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厮怎么长的这么有味道?

没空读书 2018-09-20 17:44:59

张·思·宏
Peter Zhang
将自己的人生过成段子
并夹杂与书中与众人分享

前一段时间像打了鸡血一样,一连串写了好几篇高大上的战斗檄文,从价值观/企业文化/人生情操的角度好好的装了一回B,反响倒是真的不错(两篇取得了超10W+的网络阅读量),可也真心的搞得人很累—B可不是这么好装的,那可是相当的讲究技术和耗费心血啊!因此今天就转换一下风格,聊聊风月谈谈情怀吧。
因为最近开了网络公开课,出于宣传的目的,平台方让我给他们一些照片好做海报和课程推广介绍,我翻遍了自己电脑里的存货可最终也没有找到一张满意的:全部都是过去由公司的PR或者Marketing部门给拍的,每张都是一副志得意满/道貌岸然的成功人士的样子,像极了欠揍的北朝鲜干部,这种照片要是放到网络上那还不被那些小朋友们笑死啊。在这个一切讲颜值的年代靠这种形象怎么能骗得来人掏钱上我的课呢! 本着“跟谁过不去也不能跟钱过不去”的原则, 清高如我的人也不得不向市场低头, 决定去拍一组“正常”一点的照片好迎合一下网络时代的金主们,唉,真正是斯文扫地,惭愧的紧啊……
带着这种心态,我去了上海的一家经朋友牵线介绍的摄影工作室(下面有她们的LINK,在此我要郑重声明啊:哥以人格担保,我没有收她们的广告费啊!这篇真的不是软文啊!以后如果哥收了商家的钱写软文一定会在文章最上面加一行小字:这是软文这是软文这是软文)。 因为实在不想再拍以前的那种装B照了,因此我这次干脆连衬衣都没带,直接穿着短裤汗衫就去了(虽说不是正装, 但据给我置办行头的太太讲这些可都是名牌啊,比如说汗衫吧,就是出自以生产爱情动作小视频而久负盛名的优衣库,两件要70多块呢)。 不知道是摄影师的技术太高超, 还是我太不当回事儿了, 反正所有的照片都是一次过不到20分钟就拍完了—就这还包括拍摄间隙我抽了一根烟的时间。嘻嘻哈哈的拍完照片拿到电脑上一放,“啊….哦 !” 我不禁失声叫了起来,“怎么,不满意吗?如果觉得不好没关系,咱们再拍直到你满意为止”摄影师看到我这种表情连忙担心的问道, “满意!我简直太喜欢了,这就是我想要的效果!因为它们完美的反映了我最想达到的生活状态: 
  从此以往,唯有嘻皮笑脸的面对人生   
性格使然吧,20多岁时我是一个非常爱折腾的人:第一份工作做了不到半年就被台湾老板炒了鱿鱼,浪迹街头了快三个月才又找到新工作。可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刚刚稳定了三年就又颠不住了想自己做生意(我年轻那会儿还没有“创业精英”这种高大上的词,只要是自己养活自己的工作当时被一律统称为”做生意”),于是就开始卖啥菲律宾的进口食品/工业添加剂; 然后去帮一个新加坡的个体户开啥啥国产版的麦当劳/肯德基连锁快餐厅,折腾了一圈到最后钱没赚到只好又灰溜溜的跑回外企—30岁出头加入了可口可乐,从此定下心来开始死心塌地的走外企职业经理人之路。不知道是人生经历的折射,还是骨子里原本就有的情结,让我对30岁时发生的一件小事至今记忆犹新。
那是一个秋日的黄昏,地处南方的厦门虽说已过了盛夏,但天气依然炎热。经过一天的忙碌终于熬到下班时间了,我急急忙忙地走出办公室坐上回家的公车,将疲惫的身体舒服的放进座位后,我把头斜靠在车窗上,懒散的打量着窗外或急或缓驶过的景色:人、车、树木、高楼大厦….这时车辆缓缓的驶进一个公交站台,马路对面的一幅高尚住宅小区的灯箱广告映入了我的眼帘:画面正中坐着一个志得意满的轻熟男—大概30岁出头,长得白白净净斯文儒雅的样子,一身休闲职业装,慵懒的坐在一个藤编的椅子上,微微上扬的额头和做作的恰到好处的眼神,无不显示出人生大赢家的满足和惬意…… “成功人士的理想港湾”…...大大的黑体字完美的点出了主题。这真是一幅无比“正常/典型而又庸俗”的房地产广告,但不知道为什么,这幅广告画在那一天突然一下激起了我内心的共鸣:
这,不就是我一直想长成的样子吗?

