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邀请,万物都答应 E首诗大展之十一(苏贵沪)

诗刊社 2018-11-10 08:39:37

点击图片上方蓝字“诗刊社”,一起玩耍吧^-^


20146月,《诗刊》博客推出了“《诗刊》请你做编辑”活动,邀请网络上的诗友一起来为《诗刊》做编辑,推荐他们视野之内的优秀诗歌1-2首,并附简短点评。活动推出后,反响强烈,得到了广大诗友的热切关注和大力支持,成为诗歌界热议的一个现象和事件。《诗刊》9月号下半月刊“网络”栏目以半本刊物的篇幅刊登了此次活动征集到的优秀诗歌,得到诗坛的好评。20152期开始,在“《诗刊》请你做编辑”活动的基础上,我们在下半月刊常设“E首诗”栏目,继续邀请广大网友为《诗刊》荐诗,并按照作者籍贯的不同,每期征集三个省份的优秀诗歌。一年来,“E首诗”栏目打通了作者、读者、编者的界限,集聚广大网友的力量向《诗刊》输送了大批优秀诗歌作品,同时还体现出《诗刊》开门办刊的姿态,以及走入底层、走入生活、走入大众的方向。即日起,我们将在微信平台陆续推出这些诗歌,以飨读者。




入选作者:

韩  东  倪志燕  卞云飞  浦君芝

崔益稳  夏  杰  苏  扬  潘加红

非  斐  啊  呜  谭  洁  张阿克

赵卫峰  杨长江  钱  磊  杨汝洪

吴春山  朱永富  蒋  在  羊  羽

西  伯  糜  子  末  未  小  语

严  力  李  笠  顾雪莲  沪上敦腾 

路  亚  宗  月




乡村轶事

韩东(江苏)

 

必须保卫母亲,必须守护在她的身边。

必须是她的儿子,看上去也像两个儿子。

 

要让全村的人知道,他们家是两个儿子,没有女儿。

母亲虽然年轻,哥俩已经长大。

能挑两百斤重的担子,能制服任何一条大汉。

 

没事的时候,兄弟俩就在家门口练武、互殴,

必须鸡飞狗跳。但只要母亲的一声轻叱,

便立刻住手。

 

必须让觊觎寡妇的光棍绕着他们的破屋走,

兄弟之一会跳出院墙,提着铁锨猛追二里。

另一个兄弟则大声呐喊。要让全村的人知道。

 

必须掀翻那个提着点心来的小学老师,

骑在他身上,让他喊爸——

“爸,爸,你们是我的亲爸,是我祖宗!”

这样,他就不能再做他们的后爸了。

 

推荐语:韩东曾说诗到语言为止,我想主要应指语感(甚至即诗感)的重要,其实他的许多诗并非只到语言为止。(诗者老枪)

 

 

遇见

倪志燕(江苏)

 

邮差正往信箱派送早报

早报带来新鲜的资讯与消息

更多的事件还在发生,还将悄然改变某些花草

某些房屋某些人。邮差动作慵懒

许是昨晚看球太晚,对于我的经过

他毫无反应。其实他并不是我今天遇到的第一位朋友

在他之前,风发出邀请

朴树回应落叶,酢酱草报以摇曳

我把自己扔进它的辽阔

它陪我至树林,一切都在苏醒

开始享用清晨,蝴蝶,露珠

坐在悬林木下的老人,我所遇到的第三位朋友

他的小狗围着树木旋转如同漩涡

而他微闭双眼,也许他和我一样

“希望更深地沉入季节

成为一棵松树或一只驯鹿”

 

推荐语:倪志燕的这首《遇见》有着青草和露珠的清凉和葱郁之感。诗歌从跟邮差的遇见,延伸和拓展到自己与另一个世界的相遇,即朴树、落叶和酢浆草所构成的辽阔世界。诗就是一种现实结构,而作者的这首诗正是试图引领读者沉入这一现实结构。(纳兰)

 

 

想起祖父

卞云飞(江苏)

 

