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发生关系后,通常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

羽书文学网 2018-09-09 13:54:50


欢迎观临森林小屋~


 

穹雷阵阵,原本巍峨的上天界摇摇欲坠,紫宵殿在一片震声中,颤巍巍如一位迟暮老人,似乎再也经受不住任何的凄风苦雨,转眼就要倾塌。


这时,紫宵殿内一员天将急匆匆奔走出来。

“天将留步!”


忽然传来相唤的声音,天将停住脚步,回头看时,原来是道祖普度真人。

天将躬身行了一礼:“见过道祖。”


普渡真人道:“天将行色匆匆,是欲何往?”

天将道:“奉天帝之命,将七魇流火洒向凡间,灭那金戬逆兵!”


普渡道祖身形一震:“什么?天帝真要用那七魇流火?”


天将道:“金戬叛军打上天界,众天将无法可施,唯有用这七魇流火才能保住天庭。”


普渡道:“可是这七魇流火专门燃烧凡物的七觉,眼、耳、口、鼻、舌、身、意,七觉有一者,便难逃其害,如此一来,非但是金戬逆兵,凡有七觉者,凡有眼耳口鼻舌身意者,皆会被这流火燃起来,整个下界,亦会变成一片火海,天帝此举,是要灭掉整个世间!”


天将道:“世间本就是天帝所创造,世人忘本,竟让金戬领妖兵进犯天庭,灭掉就灭掉,有什么可惜?若哪天教祖想他们了,再造几个出来玩玩儿就是。


那金戬不知天高,妄想与咱们享有同样的特权,让流火给他点厉害尝尝有何不可,也正好让下界生灵长点记性!”


普渡本想据理力争,先阻止天将将流火放下凡间,再进紫宵殿劝说天帝摒除用七魇流火灭亡下界的打算。


然而,听了天将方才的言语,普渡心里却禁不住咯噔了一下:“唉,虽说自己是第一个成仙的凡人,上天界人人尊称一声道祖,可那不过是表面上的尊敬,这些原本就出生在上天界的天神们,怎么会把凡人放在眼里,又怎么会因为自己的劝说,而放那个险些逆天改命,兵反上天界的金戬一马呢?”


想到这里,普渡天神喟然一叹,低头不语。


那天将也不再多话,回身来到南天门之上,将手中“七魇流火”洒向凡间。


但听,“轰”的一声巨响,普渡和天将同时觉得,一股强大的爆炸力从下界冲了上来,将整个上天界冲的一跳一跳的,随即,一股热气从下面冲来,烘的二仙浑身发热。


往下看时,却见下界一片火海,火海中几个硕大的火团在其中飞窜蹦跳,上面云雾翻滚如沸,好不热闹。


天将看的兴起,“哈哈”大笑:“好,好一场大火,这下金戬逆兵,该知道什么是天高地厚了吧!一介凡人妄想逆天,哼!”


而,一旁的普渡,却是一脸愁容:“唉,浩劫,浩劫呀!”

 

却说那逆反天界的凡人金戬,本也是修仙之士,正在穷通天地之道,将要飞升紫阙之时,了达天机,惊悟原来凡间修道之士谁该成仙了道,谁该坠劫兵解,谁当走火入魔,在上天界皆有定数。


更有甚者,竟有无数仙人在修道之人身上下注,赌谁谁几百年内可以成道飞升,谁谁几百年内当坠入魔途。


为了赢得赌局,彼此找关系,拉门路,结党派,甚至偷偷下界,将仙家妙药、法宝装备和修仙速成法门传于自己所下注的那个人。


更有无数黑心天神,下注谁谁修道不慎,走火入魔的,竟偷偷下界,在其修道之路上,无端设下诸多险恶的阻碍,修为尚浅的多为其害,就是那修为高,定力好,终究破他重重险阻成仙了道之人,也被他找关系偷走仙籍,将仙籍上的名字,改为自己下注会成仙的那个人。


