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太淫乱,大学生竟然这样做……

特别看点APP 2018-02-28 10:14:39

刘子洋刚进大学,就先去熟悉校园。他一个人沿着小路一直走去,直到看见一个池塘

在池塘边寻了一块石头,刘子洋坐下,闻着荷花香,陶醉的都有些睡意了。

  “轰隆”一声,把享受中的刘子洋惊醒过来,抬头看了一天空,竟然是满天乌云,似乎就要下雨了。

  刘子洋连忙站了起来,他虽然会阵法,可是避水阵还没有学会,一样会被浇个落汤鸡,而看这架式,这雨马上就会来,所以他需要找一个避雨的地方。

  四下一看,就看到不远处有一个小楼,颇为破旧,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连忙跑了过去,不过小楼房门紧锁,他根本就进不去,好在还有屋檐,倒也可以避雨。

  刚刚站好,豆大的雨点就已经铺天盖地的洒下,天地之间顿时就成了一片雨幕,期间还伴着隆隆的雷声,真是好大的一场雨。

  刘子洋暗自庆幸,如果自己动作慢一点,他就要被浇了,不过好像有些人就不像他这么幸运了,一个人抱着脑袋正飞快的向他这边奔来,而看那身形,竟然还是一个女生。

  那女生冲于冲到了小楼之前,就像撕开雨幕一般,出现在了刘子洋的面前。

  放下了手臂,抹了一下脸上的水,刘子洋和那女生都看清了对方,然后顿时都瞪大了眼睛,谁也没有想到会在这时,会在这个地方见到对方。

  刘子洋先是惊讶,然后就笑了,道:“真巧啊,又遇到你了。”

  “我真倒霉。”女生很郁闷的嘀咕了一句,扭头往旁边挪了挪,正是刘玉婷那个美女。

  单独与刘子洋在这样的地方,刘玉婷心里有些打鼓,很想冒雨离开,可是外面一道道闪电划过,还有那震耳欲聋的雷声,还是让她没有勇气离开这里。

  “哼,只要他敢乱来,我就跑,我就不信他还敢追我。”刘玉婷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两人谁也不说话,显得特别的安静,只有外面的雨声和隆隆的雷声。

  在刘玉婷进来的时候,刘子洋并没有仔细的看她,这时无聊就看了一眼刘玉婷,但这一眼看下去,顿时就移不开目光了。

  刘玉婷身上已经不是上午那一套紧身的上衣和牛仔裤了,而是一条浅绿色的长裙,长裙是纱料的,这时被雨水淋湿,就已经贴在了刘玉婷的身上,把刘玉婷那玲珑的曲线都显了出来。

  这还不算,纱料湿透之后就几乎是半透明的了,刘玉婷的后背若隐若现,都能看到她那粉色的胸罩带子,腰部以下虽然湿的不甚厉害,看不出里面的颜色,但是却也能够看到大致的轮廓。

  一个女人在什么时候最有吸引力,不是脱光的时候,而是这种半遮半掩,让你能看到一点,又看不全,这样能够引起你足够的想象,这样才是最有吸引力的,刘玉婷显然不知不觉的就处于这种最有吸引力的时候。

  刘子洋这样一个小处男,遇到如此的吸引力,又哪里能够克制住自己不去看,能够控制住在这里不去动刘玉婷就已经非常的不错了。

  刘玉婷虽然没有回头,但却已经感觉到了刘子洋在盯着她,腾的一下子转过头来,在看到刘子洋那种异样的目光,顿时心里一紧,但还是恶狠狠的说道:“你看什么看。”她学会简单的心里学,知道这时候如果表现出害怕,表现出懦弱,只会更加刺激对方,让对方做出事情来。

  刘子洋呼吸本已经很是急促了,眼睛也是带着一丝血丝,但这时却是硬生生的转过头去,道:“看看你又不会掉下一块肉,有什么了不起的。”

  “哼!”刘玉婷看到刘子洋转过头去,心里稍安,接着对刘子洋施压,道:“告诉你,这是学校,如果你再敢对我乱来,我大喊一声,你就一定会被开除的。”

