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交恋人 | 关于爱情的三段论

JoyfulMoments 2018-07-10 15:30:19

这是我写的第一个故事,也是在公众号上发的第一个故事,一共一万四千字。

 

为了方便大家阅读,今天整合在一起,改了些错别字。


(其实是因为我终于开通了“赞赏”功能,嗯,不信请拉到最后?-。-)



《微交恋人》


一.      玄学


「世上最微妙的东西莫过于人跟人的缘分。」


最近突发奇想,因为这个学期开始要跟导师写论文,第一次跟导师开会的时候,我问导师拿他的whatsapp。他说没有,然后我问,wechat呢?他也没有。原来他没在任何一个主流的社交平台注册过,很有趣的一个导师,我想他一定是不想我半夜三点赶论文遇到不懂的时候把他吵醒,哈哈哈哈。

 

但我们是活在社交媒体下的一代人,每天的生活离不开手机,对吗?来了hk后,发现大部分local在用whatsapp,只要你知道对方电话,而对方又安装了这个软件,你就可以给她发信息,还可以判断对方是否在线。但这只是一个取代短信的聊天工具,在SNS方面他们倾向于使用脸书来生产内容。而wechat比whatsapp多了一些有重量的功能-“朋友圈”,我们每天在里面分享信息,吸收信息,为社交网络创造内容。

 

Wechat影响我们太多,年轻的时候我们可能都曾试过故意发一条朋友圈引起一个人的关心,也或许专门为一个人设置一个独立的分组可见。九把刀在《那些年》里面有一句话“分手,只需要一个人同意,但“在一起”,可是需要两个人同时认可才能作数。恋爱就是要这么不确定才有趣,不是吗?”

 

wechat也一样,添加对方成为好友的时候必须经过同意,但是删除好友只要一个人完成就可以了,我以前认为,微信上的从来没有见过面的人,都是微交朋友,因为你不知道哪一天,突然你就被对方删除好友了。其实也跟现实一样不是吗,因为不知道哪一天开始,你突然发现,你再也走不进这个人的世界了。

 

而其他社交媒体,例如Instagram有一个很可怕的功能,它会告诉你,你的朋友今天关注了谁,点赞了哪一张照片,心细的人甚至会因此来刨根问底儿找到自己男朋友的潜在精神出轨对象。(幸好我没对象,可以放心大胆地点赞我女神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所以,社交媒体或多或少地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不是吗?

 

接下来我想认真地讲个故事,取个名字叫《微交恋人》。里面的故事非纯属虚构,但也绝对不要对号入座,因为这是我身边人的故事,你可能会在一些角色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但其实这是糅合了多个人的回忆。因为第一次讲这样的故事,不是很熟练,所以采用第一视角。



Vol.1


我经常在思考一个问题,究竟什么是爱情。因为我觉得我是一个不错的聆听者,经常听其他人在讲他们的恋爱的故事,但是每一次谈话都是止于对方的一句,“算吧,Jimmy你根本不懂什么是爱情!”


于是我开始每天单曲循环林俊杰的《修炼爱情》,但还是好像搞不懂。

 

有一天,妈妈回祖屋收拾东西后取回来一叠以前外公遗留下来的书信(这又是一个浪漫凄美的故事)。信封已经泛黄,披着厚厚的一层灰,其中有一些信封的四个角已经被蚂蚁咬掉了一块块,形成一个个凹凸不平的缺口。

 

那个年代的人谈恋爱习惯写信。信件有一个特点,收信人在读信的时候和寄信人是不会存在同一个时空的。信来之前,收信人兴许充满期待,每天都检查信箱几遍,希望能最快读到心上人或者恋人的信;拆开信封后,读信任充满想象,阅读着你的文字,好像便能想象到你生活的画面。

 

张小龙大概曾经说过类似这样的话,微信作为一个工具,应该让人们用完即走。但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在即时通讯几乎取代了书信的今天,究竟是社交网络改变了我们的爱情,还是我们这一代人的爱情原本就是这么的脆弱。

 

虽然我不懂爱情,但是我身边一直有很多爱情导师,其中一个就是我大学时的麻吉-黄河。第一次认识黄河的时候,我反复询问了三遍,“黄河究竟是你的真名还是你的艺名?”

 

有一次黄河发了一条朋友圈在吐槽,“社交账号何必要改这么多乱七八糟的昵称呢!好好地只写自己名字不就行了吗?”我在下面评论,“其实我们都很羡慕你,因为你用真名来做昵称,别人都以为这只不过是一个昵称。”

 

为什么黄河会成为我大学最好的哥们,大概是因为我们都是很感性的人吧。

 

我们经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溜到宿舍阳台,搬出白天学生会做活动用的桌椅。在白天我们在学弟学妹面前正儿八经,晚上我们打着赤膊,踢着人字拖,一包花生米,一袋辣条,半打冰啤酒,那就是我们青春时的盛宴。

 

毕业前又一次盛宴,酒过三巡,黄河扶着阳台的围栏,看着这个我们即将离开的校园。

 

“Jimmy,那时候为什么要跟晴天分手?”



