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哲明:追云上太行

文汇笔会 2018-06-11 17:39:32

 昆山隧道挂壁洞
       

太行,从来就是中华民族的脊梁,从古至今,一直就是! 而李牧、李广、程不识、李靖、杨继业、杨延昭、徐达、刘伯承、王近山……两千年来一脉相承、生生不息,正是支起中华的这条脊梁里曾经鲜活的骨髓!

  

去岁随刘金旺兄初入东太行写生,宿林州高家台至长治穽底村一带,为其雄阔惊险的景色所震撼。返沪后念念不忘,相约今春再上太行。笔者画学宋人,欲观树木初芽时石骨嶙峋,一派北宋家风。 

  

三月底照例坐飞机至邯郸,老友付士军接机至安阳盘桓一日,次晨入山。此次我们的目的地是南太行万仙山景区,一路上付老师告知这一带亦太行精华所在,我们入住的第一站乃是大名鼎鼎、千米崖壁上的郭亮村。 

  

北方春旱,一路车尘滚滚,进入山区后沿路稍感湿润,杨树已见初芽,山势越发崔嵬。想起前些年与金旺兄共事如袍泽,再次同游佳胜,兴之所至,遂占一绝,配了古木巨峰照片发上微信,曰:胡杨风袅袅,石骨莽苍苍。与子同袍意,追云上太行。江宏老师回复建议“莽苍苍”改“气苍苍”,一字之易,对仗益见工整,姜还是老的辣! 

  

付老师联系住郭亮村二十八年的老村长李营秀的郭亮山庄,老村长开车下山带路,一个转弯便上了闻名遐迩的郭亮洞挂壁公路。 

  


郭亮挂壁公路

  

郭亮村知名,不但因为这里拍过如《清凉寺钟声》、《举起手来》等无数电影,更因拥有被世人视为奇迹、全仗人工在绝壁上开凿的一条近三公里长的挂壁公路。从老村长嘴里得知,当年村里十三条汉子在毛泽东“战天斗地”精神感召下,争当现代愚公,花了五年时间,硬是在二百米高的悬崖峭壁上用土炸药配合钢钎凿出一条通于山下的道路。路未成之时,村民仅靠一条在崖壁上直上直下、无处攀附的七百二十级天梯出入,惟单人可以通过,几与天外绝迹。 

  

所谓挂壁公路,乃是在崖壁上开凿石洞而成的不路之路,洞成再在崖壁上开出二至四五米见方的大洞,作为天窗采光之用。山下远看只见崖壁上一排孔穴,极为壮观奇肆。太行山凡有挂壁公路处,皆险绝极闭塞之地,其地居民祖上大多是避祸逃难,才隐居至此人迹罕至处。太行地势之险,天下罕有,后来才知道山里挂壁公路居然有六七处之多,最险之处远远超出我们想象。去年我曾走过穽底村悬崖上的挂壁公路,当汽车攀上崖壁公路时,曾把我惊得浑身紧绷。那一带正是大名鼎鼎的李云龙原型——王近山打游击的地方。当时感叹共产党打下江山,良有以也。窝在这种鸟都飞不进来的地方,就算武器差些,在山上用石头砸也足够了。小日本虽枪炮精良,满眼尽是无从着手的千仞直壁,奈何! 

  

有了上次的经历,这回走郭亮挂壁公路惊险感不再那么强,也有足够的闲心观赏山色。 

  

与穽底相比,郭亮的这条挂壁公路要长许多,条件更好,路宽且平,天窗下部护栏极敦实,甚是安全。穽底顾名思义,疑指人结穴于四周围绕如深井的山底。穽底的挂壁路是经盘山公路向上,高高平平地挂在崖上。郭亮挂壁公路则是由半山的平地上直接斜斜向上二百米,缓缓进入云端,人称“绝壁长廊”——我悠闲地沉浸在“追云上太行”(主要是雾气)的奇境里——相比穽底挂壁路周遭悬崖相隔远、视野开阔来,郭亮洞则两崖相夹,中有瀑布,一路向上;对面崖壁正在眼前,遮天蔽日,逼面而来,须臾不离左右。那种雄壮的压迫感,好似用鼠标点击放大了细观范中立的《溪山行旅》。 

  

上得崖去,如同进了世外桃源,遍地皆野桃树,高大为南方所不见,最壮者近两层楼。粉嫩的桃花开了满山,与满地嫩黄色的连翘花互为掩映,满眼无尽春光。早春尚无落英,核桃、山楂树高大粗壮,足有三层楼高,皆未发芽,色泽暗黑,枯枝虬出,张牙舞爪,与郭亮洞前深绿似宝石色的深潭瀑布相发明,真郭河阳《早春》好画本…… 

  


