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杀手穿越:倾城狂妃

穿越架空小说帮 2018-08-28 12:13:24

夜晚。


    一个黑影从树上跳下来,躲到屋檐下。


    她是组织的金牌杀手,杀人无形,冷酷无情,这次,她是来执行任务的,执行完,就可以和妹妹退出组织。


    她现在天真的以为,这不过是一次任务,但她没想到的是,这是一场阴谋。


    “姐姐。”妩媚的声音传来。


    她猛然间回头,见是妹妹,松了一口气。


    “小心。”吐出两个字,可见她是多么冷漠。


    说完,跳上屋顶,她的妹妹随之跟上去。


    “洁,她怎么样了?”一个声音从耳机传来,“她已经上去了。”


    “好,上面安了炸药,只要她一落地,炸药就会爆炸,不过以她的警惕性,肯定不会那么简单。”


    果不其然,下一秒,屋顶爆炸了,房子也随着倒下。


    “走!”她并没有被炸药炸死,而是拉着妹妹的手,正要走!


    突然间,前面出现了一个人,由于是夜晚,欧阳玥璇看不清,走近一看,叶磊!


    怎么是他?他来做什么?


    欧阳玥璇的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璇儿,我要跟你说件事。”


    “什么事?”


    “你过来。”叶磊对她招招手。


    “什么事不能在这里说?”欧阳玥璇虽疑惑,但她还是走上前去。


    “我……”


    “嗤!”欧阳玥璇感觉,她的背心被冰冷的利器刺进,转身一看,竟是自己的妹妹!


    “玥洁?!”她不可置信的看着欧阳玥洁。


    她不相信,在她没有任何防备下,妹妹竟暗算了她!


    这可是她的亲妹妹啊!


    为什么?


    “姐姐,你想知道真相么?那我就告诉你。”欧阳玥洁对她笑了笑,说道,“你是王牌杀手,抢了我的风头,也抢了叶磊的风头。


    叶磊是男子,却只排在第二,他怎能甘心?


    所以,两年前,他慢慢接近你,就是为了今天!


    你知道他真正爱的是谁么?是我!姐姐,你真笨啊!带着这个真相,默默死去吧!”


    欧阳玥璇看着她狂妄的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她感觉自己的生命正在一点一滴的流逝,就这么死了么?


    不,她要让这个负心汉付出代价!


    看着近在咫尺的叶磊,她眼里露出寒光,快速上前,拿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刺向叶磊!


    作为王牌杀手,虽然受了伤,但还是能动的,她不等叶磊反应,就刺中了他的心!


    叶磊却一笑,一掌打飞她!


    欧阳玥璇躺在地上,她已经疼得麻木了,已经感觉不到任何疼痛了!


    既然如此,就让他们同归于尽吧!


    她拿出炸弹,往前一扔,顿时产生巨大的爆炸!


    欧阳玥璇只感觉全身被撕裂,眼前一黑,便没了知觉。


    “嘶——”疼痛感袭来,这是哪?她不是死了么?


    “废物!贱人!敢与我对抗!”一名少女,用鞭子抽打着倒在地上的女孩。女孩的衣服已经破烂不堪了。


    欧阳玥璇冷然的看着眼前的少女,长得不错,就是心太毒!


    这样想着,突然脑海里一个声音传来:求求你,替我报仇!脑海里出现一个人,对她说道。


    “你是谁?”“我是这副身体的本尊,有冤不能伸,含冤而死。”


    “你能替我报仇么?”


    “我会的。”既然她的灵魂附身在这副身体,她就会帮她报仇,她就是她!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将百倍偿还!这是她在这个世界的原则。


    欧阳玥璇睁开眼,艰难的站起来,鞭子袭来,她一手抢住。


    “你,竟敢抢鞭子!还回来!”那名少女恶狠狠的说道。


    “啪!”欧阳玥璇挥了挥鞭子,少女本能用手挡住,手上出现了一条鞭痕。


    “你敢打我!哼,我要告诉爹爹!”说完,她气呼呼的走了。


    欧阳玥璇勾起一抹冷笑,弱!只会告状不会反驳!脑子有问题吧!


    想着,按着记忆去寻找自己的房间。当一间破烂的不成样子的屋子出现在她面前,她嘴角抽搐。


    这是房子吗?连狗窝都不如好吧!真不知道这身体的灵魂是怎么在这里生活的。


    她紧皱着眉头,慢悠悠的走进去,随之可见的是几把破破烂烂的椅子。深入里面,一张木板床,连个衣柜也没有,欧阳玥璇无话可说了。

她找个地方坐下,慢慢消化着原主的记忆。


    原来这里是坤天大陆,有四个不同的国度,东方国,南楚国,北玄国,西延国。


    这里以修炼灵力为主,分为十三重,每重有相对应的颜色,由低到高是:幻者(红),幻士(橙),幻师(淡黄),大幻师(黄),导师(绿),大导师(青),幻宗(蓝),幻尊(紫),幻王(银),幻帝(金),幻圣(白)。


