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喀巴大师四大事业:精奇寺

老林的阅微澡堂笔记 2018-01-11 13:54:27



精奇寺(译名不是很统一,也叫增奇寺、真切寺等)是西藏佛教历史上一座重要寺院,而且对格鲁派来说特别有重大意义,因为这是宗喀巴大师在文殊吩咐下亲自重建的。




祈竹活佛著作《心生欢喜》:


在大师的广大事业中,有四件为最重要的:第一者为大师年届三十八时为精奇寺作了无上庄严之重修,在开光法事时,有很多不可思议之端应;第二是大师三十九岁时,在聂区兴办广**会,开示戒律教法,详说堕罪与忏罪等之教法,又为许多人传戒;第三事乃大师五十二岁时重修拉萨大昭寺,对僧众作广大供养及兴办广愿法会之事迹;第四事业为大师五十九时为甘丹寺建殿开光,亦有许多希有灵应。




这里的殊胜:


这里的创办方丈,就是那位在西藏佛教凋零、僧戒几乎失传的时候,他求了两位汉僧来凑够五位比丘,把比丘戒在西藏重新传弘起的。平时西藏喇嘛的背心不是有条蓝色边吗?这就是纪念那两位外来汉僧的恩德的意思(蓝色是表汉地僧人的袈裟颜色)。当然,后来重新弘扬以后,有别的比丘戒传承传入西藏,这支在现在来说并不是西藏唯一的一支比丘戒的来源(这支后来被称为“下部律”,不是上下等级的下,是指弘扬的相对地理位置而言),但历史上影响很大,这次传戒的日期,是西藏历史上佛教后弘期正式开始的官方定义。


寺院在西藏佛教后弘期正式开始后(也就是重新传比丘戒后)的几年建立,标志着佛教在衰落后的重新弘扬。


寺院又再次凋零后,是文殊大士亲自显灵,要求宗大师重建的。


宗大师看到这里的凋零,自己觉得很悲伤,觉得很不应该。


后来是由宗大师亲自住在这里带队修复的,这是大师一生的“四大事业”之一,而且按时间顺序来说这里应该是四大事业里排第一的(待查)。


这里的弥勒像十分灵异。据说,最开始的时候,他晚上会自己跑出去,到一个附近的山洞(按传统,如果朝圣精奇寺,必须先去这个空的山洞朝拜),和尚必须去那里找回来。后天,由于常常如此,和尚不胜其烦,就发狠把佛像的脚钉在佛坛上。据说,因为这个不好的缘起,这里村的居民先天残废的很多,后天遇到意外残废的也很多,残疾/正常人的比例很异常。后来由于1960年代的原因,佛像被毁了,但现在的像下半身还是旧的那尊,上半身是重造的。


宗大师由于没钱重建,想供养这里的财神,可是连酥油都没有。马上,就有人送来酥油。用酥油做了供品后,供养了财神,翌日就开始奇迹地财源广进,资金不缺。这是一次比较特殊的显灵事件,所以不论你看哪版本的大师传,里面都必提的。这个财神原壁画现在还在,它的正对面的墙壁上画的是一个大师像。大家都说,有因缘的人或者高僧等等来到,能看到两者之间有一条我们普通人看不到的光束相连。


我们格鲁不是有不共版本的三十五佛念诵和形象吗?这是因为,大师在精奇寺附近的沃卡修加行,拜三十五佛350万拜,搞到地面石面都磨出了人形,感得诸佛出现,可是却无头。后来,文殊还是谁告诉大师,必须加上“如来”一称在佛号后,他如是进行,就看到齐全的三十五佛了。这个的发生地方就在精奇寺附近。这就是格鲁念诵三十五佛忏的时候比别派多了“如来”一称的典故。然后,大师重建精奇寺的时候,命画匠画三十五佛壁画,画匠不懂,他就在心里显现他当时所看到的三十五佛形象,然后描述出来,画匠按老板要求画,这就是我们格鲁的三十五佛不共版本的最初来源。这壁画还在,只是很残破不堪,勉强还能看到点轮廓。


宗大师开光一文殊时文殊显现融入其中。


开光法会期间,油灯出现灵异现象。


后来的每尊开光,大师自己说,没一尊在开光时是没见真身显现融入其中的。


开光法会期间,出现白天特别长的奇怪现象。


开光法会期间,一位大师(后来好像成为宗大师的师长之一?!)梦到看到佛在天上经过,他问佛去哪,佛回答正赶赴精奇寺开光法会。这大师后来认识了宗大师,把发梦和开光日期互相对,发现完全符合。


在这里,宗大师因为感叹戒律衰落,为了缘起,为弥勒像献上了袈裟、锡杖等比丘物品。这是历史上的重要事件之一。


论坛许多人每年念诵的那个著名的《往生极乐愿文》和《弥勒赞》,就是宗大师在这里写成的。




精奇寺介绍:四家合注


寺院外观

这是宗大师建的偏殿,现在变了这个样子,唉...