金戬不甘苦心修道到头来竟只做了上天界的玩物。是以,发下宏愿,入沉沦海下三千万丈,以水压分解自身残躯,保存意识,化为万千浮游,散布沉沦海,于沉沦海中重新修炼,凡七千万年,自身所分解出去的每一个浮游,都练成了半仙之体,便将千万身合一,共是五百分身。


这五百分身,再分散于下界各地,修习无上法力,结交天下能人异士,又七千万年,五百分身各具金仙实力,结交豪杰近万,这才和身为一,起兵逆反。



在金戬解体修炼这十亿四千万年里,修仙界愈加黑暗,有些修道人为取得在上天界的进身之阶,竟想方设法想要成为天界上仙的赌注,为此不惜勾心斗角,彼此陷害。


所幸,修道人中尚有正直之士,见修道一途如此昏暗不堪,每思改变之法,苦无出路之际,一见金戬起兵,一时群起响应。


金戬之声势,一时浩大无两,如日中天。

而上天界众仙,起初一听凡人竟然起兵反天,都觉可笑,未多在意。


是以,金戬逆兵一路攻打至第九重天,才令天界主勃然大怒。直接派天将,将那七魇流火刷将下去,灭掉金戬妖兵。至于下界众生?在天界主眼中不过一群草芥,不在其关心之列。

 

话说,金戬大军一路打至第九重天,未遇到强大的抵抗,众将心中各自窃喜,金戬却心中有数:“天界的实力,岂止于此,之所以未遇到大的挫折,是因为天界众人根本就没有用心抵抗,也就是说,现下自己的军势,根本不足以引起天界的重视。”


“而,在这种情况之下,一路打到第九重天,天界再来的反攻定然十分残酷。”

正想到此,却见一溜儿百亩方圆的天火,自三十三重天紫宵殿所在,飞将下来,尚未挨着第九重天的边儿,便听这边众人惨嚎连连。


打眼看时,却见己方诸兵将一个个抢地呼天,面皮热烘烘的,一股红艳艳的光火,自内而外透出来,继而,“噗”的一声,自七窍之中,各喷出一股火流,浑身化作一团烈火,焰腾腾的四处蔓延开来,登时整个第九重天,变成一片火海。


那七魇流火引燃了第九重天上的逆兵,一路飞将下来,落在凡间,登时如流水般,涌向四野。


金戬知道此火专烧人的七觉,连忙将眼耳口鼻舌身六感闭塞,谁知念头一发,那“意觉”已然冒了出来,一溜儿流火趁虚而入,幸亏金戬法力超群,登时行分身法,散出千千万万分身。


而分身一出,立时又被流火烧毁万余。


分身一刻,千千万万双眼睛,看到九重天一片火海,追随自己的众将顷刻间化为飞灰,心知自己不能救,留下被流火侵体的分身,将幸存的几百分身飞下凡间,意欲保住凡间。

 

那“七魇流火”是以“七觉”为燃料,所谓七觉者,眼耳口鼻舌身意者也,这七觉有一遇上这流火,便如油添烈火上,登时就燃烧起来。


而人间万物,哪个没有七觉?


