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10名黑老大被端 严打“村霸”地下出警队等黑恶势力【原创】​因为偷看苗家妹子洗澡

gh_0aad004d59ea 2018-03-28 11:38:04

【原创】因为偷看苗家妹子洗澡,我被她的五个哥哥追了九条街。

第0001章 有女晓晨


“嘿,美女,要不要来盒肌肤养颜胶囊,这可是我们苗家的独门秘方,每日一粒,三个月之内包你皮肤又白又嫩,脸上雀斑消失无踪,一盒只需要九十块钱,九十块钱,让你美丽常在,青春永驻,绝对是最划算的买卖,来吧来吧,一周之内不见效马上退钱…

啊,你不是女人,我草,不是女人你穿成这样?不过没关系,我这里还有男人需要的金枪不倒丸,只需要一粒,保证您雄风不倒,一夜御十女不在话下,绝对杀的对方片甲不留,而且全无副作用,一粒只需要十块钱,十块钱啊,一包烟钱而已…

什么?你不喜欢女人?妈拉个逼,你这个死人妖,老子最恨的就是你这种喜欢男人又打扮的很漂亮的伪娘了……”花都城内,最繁华的春熙路上,一名穿着西装,仪表堂堂的男子却背着一个破旧的大包,正站在路边向着过往的路人推销包里他所谓的苗家独门秘方,可是推销了整整一上午,却没有卖出一个东西。

不过他没有任何的郁闷,反而一脸的兴奋,只因为这条路上的美女实在是太多太多,虽然没有山寨里的那些姑娘漂亮,可是在于她们大方啊,你看看,现在不过是三四月份的天气,她们就穿上了几乎短到臀部的短裙,那白花花的大腿任你随便看,还有那半透明的纱衣,能够清晰的看到里面的胸罩,甚至有一些直接真空上阵,峰峦上的那点嫣红若隐若现,这对从小生活在苗寨的苗旭来说,简直就是人间仙境。

要知道,苗寨的那些阿妹全身上下可是包裹的严严实实,上一次为了偷看一个阿妹洗澡,他可是被阿妹的五个亲哥哥拧着弯刀追砍了三座大山……

哪里有现在这样舒坦,想看就看,不想看还是看,多好……

不过一想到苗寨,苗旭的心里就是一阵抽痛,那是一种钻心的疼痛,就好似有人拿着一把尖锥扎进自己的心脏,再狠狠的搅动一番一样,疼得苗旭的额头一阵冷汗直冒,更是一手捂住自己的心口。

艰难的掏出了一颗黑色的药丸塞进嘴里,那股疼痛才减轻了一些,等了一会儿,这才好了一些。

等到那一股绞痛消失之后,苗旭这才抬起手心一看,发现自己的手心竟然已经呈现出橙色。

苗旭的眉头微微一皱,这才多久的时间,这蛊毒竟然又深了一分?

这七伤绝情蛊也当真厉害,老头子给自己留下的药丸竟然难以将其压制,按照老头子的说法,七伤绝情蛊有七层,红橙黄绿青蓝紫,一旦自己的手心变成紫色,那自己将全身腐烂而死,到时候就算是神仙都难救了!

除非在此之前找到七灵圣蛊!只是这人海茫茫,自己该去哪儿找?

“救命啊,救命啊……”就在苗旭伤怀不已的时候,不远处忽然传来了救命的声音,也就是在这一刻,苗旭刚刚压下去的蛊毒竟然又有发作的迹象,只不过这一次和以往的疼痛不同,而是让他有一种悸动的感觉?

这竟然是因为有某种蛊和他体内的蛊毒引起了共鸣!

在这大都市之中,竟然也有人会蛊?一心想解开体内毒蛊的他如何肯放过这样的机会,自然是全速的奔了过去!

不过在苗旭赶到现场的时候,已经围满了一群人,听到他们在那窃窃私语,似乎是里面有一个人晕倒了。

而苗旭心中的那股悸动更加的强烈了,难道里面晕倒的那人体内有和七伤绝情蛊有关的蛊?七灵圣蛊?听说凡事被种下七灵圣蛊的女人都是大美女?