一个私塾先生、江湖郎中

用一生,去参悟一和一百,到底谁大

 

他穷尽一个世纪为自己修出个完满

临终前一天,俨然成了一尊佛

 

——双目失明、两耳失聪

像盏枯灯坐在那里

 

而那些正在屋外准备孝服的子嗣们

似乎,与他无关

 

推荐语:什么是参悟?什么是圆满?作者笔下的祖父无疑是执着而迷惘的,哪怕临终之时他在众人眼中像一尊佛。他长寿的一生给子孙带来什么?“准备孝服的子嗣们/似乎,与他无关”,确实无关,生命如此苍凉。只希望,祖父这盏“枯灯”能照亮人世与亲情。(梅玉荣)

 

 

过程

浦君芝(江苏)

 

冬天的一只麻雀,觅食时挪动了一点点

只一点点

被一张网罩住,整个过程不足五秒

 

天空讶异,它没来得及喊出声

风也变了脸色

另一只鸟雀像子弹,嗖地没了踪影

 

麻雀的扑腾开始悲伤。此时它陷入

一张网的王国,罩住了它头顶巨大的天空

也罩住了它一生的光阴

 

整个过程,只够它眨几下眼

 

推荐语:语言洗练,结尾恰到好处。写的是麻雀,反映的却是人生。诗人从细节入手,让人想象的空间巨大。(第七朵苇花)

 

 

乳房进城

崔益稳(江苏)

 

老母亲

随我入城定居

渐被岁月风干的乳房

遭晾衣架上胸罩热浪追杀

母亲和乳房在高楼间无处逃

又紧又闷比坐牢还要痛苦不堪

我十岁首次偷窥她乳房产生联想

将乳房比成苹果夺得作文比赛冠军

吃好住好玩好曾是我信誓旦旦的承诺

可如今无法舒坦安顿好她一双干瘪的乳尖

大姑妈二姨娘三表姐不觉步母亲后尘

大姑父死了大姑妈只得进城看孙子

二姨娘浑身是病随女儿进城打工

三表姐的拆迁款被犟儿一锅端

河脏了地卖了谁也回不去了

我抬头看雨中惨白的路灯

像长辈们迷途的大眼

像城市的乳房

在哭泣

 

推荐语:乳房是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感到最亲切的东西,可大家共同遗忘了它,似乎一谈乳房就是犯忌。然而,这首貌似“犯忌”的诗歌却戳疼了我。母亲和故土哺育了我们,又跟随我们来到以化学溶剂冒充奶汁的城市。那写成乳房模样的诗歌,就是我们无家可归也无处安放的恩情。(庞余亮)

 

 

庭院深深

夏杰(江苏)

 

扫帚不停打起哈欠

一盆水摇晃着,从梦境睁开眼睛

满口白牙咬断了黎明最后一点力气

 

或许,用尘土展开想象会比较好些

院子穿好了衣服

这些近乎隐匿的触角,使母亲飘出一天的图景

 

时光还是有些用处的

炊烟拔高了诸多的可能,谁的一声咳嗽

特制一股撒娇,使黎明增添一道皱纹

 

哦,皱纹

水中秀波,无数个动作挥洒

母亲的手上,垒起庭院

 

推荐语:这是一组很有质感的画面,透过一个小小的庭院,看似是母亲一天的生活写照,实际上写尽了母亲一生的辛劳。夏杰的诗有生活经验的精妙叙述,有心灵世界的细微漾动,也有对人性和爱的无限敬意。(孙方杰)   

 

 

暴雨

苏扬(江苏)

 

一定有很多的委屈和愤怒

装不下人间这个瓶子

干脆痛痛快快地倒出来吧

也好消除街道、商铺、楼群压抑的火气

让窗外那个担货的女子

有一些清凉的秋意

让马路四处横流的泪水

洗刷一下晒得灰暗的城市

 

最好不要撑伞

不要挡住这些潮湿的伤感和皱褶

 

推荐语:这首诗表达了诗人对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劳动者的同情心,也隐隐约约含着对一些丑陋现状的批判。(李克利)

 

 

屠宰

潘加红(江苏)

 

这一天迟早会来

一把弯尖刀的光芒

让一只绵羊的白暗淡

 

在肚皮处下刀,先掏出肠子

然后羊心羊肝,羊一点点被掏空?

