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要多大,女人才满意?

拇指书 2018-09-25 17:48:26


  七月流火,炙热的太阳像是停滞在沪海市上空一样,空气没有一丝波动,水泥路面的热气熏的路上的行人眉头紧锁、呼呼喘着粗气,男人们有的带着太阳帽和墨镜,女人打着阳伞,没伞的也拿着份报纸或书遮挡着阳光,东躲西藏。只有穿梭的车流与路旁一栋连着一栋的高楼大厦以及闪动着各式广告的电子大屏显示着这座华夏经济中心的城市活力。


  而此时沪海市火车西站巨大的侯车大厅里却人头窜动,中央空调一刻也没停止工作,吹出来的阵阵凉风转瞬间就被人海淹没吸收,没有舒缓人们那掩饰不住的委靡神色。


  一列高铁减速后缓缓驶入西站台,有候车的或是接人的人们赶紧走向入口和出口,打手机的打手机,举牌的把牌子举的更高,生怕漏掉要接的人。


  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走出自动门,冷漠的眼压根都没有去瞧一下那些密匝匝的寻人启示牌,他上身穿一件浅灰色的圆领短袖T恤衫,T恤衫上带着汗渍油渍,显得很脏,下身一条灰色的裤子,脚上一双勉强能分辨得出是白色的运动鞋;他1.75m的个头,头发长而凌乱,像是许久没有理发,脸型消瘦,皮肤有点黑,浓眉虎目,眼睛亮而有神,不怒自威,高挺的鼻子,嘴唇与下巴上浅浅一圈胡子,透露着一些耐人寻味的沧桑;右手两根手指勾着一个双肩包的包带,手腕上带着一只很厚的黑色精钢带机械表;包斜搭在后背上,脚下步伐均匀,身板挺的笔直,不见一些旅途的倦色,四周打量了一下,看了一下出站提示牌,跟着箭头的方向走出火车站。


  他叫云动,三十岁,刚刚从部队转业,是来沪海市找人的。


  站在火车站的外面,看着这个繁华新鲜却又陌生的都市,他犹豫了,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道路旁边一排打太阳伞下,有卖水果的,摆着冰柜卖冷饮的。


  他找了一个面相和气的大嫂,走过去问道:“这位大姐,去市区往哪个方向走?”


  那位大嫂看了他一眼,原本和气的脸上眉头皱了一下:“这附近都是市区,你说往哪个方向走。”


  云动苦笑了一声,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狼狈样,没在说话。看见旁边有卖地图的,问了个价,要十块一本,他犹豫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皱巴巴的纸币,都是十块二十的,大约有三百块左右,这是他现在的全部身家。


  抽了一张十块的,再次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递给了老板,拿了一份地图,打开地图,他抬手看了一下手表,抬头辨别了一下方向,然后在地图上找到了自己现在所在的位置,然后依照地图,向东边走去。


  来到马路边,低头又看了一眼地图,抬脚准备穿过马路,却听到一阵马达的轰鸣声,云动赶紧把身体一侧,一辆劳斯莱斯魅影堪堪在他的身边刹住,轮胎与地面摩擦发出“吱”的一声。


  车窗玻璃自动降下,一个年轻帅气的小伙伸出头来骂道:“MD,找死呢,玩碰瓷吗?”


  云动眼睛一瞪,想想又没吱声。


  车子副驾驶座上,一个肤色白净峨眉素颜的美丽女子冲着小伙说道:“小弟,别乱讲话,是你速度太快了。”


  小伙子扭过头去:“姐,你看他那样,就是一个乡巴佬,他是故意拿着这些东西玩碰瓷的,这些人,为了点钱命都不要的。”


  云动心下大怒,准备开口喝问,只听到那个女人说道:“人家到现在没说一句话,一直站在那,怎么可能是碰瓷的,行了,陪个礼,我们还要赶路呢。”