一想到对方也许会是一个绝世大美女,苗旭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冲进去来个人工呼吸,然后出现一段美丽的爱情故事,自己不仅抱得美人归,还一举解除了体内的蛊毒,这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童话里那些王子和公主的故事不都是这样讲的么?

在这里还有谁比这么英俊的自己更像一个王子呢?

不过看到前方密密麻麻的人群,背着一个大包的自己哪里挤得进去……

“哇,毒蛇,哪儿来的毒蛇……”趁着人不注意,苗旭从兜里掏出一条毒蛇直接扔在了地上,以另外的一种声音惊呼出来,口技,可是他从小就开始学习的技能之一!

“啊……”一时之间,刚才还围在一起的人群迅速的散开,好几名穿着百褶裙的女孩几乎是一蹦一跳的跳开,跳起来的时候,裙角飞扬,时不时的露出了白色的小内裤,看得苗旭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

看到周围逃散的人群,苗旭走上前去捡起了那条和真蛇一模一样的眼镜蛇王,很是疑惑的看了看,然后将其捡了起来:“刚才谁叫的,他妈的,这不过是一条仿真模拟玩具蛇而已,吓唬人呢?老子最讨厌你们这种欺骗大家的行为了……”一边说着,一边将那条蛇塞进了自己的兜里。

只有他清楚,这哪里是什么仿真模拟玩具蛇啊,这根本就是一条真的毒蛇,只不过是被自己控制了而已。

做好了这一切,苗旭这才转头看向了刚才呼救的人,顿时就再也移不开眼睛。

倒不是说晕倒的是一个绝世美女,相反,晕倒的可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妪,这个苗旭没兴趣,可是蹲在一旁呼叫救命的可是一个绝顶的美女啊。

一头乌黑的头发微卷,一张精致的不似凡人的脸庞,这可是比苗疆的那些姑娘还要精美,至少苗旭在她的脸上找不到任何的瑕疵,特别是此时担心晕倒在地的老者,眼中全是惊忧之色,看上去楚楚可怜,惹人垂怜。

不过真正让苗旭移不开目光的却不是她的脸庞,而是她的胸部……

女子穿着一件白色短袖,领口不算大,可是因为蹲着的原因,从苗旭的角度看去,正好能够透过领口看到里面的春光……

嗷呜……一直在苗寨长大的苗旭什么时候见过这等春光,一时之间几乎要仰天狼嚎……

不过最让他抓狂还是,他体内的七伤绝情蛊在这一刻跳动的更厉害,那是一种呼呼响应的感觉,难道这个女人的体内真的有七灵圣蛊?

自己竟然真的找到了?

只是怎么会在这样一个看似普通的女人体内?

而且还是如此漂亮的一个女人?

传说,竟然是真的?

……

白晓晨乃是花都女子一名普通的老师,今天是星期天,正好自己的姑姑从乡下来看望自己,就陪自己的姑姑出来逛街,可是哪里想到刚刚走出王府井商城,一群年轻人就直接冲了过来,将自己和姑姑撞到,姑姑当场就昏迷了过去,自己的手提包也被抢走,除了钱包随身携带外,其他的手机等都在手提包里面,无奈之下,白晓晨放弃了平日的矜持,喊起了救命。

很快,就围了一群人过来,有的打电话呼叫救护车,有的则是在一旁讨论怎么回事,可是还没有弄出一个结果,这一群人就“哗啦”一下全散了,然后白晓晨就看到了一条毒蛇出现在眼前,她的脸色唰的一下就苍白一片,对于蛇鼠一类的东西东西,女人有着天生的畏惧,白晓晨也不例外。

不过很快,一个家伙就出现在身前,随手就将那条蛇给抓了起来塞进了包里,还说这是什么仿真玩具?

白晓晨当时就松了一口气,还没有来得及向眼前的男子道谢,就看到他直直的盯着自己的胸口,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春光大露,怪不得刚才那么多人一直围在这里观看,原来自己竟然走光了……

“那个,你走光了……”白晓晨还来不及捂住自己的胸部,苗旭忽然已经指着她的领口说道,脸上一副羞涩的模样,似乎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

白晓晨当场就气得够呛,这王八蛋怎么就这么无耻?看了自己那么久不说,现在自己发现了这一点,他立马跳出来告诫自己,还做出这样一副羞涩的模样,他就不觉得害臊么?