那修仙炼道之人,练到至高境界也是清心寡欲,七觉反而更加灵敏,流火遇之更炽,自古世间,无七情六欲者尚能找出一二,无七觉者却是没有一个。


就连那禽兽畜生,也至多没有“意觉”。


是以,流火一下,凡间便似爆了一个大型火弹,凡是有七觉的生物,一遇流火,立刻便都被它引燃了,而那火宛如流水一般四处奔涌,涌到哪里,哪里便是一片火海。


金戬降临凡间将三百分身围住流火,自身无上法力,自全身三万六千亿个孔窍之中发出,将流火困在中央,一时发散不开去。


但那流火何等霸道,金戬纵有通天之能,亦只能阻其一时而已。


金戬力阻流火的同时,也尽力关闭自己的七觉,想来那眼耳口鼻舌身等诸多感觉似金戬这般修为关闭起来倒也容易,唯独那“意”之一觉,你越想要关闭,他便越强盛。


金戬感觉自己的意识已经开始发烫。


危急间,一道身影从天而降,金戬感觉背心被一只浑厚的手掌抵住,一股强大的法力,源源不断的输进自己体内。


前来相助者正是肉身成圣之祖普渡天神。


普渡乃鸿蒙开辟已来,第一个修炼成仙成神的人,道心不曾沉沦,不忍见凡间受流火侵害,拼着神魂俱灭的下场,下界一助金戬。


两大高手联合,流火之力稍减,然此火生生不息,金戬与普渡天神又不能时刻压抑住自身“七觉”。尤其关切下界生灵安危之心犹切。


那普渡天神修的是正统道法,心神寡淡,闭塞七觉,尚属不难,而金戬,因一心想要起事推翻上天界,于“意觉”上修炼不足,有时为了激励部下甚至一任自己激动兴奋,较容易心猿意马。又见这流火一烧自己在那十亿四千万年里苦苦谋划之事化为泡影,心海难以平复,意觉便更难闭塞。


二人强撑了一会儿,那流火之势愈强,二人正要支撑不住。

却听啼声得哒,一道白影纵身跃入,飞快的围着流火奔跑,迅即如风,金戬数百双眼睛同时看去,才能看清此物形貌:


但见它通身雪白,魁梧如雄狮,额生两只犄角玲珑剔透,肋生双翼,振翅若飞,原来是妖王白泽。


白泽妖王,在流火与金戬三百飞身之间,飞速奔跑着绕圈子,极快的速度在两者之间,掀起一股罡风,将流火与金戬隔了开来。


妖王乍现,火势又缓的一缓。

流火被困锁多时,那股压抑于中的力道便愈发猛烈,又无熄灭之法,金戬、普渡与妖王都知道这不是长久之计,一旦二人一妖的力量不足以困锁助它,它突破重围,势子必将比先前更加猛烈。


白泽奔跑多时,力不从心,背上白毛已被灼伤多处。


忽听一声长啸,厉如狼哭,漫天飞来九只大头,围住火势,吞云吐雾,阻止火势蔓延。九只大头上各带有一条细长的脖子,元身尚在十里之外——正是元兽九婴。


危机之刻,妖王、元兽来援,一凡一仙一妖一兽,同为凡间生灵,不忍见世界覆灭,各自拼尽全力,决不让流火越雷池,决不让世间受荼毒。


2.

        

金戬、普渡、白泽、九婴与流火相抗多时,虽一时阻住了流火的去势,却是只能以法力阻遏,全无熄灭它的办法。


然而,法力有用竭的时候,流火却是无穷无尽,且势头越被阻遏,后续的力道就越强。


这样一来,一方是越来越弱,另一方却是越来越强,双方相抗多时,却听一声厉吼,距离流火最近的白泽,神力难以为继,被流火一冲,内外齐燃,散为飞烟,被烈焰蒸腾之力,顶上云霄,灵魂不灭,飞烟中洒下数道魂力,罩住金戬众人。


白泽即亡,金戬三人失去一个强助,九婴第一个支撑不住,转瞬间已有四只头颅散为飞灰!


金戬长叹一声:“元兽,天神,二位快快抽身保命去吧,凡尘罹难,金戬之过也,该当与尘世同亡!”


九婴长鸣不去。

普渡说道:“凡间即灭,凡间生灵岂有幸理?”


金戬道:“天神已入仙班,何必在这里枉自送掉性命!还是快回天庭,保住有用之躯要紧!”


普渡却道:“你说错了,对凡间生灵来讲,真正的有用之躯,不是老夫,而正是你呀!”


金戬问道:“天神何意?”