宗喀巴大师传记

宗喀巴38岁时,在文殊的鼓动下,去整修精奇寺,并在文殊的劝勉下写下了《弥勒怙主赞大宝明灯》的赞颂词和《往生极乐愿文开胜刹土之门》的祈愿文来佑护佛寺整修的顺利进行。


林聪

寺院在西藏佛教后弘期正式开始后(也就是重新传比丘戒后)的几年建立,标志着佛教在衰落后的重新弘扬。 寺院又再次凋零后,是文殊大士亲自显灵,要求宗大师重建的。 宗大师看到这里的凋零,自己觉得很悲伤,觉得很不应该。后来是由宗大师亲自住在这里带队修复的,这是大师一生的“四大事业”之一,而且按时间顺序来说这里应该是四大事业里排第一的。现在,正殿内部残破不堪但外部看还算可以,大师亲自建的偏殿却十分沦落了。


智生

当黄墙映入眼帘,说明寺院到了。说是寺院,其实也就是这么一幢房子了。跟三大寺这样的寺院相比,精奇寺外观很有乡村小庙的感觉。既然是杰仁波切四大事业之一,按理说看到如此场景应该有些遗憾才是,但我却并不失望。因为一个能让你不必再缱绻在车里摇来晃去地睡觉,腿脚能自由伸展一会儿的地方,对长途旅行的人来说,就已经是一个圣地了。寺院创建于公元十世纪...时过境迁,寺院也渐渐衰败。至尊文殊告诉正在名为“迪作”的雪山中禅修的宗喀巴大师,应该去修葺精奇寺。当大师来到寺院时,看见的是大殿主供的弥勒佛像头顶筑起了鸟窝,两边的八大菩萨塑像脚下布满了鸟粪,门窗上积着厚厚的尘土的景象,曾经鼎盛一时的寺院已经不复存在。



创寺喇嘛




林聪

这里的创办方丈,就是那位在西藏佛教凋零、僧戒几乎失传的时候,他求了两位汉僧来凑够五位比丘,把比丘戒在西藏重新传弘起的。平时西藏喇嘛的背心不是有条蓝色边吗?这就是纪念那两位外来汉僧的恩德的意思(蓝色是表汉地僧人的袈裟颜色)。当然,后来重新弘扬以后,有别的比丘戒传承传入西藏,这支在现在来说并不是西藏唯一的一支比丘戒的来源(这支后来被称为“下部律”,不是上下等级的下,是指弘扬的相对地理位置而言),但历史上影响很大,这次传戒的日期,是西藏历史上佛教后弘期正式开始的官方定义。


智生

创寺僧人某某某某来自青海。他奉他师父某某之名,来到前藏地区弘扬佛法。最初来到雅砻地区,最后落脚在现在精奇寺地区。那时还没有寺院,所以他只能把他师父让他带来的一尊弥勒像供奉在山洞里。在藏文里,精(文献基本用此字,但发音是增)表池塘,奇表外面的意思。当时和尚住在附近一个池塘旁边。后来弥勒显灵说话,要求和尚在池塘外边建立一个寺院,所以才有了现在的精奇寺。建寺之后僧侣也曾一度比较多,而且也比较厉害。



主供佛--会走路的弥勒




宗喀巴大师传记

寺中有一尊古铜铸造的弥勒菩萨像,身量与人相等,有大加持。


一路顺风

这次我们包的车,是载传统朝圣藏族为主的。所以司机也按朝圣的传统,在进入精奇寺前会到寺院前某处停留一阵,然后再原路返回才进入寺院。当时问司机原因,司机汉语能力有限没能解释。后来听寺院僧人解说,才知道我们先到的地方是寺院主供佛像---弥勒佛,未被请入寺院供奉前所在山洞的地方。