    而她灵魂附身的这副身体,就是南楚国欧阳家大小姐,三岁被测为废物,家主愤怒不已,把她丢在这个小别院里自生自灭。


    “废物!家主叫你去大厅!”一个狂妄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路,家主?呵呵,那个便宜老爹,废物?说不准呢。


    “知道了。”欧阳玥璇理了理衣服,慢悠悠的走出门。


    大厅


    欧阳玥璇走进去,见欧阳麟坐在椅子上,两旁坐着的是欧阳映柳,欧阳修与她的姨娘。


    据她所知,欧阳修是她的亲哥哥,她是废材,她哥哥却是天才,年纪轻轻,便到幻师中阶。在她的记忆里,这个哥哥对她一直很好,虽然欧阳麟不给别人理她,但他却总是偷偷的送东西给她吃。只因有这个哥哥照顾,原主才能活到现在。


    旁边所谓的“姨娘”,不过是个小妾罢了,只因为靠各种各样的手段才得到欧阳麟的宠幸,坐上大夫人这个位置,而她的母亲,月夜霖,原本是欧阳麟的正妻,却因为那姨娘变成小妾,过不久,在她六岁的时候病死了。


    再看向欧阳麟,身材魁梧,已经五十多岁了却是三十多岁的容貌,和蔼的脸上透露着一丝威严。


    “欧阳玥璇,你可知罪?”就在欧阳玥璇细细打量着欧阳麟时,他发话了。


    “何罪之有?”欧阳玥璇道,她就打了欧阳映柳一鞭子吧,也没多深,这就定她的罪了?


    “你用鞭子打了柳儿,还说无罪!?”欧阳麟语气中带着愤怒,看来,他很看重欧阳映柳呢。


    “那么请问,欧阳家主,你觉得一个一点灵力也没有的废物,会用鞭子么?更何况是用鞭子打?”


    她用的是“欧阳家主”而不是“父亲”,她觉得,这人不是她的父亲,否则为何把她丢在破烂不堪的别院里不闻不问?


    欧阳麟一愣,欧阳玥璇怎么变的那么大胆?以前在他面前都是唯唯诺诺,生怕自己说错一个字!


    不过听了她的话,这么一想,她的话也是有道理的,一个废物,鞭子都没碰过,怎么可能用鞭子打柳儿。


    “父亲,我也觉得璇儿不会打映柳的。”欧阳修在旁边插上话,这些年来,只有他最了解璇儿,璇儿怎么可能打?


    “柳儿,你是不是记错了,打你的不是她吧?”听了欧阳修的话,欧阳麟觉得越来越可疑了,一个连一点灵力都没有的人,怎么会用鞭子?


    “不会的,爹爹,就是她打我的,我亲身经历的,怎么会不知道?”欧阳映柳指着欧阳玥璇,说道。


    “证据呢?”欧阳玥璇冷冷的看了欧阳映柳一眼,欧阳映柳打了个哆嗦,好可怕的眼神。


    “家主,我可以作证,就是这废物打二小姐的。”一位丫鬟走出来,道。


    “这是你的人,当然替你说话。”欧阳玥璇道,帮她说话么?抱歉,你还太嫩了!


    “……”欧阳映柳被说的哑口无言,欧阳玥璇说的没错,整个欧阳府都是她娘掌管着,而她是二小姐,这府上上下下的人想巴结她还来不及呢,随便抓一个丫鬟不是她娘的就是她的人,当然替着她说话。


    “这,这丫鬟,可是刚进府不久的,还不认识柳儿呢。”大夫人开口了。


    “哦?”欧阳玥璇笑了,笑的那么诡异。落入她的圈套了!

欧阳玥璇先说,这丫鬟是欧阳映柳的人,那他们肯定会狡辩,这丫鬟是刚进来不久的!不可能是欧阳映柳的人,那么,接下来便是……


    “刚进来不久的?也就是说,对整个欧阳府还不大熟悉,那又怎么会跑到我的院子里,还看见我打了欧阳映柳?”这下,无话可说了吧?


    “奴婢……奴婢是误打误撞跑到小姐的院子里的。”那丫鬟颤颤巍巍地说,口吃极了。


    “那也不会这么巧吧……你说话怎么吞吞吐吐的,那么怕我吗?难不成,你真的是欧阳映柳的人?”欧阳玥璇不怀好意的笑着,误打误撞?我看是故意的吧!


    “爹,你也看见了,这丫鬟说话吞吞吐吐,肯定不是刚进来不久的,璇儿是被冤枉的!”欧阳修插口道,他真的看不下去了,她的妹妹怎么会打人呢?一点灵力都没有,虽然性子有点变了。


    “好了好了,柳儿,不要着急。璇儿,说实话,是不是你打柳儿的?”欧阳麟揉了揉太阳穴,这些天管理整个府邸已经够烦的了,又给他闹出个事来,嫌他不够用是不是?


    “不是。”简简单单两个字,表面了,她没有打欧阳映柳。


    “你……你这个废物!明明是你打的!为什么不承认?”欧阳映柳愤怒的指着欧阳玥璇,但是,似乎她说错了什么。


    “欧阳二小姐都说了,我是废物,那废物怎么会打你呢?还是用鞭子?”绕来绕去,又绕回这个起点了,欧阳玥璇真无语,她也不累?