正要讥讽几句,却看到眼前的男子夸张的跳了起来……

“哎呀呀,这位老婆婆怎么了?怎么睡在地上?虽然大冬天已过,可是现在天气也不算热啊,这躺在地上凉飕飕的,感冒了可怎么办?”

……

白晓晨白眼一翻,差点就要晕过去,什么叫睡在地上?自己的姑姑可不是乞丐,就算大夏天的,也不可能睡在地上啊,这怎么说话的?

就要怒斥这个家伙,可是却看到他忽然蹲了下来,一脸好奇的看向自己的姑姑。

“咦?她似乎晕过去了……”

……

白晓晨险些就要崩溃了,这不是废话么?只要是个人都知道她现在晕过去了。

“怎么晕过去的?”

白晓晨沉默,她实在不想理这个讨厌的家伙。

“算了,你不说我也知道,一定是被人撞倒,导致血气不顺,这才晕倒的?”看到白晓晨那冷漠的样子,苗旭毫不在意的说道。

“你……你怎么知道?”白晓晨睁大了眼睛,原本就够大的眼睛就好似两个黑色的宝石,一闪一闪。

“嘿,这不是明摆着么,她脸色苍白,这是血气不顺的表现,如今天气又不热,也不闷,会出现血气不顺的原因就只可能忽然遭受了撞击,这样的情况,我一眼就能够看出来……”苗旭一脸的得意,似乎自己已经变成了中医圣手。

“你能救她吗?”哪怕对眼前的这个男人很是厌恶,可是担心自己姑姑的白晓晨也是露出了期盼的神色。

“就这样的江湖郎中也能够救老太太,那太阳真的要从西边出来了!”这个时候,刚才散去的一群人又围了过来。

“就是,就是,小姐,你可不要被他骗了,我刚才已经打了120,医生马上就要到了,你再等等!”另一名戴着眼镜,一看就是斯文禽`兽的家伙更是凑上前来,隐藏在眼镜背后的眼睛直直的盯着白晓晨那丰硕的胸部,还有那玲珑剔透的身材,极品啊!

“这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苗旭却是看也不看这家伙一眼,直接朝着白晓晨说道!

“轻而易举?”白晓晨一愣?

“年轻人,说话可不要太狂妄!”

“是啊,是啊,这可是一条人命,不会看就不要逞能!”人群之中,立马响起了一阵议论的声音!

那名眼镜男更是直接蹲了下来,

“小子,你就算想要在美女面前挣点表现,麻烦也换个场合行不行?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那名眼镜男一脸的嘲讽,仿佛一眼就看穿了苗旭的伪装一样!

苗旭根本懒得理这个家伙,直接从兜里掏出了一根黑漆漆的像麦芽糖一样的东西放在了老太婆的鼻子前面。

然后就看到老太婆忽然张大了嘴巴,一口喷嚏喷出,还夹带着一块黑色的血块,不过那一直紧闭的眼睛却在这个时候睁开!

醒了?就这么醒了?

眼镜男傻眼了,那些议论纷纷的人也全部闭上了嘴巴,而白晓晨那本来就大大的眼睛更是睁得异常的巨大……真的醒了?

第0002章 传音之蛊


“老婆婆,您现在还有没有感觉到哪儿不适?”看到醒过来的老婆婆,苗旭一脸关心的问候道。

看他那焦急担忧的模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老太太的亲生儿子呢?

“我?我没事了,现在只感觉神清气爽,小伙子,刚才是你救了我吧?”老太太在白晓晨的搀扶下站了起来,看了一眼站在身前的苗旭,满脸慈祥的说道。

而这个时候,周围的人群,包括那名眼镜男都是识趣的离开!