  “不要以为你长的漂亮一点,身材好一点,就以为所有的男人都会为你疯狂,告诉你,我刘子洋还没有那么下作。”

  “那最好了,希望你说到做到。”

  刘子洋哼了一声,停顿了一下,道:“你现在还是考虑一下,雨停了之后怎么回去吧。”

  “用不着你管,我又不是不认识路。”

  “那随便你,如果你愿意玩裸奔,那也跟我一毛钱没关系。”

  “你才裸奔!啊……”刘玉婷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根本就挡不住春光,尤其是胸前,贴身衣物都已经看的一清二楚了。

  “你……你……不许回头看。”刘玉婷紧紧的抱着胸,身体往后缩着,结结巴巴的叫了一声。

  刘子洋嘿嘿一笑,道:“我该看的都看到了,再看不看也无所谓了,我只不过好心的提醒你一句。”

  “无耻,坏人。”刘玉婷恨的牙痒痒的,可是现在这种情况,走又走不得,呆又呆不得,简直就是进退两难,最主要的竟然还与一个龌龊男站在一起,这世界上还有比现在更悲催的事情吗。

  “我现在才发觉胸大无脑这句话说的太有道理了,也知道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笨,绝对不是无稽之谈了。”

  听到刘子洋骂她,刘玉婷顿时气的冲到了刘子洋的面前,大声喝了起来:“你说谁胸大无脑,你说谁笨?”

  刘子洋看了刘玉婷一眼,不屑的说道:“难道我说的不对吗?你要不是胸大无脑,你要不是笨,你会这样跑到我面前来挺着胸脯吗?你难道你不知道这样很容易让我侵犯你吗?难不成你想让我侵犯你?”

  刘玉婷吓的连忙退了两步,顿时掉到了雨幕里,浇的她马上又冲进屋檐下,刚刚有的那么一点暖意,这时候又被雨水浇的干干净净,抱着胸脯,咬牙切齿的说道:“你最好别动我,否则我一定饶不了你。”

  “如果我要动你,还用跟你说这些废话吗,我早就对你动手动脚了,连好人坏人都分不清,你不是胸大无脑是什么?不要你为你漂亮,别人都为你而活,少说点那种威胁的话,我这个人就不怕别人吓我,如果你好好求求我,我还能帮帮你,现在吗……哼!”

  刘玉婷她一向是天之骄女,从来都是别人宠着她,让着她,像刘子洋这样不把她当回事,还敢骂她的,绝对是第一个,气的她嘴唇哆嗦,真是恨不得咬上刘子洋两口,但是刘子洋这些话却是说的她哑口无言,她一直把刘子洋当成了龌龊男来看,所以刘子洋无论做什么,她都会那么想,但事实上,刘子洋除了在火车上摸了她臀一下,其余的时候还都是帮她的,好像刘子洋说的可能是真的,那时候确实是一个误会,刘子洋根本就不是一个龌龊男。 

  虽然感觉自己可能错了,可是刘玉婷也是那种嘴很硬的人,要让她向刘子洋道歉,她还真做不出来,尤其是刘子洋刚才还吼她来着,哼了一声,一扭身,背对向了刘子洋。

  两人再一次陷入了沉默,谁也没有回头看对方。

  夏天的雨,来的快,去的也快,不知不觉,满天的雨幕突然就消失不见了,漫天的乌云也消失不见,傍晚的阳光穿过树枝洒到了两人的身上。

  雨停了,刘子洋这时却是一下子脱下了他那白色的大T恤衫。

  “你……你要干什么?”刘玉婷顿时吓了一跳。

  刘子洋把衣服递到了刘玉婷的面前,道:“如果你不想让所有人看到的话,你就把这衣服穿上。”

  刘玉婷本不想要,但是低着看着自己的衣服,终于是一伸手接过了T恤,然后又迅速的抱住了前胸。

  “别挡了,我早就看到了。”刘子洋扔下一句话,就已经顺着小路向前走去,“记得回头把我衣服洗了还我,我住在男生六舍三零四房间,房间号跟你相同,你应该很容易记住,我是穷人,买不起衣服的。”

