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在黄河里捞了一具女尸,竟然成了我的妻子……

剪刀心 2018-10-07 15:06:13

      黄河全长约5464公里,流域面积约752443平方公里,发源于中国青海省巴颜喀拉山脉,途径九个省份,最终在山东注入渤海。


  黄河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母亲河!


  从高空俯瞰,九曲黄河如同一条蜿蜒盘绕的巨蟒,说不出的神秘和壮观。


  千百年来,黄河除了壮观之外,它为人津津乐道的事情是波澜壮阔的黄河水下藏着的无数不为人知的秘密。


  我们这一带流传着一句话说从黄河里捞出来的不干净的东西都要扔回河里去。


  八几年的时候,我们这边有人在河里捞上来一个生锈的铁盒子,当时跟他一起在河里捞沙的人就劝他这东西不干净,让他把铁盒子扔回到河里去。


  可是那个人并不听从建议,他把铁盒子打开了,盒子里面有一把古代少女梳妆用的雕花铜镜。


  铜镜雕工很精致,而且上面还镶嵌了玉石。


  那个人以为自己捞到宝了,拿着铜镜回了家给他老婆看,夫妻两都很高兴,准备去找鉴宝专家鉴定之后就把铜镜卖了搬到城里去住。


  当天晚上一起捞沙的人就把这个事情告诉了村长,他说这个事情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过了,村长听了之后赶去找那个人,结果发现夫妻两都死在了家里吃饭的桌前,嘴里塞满了碎碗的瓷片。


  九八年发大水的时候也发生过一件奇怪的事情,传闻有一天晚上下大暴雨,打雷闪电的,有人看见河面上浮出了一个类似潜艇的东西,可是黄河里怎么会有潜艇呢?


  那个人正要仔细看的时候,突然之间,天上响了一个惊雷,然后就看见河里面飞起来一条卡车大小的超级大鱼,大鱼撞击在了潜艇身上,哗啦一声,大鱼和潜艇都钻到水里面去了。


  那个人当时吓得不行,后来说给别人听也没有人信,最后传的厉害了,我们这一带的人就都知道了。


  反正九曲黄河,我们这一段最邪,这是公认的事实。而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在我身上也同样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事情,我觉得我可能是唯一一个知道大鱼撞击潜艇真相的人。


  我叫李铁柱,我家就住在九曲黄河段一个叫大王村的地方。


  小时候,爷爷说等我长到十八岁就给我娶个媳妇儿。


  那天,我刚好十八岁。


  下午的时候,村子里来了一个算命的老头。


  因为他穿的邋遢,而且还口出狂言,大家都叫他老疯子。


  我从他身边经过,他突然拉住我说道:“娃子,今晚,你爷爷会去黄河里捞一具女尸给你做媳妇儿,你可千万不要跟这具女尸结亲,不然,后患无穷喽。”


  “哪儿来的老疯子,瞎说什么呢!”


  老疯子的话音刚落,村口传来了爷爷的声音,我抬头看去,爷爷手里提着猪肉,阴沉着脸快步走了过来,二话不说,猛地推了老疯子一把,冲着老疯子吼道:“老疯子,你再乱说话,我割了你的舌头!”


  “不敢,不敢。”


  老疯子陪着笑脸回答,爷爷弯腰捡起地上的泥块砸在了老疯子身上,骂道:“滚!”


  “哎哟。”


  老疯子挨了打,一边往村外跑,一边回头看我说道:“娃子,我今晚就借宿在白庙村村口树林破庙里,晚上你要没地方去,你就来找我吧。”


  “你这老疯子,说的什么浑话!”