普渡道:“流火肆虐,生路只有‘沉沦海’,此海不同于凡间其他海域,就连天界也只能管辖到浅海,浅海以下因为水压大过寻常海域数千倍,除你之外,还尚未有人神能突破浅海,你之前亿万分身在‘沉沦海’中修炼。熟悉那里的环境,又有分身之法,为凡间生灵保住一点薪火的重任,非你莫属!”


金戬一怔:“可是,凡间遭受流火这样的灭顶之灾,都是因为金戬而起,金戬岂能弃众生而独活?”


普渡双眉一竖,喝道:“胡说,在种族延续面前,任何因由都该让步!”


此时,流火之力更加猛烈,一人一仙一兽都有了支持不住的感觉,普渡喝道:“金戬,当机立断,快快抽身!”金戬不为所动,普渡一抬头却见九婴也在关注这边动向,显然元兽也不愿众人覆灭在此。



普渡与九婴这一个对视,当下二者心中都有了默契。


却见九婴伸过一个头颅,大口一张,竟将金戬一个分身吞入口中,普渡抬手一道白光飞出如刀般向着那只头颅斩落。


白光斩断九婴一首,巨力带着那只头颅,飞快的向着沉沦海下沉去。

普渡吼道:“金戬,珍重!”


轰然的一声,流火突破道祖元兽的防卫,迅速爆散开来,普渡与九婴的身影,瞬间吞没在流火之中。


一声长啸,冲天而起,自九天之上盘桓,仿佛控诉天界暴行,然天界之主,怎会在乎下界区区一头元兽,长啸之声,壮怀无托,直落下沉沦海。


而在沉沦海下,普渡无边法力,将衔着金戬的那颗头颅只打下沉沦海下三万丈,已到浅海与中海的交界之处,九婴已死,那颗头颅已失去兽力保护,承受不住这股水压,轰然爆碎。


而金戬一时未能明了身在何处,九婴头颅一碎,水压透身而来,金戬心中念头方转的一转,巨大的压逼之力,已经迅速啃啮进他的周身百骸,瞬间将他撕裂。

而此时,金戬的护体分身法力却也被自动激发了出来,砰的一声,九尺之躯,散为千千万万个血红色的浮游,立时被水底巨大的压力,冲回海面上。


便如一朵巨大的红花霎那间盛开在大半个沉沦海面上,刚一露头,登时又被流火烧毁大半,浮游立时潜游下去,正在惶惶无计可施,却见一蓬沙雾,自海底冲霄而上,如星斗遍布海面,又各自放出一道金光相连,如罗网般兜住那流火。


流火被这罗网一兜,竟一时烧不下来。


一众浮游向水下望去,却见三个妙龄少女站在距自己不远处的水下,望着这边正在交谈。


内中一个身穿不知是何材质织就的绛色长裙,一双眼睛忽闪忽闪的,看上去最是年轻的说道:“姐姐,我看这火烧的颇有意思,反正怎么也烧不到咱们‘海晶宫’去,乐的看个奇景,姐姐却为什么又用‘周天星斗海相大阵’去把它逼回去?”


另一个身穿粉色纱裙,眉间含有一股冷媚之色,看上去年纪比上一个稍大的说道:“我倒觉得星儿这话说的在理儿,沉沦海广阔无边,这么一溜火儿,对整个沉沦海来说不过是一点小小火星儿,最多也就在浅海烧一阵子,中海都未必烧的到,更莫说是咱们所在的海底。”


另一个身穿白色长裙,上面闪着晶莹水光,面色清冷如月,却自眼神中透出一股温柔来的少女,看上去最是持重,此刻她语带薄嗔:“你们两个这是说的什么话,怎不闻‘唇亡而齿寒’?这一次烧了浅海,下一次就烧到中海,再下一次烧到深海,再来岂不就是海底了?虽说不过萤火之光,却也不许它残害浅海生灵!”


