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杰:真人 RPG 游戏《东湖飘渺录》总结

东湖艺术计划 2018-08-13 09:53:20

漫画家子杰去年参加东湖计划第三回的作品真人 RPG 游戏《东湖飘渺录》的实施情况总结,该游戏在去年8月17日发布。

—————————————————————————


子杰

漫画家,1985年生,现居上海。


—————————————————————————


真人 RPG 游戏《东湖飘渺录》总结



我在东湖边行走不断发现一些新的地方,这种“发现”的体验当然也希望别人也能体会到,这种体验不单是此情此景的所见即所得,也会混杂了东湖边曾发生的事件和我个人的看法,所以《东湖缥缈录》所有持的个人观点接近于小说,分享和参与的角度则是一个游戏。一个在真实空间里展开虚拟世界观,众人可以一起玩的“真人RPG”游戏。


以此作为参加东湖艺术计划的作品。在计划的网站和豆瓣同城活动上发起了玩家召集活动,用了一段形成游戏世界观,且也是游戏中寻宝需要构筑的情节部件来吸引大家:


“江湖尘嚣起,拳脚更无情。周捕快正在小码头边上抽烟,只听轰隆一声不知发生了什么大事,连忙拾身转头望湖中眺去:只见茫茫水面上画舫摇曳,正向夜色中点花放炮,想是这渔霸成大官人在庆祝甚么喜事。不久后才在吃饭席间听得保甲和那个卖羊肉串的小贩说起,原来是成家卖了村里大片水淹的沼地给外来的欧大人建私家花园,狠狠赚了一笔;另觅生计的村民在湖对岸捞到了一颗夜明珠……”


这个游戏公布二十多条谜题,让参与者去解谜然后到实际地点找到宝藏:一张描绘了游戏世界中的各种故事或地图的纸条。顺着纸条,其可以构架出一个完整的游戏中的世界,(并以寻得的纸条代指的分数多寡来决定胜负)。这些纸条上写的段子就如上文,有讲世间人情,讲黑道政治,讲空间声音,讲现实当下,讲侠客屈才、和尚铁腕,帝王摆尾玉女心经的。这个游戏不同于普通的 Geocaching 藏宝寻宝,是其掺入了另一套世界观,加入了很多游戏语境中的情节、队友、节点、非游戏角色(NPC,Non-player Character)和机关等等,并是有意识形态的倾向的。


有很多人很感兴趣,并给我发了邮件问到底要怎么玩,比如询问时间长度是七天都要到位吗?有的玩家在游戏期间发信息来,质疑谜题有误导(谜题引导玩家在一家兰州拉面店说出暗号:购买一根香肠!)其中有一位是很资深的户外玩家,也熟悉 Geocaching 游戏规则的,背着登山包,拿着 GPS 指南针和拐杖等全副装备上阵,像风水先生一样顺着线索摸到了好朋友麦巅在东湖附近的住所及书房中(当然我事先得到了麦巅的允许,让他进入这个游戏成为其中一个节点),翻阅了麦巅诸多书籍后在某页中终获其宝。这些有助于我了解到一些游戏实施的片貌。


其实整个游戏过程并不会太热烈,一方面是我希望游戏是以一种分散的自主的方式进行,并没有一个类似万智牌或者其他 DnD 的 RPG 中类似上帝或全知的引导者出现,也没有明确的开始和结束的界限;另一方面这个游戏的参与过程本身是一个进入疏离的构架,注重让玩家去享受及占有户外的空间,而非陷入虚拟世界的情节中。


对于该游戏,我有以下的思考:


1. 空间阅读和游戏,地下的会社的入口,虚拟的碑和真实的一瞬。

一个人在阅读小说或者看电影的时候都会有身临其境的感觉,而当时所处的空间就给了他最大限度的想象,比如在看恐怖小说的时候你会想象床脚黑暗处会有蓬发的异物冒出来,而电影则用第四维来描述这种空间;这种敏感是在某种程度上去改变原有的空间的使用模式的,参与该游戏的群体如另一派(bande a part),在现实的迷雾中进入一个神秘的地下会社,遵循另一套规则;之所以有另一套规则,是在真实的湖边,资本的大楼在吞噬着水岸,自从 2010 年开始华侨城填湖造游乐场卖楼盘,仿佛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其他楼盘陆续接力在东湖边陆续高楼笋生苗长,武汉市民们一方面难以表达自己的看法发出自己的声音,一方面能免费畅享的湖岸景色越来越少,或被建成要价不菲的游乐园或奢侈别墅,或盖个五星级酒店衣冠不整难以接近(试想你饭后散步真的需要把汗衫拖鞋换成西装笔挺大皮靴吗?),现实是一种被压缩的状态,迫使人们只能在虚拟的世界进行另一番表达和纪念,这个游戏的众多情节发生点,是虚拟的纪念碑(像 Ingress 吗?),提倡另一套对资本膜拜进行抵抗的逻辑,希望在这个虚拟世界中瞥见真实的一瞬间。


2. 默契和共同:松散的个体去历险(Do it yourself,Do it ourselves)。

这个游戏是散漫和放任的,希望参与者有默契形成一个分别运行的共同体,这个共同体的趋向是尽兴的享用这个游戏及其运行的空间,这个趋向并不是局限在一段时间内的(召集令中所说的一个星期内),也可以很长,设想宝藏埋下的隔夜便被挖出或者相隔月年之后仍存在,而游戏的情节则被继续演绎和移植甚至空间扩展,参与的玩家甚至互相不认识却在讨论同一个区域里的事物,为同一个谜题而烦恼。当然这种向心力似乎没有实现,这也是我所困恼的地方:杜绝去变成一个权威和全知全能的凌空语音,那么一个吸引人的硬核如何形成?这个硬核是一个在此游戏背后的同样虚拟的社区,互相帮助及继续演绎。而参与的玩家是个体自由的,在模糊的边界上他们可以随时加入和退出,在湖边经历蚊虫叮咬和陌生人搭讪,把破碎的细节和身边的草木船桥对应起来,修好你的自行车,纠结向左向右,但遇上问题时并非自己一个人去面对,也能得到别人的帮忙。


3. 对周遭的熟悉和享用,进行真实的占有。

参与这个游戏最重要的不是陷入一个虚拟世界,而是让更多的人去享有及占用东湖和东湖的景色,在东湖边的室外也能大声说话,大胆的和陌生人形成默契,而不是只有购买了别墅和住进五星酒店的富人才可以享有这些景色;而我在湖边徒步漫游的时候,也不断的到达新的区域及发现新的景色,这种体验希望能够和更多的人分享,让更多的人去熟悉东湖,熟悉自己所拥有的东西,才能形成真正的占有这个空间。这个游戏不是一个广场意义的平台,因为其还不是直接的对抗,其可以是在广场上的诗歌和小说,让广场的聚合和占领更有趣更欢乐,行动主义者手里的消遣读物(虚无缥缈荒诞不经),泥泊里的性爱百科(权当指导,不一定都真),童子军的夏令营。


4. 一种世界对抗一种世界。

游戏所形成的社区有自行一套规则和逻辑,而这个社区并非完全沉浸式的而与现实世界有诸多通道出口相联系,即便是用隐晦的方式,隐晦的通道形成打开和闭合的开关,形成两个世界的对话乃至对抗:当实地考察时遇上阻碍,与游戏中描述的情节对应起来,在空中看到隐形的关系线索互相牵连,这些线索纽带把相互不能并存的时空并置为真实的场所。游戏的世界所持有的规则和逻辑(当然这个规则起始点是游戏制作者的,但仍有演绎和修订甚至扭转的可能),驱使参与者亲临其地去享用东湖美景,在我所期待的讨论中形成与现实的景观进行对抗的行动。


5. 疏离的构架。

但是:游戏的趣味包括架构趣味和情节趣味,情节部分作为构架的部件,在构架过程中是疏离的。即游戏向玩家施展世界观的时候,并非完全的灌输式,而是需要玩家的兴趣深入来逐步展开这个世界的长相(前者灌输式类似于游戏谜面为讲故事,而宝藏只是标示得分的符号;后者则是谜面和谜底都有情节铺陈,整个世界等待你在追寻及实景感受中逐渐揭开),需要相当自觉能动性。这种疏离筑砌某种界限和壁垒,让游戏没有那么好进入。