磨剑峰头(写生)  汤哲明 

  

次日早餐后出发去南坪,一路行近千米高、三四米宽的崖壁公路上。右侧紧贴再高一层的巨峰,车中惟能见山脚树木;左侧则悬崖悬空,行山腰七八公里,南太行巨峰高岭,逶迤不绝,尽在眼前。山山足有十平方公里之巨,巍巍太行,雄阔真平生仅见。那种壮观,至今在心头澎湃,无以用文字表达。 

  

公路沿山绕了数转,即将转下崖底的南坪时,扑面而来一排宽足有十几二十公里、插入云霄的苍黑色巨峰云岭。那番高阔,又近千米。我头脑中忽地冒出康德的“崇高美”来,刹那间感人之渺小,似乎惟借吼叫才能证明自己的存在! 

  

我们随即要求司机梁师傅停车,大家步行仰头远观。隐隐绰绰,竟见高峰绝壁之上孔孔相接,居然又蜿蜒着一条挂壁公路!其高无比,其长亦无比,比郭亮洞足足长出数倍,高出三四百米,如龙蛇行,一路昂首向上,插入天际,几出视线之外! 

  

要知道我们这是在与千米郭亮村齐平的位置。高峰之上再有高峰,是太行基本地貌,但公路挂壁向上复有挂壁公路,是匪夷所思!向当地司机打听,才知道这是出万仙山景区、在山西境内的王莽岭。曾徒步遍行全国的贺文军兄在微信上见告,这是南太行的主峰,高一千七百余米,翻上即是山西的高原,险绝无比,风光无限,曾是中国摄影家协会入会必考之题。 

  


王莽岭左上依稀可见昆山隧道

  

金旺兄是个爱寻刺激的大男孩,稍事商量,决定车循挂壁路,人登王莽岭!
随即出发,一路由河南闯入山西。七人座的别克商务车一进山西,方知何为行路难…… 

  

后来问老村长才知道,为了打通王莽岭脚下的昆山村至山西的道路,村民与当地政府在1990年代开凿了这条公路,名唤“昆山隧道”。山高路险,极是难走。长度与之相仿的,还有附近锡涯沟呈之字形向上的另一挂壁公路。我问他太行山有如此多奇绝的挂壁公路,普通人何以只知道郭亮?长得有几分像演员雷恪生的他狡黠地答道:“因为那是(昆山)隧道呀!” 

  


昆山隧道

  

王莽岭望名思义,是西汉新莽时代逐鹿中原的古战场。当年刘秀在此屯兵,王莽追至岭上,据说刘秀马跃深谷,才逃得性命,终开东汉二百年基业。传说中“刘秀跳”的两处悬崖,至今矗立岭上。 

  

一入山西过昆山村,一路皆是仅容一车通过、颠簸难行的土路,前方来车需避让,难度极大。梁师傅开车是把好手,车开得溜且快,一番腾挪,却把昨晚喝了点小酒的付老师甩了个晕头转向,一向欢声笑语的他此刻一言不发。 

  

汽车盘山攀上崖壁,鲜有行人,偶尔可见背帐篷、徒步探险的驴友。路愈行愈陡愈窄,右侧石崖壁立,举头不见顶,左侧山谷深邃,低头不见底,半年前浑身僵硬的紧绷感蓦地又上来了。 

  

少顷转过几处悬崖,进挂壁山洞了。 

  

一进洞便吃了一吓,这洞里非但窄,一不小心就能擦到车,而且天窗居然没有护栏!大概是因崖高为求光亮,三五米见方的大天窗一个紧接着一个。窗底与路接平,从洞里只能看到蔚蓝的天与阴森苍黑、一片苦寒的绝壁,根本无法看到崖底。人已被悬在了半空,路上满是细碎的砂石,被轮胎辗得沙沙作响,一个不留神,车直接可能从天窗窜出崖壁。我由胆战心惊转为魂飞魄散,扭头看后座,一个男学生已把头扭向右侧,不敢再看,另一个则干脆闭目养神,来个眼不见为净,倒是那个女生胆子够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崖下…… 

  

开过几个山洞,前方来车了,而且是结伴而行的一个送游客的车队,我们的车只能退出洞去让路。梁师傅来了悬崖倒车小路考,由于山洞很长(山洞共三四段,每段一二公里长,中间有两段见天数百米的崖壁路相接,整条隧道长七公里半,整整有郭亮洞的三倍),得倒好一段时间,我们遂下车步行。 

  

我贴着右侧崖壁走,不敢靠近天窗,偶尔会鼓足勇气,屏口气走近天窗探头向外张一张。若不探出身体,根本无从看到三四百米下方的崖底,又没个护栏,心悸只能作罢,继续黄花鱼溜边,一路惴惴,蹒跚前行…… 