 

胃里还有昨夜的黑麦草、苜蓿

甚至三叶草上的几滴露珠

它还活着

那么安静,即便几声叫唤

也那么柔软。直到痛苦

被分成无数的小块

 

推荐语:十行,不过百字。诗人干脆利落地完成了一次屠宰,一次生命的告别。冷酷中带着点惨烈。人各有志。诗歌也不必弯弯绕。高雅是诗,优美是诗,残酷也是诗。诗歌只有歌颂是让人怀疑的。十行即是一出戏。评弹艺人可以把这十行诗唱一个晚上,声情并茂,催人泪下。小说可以无限延长,而诗歌就这么利落,手起刀落,容不得矫情和哀叹。(刘季)

 

 

虚构

非斐(江苏)

 

唱戏的人在臆想中回到古代

回到清明上河图的摊贩和拱桥、河流

她小心翼翼

防止耀眼的白光中失足河水,失陷一个音韵包含的桨声

唱戏的人又仿若置身农耕社会一截后园

譬如大观园

她要周旋于凤姐宝钗平儿紫鹃的调笑和心眼

防止陷落于黛玉偶一颦眉

唱戏的人其实已经入戏,成为宝黛钗中的任何一位

沦为四百年王朝华盖下遮帘暗赌的一步棋

或如弃子落下泪滴

或因谎言呕干血淤。轻掩水袖,她甚至体验了晴雯的叹息和垂死!

 

推荐语:一直认为诗歌最佳的境界是人、景、情与深度的巧妙结合。在上述诗歌里我读到这些,读到现代诗歌带给我们的厚重与感动!(戚寞)

 

 

地图

啊呜(江苏)

 

每到一个陌生之处

我都会在某个锯齿上

割伤自己,割开泥海和沙田

过去和现在

一条鲜艳的鸿沟终于

让我不再是我

陈旧的部分

保持陈旧,倒下

变成小块陆地

每天接受海浪的冲洗

越发锋利

新鲜的部分将会永远新鲜

并通过凝视

压制出死亡的形状

可我已经在不断地死去

不断地扭曲身体

扭出锯齿纹

等到我比那线条更为窄小

才感到虚空即是疑问

 

“哦,地图,你可否显示

此刻我正站在哪里?”

 

推荐语:不妨将作者的“地图”解读为纵向的,以时间为轴的一幅地图,诗歌结尾的“拷问”同样带有了时间概念,此刻“我”正站在哪里?对于一幅人生的纵向地图来说,“我”永远都在当下。(了小朱)

 

 

虚构

谭洁(江苏)

 

阳光在玻璃窗前揽镜自照

无意中拉动手里的弓箭

把一枚枚金色的羽箭纷纷射入树林

一只奔跑中的兔子被穿透心脏

奄奄一息

同时被变成靶子的还有

一位双目失明的诗人

他突然看见泉水发出咆哮的姿势

忍不住用羸弱的双手

去抵挡着徒然发作的危机

一个男孩子推开了窗户

丢出一只纸飞机

诗人看见了

看见了

温暖的利器

像水滴落入铺满松针的土地

 

推荐语:用虚构的标题,来写想象的真实。在虚构中,一切成为可能,一切幽微、黯淡、琐碎,皆被发现和安排。诗人也以自身一颗良善敏感之心,让读者相逢诗歌和诗心的美好。(非斐)

 

 

垒到一半的鸟巢

张阿克(江苏)

 

垒到一半的鸟巢,仍在不断丰满

但并未巩固。垒巢的鸟儿一会跳上,一会

跳下。北风吹落一根巢上的枯枝,它就衔来两根

三根……衔来更多

 

