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二狗升官记【十】

老事旧人 2018-02-12 18:24:51


 
↑点击上方“老事旧人”马上关注


王二狗升官记(十)

文/师鑫宇  校对编辑/王成海


【编者按】经作者授权,本平台“老事旧人”将陆续连载察右后旗师鑫宇先生的长文《王二狗升官记》,该文内容精彩纷呈,情节跌宕起伏,语言幽默诙谐,人物形象逼真,是一部可圈可点的好文,欢迎大家品读。另外,本文所有内容均属作者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望读者切莫对号入座,谢谢!


(十)


下了班王二狗和刘翠花相跟着上了街去给二美花买生日礼物,刘翠花选了一条纱巾,花了十块钱,两管管口红,花了二十块钱,一共花了三十块。刘翠花知道二美花爱打扮,二美花嘴唇厚,费口红,就给她买了两管管。王二狗看见刘翠花给二美花买的东西就撇撇嘴说:“丑吱八怪的还打扮了?”刘翠花笑着说:“就你喜人?”她看了一眼王二狗,开玩笑地说:“你和二美花倒是挺配的。”王二狗说:“少嚼毛哇,爷怕叫她吓死了。”刘翠花说:“我咋没叫你吓死?”

 

第二天快中午的时候,刘翠花和王二狗相跟着来到二美花家,二美花在家早早就准备好啦,二美花她妈早早帮二美花做了一桌子菜就去儿子家给儿媳妇带孙子去了,儿媳妇给生个大胖孙子,刚刚满月,侍候月子的亲家母走啦,二美花妈天天早去晚回,二美花爹给镇政府看大门,一去一天,二美花招呼王二狗和刘翠花坐下,接过刘翠花递给她的礼物,说了声谢谢,王二狗心里头想,丑人多作怪,还兜个臭词,因为本地人不习惯说这个词,就像今天这种场合,地道的本地说法是,看你们捏哇,来了倒行啦,还买甚东西了。二美花在呼市上的中专,学会了很多名新名词。

 

二美花给王二狗和刘翠花一人倒了一杯酒,说:“二狗,这是我岗岗(哥哥)给我大拿来的茅台酒,你尝一尝。”王二狗听说过茅台酒,可是没喝过,就端起杯来说:“那我先尝一尝。”一口就把一杯一两来的茅台酒喝光啦,王二狗问:“二美花我听说这茅台可贵了,这家伙多少钱一瓶子啦?”二美花说:“这酒是别人给我岗岗送的,听我岗岗说一瓶子大概是两千来块钱。”王二狗说:“那我刚刚一口就喝了二百来块?二美花,你快拿下个哇,我不喝啦,喝不起。”二美花说:“看你那个相份哇,又不跟你要钱。”

 

王二狗拿起筷子吃了一口菜,王二狗忍不住地又问道:“二美花,你们家这调凉粉是咋做的了?咋跟我妈做的调凉粉咋不一样了?你们家这凉粉脆个正正的。”二美花哈哈大笑:“二狗,快吃你的哇,失笑死个人啦,那是凉拌海蛰丝,可不是调凉粉。”王二狗又问海蛰丝是个甚东西啦?刘翠花说:“这么多好吃的也堵不住你个逼嘴,海蛰丝是海里头的东西。”王二狗又夹起一筷子凉拌海蛰丝,自言自语地说:“你看这日怪的昂,海日里头还出凉粉了?”听了王二狗的话,刘翠花和二美花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三个人一边吃一边聊,王二狗见是个机会就问二美花:“我说二美花,下一回发工资的时候你能不能把我那五分钱也给我发了?你七个月少给了我三毛五啦。”

 

刘翠花在桌子下面推了王二狗一把,王二狗对刘翠花说:“你读达我做甚了?我就是跟二美花说一说们。”刘翠花难堪的脸红一股白一股的。

 

二美花倒是满不在乎地说:“二狗,不将一股(没注意)你咋球毛下个这相了,三毛五你还硬计较了?”“三毛五是不多,可那也是我血一点汗一点的赚的哇,我受苦赚下的钱凭啥不给我?我拉三百斤电石才赚的一毛钱,你坐了办公室倒清风凉稍的昂。去供销社买东西少一分钱人家也不卖给我。”

 

二美花说:“王二狗,有个性!我喜欢,下个月发工资的时候,我把七个月的都给你补上。”二美花成心要往醉灌王二狗,就说:“二狗工资可以补给你,不过我有个条件,你喝一杯酒我补你一个月的,你看咋样?”一两的酒杯,王二狗一口气干了三个,第五杯下肚的时候,王二狗觉得已经头大了,五十三度的飞天茅台,一般人三两就差不多啦,王二狗喝多啦……

 

刘翠花说:“球相哇,不能喝还逞强了?”王二狗醉得甚也不知道个甚啦。

 

二美花对刘翠花说:“把他扶了我房间哇,看来一时半会醒不来。”刘翠花说:“等他醒来你就打发他回个,我回家还得给我爹做饭洗衣裳了,我妈带我弟弟顾不上,二狗就麻烦你了。”二美花说:“你就回个哇,没事。”

