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医生杨先谜石

品读春秋 2018-02-03 09:13:05





文|谜石


杨先是卜大集方圆百里唯一的乡村女医生。在乡村,医生大都子承父业,素有传男不传女的传统。乡村行医大都要上门,早出晚归的,乡间路坑坑洼洼,又弯又窄,晚上黑灯瞎火的,一个女人也多有不便。因此,在乡村鲜有女的行医。而杨先却不同,其一,杨先家有条狗,每次远行出诊,杨先必带上这条狗。这狗极通灵性,是杨先忠诚的守护神,随杨先出诊,一直贴身护卫,形影不离。这狗是杨先的爹光花调教出来的。光花是看林人,负责生产队林木的看护。其二,杨先虽是女儿身,却如同半个男人。村里人也很少有人把她当女人看,有人还在背后议论她是阴阳人。为啥?先说长相,杨先瘦高挑个子,面带菜色,黑边眼镜架在鼻梁,留着短发,衣着素雅,从不涂胭抹粉。听村里姑娘私下议论,杨先三围平坦,胸平得像打谷场,连女人的胸罩都省了。再说性格,杨先平时面无表情,千金难买一笑,走路始终扬着头,从不主动与人搭腔,说话一个字一个字的崩。


杨先在村里很少与人来往,就连同龄的女娃也不交往,给人一种很难接近的感觉。不仅如此,杨先的家庭也充满怪异。她爹光花看护山林,常年穿梭在野地丛林,不分昼夜,养成了一种怪僻的性情,一脸煞气。天冷时他身上始终披着一身兽皮,油腻腻的,领子外翻着兽毛;天热时,穿不了这个,他腰间也始终缠着一围兽套。孩童们在野外放牛,若拾了柴,听说光花来了,孩童们会吓得扔下柴和牛缰绳就跑,仿佛遇到活阎王一般。这护林员的工作在当时也是个得罪人的活,那时烧水煮饭主要还是靠柴火,很少有人家能用得起煤,砍伐与护林就等同针尖对麦芒。一般人丁兴旺的人家不愿意干这行当,为子孙后代着想。杨先的爹琢磨着自己就这么一个女儿,嫁出去了,自己独丁一个,怕谁?再说护林的活旱涝保收,有时还能逮住一些野物,拿回去剥了皮,做下酒菜,烫壶酒,神仙般的日子,岂能不珍惜?因此,光花护林毫不留情,谁偷砍柴就像掘他祖坟一样,让偷柴人往往偷鸡不成蚀把米。


有其父必有其女。总而言之,提起杨先和她爹光花,村里人心目总中有一种莫名的忌讳和畏惧。这对父女在村里算是独门绝户,深居简出,与村里人总有一种说不清的隔阂,村里人沾着他们家也仿佛怕有什么晦气似的。特别是有一次光花在野外抓住了一个怪兽。这个野物长得像猪又像狗,村人都觉稀罕,没有人能认出这是什么东西,光花把这野物带回去后,就把它杀了剥了皮,谁知当晚他就得了一个怪病,浑身发抖,不能站立,大热天还要烤火。杨先虽说是医生也束手无策,不多久光花就死了。这件事被传得神乎其神,有的说,光花死那天晚上,有人看到上百个黑乎乎的东西,围堵着光花家的门,房顶上也是黑压压的一片。以至于晚上胆小的孩子不敢经过光花家门口,胆大的就大声唱着飞快地跑过,给自己壮胆。还有人说,杨先要不是女人和命硬,也会丧命,女人的月经带是避邪的,鬼魂也让她三分。看来杨先比她爹这个活阎王还要厉害!


