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三十载,马瑞芳对话八七版红楼梦导演王扶林

喜马拉雅FM 2018-09-28 07:19:42




马瑞芳:红学大家。一生致力于《红楼梦》研究与中国古典文学研究。

王扶林:八七版电视剧《红楼梦》导演。


从1987到2017电视剧《红楼梦》走过了整整三十年。三十年回顾过往,由红学大家马瑞芳对话红楼梦导演王扶林,我们看看作为经典的八七版红楼梦,在拍摄当年,发生过哪些有意思的故事。



陈晓旭像林黛玉,可会说刁话



马瑞芳:您是怎么样对贾宝玉和林黛玉两个人都一见钟情?


王扶林:先说这个林黛玉吧。林黛玉是鞍山话剧团的一个学员,她当时十七岁。会写诗。我怎么会知道她呢?鞍山有一位作家叫陈玙,现在已经故去了,是《夜幕下的哈尔滨》小说的作者。他到陈晓旭家里跟她爸爸聊天,说中央电视台现在要拍《红楼梦》了,我看你女儿可以去试一试。于是陈晓旭就把她的一张照片,是一张挂历上的这个照片,还有她写的诗给我寄来了。


寄来之后我一看,有那么点意思,岁数也可以,而且林黛玉是会写诗的,林黛玉的诗应该是在《红楼梦》里写的是最好的一个,她的《葬华词》是脍炙人口的。如果这个演员连一点诗人气质都没有的话,恐怕演这个角色是不行的。我就回了一封信,我说现在还没到选演员的阶段,如果有兴趣的话,到北京来一趟,来一趟如果我觉得你合适,你就先回去,等最后定演员的时候,定了你,你的全部旅差费我给你报销;如果最后没有选上你,那么对不起,您自费。



她来了。来了之后啊,你想,十七八岁,还不到八十斤。那天她来的时候是下雨,还打着一把伞。我唯一对她不满意的呢,觉得不够漂亮,林黛玉好像还应该美一点,但是她的气质、她那个感觉,那个身体的瘦弱,八十年代找这样的青年,太少了!一个一个都是膀大腰圆的,当时。找这样的这个曹雪芹笔下的林黛玉,太少了。


最后通过学习班对她的了解,我发现她真是个林黛玉,她生活里面就是林黛玉,说话非常损,人非常聪明,嘴是净说刁话,给别人起绰号,取笑别人。有一次出了个主意,让史湘云出了个大洋相,逗得大家直乐,把史湘云气死了。看了越剧电影之后,给人一个感觉,她就是那么一个文弱的、多病的,这个身世很苦的、寄人篱下的这么一个小姑娘。


但是林黛玉有很多方面,比如说“雅谑补余香”,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之后,在宴席上出了很多洋相。第二天这些姐妹们在这个潇湘馆,这个惜春在那儿画,画昨天的一幅画,刘姥姥出洋相的画。那么这个林黛玉就给它起了个名字,叫“携蝗大嚼图”。就说把这个刘姥姥比作蝗虫,结果笑得大家钻到桌子底下的、捂着肚子的,反正一塌糊涂。那个李纨说她,“你又说刁话了。”这林黛玉净说刁话,她是这么一个人。曹雪芹笔下的人物啊,他不是好了就是好,坏了就是坏,人物是扁的,他是既有这个方面、又有那个方面。她又智慧、又可怜、又多病、又尖刻、又有那种寄人篱下的那种凄苦、孤独感,都有,她是一个好生生的人。因此我们要表现林黛玉的话,必须全方位的、全面的来表现这个黛玉。我觉得陈晓旭身上有这个特点。



贾宝玉试妆就为坐趟飞机



马瑞芳:欧阳奋强是怎么着?我听说是穿着一双拖鞋去的?


王扶林:是的。我们第一期的演员学习班办完了,角色也确定了,唯独没有贾宝玉。有人说,哎呀,算了吧,就女扮男装算了。我说,贾宝玉是男的,他虽然喜欢在女儿堆里混,但他是男人有女人气,不是女儿有阳刚之气。他必须是男人,因为这个女人一扮贾宝玉啊,她的姿态、她整个的体型都给人的感觉不舒服。后来找来一个戏曲学校的男孩,不是很理想。我们到了序集已经拍完了,贾宝玉在哪儿还不知道呢,你说怎么办?我当时呢,只能请副导演们尽量再去选吧,我就上了峨嵋山,去找片头的那块石头。


爬到峨嵋山顶上又到了金顶,那个时候很困难了,花了两天时间才到了金顶。下来金顶山,到了宾馆里头,有人敲门进来了,是欧阳奋强。



欧阳奋强正在拍戏,从外景回来。在家里看到邓婕给他留了一张条子,说某某导演现在在哪儿住着呢,他想见你,希望你去试试贾宝玉。他也没有怎么准备他就来了,拖着个鞋敲敲门就进来了。


我一看呐,有点贾宝玉的意思,他也没洗脸,头发是个秃头,穿了一个汗衫,拖着个鞋,穿个短裤就来了。当时他是峨影厂的一个演员,我一看呢,有点门儿。从他的资历来讲,他拍过一两部电视剧,另外他在戏曲学校待过,在四川的戏曲学校大概学过一两年,有点戏曲的底子,同时是个娃娃脸,岁数也差不多,二十岁左右。但是这样重要的角色,我是不敢当时就拍板的,我说请你到北京去试试妆。实际上我就是请台长们共同来定一定。


他呢,莫名其妙地要到北京,他说怎么去啊?我说坐飞机去。他非常高兴,答应了。后来前几年吧,在哪一次中央台那个电视节目里头跟观众见面,他说当时我为什么去啊?我不是冲着贾宝玉去的,因为我没坐过飞机,这是公费旅游。我去坐一趟飞机来回,这多好啊!结果没想到呢,一去化完妆之后,大家说还就是他了。就是这么个情况。



关于电视剧的删减



马瑞芳:我看新版(李少红导演)的《红楼梦》,他前两集太虚幻境、甄府小荣枯拉的阵线都比较长。我记得咱们以前聊天的时候您说过,老版曾经拍过一些前面的东西,后来都剪掉了。怎么回事?