金戬听得惊心动魄,想着“七魇流火”何等霸道,第九重天以下连同整个凡间,尽为所灭,火势几乎蔓延整个凡间大地。然而此火在这几人眼中看来,竟不过是“一溜儿火”,与整个“沉沦海”比起来,更也只是一点“小小火星”区区“萤火之光”,由此看来,沉沦海之广阔,竟比天界还要大出不知凡几!当年,自己于此处修炼之时,所经历之处怕也只是它的冰山一角吧!


正想着,却听头上忽来“嗖”的一声,抬头看时,却见那流火,突地在海面上打了个旋子,飞也似的自海面上蹿回天上去了,想是那天界之主以为凡间生灵皆已被流火烧死,便叫天将把那流火收了回去。


金戬心中松了一口气,正要将那三个少女看个仔细,却听水下喝出一声:“疾!”

只见金光闪个不住,那“周天星斗海相大阵”重新化为一拢薄沙,飞回那个持重的少女手中,少女接在手里,那个年纪最小的把脑袋凑上去,一看之下,失声喊道:“呀,姐姐太不心疼自家宝贝,看看那火把咱们的阵图烧成了这个样子!”


那个持重的少女语气中也带着几分惋惜:“没想到,那流火居然那样霸道,连‘周天星斗海相大阵’都烧成了这个样子!等回去怕要好好祭炼修补一番了!”


三人说着,一路向海底游去。

金戬想到还没谢过相救大恩,连忙想到要将分身合一,追上去致谢,不料九婴所唅的这个躯体本身就不是金戬本尊,方才被深海水压一击,虽然分身法术及时发生效用,却也身受重伤,一时竟难以回复原来法身。


眼看三人说说笑笑,渐渐远去,最后终于连人影也看不见了。金戬只能借所化生的千千万万浮游之口,发出千万声长叹,然而这千万声小小浮游的长叹又有谁能听到呢?


身体化为浮游也没有什么,之前金戬在沉沦海下修炼的时候,便是借由沉沦海的水压,让自己的身体被分裂成千千万万的浮游,然后由每一个浮游开始修炼,那个时候,尚不知道沉沦海竟有如此深广,现在想来,当年修炼时想必连浅海都没游出去过,现在重回浮游之体,也知晓了沉沦海比想像中的更加浩瀚无垠,便正该从头开始,修炼更高的法力,倒不必耿耿于怀,徒劳伤悲!


此刻久久萦绕金戬心头不去,令他备受煎熬的,是普渡天神、白泽妖王、九婴元兽还有那千千万万跟随自己反叛天界的部下朋友义士,这些人尽丧于“七魇流火”之下,而自己——叛军的发起者、魁首,却逃到这里,苟且偷生,如何能够心安?

金戬宅心仁厚,思虑间总将凡间所受流火的荼毒归咎于自己。却不想这种想法竟无意间,引动了潜藏在他自己意识之中的流火热力,金戬于七觉中的“意”之一觉最是强盛,几次因为心海翻腾而被七魇流火趁虚而入,仗着分身妙术,保住性命,然而分身千万,意识却只有一,所以,金戬虽不至于被流火烧的灰飞烟灭,意识却已受其害。


虽然如此,金戬若能平心静气,潜心修炼,也未必不可逼出流火热力,但挚友亡故,部下、同道死伤已尽,整个凡间生灵因自己而灭,如此境况,心如何能平,气如何能静?


意识一乱,流火残留在其中的热浪,便被激发了起来,慢慢的侵蚀着金戬的意识。


再加上,流火烧死了浅海一带大量的鳞介,尸体浸泡在海水中,时日一久,尸体腐烂生毒,流毒波及大半个浅海,殃及海中无数生灵。


金戬虽有万千分身,但区区浮游之身,生命力十分脆弱,在流毒的侵害之下,万千分身不断消亡,最后只剩其一,且因为流火余力对意识的侵害蚕食,他渐渐忘记自己从何处而来,往何处而去。


随着时光流逝,金戬竟全然变成了一点浮游,漂浮在茫茫无际的沉沦海中!