自从光花死后,笼罩在杨先头上的阴霾就更浓了。因光花生前护林得罪人太多,加上杨先的性格孤傲,杨先的婚事始终不如意。外面流传着她命硬克夫。但毕竟杨先有个好手艺,媒婆为了钱财,也尝试着给她提亲。


有一次,媒婆给杨先介绍了邻村的一个后生,长得结结实实的,像块石碑,当过几年兵,可正准备见面相亲时,竟因为洗了一次冷水澡,骤然头痛死了。要知道这后生在部队天天洗冷水澡,再说是夏天,洗个冷水澡怎么能死掉呢?百思不得其解,找不到原因,就联想到了杨先身上。早听说,她命硬克夫,看到没有,提个媒还没过门呢,就把男人克死了,这命该有多硬!从此以后,再没有人给杨先提过亲。这附近的十里八村就诞生了第一个女光棍,这在当地也算是一个奇葩。在当地男光棍比较多,不要说黄花大姑娘,就是寡妇也是抢手货。杨先就这么一直单着身。在村里,因她的辈分很高,有的头发胡子发白的人,还要管她叫奶奶。因她又是一个未婚姑娘,大家觉得极为别扭,因此很少有人主动和她说话。杨先与人愈发冷漠,好像另一个世界的人似的。


杨先虽性格古怪,看病却一丝不苟,在村里也从不惹是生非,也不喜欢凑热闹。她总是离那些热衷于是是非非的,家长里短的女人们远远的,你议论你的,杨先像没有听觉一样。对那些喜欢戳脊梁骨的,也毫不在意,有点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杨先平时很节俭,很少赶集,偶尔赶集也很少买东西,她赶集去的最多的地方是银行。村里人口舌毒,一个老女人,一个没开苞的老女人,没儿没女的,光挣钱不会花钱,像个守财奴,就是抱着金山银山有啥意思?


在杨先45岁那年,邻村有个二流子,找她看病。这个二流子是方圆出了名的无人缠,好吃懒做,三十几岁还娶不到老婆。这二流子看病没钱付药费,杨先还是帮他看好了病。谁知二流子病好了,还来纠缠杨先,经常往杨先家里跑。村里人口舌就更毒了,装什么文邹,这狐狸精终受不了,招养野男人,伤风败俗呀,丢杨家的人啊!


二流子来一次,村里人就骂一回。二流子最后一次来,听说他卷走了杨先几万块钱,就再没有出现过。可是人们并没有多少同情,反而更加恶毒,这都是她爹作的孽,断人的烟火,那是断子绝孙的活,老天爷报应呀。


杨先病倒了,人越来越瘦,面色苍白,有时走出门,踉踉跄跄的,仿佛风一吹,就会倒下来一样。就在那年冬天,杨先走了。杨先走的时候,她家那条狗静静地爬在床头,很温顺的样子……


杨先没出嫁就死了,按照习俗,属于夭折,应埋在安葬未成年孩子夭折的野坟岗。族里选了几个主事的,操持丧事,夭折的丧事很简陋,主要是驱邪避灾,怕给村里带来祸水。选好了地,正准备出棺,此时,人群里忽然一阵骚乱,原来给杨先整理遗物的几个人,发现杨先并没有想象的那么有钱。这么多年,只进不出,就是被那个二流子骗了几万块,也应该有几十万吧。可当大家打开一个小箱子一看,里面的存折上只有伍佰多块钱,里面还有厚厚的一叠汇款单和很多信件,展开信一看,是一封封孩子的回信,这么多年,杨先竟捐助了十多个困难学生上学!


人们都傻在那里,沉默了好一会,一些女人开始抹眼泪,低泣着,有的窃窃私语。此时,杨先的邻居贵娘突然拉着儿子扑通跪在杨先的棺椁前,贵娘用手拍打着杨先的棺椁,哭道:杨先啊!我才明白为啥俺孩子每次开学就能在院子捡到钱呀,原来是你从墙头扔过来的,你知道我恨你爹,恨你家,可是你这是为啥呀,为啥呀!


杨先没有埋在野坟岗,她和族里去世老人一样,就葬在她爹的坟旁。出棺的时候,贵娘让儿子披麻戴孝,村里人不分男女老少都排着队送葬,浩浩荡荡的……


提示

作者简介



谜石,原名,杨大闯,男,43岁,籍贯,河南信阳。曾在国内数十家报刊、微刊发表小小说、诗歌两百余篇(首),现居珠海经商。




诗歌 | 小说 | 散文随笔


家以上刊物选稿!部分作品,电台录播!

征稿邮箱:674251231@qq.com

长按识别以下二维码即可关注我们!


正在发生的最好的文学日刊!
主编:宫敏捷(微信号:gmj768406)
责编:初末、小巫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