Vol.2


钟晴天是我大学的女朋友,所有有关她的朋友圈,两年前我全部清除了,但是电脑硬盘里和她有关的合照,还在。

 

有时候我会担心,万一那一天我的电脑彻彻底底地坏了,这些照片再也找不回怎么办。而我最担心的是,那些存在我记忆中的片段,是否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模糊。

 

所以我想把这段故事写下来,这也是我一直很想做的一件事情。

 

那年大二,我的生活重心依然是学生会的工作,在一个叫“公关部”的学生会部门,负责给学校的活动拉赞助。


我有一个跟我关系很好的同事叫曾小琴,她是那种脸长得圆圆的,身材其实不胖,整天喊着要减肥,但是又吃很多很多的女生。所以,我们都叫她阿球。她的朋友圈分享最多的就是美食。她每天上课都会提前给我占好位置,偶然还会带上一大堆零食放在桌面。

 

“哎,你吃这么多真的不怕胖成球吗?到时候没人要你,我也不会要你的”,我说。

 

“我怕啊,所以你帮我全吃了!”

 

“……”

 

有时候,互相伤害,就是我们简单粗暴的沟通方式。

 

有一天,阿球跟平常一样的往朋友圈发今天的美食,配文“一个人的午餐,吃辣么多?胖死啦我要。【哭脸】”

 

我毫不留情地回复,“对你来说,不多的啦!”回复完,我看着手机屏幕,为这个有点完美的回复沾沾自喜。

 

过了一会儿,阿球突然把我拉进一个群,说,“滚粗!!!!!!”

 

我瞄了一眼,群里好像还有另外一个人。

 

可爱的阿球,一定又是群发按成打开群聊了,其实这两者的操作是差很远的,所以我十分地为阿球的智商感到担忧。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那个女生和我写了一模一样的回复,所以阿球想“一次过”地回复两个人,她说这样可以不用打这么多字。

 

阿球说完,突然头脑开窍似的意识到自己开了群聊,前一秒钟还在假装生气,后一秒钟就发了一个大笑的表情,“哈哈哈,这是什么鬼,我闪了~”

 

于是,群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在尴尬。

 

我正想着要不要退出群聊,还是下意识地点开了对方的头像,是一个女生的自拍。

 

哇塞!好像是我喜欢的长相的类型!(所以有人说一见钟情就是见色起意,也是有道理的哈。)

 

我放下手机,眉头微皱,开始进入思考。怎么可以打破现在这种尴尬的气氛呢?

 

我脑袋里闪过无数种开场白,但是最后我只是……

 

无力地吐出了一个,“HI~”。(后来根据“陌陌”官方统计,这个词在“十大最不受欢迎的开场白”中位列榜首。不要问我怎么知道的。

 

敲完,按了发送,然后我就一直盯着手机屏幕,感觉刚刚去贴的9块钱防爆玻璃膜都要裂开了。

 

过了一会儿,她终于回复我了。

 

“你好啊 ”

 

“你好!请问你也是经管的吗?【大笑脸】”

 

“嗯呢”

 

“你好,我叫Jimmy!经管大二的!你可以叫我吉米,鸡米或者几米!”

 

“哈哈哈,好的呀。我叫晴天,钟晴天。”

 

“多多指教!”

 

是的,这个名字,你的名字,温暖了我一个夏天。

 

人生在世,六合森森,茫茫乾坤。世上最微妙的东西莫过于人跟人的缘分,有些邂逅注定在今世会发生。她教会你学习怎样爱一个人,而你教会她今后如何带眼识人。



二.     物理学


万有引力微不足道,但它永恒存在。

 

牛顿定义了什么是万有引力,爱因斯坦定义了什么是相对论,那么爱情由谁来定义?看了这么多集奇葩说,有关爱情的辩题都打得难分难解。

 

当还在中学的时候,学校不提倡谈论爱情,语文课上读的文章,考试写的议论文记叙文,很少举有关爱情的例子。在这种环境下,我们更好奇,什么是爱情?很多同学开始了对爱情的探索。

 

有人会写情书给心仪的对象,也有人会在自习课的时候偷偷看青春爱情文学,有些人在一起了,有些人还在偷偷地喜欢。

 

朋友y小姐说,她中学的时候喜欢年级里面一个打篮球很厉害的男生,几乎每一次的体活课都会把功课丢下,跑去小卖部买一瓶冰的宝矿力,然后安静地坐在操场边看那位男生打篮球。有一次,她终于鼓起勇气,把饮料递给那位刚刚退到场边休息的男生,结果还没敢抬起头来直视对方,就红着脸地溜回教室去,留下男生一脸懵逼地站在原地。

 

事隔多年后,她甚至不能在心里准确地回想起对方的样子,但那些年的回忆,都是甜的,不是吗?

