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小故事001

走进谁的心里面 2018-08-03 13:43:47

夸夸轶事久长话,滚滚红尘无多言。


每所学校都有几个真真假假,传来传去传到最后面目全非的故事。本故事全乃艺术或者意淫加工,如有地名人名事件相同,你就当巧合吧。好了,故事正式开始。


下沙人杰不杰我不知道,地肯定是灵的。如果地段不灵,建上十几所学校是为什么那?难道仅仅只是郊区便宜?这话我也不说死。在风水里下沙处于东南位,俗称文昌位。古书有云,在此角读书,可以得文昌之辅。而下沙这个位置就是吸取了整个杭州的文气。


读书人若是尽心竭力,苦读圣贤书,发下鸿蒙大愿,以造福天下苍生为己任,冥冥之中自然有气运加持,开七窍玲珑心,晓世间人情冷热,一身正气,诸邪祟不敢近身。若是沉醉在声色犬马,酒色财气之间,那抱歉了,注定你郁郁不得志,半夜常遇鬼。



你可能会问浙大为什么不建在下沙。浙大怎会看上下沙一隅之地,他是图谋整个杭州。先看五校区,分属五行,含五行之道。其次地图上,玉泉西溪俩个挨着近,另外三个均匀地分散杭州。散开,是各个校区各守一个节点,方便浙大占据整个杭州的地脉灵气,相比之下下沙那点文气不足道矣。往细里看,中间玉泉和西溪那个校区,互相紧挨,为了成双龙夺珠之势。另三校区,紫金港位于其西北,华家池位于其正东,之江位于其正南偏西。此三者成三花聚顶之形,玉泉和西溪位于其中,便是五行化三花衬双龙守龙珠,便是三阵互嵌。古语云五行归五老,三花化三清,始能归无极。



清华北大,遵得是阴阳两仪之道,力克太极之道,更加难以言明。总归都是借地势养人气,以人气化龙,反馈天地。


闲话说多了,不提,不提。


言归正传,正是一年开学时。9月12日


“学弟学妹们,你们好呀,正式介绍一下,我是你们的男班助,梁辉。”一个蘑菇头,个子不算高估摸170,兴许还差了那么几毫米,脸皮又圆又白活像一头小乳猪,着这一身短袖沙滩裤人字拖的学长笑着说。


他身旁那位身高175,腿长2米1的,运动鞋运动短裤,细细的脖子上挂着单反,扎着马尾,看起来又简单有清爽还正式。笑起来眼睛如钩,双眉似柳,全体男生的目光都跟着她飘。那是我们的女班助——梁竹诗。


没对比大家也就觉得这是一个普通的学长,不帅而已。一对比越看越不正经越猥琐,胃里泛出一阵阵恶心。真给梁姓丢面,虽然我不姓梁。


梁辉在哪里接着说“你们为什么来这里读大学呀?为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接下要干嘛!读专科最重要的是什么?是专升本,而不是……”。


梁辉学长花了60分钟,用了30页PPT,阐述了15个专升本的重要性。横行对比了就业、创业另外两种选择的局限性。打工恋爱加社团进学生会四种事情的不必要性。顺便提一下他是软件编程社团长加学生会外联部部长。


随后便是要我们拿出纸和笔写下对自己想说的话。三年后,给你一张过去的CD,听。不好意思唱出来了,是给你一封过去的信件,看看那时我们的故事。我啊,我写了什么,不告诉你们。写好了,照例应该发下信封,封好,三年后拿出来还给我们。抬头看了看梁辉,示意了下,他开口“写好了就自己收着,三年后自己拿出来看。”


抠,学校真抠,别的学校都是收上去,三年后统一寄回家的,这学校别说寄了,留个信封都不给。两千多新生算上邮费顶破天了一万块。这样搞,三年后能拿出纸条看看当年的自己,看看被岁月改变的自己,怕是只有十余人而已。未知事,暂且不表。


会毕,梁辉领着我们逛起了校园,我们校园可时尚了,学得是日系极简风。力求在极小的地皮上塞进足够多的基础事物,将“高级”“讲究的”地方全砍掉。颇得日本人的精髓,蕞尔之地硬生生搞出一二三四五六八九十号教学楼,一幢行政一幢教师二幢公主楼,再加地标性质的图书馆。