“嘿嘿,这个谈不上救,老婆婆您刚才也只是晕倒了而已……”苗旭一脸的不好意思,还一手抓着自己的另一只手。

“呵呵,小伙子谦虚了,我这人老了,毛病也多了,一不小心被人碰一下就容易晕倒,今日要不是遇到你,我这条老命可能就得交代在这里,小伙子,谢谢你啊!”老太太满脸的慈爱。

“不谢不谢,救死扶伤,是我们每一个医生应该做的,对了,老婆婆,您的气血不是很好,我这有一种药材,您买回去泡汤喝吧,对您的气色大有帮助!”苗旭连连摆手,表示这是自己应该做的,然后一边说,一边从兜里掏出了一根黑漆漆,有着拇指粗细,大约二十厘米的东西,看那样子就好似树根一样。

“噢?有这效果?多少钱?”老太太眼睛一亮,抓过了那根黑漆漆的东西,开口问道。

“三千……”苗旭比出了三根手指。

“三千?你怎么不去抢?”原本就对苗旭有些不满的白晓晨当下就惊呼了出来。

“额,这位大姐,这可是深山老林的铁参,在普通的药店起码也是三四万的东西,我是看这位婆婆慈祥可亲,是个好人,这才便宜出让的,否则你以为我大老远的带进城里只买这点钱?”苗旭一脸的不满,似乎自己吃了很大的亏一样。

大姐?白晓晨当场就要怒了,她今年不过二十三四岁,看上去比这个家伙还要年轻,他竟然叫自己大姐?至于说自己的姑姑慈祥可亲,我看是慈祥可欺还差不多!

“你……”

“好了,晓晨,买下吧,这小伙子人不错,他不会骗人的……”白晓晨就要出声呵斥,却被老太太一口打断。

“姑姑……”白晓晨顿时就急了,他不会骗人?这丫的可是连神都会骗?这黑漆漆的东西分明就是一根树根,还说什么铁参,这不明白着骗人么?

“好啦,付钱吧!”不等白晓晨说话,老太太已经直接打断道。

“给……”白晓晨气得直跺脚,可是也不好违背自己姑姑的意思,只好冷哼了一声,从皮包里掏出了三十张百元大钞,递给了苗旭。

苗旭微笑着接过了白晓晨递来的百元大钞,这才注意到这个女孩子竟然极其的高挑,起码也有一米七五以上!

怪不得周围围了那么多人!

“呵呵,老婆婆,还是你人好,不会欺负我们这些乡下人,这铁参回去后一定要记得每天切上一小段泡水喝,一个月后,我保证您气血充盈,再也不会出现晕倒现象,若是没什么事情,我先走了!”苗旭笑了笑,他原本只是想着抬高价格,好还价,哪里想到对方竟然真的要买下!

“嗯,小伙子,多谢多谢!”老婆婆也是一脸的微笑。

苗旭当下不再多说什么,再一次看了白晓晨一眼,转身就走,反正千里传音蛊已经在对方的手中,倒也不担心失去对方的行踪!

“姑姑,你……”看到苗旭那逃也似离开的身影,白晓晨就气得直跺脚,她多少明白自己姑姑的心里,无非就是看那小子救他一命,买下这东西只是感激而已,可是就算是感激,也不用掏三千块钱吧。

那种可恶的家伙,给他三百块钱足够打发了。

“晓晨,你不觉得他很像两年前刚刚到花都的你吗?”不等白晓晨说完,老太婆已经接过了话题。

“他像我?”白晓晨当场就要爆发了,自己怎么可能是这样的人?

可是骤然想到了两年前刚刚来到花都的自己,似乎和他真的差不了多少,除了有着大学学历外,自己穿着甚至比他还要土,为了找份工作四处碰壁。

最后也是做了一件好事而认识了花都女子学院的院长,在这样的机缘巧合下自己才进入了花都女子学院。

现在想想,似乎真的蛮像的,只是自己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而他呢?

当他的这三千块钱用完之后,他又该怎么办?

忽然间,白晓晨竟然对苗旭有些同情。

“好了,走吧!”看到苗旭的身影彻底的消失在人群中,老太太轻声叹息了一声,他倒不是真是像白晓晨,反而像二十年前的那人,当年,那人也是背着一个大包来到了花都,若不是那人的帮助,或许,晓晨早已经夭折吧?