智生

一路都在睡觉。醒来的时候,车已经停在了一片空地。我想司机是要方便。看着景色不错,就顺便下来拍了几张照片。寺院在建设的时候,与八岁小孩儿身高无异的寺院主供佛像弥勒像,最初被安置在附近的一个山洞里。这个山洞非常殊胜,所在地除了有自然显现的八吉祥外,洞口左边有二十一度母,右边有金刚亥母。传说在寺院建成后,被迎请至寺院的弥勒像常常白天待在寺院,晚上就溜回山洞。寺僧再将其迎请回寺院,不几日他又自己返回山洞。这样反复多次以后,寺院就用铁钉将佛像的脚钉在佛坛上。据说因为这个缘故,自此以后虽然佛像再不曾离开寺院返回山洞,但周边村庄的村民天生残疾的比率大大增加。来精奇寺朝拜的香客,到寺院之前,都会先到山洞所在地,再折返向寺院。听到此处,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最早司机停车的地方,不单单只是为了他自己小解,而是为我们完整了来这里的传统“仪式”。


林聪

这里的弥勒像十分灵异。据说,最开始的时候,他晚上会自己跑出去,到一个附近的山洞(按传统,如果朝圣精奇寺,必须先去这个空的山洞朝拜),和尚必须去那里找回来。后天,由于常常如此,和尚不胜其烦,就发狠把佛像的脚钉在佛坛上。据说,因为这个不好的缘起,这里村的居民先天残废的很多,后天遇到意外残废的也很多,残疾/正常人的比例很异常。后来由于1960年代的原因,佛像被毁了,但现在的像下半身还是旧的那尊,上半身是重造的。




大师捏石头留下手印



林聪

大师一次遇恶狗,第一刹那手取石欲驱逐恶狗,随即想这不符合修心的行为,就不再驱逐了,恶狗也没攻击他。当时,就是他的心念动了一下的时候捏了一下石头,就留下这个痕迹。


智生

宗喀巴大师五指手印。前文已说过来历。这次我们有幸除了能头触这些圣物,还能亲手抚摸这段历史。当这块石头握在手中的时候,不仅像隔着时空握住了杰仁波切的手,似乎更感受到了慈悲的力量。当和尚从包裹着大师手印石头的肮脏的黄布中拿出那块石头时,除了紧张激动难以言表,更多的其实是难以启齿的心酸。这样的圣物,很随意地放在大殿一角,如果没有解说,可能会认为是寺院没有清理的垃圾,可能随手拿来当钉锤用,还会觉得非常好用,非常“天然的人体工学”。这是一个多么亟待保护的寺院啊!



大师足印



智生

宗喀巴大师的脚印。宗喀巴大师维修精奇寺后,到附近的神山绕山。山中有一空行母,观察到弥勒菩萨来到了本地。当她看到圣宗喀巴时,为大师献上青稞酒。大师考虑到所受持之戒律就没有接受。随后大师的脚为木刺所伤,在大师看查伤势的石头上留下了这个脚印。



有隐形光线与宗喀巴相连之毗沙门壁画



宗喀巴大师传记

师徒十二人以所有的用物供器共折价合银仅一两二钱,无论如何也不足费用。想念供毗沙门天王,请求帮助成此胜缘的时候,又没有酥油作供,有一出家人供来酥油一小包,立即用来作供,祈祷护助成此事业。第二天也就得到一些牧户供来很多包酥油,并从此以后供施者日益渐多,一切资具全不缺乏。


智生

大殿的壁画因为时代久远以及时局变迁,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格外单薄。因为宗喀巴大师在精奇寺与毗沙门显现了特殊因缘,壁画上面有一点特殊的讲究。进入大殿第一副壁画就是毗沙门。在对面的墙上,一副宗喀巴大师的壁画和毗沙门“面对面”。和尚告诉我们,这两幅壁画里,宗喀巴大师和毗沙门“心心相连

”——有一道神秘的光线从大师的心口连到毗沙门的心口。凝视许久,悻悻然默默地走开,因为在这里又一次证明了自己凡夫的身份。


林聪

宗大师由于没钱重建,想供养这里的财神,可是连酥油都没有。马上,就有人送来酥油。用酥油做了供品后,供养了财神,翌日就开始奇迹地财源广进,资金不缺。这是一次比较特殊的显灵事件,所以不论你看哪版本的大师传,里面都必提的。这个财神原壁画现在还在,它的正对面的墙壁上画的是一个大师像。大家都说,有因缘的人或者高僧等等来到,能看到两者之间有一条我们普通人看不到的光束相连。当然,正常智商的朝圣者来到这里,就是那么一说而已。偶然,会有一些智商奇特的汉族朝圣者,会在此认真凝视,尝试看光束。