想象之中,大学应该要大到需要骑自行车,路上随处可见各色社团的活动,小板凳上都是腻味的情侣。而不是在艳阳之下感受萧索的秋风和无人的道路。


在一只小麻雀里塞进了三四套五脏六腑,经贸似乎并没有什么值得夸口的地方。梁辉一路走一路说,起先还有很多人一说一和的,渐渐编不出什么词来,到一处用手一指这是几号楼,便领我们到下一处了,到了爱心湖早已没人听他在说些什么了。这不怪他,开完迎新班会,竹诗学姐有事先走了。如果是竹诗学姐来做介绍的话,至少四分之三的人会强行搭话,这个班四分之三都是男生那。


全体男生在后来票选过“完美学姐”,竹诗学姐满票当选,谓其敏而惠,美而不艳,温而婉,强而不刚。


梁辉看了看正在玩手机我们,我看了看他。多年以后,我重回到爱心湖站在范蠡石像面前,想起了梁辉曾经讲过的“姻缘红鱼”的故事,这一辈子无法与心爱的人一起欣赏,只道秋风吹不尽。


爱心湖只是一滩幽绿水池,平日里不曾有红鱼在水中游动,沿着湖边走一圈也看不见冒起的泡泡,这里面真的有活物?贴吧里大肆夸奖的爱心湖不过如此。


面对刚来学校不足三天却已经对未来三年大学生活失望的我们,梁辉只是冷冷说道“一所学校不能只看建筑楼群的多寡,娱乐设施的丰繁,全国全省排名之如何。我们与隔壁两校并称三金,前经济,学多技杂能力薄,后金融,专业精细高端化,对口岗位很难找,在校作息文娱管理严,工作吃苦受罪薪水少。我们经贸,逻辑思考先打底,理论教学动手操,技术成链发展多,工作就业前景好。三金风流人物尽在经贸,留下一个又一个传奇故事,你们看着爱心湖便有“姻缘红鱼”一说。”


“学长,你这口号喊得溜呀,我给一百分。”

“都有谁呀?”

“什么姻缘呀,抓条鱼吃就能谈恋爱?”


梁辉领着我们在范蠡像坐下,“这‘姻缘红鱼’共发生过三个故事。”


“第一个是一对情侣要分手,也不知道为什么闹分手,男的木讷,女的也懒的搭理他。快到公主楼了见男的毫无散意,便对爱心湖伸手一扬大喝‘烦死了,要是湖里的鱼现在跳出水面,我们就不分手!’也有三三二二的人路过这里,中国人嘛最喜欢看热闹了,更何况分手戏。路过也停下来看,看看这男的怎么办。男的傻,跑过去蹲下来用手拨弄水,只起了涟漪连鱼都看不见,更何况鱼跃湖面。路人纷纷笑话这男的真傻,也不知道说说好听,送送礼物,这样怎么哄女孩子开心。”


“女的继续说‘看吧老天爷都不答应继续在一起。’扭头一走。转身刚没二步走就听噗噗声,看路人目瞪样,感觉坏了,你们猜怎么?”


“男的跳湖了?”“男的被雷劈了?”“那就不是噗噗,是霹雳巴拉吧。”“月老出现了?”“瞎说建国之后就没了神魔妖怪了。”


梁辉见我们七嘴八舌的很是得意,“哪有那么离谱呦,你们都没听那姑娘说什么嘛,要鱼跃。很明显就是不知道从里面游出来一群红鱼,”梁辉双手举起在空中画弧,“从这里跳到哪里,从哪里跳得这里。”


“后来那?”


“后来一传十,十传百的全校师生领导都认识他们咯,到毕业之前一直在一起,毕业之后我就不知道了。”


“能像你一样把这么神乎乎的故事讲的那么无聊,这难度不比故事里的巧合低呀。”

“屁大点的事添油加醋传来传去早就面目全非了。假的假的。”


大家都怀疑这故事的真实性,梁辉也不生气,“讲故事又不是搞新闻,再说了我还有第二个那。”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