冬日的杨树林,枝丫光秃。有的鸟巢巨大

有的,空空如也。一些鸟儿在天空游荡

像失去家园的孤儿

 

北风是一种势利的风,它带着隐形的匕首

专门刺挖穷苦者的筋骨。那只一直在忙碌的鸟儿

是不是当家的雄鸟,它是不是也有一个

娇小的女儿,或一个病弱的妻子

 

生活从来没有顺风顺水。上天劳苦活物的心志

连一只鸟儿都不放过

 

……垒,不停地垒。一个看上去牢固而完美

的鸟巢,也会浸透一只鸟儿半生的汗水

 

推荐语:写物也喻人,赞美持之以恒的有所追求者,这种有血有肉、丝丝入扣的表达值得欣赏。(诗者老枪)

 

 

乌江

赵卫峰(贵州)

 

这鞭子发自石峰

这鞭子无师自通,膨胀,变长

这鞭子正轻轻敲打谁的灵房?

 

这鞭子让人喜欢让人忧

这鞭子不讲道理又循规蹈矩,这鞭子

转来转去最后要凿进多少人心里去?

 

向往远方却永无发抵达!这鞭子

可能和很多人有染却只对一个人有恨

而这时它平静,倒挂在时间的半坡

 

让你凝望,让你想:那些浮萍、游鱼,那些羊

和羊的哭声,那些从此岸到彼岸的人——

最后去了哪里

 

推荐语:诗人以“鞭子”喻乌江,纵横古今,形神兼备,充满了内在的潇洒,充满了时间的重量和历史的沧桑。(李克利)

 

 

我害怕一切快的事物

杨长江(贵州)

 

我害怕一切快的事物

飞速的车子,总会发生一些事故

弓拉得越长,箭头吃进的光阴就越深

你绷紧肌肉,在刀尖上驰骋……

 

一些东西从高处落下来

呈加速度坠地,砰……沙尘溅起

我总被这样的声音惊醒

它们相撞,只因他们太快

 

他们太快了!有时会撞得粉身碎骨

我害怕所有这些快的事物

它们一旦选定目标,就开始飞奔

 

我害怕我们会撞上什么呢?

这些疾步前行的人们,我害怕他们

走着走着,就不见了

 

推荐语:身处“快”的时代,无孔不入的压力让一切事物飞奔,在“快”的生存语境中,“走着走着,就不见了”,就是我们的结局。此诗是对宿命的呈现,它揭开了这个时代的秘密。(罗霄山)

 

 

你去到了北方的秋天

钱磊(贵州)

 

你一定没读过这样的诗句

“北方是悲哀的!”。如果是深秋

如果是铁轨激荡的青春

那么这悲哀是你带着的

我的马匹。那空旷抓不住的世界

和近乎不存在的蓝,在我的诗歌里

有如尾随的身影,从风中

妄想了一个失败的战士

也只能妄想了……

你替我抚摸的城墙

倔强地对抗着自己的平庸

日渐消退的事不需要隐藏

你试图挪动他们的位置,锋利的阳光

洞穿了你,像雕刻一块纪念碑:

我们也去过相同的地方

是深秋的某个清晨,我出门收集露水

树叶等着汽笛吹响号令

你说,你去到了北方的秋天

 

推荐语:诗歌是最简洁的语言艺术。以这样的标准去衡量诗歌,优劣不言自明。年轻的贵州诗人钱磊,擅长用警句般的语言,构筑他的诗歌楼阁;奇思妙想在平静的诗歌叙述中逐渐推进;平常的语言有惊人之处,这些都是非常可取的。(黄山老岸)

 

 

美丽的羊群

杨汝洪(贵州)

 

我们是行走的花朵

今天开在山野、路旁

开在明媚的时光中

 

再过些日子

我们就进城了

开在一只只瓷碗里

开成你想要的模样

 

推荐语:这是可以回味的诗。浅入深出,招式不复杂,不咄咄,如玩太极,末了,让人恍然、慨然,这,是何种“美丽”?!(赵卫峰)