两人都不知道,不远处,苗旭正站在一个角落,静静的看着白晓晨那妙曼的背影,直到两人的身影彻底的消失之后,苗旭才缓缓抬起了右手,看到自己右手心依旧呈现橙色,只是那橙色似乎深了一点?就好似之前的红色一样?是错觉?还是?苗旭没有多想,身体轻轻的跟了上去,不管怎样,他离开苗疆已经这么久了,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能够让七伤绝情蛊产生悸动……

第0003章 美女房东


今天是星期一,天气异常的晴朗,可是白晓晨的心情却不如阳光一样明媚,原因无他,自己的姑姑在昨天返回乡下了,一想到姑姑她老人家一个人呆在乡下,她的心里就是一阵愧疚,自己应该更加的努力,争取早一点在花都买套房子,这样就可以把姑姑接过来了。

推着电瓶车从粉红公寓走了出来,看了看天空冉冉升起的太阳,白晓晨深深的呼吸了一口,那挺拔的胸部一阵起伏,然后骑着电瓶车朝着花都女子学院的方向驶去。

作为花都女子学院的一名正式老师,她相信只要自己肯努力,一定能够在花都这样的大城市买下属于自己的房产。

等到白晓晨的身影消失在马路的尽头之后,一名背着大包的男子从一旁的小巷走了出来,不是苗旭又是何人?

他并没有继续跟踪白晓晨,反正他已经找到了白晓晨居住的地方,也不担心她会从自己的视线失踪。

他已经肯定白晓晨的体内被人种下了蛊,虽然还不敢肯定就是他所需要的七灵圣蛊,但是能够引起七伤绝情蛊反应的蛊定然也是不凡蛊。

如今要做的就是先确定白晓晨体内的蛊是否是七灵圣蛊,若是,那自然再好不过,如果不是,那么也许也能够从中找到七灵圣蛊的线索,可是这需要时间,而且需要近距离观察。

最好的办法自然是和白晓晨住在一起,不过他们只见过一次面,饶是苗旭觉得自己帅得惊天动地,也不认为人家会让自己和她住在一起!

不过天无绝人之路,只不过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苗旭就已经打听清楚了白晓晨现在的情况。

她租的房子是一个套三的房子,另一个房客刚刚搬出去,如今房东正在招租,这简直为苗旭接近白晓晨量身打造,不过让他感到郁闷的是,房东招租的要求必须是女性。

这不是性别歧视么?

看了看自己那平坦的胸部,再看看自己英俊的面容,他实在不忍心去做一次变性手术,这会让多少女孩子伤心啊。

算了,先不管这些,先去看看再说,要求是死的,人是活的,总有办法解决。

他必须趁着白晓晨回来之前住进这套公寓,否则这针对性岂不是太明显了?

整理了下自己的容貌,确定自己已经帅得惨绝人寰之后,苗旭背着自己的大包,走向了那座公寓楼。

粉红公寓七幢七楼七号,这是白晓晨现在所居住的房子,房东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名叫林歆旋,原本是花都林家的千金,可是自从十年前林家的老爷子去世之后,林家的产业就迅速的败退,特别是她的父亲染上赌瘾之后,更是加快了林家的败退,短短十年的时间,原本庞大的林家已经自花都销声匿迹,就连现在的这套房子,也是当年林歆旋的母亲悄悄的给她买下的。

此时,在房子的客厅之中,一身职业套装的林歆旋正坐在沙发上,双腿并拢,不让春光外泄,可是那黑色的丝袜,那美丽的脸庞,那高贵的气质,依旧让客厅的四名男子目光留恋,恨不得上前将其狠狠揉獗一翻,特别是坐在林歆旋前面的那还算英俊的男子,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贪婪,可是他也明白,眼前的这个女人不是自己能够随便碰的,至少在大少玩过之前,自己不能够碰。

“林小姐,今天可是最后的期限了,你欠我们的一百万,是不是也该还了?”男子名叫李正东,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淡淡说道。

“我可没有借过你们一分钱?”面对四名男子的威压,林歆旋神色不变,嘴里冷冷说道。

“呵呵,你是没有借过我们的钱,可是令堂当初可是借了大少一百万,如今几年过去了,大少没有要求你偿还一分钱的利息,只是还个本金,难道林小姐也要为难我们么?”李正东依旧淡淡说道。

“我说过,我没有借过你们一分钱,谁借的,你们找谁还去!”林歆旋轻哼了一声,哪怕她现在已经不是林家的大小姐了,可是那股高贵典雅的气质依旧没有半点变化。

一想到自己的父亲,她心里就是一阵气愤,若不是自己的父亲好赌,林家怎可能败落到这等地步?

