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瑞士山秋.

LuluValley 2018-10-10 13:18:39

“等夏天,等秋天,

等下个季节。

要等到月亮变圆,

你才会回到我身边。”

--《等你的季节》

引子:写给秋天

从一个秋天走到另一个秋天,似乎每周末都在“放风于山”。没雪的日子里,在爬山。有雪的日子里,在滑山。不得不说,瑞士真的是户外爱好者的天堂。这里寻不到吃喝玩乐不重样的热闹,但这里很容易遇见和大自然五花八门的聚会。

挑选三次秋日山行,以记录这一年在瑞士见过的山秋如冬,山秋如夏,山秋如秋。

马蹄谷,山秋如冬

Creux du Van, 天然岩石环形剧场

时间:2016年10月末

“瑞士马蹄谷”,Creux du Van,位于瑞士法语区的纳沙泰尔州。这里有着垂直高度达160米的大岩壁,围着一个长达四公里,宽约一公里的谷底,形似马蹄,顾得其名。

2016年的秋末徒步,行程大约15km,上下高差大约800米。出发时阴天,对景色并无期待,结果遇见了初雪,看见了雪后初晴,偶遇了阿尔卑斯山的野生岩羊。

以我的视力,徒步时要能看清岩羊,大概需要三米。第一次在户外遇见过岩羊,是2013年在艾格峰北壁下徒步。那是个夏天,一路碎石下行。突然一只硕大的岩羊从我面前经过,飞奔下山,彼此距离最多一米,感觉差点儿就会“人必仰,但羊不翻”。

相比“北壁下的惊悚羊”,“马蹄谷的羊先生”要淡定许多。先是他吃草,我过去看了会他。然后是我开始吃“草”,他过来看了会我。再一回头,发现“羊先生”原来是带着妻儿一起来看初雪的。他大概是没想到,这下雪天还会有人上岩壁来,不一会他就带着妻儿转身消失在谷底。

看着岩羊一家,想起了金庸小说里的“绝情谷”和“断肠崖”。不知道这个谷底,会不会也有带毒的情花,情花旁长着解毒的断肠草。也许,这“羊先生”是岩羊世界里的杨过,“羊小姐”则是小龙女,“羊宝贝”算是新添的剧情,神仙眷侣,好生逍遥。

蝴蝶谷上,山秋如夏

Turren, Lungern(龙疆),行走山脊

时间:2017年10月中

Lungern,“龙疆”。这个地方,去年开始在国内网络上很火。朋友们问我,是否知道这个湖,黄金快线会经过,他们说天堂不过如此。当时听了觉得很懵,龙疆湖是挺美的,但是瑞士这样好看的湖很多啊。真要说特别,还是我寻了三次才得见的心湖最特别。

奇怪的是,后来每次看到龙疆湖都会多看几眼。发现湖的色彩,会随着每天的光线而变化,初冬的早晨在半山看它,是上图这样的浅墨色。秋分的正午在缆车上看它,又是下图好友拍的这般浓艳宝石蓝。

龙疆背后的山上有一个小村,叫Turren,以蝴蝶种类繁多而出名,我叫它“蝴蝶谷”。秋天不是看蝴蝶的季节,但我还是在爬山时遇见了一只小蝴蝶翩然飞过。蝴蝶谷上的山脊之行,开始于午后,路程约20km,上下高差900多米,起止Turren,走了一个环线。初上山脊,可以看见再远处的Sarnen湖和卢塞恩湖。

印象中,这是瑞士最暖的十月秋,“暖”到十月中旬在2000米左右的山脊徒步,都恨不得穿短袖短裤。防晒霜和遮阳帽似乎怎么都不够,一边是肌肤爱美之心,一边是爱大自然的户外之心。那些抵挡不住的日晒雨淋,就让它们浸入身体,变成故事的烙印吧。

沿着山脊走,翻过一个又一个的山顶。有的山顶会矗立着十字架纪念,有时十字架下还会有个小铁盒,盒里有塑料布包裹的本子和笔,用以给每个路过的山行者签名纪念。这些年陆陆续续签过好几个本子,每次翻看之前的记录,似乎我都是第一个用中文写字的过路人。

这时突然听见朋友说,“Hi,你们看到了前面的路是什么样子吗?”这时我才朝十字架背后望去,原来前方的路都是仅限一人通过,两边皆是悬崖的“山脊之路”?!!