 

有一天我问室友,让他讲一段过去的爱情给我听。

 

他说,还在念master的时候。有一次他站在纽约的街头,在一处红绿灯的地方准备要过马路,在他等红绿灯的几十秒里面,从对面马路的人潮中看到一个亚洲女生。她穿着粉色衬衣和浅蓝色牛仔短裤,头发染成亚麻色披散下来,长刘海翻到头上,用夹子夹起。

 

惊艳。对,他就是用这个词来形容。他在这之前从来没有见过这位女生,他们的相遇仅仅是红绿灯中间交错的数十秒,当行人绿灯亮起,他抬起脚步穿越马路,跟女生擦肩而过后,他没有回头,对方也没有慢下脚步。

 

但那天的阳光正好,她刚好是他最喜欢的那个样子,他把这份感觉当作是一份爱情的礼物收下了,保存在心底。



Vol.3


古代神话里面,月老说,你和你的心上人之间由一根看不见的红线连系。而按照理科男所说的,两个质量再轻的物体,彼此都存在着吸引力。万有引力很小,几乎微不足道,但它永恒存在。

 

刚开始认识晴天的两周,我每天晚上都会找她说话。当然,我是指微信上的那种说话。几乎她发的每一条朋友圈我都会过去点赞。为了和晴天打开话匣子,我细心地研究了一下她近段时间发过的instagram,微博和朋友圈,了解她的兴趣和爱好。

 

但是我一直没有机会和晴天见面。

 

直到有一天……

 

“晴天,你在干嘛?”

 

“我在等人呢”

 

“哟,你要去约会吗?”

 

“不是啦,我脚扭伤了,在等我们班的人来背我上楼。”

 

无数个感叹号出现在我心中,我意识到我的机会要来了!

 

“你在哪!”

 

“女生宿舍门口……”

 

我丢下手机,一路夺命狂奔,跑到女生宿舍楼下。

 

其实在这之前,我的1000米体测就没及格过。

 

来到女生宿舍楼下,把头探进大门里面,虽然有很多不同年级的女生在上下楼,但是依照我在看她朋友圈时对她的印象,我一眼就认出是她。

 

钟晴天低着头看着手机,坐在一张没有靠背的椅子上,脚踝上绑着白色绷带,分外出众。

 

她没有大多数爱情小说中女主角的精致的瓜子脸,她的下巴相对是较圆的,所以她后来经常笑自己是大饼脸,但是晴天拥有一双深邃黑亮的大眼睛,一头黑长发顺直地挂在肩膀,在阳光下,是棕黄色的。

 

“H……I~我……是Jim……my。”我还在喘气,但我比较不懂为什么相同的开场白我要讲两次……

 

“啊……你来女生宿舍干嘛?”晴天有点惊讶地看着我。

 

“我来背你啊,上来!”

 

“啊?!”

 

 ……

 

 ……

 

 ……

 

感觉到她挨在我后背,我开始小心翼翼地沿着楼梯的扶手往上爬。

 

后来黄河问我,你们第一次正式见面就是这样的窘况,那你背她的时候你们都在聊什么呢 ?

 

我承认,虽然平时我是很多话的人,但是在那个过程里面,我几乎是一声不吭,为什么?

 

因为我才知道她宿舍在七楼……

 

好不容易,终于好不容易把她送到宿舍门口,我急匆匆地说了一句“拜拜”,她的“谢谢”还停留在嘴边没有说出口,我已经撤到了楼梯间里面,用力地吸气和呼气。

 

红脸!心跳加速!这是爱情的征兆吗!?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

她真的是不轻啊……

 

晴天的笑容,像开在七月的缅栀子,我终于懂得为什么她叫晴天,因为和她在一起,你是不会记得阴天是怎样子的。

 

在这之后,我们的关系好像往前推进了一点点,依然保持着每天晚上互相发微信。有时候我们会聊聊最近的学生工作,有时候我会一直找她扯谈我今天吃了什么,哪一部新上的电影是谁演的,然后我看到很多别人分享的搞笑段子都会马上转发给她。

 

有一天晚上,我和黄河在烧烤档小酌,他一边拿着啤酒往自己嘴里灌,一边给我吹嘘他最近认识了哪一个音乐系的女生(这又是一个荡气回肠的故事)。

 

我一边听,一边在跟晴天聊微信,有一句没有一句地回应着黄河的话。

 

“晴天,我在跟黄河小酌,已经有点微醺了……”

 

“看着点吧,怎么老是逞强?【囧脸】”

 

“会改的会改的,你喜欢什么类型的男生啊?【委屈脸】除了“能喝酒”这个我改不了之外,其他的我会好好改进的!”

 

“【笑哭脸】晕死……好好做你自己吧。”

 

“你……还让不让我继续追你。【大哭脸】”            

 

“但是也没有必要说为了一个而改变啊,一个葫芦一个盖,一定会找到合适的!”

 

“哎……你是不是觉得我很烦。”

 

“吓到我了……其实我没有觉得你很烦啊。不过,其实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好啦,可能你了解多了反而会觉得我烦咧。【笑哭脸】”

 

“啊……就是觉得和你接触的机会少啊,想了解你多一点啦。我怎么会觉得你烦呢,我还没见过比我烦的人,我们部门的人评价我是世界上最多话说的人。”

 

“哈哈哈,那你滚吧!”