他倒好,输完了家产,还欠下了一屁股债,然后就这么撒手人寰了,留下自己和母亲相依为命,自己的母亲就是被那些债主活活逼死的,现在这些人竟然又找上门了,这让林歆旋很是愤怒!

“林小姐,父债子还,天经地义,你可不要给脸不要脸?”一听到林歆旋竟然让自己去找一个死人,李正东的声音也冷了下来。

“我是一个女人,不是谁的儿子,你找他的儿子去!”面对变色的李正东,林歆旋声音依旧是那般的平静。

“你……”李正东被气得够呛,这女人也太不给自己面子了,她还以为她是当初的林家千金吗?

不过一想到大少的嘱咐,李正东又强压下了心中的愤怒,反而在脸上挤出了一抹笑容。

“林小姐,其实我也知道你现在很困难,莫大少对此更是明白,我来之前他已经嘱咐过我,一定不要逼林小姐,他还说,若是林小姐答应做他的女朋友,不仅这一百万全免了,而且林先生当初所欠下的所有债务,他一个人全力承担?怎样?”

“做莫雨清的女朋友?”林歆旋一直不变的脸色微微变了变,更是抬起头来看向了李正东。

“是的,大少更是说了,若是您愿意,马上结婚也行!”看到林歆旋变色,李正东还以为她心动,当下继续说道。

至于他的心里,却是一阵冷笑,大少想要得到的女人,有哪个能够逃脱手掌,至于娶你?那是做梦!

“马上结婚?”林歆旋又问了一句!

“对,马上结婚也行,若是你不信,我可以马上打电话给他!”李正东微笑着说道,他明白,只要办好了这件事,好处多得是!

“告诉他,别痴心妄想了,就算是死,我也不会嫁给他!”林歆旋的声音忽然冷了下来。

李正东的脸色当场就是一变,就要发怒,客厅的房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然后就钻进了一个清秀的脑袋。

“请问,这里是有房屋出租吗?”

苗旭推开门,很是纯洁,很是小心,很是认真地问道……

第0004章 来自苗疆


李正东傻眼了,自己等人进来的时候不是把门锁上了么?

林歆旋也是一脸的茫然,这小子怎么进来的?

他又是谁?

“没有……”李正东很是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这个不知道哪儿来的混小子竟然打搅了自己等人的事情,要不是不想节外生枝,他真有一种让人将那家伙从这里扔下去的冲动。

“没有?不会啊,这上面不是写了么?出租房屋一间,租金面议,还是今早才贴上去的,怎么会没有呢?”苗旭一脸疑惑的说道,一边说还一边推开`房门,就这么走了进来!

他的五感极其敏锐,在外面的时候就听到了里面的谈话,原本正愁没办法住进来呢,现在上天赐给了他这样的机会,如何会放过?

至于这扇门,这样的门锁怎可能拦住他?

眼见这个小子就这么走了进来,李正东脸色是出奇的难看。

“我说了没有就是没有,这里不欢迎你,马上离开!”李正东已经动了怒意,冷冷说道,更是朝着自己的三个手下使了个眼色。

三名男子同时朝前踏出一步,就这么拦在了苗旭的身前。

“我是来租房的,又不是来做客的,欢不欢迎我有什么关系?再说了,你是这里的主人吗?如果不是,最好给我闭嘴!”苗旭丝毫不给李正东面子,一脸的不屑。

“你……”李正东怒了,除了大少外,这花都还没有谁敢这么对他说话,这不知道哪儿来的小子竟然这等狂妄,就要下令对付苗旭,林歆旋忽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我是这里的房东,公告也是我贴的,不过房子已经租出去了,你还是走吧!”林歆旋不是没有想过李正东想要对付自己,正是因为她想过,所以深深明白李正东一行人目的的她不想将其他无辜的人牵扯进来。

“租出去了?不会吧,这么快?难道你是租给这几个家伙?姑娘,不是我没劝你啊,这几个家伙一看就不是个东西,你租给他们那简直就是引狼入室,我看还是不要租给他们,租给我算了,为了你的人生安全,我愿意付双倍的房租!”苗旭一脸正气的说道。

林歆旋觉得有些好笑,这哪儿来的家伙,竟然为了自己的安全付出双倍的房租?还有这样的事情?