 

 

村野碑石

吴春山(贵州)

 

其实也就是一块石头

其实也就是一行断句

其实也就是一个人,最后指控

尘世的罪证

 

——起风了。不远处的庄稼地,亲人啊,正在劳碌

而白云悬浮于高处

唯恐人们抬头,遇见自己

 

推荐语:在茫茫人海中,其实什么都是,又什么都不是。然而,决定我们前行方向的,最终是我们自己。(万世长)

 

 

我们轻易原谅悲伤

朱永富(贵州)

 

我带着刚出生的孩子看她

教孩子喊她外婆

给她拔头顶的荒草

岁岁枯荣的斑茅草

是她多年之间生长的白发

轻易遮住生平

姓氏,简历

以及作为母亲苦难的一生

时间啊

还有什么不可能

她当初两岁的女儿已长大成人

就像她头顶的野草

我们一年年地拔

又一年年地长

我们轻易就原谅了它

就如原谅悲伤

 

推荐语:这是爱的根系,平常人的生活,平常人的事故。(万世长)

 

 

你把我含在嘴里

蒋在(贵州)

 

爸爸拖着花岗岩

在荆棘里升起了炊烟

我想借给爸爸一艘小船

把对他的爱都苦涩地含在嘴里

 

我点上蜡烛

逼迫着这张手掌  容纳其他的父亲

他点头同意了

他许诺的烛光  在深夜里

映照了我的母亲

 

我把我的内疚  都苦涩地含在嘴里

他埋下头说  女儿啊

你摸摸爸爸的下巴和额头

 

我伸出手

我把我的痛苦都羞涩地含在嘴里

 

有多少个海港能够迎接你

在哪一个温存的节日里

我能够从远方送给你一头山羊

 

我的父亲

这样的日子还能有多久

 

你把我含在嘴里  怕我化了

你把我放在手心里  我真的就飞了

你把土地的根须?

用来推开  教堂门外栅栏的沉默

 

你消融了我的声音

 

我忘了怎么叫你的名字  爸爸

你把这一头  我送你的羔羊

拴在了我不能找到的山上

 

于是

人类的眼泪和大海

都被我父亲含在嘴里

 

推荐语:一种挚爱却无法抵达的陌生推进感建筑了全诗。诗歌中情深犹如血液,浇灌着这位隐性的全人类的“父亲”。(爱松)

 

 

5月20号走过凤凰路

羊羽(贵州)

 

阳光被挡在叶子之上

一对挽着手的老人

佝偻着,步履蹒跚地

行走在5月20号

 

五月的凤凰路早就绿了

只是我今天才格外注意到

五十年后的一对老人

依然这么绿

 

干净的人行道是绿的

花白的头发是绿的

光阴是绿的

缓慢是绿的

 

推荐语:该短诗风格清新、朴素、细腻,表达了对美好人性的追求,生动刻画出一对老人相依相伴一生的浓浓亲情。(徐红)

 

 

城市

西伯(贵州)

 

在城市里生活,那些奔跑的出租

除了地点、电话和名称

剩下的都是一样的

变速,转向,走走停停

酒吧里,沙哑撕裂的声音传出

啤酒和夜空,和霓虹灯都是一样的

看不透

 

风从远处吹来,一丝凉爽

尘土飞扬,城市在夜里越来越远

但不影响,街边的人

吃烧烤,喝啤酒,说夜话、黑话

生活在城市里

居住,工作,吃饭,散步

甚至是微乎其微的爱情

结婚生子,都是一样的

 

推荐语:我们久久生活的城市,在年轻人的身体和内心都强加了一种雷同,相近,相似的生存状态。这首诗冷静,清晰,虚实化地思考与捕捉到了,这种人人都可以感觉到的俨然实质化了的城市状态,心理状态,命运状态。(覃才)

 

 

一只蚂蚁爬上我的头顶

糜子(贵州)

 

坐在草坪

一只蚂蚁爬上脚背

我用两个手指把它弹开

过一会儿,它又来了

爬上小腿

偶尔被汗毛绊倒

 