  小伙子大概觉得那女子说的有道理,就又转过头来,没好气地说:“哎,你,对不起了。”


  副驾驶座上的女人也对云动展颜歉意一笑,笑靥如花。


  小伙说完,扳动手杆,车子缓缓前行,发动机猛的轰鸣声,车子加速扬长离去。


  云动到现在一句话都没说,他扭过头,穿过马路,向市区走去。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他依照地图上的路线来到了阳铺区,然后便开始打听一家服装公司的地址,等他到了这家公司的大门前时,公司已开始下班了。


  云动赶忙走到大门边,碰见一个人便问:“请问郑筱晓在不在这个公司上班?”


  一连几个人都说不知道,云动没有放弃,等看到一个快三十岁左右的女人走过来时,他上前问到:“请问你认识郑筱晓吗?”


  这个女人看了他一眼,点头说道:“认识。”


  云动一听大喜:“她现在还在公司里吗?”


  “她不在公司里了,去年她就辞职了。”那女人回答到。


  “啊!...那请问你有她的电话或知道谁有她电话吗?”


  “你是...?”女人很警觉地问。


  “哦,我是他哥哥的战友,特地来找她的。”云动一边说一边拿出了一份退伍军人转业证。


  “好,我这有,但不知道还能不能打通。”


  说着她拿出手机,找到郑筱晓的电话,报给了他。


  云动点头表示谢谢,然后转身离去。


  他找到一个报亭,掏出一枚硬币,递给老板,说要打电话,当他拨通那女人给他的号码后,电话里传来“您所拨打的手机已停机”的声音,云动的心往下一落,抬头看看四周,这座庞大且陌生的城市,两千多万人口,该到哪里去找她哟!?


  低头微微一叹呢喃自语:嗨,兄弟,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去找她呀?


  天色渐晚,但夕阳的余晖仍在天边逗留,迟迟不愿离去,映照着这无法宁静的城市,路边的街灯亮了,天边依然是一片昏黄与残红;但街上的人流却不见一点稀少,还有穿梭的车流,灯光闪烁,汇成一条漫不见尾滚滚的钢铁火龙;街道边耸立及云端的摩天大楼也是光芒四射,映红了各自占据的一片天空,然后又结合聚拢,形成一个不夜的城市。


  云动漫步目的地游荡,这时肚中传出一阵空鸣,他找到一个路边摊,向老板要了一大碗阳春面,然后从背包中取出了一个水壶,灌了满满一壶开水,老板斜着眼睛不屑的看着他,心道:这又不知道哪刚来的打工仔。


  云动稀里哗啦地将这一大面条划拉进肚,打了个饱嗝,付了钱,向老板点头笑了笑,转身离去。


  向着灯火辉煌相反的方向,他低头缓缓而行,心里一直想着那个问题:怎么办?是留下来接着找还是回老家去?他不知道答案,这时他看到了一条小河,靠河边是一个公园,里面有石凳木椅,他感到有些累了,便找了个石凳,把背包放在石凳上当枕头,翻身躺了上去。


  仰望着夏日夜晚的星空,看着一片繁星点点,继续思考着,疲惫开始侵扰他的身体,迷迷糊糊的他渐渐睡去。


  “报告队长,六点钟方向,九点钟方向,发现阻击手,牛仔...牛仔牺牲了。”石头嘶哑地声音里带着哭腔,用手点指了两个方向的位置。


  “别哭,注意隐蔽,叫蜜蜂来。”


  云动俯身隐蔽好,透过山石的缝隙看着山下,一百多名武装份子手持各色自动武器,将自己小队所在的山头包围了起来,并接着岩石树木的掩护,正向山头扑来。


  “教官”。一条身影窜到了他的身边。


  “小蜂,马上呼叫枭龙,请求支援。”


  “枭龙、枭龙,这里是蜜蜂,这里是蜜蜂,请回答,请回答。”


  “蜜蜂,蜜蜂,我是枭龙,请讲。”


  云动一把拿过话筒,喊道:“枭龙、枭龙,我是鹰眼,我是鹰眼,情报是假的,情报是假的,这是个圈套,我们被包围了,对方有阻击手,已有两人牺牲,一人重伤,我们的位置是东经**.**,北纬**.**,请求支援,请求支援。重复...”