(之后我和王东四一起继续制作了在北京胡同里的真人 RPG 游戏《京华烟云》,一种手工的复制。)





从航海俱乐部出来走上栈桥,可以远远望见远处的猴山即封都山像两瓣屁股。


武汉大学凌波门的栈桥自从被斩断后,附近村民自行修复的木头版栈桥。



除了行走的修复,在桥墩/扶手细节方面也做的很完美:倒扣的半边矿泉水瓶能有效遮挡雨水对钢管桥墩/扶手的侵蚀,也很利于隐藏纸条和情报。



东湖边的龙。



蓝毛貔貅赵不亮在岛上已经是第十五个年头……而乘坐小船到岛上需要30元左右。风光村原址最早就住在东湖宾馆附近,现在村民几乎已经不事渔业,主要是由风景区组织成为公司,每三人编为一组摇船收费,再交份子钱。



东湖的小岛也叫乌石。



藏匿的宝物的形态,一般是这样一段情节文字。



藏点之一:东湖湖岸最开始由各权力所分割:军队,科学研究所,教育机构等等;自从2010年开始,资本大肆进入。


藏点之二:从另一个角度看东湖。


无字碑。


该游戏引你深入到某个私家庭院,观察东湖水纹动向。




—————————————————————————

附录一:

《东湖缥缈录》中的情节部件

(分散于谜题的面与底中,如上文所言游戏在于真实空间的享用及占有,即便公布谜题面与底并不妨碍游戏的趣味性)


谜题01:

乘坐401、402、403、625、643路公交,植物园站下;面对武汉植物园大门,左转,下行三十米左右,路右侧见一临时菜市场,旁有一村巷岔路,由此入,又三十米左右,所遇第一座红砖墙锈铁门庭院即是;推门入。书房里的《SOBER LIVING FOR THE REVOLUTION XXX hardcore punk straight edge and radical politics》;徐半仙在庙壁题诗一首,诗曰:……

城东破庙里住个徐半仙,都说疯疯癫癫装神弄鬼;不想他手持经书足蹈有度,依足书上步法走出一个不知什么阵法来,让前来争执的泼赖一愣,但觉周围天旋地转自己动弹不得。许是他平时不过装疯卖傻,此时世外高人才显山露水。


谜题02:

30º32'22.1”N,114º23'22.6”E

丰都山下有个西洋教堂也不忌甚么险恶风水,建了善堂粥堂医伤救苦,施的药还卓有奇效,传是抓了九百九十九个婴儿滴了精血练的丹药。村民自有愤怒却奈何不得,只因这堂上主持豹猡恶如刹鬼又与官府互相勾结,听说连州府的唐大人都要敬他三分,算个眼手通天的人物。刘帮主现在身受重伤,眼看官兵就要追到,也管不得那许多披一块脏兮兮的破布乔装成个乞丐转身进了寺门。


谜题03:

30º32'08.8”N,114º22'18.9”E,口诀曰:一碗宽的兰州拉面,加一根香肠。

客栈里平日没什么客人,偶尔来一个塞外的药商住下几日又走。双胞胎掌柜马天生马天养这日正在剔牛筒骨上的肉屑准备晚上下个臊子拌面将就过,迎面走来个胖道士,带着个瘦头陀说是自己的亲家,点了两盘卤牛肉两壶九梁液聊将起来:说是门外这一片琼山峻岭准备就要改天换地变成一片汪洋。

一盘生意几经风雨,后改名风光村龙宫大酒店。


谜题04:

八一路延长线的交通违法事故车辆红光停车场,位于车牌号为LD1352,AJ9Y18和AFA143之间。

这一片山谷尽是大象的骸骨,白森森嶙峋耸立影影绰绰都是象牙。里面除了野象骨架,还有几具身披战甲或金银穿戴的,大概是宫城大院里的坐骑出逃至此,或老迈被弃只得循着星辰的指引到了生命最后之地;有的还半腐未腐,蛆爬满地。旧时皇公王谢出道巡游,必宝马香车,象载驼负,最后也不过一颇黄土!柳书生手持剪簇,心想怎地才能从这象骨的墓场出去,却发现不远处一根象牙上正有一个光亮射来,明晃晃直刺眼髓。