  

出了洞口就是裸露在崖壁上数百米长的连接山洞的公路,忽见精神头已然十足的付老师正兴奋地与一个小卡车司机侃价,车斗里满是奇形怪状的枯木。上前打听才知道这是来自郭亮的一个运货的村民,车里装的都是他从深山里刚收来、前些年在市场上疯炒的崖柏。崖柏即生长在悬崖峭壁上的柏树,因营养不足长不粗壮,有些死了千年成了化石,有些半死半活(半死处也有成化石者),称阴阳木,价格很高。崖柏质量奇大,还有异香,做成手串,最是时髦。可能是太行山太多悬崖绝壁,崖柏为此地独有,也称行柏。付老师久居太行左近,常有朋友托他收购崖柏。近些年市场上热销,大些的崖柏已被挖完,又以悬崖峭壁上作业常摔死人故,这活儿现在干的人少了,崖柏因在市场上愈来愈少,冒充者极多,付老师万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真货…… 

  

我们站在崖壁上等车,满目苍山,如云涌动,稍见些云雾,已是前人画本中见不到的景致,令人真切感受到苦瓜和尚“搜尽奇峰”的妙谛,我嚓嚓地拍起照来……想起进山时“追云”的豪情,原以追的是景色如画的郭亮,却不料追到了这惊险绝伦的王莽岭。王安石《游褒禅山记》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的句子,突然涌上心头。然而我知道自己并非真正的有志者,只是凭着追云的闲情偶然至此,还撞见了传说中的崖柏…… 

  

梁师傅的车终于上来了,他遗憾地告诉我们已问了路,虽然前面山洞仅剩一公里多,但道路极窄,我们的别克车开不过去了。时间不早,金旺兄遂决定次日换车,再登险绝。 

  

次日一早,一行多人开着老村长的SUV上路了,梁师傅的别克车也尾随其后。 

  

老村长李营秀接待过谢晋、刘文西、冯小宁、张仃等无数名人大家,饶是老谋深算,仍架不住做了多年银行行长的付老师一晚上的“胁迫”,连人带车被“忽悠”上了去王莽岭的公路。我因贪画王莽岭西望的绝佳景色,昨天又吃了吓(除了女生张萱,包括金旺兄在内的每个人不是做了恶梦,就是闭上眼就被那森然可怖的昆山隧道和王莽岭吓了一惊),遂决定就在岭下写生,留下梁师傅的车备用,付老师陪我,老村长带路,一骑绝尘,径上岭去。 

  

由郭亮方向西望王莽岭,场景极其开阔,无比壮美,是我这些年来一直梦寐以求的大山大水的真范本。参用范宽的“瘌痢”树和郭熙的卷云皴,我画得极是畅快,与付老师谈得也入港,全忘了早春山中毒日的那一通好晒,只一上午就成了炭头。微信里发了照片,太太说我眼仁白得放光,皮色活脱似《大闹天宫》动画片里,刚开炉时那只被太上老君炼了七七四十九天的猴子…… 

  


王莽岭西望(写生) 汤哲明

  

有了老村长作陪,金旺他们极是顺利,只五个钟头就早早下了山。虽有心理准备,但萧勇军那句“老师没去有点亏了”,还是说得我心头一颤,赶紧偷偷问大徒弟谢兴涛拿来手机,翻看他们岭上的照片。这一看,虽嘴上连说“没事”,但一顿中饭硬是没吃出啥味道…… 

  

不出一日峰回路转,前TCL的首席执行官赵忠尧与付老师的堂兄付强一行来山里访我们,遂借口赵总他们没去过王莽岭,拉了付老师陪客人再上险峰。 

  

前一晚下了些小雨,地润无尘,SUV一路轻快地再次攀上昆山隧道。不出意外地又在洞中受阻,梁师傅倒车出去,我们下车步行。这一次有心理准备,我心情甚为平稳,不时凑到天窗边向外张望,赵总恐高犹胜我数倍,小心翼翼,嘴里似乎还念念有词,黄花鱼溜边居然溜到了我的内侧…… 

  

一路上得岭头,冻得跺起脚来,原然昨夜岭下的那场春雨,在这里竟酿成了一场鹅毛大雪。七百米以下的郭亮已是山花烂漫,前天我甚至被晒到中暑,岭上却见不着一朵花,草多是黄的,枯木寒林、草窠石边到处是新鲜的积雪,岩石阴处甚至积冰盈丈…… 

  

赵总边看边与我们兴致勃勃地聊他在惠州的故事,走了一路,背心热意渐涌上来,寒气尽去,在山顶转了几道弯,眼前赫然一处观景台,颤巍巍地悬在断崖绝壁之上。 

  