  “鹰眼、鹰眼,就地固守,就地固守,等待老鹰,等待老鹰。”


  “明白。”云动大声答道。


  他冲着手下队员下达着命令:“第一小组,靠着左侧那个山岩,挡住左边敌人的进攻,第二小组迅速构建防御工事,不要抬头,注意六点钟方向阻击手,工事完毕,阻击右边来敌,爆破组准备烟雾弹,通讯组注意与老鹰联系...。”


  下达完命令,云动拿起自己的88式,回身看了一眼牛仔与和尚的遗体,脸上肌肉一跳,俯身变换了一个位置,架好枪,眼睛透过瞄准镜,一点一点地寻找着目标,阳光耀眼,瞄准镜里白光一闪,云动果断扣动扳机,树叶一动,他知道,自己干掉一个。


  而这时一声尖锐地低声呼啸,身边的崖壁上,山石被打的掉落两块。


  云动凭着子弹轨迹,看向九点钟方向,第二组的工事也快建好了,而右边的敌人也靠的很近了,他们开始射击,几十条枪一起开火,子弹乱飞,猴子在工事后三个点射,干掉了对方三个,他滚动变换了一个位置,再次探出身子,又是两个点射,干掉两人,但这时呼啸声再次响起,猴子的身体探出的多了一些,左侧脖子被子弹穿透,血一下向外涌了出来,与此同时,云动发现了目标,再次扣动了扳机,瞄准仪里人影一动,扑倒在地。


  云动赶紧跳到猴子身边,伸手去捂他的脖子,可是血顺着指缝淌了出来。


  “涛子,给猴子止血,快。”云动回身吼道。


  猴子的口中也开始喷血,他忍着剧痛,缓慢地伸手掏出一张相片,云动一看,知道那是他妹妹的相片。


  猴子嘴里流着血含混地说道:“找....她。”说完之后便没了气息。


  天空里传来直升机的引擎声...“啊”,沿河边的街道上传来一声惊呼,声音清脆刺耳,把云动从噩梦中惊醒,他睁开了眼睛,但身体却一动也没动,缓缓地将手表移到眼前,两点零七分。


  竖起耳朵听,离自己大约十二米的地方,有三个人,其中一个发出低低的声音。云动慢慢地坐了起来,看了一眼声音来处,只见两条黑影正和另一条黑影拉拉扯扯,正向自己这个方向移动,而路边的那盏路灯没亮。


  云动站起身来,悄无声息地向那边靠近几步,背对着他的两条黑影丝毫没发现背后站着一个人,而那个被拉扯着的人看到了他,低低地呼喊“救命”。那是一个少女发出来的声音。


  正在将少女往公园里拉的两条黑影“嘿嘿”怪笑:“别出声,再出声,要你的命。”


  少女惊恐万状的眼睛看着云动,身体挣扎的更厉害。


  “放开她。”云动低沉地声音说道。


  两条黑影吓的一激灵,忙回身一瞧,只有一个人。


  其中一个歪着脖子冲着云动低声说道:“MD,滚蛋,少管闲事,不然宰了你。”


  另一个没有出声,一只手抓住少女的胳臂,另一只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攥在手中。


  云动懒得说话了,向前跨了两步。


  “站住,不然别怪老子不客气。”说完手往后一拽,明晃晃一把管制刀具指向云动。


  可是黑影人没有想到,他的刀刚指出来,云动已经动了,右手一伸,已经搭住了他的手腕,左脚一抬,踢中身后的黑影人的小腹,手里一个大回环,可惜黑影人没能完成动作,胳臂直接被他拧折了,“啊..”地一声惨叫,当时就晕过去了。