谜题05:

无名岛又名乌石

蓝毛貔貅赵不亮在岛上已经是第十五个年头,远离江湖尘嚣亦或沉浸江湖之中?初困此间料想不会呆太久,谁知一晃许多年;年岁里武功也不曾荒废,或是吃了岛上奇虫异草,体魄固然强健,内力也增加不少。今日打鱼回来,潮水早已退去,只见平日水淹石岩下早已被浪拍成空洞,仔细看却不是天然水蚀而成,斑驳的蚌贝珊瑚间隐约是人工开凿的痕迹,洞口幽森森内里仿佛若有光。赵心里道,十五年来从未见过这个洞口,此时才现不知是到了多少年一遇的周期,不知里面藏着什么秘密?


谜题06:

位于珞珈山东麓,当年因建设武汉长江大桥而在此修建苏联专家招待所,后改建成铁道部东湖疗养院。文革中最荒凉的“九区”也是在这一带。

东厂魏公公在岸边建了个生祠,由阮太尉的侄子挂名管理,平时很少来,庙祝琐事便找了个落魄秀才来支使。祠里老树参天,原来是拜的是水上观音,被上面占了后就躲到了对面山脚,似怨带仇地对望着。祠前立一块青石碑,大道当今恩赐,太平盛世,魏大人心灵疗养之所在。多数时候庙祝没甚事就坐碑下看书,今天才读完一段“用之则行舍之则藏”,抬眼一望对面山脚黑漆漆苍茫茫深邃得让人眩晕。


谜题07:

30º32'34.6”N,114º22'05.4”E,拍浪穿空岸欲崩;

码头上拐子们各划地界水域,纷争不少冲突不断。方十八近年岁数高迈势力早已不如当年,年初又中了风,只得将女儿许了原来的对头欧阳老三,还请来成老板与唐大人等乡绅府官公证,先前是射箭画界如今是折箭誓约将原来码头的一切地盘事务都归女婿名下,换个自家的保存。


谜题08:

天地盈昃,宇宙洪潢。

三个叫桃园,五个叫五虎,多的叫三十六友,更多的干脆叫一百单八将。独独没有一个叫樱园的。


谜题09:

寒冬十二月,苍鹰八九毛,寄语燕雀莫相悼,自有云霄万里高。右起第三。

礼拜五的时候舒亚璇带着风筝去了桥边,那是个高台仰风的地势特别适合牵线放飞。她手里这只风筝得了师父的真传,用湘竹毛纸扎成,纸面上用西凉矿彩描画丰羽锐眼的金色飞鸢,再牵上五色蚕丝线,顺风而上盘旋如八字,真个栩栩如生!谁知刚做一个俯冲,被另一只风筝撞折了翅膀,再定眼一看,那逞凶的风筝是只真正的鹞鹰,在空中巡视一阵扑下来,站到了一个翩翩少年手臂上。


谜题10:

30º35'28.4”N,114º22'54.8”E,食指的方向,地毯下面。

欧大人同唐大人,再约了成大官人,脱了鞋齐齐卧在床榻上。帘子下了一半,天花板略显昏黄,墙上的《金谷园对饮图》在一半的光阴里显得迷迷糊糊的一会儿凝固一会儿飘忽。真个是:抽了长寿膏,遁入欢乐谷!


谜题11:

楚河畔屈原下棋:请勿越界。

京城里这一条街全是书画买卖,却不涉丹青;泼墨山水艳俗牡丹,都无关山水花鸟。刘师爷带着妻舅高士名一路前行,高举头看遮天的招牌,有写“丹青圣手”的有写“韩顾生徒”的还有写“坡老定做”的,招摇翻滚夺人眼珠。刘师爷跟高说这是做的礼品买卖,上京赶考见师长拜门生最讲究这一套雅致,你高价买的书画送出去,画店再原价稍折收回来,赚个流通的零头,买卖做得藏头不露尾,当然得两边主顾的欢喜。


谜题12:

<——九女墩

武昌剿匪总部又称武昌行营,里面有这么一个单位,外人仅知道其名称为计划处,门榜挂着木牌,开门处是一扇大屏风,里面是些什么人?处理些什么公事?则鲜少有知情的。


谜题13:

行宫内,过竹林,有无字碑高两丈许。

打狗帮封帮主正思忖,楼下地牢里关的那几个妙龄女子,怎么看也不像会武功的人物。


谜题14:

30º33'12.2”N,114º20'57.8”E

桥上站了一个彪形大汉,臂膀上纹了一只带翅膀的大虫,使一根白木柄的朴刀,自称插翅虎解青峰,谁从这过都要给买路钱。正所谓:雾锁天地,桥通生死,才逃一劫,又入虎穴!


谜题15:

30º33'09.6”N,114º21'11.7”E

张挺确是划龙舟的好手,每年端午跟几个村比赛要队里算上他一个就绝对不会吃亏。他跟人夸道当年他妈妈给倭寇刀夹在脖子上逼着划船运粮食,偏偏在湖里迷了方向,回到家里就昏昏沉沉的做了个梦,说是龙送了个宝珠给她,之后就大了肚子。


谜题16:

东湖水生生态修复示范工程后

辛辛苦苦扎起来的木筏,还在筏上种了蔬菜,船尾哐当当拖了一尾巴的生椰子,饿时戳鱼渴时吃椰子嚼菜叶,在海上漂了半个月有余,昨夜竟然被一场暴风雨摧得只剩几根木头;赵不亮也不担心,每天定时照着那洞中口诀打坐运气,内力已经非比寻常。


谜题17:

30º32'34.5”N,114º21'45.6”E

王家树倒猢狲散,家什卖得七七八八,剩得个八十岁老管家打发不走死活要跟着服侍少爷;王大少老婆也跑了,爹娘也没了,孤零零一个人,起初还依旧抽几口鸦片,后来没了财力只得出门谋生计,重活做不了小活不爱干,背麻袋跌倒一口气接不上就去了。事至于此倒也罢了,却到处在传王家少爷还是留了一颗拳头大的夜明珠,托老管家带到江南给一个叫无心的和尚。


谜题18:

在凌波门前打电话 10000 问蔡经理。

紫烟年纪不过十五六岁,已然长得出水芙蓉错落有致,听说出生时嘴里衔着一片石,上有铭字:(坐标)。


谜题19:

横趴卧躺遥看屁股山

岸边漂来的无头女尸,被水泡得通胀撑破了白底粉点的连衣裙,露出丝质发黄的里衬,泡着一簇黑柔柔的水草,散发着一股腥臭腐败的味道,在船与岸间的水上摇荡。岸上正对着一个英吉利的水兵俱乐部,路过的民众不由得将手挥明晃晃的刺刀的金发碧眼与这个肯定曾经貌美如花的女子联系到了一起。


谜题20:

婚纱拍摄圣地,涉水礁石一隅。

东岸两个是钱得胜,王小五;西岸两个是王小二,王小七;船上那个先生便是神算子袁道长。五位好汉隐者十数个打鱼的庄家,把这货官兵都堵死在芦苇荡里,单单只剩得一个姓曹的捆做粽子也似,丢在船舱里。


谜题21:

30º32'45.1”N,114º21'57.0”E,防水防火防人心;

休迅飞凫,飘忽若神。凌波微步,罗袜生尘。动无常则,若危若安。进止难期,若往若还。转眄流精,光润玉颜。含辞未吐,气若幽兰。华容婀娜,令我忘餐。


谜题22:

登半侧山遇仙记;

只身独闯玄冰洞,半侧炎炎半侧寒。洞壁有字曰:求仙问药请邮(电子邮箱)。


谜题23:

这枚定海神针直愣愣孤零零在荒漠里立了多少年,也没有遇到她的适主;最初的造匠或是一群西来东渐的游牧民族汉子,用上古就开始传家的一块黑石去吸引所有荒凉中的铁砂,用混杂着仙人掌和发菜的牛粪烧起打铁的红焰,锤子顺着天狼星的方向敲下抬起再敲下,滴入少女初孕的乳水,经过男童尿骚的熏蒸,才成此神器;火辣辣的日头晒了她多久呢,以至于荒漠变水泽,洪水冲进来的时候将一切淹没,她才由红转紫再变黑,温度降了下来,真烧滚了一湖的水,自己也热胀冷缩到只原来的百分之一大小。