显灵分泌乳汁哺乳HHDL12th的奇树


  


智生

第十二世HHDL成烈嘉措出生在本地一个贫困的家里。这根柱子曾经流出奶水哺乳喂养他。右边是第十二世HHDL塑像。



格鲁派里不共版本的三十五佛壁画


 

宗喀巴大师传记

绘三十五佛时,画师们不知道诸佛身色与手印等应怎样绘画,请问大师。大师祈祷后,诸佛显现,即以所见三十五佛身像和手印等,转告画师们,令他们依所述画出。


智生

在毗沙门壁画和宗喀巴大师壁画之间的墙上,壁画内容绘制的是三十五佛。有很小一块按照佛像本来的颜色、造型修复过。但大部分还是图上这样。和尚口中所讲,与《至尊宗喀巴大师传》稍有些出入。即宗喀巴大师在祈请后,三十五佛佛像自然显现在墙壁上,画工们按照显现出来的图像作勾勒填彩,壁画也就完成了。在毗沙门壁画和宗喀巴大师壁画之间的墙上,壁画内容绘制的是三十五佛。有很小一块按照佛像本来的颜色、造型修复过。但大部分还是图上这样。和尚口中所讲,与《至尊宗喀巴大师传》稍有些出入。即宗喀巴大师在祈请后,三十五佛佛像自然显现在墙壁上,画工们按照显现出来的图像作勾勒填彩,壁画也就完成了。


林聪

我们格鲁不是有不共版本的三十五佛念诵和形象吗?这是因为,大师在精奇寺附近的沃卡修加行,拜三十五佛350万拜,搞到地面石面都磨出了人形,感得诸佛出现,可是却无头。后来,文殊还是谁告诉大师,必须加上“如来”一称在佛号后,他如是进行,就看到齐全的三十五佛了。这个的发生地方就在精奇寺附近。这就是格鲁念诵三十五佛忏的时候比别派多了“如来”一称的典故。然后,大师重建精奇寺的时候,命画匠画三十五佛壁画,画匠不懂,他就在心里显现他当时所看到的三十五佛形象,然后描述出来,画匠按老板要求画,这就是我们格鲁的三十五佛不共版本的最初来源。这壁画还在,只是很残破不堪,勉强还能看到点轮廓。



反映当时精奇寺概况的罗布林卡壁画


  


智生

因为第一世HHDL根敦嘉措曾任精奇寺翁则,所以在罗布林卡壁画里有反应当时精奇寺概况的画面。殿内立柱上挂有一幅复制于罗布林卡的壁画。能看到精奇寺以及宗喀巴大师在维修精奇寺时单独修建的殿宇。这座单独的殿宇现在也只剩下残垣断壁。在2008年时曾经做过文物发掘,看到了当年的寺基。




《藏传佛教格鲁派史略:噶丹派教主夏·宗喀巴·洛桑扎巴出世后,为佛教做事业的情况》



三、获得功德后为佛教做事业的情况

大师遵照文殊菩萨的语旨策励,念起修缮真起寺(注释:真起寺:是公元十世纪噶当派所修的古庙,在沃卡的北面桑日县境内。)来到了沃卡。此寺原由昔往贡巴饶色大喇嘛(意明)(注释:贡巴饶大喇嘛:藏传佛教东律初祖。西藏彭波地方人,生于公元925年。他从小上迁居多康的丹德地方。二十二岁时(公元973),从西藏潜逃其他的藏僧三人及在西宁附近寻得汉僧二人,受近圆戒。布敦仁钦珠以此年为始计算藏传佛教的后弘期。公元978年,他为鲁梅等十名卫藏僧人传授近圆戒。仲敦巴以此年为藏传佛教后弘期起算之年。其所传戒律,移为下路弘传或称东律。)的弟子喀米•悦丹雍仲(功德坚固)所建的一座以觉沃弥勒铜像为主并有佛像佛塔的寺院。然而,一个时期此处已经衰落,极其贫困。大师见此情景,心中难忍。便将寺内佛像塔修缮一新。当举行开光仪轨时,出现了智尊融入各三昧耶尊等奇异的希有行状。对此,被公许为大师四大事业之一的真起寺弥勒佛像培修功业。此后,在驻锡洛扎扎窝寺期间,心中难忍当时《律经》教法大宝严重衰落,念起佛教之本取决于别解脱律仪清净后,为了此能最极兴盛的缘起。并又尊照文殊菩萨的语旨策励,遂造了《梵冠赞》并派人将此赞文,以及三法衣、钵杖、敷具和滤水袋等无不齐全的比丘用器,供献于真起寺慈尊佛前。又于此寺讲了众多《律经》法类,建立了佛教大宝的基础。