  这时少女已经脱离了两人的控制,赶紧往云动身后躲去,可云动又往前迈了一步,一脚蹬在坐在地上捂着小腹黑影人面门上,没有喊叫,直接给踢晕了,他手里的弹簧刀也跌落在地。


  这一切动作只用了三秒钟,少女仍然还双手抱胸蜷缩着身体惊惧地看着云动。


  “这么晚你去哪?”云动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


  “我...我和男朋友约会,吵架了,就自己...走回来的,我家就在前面的小区。”少女惊魂未定哆哆嗦嗦地说。


  “回去吧,朝有灯的地方走。”云动冲着她摆了一下头。


  “哦...谢谢”,少女向前迈了两步,又停住了脚步,回身问道:“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你在哪做事?”语气恢复了些平静,声音柔柔细细地。


  “不用了,我不是这的人,不属于这里。”云动抬眼看向河对岸那依然五彩斑斓的夜空。


  “谢谢,谢谢你。”少女弯腰做了个鞠。


  云动没在搭腔,示意她接着走,少女急急地向家的方向走去,不时后头看看他,云动默然注视着女孩离开自己的视线,然后回身来到两个晕死过去的人身边,抽出他们的裤带,然后一手拖一具,将两人拖到一棵大树旁,将两人困在了树上,用布包着拾起刀具,放在他们身边,这时经过一番折腾,胳臂断的那个哼了一声,将要醒转,云动伸手在他脖子上一掐,他又晕了过去,他给另一个也来了一下,保证他们不会一时醒过来,然后拿了块石头,在两人面前的地上写下——抢劫犯三个大字。


  做完这些他拎起背包,也离开了。


  云动,三十岁,豫州人,十岁的时候父母双亡,是家里亲戚和村里人帮忙将他养大,十六岁特招入伍,华夏特种作战枭龙大队教官兼第一中队中队长,枭龙大队直属中央军委总参谋部,应急处理各项事关国家安全的秘密任务,是精英中的王牌,因为一次战斗任务获得假情报,误入埋伏,指挥失利,导致作战小队三名队员牺牲,两人重伤,被上级严令追究,在老领导的周旋之下,最后被责令转业。


  他拿着自己的转业金和那张浸透猴子鲜血的照片踏上了他自认为的赎罪之路,先看望了两名牺牲战友牛仔与和尚的家人,把转业金都分给了他们,然后拿着猴子妹妹的照片来到了沪海,寻找猴子唯一的亲人,猴子叫郑新,妹妹叫郑筱晓,他们兄妹两人也是父母双亡,相依为命,饥一餐饱一顿的艰难度日,在他高中毕业之后,村里送他参军入伍,他便离开了妹子进了军营,几年后接到妹妹来信说她去了沪海打工,连着几年他很少接到妹妹的信息,那张照片是猴子当兵两年后他妹妹寄来的,他一直珍藏着。战友一起闲聊时他说起这个妹妹,心里很为她担心,不知道她现在过的怎么样了,一直说要去找她,可是还没等到假期,他就牺牲了。


  可是偌大的城市,人海茫茫,没有地址,没有联系方法,这该怎么办。云动伸手掏出口袋里的钱,数了数,二百九十八块,路费都不够,云动为难了。


  “找...她”,猴子死前眼中带着嘱托的眼神又闪现在他的脑海里。


  “猴子,”心中一痛。


  不走了,留下来,慢慢找,总有踪迹可寻。云动心里念叨:可是,钱不够自己吃饭的啊!MD,活人能让尿给憋死了!