    “我……”欧阳映柳欲言又止,实在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


    “好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柳儿,你给我回去,禁足两星期,真是的这么大个人了还闹。”欧阳麟带着训斥的口气对欧阳映柳道。


    “爹……”欧阳映柳流泪了,明明被打的是她,为什么被禁足的也是她?而且这个废物还逍遥自在的活着,她不甘心!


    “都散了吧。”说完,欧阳麟摇着头回了书房。


    欧阳映柳甩袖回去了,其他人也各自做各自的事。


    “妹妹,你没事吧?”欧阳修担忧的看着她,问道。


    “有没有事你看不出来吗?”欧阳玥璇冷冷道。


    “呃……”欧阳修不知说什么了,妹妹怎么变的那么毒舌呢?


    “没什么事,我走了。”欧阳玥璇正要回去,被欧阳修拉住了。


    “妹妹,哥哥带你出去逛逛吧,你好久没出去了。”欧阳修一脸笑嘻嘻的,要讨好欧阳玥璇的样子。


    “没兴趣。”欧阳玥璇丢下一句,扬长而去。


    “……”欧阳修一愣,自从这件事以后,妹妹变的冷了,非常高冷,无情无义。更重要的是,越来越毒舌!他竟然说不过这个妹妹!

摇着头走回院子,他真是越来越搞不懂这个妹妹了,这性子真是冷,冷冰冰的,不知道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事,妹妹竟变成这个样子。


    欧阳玥璇走回那小破屋,到床上打坐,现在要做好的事情,就是养好身体,就看眼前的状况,原主她爹对她还真是苛刻,不对,应该是失望,连个丫鬟都没有,不过欧阳玥璇素来喜静,平时在外做任务还睡过树,现在这破屋已经是很好的了,再说,她也用不着丫鬟伺候。


    现在这身伤,得找药来治疗,这副身子实在是太弱了。


    她挪步走到院子里,伸展了手脚,无意中,竟看见一种药材,那是止血的,也可以用来治鞭痕,以及其他的小伤,不过,这破院子里怎么会有这药材?


    欧阳玥璇摘了一株,用石头打碎,找了一根银针试毒,银针没有任何反应,没有毒!


    她大胆的采了一大株,用石头砸碎,敷在被鞭子抽打的地方,慢慢感觉伤口变的清凉,不是火辣辣的疼。


    欧阳玥璇回到房间里,本想好好的睡一觉,突然有敲门声。


    “璇儿,快开门,我有东西给你。”原来是欧阳修,欧阳玥璇开了门,见他手中拿着一个包袱。


    “这是何物?”欧阳玥璇指了指他手中的包袱,这包袱看起来块头也不小了,不知里面是什么东西。


    “这是我给你准备的药膏和一些衣裳,看你身上有伤,而且衣服也烂了,我就给你拿来了,我一个大男人不懂挑衣服,不好看别见怪。”欧阳修挠挠头,他当时纠结了好久才决定要这几件衣服的,太艳又怕她不喜欢,太素怕她嫌弃,然后他思考了好久,直到有人帮他挑,才下定决心。


    “谢谢。”欧阳玥璇接过包袱,才发现沉甸甸的,这里面到底装了多少东西啊!


    “那,我先走了。”欧阳修指了指回去的路,然后便离开了。


    欧阳玥璇关了门,打开包袱,里面全是些难得的膏药,跌打扭伤的都有,还有很多素雅的衣服,颜色很淡,都是她喜欢的款式。


    看看身上的衣服,烂的不成样子,便换下一件衣裙,又抹了些膏药,膏药真比药材好多了,不大一会儿就有效果。


    接下来她要做的事便是好好的睡一觉,养好精神。


    一进梦里,她看见一枚一个书包大小的蛋静静的躺在一个台面上,周围的幻境十分幽静,像个世外桃源。她走进一看,这真是好大的一枚蛋,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


    “这里面才不是东西。”一个声音传入她的脑海里,她心里一惊,是谁,竟能听轻她心中所想。


    “吾是谁并不重要。”那声音又来了,欧阳玥璇想大叫,他却抢先一步。


    “这乃吾子,现吾把它交于汝饲养,望汝不负吾众望。”那枚蛋忽然飘起来,浮在空中,空着出现一行大字:以汝之血,与吾契约。


    一道光闪过,那枚蛋不见了,欧阳玥璇也醒来。


    这是什么梦?为何感觉如此真实?还有,那枚蛋里到底是什么?那声音好狂妄,想必那人不简单。

“呃……”眼前的幻境忽然变化,竟是梦里的那地方。


    面前的台面上,正好有一颗蛋,书包大小,她走上前,摸了摸,突然,那蛋裂开,跳出一只红色的小动物,这奇形怪状的样子,鹿角,马蹄,龙鳞,什么动物这是。


    “嘤嘤。”那小动物叫了声,欧阳玥璇竟听得懂他说的话。


    他说:我不是东西,我是麒麟!