 

3.


不知过去了多少年月,沉沦海依旧在无数的暗涌中,保持着表面上的平静。


一粒浮游,不知自己所从何来,漫无目的的在浅海之中漂浮,在数不清的暗流中,它甚至没有左右自己的力气,随波逐流,茫然的漂浮着。


忽然,水中的暗劲猛地大了起来,无数的水旋,从四面八方飞旋而来,浮游被这些水旋弄的东倒西歪,正在张皇无措时,却听无数刺耳的吱吱声,所有的水旋都在一瞬间崩溃,暗流排山倒海而来。


原来,不知何时,无数的虎头鲨鱼结队游向浅海,它们飞快的划着尾鳍拥挤而忙乱,仿佛身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追逐它们。


浮游被它们激起的水力冲击出去足足几十里,他正要借着这股力道向前逃去,却见那后方登时拢上来一握轻沙,散在身前,纵横交错如一张巨大的渔网,向着群扑而来的鲨群罩了过来。


鲨群成千上万,体型庞大,游得又飞快,被那网罗一阻,立时挤做一堆,相互冲撞,扭转着身子想要脱出。无奈体型太过庞大,所在又太过拥挤,任它如何冲撞,直弄得自己东倒西歪,愈加脱不开去。


那轻沙幻化的渔网,却已迅速的收拢起来,一众虎头鲨本已拥挤不堪,被这渔网一收拢,愈感活动不开,发狠挣脱,然而那轻沙幻化的渔网,竟似用世间最坚固的材质织就的一般,想那千万头虎鲨猛挣之力何等巨大,那渔网非但不曾破损,反而越来越紧,直往众鲨鱼血肉之中陷了进去。


海水变得愈加腥咸,小小的浮游几乎被这股血腥味冲的晕昏过去。


然而天生万物,再小的生命也有求生的本能,浮游一心想要脱出这血腥的地方,不让虎鲨那样的庞大生灵危及到自己的小小生命,此刻拼了命的往前游去。


然而一介浮游在海中只有随波逐流的份儿,无论他如何努力,在无数虎鲨挤撞出的暗流之下,他都难进寸豪,只有那神奇的渔网划破虎鲨的鳞甲刺入它们皮肉的时候,飙出的血液才会将他向前冲出几许,但很快又被暗涌荡了回来,他就这样陷入了这个血腥的圈子,挣脱不出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渔网倏地一收,随后浮游又觉得有一股大力猛地从背后摄来,自己身不由己的被这股巨力带出去老远。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想明白,原来,是那捕杀虎鲨的人,收拢了渔网,拖了捕获的鲨鱼准备返回,拖动鲨群的巨大吸力,令自己不由自主的随之而去。


浮游对自己的生命产生了深深的悲哀感,那短短的一生,只能随波逐流,最后成了这群巨大生命争斗之下的牺牲品。


正想着,忽然前方那股拖拽之力猛地停了,想是那捕鲨的人停了下来。浮游便感到一震头晕目眩,四周的水力齐朝着自己压过来,他感到自己全身都要破碎掉了。


原来在巨大的吸力作用之下,浮游居然跟着鲨群下到了中海,寻常浅海生物不慎被卷入中海,无法承受那里的水压,便是立刻被压成齑粉的命运。


然而这粒浮游却仿佛与别个不同,在承受了中海的巨大水压之后,他非但没有被压成齑粉悲哀的结束自己的生命,他的身体却起了一种令人意想不到的变化,这一个变化影响了以后整个沉沦海以及海上世界的命运。


只见,在巨大的水压作用下,浮游的外壳寸寸龟裂,随之,周身竟放出万道金光,如蝴蝶破茧而出般,身形登时涨大了数百倍,人面鱼尾,背生双鳍,四肢均如河中莲藕那般粗细,除头脸外,遍身盖满了通红色的鳞片,双额角上各垂下一根长须,长及双膝。