  爷爷吼了一声,拉住我便拽,说道:“娃子,走,跟我回去。”


  回到家,爷爷把我推到屋里去,拿了锁链把我锁在了屋子里,自顾自去厨房收拾锅碗烧火做饭。


  我坐在床上哭,心里怕的慌。


  爷爷向来胆大,是黄河上的一个捞尸人,可能是爷爷捞尸抬价损了太多的阴德,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淹死在了黄河里。


  爷爷怕我也死在黄河里,打小就不让我靠近黄河。


  捞尸这一行本来就要和死人接触,非常触霉头,爷爷脾气又古怪,村子里都没多少人愿意和爷爷接触,爷爷因此经常一个人喝闷酒,喝醉了就扯着我的衣服跟我说话。


  爷爷说黄河里那人害死了我的父母,不过爷爷并不怕他。


  有时爷爷也把我当成那人,揪着我的衣服冲我吼道:“来啊,你杀了我啊!”


  可是,小时候的我并不明白黄河里全是水,怎么会有人住在里面呢。


  天色很快黑了下来,爷爷做好了一桌子的饭菜,走到房门外面敲了敲门,冲我说道:“柱子,爷爷出去一趟,不许偷吃桌上的饭菜,知道了吗?”


  “爷爷,你要去哪儿?”


  “爷爷去给你找媳妇儿。”


  爷爷的声音越飘越远,最终离开了院子。


  我突然想起下午老疯子给我说的话,难道爷爷真的要去黄河里捞一具女尸做我的媳妇儿?


  想着,我心里越来越害怕。


  后来,爷爷回来了,打开锁链走进屋里来,我抬头一看,顿时吓了一跳,爷爷背上果然背着一具女尸,那女尸的身子湿漉漉的,散发着淡淡的鱼腥味。


  我看着爷爷背着女尸闯进来,连连后退,身子抵到了墙上。爷爷进来后,竟然直接将那女尸放在了我的床上。


  “爷爷!”


  我大叫一声,爷爷回头皱眉看着我,说道:“怎么了,爷爷给你娶个媳妇儿,你难道还不开心吗?”


  “爷爷,她是一具尸体!”


  “胡说,她是你媳妇儿!”


  爷爷拿出了他的威严,指着我厉声说道:“你要再敢胡说,我就用藤条打死你这个不孝子!”


  我吓哭了,蹲在地上不敢说话。


  爷爷走了出去,过了会儿,夹了菜,端了米饭进来说道:“我等会儿要和客人喝酒,你就在屋里吃饭,不许说话。”


  放下饭菜,爷爷出去照样用锁链锁上了门。


  我看了一眼桌上热气腾腾的饭菜,想着屋子里躺着一具女尸,哪儿还有心情吃饭。


  躲远了,我害怕地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女尸,那女尸还真是漂亮,鹅蛋脸,柳叶眉,鼻梁高挺,两靥羞红,皮肤白皙,上身是粉红色的流氓兔短袖,高耸的峰峦似乎要撑破衣服,下身是短到膝盖的牛仔短裤,露出两条如葱般白嫩的长腿。


  “来来来,喝酒喝酒。”


  外面传来了爷爷的声音,我吞了吞口水,偷偷躲到门后透过门缝去看,爷爷一个人坐在桌旁,喝酒吃菜说话,旁边并没有别人。


  心里一惊,爷爷在跟谁说话?


  爷爷喝醉了,倒在了桌上。


  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女尸,我实在是不愿意跟一具尸体呆在一起,小声叫道:“爷爷,爷爷!”


  爷爷并没有答应我,他是真的喝醉了。


  我心里恐惧,推开窗,翻窗跳出了房间,从外面院子走到屋里,轻轻推了推爷爷的肩膀,嘴里小声喊道:“爷爷,爷爷。”


  这时候,一阵夜风吹来,桌上的蜡烛扑闪了两下熄灭了,我摸黑用力摇了摇爷爷,小声说道:“爷爷,爷爷。”


  “夫君!”


  我的房间里突然传来一道温柔的女声,我浑身像是被电击一样猛地抽搐了两下,扭头看向了房间。


  “夫君!”


  宁静的夜,那道温柔的女声再次响起,我顿时感觉头皮发麻,四肢无力,身子摇晃了两下,这才平稳地站住了脚。


  “夜已深,何不安寝?”


  “妈呀!”