  决心一下,云动再无犹豫,站起身来,看着开始放亮的天空,深深吸了一口气,大踏步地向前走去。


  找了个早点店,吃了几个馒头,喝了碗稀饭,吃过以后,他沿着宽阔的街道四处观察,这条道路旁边少有店面,都是一家家的装着电动门的公司大楼。


  云动沿着街道一家家的看着,在主干道与一条分支道的交叉口,一家公司的门楼前的墙壁上,招贴着一张招聘启事,上面写道:招收门卫一名,男性,年龄五十岁以下,月薪两千元....


  他抬头看了一眼公司招牌,科珑生电子工业进出口公司,大楼很气派,十几层高,大理石外立面在朝阳映照之下耀耀生辉,显得朝气蓬勃。


  现在是早上八点,门口只有一名保安在晃荡,他知道这些大城市公司上班是朝九晚五。


  于是他走到大门前,冲着那名保安喊了一声:“嗨;兄弟,打听个事。”


  那名保安看了他一眼,然后晃晃悠悠地走到他的面前,懒散地问道:“哎,啥事?”


  云动很客气地问道:“我想打听个事,这个招聘人招了没有?”


  “哦,还没呢,这不,我现在给顶班,替它看大门呢,NND。”他随口答道。


  说完他眼珠一转,问:“怎么,你有兴趣?”


  云动点了下头。


  保安正为自己顶班做门卫的事感到心烦,门卫工资低,许多人看了一下,转身就走了,问都不问,所以空了好多天了,今天看到有人找来应聘,一下高兴了起来。


  “哦,人还没来,你等一会,人来了我喊你。”然后他又打量了他一眼说道:“哎,我说大哥,你这样可不行,看你那样,拉邋拉遢的,你进来,那里有个卫生间,你去洗一洗,收拾一下。”


  云动看了看自己,是觉得有些不堪入目,冲着那保安感激地笑笑,然后走进了大门。


  他在卫生间里洗了洗,把自己收拾干净,然后换了一件汗衫,把头发拢拢,对着镜子看看,比刚才好多了。


  走出来,遇见那名保安,有说了声“谢谢”。那保安看着他,笑了:“这样还行。大哥,你多大,有五十没有?”


  云动一阵气结,头发没理,胡子没刮,就能看出有五十来?


  “没呢,我才三十岁。”


  保安疑惑的看着他,一脸不信,伸手掏出了香烟,递给他一支,他一摆手:“谢谢,不会。”


  “哎,我说你叫啥?”


  “哦,我叫云动,这位兄弟贵姓。”


  “还贵姓,免了吧,我叫王智。”


  这时公司门口开始有人进来上班,王智用遥控器打开了电动门。一辆一辆的私家车开进大院,下来的都是打扮整齐穿着时尚的帅男靓女,各个器宇不凡或是姿态万千的走进了大楼。


  一辆劳斯莱斯魅影出现在大门口,云动觉得眼熟,细看之下,正是昨天差点撞上自己的那辆。


  云动用眼扫了一下,是昨天坐在副驾驶位置上那美丽的女子开的车。


  车子经过王智与云动身边的时候,王智举手敬礼,那女人眼睛一瞟,看到了云动,心中感到奇怪:咦,这不是昨天那个打工的吗?


  车子没停,直接从身边开过,绕去大楼后面。


  一会又一辆车开了进来,王智拉了一把云动说:“喏,汪专员来了,我带你过去。”


  车子停下,从车上下来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大约二十五六岁,带着发箍,身穿职业套裙,眉清目秀,活力四射的样子。


  “汪专员,”王智拉着云动走到这女人身边:“汪专员,这是今天早上来应聘门卫的,我把他带过来你看一下。”


  “哦?”汪专员上下看了云动几眼:“行,跟我来吧。”


  云动再次感激地向王智点点头,然后拎着背包跟着汪专员上了楼。


  来到她的办公室外,她指着一件小会客室说:“你在那里等一下。”


  云动点了点头,便在会客室门口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过了十几分钟,她拿着本子笔和几张表格走了过来,把他带进了会客室。


  两人相对而坐,汪专员问道:“大叔今年多大了?”


