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奇缘》:尽挹西江,细斟北斗,万象为宾客

i青春 2018-09-16 23:41:15



    总角年齿,常常听外婆讲起,我出生在母亲去海滨度假的途中。母亲说,我是见过大海的,可惜,我却一点也回忆不起来。垂髫幼时,常常在厨房拉着母亲的围裙,缠着母亲听她讲起海风在沙滩上徜徉,鱼儿在海水中畅游,时不时有水鸟在戏浪,沙滩上随处可见贝壳、海螺、海星星,穿着短裤的儿童在奔跑、嬉戏……那时候仿佛海浪声就在我耳畔,甚至连迎面吹来的晚风,都处处夹杂着大海的气息。孩提时,每个知了在高高的榕树上徒劳恨费声的夏夜,母亲都在葡萄架下给我读一段童话,《格林童话》、《天方夜谭》、《伊索寓言》……那时候我最爱听的,莫过安徒生的《海的女儿》。那时候的梦里,常常浮现出小人鱼微微垂下、羞赧的面庞,那忧郁的眼神逼迫我常常在梦里续写着童话,以改写小人鱼的命运和故事的尾声。

丹麦童话《海的女儿》

    六岁的时候,我开始熟读《唐诗三百首》,从唐诗中捕捉大海的身姿:从王之涣的“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到汉乐府的“百川东到海,何时复西归”;从《行路难》中令人振奋的“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到《春江花月夜》里勾勒描绘的“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那时候的梦里,海就像触不可及的镜中情人一般,缅邈而迢睇,圣洁而深邃。作为生命的起源之所,故而就像壁画上的圣母一般圣洁;又因无尽藏般的浩淼无垠,就仿若是穿着蓝莹莹的丝裙又披了面纱的女神。

张若虚《春江花月夜》

    十岁时候,我买了《游遍欧洲》,努力地追逐着北欧名都哥本哈根的点点滴滴。如果说哥本哈根是北欧女神的一弯柳眉,那么小人鱼雕塑无疑就是眉心痣一点。美丽而忧郁的小人鱼静静地守候着古老都城度过东海扬尘的沧桑变故,凝睇着那海水般的忧伤眸子,仿若那些古老的传说、迷人的童话就像精灵一般在浪花飞溅的旋律中转动着舞步;寒暑假时,我每天都痴迷着《Discovery》,兴奋地在屏幕上阅尽大海的柔靡的媚姿,那时候的梦里,常常化身鱼儿畅游海底,走访着水下古城,甚至还有早已沉没大西洋海底的“姆大陆”——阿特兰蒂斯。

如果说哥本哈根是北欧女神的一弯柳眉,那么小人鱼雕塑无疑就是眉心痣一点

    豆蔻年华之时,我终于在秦皇岛将万里晴空、十方碧波尽收眼底。从古朴的小镇漫步,五六十米就可以看见天与海的交界处。碧水与蓝天的结合,就像是碧玺与翡翠的完美镶嵌。我终于见到了海。云朵勾勒出了柔和而可爱的线条,更衬大海的波澜壮阔。尚未走到细细的沙滩,就先聆听到了大海的呼吸声——轻重缓急,一呼一吸都恰和自己的心跳合拍,仿佛是海要借你的心跳来吐露她的七情六欲。踩着松软软而带着太阳体温的沙滩,不知不觉地竟踩上了浪花朵朵。东临碣石有遗篇,浪淘风簸自天涯,秦皇魏武投鞭断江、扬鞭东指的非凡魄力就是如此吧?那一个下午,横亘在咽喉的,是建安名篇《观沧海》——“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澹澹,山岛竦峙。树木丛生,百草丰茂。秋风萧瑟,洪波涌起。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高中时最喜欢的英汉互译的世界名著是海明威的《老人与海The Old Man and the Sea》。作品围绕一位老年古巴渔夫,与一条巨大的马林鱼在离岸很远的湾流中搏斗而展开故事。这篇小说于1954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里面有句话印象很深:“Everything about him was old except his eyes and they were the same color as the sea and were cheerful and undefeated.(他身上的一切都显得古老,除了那双眼睛,它们像海水一般蓝,是愉快而不肯认输的。)”故事中的老人圣地亚哥这个人物身上所折射出的品质恰是作家海明威最为欣赏的。海明威不仅描写了老人的坚强意志,而且用了大量篇幅来描写老人的内心世界,那就是对真诚的友谊和世界美好事物的向往。老人把大海想象成一位美丽仁慈的女性,把飞鸟、游鱼、海风和浪花看作是朋友,甚至是大马林鱼,老人欣赏大马林鱼的智慧和毅力,把它当作一个伟大的敌人,大马林鱼被鲨鱼群分食了后,老人又为马林鱼的死去而难过。合上《老人与海》,生活中的人也应当如此,不屈服于命运,无论在怎样艰苦的逆境中,都该凭着自己的勇气、毅力和智慧进行奋勇的抗争。



《老人与海》讲述了一位古巴老渔夫与一条大马林鱼在离岸很远的湾流中搏斗的故事。


    就像《埃及王子》中说的:“这一定是个奇迹,当你相信的时候,尽管希望如此脆弱,但也不能轻易扑灭。谁知道什么是奇迹,你可以成就,当你相信的时候,你就会成就。”

    成年后,曾经有过一段昏暗低谷的时日,因为种种压力和病痛,几度自暴自弃、消沉萎靡。那时候,我去图书馆借阅了高尔基的散文诗《海燕之歌》(又名《海燕》)。海燕在暴风雨来临之前,常在海面上空飞翔。文章按海面景象的发展变化分成三部分,描绘了海燕面临狂风暴雨和波涛翻腾的大海时的壮丽景象。高尔基通过对海燕在暴风雨来临之际勇敢欢乐的形象的描写,反映出1905年俄国革命前夕急剧发展的革命形势,热情歌颂了俄国无产阶级革命先驱坚强无畏的战斗精神,预言沙皇的黑暗统治必将消亡,预示无产阶级革命即将到来并必将取得胜利的前景。

    许多年后,每当我遇到困难、克服困难、大步流星向前的时候,脑海中总回忆起当初在图书馆中看到的海燕与乌云搏斗的场景:    

    “雷声轰响。波浪在愤怒的飞沫中呼叫,跟狂风争鸣。看吧,狂风紧紧抱起一层层巨浪,恶狠狠地把它们甩到悬崖上,把这些大块的翡翠摔成尘雾和碎末。

    “海燕叫喊着,飞翔着,像黑色的闪电,箭一般地穿过乌云,翅膀掠起波浪的飞沫。

    “看吧,它飞舞着,像个精灵,——高傲的、黑色的暴风雨的精灵,——它在大笑,它又在号叫……它笑那些乌云,它因为欢乐而号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