王扶林:我们花了很大力气,跑到了四川的青城山去。搭了非常别致的,又有野味、又有这个书生气的那么一个亭子,让冷子兴演说荣国府。拍了好几天,但是最后你们没看到,给删掉了。为什么呢?这也是有一段故事。


大概是在84年春节,春节晚会之后我们台长说,春节晚会之后啊,这个节目还得往高峰上拔。上什么呢?最新鲜的就是《红楼梦》,拿五集出来。台长下命令,不能不拿呀,赶紧剪,那个时候还没有拍完呢,就剪出这五集,播了。


播完之后,看完了序集跟第一集之后。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这三人没出现,净是什么贾雨村、甄士隐,什么一僧一道等等,他不爱看。


我就回想我当年年轻的时候看《红楼梦》的时候,我是前五回不看,从黛玉进府开始看,觉得才有意思。那前头红学家分析来分析去,说前五回是小荣枯,是全本小说的一个缩影,整个小说是大荣枯。小荣枯是大荣枯的缩影。这贾雨村跟甄士隐他们的身世正好是体现了荣枯轮换,是一个哲学观念。甄士隐是从荣到枯,贾雨村他从一个穷秀才最后受到甄士隐的接济,考中了,做了官回来了。正好相反,最后甄士隐是被一把火烧的家破人亡,出家去了。


这预示着贾府的衰落,人事无常。红学家是这么分析,但是观众你看甄士隐、贾雨村,他不感兴趣呀,你怎么办呢?冷子兴演说荣国府在那儿瞎摆活儿,薛宝钗家里又是怎么样,贾家又是怎么样,说了半天观众不感兴趣,来信说《红楼梦》不怎么样。正式播的时候,我们接受了这个教训,就把前面这些内容压缩成半集,看到你感觉枯燥了,要想走的时候,黛玉进府了,亮了,心情开朗了,观众被吸引住了,是这么一个过程。


所以你光听红学家的不行,马瑞芳说你这个应该怎么拍怎么拍,不行的,还得考虑观众。所以周扬就讲过一句话嘛,红学家的话要听,也不能全听。马老师做红学研究、三国的研究、聊斋的研究,我绝对是粉丝啊。但是要拍电视剧,要怎么把它变成人物形象,她得听我的。所以没办法,有这么一个变化。现在你们看到的是半集甄士隐、贾雨村的小荣枯,到了第一集的当中,黛玉就开始进府了。那个冷子兴演说荣国府舍去了。




最想演贾母的丈夫


马瑞芳:我现在请问王导一个王导应该想得到的问题,您是一个《红楼梦》的大导演,在《红楼梦》当中你最想当谁?


王扶林:我最想当贾母的丈夫。


马瑞芳:这个观点和我派给英达的角色是一样的。新《红楼梦》的选秀我是山东的总评委。那天开选秀大会的时候,我和英达坐在这儿,演员们都过来了,怎么都看着不像园子里的人呢。完了英达就问我,你认为我可以演《红楼梦》里的谁?我说你想演谁?他说我就想演荣过公。你觉得我可以吗?我当时敷衍他,我说也可以吧,你演荣国公。他在新《红楼梦》里面演的冷子兴,那天我们在选秀的时候,英达没有吃饭。有人给他送来一个汉堡包,他把脑袋埋在桌子底下,咔碴一口咬断了1/3,我说英达你的角色换了,不演荣国公了,演焦大了。王导想演荣国公和阎崇年的想法完全一样,阎崇年也要演贾母的丈夫。



八七版红楼梦到今天已经三十年。我们回顾经典电视剧版本的时候,也不忘回到曹雪芹的原著经典。这个夏天开始,马瑞芳老师以曹雪芹《红楼梦》前八十回为纲,以章回体为本,为大家百解红楼梦。



听听大家怎么说:


马瑞芳讲的《红楼梦》,直,爽,好玩。

                                                                             ——知名学者易中天


她之论证深邃,有说服力;她的论证“有趣”,通俗易懂好交流,她在学术界立了一个“开放”的学术之风。

——中宣部原副部长、著名文艺评论家翟泰丰 


我拍完《红楼梦》之后才知道这个《红楼梦》的深浅,马瑞芳出的一些古典名著,包括《红楼梦》的许多著作,我都是主动问她要来看,收获很大。看她的讲座是享受,没一句废话,也没一个多余的字。

——87版电视剧《红楼梦》导演王扶林


__________


精品推荐

一个包容世间百态的万花筒

一个折叠多舛人生的命运魔方

一部集古典文化大成的旷世奇书

听马瑞芳品读《红楼梦》

扫描二维码试听订阅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立即订阅

马瑞芳品读《红楼梦》

点击“阅读原文”,可以试听哦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