 

我看着她的回复,扑哧一笑,把杯里的啤酒洒到黄河裤子上去。

 

黄河猛然站了起来,“你神经病啊!哪有人看手机看得你一脸骚浪的样子!”

 

“河,我觉得我坠入爱河了……”

 

黄河一边擦着裤裆一边说,“我看你是堕入爱河! ”

 

“真的,我原以为啊,人上了大学就很难再有小鹿乱撞的感觉了。但我现在,何止是小鹿乱撞,感觉十万只雄鹿奔腾在我的胸口啊!”

 

“我看你是十几亿发情的小蝌蚪游到脑子里去了吧!”

 

“河,我觉得我遇到对手了。”

 

黄河微微一笑,嘴角上扬,吐出二字,“SB。”



Vol.4


学校旁边是广州一个很出名的豪华小区,据说里面住着很多高官和富豪,每次在校门口等公共汽车的时候总会看见各种豪华房车进出这个小区。

 

我和晴天很喜欢逛里面的超市,推着购物车在里面的货架之间穿梭,有几次她都想整个人爬进购物车里让我给她拍照。

 

她是真的很烦啦,总是嚷着吵着让我买几类不一样颜色的水果,说我平常不爱吃青菜所以要多补充维生素,然后自己却偷偷地只往购物车上塞用保险纸包装好的盒装榴莲。

 

有一次,我们刚走完一圈超市,但是只买了两盒酸奶。一边舔着捧在手中的酸奶,一边坐在小区中央喷水池边缘的大理石上。

 

今天晚上的天空很晴朗,可以看到很多星星。

 

我抬起头,指着天空说,“哎你看,有没有觉得晚上飞机在天空中飞过,那一闪一闪的灯看起来很像流星,但是流星飞太快了,以后看见飞机飞过就许愿了好不好,肯定够时间。”

 

“一点都不像,幼稚鬼。”

 

“幼稚你个大头鬼!”

 

“你真是个大小孩。”

 

“但是为什么我比你高这么多?”

 

“明天中午我和我室友吃饭好了。”

 

“……我错了。”

 

“哎,Jimmy其实我想跟你说……”她突然把双腿盘起来,把身子倾向朝我的这一边。

 

“你说吧。”

 

“其实,我一直都不愿意跟深圳以外的男生谈恋爱。”

 

“啊……啊是吗。”我心里闪过一丝的失落,低头吸了一口酸奶。

 

“因为妈妈只有我们两个女儿呀,虽然她总是跟我们说,女生嫁到哪儿都没关系,一定要嫁给爱情。但是我一直是很粘妈妈的,我从前觉得如果我嫁得不离她那么远,我还是可以经常去陪她。你知道吗,她真的很烦,去哪里都非要我陪她……”

 

我安静地听她说跟她妈妈的日常,其中的对话我已经不记得了,我只记得她最后说的那一句。

 

“……但是呀,遇到你之后,我觉得其实都是没关系的……哈哈哈。”

 

我咯咯一笑没有说话。

 

“哎,你眼睛怎么红红的。”

 

后来有时候我真的在想,我会不会是她最后一个不生长在深圳的男朋友。

 

我去,原来我真的是。

 

我一直习惯使用iphone自带的九宫格拼音输入法。时至今天,有时候我不小心点到有z的这个按钮,提词框里面都会显示那个人的名字。有些名字我已经很久不愿意去触碰,但最可怕的是,你的输入法比你更念旧。

 

就如一切爱情故事一样,

开头总是甜的。



三.     化学


多巴胺促成了爱情,但爱情从来不只有多巴胺


爱情是什么?在第一期的时候,我用玄学说,爱情是命中注定的缘分;第二期的时候,我用物理学说,爱情是两个人的万有引力作用。

 

但其实,关于这个问题,正如陈铭所讲,社会学,心理学,都给不出答案,但医学给出了答案。因为当人遇到爱情的时候,人的下丘脑和脑垂体腺会大量分泌出一种特殊的神经递质-多巴胺。

 

多巴胺让人产生持续的兴奋,愉悦的感觉。吸烟,酗酒,暴食,吸毒,性爱都可以让人体内产生大量多巴胺,促使其上瘾。所以医学说爱情,只是化学作用。

 

多巴胺在人体内的存活平均是18个月,最长不超过4年,而这之后,我们就眼睁睁地看着“爱情”在我们体内凋亡。

 

人在疲倦的时候,可以泡上一壶热茶让自己清醒一下,那当爱情感到疲倦呢?世界上是否有一种类似咖啡厅的多巴胺补给站呢?毕竟多巴胺是一种白色结晶,且易溶于水,但味道“苦”。

 

不,我们不需要。人之所以为人,因为人拥有更高阶的情感,人类的爱情里面还有承诺,还有责任,更有包容。多巴胺构成人类的爱情,驱使我们去做害羞的事,而人的爱情从来不仅仅只是多巴胺。

 

尽管如此,在二十世纪中后期,社会强调“解放”,二十一世纪初,互联网扩大了我们的社交网络。在我们不断强调社会进步的同时,我们一直在挑战那些“保守落后”的传统价值观。