    麒麟?麒麟怎么会从蛋里面跳出来?这世界玄幻了。


    “吖吖,熬。”是我爹爹把我封在那里面的。


    “你爹?麒麟吗?”欧阳玥璇试着跟他交流,说来也奇怪,这麒麟竟然能知道她心中所想。


    “那当然,我爹可是百兽之王!”小麒麟也不嘤嘤的了,直接说出人话。


    “我为何听懂你的话?”欧阳玥璇问,其实有一个答案已经在脑袋里形成。


    “我是你的契约兽,当然听得懂。”小麒麟道,果然是这样!欧阳玥璇就这样猜测过,只是,那是在梦里,怎么可能真的契约?


    “额,你的名字叫什么?”欧阳玥璇无语,不过她那冰的像冰块的性子已经不见,现在她就像个好奇宝宝,问东问西。这是小动物,没什么好提防的。


    “陌。”小麒麟吐出一个字,陌?什么意思?


    “陌?”欧阳玥璇问,好奇怪的名字,从来没见过。


    “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这名字有什么奇怪的?”小麒麟反问欧阳玥璇,是了,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就像她,还是魂魄附体,这一个名字,又有什么奇怪的?


    “那我就叫你小陌吧。”欧阳玥璇摸摸他的头,此时他已经幻化成一只红色小狐狸,毛茸茸的,可爱极了。


    “随便啦,小玥你好弱,要好好修炼才行啦。”小玥?他怎么知道她的名字,真是怪了,他又怎么知道,她是废物?


    “这是哪?”


    “你的空间啊,小玥你怎么连这个也不知道。”小麒麟嫌弃似的看了她一眼,自身的空间都不知道,还怎么在这个世界立足?


    “呃,我是不知道,既然如此,我出去了。”欧阳玥璇正想出去,额不过,她定在原地迟迟不出去,怎么出去?


    小麒麟扶额,神啊,他这是契约了哪门子主人,废物就算了,自身的空间都不知道怎么出去,“额,想着我要出去就行。”


    欧阳玥璇按照他说的做,果然回到了破屋里。


    她已经消化了原主的记忆,知道了些这世界的事。


    除了修灵者,还有其他职位,炼药师,炼器师,空间法师,以及驯兽师。


    炼药师是人人憧憬的职位,必须具有木元素与火元素,且精神力强大,悟性大。这并不是人人都具备的,以至于炼药师这个职位十分珍贵,炼药师等级:低级(药奴)、中级(药徒)、高级(药师)、大师级(大药师)、宗师级(药宗)、大宗师级(药皇)、仙级(药仙)、神级(药神)。


    炼器师也是十分少见的,炼器师可以炼出许多十分珍贵的幻器,须具备金与火元素,也是人人尊重的职位,炼器师等级:普通炼器师,炼器大师,炼器宗师,天火炼器师,神火炼器师(每层分初中高三个等级)


    幻器也很少见,一个幻器就值一个紫金币,不是可以用金币来衡量的。贫穷人家拥有一个幻器,就能发大财的。幻器等级:普通幻器,灵幻器,圣幻器,神幻器,君王器(又分上中下三品)

这身体没有任何修炼天赋,她感觉,是有什么东西堵住了经脉,导致没有灵力。


    “这是你身体里的毒。”小麒麟的声音从脑海里传来,毒?谁下的毒,她生来就是个废物,怎么还会有人给她下毒?


    “怎么清除?”欧阳玥璇问他,既然他知道这是毒,也应该知道怎么清除吧?


    “小玥你先进来。”小麒麟说,一瞬间,欧阳玥璇来到了空间里。


    “先去前面那股灵泉里洗澡,它可以洗掉你身体里的杂质,这时候小玥就可以修炼了,但是毒还是在你体内,必须去找天山雪莲,火焰草,以及悬崖碧落。”小麒麟一本正经道,这些药材可都是少见的东西啊。


    特别是天山雪莲,这得去雪山,天山雪莲一千年开一次花,今年正好是一千年,不过,就不知道拿不拿的到了。


    火焰草生长在火山里,火山极其炎热,也不知道挺得住挺不住。


    悬崖碧落,就是生长在悬崖上的一灵芝,非常难拿,传说在人们看不到的地方。这究竟是什么毒,须那么珍贵的药材才能治。


    欧阳玥璇去前面的灵泉洗了澡,确实能排除身体里的杂质,她的皮肤也没有像原来的那样蜡黄,开始有点粉嫩了。


    “药材不急,现在你的身体还是太弱了,先把身体练结实,不然,你走不了几步就会气喘吁吁的。”


    小麒麟虽小,却是个小大人,非常关心欧阳玥璇,有时候还会说一些笑话逗她笑。


    “诺,就在着,这真是块好地方。”


    小麒麟到后山上,他又幻化成个小正太,指挥着欧阳玥璇。


    “在这干嘛啊?”欧阳玥璇懵懂无知的问了句,她实在不明白小陌怎么让她到后山,这里有什么东西。


    “把那块石头背到山上,来回五次。”小陌指着她对面的一块石头,这石头比她个头还要高,非常重。


    “额,你确定?”欧阳玥璇傻眼了,这,背上去,那么大!你确定这不是坑她?