《宗喀巴大师内证地道诸功德》



之后,大师依照文殊的鼓动,想到应当培修精奇寺。临到春季,大师去到沃卡。原先由冶铸工云丹雍殊在精奇寺中铸造了一等比人身量略高的弥勒怙主像,极有加持力,美妙稀有,所有殿堂,也都装饰美丽,壁画充满诸佛如来的画像,极有加持力。但是在后来,一切画像都已褪色而破旧,至尊弥勒像,亦无人侍奉供养,以致在尘土中等同废品,而且被鸟粪灰尘等不净之物严重地污染。大师目睹此情,心中难忍而坠下悲泪!

为了培修起见,首先对殿堂墙壁,屋顶和泥墙地面等工程,嘱咐沃卡达哲巴动工改修。达哲巴遵照大师的吩咐,一切工程,都妥善地遵命完成。之后,关于彩画佛像所需的材料,宗喀巴大师师徒开始打算以手中所有财物来完成其事。师徒十二人手中所有财物和放施垛玛(即食子)的工具等,一共仅值白银十二钱,无论如何也不能办成其事。于是想到在毗沙门(即财神)前,供一临时的垛玛,托付此事,却没有酥油。适有一出家人供来酥油一包,遂以此作垛玛供养,而求神扶助完成其事。第二天,即有牧人载来许多酥酪供献于大师。从此以后,渐次送来许多供物,有了财物,手中富裕起来,一点也不感觉有所困难。不仅如此,大师遇到其它对于教法有特别需要时,也在毗沙门前,供献酥油垛玛,而托付诸事业。由此突来许多资具的故事,是不胜枚举的。这是一切智克珠杰所说。以后,从雅隆方面也有许多画师携带彩色颜料前来接受绘画任务。

那时,大师对画师们传授了近住斋戒和长净仪轨,才令其作诸彩绘事。而且让其他办事之人也远离一般世俗语,多念诵发愿颂文,来承办其事。那时,至尊文殊对宗喀巴大师劝勉说:“十方一切诸佛对至尊弥勒怙主作大光明灌顶,你须撰写一篇赞颂词。”大师应命而写作《弥勒怙主赞大宝明灯》,又撰写出《往生极乐愿文开胜刹土之门》,以及未来时期任于何处自己现身之地俱成佛之刹土全得护持之祈愿文。这些愿文也是因至尊文殊劝请而写作的。

这些情节,在《宗喀巴密传启请文》中有偈颂说:“往生极乐之愿文,及赞弥勒正义等,文殊示彼义次第,我师措词善撰文,具德上师前启请。”

关于以上的赞词和愿文的本义和次第等,至尊宗喀巴大师开示说:是由我(宗喀巴)遵照至尊文殊所说而遣词用句撰出的。又如《密传》中说:“佛像经塔开光时,智慧尊入真言身,(灵知入于佛像等身中)属加持诸佛尊,众生福田善妙成,具德上师前启请。”此颂之义,是说那时用炭笔素描出至尊文殊庄严佛之刹土时,作一开光法事,亲见至尊文殊身像前来溶入于画中。当晚即在文殊身像前,燃供一盏小酥油灯,从傍晚起直到第二天中午,发现灯油未尽,持久不熄的奇征。如是每一庄严佛之刹土画完,依次举行开光法事后,所供油灯,没有一盏不是经久不熄的。大师曾开示说:在作开光法事的阶段中,任于何处,召请智慧本尊来入时,没有不见彼佛尊前来入于彼佛像中的景象。因此,应知那些佛像经塔,是与真佛无二无别的无上供养福田。如《宗喀巴传鲜花束》中所说:“开光一一真言身,真入一一智慧尊,以此稀有经塔像,确是供田真佛身。”