  我大叫一声拔腿冲了出去,回头看时,夜风吹起了院子里的落叶,似乎又恢复了宁静。


  “咯吱。”


  房间的窗户被推开,那女尸的脑袋出现在窗户里面冲着我妩媚一笑。

 

  “啊!”


  我手脚一软,跌倒在了地上,慌忙爬起来也不敢再回头看一眼,想着下午老疯子说的话,朝着白庙村方向拔腿便跑。


  白庙村距离我们大王村也就四里路的样子,我以前去过知道破庙在哪儿。


  到了白庙村的村口,我抹黑进入那片树林,看见不远处有一点灯火,赶紧跑了过去,因为没有注意破庙的门槛,“扑通”一声,摔进了破庙。


  “娃子,你过来。”


  我抬头一看,老疯子就坐在灯火前,赶紧爬起来跑过去,抓住老疯子的手说道:“老神仙,你救救我,我爷爷真给我在黄河里捞了一具女尸做媳妇儿,那女尸方才居然活了过来!”


  任凭我说的再怎么着急,老疯子也不接话,灯火突的扑闪了一下,老疯子扭头朝着庙门外面看了去,说道:“姑娘,冤冤相报何时了。”


  我扭头看去,那女尸此刻竟然就站在庙门外面,“啊!”我一声惊叫,原本半蹲着的身子倒在了地上,借着淡淡地烛光,那女尸看了我一眼,看向老疯子,冷哼说道:“老头儿,这事儿你可管不了,你要是活得不耐烦,姑奶奶我倒是可以送你一程。”


  “呵呵。”


  “用不着你送,三日之后便是我的大限。”


  老疯子面色一沉,说道:“姑娘,千年已过,难道你真不愿意化解心中的仇怨?”


  “哼。”


  “找死!”


  女尸说着话踏过一步进入了庙门,恍惚间,龙王爷的神像金光一闪,女尸惨叫着退了出去,一脸愤怒地看着我们。


  “老头儿,不该你管的事情,最好不要管,不然我定要让你连鬼都做不成!”


  着急说了一句话,女尸拔腿跑了。


  “轰隆。”


  天空中响起了闷雷,狂风呼啸,霎时间,骤雨倾盆而下。


  “哗啦啦。”


  听着雨声,我的心情久久才平静下来。


  劈啪!


  一道惊雷炸响,我吃了一惊。


  “唉。”


  老疯子突的叹气,说道:“看来,想要解决此事,三日之内我这把老骨头还要去青峰山走一趟。”


  我皱眉说道:“老神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爷爷在河里给我找了一具女尸做媳妇儿,那女尸咋又要害我呢,难道我爷爷也想害我吗?”


  老疯子摇摇头,嘴里叹着气,只说天机不可泄露,我这世的十大劫难已经开始应验了,他会想办法尽力帮我,三日之内他要到青峰山普阳寺找方丈智空禅师,至于成与不成就看我的造化了。


  我虽不明白,但也很感谢老疯子的救命之恩,如果不是他叫我到这破庙来,或许我会死在女尸手里。


  后来,我迷迷糊糊睡了过去,第二天早上听见树林里的鸟叫声这才醒了过来。


  爬起来一看,老疯子已经不见了,破庙里只有我一个人。


  “老神仙,老神仙。”


  我以为老疯子还在破庙附近,于是叫了两声,可是并没有人答应。回想昨晚老疯子说的话,他可能是到青峰山去了,青峰山我去过,正常人来去得花两天的脚程。


  在破庙里呆立了一会儿,我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


  我想回去,怕爷爷找不见我生气,但又怕回去之后爷爷会害我,


  还有女尸,我也怕女尸害我。


  不过现在是白天,女尸应该不会出来作怪吧。


  我很想把破庙里的那尊龙王神像一起带回去,有了神像的保护,女尸应该就害不了我,可是我试了试,神像太重了,我根本就挪不动。


  一个人慢吞吞地往大王村方向走,路上脑子里想了很多种可能,一会儿是女尸要害我,一会儿是爷爷要害我,一会儿又是女尸要害我,爷爷跳出来帮忙。


  越想越心慌,我走的也就更慢了。


  “嘿嘿,柱子!”