爬上膝盖

在这片不毛之地

它举起双脚

像举起一粒粮食

旋转,欢呼

 

我站起来

它爬过短裤背心

绕过汗水

像穿越湖泊沼泽

 

终于,我触摸到了

蓝天

白云

也不是那么遥远

 

推荐语:本诗以在草坪小憩的生活小场景作为切入点,体现了作者对生活的入微观察;以“蚂蚁”为意象,体现了作者对“人”于世界的谦卑态度,讴歌人类不畏艰险的向上精神。(新诗界)

 

 

抓春风

末未(贵州)

 

莫笑我,像一个疯子

在春天必经的路口

跳来跳去,抓空气

 

我是想赶在太阳落坡之前

多握住几绺春风

装进行囊里

 

当我们在星光下相遇

真的莫笑我

只有春风送给你

 

推荐语:很有穿透力的文字,如一场突如其来的骤雨,一下子就来了,一下子就惊艳了所有人,让人回味不已。(蝶小兔)

 

 

你藏的酱如此芬芳

小语(贵州)

 

眼前的颜色

在酒窖里被高粱滤过

翻砂的抖动

把日子风干得上瘾

 

在丽江高空盘旋的那只鹰

抹平峭岩抹平雪山

如提着夜色的猎者

把酱过的5年陈酿

一口干完

 

我在丽江总怀念开坛的九月九

盯着看

把“犟”捂着一点点变质

象来时敢说敢干的少妇

回去后羞涩成了

温顺少女

 

推荐语:有内在的力量。(郭思思)

 

 

器物上的闪电

严力(上海)

 

有幸在中国的古董市场

淘到了宋朝瓷罐上的彩虹

上面还隐约可见半截闪电

可惜文物倒卖者和专家们

都把它当作了裂纹

 

时间是有裂纹的

滑落进去的案子

形成了不少断代史

当入迷的考证者陪着

缺页的历史旧地重游

像我一样遇到这个瓷罐时

他们的专业一点也激动不起来

 

闪电是文学的视力

我知道今夜依然能看见

人性从时间的天空上

快速切入二十一世纪的地球

肯定会有某个国家的器物

在将来的古董市场上

被看出了当时的闪电

 

推荐语:无论是作为诗人,还是作为艺术家,严力的眼力是独特的,所以只有他把瓷罐上的裂痕看成是一道闪电,这道闪电是作者的视野与历史的某个瞬间相触相碰而迸发的思想火花。时间和历史这两个概念是值得玩味的,作为概念的概念,它们是具有自身的完整性不可破坏的,但如果加入人为的因素,概念的内涵就会发生质的改变,时间因而有了裂纹,而历史也必然形成了断代和缺页。但人性之上,裂纹、断代、缺页的部分总会在未来的某一天因为碰撞形成交汇点并迸发闪电般的光芒。(王妃)

 

 

重见童年的银河

李笠(上海)

 

银河向波罗的海一座小岛的松林倾泄

向我,一个五十四岁的男人

向寂静

向寂静中的逗留

向1967年上海郊外的一个秋夜

向母亲朝上伸出的手指:河这边最亮的那颗是牛郎,河那边……

一条喧嚣着垂挂的瀑布

仰望银河的母亲死了

在橡树下听见星星踏着马蹄的特朗斯特罗姆死了

死了,脆弱和哀伤的心

但银河活着,像梦

它在早晨太阳照射下的波罗的海里涌动:

“只要赤身走入,你就能回到母亲的体内!”