那时,开始绘画三十五佛像时,画师们不知诸佛的身色、手印等应如何绘画,请问于宗喀巴大师。大师作启请后,心中显现出与应绘画的三十五佛身像依次相符的身色、手印等,当即按照所见之景象,吩咐画师们应如此这般绘画。这次和以前在沃卡却隆寺所见的三十五佛像,以及所见其他境象,先后合一,在《宗喀巴密传颂》中说:“当修七支仪轨时,法王经常见佛尊,三十五佛真显现,一一身形与手印,具德上师前启请。”这样妥善地完成绘画等事后,建立起文殊秘密曼荼罗,宗喀巴大师自身成为曼荼罗主尊,对于以弥勒佛像为主的一切能依与所依(包括寺庙殿堂,及附着于寺中的佛像经塔等)等作厂大的开光法事。并在那时由大师给具缘弟子十余人传授了文殊秘密大灌顶。在开光进行的那一天,大师是在未中断经常修法中举行传授的,传授的时间,虽是作了许多常修善法和开光作业等,然而仍比原先估计的时间提早完成。心想此为何故?于是竖立日圭作详细的观察,显然那一天的时间过长。其实历史发生过与此相似的许多说法,如往昔印度大成就师毗哇巴经常估计在中午来到之时能控制太阳不往西沉,两个故事是相同的。总之,随所现象,都是所想如意的清净正确的象征。此外,一些有缘的人们在梦中,得见空行母正在绘画,洛扎堪钦•洽多哇(与宗喀巴互为师徒)在梦中,亲见第七佛(即释迦牟尼)等许多佛世尊从虚空中前往北方。当即启问“佛尊等前往何处?”答说:“应请前往精奇开光法会”。后来,大师和洛扎堪钦会面时,计算堪钦所见的时日,恰与开光的日期相符。因此,当知运用三摩地(定)之力,是能真正迎请来诸佛菩萨的。

这样的成就,决不是一般普通或等同普通的象征。在庆祝开光圆满的宴会中,各个寺庙的安多商人等供来许多绸缎等物,用作浮雕铸塑的诸佛像的衣饰,以及一切画壁上的挂幔。当时,对于振兴教法和成熟众生来说,确是圆满办成了一桩伟大的事业。




《至尊三界法王宗喀巴大师的历史》



此后,大师师徒转往精奇寺礼弥勒像,广兴供养,并发宏愿。继后来到达波默隆区的甲索普寺过冬,在这里宗喀巴大师获得修行功力的增长与很多不可思议功德。那时,大师见着文殊菩萨,身相高大,德相庄严。有无量诸佛菩萨从而围绕,并有圣龙树、提婆、佛护、龙智、月称、无著、世亲、陈那、法称、功德光、释迦光、天王慧、敬堪布、噶玛那西那(莲花戒)、阿瓦亚雅等很多班智达,与及哼扎菩提王、大婆罗门沙惹哈、鲁亨巴、枳布巴、纳波觉巴(黑尊者)等很多获得大成就者现身。宗喀巴大师仍然认为这些现相,是观修所现,不可执以为真。以此文殊菩萨复行开示他说:“这些现相非寻常可比,应该殷重祈祷。这是当依他们所著论述,将能利益自他有情的缘起征相。”那时,大师又见能怖金刚现身,首臂圆满,身量极大,十分威严。从此以后,大师每天修能怖金刚自入法,从未断缺。大师又见如过去所见这般庄严海会的文殊菩萨,从菩萨心中出一利剑,剑柄在菩萨心中,剑端直入大师心中。菩萨心中流出黄白色甘露,极其光亮,如流水般顺剑流入大师心中。大师感觉全身普遍生起难以言喻的大乐。当时并现起有很多已认识与未认识的弟子,张口承接充满盈溢出来的甘露;有些弟子口中流入很多,有些只流入少许,有些口虽张着,但没有流入少许。总之,在那地方大师内心生起那样的清净现相和难量的修证功德。