这东西刚一露面,四周暗涛汹涌,小东西双鳍四肢并用,扑腾了好一会儿才稳住身子,可怕的水压不见了。小家伙眉头微微皱了皱,似乎是发觉了自己的变化,盯着自己的四肢瞅了半晌,展开双鳍划波而上,才明白自己已经适应了中海的压力,一时心中欣喜,浑然忘了自己现在身处险地。


一声沉闷的吼声,将小家伙从欣喜中拉了出来,虎鲨的鲜血还在不断的喷射出来,染红了四周一大片的海域。随着那几声沉闷的怒吼,阵阵血腥之中几股巨大的暗流又汹涌了过来,小家伙望见前方鲨群一阵狂乱,无数破碎的血肉,像海浪一般的翻飞了起来,血汹涌的更加狂烈。


在一片血肉的怒浪当中,伴随着无数虎鲨的尖叫,数不清的被剪成两半的鲨鱼的尸体,被抛飞出去,每一段都被一张大口咬的稀烂。


鲨群的狂浪,渐渐向着自己这边汹涌过来,小家伙一时忘了害怕,他看到远处几条健壮的背鳍划破鲨群,一如鲨鱼粗壮的鱼鳍划破海浪,向这边汹涌过来,猛地抬起一只只粗壮巨大,形状如同如同蟹螯一般的钳爪,随便往鲨群中一扎,就掐起一只虎鲨,只一铰,就铰为两半,巨大的撕力令两段鱼尸在血海中翻飞起来,这时那粗壮的鱼鳍瞬间一动,一只血盆大口扬起,虎的咬住一段鱼尸,一口咬下,大口一摆,只留下嘴里的那一块鱼肉,其余的任其散落,然后再去捕杀别的虎鲨。


血盆大口扬起的时候,小家伙看到那东西的形态与虎鲨相似,只是要大出许多倍,两侧双鳍之前横生着一对巨大的螯爪,这些东西就是用这些螯钳在捕杀着那些称霸浅海的虎鲨,那凶猛的虎鲨在这些巨大的生物面前竟毫无还手之力,只能任凭宰割。


小家伙经这一吓,立马惊醒了过来,连忙回身游向远处,不想刚一转身,却见前方无数轻沙散落,小家伙想起来,那网罗住这一群虎鲨的渔网正是这蓬轻沙所化,而方才鲨群四散奔逃,似乎已经不受渔网窒碍,可见不知什么时候捕鲨的人已经收回了渔网。


而现在渔网却重新撒了出来,而且还阻住了小家伙的去路,身后那长着螯钳的巨鲨来的凶猛且快速,小家伙还没回过神儿来,一张巨口,猛地扑了过来,口中血腥味牢牢地逼住了它的呼吸!


眼看小家伙就要命丧恶鱼之口,忽地眼前闪过一道晶莹的白光,一支水晶做成的长矛,横穿了恶鱼之头,说时迟,那时快,一道白色的纤细人影,如云飘长空,自海底快速的飞来,翩若惊鸿,眨眼已到身前,只见她左袖一扬,衣袖滑落,露出一段那杆水晶长矛还要晶莹的玉臂,一手攥住矛杆,只一拔,便把长矛自恶鱼头上拔了出来。


一蓬鲜血自恶鱼伤处飙出把小家伙激了一个跟头,正要往海水中坠落下去,一条玉臂伸过,将他揽在了怀里。


一种温软舒适的感觉透过鳞片直接传进小家伙心里,小家伙心里顿时有了一种甜甜的腻腻的感觉,抬头看时,却见那个手持水晶矛的女子也在与恶鱼交战的空档里低头看了他一眼,她的眼睛让小家伙想起在浅海中抬头仰望,天上的太阳将浅海的水照的波光粼粼的感觉,她的眼睛比浅海的水还要澄澈,还要深,低低的看下来,柔和关切的洒下一蓬轻沙似的目光温暖的罩住怀中的小小生命。