谜题24:

30º32'31.4”N,114º22'06.4”E,一边水一边路半边山

与独孤云相约在半侧山之巅决战,令狐霄早已抱着必死的心。此山传是愚公所开,一座山被生生劈开只剩一半,北面真是光滑如镜的峭壁,只得南面临水才有路循循而上。令狐刚到山脚只见上山路已被打狗帮重重围住,为首的是帮内护法曹永达,也是欧大人身边的红人;山顶火光冲天,烧得红彤彤的一片。


番外01:

韩予满每次赴约比武之前,总要在山腰的凉亭里独自喝上一壶酒。这天刚过立秋,日薄西山,远远传来的鸟兽声此起彼伏,倒也不显寂寞。他是五天前收到这封战书的,其时正受人之托打听夜明珠的下落,忽然有个七八岁的黄发小儿将信递到了他的手里。韩予满打开信封,片片鱼鳞掉落出来,信纸则薄如鱼片,上书:立秋翌日,珞珈峰见,三年之约,败者一剑。韩予满着实记不得三年前和谁有过什么约定,或是仇家败将故弄玄虚也说不定,只想着要来一探究竟。饮尽最后一滴酒,韩予满又把战书展开看一遍,这才发现那最后一个“剑”字提笔少了一点。原来是他。韩予满恍然一笑,翻身上马,兀自下了山去。


番外02:

大雨不停不歇,整整下了九天九夜。上游的山石庙舍更是被大水冲毁,城里城外一片萧索。原是山中毒物混毙于江水之中,令这城里人染上了一种怪病,起初是背脊上长出血红斑点,疼痒难耐,不过多久便会皮肉脱落,露出经骨,甚是可怖。刘戈连夜路经此地,直往渡口赶去,此时衣衫鞋袜早已湿透。渡口边上零星拴着几只过江的小舟,呼喊询问,也无船家应答。正在犯愁之时,刘戈看到不远处的一只小船里忽然亮起火光来。那光亮随着风雨在江畔摇摇晃晃,定睛一看,船檐下探出一位年迈老者。刘戈抢步跳上小船,刚要对那老者鞠躬,却发现那人手脚皆无,置身于一个木制的半球当中。只听得半空中传来声声雷鸣,一道闪电过后,那小船里的火光骤然消失在了刘戈眼前。


番外03:

欧家老爷六十大寿那天,纳了刘铁匠十四岁的独女珊珊为妾。这女子生得清丽可人不说,臂弯上还有一股体香,因此甚得欧老爷宠爱。谁料不过一年,传出刘珊珊和下人私会苟合的丑闻。刘珊珊直道自己蒙冤,却也刚烈,依照着家法被众人押去沉江。大房太太觉着可惜,其他几房太太则各有打算。五太太出主意说死了倒也便宜了小妮子,不如卖去青楼;便在沉江之日瞒着老爷管家,将刘珊珊卖到了无边苑。十年后,刘珊珊竟与欧家五公子邂逅,缠绵数日,五公子差人替她赎身,这么便又入了欧家。


番外04:

女镖头罗祖珍押镖入山林时中了埋伏,十几个黑衣人从两壁石崖俯冲下来,右臂上各绑一条红绸带,看阵仗、行事不像一般山贼,倒和复安帮有几分相似。传闻当年将百年成家赶尽杀绝的,正是他们。而此时,罗祖珍和另外三名镖师腹背受敌,尽管走镖半生,碰到这样的对手也是凶多吉少。来者何人,报上名来。罗祖珍话音未落,只见两道黑影挥着弯刀径直向镖车袭去;听得清脆两声,铜锁开裂,翻找一阵之后似乎并无发现。领头的黑衣人说了句暗语,众人便倏忽散去了。罗祖珍转身朝镖车一看,启程时押运的满车瓷器,竟全成了石块;而从那暗语、兵器想来,黑衣人也不像是复安帮。


番外05:

江湖人称三只眼的刘俊希,其实是个独眼龙,只剩左眼能见微光。有人传说他自己炼丹服药,遭人陷害偷换了药草,经脉爆裂致使眼盲;也有人传说他出生后便能看见神鬼,为了不露天机,不涉恩怨,才自己毁了眼睛。而刘俊希却从未向人提起,他曾见过那颗夜明珠的事;只是告诫那些前来打探夜明珠的江湖后生,那东西见不得,更要不得。


番外06:

赵曼如吹灭了蜡烛,又躺进周捕快的怀里。无边苑里依旧人声鼎沸,却半点也打扰不到这房内的清净。周捕快翻身将她压住,一只手扯开她胸口的绳结,另一只手则在裙衫里游走,只听得赵曼如的娇喘声中突然带了几分惊恐。原来不知什么时候房间一角竟冒出来个人影,全身湿漉漉的甚是吓人。周捕快从床边抽出长剑,正要朝那角落刺去,黑影侧身一闪,连忙说到,是我,刘戈。周捕快这才收了剑气,也恰巧瞥见了角落里的隐隐泛着白光的片片鱼鳞。



—————————————————————————

附录二:

《编年史:真人 RPG 游戏、空间阅读及其他》



空间和身体作为两个向度:其原始状态当然是打猎,最初的“游戏”需要肉体在大自然中去搏斗才能赢得生存的机会;后来真实的空间从森林里搬到了都市里院落间桌子上膝盖头手掌中,需要的身体协作越来越少,全身手掌手指。

当然脱离实在环境的游戏越来越多,这个局面首先被一个叫楷能的少年在 90 年代中打破了。他将营斗和军棋结合起来,肉体在物理距离间奔狂,符号给真实掺杂了幻想的空间。(*蒙红领巾*营*军棋)

紧接着在 2002 年非典期间,一个匿名的中学生在金鸡岭病院和被困的其他同学一起进行了一次空间解谜。这个游戏和真人RPG的形态间区别尚不明确,但就留存下来的资料推测其更接近一个熟人聚会。

此外,电影地理学对青少年的影响益深,比如有法律专家兼情色研究者王汁专程前往宝马山考察,该地为《听候梁震英发姣》中的案发地点;大批青少年到油麻地果栏朝圣,梁朝伟在那里拍了《芳名卡门》的打斗场面;笔者则曾经到《江城谜事》中男主角偷情的宾馆借用厕所。

然后是因了文学地理学等影响而产生的各种:《The Silent History》是一本小说,需要到指定地点才能阅读到某些特殊的章节;《太空历险记》则让读者选择故事发展,制造了非单一的叙述时间线。

2008 年北京奥运会期间,一本名为《如何在沼泽地养金鱼》的说明书用聚智众筹的方式,使用邮件通信在一个小群体间协作完成,其中提到了在湿地间流行的一个猜谜游戏。不过由于没有拿到相关许可,这本书一直没有出版。

另外不得不提这些附着于人们身上的虚拟幽灵:Geocaching 是一个地理寻宝游戏,根据玩家提供的坐标去寻找宝藏,其世界观不言而喻来自于对《金银岛》这些小说的戏仿和想象。INGRESS 和前者一样也是基于 LBS(Location-Based Service)的移动应用,将世界重新诠释为一个到真实空间争夺虚拟据点的游戏。

这些都给现代意义上的真人 RPG 游戏提供了无数养分。

关键的一年在 2013 年的 10 月份,一个叫李俊的地铁工人利用上下班便利在地铁车厢和车站月台贴了一系列二维码,乘客发现后可顺着二维码点入记载地铁传说网址,便可在真实的地点阅读相关的段落。这个工人最后当然失去了工作。不过他的作品直接影响了现代真人 RPG 游戏的诞生。

于是乎,现代的真人 RPG 游戏出现了,身体在地理空间中被赋予一种意义:用身体去探索和揣度,剥开现实的重重迷雾;制作者和玩家共同构架出的世界如另一套烟缕薄纱的衣衫,戴在眼睛前,蒙在肢体上,浇灌大脑的中枢神经。



—————————————————————————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子杰去年发布该游戏的情况。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