此后,宗喀巴大师因本尊文殊菩萨的鼓励,动工培修精奇寺,这座佛寺原先是嘎弥云敦永珠(义为能固)所修建。寺中有一尊古铜铸造的弥勒菩萨像,身量与人相等,有大加持,极为殊胜稀有。后因乏供失修,寺院废坏,弥勒铜像也被尘土鸟粪污秽。大师一见这般情况伤感流泪,发心培修这座废寺。于是劝化阿喀达哲家承修寺庙墙院殿堂、涂抹墙壁等工程,都很好地修缮完竣;其余彩画墙壁等事,则由大师师徒等合力来兴作。师徒十二人以所有的用物供器共折价合银仅一两二钱,无论如何也不足费用。想念供毗沙门天王,请求帮助成此胜缘的时候,又没有酥油作供,有一出家人供来酥油一小包,立即用来作供,祈祷护助成此事业。第二天也就得到一些牧户供来很多包酥油,并从此以后供施者日益渐多,一切资具全不缺乏。不仅此次,只要是为教法事缘须照料的时候,大师每一次供祈毗沙门天王,劝请护助事业,立即获得突然供来无量资具。继由雅陇方面来很多画师,自带颜料,发心来彩画寺壁。大师依文殊菩萨教诲,以十方诸佛放大光明为弥勒灌顶为本题,作《慈尊赞宝光明炬》又作《往生极乐愿文》,名开胜刹门,以及未来自己随处化身示现成佛事业愿文,仍然是依文殊菩萨所教而作的。大师说:“这些愿文的体义和次序,都是菩萨所教,我只是编撰词句而已。”那时,大师使画师们都受斋戒,然后作绘事。其他一切做事的人们也都离弃凡俗杂语,口诵发愿颂文作一切事务。


那时,所绘文殊菩萨严净国土图,白描草图刚绘完,作一开光法事时,见文殊菩萨真实现身来入合所绘像中。起首绘三十五佛时,画师们不知道诸佛身色与手印等应怎样绘画,请问大师。大师祈祷后,诸佛显现,即以所见三十五佛身像和手印等,转告画师们,令他们依所述画出。不仅这样,据说画其他佛刹庄严图,也都是开光时,所有图中诸像,每一尊都召请来智慧尊入合像中。并且绘完每一佛刹庄严图,渐次作开光法事时,每图前所供酥灯,都能经久不熄。所有绘事很好地画完时,大师设立文殊菩萨秘密曼陀罗,作广大开光法事。并对弟子十多人都授给秘密曼陀罗灌顶。当开光的时候,安多地区人等供来很多绸缎。即以这些缎料作佛像身衣,壁画等像也用绸缎作起庄严的帐幔。作正式开光法事的那一天,所有作法手续,及一切事务都很繁忙,但都出乎预料的时间,很好地完成;这是怎么回事?树起日圭仔细观察,确知是那一天的时间,比平时特长的原因,这是当时大众有目共睹的奇事。此外,有些人在梦中,梦游空中见着寺中所绘佛像。又妥扎大堪布洽多瓦南喀坚赞(虚空幢),他见虚空中有七佛前往北方,请问佛尊前往何处?答道:“精奇寺开光召请前去。”大堪布所见时日与开光日期正相符合。



《宗喀巴大师的文殊情结》


由于宗喀巴在讲经方面具有很高的声誉,再加上他对佛法的精勤修持,在社会中有着很大的影响,在静修的间隙中,也逐步开展一些宗教活动,来扩大影响。如宗喀巴38岁时,在文殊的鼓动下,去整修精奇寺,并在文殊的劝勉下写下了《弥勒怙主赞大宝明灯》的赞颂词和《往生极乐愿文开胜刹土之门》的祈愿文来佑护佛寺整修的顺利进行。这在《宗喀巴密传启请文》中的偈颂中明确地说,“往生极乐之愿文,及赞弥勒正义等,文殊示彼义次第,我师措词善撰文,具德上师前启请”。有了文殊的宗教精神鼓励,宗喀巴更是以大乘菩萨行的雄心壮志来积极开展佛教事业。宗喀巴说:“如往昔诸大菩萨所学那样,广大增长大乘种姓之力的优越方便。那种菩萨的意志和佛子行也当学习和将要学习如无边经典所说的那些,我(宗喀巴)也从现在起进入学习,根本不生畏惧,而且发生猛利的欢喜!对于出自经典的佛子的意志和菩萨行和所有伟大的事业,都不断地一一当作修行的目标,最初虽略有困难,然而往后修习熟练,不须努力,就会由无畏而猛利欢喜之力,自然地进入于卓越的难以衡量的佛子的意志和菩萨行中。”此段语录说明自从宗巴亲证文殊及其他佛的身像后信心大增,精神面貌也大大不同于以前,开始特别注意菩萨行的广大宏愿,从而为他的宗教社会活动提供了宽广的胸怀。




人人都当宗喀巴





现在寺院已经再次凋零。作为大师后人,我们应该尽量帮忙修复,继承大师的四大事业。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