 

而在南极洲有一种企鹅,终生奉行一夫一妻制。当雄性遇见心仪的雌性的时候,会找遍沙滩,找到一颗最美的石头送给她,晃着笨重的身体,将石头放在她的脚边。如果她接受,她就会成为他一生一世的伴侣,至死不渝。

 

可是当人已经有了伴侣,又在自以为再遇到天雷勾地火的爱情的时候,只会义正言辞地把那些守卫在人类恋爱道德的最后一道防线抛诸脑后。

 

所以社交软件带给我们的冲击是什么?上帝赐予了人类最复杂的情感,而有时候,我们对爱情的忠贞却比不上一只企鹅。

 

在看完第一期和第二期后,有人问我,里面说的故事都是真实的吗,都是我自己经历过的事情吗?

 

我在第一期里面说过,这些可能都是我身边的朋友跟我口述过的故事,也或者是我在看过一些电影后想到的情节,我把多个朋友的故事和我自己臆想的人物糅杂到一起。我将我们每个人的灵魂剪碎,再用标点符号缝合起来。

 

至于使用第一视角,是因为我觉得这样写起来比较舒服点,代入感比较强。而正如蔡康永所说的,故事本身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只需要听你想听到的那些部分就好了。

 

但也许是因为讲到爱情,所以我们都会计较真假,但我们只要知道,大部分的励志鸡汤,都是先苦后甜,而大多数的青春爱情,都是先甜后苦。


蓝色代表忧郁,粉红色代表浪漫。所以第一期的配图我用了《晴天》的蓝天白云,第二期选了粉红色的《樱花》,而这一期……



Vol.5


考完试的那天晚上,我和晴天没有出去吃饭看电影,而是散步在学校的东区运动场。

 

我一直很喜欢和她在操场上散步,围着足球场绕圈,因为我个子比她高,所以每次都是她走内圈,我走外面。有时候想面对着和她讲话,我会倒着走。

 

“哎,吉米仔,我问你哦。”

 

“怎么了,晴天宝宝”

 

说完,我侧身躲过了她挥过来的拳头。

 

“其实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嗯……应该是上次陪你去看跌打那天。”

 

“啊!?你说什么?”

 

“就是那一次哦,你的脚不是扭到了吗?然后你说你室友要陪你复诊,然后我一直吵着闹着说自己要陪你去,你还记得吗?”

 

“我记得啊,但是怎么会是看跌打呢……”

 

“那天下午,我们打车去到那个老中医的诊所,进屋后看到很多人已经在排号了。在等的时候,在病床上的一位患者也是崴了脚,医生在帮她上药,但是她因为怕疼所以身体忍不住一直在动。老医生的助手刚好不在,然后……你突然主动请缨,上前帮那位怕疼的陌生人按住她的脚,后来因为你力气不够,那个病人的劲实在太大,你一把扯了我过去……于是我和你,第二次正式见面就是在一个老中医的跌打诊所里面帮一个陌生阿姨按脚……”

 

“哈哈哈哈哈! 这跟你喜不喜欢我有什么关系!”

 

“嘻嘻。我不告诉你。”

 

“哼!不说就不说,我才不想听呢!……啊!Jimmy!Jimmy!”本来嘟起了小嘴的她突然指着我背后的方向喊。

 

“嗯?”

 

“那边好像有人在唱歌耶!”

 

“走吧,我们去看看。”

 

原来是一个乐队在广东的高校进行草地巡回音乐会,可能是因为在考试周,所以现场的人并不是很多。我和晴天选了一个比较靠近的角落,直接坐在草地上。

 

“HELLO大家好!我们是“大墨”乐队!”主唱对着麦克风喊。

 

“谢谢你们的支持,以下献给大家一首我最喜欢的歌-《黄金时代》。”

 

“买了球鞋再买玩具,甚至想,花光一切买新居;谈情再爱入睡,直到想,躲进陌生者的家里……”

 

晴天双手环着我的右臂,脸轻轻地搁在我的肩上,很专心地在听歌。

 

“黄金广场内分手,在时代门外再聚;你和谁结伴前来,是否比我精采,自从前爱到现在,是哪个可一可再……”

 

这是一首老歌,之前我们都没有听过,现在回想,林夕的歌词真是锋利无比。

 

“每一次到高校进行演出,我都会唱这首歌。这是很多年前,我还没正式组建乐队,我到香港旅游的时候,听到一个街头歌者唱的歌。是他告诉我这首歌歌词背后的故事,黄金和时代分别是香港铜锣湾的两个商场,黄金商场是一个很小,很老旧的小商场;时代广场是一个现代化的大型购物广场。这个故事是讲,一对小情侣在黄金商场里面分手,没过多久,又再次在时代广场门前相遇,但各自都牵着彼此的新欢。世界是变得很快的,很多东西都有它的期限。或许哪一天我也没有机会继续再像这样子尽兴地唱歌,所以,请珍惜这一刻吧!”