    “我确定。小玥加油哇,这也没多少的,不怕不怕哈。”小陌拍拍她后背,鼓励鼓励,与其说鼓励,还不如说是打击,这也没多少,对她说是很多!天方夜谭!


    最后她还是慢悠悠地背上石头,走上山,原本对她来说很轻松,几步就能走上去的山路,现在却是寸步难行。虽然说在现代做杀手时,她也受过很多苦,这些苦不算什么,但是这副身体真的太弱,弱的好像一吹就会倒一般,已经是十二岁的年纪,却是十岁的身高,她也是醉了。


    她走,小陌跟着,看起来像是很关心她,其实是看她有没有偷懒,这小大人,真是比现代的教官还要严格,搞的好像他是主人,而她是契约兽一样。


    “呼——”一个小时后,欧阳玥璇终于把石头背上山,现在她已经累死,就差趴地上了。


    “快呀,还有四次,不能停!先苦后甜,背完了就可以休息了!”小陌催促着,他用的是激将激法,因欧阳玥璇现在真想做在这里不走,他就放出个鱼饵,让她有动力。


    然后,欧阳玥璇来来回回四次,终于背完了,却已经累的不行。


    “有什么感觉没有?”小陌走来问,其实他一直跟着她也是挺累的,至少腿累,看他在细胳膊小短腿,走也走不快啊。


    “累!”欧阳玥璇艰难的说出这字,现在就一个字,累,除了累再没有别的。


    “哎呀,除了累,还有什么感觉?”他知道小玥现在很累,换做别人,意志不一定那么坚定,可能都会抓狂的要杀了他。


    “没有。”她现在不想说话,一出口就像用尽了生平的力气一样,她想喝水,可这里哪有水,然而她就拿了空间里的灵泉水喝。


    “看来,要加强了,以后每天早上背这石头走五个来回,然后绕着你的院子跑几圈,直到你很累很累到不行了才可以停。”小陌看了看周围,说道。这确实累,他也是为了小玥好。


    “……”行,你厉害,不说话,我默认,她真的崩溃了。

后来的几天,欧阳玥璇都在按照小陌说的做,后来她发现,她的皮肤已经脱离蜡黄肤质,变得粉嫩了,原本干干的皮肤也变得水润,这可都是小陌的功劳,要不是小陌说明天背石头和跑步,她也不会变化那么快。


    “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一开始你还死活不愿意,现在知道我用心良苦了吧。”小陌一副自豪的样子,的确,这件事他是大功臣,要是没他,欧阳玥璇现在还不知道有多弱呢。


    “是是是,我家小陌就是伟大!”欧阳玥璇讨好似的对他说,这段时间,她发现小陌非常傲娇,严一点就不理她了。


    “请我吃好吃的!”


    “我没钱。”你不要得寸进尺!


    “谁说要用钱了。”小陌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没钱怎么吃。”欧阳玥璇无语ing,难不成他要去偷?


    “嘿嘿,去厨房给我做。”小陌邪笑,欧阳玥璇无奈,看来某人要遭殃了。


    他们潜到厨房,小陌把厨房的人都打晕了,然后设下结界,别人发现不了。


    “好了,进来吧。”小陌向欧阳玥璇比了个手势,示意可以过来了。欧阳玥璇一个翻身,到了厨房内。


    厨房里的设备挺齐全的,不过欧阳玥璇可没心情欣赏,时间不等人啊!她到处看了看,抓起一把菜洗干净,热锅,放油,翻炒,放配料,一盘炒青菜就这么做好了。


    别看欧阳玥璇是个杀手,在野外做任务,没带吃的,就只能杀动物来吃了,由于任务众多,她嫌麻烦不带吃的,手艺就慢慢的变好了。


    “我不要吃素的,我要吃肉!”小陌见她炒青菜,不乐意了,素食有什么好吃的,肉才是王道!


    “知道了。”欧阳玥璇无力的拿了一些肉,切成小块拿来炒,然后一盘牛肉就做好了。


    她又做了几盘荤食,然后拿回她的破屋,临走时还不忘摆上几盘菜,把一个晕倒的丫鬟抬到桌子上,手里夹着筷子,夹着菜正要往嘴里送的样子。


    “哈哈,真过瘾,整了欧阳家的人


    ,不知道那会儿会不会有人发现。”欧阳玥璇吃着自己做的菜,对小陌道,自己吃的全是素,他却把荤的全吃光了。


    “不会的,你不相信我吗。”小陌含糊不清道,确实,他的灵力非常强大。


    “相信的,不行,我离开一会。”说着欧阳玥璇放下筷子,往厨房走去。


    厨房这边,待到欧阳玥璇来时,已经乱成一锅粥,欧阳麟恶狠狠地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会吃着菜!不知道这是欧阳府的食物吗!肉也不见了!”


    “老爷,奴婢也不知道啊,之前在这里打扫卫生,忽然被人敲晕,一醒来就是这样了。”那个丫鬟哭诉着,她是真的不知道,一醒来就是这个情景。


    “你说!怎么一回事!”