  云动咳嗽了两声,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说:“我今年三十岁。”


  汪专员猛地抬起头,再次上下打量了他两眼,眼里满是疑惑。


  “身份证带了吗?”


  云动拿出了自己的身份证,她拿起一看,真的是三十岁。


  她摇了摇头,心里说:这些乡下人,这么显老。


  “你以前是干什么的?”


  “转业军人。”


  说完云动又递上了转业证。


  汪专员更加感到惊奇,拿起转业证左看右看,没有找到破绽。


  “你第一次来沪海吗?”


  “嗯。”


  “来打工?”


  “找人。”


  “哦!那门卫的应聘条件你看了吗?”


  “看了。”


  “你同意这样的条件?”


  “嗯,但要给个住的地方。”云动的回答总是简单明了。


  “行,门卫室是两间,里面就是住的地方,但不大。”


  “无所谓,能睡觉就行。”


  “那好,其他的我就不问了,你把这个表格填一下,签上字。”


  云动很快的将表格填好,递给了她,她看着表格上苍劲有力非常漂亮的行书,深感惊异。


  “你在这等会,这是门卫的职责,你看一下,一会就告诉你消息。


  云动点头,拿起门卫职责看了起来,汪专员转身出门。


  又过了十几分钟,一个三十岁左右相貌冷艳的女人和汪专员一起走了过来,汪专员指着云动对那女人说:“就是他。”


  那女人再次要来云动的证件,查看了一番,然后点头说道;“行,就他吧。”然后转身离去。


  汪专员冲着云动说:“主管同意了,你应聘通过了,什么时间你能来上班?”


  “现在就可以。”云动答道。


  “那好,你先到我办公室,有些钥匙要交给你,另外明天还要去派出所备个案。”


  “行,我不懂,你安排。”云动答道。云动打量了一下这间门卫室,它本是一间房间,中间隔段,靠门的这边开了一扇窗户,摆着一张桌子,一把椅子,桌子上面放着来访人员登记簿和一部电话抽屉里有电筒、工具等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里面房间有一张床,被褥席子俱全,还有一张小点的桌子,桌上摆着一台电视机和几个杯子,桌边放着两个水瓶和一个电水壶,墙角立着一个铁皮文件柜,看来是坏了,以前的门卫拿来放点东西,打开一看,里面是空的,墙壁上挂着一台旧空调,看来也是被淘汰下来的,装在了门卫室,遥控器就在桌上,云动试了一下,还行,能制冷。


  外面的桌子上放着一串钥匙,还有刚刚王智交给他的遥控钥匙,一张公司内部食堂餐饮卡,一张刚做好的胸牌,这就是自己的职责和权利了。


  再次环顾四周,云动笑了笑;这算临时安定下来了,环境还不错。过惯了军营简单生活的他一点也没觉得这里的简陋,甚至可以算有点奢侈了。


  他想到:现在好了,能落脚,就可以慢慢来,一有空就去打听,街道办,派出所,总会有消息的,等找到她,看她过的怎么样,如果过的不好,就帮她一把,日子过的不错,有能力养活自己,就去告诉猴子一声,算是对他有了交代。


  到了里间,云动把自己背包里牙膏牙刷毛巾衣服书等东西拿出来,放进了柜子的上层,还有一双高帮牛皮军靴,放在床边。


  伸手再拿,入手的是一把带着黑色牛皮刀鞘的D80虎牙格斗军刀,这是和尚的,刀把上刻着一个“何”字,和尚姓何,叫何上林,战友们喊着喊着就喊成了和尚,刀是自己向大队长要来的,大队长没说话,默默地给他了。


  看着刀把上的字,心底一酸,用力地眨了两下眼睛,强忍住了,把它塞进了柜子下面一个有锁的抽屉,又拿出一串佛珠,颗颗佛珠磨得发亮,相似有些年头了,还散发着幽幽的香气,他用一块丝布将佛珠包好,连着几个小盒子,也塞进柜子里去,最后拿出来的是一个黑色精钢护腕,这是牛仔花了好多心思替自己打的,老牛家几代都是铁匠。