  刘玉婷眼睁睁的看着刘子洋消失于前面的小路尽头,心里五味冗杂,看着手里的T恤,更是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她没有别的选择,连忙把这个大T恤套在了身上。

  T恤很大,刘子洋穿着也挺肥大,刘玉婷虽然个子也挺高,但毕竟是女孩子,骨架小,这衣服穿起来就更加的肥大了,把她的臀蛋都挡住了。

  这样虽然看起来不伦不类,但是却挡住了身上的风光,免得再让别人看到,连忙快步的离开这里,这湿衣服贴在身上,真是太难受了。

  回到了寝室,刘玉婷连忙换了衣服,换衣服之前,她先把身上擦干,而在擦身子的时候,她突然感觉有些窝火。

  “你这个混蛋,看了我的身体,占了我的便宜,还说的那么大义凛然,还敢骂我,真是气死我了。”

  拿起了刘子洋的衣服,就要拉开窗户扔出去,但是迟疑了一下,刘玉婷还是把衣服放下了,不管怎么说,刘子洋也帮了她,如果再把他的衣服扔了,那她可真是一个不知好歹的女孩子了。

  “哼哼,别以为你帮了我,我就会感谢你,你也占了大便宜呢。”刘玉婷气哼哼的嘀咕了一句,换了衣服之后,把刘子洋的衣服和自己的湿衣服一起扔到了盆里。

  在洗衣服的时候,刘玉婷还在不停的腹诽。

  “臭小子,我还从来没有给别的男生洗过衣服呢,你是第一个,哼哼,我洗死你,洗死你。”用力的搓着刘子洋的衣服,就像是在折磨着刘子洋一般,竟然就让刘玉婷把心里的闷气全都出了。

  回到卧室里,刘玉婷发现寝室里面已经多了一个人,那是一个很活泼的女孩,还没等刘玉婷开口,就自我介绍了起来。

  “你好,我叫陈燕,今天十九岁,家是苏北的,还请多多关照。”

  刘玉婷连忙也自我介绍了一下,今天晚上有个伴,也让她很高兴,本以为今天晚上要自己住在寝室里呢。

  两人很快就聊熟了,陈燕还帮着刘玉婷在寝室里面拉起了一根晾衣绳,然后还帮着刘玉婷晾起了衣服。

  “咦,这是男式的呢,你有男朋友啦?”陈燕顿时兴奋加八卦的问了起来。

  “不是,我哪有什么男朋友,这是……”

  “这是什么?你不用否认啦,要不是你男朋友,你会给他洗衣服吗?嘿嘿,厉害厉害,高中就有男朋友了,而且还考上了同一所大学。”

  刘玉婷马上说道:“你真的说错啦,那是我表哥啦,非得逼着我给他洗衣服,我也没办法。”

  陈燕有些不相信的问道:“你表哥?”

  “对,就是表哥啦。”刘玉婷很肯定的回答,然后发觉自己说谎话时竟然如此的厉害,脸都没红一下。

  “哦……那回头介绍一下啊,咱们都是新生,有个表哥照顾着,那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好,以后有机会,一定给你介绍。”刘玉婷马上就发觉撒谎不是好事,撒了一个谎,就要用一百个谎言来圆谎啊。 

  寝室里面虽然有网线,但是网还没有通,这要到学校里面去办理才成,而且听说校园网的速度,那叫一个渣。

  不过刘子洋还是期盼着能够上网,因为他从小说里面就看到过,大学里面的BBS那绝对是最好玩的地方,学校里面大事小情都会在BBS上发布,绝对是现在网络上最火爆的论坛。

  上不了网,刘子洋先给父母打了一个电话,简单的聊了一会,然后玩了一会单机游戏,待十点多,刘子洋则是躺到了床上,天始了每天一次的修炼。

  刘子洋的修炼不是像小说里面所说的练灵力,练内功,而就是单单的练精神力。

  他现在的能力,都是阵法,这些阵法都是要精神力来做为基础,精神力不足,根本就是制不出来阵法,像现在他就只能制出几种简单的阵法,要想应用更高的阵法,那就得有足够的精神力量。