    欧阳麟也真是爱斤斤计较,这是欧阳府,钱多的是,少几个蔬菜也不会掉快肉,再买不就行了。这是欧阳玥璇的想法。


    现在已经是夜晚,欧阳府却夜火通明,可见欧阳府是多么奢侈。


    “爹爹,这是怎么一回事。”欧阳映柳走来,见厨房这里尽是闹了个鸡犬不宁,有些担心就走来看看。


    “看看这丫鬟,偷吃了厨房里的食物还不承认。”欧阳麟指着跪下来的丫鬟,气愤地说道。

“直接关进牢里审问不就行了。”欧阳映柳无所谓道,的确,这是个好办法。


    “是啊,我怎么没想到。”欧阳麟一拍脑袋,自己真是越来越老了,还不如女儿聪明。


    “来人,把她押进牢里,择日审问。”


    “冤枉啊老爷,奴婢没有……”


    欧阳麟揉揉太阳穴,真是的,大晚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想着他朝自己房里走去。


    欧阳玥璇笑了笑,得罪她的人,就是这样!不过似乎那丫鬟没得罪她什么吧?没关系,她就是要看着欧阳府闹的鸡犬不宁才安心。谁让欧阳映柳用鞭子打她,还有,原主说要自己帮她报仇,至于什么仇她不知道,只要把欧阳府闹的天翻地覆就行。


    殊不知,一人在暗处把这件事看的清清楚楚。


    她吹着哨子会破屋,一进门,就看见桌上的菜都被吃光了,连渣都不剩,桌子是还放着一杯没喝完的水。


    “小陌!”她气冲冲地走进屋子里,看见小陌正躺在她的床上睡,原本她那燃起的焰火也被熄灭了。


    他那睡相很是可爱,肥嘟嘟的小脸,嘴还打着瞌睡,小巧的鼻子,浓密的眉毛,看起来竟与她有几分相似,整个看起来就是个粉雕玉琢,很是可爱,要是不仔细看,要不是身上的衣服,还真能以为是女孩子呢。


    既然他已经睡了,那就自己出去散步吧,欧阳玥璇这样想着,可谁知天气不做好,前一秒还月亮星星满天飞,下一秒马上变凉,豆大的雨点随即落下,小暴风雨了,欧阳玥璇只好回屋里,看着这雨越下越大,她的心情竟然越来越好,伴随着大雨,她搂着小陌进入梦乡……


    第二天


    清晨,欧阳玥璇一早就醒来,雨后的空气最是湿润,她到院子里,伸了个懒腰,吸了一口新鲜空气,与往常一样,背着石头上山,五个来回,再跑步,她原本觉得石头有千斤重,不过现在已经能跑着上山了,而且缩短了时间。


    “小玥,过来。”小陌给她比了个手势,示意下来。


    “哦。”欧阳玥璇乖乖的走过去,怎么回事呢?


    “你可以不用背石头了。”小陌一副老师的样子说。


    “哦,为什么?”欧阳玥璇一脸天真问,怎么突然这样说?


    “还想背你背去。”小陌无语了,这人还想再背吗,看她肩头上都发炎了,怎么不懂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


    “不想。”


    “所以说嘛,是不是发现自己身体变结实多了?”小陌问道,这可没让她白背,这可是百利而无一害。


    “是的,最近我的身体也没有像以前那么弱了。”欧阳玥璇点点头,确实是如此,小陌还真会训练人。


    “那便好,和我用搏斗术打吧。”小陌道,欧阳玥璇正想开口他怎么小怎么打,他变幻化成一个俊美的少年,给人一种玉树临风的感觉。


    “来吧。”


    欧阳玥璇摆出阵势,她好久没玩近身搏斗术了,今天倒是要大展身手。


    欧阳玥璇一个回旋踢,竟是被小陌躲过了,然后,不管欧阳玥璇使出什么招数,小陌都能轻松躲过,额,除了一次被她踢中。


    “看清楚了吗?”小陌双手负后,问道。


    “什么?”欧阳玥璇疑惑,看清楚什么了?


    “你的实力。”


    “你的意思是虽然我的身体结实了但实力还是很弱?”欧阳玥璇岂是那么没悟性的人,她一听便听出了玄机。


    “是的,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实力,是最重要的东西,弱者只能被欺压,而强者不同,实力高的强者,连做皇帝的都要礼让三分。”小陌一本正经道,是的,在这个世界,用拳头说话。

“所以说?”欧阳玥璇可不想废话太多,要说就说正题。


    “以后每天和我对打两个时辰。”小陌风轻云淡地说出,欧阳玥璇也觉得没什么,训练嘛,就是得严一些。


    往后,欧阳玥璇每天和小陌对打,反应速度加快了,实力也增大了许多。


    可偏偏有人不同意。


    这天,欧阳玥璇和往常一样与小陌对打,门突然被撞开,是欧阳映柳,她霸气地走过来。


    “欧阳玥璇!你个贱人!害我被爹爹禁足,你该死!”欧阳映柳指着欧阳玥璇道,欧阳玥璇突然想起现代的话……


    “贱人想骂谁?”欧阳玥璇一脸无所谓的,双手抱胸看着她。


    “贱人想骂你!”欧阳映柳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一步步被欧阳玥璇套入陷阱。


    “哦?”欧阳玥璇挑眉看着她,“贱人你想骂我什么呢?说来听听。”