  他拿在手里轻轻合上锁扣,护腕光滑锃亮,延边一圈铆钉头,均匀的分布着,摩挲了一下,也放进了柜子,锁好柜子,钥匙放进了口袋,这些就是云动的全部家当了。


  中午他找到王智,请他代自己看一会,说自己去理个发,刮下胡子,王智很爽快地答应了。


  等王智在看到他时,吃了一惊,他理了个平头,胡子也刮干净了,消瘦的脸上白净了一些,人精神了许多。


  王智调侃地说:“云哥,你这把胡子一刮,可成了个帅哥啊!还是那种貌似经历过沧桑的帅哥,现在的小姑娘最喜欢的一种,都说这样的男人是有故事的。”


  云动冲他笑了笑:“我就一门卫,帅有什么用。”


  “哎,你可别这么说,在沪海,什么事都有可能,碰见一个喜欢你这样的富婆,她能把你包养了。”王智有板有眼地说道。


  “包养我,呵呵,我能养活自己,要别人养我干什么。”云动随意地说着。


  “也就你干,门卫,两千块钱,在沪海,怎么能养得起自己!”王智撇了撇嘴。


  “公司管中饭,还管住宿,门卫还有六百块夜餐补助,等于我吃住全免,白得两千块,怎么养不起自己。”


  “得,算我白说,你一个人美去吧。”


  到了下班时间,云动站在门口,打开电动门,等车子一辆一辆的开出去,人全走光,才关上电动门,拿着那串钥匙向大楼走去,迎面碰到王智。


  “明天不是我的班,所以后头见了。”


  王智今天终于不用顶班了,心里很高兴,哼着歌冲云动挥挥手,骑着一辆电动车离开了。


  云动走进大楼,从顶层开始查看,然后向下,逐层检查。刚下来到了第十层,就看见一间大办公室里亮着灯,云动走过去看了一下门上的科室牌,是“总经理室”,他伸手敲了敲门。


  “进来。”里面传来清脆柔和的声音。


  云动推门进来,看到一个女人正坐在一张很宽的老板桌后对着电脑敲打着键盘。


  “哦,你好,我是新来的门卫,下班了来检查楼层,你要出去的时候喊我一声,我好锁门。”云动说了自己的目的。


  那女人停下手中的活,抬起头来。云动一看,正是昨天和今天都碰到的那个开着劳斯莱斯幻影的女人。


  “哦?是你,你怎么进公司来了?”


  “我是今天早上来应聘公司门卫的,今天才上班。”


  “哦,今天来的。昨天不好意思,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你忙,下来的时候喊我一下就行了,我在看看其他楼层。”云动说完就退了出来,出门的时候还看了她一眼,心中疑惑,这个女人大约二十五岁左右,就是总经理?


  他一层一层的去检查,确定没人了,这才回到了门卫室。之前已经知道公司是没有晚餐的,他就先买了几袋方便面,准备当晚饭,口袋里的钱吃这个混半个月应该问题不大,下个月头就发工资,能顶过去,他心里盘算着。


  水烧开了,拿着从食堂领的不锈钢饭盒,撕开面的包装,对上水,盖上盖,等着,这时院子后面传来发动机的声音,魅影缓缓地向门口驶来,云动用遥控打开电动门,可车子在门口却停了下来,那女人下了车,走到门卫室的窗边,冲着云动笑了笑说道:“你是昨天才来沪海的吧。”


  云动点了点头。


  “昨天我小弟态度不好,请你原谅。”


  “你昨天已经道过歉了,不需要再道歉。”


  那女人盈盈一笑:“我们昨天才见面,今天你就来公司,好巧啊!你贵姓?”