  而他修炼精神力的方法也很简单,就是完全放松自己的神经,进入到深度睡眠之中,在睡眠之中,他的精神力就会慢慢的成长。

  这种方法说起来简单,但是别人却是难以做出来,刘子洋也是尝试了无数遍,才最终找到了点门道,当然,这还是那个神秘的老者教给了他一种放松神经的方法,也就像是一个简单的口诀。

  刘子洋得到了这个能力之后,刚开始也是大为兴奋,以为自己可以像小说里面的主角一样,可以翻江倒海,可以纵横天下,但是很快就被现实打击了,现在他会的那点简单阵法,就是让他比普通人稍强一点,还能简单的应用在自己的生活之中,其余的好像都没有大用。

  除非以后学到更高明的阵法,他的能力才能提高,那时候或者可能让自己享受小说里面主角的待遇吧,不过显然是任重而道远的事情。

  一夜过去,刘子洋精神十足的起来,每天晚上深度睡眠之后,他都会感觉特别的精神,这应该也算是带来的一个好处吧。

  只不过今天早上起来,刘子洋却感觉有些不同,整个人的精气神都似乎都提升了好多,这让他顿时大喜,自己阵法入门能力终于突破了,达到了初级。

  阵法奇术最低的就是入门,能入其门才能学此术,据教刘子洋的那个老者说,刘子洋是这么多年来遇到的第一个适合修炼此奇术之人,刘子洋根本就不信,但是到现在他也没有遇到另外一个会此奇术之人。

  入门之后就是初级,虽然只是初级,但能力就会有一些提升,但是具体提升到什么地步,刘子洋现在还没有体会,那老者教会刘子洋入门之术之后,就飘然离去,只给刘子洋留了一本阵法书,什么也没多说。

  随手在空中连划,聚风阵,聚火阵,聚木阵,聚土阵,聚金阵全都是一气呵成,没有一点拖泥带水,连制了五阵,也没有感觉有什么疲惫。

  这让刘子洋大喜,以前自己最多只能连续制出两阵,现在能连续五阵,这实力提升还是挺明显的。

  不过这阵法的威力也没有增强什么,他暂时也还是只能用这五种基本的五行阵,书里面记载,如果再想提升阵法的能力,或者再去学新的阵法,那就需要介质了。

  所谓介质,就是一些特殊的材料,这些材料可以容纳精神力,最普通的就是玉石,而且阵法的威力越大,需要的介质材料品质就越高,现在普通的玉石都挺贵,更何况那些极品的玉石了。

  看着人家小说里面的主角,学到了什么奇特的能力之后,都是数钱数到手抽筋,豪车别墅,美女环绕,可自己的能力,暂时不能赚钱不说,还是一种烧钱的能力,这简直就是坑爹啊。

  想着自己好歹也会一种奇术,可是却不能帮自己赚钱,刘子洋不由心里暗暗叹气,“唉,空有一身本领,却无法赚钱,这真是人生的悲剧啊。”

  不过就算明知道坑爹,但是刘子洋也憧憬着自己的能力继续提升,只要达到中级,他的实力就要强大许多,那时候就应该有很多赚钱的机会,所以为了自己幸福的未来,他也要努力去学习,至于能不能成功,那也只能成事在人,谋事在天了。

  今天他想到庆阳市转转,熟悉一下这个城市,据说这个城市很漂亮的,正好趁着没开学的时候好好逛逛,另外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买几块便宜的玉石,试试学习一下新的阵法。 

  庆阳是一个海滨城市,有着华夏数一数二的大海港,是联系着南北两地海运的重要中转城市,另外还有蓝天碧海,也是一个美丽的旅游城市,集商业重地和旅游于一体,繁华程度就可想而知了。

  刘子洋只来自于一个小县城,在这个大城市里面转着都有些发蒙,路上一辆辆奔驰、宝马、法拉利又是兰博基尼的,看的这叫一个眼花缭乱。

  男孩子都喜欢车,刘子洋也不例外,尤其是看到那些动不动就几百上千万的豪车,更加的恨不能自己也拥有一辆,只可惜现在除了羡慕之外,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像商场里面卖的那些玉石,不大点的东西都是挺贵,以刘子洋的财力,那是根本就不敢进去的,所以他打听了几个人之后,就来到了庆阳市挺有名的古玩街。