心底的渴望一旦被唤醒,我立刻就开始行动:首先从着装上进行升级,原来不敢穿/舍不得穿的名牌服饰(mark—那时候还没有优衣库和小电影)慢慢进入了我的衣柜—虽然还没有到把大大的LOGO伸到别人眼皮底下炫耀的程度,但内心的那种满足感还是挺让人销魂的;接下来就要开始注重自己的言谈举止了—好歹咱也是个外企小白领+全球500强企业中层领导,待人接物不能再像NOBODY那样随意了,无论是在下属还是家人朋友面前都要有些领导的架子不是?我们还应当像小鸟爱惜自己的羽翼般在乎自己的“名声/口碑/形象”,那时的我非常在意别人对我的评价—无论这个人和我的工作/生活是否相关,我都在心里渴望自己能赢得他/她们的爱戴和称赞,我希望自己在别人的心目中永远是高大/伟岸/公正/青春帅气的形象。举个例子吧:如果有一天我发现某个下属工作时好像对我有看法,或者不开心,我立刻就会紧张的问自己:“哎呀,是不是我什么地方做的不够好得罪了他/她,我可不能让别人说我的坏话啊,今晚就不要去参加儿子的学校亲子活动了,赶快找个时间和他/她聊聊,我一定要做个被所有人都喜爱的老板啊”。那时的我,真的演得很认真,很投入,而且乐此不疲,也似乎从外人对我的恭维/反馈/沟通当中得到了印证:我确实是个人人都夸奖的好领导;好丈夫;好父亲。而我内心的真实感受是什么呢?没有人关心,到最后连我自己都不关心了。有时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甚至都开始恍惚这个家伙是我吗?这是我真正想要的容颜吗?
实在是应该感谢生活,感谢他轮圆了大巴掌一次又一次的往我脸上招呼,用一记记有力的大嘴巴子将我抽醒(结婚/离婚/结婚;辞职/工作/再辞职/再工作—而且是去原单位工作;生儿子/送人/再生儿子;没钱/没钱/没钱……)让我慢慢明白原来生活是这个样子的;原来自己其实真的不应该太把自己当回事儿;原来出自别人嘴里的你的所谓的好名声是如此的不堪一击—因为没人(除了你的亲人/致交)真正的把你当回事儿,那么你又何必自欺欺人呢?随着清脆的耳光声渐渐散去,我开始慢慢的品出些味道了,而这些味道也开始由内而外的散发,一步步爬到了我的额头/眼角/脸颊,并最终改变了我的相貌,熏陶了我的气质,催熟了我的容颜……
1、Great Leader绝不是人人都夸奖的好好先生,毁誉参半的人才最具人格魅力。
2、“名声”这个东西其实就是厨房的抹布,人人都会拿它擦东西美化物品但谁也不会把它顶到自己头上—再说的直接点吧,这玩意是人们拿来要求别人的,谁会傻到往自己身上招呼呢,你说对吗?
※  年轻时,我把深刻当作一种使命;四十岁以后我把简单看成高深的学问。
※  年轻时,我执着于追寻一切问题的答案;四十岁以后如果不明白我就不想明白了。
※  年轻时,我将“永远”当作一种最美丽的承诺;四十岁以后我觉得“珍惜当下”才是最长情的告白。
※  年轻时,我羞于告诉别人“我不知道”;四十岁以后我开始轻易的原谅自己的各种“无知”。
※  年轻时,我每天都在想着如何过好未来;四十岁以后我只惦记着今天该怎么好好度过。
※  年轻时,我会遗憾爹妈怎么没把我生成电影明星的长相;四十岁以后早上照镜子时我偶尔会无耻的想:“这厮怎么长得这么有味道”。
※  年轻时,我觉得严肃才是对自己人生负责的态度;四十岁以后我发现只有嘻皮笑脸才能抵挡生活的各种调戏。
人生有多少种相貌,我真的不知道,也懒得知道了。因为它一直都在变—在你不经意间,划过你的脸庞,蹂躏你的容颜。红了樱桃,绿了芭蕉,等你幡然醒悟时,一切都已注定。而你唯一能做的,不过是尴尬的笑笑,然后对自己说:想得而不可得,你奈人生何?

本期配图(除旧照外)均由IDPHOTO
Peter哥表示很满意

微信号:idphoto-sh
每个人都想要一张好照片
-  END  -
【本文版权归作者及「没空读书」公众号单独所有】
长按二维码,关注「没空读书」
和有趣的人一起分享有趣的事
 特 别 感 谢 
HELLOooo团队
「没空读书」微信公众号由HELLO团队独家运营管理,
转载请联系HELLO团队(ID: helloyourdream)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可获得上期原创:《请问价值观有什么卵用?》的阅读链接。
↓↓↓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