  刚走到村口,我就听见了二狗子的声音。


  二狗子是我唯一的朋友,我原本低着头走路,听见声音抬头看向他,突的灵机一动说道:“二狗子你来的正好,你能不能帮我去我家看看我爷爷有没有在发脾气。他要是在发脾气,我就不回去了。”


  二狗子愣了一下,说道:“我正想告诉你呢,你家里出大事了,你爷爷跟人吵起来了,村子里很多人都跑去看了,你快回去看看吧。”


  爷爷跟人吵起来了?


  我听了二狗子的话,心里着急,拔腿就往家的方向跑。


  站在我家院门口,我就看见院子里站了很多人,都是村里的叔伯,隐约还能听见爷爷发脾气的声音。


  “你妹妹出来旅游跳水被淹死了,你就跑到我这里来要人,我家柱子昨晚上不见了,我上哪儿去找他?”


  “爷爷!”


  我跑进去叫了一声,大家看见我进来,一个个纷纷让开道路,我直接来到了最中央,看见爷爷面前站着一个穿着西服的城里人和一个穿着道袍的道士。


  城里人和道士就是和爷爷吵架的人。


  “娃子,你过来!”


  爷爷拉了我一把将我拽到了他的面前,面色凝重地看着我说道:“昨晚下大雨,你跑到哪儿去了?”


  “我……”


  我被爷爷吓到了,哆嗦着不敢说话。


  西装男说道:“老大爷,现在你孙子找到了,我们还是说说我妹妹的事情吧,我知道您捞个尸体不容易,这样,你开个价格,多少钱,我给您就当您的辛苦费了。”


  我听穿西装的那个男的说完话,心里大概就明白什么意思了,爷爷是捞了尸体,别人家属找来了,爷爷在抬价,不过,以往抬价村子里的人都没有来,怎么今天大家都来了呢?


  昨晚爷爷不是喝醉了趴在桌上睡过去了吗,哪儿捞了尸体?


  女尸?!


  难道是昨晚上爷爷从黄河里给我捞回来的那个女尸?


  我惊讶地说不出话来,看了西装男一眼,回想起来昨晚上那个女尸穿的很时尚,上身流氓兔短袖,下身未到膝盖的牛仔短裤,那样子一看就不是附近几个村子里的人,她应该就是从城里来的人。


  看来,道士和西装男就是来找女尸的,想着,心脏扑通扑通直跳,我又看了西装男一眼,因为害怕女尸,我很想把女尸就在我家的事情告诉西装男,可是我又怕爷爷骂我,想来想去,我还是不敢说话,只得红着脸低下了头。


  爷爷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根本就没有捞过你妹妹的尸体,这附近不止我一个捞尸人,可能别人捞了你妹妹,你们到别处去问问吧。”


  西装男急了,说道:“老大爷,你不要再骗我们了,这附近的捞尸人我们都找过了,而且来的时候,我们遇到一个村里人,他说昨晚上看见你在河里捞了一个穿着粉红色短袖和牛仔短裤的女人,我妹妹跳河之前穿的就是粉红色的流氓短袖和牛仔短裤,我求求你,你扣着我妹妹的尸体也没用,无非就是想多要点儿钱,这样,我给你两千块钱,行了吧?”


  爷爷暴跳如雷,说道:“谁跟你说我昨晚捞了你妹妹,谁在诬陷我?你把他叫来,我倒要当着他的面好好问问。”


  我没想到爷爷会这么生气,而且爷爷还说谎骗人,以往爷爷捞尸抬价都没有这样过,我是爷爷的孙子,心里都有些愧疚,而且我不知道爷爷为什么要把那具女尸扣下来,难道真想让我和女尸成亲吗?


  心里害怕,我皱眉看着爷爷,柔弱叫道:“爷爷!”


  这时候,西装男突然指着我说道:“大家听听,要是他心里没鬼,他孙子会这么说话吗?”