  云动淡淡地笑了一下点了点头:“免贵,我姓云,叫云动。”


  “哦,我姓沈,叫沈凝。”


  “你是公司的总经理?”云动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问道。


  “是呀,怎么,不像。”沈凝谑笑道。


  “不是。”云动略显尴尬地笑笑。


  她眼睛瞄了一下桌上,看到了饭盒里的方便面。


  “门卫晚餐不是有补助吗?你怎么吃这个?”


  “要到月头才发。”云动解释了一下。


  “哦,好的,我下班了,你可以锁门了。云师傅再见。”沈凝看出他的窘境,很客气的招呼了一声。


  云动没有说话,点了下头,招了招手,魅影便驶离了公司。


  他吃完面,收拾好饭盒,然后拿着电筒,再次上楼,检查完毕,下来锁上门,绕院子转了一圈,没有异常,回到了门卫室,关上门,躺倒床上,想着事情,连续十多日的奔波让他有些疲倦了,人昏沉沉地,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清晨五点,云动准时的从梦中醒来,站起身撑了个懒腰,感觉精神气爽,体力全恢复了,穿戴整齐,拉开门,走到院里,打开了大楼的大门,去洗手间洗漱完毕,这时天微微放亮,已经能看清街上行人的面孔了。


  云动活动一下身体,感觉不太得劲,很多天没活动了,他看了看门口,这时城市的街道上开始有不少人在行走了。


  云动不想惊世骇俗,他昂头看了一下这幢大楼,想到了天台,楼顶门的钥匙也在自己这,想到这,他回屋拿了钥匙,走上了大楼的天台。


  云动是豫州人,那是华夏的武术之乡,从小他就随着父亲和村里人一起练习武术,他自幼聪明伶俐,一学就会,并且能融会贯通,举一反三,深得大家的喜爱。


  后来父亲在工地出了意外不幸身亡,母亲悲痛过度,两年后也去世了,自己就孤苦一人的生活,全靠村里和乡亲们施舍,慢慢度日。


  他家村子后的山上有座小庙,里面有个老和尚,法号了然,经常来村里化缘,看到云动一人生活的艰难,就将他带到了庙里,收他做了徒弟。


  了然老和尚有一身的好功夫,收了云动之后自然倾囊相授,云动跟着学了六年。


  他十六岁那年,乡里征兵,村长见他孤单一人,没有经济来源,就问他远不愿意当兵,云动征得了然的同意后,便当兵入伍,一去就是十三年。


  了然老和尚在云动走后第五年头上病死了,云动回了一趟村子,收敛焚化了尸骨,然后大哭一场,带着一串师傅戴了多年沉香木的佛珠回了部队,之后就再没有回去过,一直呆在部队。


  这么多年功夫一直再练,几天不动,浑身难受,所以一有时间他就要动一动。


  他伫立凝神遥看东方,晨曦一抹,映照着天边的云霞,它努力收敛着自己的光芒,等待那最耀眼的迸发。


  云动双脚并立,两目低垂,似合似闭,气运周天,然后缓缓而动,一套太极拳轻缓流畅,左圈右圆,或刚或柔,或虚或实,变幻莫测,虚空灵动,完整一气,没有丝毫钝断,令人美不胜收。


  待到气回丹田,呼吸匀称,云动睁开双目,眼神中精光一敛,恢复常态。


  休息片刻,他又打了一套少林罗汉拳,这套拳虎虎生风,生气勃发,行如流水,快如疾风,拳光幻影之中尽显品味醇厚的华夏武术文化。


  收招立式,全身舒松,云动长出一口气,目光远眺,东边的朝阳再也无法控制它的矜持,轻轻一跳,登时霞光万丈,普照大地。


  而在离此不远一栋大楼的一个落地玻璃窗背后,一双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这个全身正沐浴着夏日朝阳活力四射的男人和之前的矫健的身姿,脸上充满着好奇。



戳下面的阅读原文,查看更多未删减版内容!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