  古玩街并不是只卖古董,凡是一些供把玩欣赏的东西,这里都卖,像什么字画,陶瓷,各种奇石,另外也有刘子洋需要的那些玉石,什么质地的都有。

  刘子洋对于那些古董什么的完全没兴趣,直接就走进了一家玉器店,这个玉器店不是很大,一进门就看到了一大堆黑乎乎的石头,刘子洋也知道是原石。

  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招呼着刘子洋,道:“小兄弟,请进请进,来买玉,还是赌赌石。”

  刘子洋看了看那些原石,道:“我能看看吗?”

  “可以,随便,这赌石就是赌的眼力和运气,有人一夜暴富,有人则是输的倾家荡产,小伙子可以随便玩玩,别太认真就好。”

  刘子洋对这大叔还真有些刮目相看了,做生意还提醒顾客的,怕顾客多花钱的,他还真是第一次看到,说了声谢谢,就过去拿起了原石看起来。

  这些石头从外表上看起来就是挺普通的石头,想从外表就能看出里面有没有玉,那根本就不可能,要知道现在世界上都没有一种技术能够看出石头里面有没有玉,否则现在也不会还有赌玉这种事了。

  刘子洋也就是试着自己这种阵法的能力,是不是能够感觉到玉石的存在,但是连着试了十多块,也没有一点的感觉,只得放弃了,转头对那大叔说道:“大叔,我想买几小块便宜的玉石。”

  大叔呵呵一笑,直接就带着刘子洋来到了角落里,那里摆着一些玉石的边角料,全都是小的连指甲盖大都没有的碎边,道:“你看看有没有你能用的。”他的眼力很强,就知道刘子洋不是买什么好东西。

  刘子洋有些尴尬,但对大叔还是挺感激的,笑了一下,道:“谢谢大叔,我就是想弄点这样的东西,怎么卖的。”

  大叔笑道:“呵呵,这些玉的质量本身就差,再加上是边角料,所以也不值什么钱,一小块十块钱,你随便挑吧。”

  “嗯嗯!”刘子大洋大喜,十块钱一块,那他弄个十块二十块的也能承受得起,连忙在里面挑了起来。

  大叔这时又笑道:“其实拿这些东西要是粘上,再好好的打磨一下,也可以做点小饰品的,送给女朋友也不错的,即经济,又能体现自己的心意,黄金有价,玉无价。”

  这些玉里的杂质很多,颜色也不好,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刘子洋现在需要的就是这样的东西,一口气挑了十块,给了大叔一百块,那大叔还多给了刘子洋两块,让刘子洋很是开心。

  其实这些边角料根本就不值钱,跟石头也没啥差别,就是白扔的东西,现在卖了一百块,那就是白得的,老板还能不高兴吗。

  这时外面突然嘈杂了起来,还有几个女人的叫声,“蛇,有蛇!”

  刘子洋和老板大叔一起跑到了门口,就看到了几个男人正举着棍子什么的在打一条蛇,而在不远的地方,一个五六岁的女孩正坐在地上,唔唔的哭着。

  蛇很快就被打死了,一个老头看到那蛇,顿时惊叫道:“我的天,这是一条金环蛇,有剧毒的,刚才那个小女孩好像被咬了。”

  大家都向那个正哭着的小女孩看去,却见那个小女孩这时已经哭不住声了,倒在地上,处于了昏迷状态,而小花裙子下的小腿,此时已经成了青紫色,肿的像棒槌一般。

  “快打120!”有人马上大声的叫了起来,然后就有不少人纷纷掏出了手机,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过去管一下那个小女孩。

  不是大家没有善心,而是现在这个小女孩的情况,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另外要是因为动这个小女孩而被人赖上了,那就更麻烦了,所以大家就算是着急,却也没有人敢做出什么事来。

 

↓↓↓↓微信字数有限,被蛇咬的小女孩会是谁?,快点击读原文吧!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