 

“Jimmy哎,你觉得,我们会不会像他们那样。”

 

“嘿,不要想要太多,珍惜这一刻知道吗?反正有你的每一天,都是晴天!”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当时觉得爱情是一件很虚无的东西,来去无踪。

 

只是哦,晴天,那次我没有来得及跟你说。

 

你知道吗,那天老中医的诊所里面弥漫着刚煎好的中药味,墙上的窗户贴着有点过时的旧红色剪纸,斜阳透过剪纸的洞口钻进屋内,洒落在你身上。你顾着催促我配合医生好好按住阿姨的脚,而我的眼睛只看到你素色长裙上的剪影斑驳。

 

没有其他特别的原因,就是那一刹那,我觉得你特别好看。

 

后来我去了香港留学,有一次我刚刚自己逛完书店走出希慎广场后没多久,我路过时代广场。一块很宽广的屏幕上,正在播放当时炙手可热的歌手的MV。

 

我想起了《黄金时代》,互联网时代的信息来得很快,我们今天才在微信朋友圈上分享的流行曲,可能明天就过时了。最近很红的一部电影,可能明天就被新的作品所取代。我们身边的朋友,爱人,或许也是一样。前一分钟我觉得很喜欢的一样东西,下一分钟很可能就会被我们嫌弃。

 

林夕本意应该不是借此来批评现代年轻人的爱情观,也许仅仅是认为,在社交媒体占据了我们大多数的今天,我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爱情的意义,或许不再是一生一世。



Vol.6


回到第一期的那个深夜,黄河扶着天台的围栏,看着乌黑黑的教四,问了那个我一直不想回答的问题。

 

我没有说话,用力地咽下嘴里的冰啤酒,就好像往喉咙上浇了一壶冷水一样。

 

黄河吸了一口夹在两指间的苏烟,呼出的白色云雾旋转上升到我们的头顶然后消散在空气中。

 

“该不是因为盛夏吧。”

 

那时候我们刚刚考完期末考,时间真是一点都不愿意等人,一下子就到了暑假。

 

在那个暑假,我先是跟随学生会参加了三下乡,到了外地调研,回来后进了一家互联网的创业公司实习,而晴天在刚跟我认识的时候已经报名了参加那个暑期的海外交换生项目,需要去土耳其当一个月的志愿者。

 

原本,我们每天都会在睡觉前通一次电话,然后讲完“晚安”以后呢,我不会立马挂掉电话,晴天怕黑,每次她都会插着耳机,让我“听着”她进睡。

 

但那是头一回,我们有了六个小时的时差。

 

我们开始在相距7500公里的地方,每天只是通过微信给对方留言,然后各自在忙当下的事情,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究竟是我的天性不安定,还是我本来就是一个薄幸的人,我开始渐渐变得没有以前那么多话。

 

慢慢地,我不会再给她每天在微信上分享有趣的帖子,不会再给她分享我今天下午吃的是什么,也不会再给她讲笑话。

 

在微信的对话,我渐渐变得被动,变得不再幽默,变得陌生。

 

一个下着小雨的清晨,我刚到办公室,那时候是早上八点半,晴天那边是凌晨两点多,她应该睡了。

 

我刷了一下朋友圈,看到晴天的一条新的状态:

 

“‘钟晴天你真是个大笨蛋’,‘为什么一定要对方主动,你想他就直接找他呀!你不累别人也累!’,‘你究竟把对方放在什么位置’,一遍一遍地指着我骂,骂得我哭了甩来一张纸巾继续骂,当闺蜜都在维护你的时候,我才意识到一直以来我是多么的自私,总是情愿自己在等你找我,也不愿意跟你说一句我很‘挂住’你,还总是怪你果然感情来得快走得也快,也不知道你看到会不会觉得压力更大想逃走,更不知道我们能够走得多远……是我敏感,但我真的很怕会弄巧成拙,我真是没救了……”

 

雨好像变大了,我转过头来看着窗外,一些雨滴开始打进来办公室内,一个同事上前把窗户关上,转过身来,微笑着说:

 

“Hey,原来你也来了我们公司实习。”

 

“盛夏?”

 

盛夏是我刚进大学时,我们班的班导助理,比我们大一届。

 

“你脸色好像不是很好哦,是工作上的问题吗,告诉姐姐,说不定我可以帮你。”盛夏一边走回她的位置,一边开着玩笑说。

 

“嗯,我没事,谢谢关心。”

 

在这之后的一个月里面,我跟晴天的关系有了一点点好转。我们依然会每天在微信上交换我们的生活,依然会每天在睡觉前给对方发一段长语音,然后道一声晚安。

 

但我心里多了另外的一些烦恼,是关于未来的“规划”。我心里很纠结,应该是继续念书好呢,还是直接参加校招?关于这些烦恼,我没有跟晴天说。

 

一天中午,刚吃过午饭,我坐在办公室里刷着朋友圈,看到晴天上传了她在土耳其当志愿者的照片,我看见她置身于五色斑斓的热气球中,和一群当地的小朋友一起玩游戏。

 

她已经回到深圳了,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我们还停留在相隔7500公里的地理距离,我们的时差也不止是六个小时。

 

“哎,你在发什么呆?”盛夏好奇地问。

 

“没有啦,我在想之后秋招的事情。”

 

“秋招?那好像还不关你事耶,你不是下学期才大三么?”