死死拽紧护栏,我也颤巍巍地移上台去,瞅个空扑到暂时没人拍照、最外侧的护栏上,左手在上,右手在下穿过护栏搂定,歇口气抠抠嗦嗦地摸出手机,从左到右一通狂拍…… 

  

眼前是我上得太行以来,见到的最为瑰丽奇幻的景色:无数体量惊人的奇峰耸起在似乎伸手可及的咫尺之前,不约而同地朝着一个方向涌去。山势气魄奇肆无比,山体扭曲优美如窜动的火焰一般,真如李营丘画山水的“石如云动”,又如贯休和尚《上冯使君山水障子》中云;“笔勾冈势转,墨抢烧痕颠!”过去一直不太欣赏前贤“山似火来烧”的句子,瞬时击节,古人诚不我欺! 

  

在一千七百余米的群山之巅,南太行巨嶂群峰,尽收眼底:如云、如潮涌动的奇峰尽处,是一座唤不出名字,不偏不倚、巍然耸峙的高阔巨峰,绝似范中立笔下“大山堂堂,以列威仪”的巨碑造型,与云动潮涌的群峰呈万峰朝宗的主宾之势。其腰脚顺势斜下,其余诸峰亦随之“一去百斜”;它对面是一组高度稍低、俯首听命的群山,如一条巨龙,气势磅礴,造型奇幻已极,连绵数十公里向外伸展,没入地平线。我知道十多公里开外的半山上,就是我们暂居的郭亮。回头再看这霸气侧漏的巨峰,像极了一个气势如虹、前呼后拥、指挥若定的大将军,顺着它和它对面群峰的山脚下望去,乃是一望无垠的河南大平原…… 

  


王莽岭(写生)   汤哲明

  

我头脑中豁然开朗,瞬间贯通了自秦汉至今两千多年的一部中华争战史:当年无数铁骑,或由蒙古高原,或由山海关外,正是经幽、云和我脚下的这块山地,顺势而下,逐鹿中原! 

  

纵跨京、冀、晋、豫四省市的太行山,北起北京西山,西接山西高原,绵延四百公里……向东南,则居高临下、虎视眈眈地俯瞰着整个华北平原。太行山是中国地形第二阶梯的东缘,也是黄土高原的东部界线。换言之,它的背后,是以山西为起始的高原,下面则是辽阔的华北大平原,只要越过太行之脊,顺势而下,就势如破竹地闯入了北中国一马平川、无险可据的中原腹地…… 此刻,脚踏王莽岭下坚实的土地,我清楚地意识到:太行,从来就是中华民族的脊梁,从古至今,一直就是! 而李牧、李广、程不识、李靖、杨继业、杨延昭、徐达、刘伯承、王近山……两千年来一脉相承、生生不息,正是支起中华的这条脊梁里曾经鲜活的骨髓!


目睹眼前无与伦比的壮阔,老赵似已忘了他常挂嘴边、悠然自得的惠州,一个劲地唏嘘惊险壮阔、不虚此行……赶不及回郭亮了,中午我们就在山上随便吃了碗泡面,热气与我口鼻中已然冷却的空气遭遇,鼻腔里随即晴转多云,就势下起了鼻涕雨,“追云上太行”的豪气,瞬间消失在遭遇王莽岭苦寒、一擦一拭的尴尬里…… 

  

下岭再走昆山隧道,虽仍知其险,感觉已然平常多了。出了隧道,我又回复到刚上郭亮时“追云”一路观赏山色的悠闲里。 

  

想着进入南太行近一周的“追云”之旅,由豪迈而悠闲,由悠闲而惊惧,由惊惧再而豪迈,终由豪迈转而悠闲,转而平淡。孙过庭《书谱》里的名句——“既知平正,务追险绝;既能险绝,复归平正”,忽然浮现在脑海,一如青原行思参禅的三境界:“参禅之初,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禅有悟时,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禅中彻悟,看山仍然山,看水仍然是水。”书画如此,“追云”亦如此,人生何尝又不是如此? 

  

 

本文刊于2016年5月15日《文汇报·笔会》

……………………………………………

本微信号每天推荐的文章,欢迎大家直接分享到“朋友圈”;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及微信公号不得转载。

回复“201604”,可收到上月部分好文推送:

陈忠实  《人生九问》

毕飞宇  《仔细看看这条项链》

董   桥  《桑娅》

曹明华  《师姐,你回来吗?全是老歌》

迟子建  《谁说春色不忧伤》

 “文汇”APP上线公测啦!

汇聚天下智慧,讲述人间冷暖——一张拥有78年历史的人文大报,翻开了新的一页。请您在手机应用市场搜索”文汇”,下载文汇移动客户端,继续关注我们。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