不过现场的气氛实在让她笑不出来,只因为李正东已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浑身上下更是散发出一股冰冷的杀气。

是的,那是只有杀过人才可能拥有的杀气!

这一刻的他是彻底的怒了,这个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家伙,竟然骂自己不是东西?就算是大少,也不可能这样骂他。

“给我丢出去!”李正东一指苗旭,冷冷说道,这个时候,没有人能够救这小子。

其实根本不需要李正东下令,他的几名手下早已经怒火焚烧,这个王八蛋,竟然干辱骂自己等人,这不是找死么?

李正东的声音刚刚落下,中间的一人瞬间窜了出去,对付这样一个乡巴佬,一个人就足够了。

林歆旋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样的地步,感受到李正东身上的杀气,她知道就算自己说点什么也没用,唯一希望的就是李正东还有所顾忌,不会当场杀人,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林歆旋趁着所有人注意力都落在苗旭身上的时候,悄悄的拨通了警局的电话,警局离这里不远,希望警察来得及。

这个时候,那名男子已经来到了苗旭的身前,直接一拳就朝苗旭的脑袋砸去,东哥的意思是将其丢出去,那么丢之前总要教训一顿不是?

就在男子的拳头即将砸在苗旭脸上的时候,苗旭的身体却是微微一偏,就这么避开了男子的一拳,然后很随意的伸出了右脚,那名男子充势过猛,也没有想到这个乡巴佬敢躲避,一个不慎,直接拌在苗旭的小腿上,身体失去平衡,“噗通”一声,摔了个恶狗扑食!

“这……不关我的事,是他自己摔倒的!”苗旭吓了一跳,身子朝后一弹,两手往前一摊,很是无辜地说道。

李正东怒了,这家伙,竟然敢戏弄自己等人,而其他的两人怒火甚至比李正东还要大。

“小子找死!”原本只是想要教训教训苗旭一顿,可是这家伙竟然还敢还手,当下一名叫啊寺的男子掏出一把匕首就朝苗旭冲了过去。

他跟着东哥也混了好些年了,什么样的风浪没有见过,手底下也有好几条人命,如何会将一个下巴老放在眼里。

也许这家伙有两下子,可是那又如何?在这年头,打架斗殴比的不是身手,而是谁更狠。

他还真不相信这小子能够有自己狠?

有前车之鉴,啊寺自然不会大意,所有的注意力都落在了苗旭的身上,几步之间已经来到了身前,顺手一刀就朝苗旭的肩膀扎去!

林歆旋脸色一变,显然没有想到李正东的人竟然这么嚣张,光天化日之下也敢持刀行凶,可是她不过是一个弱女子,如何救得了苗旭?

只有等警察到来,可是警察什么时候才能来?

“看我的化骨蚀心粉!”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苗旭大叫一声,身体骤然朝后一退,然后一把白色粉末洒了出来。

啊寺吓了一跳,前冲的身子本能的停住,可是苗旭的动作也快,而且那白色粉末整个的飞洒开来,如何躲避的是,顿时就是洒得他一身都是。

啊寺自然是本能的闭上了眼睛,哪怕明知道不可能是什么化骨蚀心粉,可如果是石灰什么的他的眼睛也受不了啊,可是当那些白色粉末洒在身上的时候,他却没有任何的感觉。

“额,不好意思,弄错了,这是普通的面粉!”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苗旭那让人发狂的声音响起。

至少啊寺是发狂了,可是他刚刚睁开眼睛,一只硕大的拳头就这么砸了过来。

“砰!”的一声,一拳砸在了啊寺的眼睛上,然后啊寺整个人朝后飞去……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