 

“但是也得提前好好准备啊。”

 

盛夏轻轻地捏着自己的下巴,说,“嗯……这样呀,我今晚约了一个10级的师兄,聊聊关于校招的事情,你有兴趣也可以一起来啊!”

 

我说,“好。”

 

于是那天晚上,我和盛夏,坐在距离学校不远也不是很近的一家咖啡厅里面,听那位10级的师兄分享他的经历。当师兄分享完,已经是晚上十点,我们得马上乘公交赶着在门禁前回到学校。

 

匆匆地分别了师兄,我们一路小跑,到了学校南门一条车行隧道里面的公交车站。

 

公交车迟迟还没来,我焦急得在车站踱来踱去,不停地往车来的方向张望。我点开手机屏幕,一看,距离门禁时间仅仅还有半个小时。

 

盛夏说,“估计已经错过了末班车了,要不我们走回去呗。”

 

“这里是隧道耶,怎么走?”我看着盛夏说。

 

“你看,这不是有路嘛?”她指了指前方。

 

原来在隧道的两侧,有大概仅仅五十公分宽的小道,勉强可以容纳一个人走动。

 

我看了看手机,把心一横,“走就走吧!”

 

然后我走在前面带头,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在隧道两侧的窄道上前进着。旁边不时有呼啸而过的大型货车,扬起的一阵风感觉要把人吸到马路上。所以我每前进一段距离,我就会回头看一看盛夏,生怕她一个不小心踩了个空,落到马路上。

 

而我每次回头,都会不经意地对上盛夏的眼神。

 

隧道不长但是走起来却很耗时间,大概走了差不多十五分钟,我们才出了隧道,然后我们向着学校的方向奔跑,终于赶在门禁前,把盛夏送到她的宿舍楼下。

 

“拜拜。”

 

我正要转身离开,盛夏回头,莞尔一笑,“谢谢你这么晚还送我回宿舍。”

 

“不客气,晚安。”

 

……

 

爱情如果是多巴胺,那为什么不止一个人能够让自己产生多巴胺?

 

其实后来也有些很关心我的朋友问我,好好的,为什么会分手。

 

我想过很多理由去应付这个问题,说是因为暑假的时候异地恋分开太久,感情转淡,也曾经说是因为,她很安静,而我太过活泼,所以我们性格不合。

 

但是呢,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离开了温暖着自己的晴天,选择去等待那炽热的盛夏。直到后来我终于明白,人与人之间需要缘分维系,有些人注定不可能,有些人注定遥不可及,没有缘分的人,做再多的努力也是徒劳。

 

其实盛夏从来没有给过我任何暗示,在她眼里,我一直是那个刚进大学时的小屁孩。那晚之后,我在微信找她也只不过是问她一些关于工作上的问题。但是如果你问我,盛夏是怎样的。

 

我可能会告诉你,盛夏曾经是我在迷路时,天上最闪闪发光的北极星,盛夏是《浮生六记》里面,连林语堂前辈都倾慕不已的芸娘;但是,她又是漆黑中最诱人的鬼魅,是寒冬中冷艳的带刺玫瑰。

 

爱情,最终是应该回归到生活,就像物理学中加速度的时间累积效应,加速度很小,但时间长,速度变化量才大,所以时间才是决定结果。我也终于明白,一件两件自恋地认为很疯狂的小事始终不及每天安静平淡的睡前晚安来得浪漫,一次两次炊金馔玉更没有一年365天的柴米油盐来得踏实。

 

就像“不可掉头”的陈翰宾,他在历尽所有旅途上的劫难,经历过无数次生与死的徘徊后完成了环游世界的壮举时,何炅问他,当初托付给你,一起和你出发的那个女孩,为什么你没有一起带回来。追逐了梦想,但辜负了最爱,值得吗,这可能只有他本人才知道。

 

讲完,脚下是散落一地的烟头,黄河踩灭了一根还没抽完的香烟,一口用虎牙咬掉了啤酒的瓶盖,递给我说,“SB。”



Vol.7


我经常在晴天面前提起我的男神偶像,有时候她会嫌我烦,笑骂我是一个“脑残粉”,我当时觉得,她一定是在吃醋,以为我喜欢一个男人多过喜欢她。

 

所以后来我提出,要不我们一起去香港看我偶像演唱会的时候,她一边笑话我花钱追星,一边又在给我讲,去香港看演唱会要注意什么,还打开手机软件帮我查一下红馆附近有什么酒店,交通情况如何等等。

 

于是我们在网上买了那年秋分在香港的演唱会门票,门票直接寄了去她家里。

 

演唱会开唱前一周,费小姐突然找到我,她是我和晴天的一个共同好友,亦是我大学为数不多的关系最好的几个异性好友之一。在那之前,她从来没有这么狠地骂过我。

 

“Jimmy,这是你的票。”她拿着票,一把甩在桌面上。

 

“嗯?怎么在你这里?”