    “噗!”小陌第一个笑了出来,欧阳映柳后面的丫鬟也忍着笑。


    “你!”欧阳映柳气得眼都红了,正想反驳,听见那一声笑。


    欧阳映柳随着声音来源看去,好一个翩翩公子,简直不亚于帝都第一美男。


    此时,他正饶有兴致地看着她,她的脸不自觉就红了。


    “欧阳映柳?小玥,这就是你那所谓的“姐姐”啊?长得还不错,就不知道人怎么样。”小陌扭头看向一旁的欧阳玥璇,她不说话,当做局外人看着这场戏。


    一听见“小玥”这个称呼,欧阳映柳不乐意了,她凭什么让美男这么说?


    “好啊你个欧阳玥璇,私底下勾结男人,被我捉住了吧,我要去告诉爹爹!”说着她便抬脚想走出去。


    “你去告啊,死了一个美男可是你的损失。”欧阳玥璇见欧阳映柳那么好玩,忍不住想戏弄一番。


    欧阳映柳确实停住了,这美男确实是不可多得的,不如,让他娶了她?


    “咳咳,这位公子,看我长得貌美如花,沉鱼落雁,倾国倾城,不如你就娶了我吧?保管你荣华富贵一生,也可饶欧阳玥璇一命。”欧阳映柳用上形容美人的形容词来形容自己,可见她是多么……玛丽苏。


    “噗,欧阳映柳,你未免也太自恋了些吧?就你还貌美如花,沉鱼落雁,倾国倾城?太异想天开了吧你。”小陌一副花花公子的样子,笑着说道,他就算要娶,也要娶像小玥这样的人吧?有些人啊,心肠太狠毒搞的没人喜欢!


    “你!哼!”欧阳映柳气呼呼地走了,回到房间,她不顾一切地乱摔东西,好像不用钱一样。


    “欧阳玥璇,我得不到的东西,你永远也别想得到!”她眼里透露出一丝杀气,没错,仅仅是一丝。


    “小陌,没想到你还会替我出气。”


    欧阳玥璇双手抱胸,注视着他,这小麒麟平时那么严厉,一到关键时刻,还挺认真的嘛!


    “那是,你是我主人知道吗?”小陌一副骄傲的样子,那样子好像是我做了好事,你还不够我奖励的样子。


    “好了,被她这么一闹,时间都耽搁了,快对练吧。”欧阳玥璇叹了口气,走到院子里,继续和小陌对打。

此时,欧阳玥璇并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一颗树上,坐着一位身穿玄衣,长发如瀑,戴着面具的男子。


    他是看见了欧阳玥璇刚才的情景,也听见了他们说的话。


    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久久才出口:“有意思…………”


    转眼间已经过了十天,欧阳玥璇的实力只增不减。


    这还多亏了小陌,也是她悟性好。短短十天之内,可以踢中小陌几脚,有时还把他抓住了。


    “小玥,你怎么那么厉害呢,连我都有些佩服你了。”小陌坐在一块石头上,头上冒着汗。


    手里拿着一把扇子使劲地扇啊扇,他真的是热的要命,整天陪着小玥在那里训练,她不累自己很累呢。


    真不知道小玥哪来的那么多力气,几个时辰了,水都不喝一口,只顾着打。


    “不敢当。”


    欧阳玥璇不是谦虚,她只是觉得就这点实力,在现代一个菜鸟都能杀死她,这点实力,远远不足。


    “起来,我们继续。”


    欧阳玥璇拉着坐着石头上不肯起来的小陌,只是他定定地坐在那里,拉都拉不动。


    “你是不是男人?”欧阳玥璇决定用激将激法,不然这厮肯定不起来了。


    “我可是神兽!人类这低等生物,配不上!”小陌说着说着,好像说错了什么……


    “什么?看不起我么?”一听这话,欧阳玥璇顿时怒了,她也是人好不好,这等于在嘲笑她。


    “没没没,你是我主人,我怎么敢呢哈哈!”小陌打哈哈,欧阳玥璇哪是那么好糊弄的人。


    “既然如此,继续训练。”


    绕着绕着,又绕回原位,小陌欲哭无泪。


    他决定再也不会惹他主人了,太腹黑了有木有!


    打呀打,小陌一整天不在状态,最后完败。


    “怎么回事?”欧阳玥璇看他昏昏欲睡的样子,这厮该不会想逃吧?


    “我累了。”小陌说出这句话是带着被惩罚的心理,那知出乎他的意料。


    “行,我自己去。”


    说着欧阳玥璇就自己训练去了,基本功不能废。


    压腿,跑步,蛙跳,最后练习回旋踢。


    小陌竟是看不懂,虽然他懂搏斗术吧,可小玥现在练的是什么,他一个都看不懂。


    那什么,像青蛙一样跳来跳去的,小玥这是把自己贬低了一个级别?


    还有什么,把腿放在一个很高的地方,其实也没多高,身体就这么压下去,头还必须到膝盖处。


    一定很痛吧?


    小玥这是在折磨自己么?


    想提升反应和速度也不要这样折磨吧?