 

 

  爷爷“啪”的一巴掌拍在了西装男的手背上,鼓圆了眼睛瞪了他一眼,右手放在我后脑勺推了一把,怒道:“大人说话,小孩儿别插嘴,你给我进屋去。”


  我往前跌走了两步,害怕的回头看,发现爷爷和大家正看着我,爷爷看我停下不走,火急火燎地走过来拉着我往屋里走,打开我的房间一把将我推了进去。


  “爷爷!”


  我扑上去时,爷爷已经把房门关上了,外面传来了铁链的响声,爷爷愤怒说道:“娃子,你给老子老实呆在屋里,你要是敢跑出来,老子打死你这个不孝子!”


  听见爷爷的话,我顿时就不敢再发声了,喉咙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卡住一样,身子也不停的抖动。


  以前很少看见爷爷这样,我觉得现在的爷爷好可怕,爷爷真想留住女尸害我吗?


  爷爷锁上门出去到院子里又跟那城里人吵了起来,我屏住呼吸悄悄走到窗户那里往外偷看。


  西装男说道:“老大爷,你不能这样虐待孩子!”


  爷爷说道:“我家的娃,关你啥事?”


  西装男可能也是被爷爷刚才对待我的那副模样给吓到了,他脸上泛红,声音也小了下去,拿出了一副息事宁人的态度,说道:“行,你家的娃我管不着,我妹妹的尸体你总该给我,你放心,你把我妹妹的尸体交出来,捞尸的钱我不会少你。”


  这次,爷爷并没有立即再说话,而是皱眉冷着脸看着西装男,看了一会儿,正当大家都觉得奇怪的时候,爷爷走到墙角把放在那里的锄头拿在手上,急步来到西装男面前,吓得包括西装男在内的人都连退了好几步。


  西装男害怕说道:“你,你想干什么?”


  爷爷愤怒说道:“老子说了,老子没捞你妹妹,你要是再呆在这儿碍事,老子一锄头把脑袋给你砸个稀巴烂!”


  道士这时候站了出来,旁人都吓的不行,他却仍有三分不惧,“老头儿,你等着,你刚才不是叫我们把证人找来吗,我现在就去找,等会儿证人来了,看你还有啥好说!”


  说完,道士出门去了,好几个村里人也跟着一起去了。


  看那道士的背影,我隐约想起了一些事情。


  其实这道士,我以前见过好几次,他也是吃捞尸这一行的饭,在我们这一段的黄河有些名气。


  真要计较起来,他跟爷爷还是同行,不过,别人干的事儿却跟爷爷不一样。


  他姓张,叫张大衡,我们这一带的人都叫他捞尸道人。


  爷爷捞尸,那是在河面上找到尸体才能打捞,而这位张道长不同,他有一个绝活儿,谁家里要是淹死了人,找到他把死者生前穿过的一件衣服连带生辰八字一起交给他,他找一把扫帚,然后把衣服和生辰八字一块绑在扫帚上,叫人撑船到黄河上把扫帚丢到水里,扫帚顺水飘走,最后停到哪处水面上,尸体就在水下。


  以前,我见过他用这个法子捞尸,说也奇怪,那河水明明就是流动的,可是扫帚到了尸体所在的水域还真就停了下来,动也不动,而且有一次,扫帚顺水飘远了竟然又逆流飘了回来,停在了尸体所在的水面上,堪称绝了。


  因为这事儿,看过他捞尸的人都无不称赞道:别人张道长确实是有真本事的人。


  不过,我觉得很奇怪,他捞尸的方式跟爷爷不同,按理说跟爷爷也没有什么好计较,怎么今天会跟城里人一起来找爷爷呢?


  几分钟之后,张道长回来了,身后跟了一人走进院子,我一看,正是王二叔,不过现在的王二叔模样有些憔悴,似乎昨晚没有睡好。


  张道长指着王二叔说道:“老头儿,你认得这人吧,他是你们村子里的人吧?”


