座城楼,像挖去我一块肉!〕

梁思成毕生致力于中国古代建筑的研究和保护,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为保护古建筑文物竭尽全力,立下不朽功绩。

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正是梁思成力挽狂澜,劝阻了美国空军对日本京都和奈良的轰炸,使得遍布于京都和奈良城内的古代建筑,在战火中毫发未损。为此,梁思成被日本友人称为“古都的恩人”,在奈良为他竖立起纪念铜像。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为保护北京的城墙、牌楼、北海团城等等竭尽全力。1950年,梁思成和陈占祥共同提出建设方案,力图完整留存北京古城。然而,方案未被采纳……梁思成痛心疾首,“拆一座城楼,像挖去我一块肉;剥去外城的城砖,像剥去我一层皮。

〔“梁上君子”与“林下美人”〕

梁思成与林徽因的婚姻,在梁启超看来是其“全生涯中最愉快的一件事”。

人们乐于赞叹这对学者伉俪浪漫的爱与情,却忽略了梁思成20多岁时就落下了脊柱与脚踝的终生残疾,一直穿着铁背心生活;忽略了林徽因在23岁时就被肺结核纠缠,后来不得不摘掉一颗受感染的肾脏。

△1931年梁思成、林徽因北京合影。

“思成是慢性子,一次只能做一件事,最不善于处理杂七杂八的家务。但这些杂事却像纽约中央火车站那些时刻到来的火车一样,从四面八方向他驶来。”1941年8月11日林徽因写下这段话时,“慢性子”的梁思成对付那些“杂七杂八的家务”已经好几个年头了。

1937年抗战爆发,梁思成随研究机构跋涉到昆明。1941年,又举家迁往四川宜宾李庄古镇。不久,林徽因的肺病爆发,卧床不起。乱世中夫妻二人患难与共、琴瑟和鸣。1955年,年仅51岁的林徽因驾鹤西去。往后数年,梁思成一个人在漆黑长夜品味无边的孤寂,身心俱疲。文/综合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新华网等



猜你喜欢




觉得不错请点赞

本期监制/李骏 主编/李浙 编辑/王若璐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