没带登山杖,最陡峭的一段路把相机放回包里,必要时手脚并用。视觉出现误差眩晕时,就把双手遮在两眼旁,不看两边,只看前方。一边碎碎念着“我好害怕”,又一边碎碎念着“不怕,不怕”......

走过这段路,才开始真心感激这好天气,无风暖阳,山脊阳面无冰雪,阴面冰雪少许,也没有让人进退两难的雨雪大风

走在山脊上,可以很清晰地看见远处的雪山,正面看有少女峰,艾格峰,莫希峰,往东能看见铁力士。日子久了,山的样子都记在了心里,逐渐都不再需要识别山的手机软件。每当如此,就会默默问自己,“差不多了吗,是不是可以走了?”。

下山的路上遇见了一个高高的玛尼堆。也许在这个地球上,有一类人,是不需要按照国家民族宗教来划分的,他们叫“山里人”。山里人表达对山的崇敬与爱,都是相通的。不仅是玛尼堆,山下不远处夏季放牧聚集地的屋檐上,我还看见了“白神石”,和藏区民居屋檐上摆放的一样。

我想,我也是个山里人。因为,睁开眼但凡有时间,我会去看山。闭上眼但凡有梦,我也会去看山。想到如此,心里豁然。

Stoos,山秋如秋

关键词:Fronalpstock,云雾中的山脊

时间:2017年9月初

如果有朋友让我推荐一个离苏黎世或卢塞恩都不远,交通方便,隐秘且美,能看山看湖的绝美之地,我想那一定是Stoos。

Stoos是阿尔卑斯山的一个普通小村,位于瑞士的心脏地带,属于瑞士联邦的发祥地之一Schwyz州,距离苏黎世车程一个半小时,卢塞恩车程不到一小时。

Stoos村上的Fronalpstock山脊一线,就是从照片左边视野范围之外的山脊,一路走至照片最右边的缆车站。本来计划这一路行程三个小时,十二三公里的样子,但最后因为景色美得太迷幻,走了大概五小时。景色之所以迷幻,一个是因为地势,另一个是因为天气。山脊两边绝壁,天气多变。起初,山脊的一侧云雾厚重,只能看见一侧的山势起伏。

山脊小坐休息一会,突然间云雾散开,透出山脊另一侧宝石蓝般的湖水,对面的雪山若隐若现,那一刻犹如神迹显现。

接下来的路程,时而云雾弥漫,时而拨云见日。本来是打算轻松地山脊漫步,然后在山顶找个餐厅美美地吃个午饭。结果发现对行程有所误判,本以为山顶有餐厅的位置,结果只是野餐区。

而我和好友都未带任何吃的,整个徒步两人唯一的“干粮”就是我的那瓶零度可乐。她怨念地问我为什么是“零度”,我傻笑着回应到“没事儿,阿巴斯甜”。

这一路曾遇到一个逆向而行的瑞士小哥,在路边吃他自带的面包鸡蛋奶酪。我眼巴巴地看了会,说要不要去打个招呼讨口吃的,但是好友说,别丢人?。

就这样,我们一路翻山越岭,路过牛棚看了看也没吃的,只好一路坚持着走到终点,坚信终点缆车站一定有餐厅。

走到终点,原来不仅有饭吃,还有可以让人暂时忘记吃饭这件事的美景。我喜欢阴天去爬山,大概不是因为喜欢阴天本身,而是喜欢有云的天气,喜欢云的捉摸不定和变幻莫测,喜欢“变幻无常,更为美丽”。

结语:写给冬天

前些天无意中读到庄子的《骈拇》篇,他大概是想说“任何高于平均值的东西,都有着相应的代价”,无论是幸福感、快乐、金钱、能力,还是其他。

在瑞士,每天都能看见这般高于平均值的大自然美景。你说,与之相应要付出的代价又是什么?

又是一年秋去冬来。再见了,瑞士山秋。好久不见,瑞士的雪。Let it Snow...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