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得花钱的女人,男人才喜欢?

快看小说 2018-07-09 08:41:21


天阴沉沉的,月亮也像是害羞了一般,躲在了层层的云朵后面。整个夜晚忽明忽暗,倒是更显得有几分诡异。

  

“呲啦——”一声,一辆轮子沾满了泥土的面包车在河边停了下来。

  

驾驶座的门被打开,从里面下来了一个穿着黑色背心的男人。

  

男人的表情严肃,从左眼下到右嘴角边有一条长长的刀疤,显得很是的狰狞,他的双眸微眯,里面充满了某种恨意。

  

月亮露出半边脸,隐隐照耀出背心下缘的那一丝丝红色,似乎是……血迹?

  

“大哥,剩下的……就交给你了。”副驾驶座上另一名男人浑身是血,脸色苍白,才刚说完,就闭上眼睛晕了过去。

  

男人咬紧了牙关,双眸中的犹豫一闪而过,却又很快就消失了。

  

他喘息粗气,打开后座的门,一把就想要将车上的女人给抓了下来。

  

女人的头发凌乱,衣服褶皱不堪,眼神中流露着些许的恐惧,隐约还可以看到脸颊两侧的泪痕,她的嘴被男人用胶布贴着,双手被合十用麻绳绑在了身后,却依稀可以看出样貌的美艳惊人。

  

她就就这么胡乱挣扎着,不肯下车。

  

奈何男女力气本就悬殊,再加上她从中午就没有吃饭,怎么可能挣脱得了?还是被硬生生给拖拽下了来。

  

“唔唔唔……”苏诺睁大了的眼睛狠狠怒视面前的男人,扭动着身子。拒绝男人的触碰。

  

男人却没有打算放过她,重重哼了一声,随即像是想到什么一般,露出猥琐的笑声,“嘿嘿,别急,一会儿就会让你痛快的。”

  

边说着,边伸手想要抚摸苏诺白皙的脸颊。

  

苏诺立刻往旁边一瞥头,躲了过去。

  

男人的手僵硬地停留在空气中,倒是也不恼,双眸闪烁着星光,看起来仿佛更加兴奋一般。

  

他拖拽着苏诺,往旁边的长高了草的地方走去。

  

苏诺却是一直僵硬着身体,一直往相反的方向用劲儿。

  

男人回头看了她一眼,眯着眼睛笑,然后伸出空闲的一只手帮她嘴上的胶布给撕了下来。

  

“差点儿忘了,做这种事情,没有声音怎么能行?”他凑近苏诺的耳朵,气息均匀的撒在她的脖颈上,“待会儿,你可要叫的让我满意才行!”

  

苏诺顿时觉得无比恶心,缩紧了脖子,直勾勾盯着面前的男人,质问道:“你是谁?绑架我来这里要干什么?”

  

男人退开了一步,嘲讽地笑出了声,“你说,孤男寡女在这种荒郊野外,还能做什么?”

  

意思再明显不过,苏诺不是傻子,自然也明白过来了。

  

她努力抑制住心中的慌乱,保持表面的平静,“为什么是我?我不记得自己和你有什么过节。”

  

“因为,你是付钧晏的女人!”男人咬牙切齿的说出这个名字,满满的恨意。

  

话语间,他停下了脚步,似乎是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他一把将苏诺丢到草丛中,横着刀疤的脸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愈发狰狞,双眸中没有丝毫的情欲,只有无止境的恨。

  

苏诺的胳膊磕到草地上,还是疼的皱了皱眉头,忍着没有叫出声。

  

虽然之前就已经隐隐猜到了,但是听到付钧晏这三个字,她还是不住地一阵恍惚。

  

“我和付钧晏的感情并不好,你就算对我怎么样,他也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的。”苏诺声音清冷,试图劝说,“伤害一个无辜的我,还要赔上你自己,这又是何必呢?”

  

“你别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放过你!付钧晏害得我家破人亡,我也要让他尝尝身边人死亡的滋味!”男人恶狠狠地开口道,“你放心,玩完儿之后,我就会把你丢进河里淹死,你也不用觉得对不起付钧晏了,这么说起来,你还应该感谢我呢!”

  

说着,他一边张扬地哈哈大笑起来,一边开始动手解了衣服的纽扣。

  

“付钧晏对我没有任何感情,否则你怎么会这么轻易就把我从付家劫出来?他早就视我为眼中钉,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理由和我离婚,你这么做,不是正合了他的意?”苏诺周旋着,藏在身后的手正不停将麻绳摩擦地面,只求快点儿能断。

  

“那又怎么样?要怪,就只能怪你命薄!”男人脱了外面的黑色背心,欺身就准备直接压下去,“不愧是付钧晏的老婆,果然美貌。现在,就让我来尝尝滋味怎么样。”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束缚住苏诺的绳子终于断开,她连忙抬脚踹了男人下垮一下,手撑着地面,迅速翻身起来,逃跑。

  

“啊!”男人顿时疼的叫出了声,随后凝固了神色,咬牙切齿地看着苏诺踉跄奔跑的背影,双眸涌现出杀意,“贱女人,竟然敢阴我!”