 

推荐语:这首诗极具镜头感和穿越感,随着诗意的递进,读者的目光跟着银河从远处的松林慢慢递进到“我”,然后深入到内心深处的“寂静”并逗留,从回忆中抬起的目光又再次被拉长,我们看到了1967年的母亲,看到了她对生活对爱情的憧憬……母亲死了,特朗斯特罗姆也死了,作者深爱的人一个个离开了他。而银河活着,这就是恒定的规律。生命与轮回,这首诗向我们揭示了深刻的生活哲理。(王妃)


 

那里

顾雪莲(上海)

 

一缕微风是蚂蚁的轻舟

最小的枝丫成了喜鹊的秋千

身体的裂缝里,坚持着

一个永不落叶的晚秋

时光也有伤疤

深处睡着流水的古琴声

果实不是风铃

却可以随风而响

影子随太阳走动,那是凉亭

在丈量自身的疑惑

每个黎明,一只珍珠雀孤孤单单地

飞往佘山圣母大教堂

它不知道啥叫朝圣

它可能只是喜欢周边的茂盛

那里,花朵素淡……

那里,虫声肃穆……

我每次匆匆经过那里

都能听到世界被无限放大

又突然缩小

 

推荐语:所有的修辞表达和诗意生成,都来自有温度的生活经验和有深度的生命体验。好的诗句应该卡紧语言和世界的接缝,它的生动在于挑起波澜并四下荡开,而不是戛然而止于意义的终点。此诗由宽泛而密集的意象暗示不断铺展,结尾时紧缩到珍珠雀和教堂的关联上。“我”的出现,让情绪的伏笔被突然照亮:世界被无限放大,又突然缩小。(徐俊国)

 

 

我们的黄昏

沪上敦腾(上海)

 

其实每一个黄昏都是一枚烧红的鹅卵石,

悬浮在紫红色的天空,不忍掉下来。

 

唯恐灼伤我们。我们不是我,

我们只是对彼此表达亲热的习惯称呼。

 

光的任性和消失丝毫不影响黄昏固有的旋律,

风吹拂身体,照样有丝绸蠕动的感觉。

 

我想对玛丽说声抱歉,玛丽已逝去,

我想对蝴蝶道声珍重,蝴蝶正在飞舞。

 

推荐语:在重建诗歌文化品性的过程中,那些触动了我们内心的有着强烈生命疼痛感的诗,永远是诗之根基,诗之正源,诗之最终的精神指向。该诗意蕴深刻,情感饱满,语言极具张力,短短几行表达了作者面对黄昏,面对这个我们共有的完满而又残缺的世界,一种难以排遣的恨惘惜别之感。(那片云有雨)

 

 

改变

路亚(上海)

 

花火刺眼,猛兽打盹

坐在仲夏夜之上

南面高楼,北面高楼

手腕上的伤痕在深陷的时光里闪耀

那时年少,难免固执、冲动

却爱得高尚

一朵野花就能解救

一颗毫无目的的涣散之心

当时间犁出一道道沟渠

死荫的幽谷,易碎的镜面

我一一走过

如今,干花也是花,腐叶也有香气

回忆是一笔越积越多的存款

我坐在这里,习惯了微笑

 

推荐语:路亚的新作里以前的干烈部分减少了,多了一份平和。也许是因为近期路亚病了,病了的路亚在适应了突然慢下来后的生活节奏后,豁然开朗,看到了时光劈开的世界里有令人沮丧的部分也有令人心存温暖和感激的部分,那就是美好的过去留给我们的精神财富。(王妃)

 

 

镜子

宗月(上海)

 

我一直想做这三个人,见什么说什么

直来直去,不遮掩,不夸张

先是小学老师,新生第一课

指着孩子们说,这娃要做官,那人是贼

另一个发横财,再一个吃军饷……

并以此分班。多年后

由木匠,接过那一片树林

即刻确认了一堆柴,几根梁,一把提琴

几口棺材,一座绞刑架

最后是猎人,对于奔豸乱闯,依痕迹,一一剔出

草丛里的斑蝶,逐渐长成的老虎

精于按摩的是苍蝇,善于刺绣的是蚊子

安排好它们的去处

扔下一句:镜中无新事

 

推荐语:以镜子为题材的作品不少也不多,这一首诗作却是够新颖另类的,值得一荐。(诗经-1234)

 

来源:《诗刊》201510刊下半月号“E首诗”栏目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