仅仅这一眼,小家伙顿时觉得自己心里有什么东西,忽然的碎了、热了、化了,先前那股甜甜的腻腻的感觉,如同蚂蚁般在自己的心里爬行痒痒的。


话说,这女子乃是海底海晶宫三位宫主中的一位,三人已算不清在海底居住了多少年,然而流年时转,日换星移,情天已老,她姐妹三人却还是那般少女模样,今天她本是带了刚刚修补好的周天星斗海相阵法到中海来捕杀那些以虎鲨为食的恶鱼的。


这些恶鱼名唤“螯鲨”凶猛残暴以鲨鱼为食,也只有沉沦海中最血腥的中海才能养出如此凶恶的恶鱼。这东西贪戾非常,每次捕食都要杀死近千头虎鲨,食上百吨鱼肉,如此可保证三月不食,再加上中海长年不见光亮,利于隐蔽,所以这类恶鱼捕杀起来十分困难。


少女算准这螯鲨将在今天进食,先用周天星斗海相大阵化作一张大网,将这螯鲨的食物虎鲨网住并用其鲜血吸引螯鲨来捕,趁机再将其捕杀。


原本只要趁螯鲨捕食虎鲨的当口,将周天星斗海相阵法一收一放便不难捕到几只螯鲨,不想这小家伙忽然出现险些丧生螯鲨之口,少女心地良善,又曾看到他自一粒浮游蜕化成现在的模样心中为他惊奇,越发觉得生命可贵,便坚定了相救的念头,这才现身出手。


虽说一出手就杀了一只螯鲨,法力也确实不俗,但是数十头螯鲨捕食,数千头鲨鱼乱成一海狂涛,更兼血腥冲天,熏人欲呕,那少女虽有无边法力,却是头一回面对这样的场面,不免一时手足无措,疲于应付。




只听一声呼啸,一只巨大的触手,分水而来,斜劈起碧波万仞,倏地划过少女右臂,少女正在与螯鲨恶斗,疏于防备,被这触手一扫登时剧痛钻心,右臂鲜血淋漓,原来那触手上带有倒齿,一旦粘上便将皮肉一起撤离。


少女粉面含嗔显然是怒了:“可恶的穷皇族,竟趁我捕鲨时暗算我!”


这一怒,带起心中一股狠劲儿,将手中长矛横在肩上,双手一合,只见那先前化作渔网的漫天星沙兀的凭空飞来在少女周围盘旋,少女口中大喝一声:“周天星斗海相大阵,变阵——天海疾星旋!”


登时,漫天星沙横飞海面,错落绘出天河之像,瞬间,众星急旋,竟似天河卷起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方圆数百里之内所有事物尽被这漩涡卷在空中,铰的粉碎。


腥风血雨之中,十几头的螯鲨挥舞着钳爪努力的挣脱着头顶漩涡的吸力,无奈却是徒劳,在强大的吸力作用下,这些凶猛的螯鲨只能与那些在他们口中失去生命的虎鲨的碎尸一起被卷入星璇,铰的粉碎。


只听“轰隆”的一声,如同山崩,海中一块巨大的珊瑚瞬间被炸成无数碎片,水中搅起一团巨大的气泡,“呼哒哒”几声连响,气泡中爆出八股水浪,八条如同巨大的章鱼触手一般的物事在水浪中翻飞而出,八条触手上顶着一个硕大的血红色眼珠。


那怪物本隐身在那巨大的珊瑚之后,伺机暗算少女,如今珊瑚被星璇之力绞碎,怪物无处藏身又失去屏障,凶性大发,一声怒吼,眼珠中瞬间挤出一圈怪牙,把整个身子横起,快速的飞旋起来,八只触手搅动海水,如同八片巨大的扇叶,在星璇之外,又带起一股巨大的水旋,以来抵抗星璇的巨大吸力。


由于后续尺度太大,微信限制,本次仅连载到此处,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 ↓ ↓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火爆全文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