 

“她让我转交给你的。”

 

“噢……她还有说些什么吗?……”

 

“我不知道你们发生了什么,但是她转交给我的时候,我心疼地看着她,说不出话,而她只说了一句,‘你不要这样看着我,我怕我会哭’。你特么的是不是男人。”

 

2017年,这位偶像再次在红馆举办他的个人演唱会,但是我既没有钟晴天,也没找到盛夏。

 

我从前以为啊,翻阅一个人的朋友圈,看完她的每一条状态,就可以了解一个人,但是后来我终于想明白,一个人在社交网络上暴露给你看到的,只是她的180度,都只不过是她愿意和希望让你看到的一面。

 

正如,我曾经为了追逐我喜欢的人,我想尽一切方法,千方百计地把自己包装成一个连我自己都觉得陌生的人。我转发高端的金融科技资讯,假装我是一个百事通,我拍一本网络上别人推荐的名家书籍的封皮,假装自己在饱读诗书,我复制粘贴不知道哪一个伟大的名人说过的一句话,假装自己睿智。

 

社交软件,有时候就是我们阴暗面的容器。在社交网络上,我们人模狗样,而现实,我们狗模人样。

 

我假装,我假装,我甚至假装自己真的仍然很深爱着晴天,假装我忘不了她,假装我完全放不下。

 

我也曾经,是一个抽烟喝酒说脏话的坏男孩,但是有很多话,我在钟晴天面前不敢说,有很多黄河给我讲的黄段子,我不好意思在她面前讲。

 

以前我很懒,我会熬夜,晚上不愿意睡觉,然后在次日很晚才愿意起来。临近考试的时候,状态仍然是那样的糟糕,钟晴天会冲到我的宿舍,一手把将我扯下来,揪到自习室,跟我说,今天看不完这一章就不要和我吃饭。我以前从来没有整理手机桌面的APP的习惯,是她趁我在自习室打瞌睡,拿着我的手机逐一地帮我把所有软件归好类。

 

事隔多年,关于钟晴天所有的照片和朋友圈都一一清除后,我发现,这些她留给我的习惯我根本删不掉。

 

我不知道我现在是否懂得什么叫爱情,但我至今仍然有时候我会想起她,看到太阳高高挂起的时候,晚上下课走回寝室的时候,没课一个人闲逛操场的时候。

 

很想很想的时候,我会点进去她的朋友圈页面,但永远只能看到灰灰的一杠横线。偶尔我会点一点,给个‘like’她的“朋友圈封面”,虽然我知道她不会看见。

 

后来,我听到刘若英的《后来》没能忍住不掉眼泪。大学毕业的时候,我给自己做了一个总结。我问自己,大学最遗憾的一件事情是什么?

 

我最遗憾的事情不是我没能当上学生会主席,不是我没有拿到国家奖学金,更不是我没有参加海外交换生项目,应该是,毕业典礼的时候,当我在大礼堂见到她,我看见她依然是一头亮黑色的长直发,依然是深邃明亮的大眼睛。

 

我很想向她招手,但是我没这个胆子,我很想走过去,轻轻拍一下她的肩,说一声“你好吗?”,但是我没有这个脸子。我更没有勇气向她要一张毕业的合照。

 

微信像一个大冰箱,可以在里面安放我们最好的时光,但是它不可以为我们的爱情保鲜啊。

 

童年的时候,我对香港的记忆是,一栋栋拔地而起的高楼,像参天大树,是一片水泥钢筋的森林。有一天,我突然很想去中环的兰芳园喝一杯热奶茶,于是我拿出手机,往google map上面输入了地址,当我走出地铁口,抬头一看,果不其然,天空原来可以是条纹状的。

 

有句话叫,“人活着赖一口氧气,氧气是你。”而这里没有雾霾,但这里的空气,比雾霾更难让人呼吸。

 

幸好我住在九龙塘,因为这里是旧时的启德机场,为了方便让飞机起飞降落,这一片的房子都比较矮,天空是宽广的。

 

有一回我晚上从图书馆走回住的地方,走过联福道那个缓缓的斜坡,我抬头仰望天空,虽然天空有点雾霾,但仍然可以看见一架飞机刚好在空中飞过,机翼上闪烁着的灯,像一眨一眨的流星。

 

原来没有晴天的晚上,天空仍然是这样的宽广,我还是可以遇到下一颗流星的。

 

我想跟你说,谢谢你曾来过,钟晴天。在那段日子,我的生命每一天都是晴天。



周杰伦里面的《晴天》最后那句歌词我一直听不太懂,“但故事的最后你好像还是说了拜拜”为什么是“拜拜”而不是“再见”呢?明明好像用“再见”的话应该更加押韵呀。

 

直到一位朋友提醒我才知道,因为说了再见的人还是有可能会再见的,而说了拜拜,就不会再见了。

 

我会加油的,你也要幸福啊!钟晴天!


(完)




文字 | Jimmy

配图 | 《晴天》祁大猷 - 摄于中国香港、《樱花》PT – 摄于日本、《围城》鱼洞 – 摄于中国香港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