 

王二狗醒来的时候,脑袋疼得就像叫人楞了两棍子,强互能(勉勉强强)睁开眼睛,咦!我这是在哪睡的了,盖窝香喷喷的,自己赤犊个料(赤身裸体)的浑身没挂一根线。回头一看,二美花红麻不溜(赤身裸体)紧紧地挨着他睡的了。王二狗吓得“忽隆嗵”一声掉在了床下。

 

声音惊醒了二美花,二美花看看王二狗,又看看自己,放开声嚎了起来:“王二狗你这个牲口,老娘跟你没完。”光屁股跳下地,骑在王二狗身上,把王二狗的脸挠成个血头鸡啦,王二狗顾不上脸上叫二美花挠得钻心地疼,地上捡起自己的裤衩,慌忙拾乱(慌慌张张)地看也没看,当背心地往头上套,两个胳膊出去啦,脑袋出不去,一用劲,“嘶啦”一声,裤衩撕成个两瓣瓣。好不容易把个衣服穿起来,二美花却把自已的背心裤衩乳罩拿起来撕了个烂纷纷,干完这些,二美花从床上一把扯下一条床单来裹住自己的身体,然后拿起电话给他当行长的岗岗打了过去,王二狗吓得站在那里动也不敢动了。

 

登打时工夫,门外就响起了汽车刹车声,二美花岗岗回来啦,一脚踢开二美花的房门闯了进来,二美花见她岗岗来啦,厚嘴唇一咧,又嚎了起来,身高一米八,体重二百来斤的银行行长,一把掯住王二狗的领子,伸出铁簸箕那么大的巴掌,一口气里外逼兜在王二狗脸上扇了二十多个,打得王二狗眼冒金星,看天也不蓝啦,鼻血“嗵嗵”地往出直冒,打完王二狗,从包里一边掏手机一边骂:“操你妈的,欺负了爷爷头上啦,爷今天不拾掇死你就白姓了这个严啦。”对啦,这行长姓严,名字叫个严世藩,和明朝大奸臣严嵩的儿子叫一个名字。

 

二美花问她岗岗要给谁打电话,严世藩说给公安局打,先把这个孙子抬起来,二美花说不行,不能报警,严世藩说那你要咋闹了?二美花转头对王二狗说:“王二狗,姑奶奶一个黄花大闺女叫你个牲口遭踏了,现在有两条路由你选,一你把我娶了,咱们这事就算完了,二你要是不同意娶我,那你就只能进六号门坐大狱个,我就上吊跳井爬火车道去,我反正是没脸见人啦。”王二狗说,那刘翠花咋呀?二美花说:“都这会儿啦,你还想她的了,告给你,你不娶姑奶奶你也甭想娶刘翠花,你坐十年大狱,我不信刘翠花会等你十年。”严世藩见妹妹这么说,这件事也就明白了七八分了。于是对王二狗说:“你先回去,好好想一想,明天给我答复。”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第二天王二狗强奸二美花的事情就传得人尽皆知了。由于强奸案属于自诉案件,受害当事人没有提出控告公安机关就不能立案侦查,所以王二狗暂时还没失去自由。刘翠花跑到王二狗租住的家,看见王二狗躺在凉炕上,脸上尽是叫二美花挠的血道子,脑袋肿的像个猪头,那是叫二美花岗岗里外逼兜打的,看见刘翠花来啦,王二狗哭着说:“翠花,我没有强奸二美花,我是叫二美花陷害的,你也知道我一直就黑嫌她,就是割一块猪肉扎个窟窿也比强奸她强哇。”

 

刘翠花问:“那你倒底和她干了那事没有?”王二狗说:“我醉得迷梨打胡的,我还以为是个你了就.……是她主动的,我的衣裳都是她给我脱的。刘翠花气得就哭就骂:“那你也不睁眼看一看是个谁,个夹上你那个狗球逮住谁也读达?爷算是叫你坑死了。”

 

未完待续 ......

【作者介绍】师鑫宇,老家乌兰察布商都县西井子镇,幼时随父母迁居察右后旗土牧尔台镇,由是把它乡作故乡,以后旗为桑梓。尽管从小顽劣不堪,不服教,不属管。但性虽孤傲而谦卑于道,情虽质陋而垂首于理。为人严正疾恶,快意恩仇。然半生蓬草浮萍于世,不改,自名曰老匹夫!曾经读书,喜文厌理,亢奋于涂鸦文字,妄想成一作家耳,然迫于生计,中途易辙,时至今日,偶有闲暇,煮茶嚼文,仍为至爱。

【声明】本平台文章均为原创,任何人在未经授权情况下不得私自转载,如转载请联系本平台授权,且一定注明作者姓名,文章出处:微信公众号“老事旧人”。另外,文中图片大部分来源于网络和家乡摄影圈朋友之手,版权归原创者所有,致谢你们!

想了解更多?
那就赶紧来关注【老事旧人】

长按二维码 关注我们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