    最后小陌都不忍直视了。


    要是被欧阳玥璇知道了,肯定会一脸鄙视的看着他。


    基本功被他说成折磨自己!


    他的脑子是什么做的?


    身体是神兽没错,但是智商……欧阳玥璇不敢想下去。


    传说中的神兽怎么逗比一只?


    欧阳玥璇感觉这世界玄幻了。


    一个不速之客到来,欧阳玥璇赶紧把小陌收回空间,又抹了抹汗。


    “璇儿。”原来是欧阳修。


    “哥哥怎么来了?”欧阳玥璇道,她这个破院子,平时没什么人光顾,这倒是稀客。


    “见你平时总是足不出户,不如去我那里坐一坐?”欧阳修开口。


    原是请她去做客,那也好,总憋在这里也不是办法。


    “嗯。”


    欧阳修带着她走进院子,院子里的装饰并不奢华,透露着古朴的气息。


    “坐。”


    院子里有一石桌石凳,大理石制成,可见极其奢华。


    家主还真是对他这个儿子费尽心思了。


    虽然装饰并不奢华,就是个石椅,也是大理石制作。


    更别说日常用品了。


    木桌,木椅子,床榻,皆是用上好的梨花木做的,这与她的破院子对比,差远了。

“喝茶。”


    欧阳修倒了杯茶,递到欧阳玥璇面前。


    欧阳玥璇接过,小酌了一口。


    “璇儿,这些天过的还好吧?”欧阳修道,这些天,他都有送东西给璇儿,她也没拒绝,就这么接过了。


    “很好。”欧阳玥璇也不想多说什么,可面前这个人是她哥哥,还是得回答吧。


    “璇儿,不如你就搬到我这里来住吧?”欧阳修道,这里的环境比那个破院子好多了。


    “不用了,我很好。”欧阳玥璇拒绝了,那个院子虽然破旧了些,但场地很宽阔,况且她每天都要训练,在这里住很不方便,若被他发现小陌就糟了。


    虽说这人是他哥哥,但防人之心不可无。


    “真的不到这里来住了吗?”欧阳修失落道,尽管知道了答案,但他还是要问一下。


    “嗯。”


    话落,听见脚步声,两人向旁边望去。


    是欧阳映柳和一位男子。


    男子身着玄衣,头发随意散落,双手负后,一见到她,眼里闪过一丝厌恶。


    这人是太子,洛星辰。


    她和洛星辰从小有婚约,只因她一出生,天上有七彩祥云,哪知她竟然是废物。


    “哟,穿的不错,这衣服从哪来的,该不会是偷来的吧?”洛星辰还未开口,欧阳映柳先说话了。


    “映柳,别胡说!这是我送给璇儿的!”欧阳玥璇还没说话,欧阳修插了话。


    “大哥,这人是废物不说,可我也是你的妹妹,你为何如此偏袒她?”欧阳映柳一副委屈的样子,装可怜。


    “竟然是废物,你又为什么欺负她?”欧阳修回话,这些年,他不是没惩罚过,可她就是不听。


    “我欺负?大哥,强者为尊你不知道么?”欧阳映柳越来越委屈,好像是谁欺负她了一样。


    欧阳玥璇一看便知道了,今日欧阳修请洛星辰来,也叫了她,哪知,欧阳映柳也跟着来了。


    欧阳玥璇和洛星辰在一旁沉默不语,不久后。


    “你今日倒是话少。”这话是洛星辰说的。


    “无话可说。”欧阳玥璇说的是事实,没什么好说的。


    “哼!”洛星辰甩头,继续看戏。


    “大哥,为什么我们一谈起这个废物,就一直吵架?”欧阳映柳不装可怜了,直接大声说话。


    “懒得和你说。”


    最后用这一句话,结束了这场吵架。


    四个人围桌坐下,倒是欧阳玥璇显得不和谐了。


    欧阳修和洛星辰本就是美男子,欧阳映柳长的也算不错,倒是欧阳玥璇,脸上有个伤疤,和他们站在一起极其不和谐。


    洛星辰一直看着欧阳映柳,看也不看欧阳玥璇一眼。


    一个天才,一个废物和一个美女一个丑女,她们比起来,简直是天和地的差别。


    洛星辰原本就厌恶欧阳玥璇,怎么一闹,更是从原本的九分变成十分。


    “太子殿下打算什么时候娶玥璇?”欧阳玥璇咧开嘴笑了,很单纯的笑容,如果没有那伤疤,就更好看了。


    饶是欧阳修很疼他妹妹,可一听见这话,也不知道怎么好,“玥璇,你怎么……”


    自古以来都是男子迎娶女子,现在怎么轮到女子向男子问婚期了?


    “欧阳玥璇,你真是异想天开,就你,也想嫁给太子殿下?


    即便你要婚约,太子也不可能娶你的,现在你竟然这么问,你知不知羞耻二字怎么写?”


    欧阳映柳耐不住了,太子喜欢的是她,这个废物凭什么这样说?


如果觉得好可以点击右上角分享一下哦!因字数限制发表不了很长的文章,可以点击右上角可以在浏览器中搜索哦!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