  

深吸一口气,忍住疼痛,他三步并作两步加速追了上去。

  

苏诺本就没有什么力气,浑身软绵绵的,全靠一个信念在苦苦支撑着,几次还险些摔倒。

  

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身后突然一片静悄悄的,一愣神,转过身去看,却发现哪里还有什么人影?

  

怎么回事?

  

苏诺的脚步停顿了下来,略略皱着眉头,满是疑惑。

  

就在这个时候,一双手从背后狠狠扯住了她的头发,丝毫没有犹豫地就往旁边拖去。

  

“呵,贱女人,这下看你往哪里跑!”男人冷笑着,步行的有几分艰难,“臭婊子,看来你和付钧晏都是同一种货色,死的不冤!”

  

苏诺的身子在凹凸不平的草地上被迫滑行着,后背逐渐传来火辣辣的感觉。

  

似乎是有了前车之鉴,这一次,男人直接将苏诺的双手给禁锢在了头顶上方,防止她的逃脱。

  

“嘶啦”一声,苏诺沾满了灰的白色连衣裙就这么被扯颇了。

  

她的眼眶通红,却硬生生忍住泪水,不想在这种时候表现出一点点的柔弱。

  

“爸爸!”

  

就在这个时候,河面突然传来一阵稚嫩的呼喊声。

  

男人身子一僵,手上的动作也随之停了下来,连忙朝声音来源的地方看去。

  

然而——

  

“噗通”一声,小女孩就这么被丢进了河水中。

  

男人立时睁大了双眸,好似不敢相信一般,神情悲痛欲绝,嘴中喃喃道:“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嘭——”

  

在他愣神的时候,子弹从远处飞过来,笔直地穿过了他抬起的手。

  

“啊!”男人疼痛的满脸都皱在了一起,看着自己血肉模糊的手,呼吸渐渐急促起来。

  

继而,将目光锁在苏诺身上,充满了凶狠,“又是你们的把戏对不对?对不对?”

  

一边说着,他一边用尽力气,将苏诺恨恨推进了河中,“就算是死,我也要有人陪葬!”

  

“嘭——”

  

又是一声枪响。

  

苏诺掉进河中的瞬间,男人也应声倒地,双眸睁大,满满写着不甘心。

  

整个过程,苏诺都呆愣住了,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等到她终于回神的时候,大量的水瞬间涌进了她的鼻子和耳朵里,眼睛也染上了酸涩,整个人被沉浸在水中,不能逃脱。

  

她扑腾挣扎着,想要游上岸,可是越心急,却越慌乱,更是令好不容易恢复一些的气力再次逐渐丧失。

  

神智越来越模糊,双眸中所看到的东西也慢慢变的不清晰,力气一点点被抽离。

  

苏诺只觉得自己好累好累,一丝丝多余的力气都没有了。

  

身体正一点点往下沉。

  

她这是要死了吧?

  

是的吧?

  

算了,那就这样吧。

  

反正,她是死是活,也没有人会关心。

  

付钧晏不是讨厌她吗?这下子,真的顺了他的意了,再也不用看到她了。

  

嘴角扬起一抹苦笑,彻底放弃了挣扎,缓缓闭上眼睛,失去了求生的意志。

  

或许,这也是一种解脱。

  

可是为什么,一想到付钧晏的脸,她就……就感觉很舍不得?

  

岸边。

  

付钧晏脸色阴沉,看着旁边的狙击手,冷冷责骂:“为什么第二发子弹不开的快一些?竟然还让他有时间下手!”

  

狙击手刚想要解释已经是最快的速度了,就见自家boss脱掉了上衣,没有任何犹豫地就跳入了河中。

  

脸上是一种……担忧的神情?

  

狙击手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想要看清楚的时候,付钧晏已经随着“噗通”一声,跃入了水中。

  

一定是看错了吧?一定是这样!

  

要知道,冷漠如付钧晏,怎么可能会流露出这样的神情?起码他跟在他身边六年,从未见过。

  

付钧晏很快就找到了正慢慢下沉的苏诺,他双眸一沉,加快了速度游过去。

  

该死的女人,竟然连挣扎都没有吗?

  

心中闪过一丝愤怒。

  

他用一只手将苏诺禁锢在怀中,没有过多的犹豫,双唇印上去,将气渡到她的嘴中。

  

唇上传来柔软的触感,苏诺一愣,微微睁开了眼睛,却只隐隐约约看到了一个模糊的影子。

  

付钧晏?

  

是他吗?

  

付钧晏一手抱着苏诺,渐渐游到了河面。

  

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他看了一眼迷迷糊糊的她,脸色阴沉,“真是累赘,在我家里都会被人抢走。”

  

明明是不耐烦的语气,给人的感觉却并非如此一般。


欲知后续精彩内容,猛戳“阅读原文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