  爷爷面色变得凝重,看了王二叔一眼,说道:“是又怎样?”


  “哼,这位兄弟,今天早上,我和林少爷一起进村时,你是不是说你昨晚在黄河里捞沙时看见他在河里捞了一个上身穿粉红色短袖,下身穿牛仔短裤的女人?”


  王二叔并没有抬头看爷爷,他在张道长话还没有说完之前便摇头说道:“不知道,可能是我眼花了,昨晚,我通宵在黄河里捞沙,现在已经很累了,你们的事情我不清楚,我要回去继续睡觉了。”


  说完,王二叔便走了。


  “哼,这下你们没话可说了吧?”


  “这……”


  张道长和城里人互望了一眼,两个人都皱紧了眉头,脸色阴沉。


  爷爷抡起手里的锄头,往前走了几步逼退了西装男和张道长,指着院门,红着眼吼道:“滚!”


  张道长和城里人红着脸走了,村里人也走了,等到所有人都走了之后,爷爷一个人拿着锄头站在院子里,我看着爷爷,脑子里突然冒出来一个念头,刚才我说错话了,爷爷会不会打死我?


  心里突然变得很是害怕,我不敢再看爷爷,蹲下身蜷缩在角落。


  我在恐惧和惊慌之中不知道呆了多久,窗户上突然传来了“砰砰砰”的响声,吓了我一跳,我慌忙站起来看,爷爷此刻就站在窗户外面,手里不知何时竟然多了一把菜刀。


  难道爷爷要杀我?


  脑子里“嗡”的一声,我往后退了数步,手脚一阵无力。


  “砰砰砰!”


  爷爷拍了拍窗户,看着我说道:“娃子,爷爷出去一趟,你老实呆在家里,听见没有?”


  “嗯。”


  我用力吞了吞口水,低头不敢看爷爷。


  “这次你要是再跑,我就打死你这个不孝子!”


  骂了一句,爷爷拿着菜刀,抬头看了看天色,快步走出了院子。


  我不知道爷爷这是要去哪儿,我也不想知道,我只是害怕爷爷杀了我。


  我想跑,可是又不敢跑。


  其实,十几年来,爷爷是第一次发这么大的脾气,我怕爷爷拿着菜刀出去跟人拼命,可是又不敢跟出去看,正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窗外传来了二狗子的声音。


  二狗子很小声地喊道:“柱子,你在屋子里吗?”


  我赶紧点头颤声说道:“在,我在呢,二狗子。”


  心里泛起一阵酸楚,刚才我以为我差点就死在爷爷手里了,现在看见二狗子,我害怕的情绪终于释放了出来。


  我抽泣着抹泪,二狗子听见我哭了,问道:“柱子,你咋啦?”


  回忆起十几年来爷爷对我的照顾,我哭着说道:“我爷爷刚才拿着菜刀出去了,他说他出去有事儿,我不知道他出去干什么,我怕他跟人拼命,二狗,你能不能去帮我看看,我不想我爷爷出事。”


  “唉。”


  二狗子叹了一口气,说道:“刚才我在村子里听别人都在背后说你爷爷的坏话,说你爷爷虐待你,打了几十年光棍儿,捞了尸体也不还给别人,不知道是不是看着女尸年轻貌美就冒出了想要侵占女尸的想法。”


  “不,不是,我爷爷昨晚没有捞女尸。”


  “真没有?”


  “嗯,真没有。”


  “那好,那我现在就出去看看你爷爷到底去了哪儿,等会儿回来再跟你说话。”


  二狗子说完话就走了,我们村子并不大,我以为二狗子去了很快就会回来,可是一直到中午,二狗子都没有回来。


  快要下午一点的时候,二狗子终于回来了,他从外面喊着跑进来,喘着粗气说道:“柱子,不好了,这么大的太阳,你爷爷拿着一把菜刀站在村子中央水井那儿,一站就是几个小时,一动不动看着井里的水,不知道在想什么。”

↓↓未完,戳【阅读原文】看后续精彩内容~~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